社会支持网络视角下流动家庭婴幼儿托育问题研究论文

2021年1月9日09:36:34社会支持网络视角下流动家庭婴幼儿托育问题研究论文已关闭评论

社会支持网络视角下流动家庭婴幼儿托育问题研究论文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的流动人口携带妻子儿女进行流动, 以家庭为核心的流动现象越来越常见,这类人群成为了城市的“新移民”。然而, 在流动家庭进入流入地后,失去原有的社会支持后,在子女托育问题上陷入困境。

本文运用质性研究的方法,通过对南昌市Q区8户育有婴幼儿的流动家庭进 行深入访谈,描述了流动家庭婴幼儿托育现状和问题,分析了其背后社会支持不 足的原因。研究发现,在婴幼儿照料方面,流动家庭因婴幼儿托育问题掣肘了流 动女性就业、自身教育水平又不足以启蒙婴幼儿的早期教育、匮乏的社会支持网 络致使生活困难,在婴幼儿托育问题上陷入困境;在社会支持方面,社会政策不 够完善、普惠性托育机构不足、社区支持力度单薄、社会组织关注度不够,加之 家庭支持资源有限、亲友支持不够充分等,无一不说明了当前流动家庭的社会支 持网络的匮乏性,反映出流动家庭婴幼儿托育社会支持体系建设的不足,迫切需 要社会支持以及社会政策干预。

基于调查研究的发现,针对流动家庭婴幼儿托育问题的现状以及社会支持网 络状况,本文提出如下建议:以政府为主导,完善托育服务政策及配套措施;多 元模式,鼓励多方力量参与托育服务体系的建设,从而扩大托育资源供给的渠道; 通过社区、社会组织和社工“三社联动”模式,建立社区普惠性托育机构,为流 动家庭链接有效资源及提供有力支持;以家庭为核心,提升家庭支持系统的质量, 转变家庭传统教养观念,同时发挥自身力量积极拓宽社会支持网络。通过正式社 会支持与非正式社会支持共同作用,从而突破流动家庭婴幼儿照料方面的困境, 建立以政府为主导、社区为依托、家庭为基础、邻里为补充的社会支持体系,保 障流动婴幼儿的健康成长。

关键词:流动家庭;托育服务;社会支持网络

Abstract

As the urbanization process continues to advance,more and more floating population carry their wives and children on the move, and the phenomenon of family-centered mobility is more and more common, becoming the "new immigrants" in cities. However,after the migrant families enter the destination and lose their original social support, they are in a difficult situation in terms of child care.

This article uses a qualitative research method to conduct an in-depth interview with 8 mobile families with infants and young children in Q District, Nanchang City, and describes the current situation and problems of child care in migrant families, and analyzes the reasons behind the lack of social support behind it. It is found that in terms of child care, migrant families are in a dilemma in terms of child care due to the problem of child care,which restricts the employment of migrant women, their own education level is not enough to enlightening their children's early education, and the lack of social support network leads to difficulties in life. In terms of social support, social policy is imperfect, lack of universality nursery institution, community support thin, not enough attention, social organization and family support resources are limited, relatives and friends support, inadequate and so on, all don't say clear current flow family lack of social support networks, flow reflects the family of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social support system in infants and young children nursery, urgent need of social support and social policy intervention.

Based on the findings of investigation and research,this paper proposes the following suggestions for the current situation and social support of infant care in migrant families:government-led policy to improve childcare service policies and supporting measures;diversified models to encourage multiple parties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childcare service system, thereby expanding the channel for the provision of childcare resources; through communities and society organization and social worker,establish community-based inclusive childcare institutions, link effective resources and provide strong support for migrant families; take the family as the core, improve the quality of the family support system, and change the family's traditional education,at the same time, we will actively expand our social support network while exerting our own strength.Through the joint function of formal social support and informal social support, we can break through the dilemma of child care for migrant families, establish a social support system dominated by the government, supported by

the community, based on the family and supplemented by the neighborhood, and ensure the healthy growth of migrant children.

Key words: Migrant family; Childcare services; Social support network

Contents

1 .Introduction

  • Research Background 1

1.2Research Objective and Significance 2

  • Research Objective 2

1.2.2Research Significance 2

1.3Research Method 3

  • Literature Research Method 3

1.3.2In-depth Interview 3

  1. Literature Review 5
    • Conceptual Definition 5
  • Childcare Services 5

2.2.2Migrant Family 5

2.2.3Social Suppor 6

  • Theoretical Basis 6
    • Social Support Network Theory 6

2.2.2Eriksson!s Theory of The DevelopmEntal Stage of Personality 7

2.3Literature Review 8

2.3.1Research Status of Childcare Services 8

2.3.2Study of Early Education Systems 10

2.3.3Research on Social Support of Migrant Families 11

2.3.4Literature Review 12

  1. Analysis of the Current Situation and Dilemma of infant care in Families 13
    • Overview of Migrant Population in District Q 13
      • Profile of Q Area 13

3.1.2The Basic Situation of Migrant Families 14

3.2Current Situation of Infant Care in Migrant Families 15

  • Youthless Care: Bottlenecks for Migrant Womens Employment 15

3.2.2Discourage: High-priced Childcare Institutions in the Market 16

3.2.3Inadequacy: Scientific Approaches to Infants and Toddlers 17

  • Analysis on the Dilemma of Infant and Child Care in Migrant Families 19
  • Employment and infant care conflicts 20

3.3.2Lack of formal Care Services 21

  • Weak Social Networks 22
  1. The Analysis of the Status of Social Support Networks for Infant and Child

Care in Migrant Families 25

  • Formal Social Support 25
    • Insufficient Government Support 25

4.1.2Insufficient Motivation for Community Service Support 28

4.1.3Lack of Inclusive Childcare Facilities 29

4.1.4Social Organizations do not Pay Much Attention 31

4.2Informal Social Support 32

  • Limited Family Support Resources 32

4.2.2Insufficient Support from Friends and Relatives 33

4.2.3Community Neighborhood Support is Unstable 33

  1. The Analysis on the Construction of Social Support Network for Infant Care in

Migrant Families 35

5.limprove the Formal Social Support Network for Migrant Families 35

  • Government-led to Improve Childcare Service Policies 35

5.1.2Diversified Model to Expand the Supply of Childcare Service Resources 36

  • "The Linkage of the Three SocietiesnEstablishing Community-based

Inclusive Education Institutions 37

5.2Informal social support 39

5.2. limprove the Quality of Home Support Systems 39

5.2.2Use Yourself Power to Expand the Support Network 39

  1. Conclusion and Reflection 41
    • Conclusion 41

6.2Reflection 42

Reference 43

Appendix 48

Thanks 49

第1章导论

1.1研究背景

2016年1月1日,全面二孩政策正式实施,民众在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方 面的需求越来越强烈,供不应求的矛盾日益凸显。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布的数 据显示,我国3岁以下婴幼儿入托率仅为4.1%,全国城市3岁以下儿童的入托率 不到10%,这一数据远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50%的比例①。针对公共托育服务萎 缩、儿童照顾体系不完善、托育机构不足等因素,国家发布了一系列文件及政策, 力图加快托育服务行业的构建。如2010年发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 划纲要(2010-2020)》中提出重视3岁以下婴幼儿教育,意味着国家己经意识到 婴幼儿照护和儿童早期教育的重要性②;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把“幼有所育” 作为保障和改善民生的任务之一,重视幼儿教育、健全托育服务体系已然成为国 家的首要任务;2019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 务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将婴幼儿照护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充分调动社会 力量推进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开展多种形式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满足大众对婴 幼儿照护服务的需求③;同年10月16 H,国家卫生健康委下发了《托育机构设置 标准(试行)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的通知》④,全面推动了托育行业的发 展。从政策的发布时间轴不难看出,对于0〜3岁婴幼儿的托育服务体系的建立, 国家予以了越来越高的重视,同时社会各界对此的关注热度也十分高涨。

托育市场的萎缩、托育服务短缺使得目前的市场现状难以满足父母的托育需 求。实际上,不仅仅是城市托育服务市场需求巨大,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特殊群 体:流动婴幼儿。这一群体的婴幼儿家庭更需要得到托育服务的支持及社会的关 注。当前,家庭化流动成为我国人口流动的主要特征,流动人口多是携带妻儿共 同来到流入地生活。由于举家迁移的人口流动模式越来越普遍,城市的公共资 源却没匹配上,一个突出的矛盾随之而来一一随父母流动的婴幼儿托育问题难以 得到社会的支持⑤。另外,与城市家庭的家长相比,流动婴幼儿家长的文化水平和 家庭经济条件普遍较低,他们基本无法在家庭内部为3岁以下婴幼儿提供科学的、

  • 李沛霖,王晖,丁小平等对发达地区0〜3岁儿童托育服务市场的调查与思考——以南京市为例[J].南方人 □ .2017,(02):71 〜80.
  •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 ) [EB/OL]. http: //www. gov. cn/j rzg/2010-07/29/content_l 667143 ,htm,2010-07-29.
  •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促进?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EB/OL], http: //www. gov. cn/zhengce/content/2019-05/09/content_53 89983 .htm,2019-05-09.
  • 中国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国家卫生健康委頁会关于印发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和托育机构管理 规范(试行)的通知[EB/OL].http://www.gov.cn/fuwu/2019-10/16/content_5440463,htm,2019-10-16.
  • 宋月萍,李龙随迁子女学前教育与流动女性的就业实证研究[J].妇女研究论丛.2012,(06):20〜30. 高质量的早期保育,从而造成流动婴幼儿在身体发育、语言、动作、认知和情感 方面均落后于同龄的城市婴幼儿。

对此,笔者根据研究内容及目的,在南昌市Q区重点筛选了8户流动家庭作 为研究对象,通过对他们的深入访谈和观察,探析当前流动家庭婴幼儿托育的困 境及社会支持现状。同时,运用社会支持网络理论,分析流动家庭的正式社会支 持与非正式社会支持不足的原因,提出构建流动家庭的社会支持网络的对策,从 而改善流动家庭面临的困境,提高其生活水平和婴幼儿教育水平。

1.2研究目的和意义

121研究目的

流动家庭作为外来人员进入城市,他们在城市里没有亲戚朋友,社会支持网 络极其匮乏,加之多数人员来自农村,受教育水平不高且家庭收入低,承受着极 大的经济压力。托育服务的目的是帮助家庭科学育儿、解决职业妇女在育儿与工 作之间的平衡难题,对于流动家庭来说,拥有托育服务的支持具有重要意义。流 动人员来到流入地,一边需要通过工作获取报酬,另一边又需要照顾年幼的孩子, 尤其是流动女性因为长距离的家庭迁移而失业,加重了家庭负担。众所周知,流 动家庭选择外出的根本目的在于提高收入、改善生活,但由于婴幼儿的随迁,流 动家庭中往往需要一方(女性为主)在家承担抚育婴幼儿的任务,由于缺少主要 劳动力的工作,家庭收入将减少,这势必会加重流动家庭在城市生活中的负担, 加之生活条件相对恶劣,这些孩童的父母在照料过程中面临着沉重的压力。

此外,受教育程度、经济压力、时间精力、工作稳定性等均是影响流动 家庭进行婴幼儿教育的影响因素,这也意味着他们无法跟上城市主流社会的 家庭“脚步”,无法对婴幼儿进行细心照料与教育,从一开始就造成了其子 女在教育上的弱势。笔者通过对现存的儿童福利政策查阅,发现针对流动家 庭婴幼儿的生活照顾关注几乎处于空白。因此,为了更好地促进流动人口的 社会融合,也为了实现教育的公平,保障每一位流动家庭年幼子女的基本权 利,我们应该将关注点聚焦在流动婴幼儿身上,从而帮助这些处于弱势的孩 童获得必要的照料、抚养和教育。

1.2.2研究意义

(1)理论意义

本文以社会支持网络理论为主要依据,从理论角度来看,通过对流动家庭婴 幼儿这一弱势群体的资料收集,摸清当前流动家庭婴幼儿的托育现状、困境及社 会支持网络不足的原因,从而帮助流动家庭提高社会支持网络的利用度,让其在 城市内找到归属感,更好地生活及照顾子女,这不仅仅是社会工作者的初心,也 强调了社会工作的“助人自助”的宗旨。同时,运用社会支持网络理论帮助其作 出分析,一定程度上倡导社会对这一弱势群体的关注,丰富整个社会支持网络研 究领域的内容,也有助于流动婴幼儿的早期发展。

(2)实践意义

当前政府加大了对托育服务的支持力量,流动家庭子女应该享受到平等的待 遇。流动家庭受自身条件原因,婴幼儿的托育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足够重视,根据 我国政府文件的相关规定,每个孩子都享受平等的受教育权利。从实践意义上来 说,流动家庭对婴幼儿的照顾多数停留在抚养长大,没有科学育儿的方式方法, 加之多为女性在家抚养,家庭经济压力过大,对于家庭和婴幼儿的成长都十分不 利,因此探究和完善流动家庭婴幼儿托育的社会支持状况不但可以帮助流动家庭 更好地进行婴幼儿的早期教育及护理,同时还可以帮助流动家庭增加经济收入, 增加立足城市的自信心。

1・3研究方法

1.3.1文献研究法

文献法是通过对前人所研究的文献资料进行收集和分析,通过对前人研究成 果的分析进一步扎实论文的基础。笔者在前期准备阶段,利用网上图书馆、知网、 相关图书资料、政府网站等方式查阅和收集了近年来与流动家庭、托育问题、早 期教育、社会支持网络研究等有关的各种文献资料。

132深入访谈法

本研究聚焦于流动家庭在婴幼儿托育中存在的问题与困境,以及他们面对婴 幼儿托育问题所能得到的社会支持程度,整个研究是以具体的访谈调查资料为着 手点,然后通过在资料中分析、归纳、总结出问题所在,因此本文采用质性研究 方法为主。具体的方法运用是对个案进行深入访谈,通过与被访者谈话的方式收 集第一手资料。

由于本研究的对象是流动家庭,由于南昌市Q区“城中村”数量比例较大, 因此笔者选择了该区作为研究区域。而访谈对象样本的选择则是依据目的性抽样 方式,即按照研究的目的抽取能够为研究问题提供最大信息量的研究对象,而研 究结果的效度不在于样本数量的多少,而在于样本的限定是否可以比较完整地、 相对准确地回答研究者的研究问题①。随着访谈内容的深入,笔者了解到多数流动 家庭在婴幼儿托育问题上呈现重复性,经过对访谈者问题的收集与分析,敲定了 南昌市Q区8户育有3岁以下婴幼儿的流动家庭作为深入访谈的对象,聚焦研究 主题开展半结构性深度访谈收集资料,而所选样本基本能够达到充分展示和说明 流动家庭在婴幼儿托育上的困境及社会支持网络的现状。通过深入访谈:一是了 解南昌地区流动家庭婴幼儿托育问题的现状及困境,分析他们当前托育需求的共 同点;二是探究流动家庭对婴幼儿托育社会支持网络建设的情况,分析流动家庭 婴幼儿托育的社会支持网络状况;三是对收集的资料进行整理分析,从正式支持 与非正式支持两方面提出相关建议,为南昌市更多流动家庭存在婴幼儿托育问题 的区域提供参考,从而帮助这群弱势人群建立有效的社会支持网络。

  • 陈向明质的研究方法与社会科学研究[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0:106〜107.

第2章文献综述

2.1概念界定

2.2.1托育服务

托育服务是指婴幼儿的照顾方式由以家庭为中心的单独照顾转变成以机构为 中心的团体照顾,由没有血缘和亲属关系的专业人员暂时性替代父母亲履行亲职 ①。台湾学者林胜义认为,托育服务的基本概念是“补充”而非“替代”父母对儿 童的照顾,父母因自身原因没有足够的时间对婴幼儿进行照料,只能依托家庭外 部的正式机构对婴幼儿的照料及教育进行补充,但养育婴幼儿的主要责任人仍旧 是父母②。依据《美国社会工作百科全书》的解释:婴幼儿托育目的是补充家庭内 部的照顾不足,根据每个家庭的需求,为婴幼儿提供多元化的日常照料与教育, 达到促进婴幼儿社会性发展的目的③。

根据以上定义,笔者认为托育服务是一种有助于0〜3岁婴幼儿健康成长及满 足自身发展需求的公共服务,具有替代和补充作用,不但可以为没有充足时间照 料婴幼儿的家庭提供暂时性的照料场所,以助家长安心工作;而且还能弥补部分 家庭在教育上的缺失与不足,以助每个家庭的婴幼儿发展都与同龄人保持在同一 条水平线上。

2.2.2流动家庭

当前我国社会正处于向现代化社会快速转型时期,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的不 断加速发展,出现了大规模的农村人口向城市流动的现象。与早期人口流动对比, 越来越多的流动人口以家庭化趋势进入城市,造就了更多的学前儿童随其父母来 到城市,成为新一代流动人员。

陈国华认为流动家庭包含两种类型:第一种是夫妻共同流动型,这类型流动 的特点是夫妻双方没有生孩子或有孩子放在老家;第二种是家庭流动型,这类型 主要是核心家庭共同流动④。段成荣、程梦瑶指出,当前流动人口内部结构正在经 历着前所未有的剧变,过去人们习惯把人口流动视为单向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城 市转移过程,但现在从城市到城市流动的“城城流动人口”也是非常突出的一个 群体⑤。

鉴于本文研究是以在流动过程中婴幼儿的托育问题为核心,因此将流动家庭

  • 刘中一我国托育服务的历史、现状与未来[J]•经济与社会发展.2018,(04):70〜74.
  • 林胜义儿童福利[M].台北:五南图书出版公司,2014:307.
  • T.W. Child welfare: Day care of ch^^ren.Encyclopedia of socialwo 厂 1977:105.
  • 陈国华.城市流动家庭中的亲子关系状况及影响因素研究[J].人口与发展.2011,(01):81〜
  • 段成荣,程梦瑶•深化新时代人口迁移流动研究[J]人口研究.2018,(01):27〜30.

定义为以家庭流动为主,在流入地工作和生活的人群,包括乡城流动、城城流动 等,也就是说只要是未在流入地取得户籍的流动家庭,均是本文研究的对象人群。

2.2.3社会支持

社会支持的概念首先出现在20世纪70年代的社会病原学中(Social Etiology of Mental Disorders),通过定量评定的研究方法,对社会支持和身心健康的关系 展开研究①。在社会学领域,早期的研究者多是认为社会支持仅是人们从他们的网 络节点中获取资源,如朋友或熟人之间给予的帮助,主要是对付日常生活中出现 的问题或危机。②随后研究的深入,研究者们发现社会支持是由一张庞大的关系网 络构成,人们不但可以从亲朋好友处获得帮助,还可以利用社会资源起到支持作 用。张文宏、阮丹青认为,社会支持网在规范个人的态度和行为时发挥着重要的 影响,它也是个人的一种重要的社会资源,可以从中得到来自他人的各种帮助③; 丘海雄等认为,社会支持结构向个人提供的一元化结构,逐步转变为社会资源分 布的多样化和社会支持的多元化结构④;刁鹏飞也认为社会支持的作用不仅仅只是 局限于考虑某一种关系纽带或者某几个关系纽带,而应是从社会支持网络的整体 性加以分析⑤。

本文的研究对象为流动家庭及婴幼儿这一弱势群体。由此,根据前人研究的 成果,笔者将社会支持定义为:社会支持是指流动家庭在流入地所获得的各种支 持和帮助,这些帮助需要从社会网络中获得,即来自于家庭内部的帮助,也涉及 到家庭外部的支援和帮助,具有双向性、交换性,社会支持能使这类家庭免受不 利环境的影响。

2.2理论基础

2.2.1社会支持网络理论

社会支持网络是指个体不能脱离社会环境而存在,其在与社会关系交往过程 中,与关联的人群所构成的关系网。通过关系网可以获得情绪支持、物质援助和 服务、获取信息和新群体接触等。也就是说,一个人所拥有的社会支持网络越强 大,就能够越好地应对各种对自身不利的挑战。19世纪末,法国社会学家就发现 社会联系的紧密程度与自杀有关,而在伯克曼和塞姆的研究中也发现,“与他人

  • House J.S.&Landis K.R.Umberson.5ocztz/ Relation and HealthScZe/ce. 1998,(241):640〜
  • Gilbert C,Gee et al.. Social Support as a Buffer for Perceived Unfair Treatment Among Filipino

Americans difference Between SanFrancisco and Honolulu./加 e 丹co” Journal of Public Hea/仏.2006,(4):68〜73. ®张文宏,阮丹青城乡居民的社会支持网[J]社会学研究.1999,(03):14〜19.

④丘海雄,陈健民,任焰•社会支持结构的转变:从一元到多元[J].社会学研究.1998,(04):33〜39.

®刁鹏飞•社会支持研究述评[J].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05):44〜46.

有着紧密联系的人相比,拥有低频率社区关系的人更容易死亡”①。国内学者罗家 德认为,社会网络是指通过各种社会关系联系起来的一群人,或者指将界定的人 链接起来的特定的关系②。贺寨平认为,在生活层面上,通过社会支持网络的运用, 更有助于人们解决日常生活中的问题和危机,并维持日常生活的正常运行。在社 会层面上,社会支持网络在社会保障体系中具有补充作用,可以缓冲个人与社会 的冲突,有利于社会的稳定③。

针对本文流动家庭的社会支持网络现状,笔者主要从正式社会支持和非正式 社会支持两方面分析,正式社会支持主要包括:政府、社区、社会组织等;非正 式社会支持主要包括:家庭、亲友、邻里、老乡等。

2.2.2埃里克森人格发展阶段理论

心理学家埃里克森人格发展阶段理论认为,人的自我意识发展会持续一生, 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都会受到文化、环境、社会等各种因素的影响,而这些因 素对自我意识的形成和发展又会产生巨大影响,也就是说,一个人是否能拥有健 全人格正是与外部环境相互作用的结果。对此,埃里克森将每个人的一生划分为 八个阶段,他认为虽然每个阶段的顺序是由个体自身遗传决定,但在每一个阶段 能否顺利完成这一阶段的任务,则是由个体所在的外部环境决定。因此,个体在 每一个阶段的发展都不容忽视。可以说,埃里克森的人格发展阶段理论不但可以 帮助人们了解不同年龄段的需求点,而且能掌握与之进行有效沟通的方式,从而 达到最好的教育效果。

本文的研究对象是0〜3的流动家庭婴幼儿。根据其理论,0〜1.5岁是婴儿期, 处于基本信任和不信任的心理冲突,这个阶段主要是梳理婴儿人格中“希望”品 质,起着增强自我的力量,这个时候父母不应该将婴儿看成是一个只会“吃饱睡, 饿了哭”的小娃娃,父母应与之建立信任感;1.5〜3岁是儿童期,处于自主与害 羞和怀疑的冲突,这个时期的幼儿掌握了大量技能,也是幼儿开始“有意志”地 决定做什么或不做什么,这时候父母应该承担起控制儿童行为的任务,帮助幼儿 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埃里克森认为,如果父母在这个阶段放任自流,将不利于 幼儿的社会化,而是应该把握一个“度”:既不过分严厉伤害幼儿自主感,又不 能过分保护使儿童产生怀疑、害羞。

在流动家庭中,由于父母自身文化水平就不高,获取的育儿知识相当匮乏, 加之又处于陌生的环境当中,周边没有可以信任、依赖的亲朋好友,与社区邻里

  • Bergman, Same S.L..Social Networks Host Resistance and Mortality a Nine Year Follow Up Study of Alamede County Residents./加Journal of Epidemiology.1919,(109) AS
  • 罗家德社会网络分析讲义(第2版)[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47〜50.
  • 贺寨平国外社会支持网研究综述[J].国外社会科学.2001,(01):76〜82.

的关系也较为疏远,因此将这依赖转嫁在自己的宝宝身上,出现对婴幼儿过于保 护和溺爱,对婴幼儿的自主性和独立性都有着极大的影响,影响他们的成长。运 用埃里克森理论,可以帮助流动家庭了解0〜3婴幼儿的成长特点,从而提高家庭 教育质量。

2.3文献回顾

2.3.1托育服务研究现状

  • 托育政策相关研究

研究表明,0〜3岁是婴幼儿智商、情商培养的重要时期,早期的教育对婴幼 儿具有重要作用,在促进婴幼儿社会性发展的同时,还能为后期各阶段教育奠定 基础。何媛等人认为,当前我国0〜3岁婴幼儿教育政策逐步构筑着自己的发展道 路,但还存在不少问题:如政府缺乏对社会力量办学的政策引导和规范、政府部 门制定的早期教育政策缺乏对实践环境的深入分析等①。和建花认为,我国3岁以 下托幼公共服务的发展相对滞后,对托幼公共服务理念的理解和宣传普及存在一 些问题,对此政府应承担发展托幼公共服务的主体责任②。

宋健则通过梳理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相关托育政策及研究文献,基于我国现实 提出了 “育教合一”和“公私共担”的托育服务政策理念建议③。邓锁提出政府应 该根据目前家庭构成、就业市场和社会性别分工的现实,重新界定不同社会主体 的照顾角色和责任分担机制,特别是寻求家庭、市场和国家之间在照顾责任上的 新平衡④。刘中一认为,之前儿童照顾一直视为属于私人领域,国家一直处于配合 或边缘角色,当前国家亟需明确介入儿童照顾的合理责任划分,制定合适的规章 制度促进儿童照顾服务的构建⑤。洪秀敏认为,当前托育服务亟待破解托育资源少、 托育机构不规范和托育队伍滞后三大“瓶颈”,政府需制定相关政策健全托育体 系⑥。亓迪、曹慧萍则通过分析我国儿童照顾责任经历了与女性分离、家庭化和女 性化、多元主体共同参与三个阶段,提出政府、市场、社区等相关主体须对儿童 照顾服务进行必要补充,承担儿童照顾的责任⑦。

  • 托育服务需求研究
  • 何媛,郝利鹏我国当代0〜3岁婴幼儿教育政策分析[J]广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03):94〜98.
  • 和建花关于3岁以下托幼公共服务理念的再思考——跨学界视野与跨学界对话[J].学前教育研 究.2017,(07):3〜10.
  • 宋健托幼服务相关政策:中国现实与国际经验[J]•人口与计划生育.2016,(11):23〜24.
  • 邓锁从家庭补偿到社会照顾:儿童福利政策的发展路径分析[J]社会建设.2016,(02):28〜36.
  • 刘中一国家责任与政府角色——儿童照顾的变迁与政策调整[J]学术论坛.2018,(05):111〜116.
  • 洪秀敏托育服务亟待破解三大“瓶颈”[N]•中国人口报,2020-2-19(003).
  • 亓迪,曹慧萍•儿童照顾的责任演变:女性、家庭、市场还是国家? [J].社会福利(理论版).2020,(03): 31〜

随着“二孩”时代的到来,家庭对于托育的需求也逐渐增强,加之当今社会 女性也面临职场竞争,因此托育需求的研究成了学者们关注的重点之一。托育服 务作为家庭公共服务的一项重要内容,是为减轻家庭照料负担而提供的服务,以 使家庭成员获得休息的机会,同时也是为家庭成员因紧急情况而不能照料所提供 的替代性服务,也可缓解育龄女性因为担心没人带孩子而不敢生的现象①。李莹、 赵媛媛认为我国学龄前儿童主要由家庭成员抚养,接受托幼机构照顾的比例较低, 随着女性的劳动参与率提高,便与儿童照料的传统角色相冲突,便形成了对托幼 机构的服务需求②。田茂、王凌皓表明,大众对于托育的需求不仅体现在幼儿照顾 上,托育服务还可促进妇女就业及维护家庭稳定的功能③。

同时,王晖指出学龄前教育应纳入国民义务教育体系中,扩大公办园所的规 模,开设3岁以下婴幼儿的托育服务④。张苹和茅倬彦则从入托原因、托班性质、 入托费用、指导内容四方面阐述需求,表明大众对于托育服务的强烈需求⑤。洪秀 敏等人认为,婴幼儿托育服务是新时代实现幼有所育的重要支撑,家庭对教育的 需求远高于照料,尤其是青年家庭对托育服务需求较高,因此亟需尽快推动和完 善家庭友好政策,精准把握青年家庭多元化服务需求⑥。杨菊华指出,在全面两孩 政策效果低于预期背景下,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成为迫切、刚性和重大的民 生需求⑦。同时,陶艳兰、风笑天认为,儿童照顾相关现实因素影响母亲就业的方 方面面,通过与欧洲发达国家的相比较,发现儿童照顾的公共投资对于提高女性 劳动参与至关重要,而高质量、可负担的公共照顾服务则是有助于母亲就业的关 键因素⑧。

在国外,为体现托育服务的社会福利功能,在社区内建造托育服务中心的模 式十分常见,社区依托自身的优势既可以保障婴幼儿生活的安全性,又能够满足 家长接送婴幼儿的便利性,更能依据婴幼儿父母职业的不同提供不同模式的服务, 从而解决社区里存在的托育问题。Weiss强调社区的资源应该与托育服务相结合, 从而开发社区的托育功能⑨。Ziger等人也赞同社区与托育服务相结合的方式,他

  • 刘中一家庭式托育的国际经验及其启示[J].人口与社会2017,(03):90〜95.
  • 李莹,赵媛媛•儿童早期照顾与教育:当前状况与我国的政策选择[J].人口学刊.2013,(02):31〜
  • 田茂,王凌皓•台湾地区托育服务的功能及启示[J]现代教育科学.2017,(03):149〜
  • 王晖.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需求亟需重视[J].人口与计划生育.2016,(11):22.
  • 张苹,茅倬彦•上海市社区0〜3岁婴幼儿家庭养育模式与需求的调查[J].中国妇幼保健.2017,(18):4500〜
  • 洪秀敏,朱文婷,陶鑫萌•新时代托育服务的供需矛盾与对策——基于青年家庭获得感和需求的Kano模型分析 [J].人口 与社会.2019,(06):3〜
  • 杨菊华论3岁以下婴幼儿社会化托育服务中的“五W服务”[J]•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

版).2020,(01): 167〜177.

  • 陶艳兰,风笑天“理想照顾者”文化规则的破解:社会政策支持母亲就业的关键问题[J].社会科

学.2020,(04):77〜89.

  • Weiss R S.Loneliness.The experience of emotional and social ContemporarySoc/o/ogy. 1973,(25):39〜41. 们认为每个社区具有不同的社区文化,打造岀来的托育服务特色也会不同,可以 满足不同社区人群对托育服务的需求。波尔(Boyle)、哈夫安克里(Chalkface) 和史密斯(Smith)比较了美国和英国20世纪90年代的迁移,表明女性更容易 因家庭迁移失去工作,因此更需要得到托育服务的支持①。德国学者Bode指出, 当前世界托育机构的性质逐渐发展成为集保育与教育功能为一体的组织或机构②。 笔者梳理了国外托育机构多样化的做法:如英国由地方政府提供小额补助,鼓励 私人设立家庭托育中心;瑞典成立“母亲俱乐部”让小区里的母亲能够分享家庭 育儿的经验;美国则发展合格的保育人员在家庭中照顾两三岁幼儿的方式,这些 对于我国发展托育服务体系均有借鉴之处。

2.3.2早期教育体系研究

早期教育对个体的发展具有重要作用,抓住0〜3岁这一敏感期进行早期教育, 不但可以帮助个体塑造性格,而且还是奠定一生持续发展的基础;对于弱势群体 儿童而言,早期教育可以为其提供补偿性发展,从而打破贫困的恶性循环,阻止 贫困的代际传递③。

公共托育服务体系的建立,对每个家庭都至关重要。近年来,在托育问题上, 学者们开始重视早期教育体系的研究,种种研究表明托育服务属于早期教育体系 内,应将早期教育体系纳入公共服务体系内,才能同时解决供需不足的托育服务 问题及婴幼儿早期教育问题。如张建波认为,政府是0〜3岁社区婴幼儿早期教育 公共服务体系构建的掌舵人,应当充分调动社会各界参与公共管理和服务的积极 性、主动性,搭建各部门共同交流合作的良好平台④。孙艳艳提岀建立普惠型的家 庭政策与福利体系,建立“政府、社区、家庭”三位一体的儿童早期发展公共服 务体系和循序渐进的服务类别⑤。王传薇等则总结了我国部分地区公益性早期教育 供给模式,建议强调政府、市场、第三方等多元主体共同参与早期教育服务供给⑥。 杨菊华、杜声红等人提出推进我国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体系的建设,应该突出公 共政策中的家庭视角,将家庭整体作为基本的福利对象⑦。尹坚勤认为,0〜3岁 儿童发展公共服务的核心内涵是儿童福利而非儿童教育,体系的建立不等于托育

  • Boyle P.J, Chalkface K.H.,Smith D.Family Migration and Female Participation in the Labor Market: Moving Beyond.Demogrt7^/^.2009,(l):147 〜
  • The Organizational Evolution of the Child Care Regime in Germany: Issues and Dynamics of a Public-private P artner ship .A nnals of public and cooperativeeco〃o 加cs.2003,(4):631 〜658
  • 杨一鸣从儿童早期发展到人类发展:为儿童的未来投资[M].北京:中国发展出版社,2011:53.
  • 张建波.0〜3岁婴幼儿社区早期教育公共服务体系构建的基本框架[J].理论观察.2013,(12): 168〜
  • 孙艳艳.0—3岁儿童早期发展家庭政策与公共服务探索[J].社会科学.2015,(10):65〜
  • 王传薇,田雨公益性早期教育多中心供给模式研究[J].经济研究导刊.2017,(17):186〜188.
  • 杨菊华,杜声红部分国家生育支持政策及其对中国的启示[J].探索.2017,(02):137〜146.

机构体系的建立,应该从儿童福利角度出发去建立托育体系①。

在西方福利国家对早期儿童照顾与教育研究相对较多,多数学者肯定了早期 教育对于婴幼儿发展的正面作用,国外的早教机构也多由政府投入财政力量予以 支持。国外学者们认为,儿童早期教育应是一项以国家为责任主体的公共服务, 以公共投资的视角,来保证婴幼儿早期教育的实施。Heckman J. J.和Krueger A. B. 在其文章中写道,美国有研究对123名处于低收入家庭中的儿童进行了追踪调查, 发现被追踪者年纪越小进行干预,获得回报率越大,因此早期教育被认为是投资 回报率最大的一种公共投资②。儿童早期教育的教学目标并不是特定的学习某些知 识或某项技能,而是通过游乐与探究帮助儿童发展为之所用的学习方法、策略、 性情与技能。如专注力与自我控制力、换位思考、交流、批判性思维、接受挑战、 自我引导、参与学习等③。NICHD指出,婴幼儿的早期教育与所在的托育机构有 很大关联,质量高的托育机构能够帮助婴幼儿获得好的行为品质,而在质量低的 托育机构反而会影响婴幼儿社会性的发展,导致出现更多的行为问题。④

2.3.3流动家庭的社会支持研究

在社会支持群体研究上,罗艳萍等人对农民工子女的社会支持现状进行的研 究,发现农民工子女的社会支持来自内部系统的支持总量为94.7%,国家和地方 政府的支持仅为1.0%⑤。文雅的研究也指出社会支持是影响外来人口社会融合的 主要外部变量之一,大多数流动人口仍属于城市弱势,这也导致了流动人口可获 得的社会支持能力不足⑥。朱眉华认为,随着外来人口面临的社会服务需求不断增 加、城市融入程度较低及获取社会资源能力不足等问题,应在“三社联动”的背 景下,探索有针对性的社区社会服务来提高外来人员的社会支持力度⑦。

在婴幼儿照料支持上,但菲认为目前我国对三岁前婴幼儿的社会支持有以下 几种情形:在家里由母亲照顾、在家里由祖父母照顾、在家里由保姆照顾、送到 别人家里照顾,幼儿园里附设的托儿班不多,婴幼儿的照顾基本上是采取传统的

  • 尹坚勤建立0〜3岁儿童发展公共服务体系新论[J].江苏社会科学.2019,(05): 124〜130.
  • Heckman J.J.,Krueger A.B..Inequality in American: What role for human capital policies?.Soc/a/ Science

2004, (2): 3 3 3~3 3 6.

  • Galinsky E..Mind in the making:The seven essential life skills every child needs.New

York,NY: Harpercollins 2010:125-12 &

  • Early Child Care Research Network.Child Outcomes When Child Care Center Classes Meet Recommended Standards for Qudlity.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Hea/仏.1999,(89): 1072〜1077.
  • 罗艳萍,张小屏构建进城农民工子女的社会支持体系[J]社会工作下半月(理论).2009,(04):57〜59.
  • 文雅,朱眉华探索“社会支持”为本的社会工作干预——以上海流动人口聚居区社会服务为例[J].华东理工大学 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31):17〜24.
  • 朱眉华“社会支持”促进流动人口融入社区[N].中国人口报.2017-3-13(003).

习惯方式育儿①。由于我国目前还没有专门针对0〜3岁婴幼儿的教育专业和师资 队伍,这也导致了流动婴幼儿的社会支持来源仅仅是依靠家庭,其他层面的支持 力度十分匮乏。

在国外,流动子女一般被划分在“处境不利儿童”群体中。“处境不利儿童” 主要是指来自单亲家庭、低收入家庭、新移民家庭或是未婚母亲家庭的儿童,也 包括自身发展状况存在问题的儿童,如身心发展障碍。国外对于处境不利儿童的 社会支持系统十分庞大,尤其是政府对这些家庭的儿童承担了主要责任,为他们 提供有保障的教育。例如,为应对市场失灵,澳大利亚政府对处境不利儿童接受 早期教育与照看进行了扶助,包括提供经济资助、支持优先入学及提前接受学前 教育、创新服务提供方式、提升早教工作者为处境不利儿童提供服务的能力等; 英国政府为了减少不平等的现象出现,要求各地区必须对各自区域的婴幼儿教育 负责,同时颁布《儿童保育法》,不仅为儿童提供早期服务,而且还为儿童家长 提供就业和培训以及信息方面的服务和支持。

从文献梳理来看,发达国家在对于处境不利家庭的社会支持经验非常值得借 鉴,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政府在当中起到了 “主推”的作用。因此,我国在托育 服务体系的建设上,政府部门必须起到“首当其冲”的作用,才能推动托育服务 事业的发展。

2.3.4文献评述

现如今,学者对幼儿照料领域越来越重视,“二孩”政策的实施,政府也意 识到幼儿照料不再是家庭问题,托育体系的健全对促进社会发展有一定作用。2019 年,我国相继出台多个与托育服务有关的政策予以推动婴幼儿托育服务的发展, 反观这些政策的出台,对流动家庭的政策干预未有提及。同时,学术界对于流动 家庭的研究多集中在社会融合、学龄子女教育这一方面,对于流动家庭在婴幼儿 照料方面的研究较少,尤其对流动家庭婴幼儿社会支持网络不足的问题尚未得到 足够的关注与研究。借鉴国外托育服务的经验,不难看出,不少福利制国家对于 处境不利幼儿的照顾更为关注,这些国家多是从社会投资的视角介入儿童教育。

因此,本文拟通过对流动家庭婴幼儿托育面临的主要问题入手,从社会支持 网络视角分析导致这些问题产生的原因,在分析如何完善流动婴幼儿托育服务政 策的同时,最后结合社会支持网络理论探析解决问题的方法,倡导政府加快公益 性、普惠性的公共托育机构并与社区合作惠及流动家庭,以此形成良好的生态系 统圈。

①但菲•关于0〜3岁婴儿教育的思考[J].学前教育研究.2002,(03):49〜50.

第3章 流动家庭婴幼儿托育现状及困境分析

托育的主要目的是协助父母照顾其子女,以满足儿童所需的教养、安全、健 康、成长等基本要件①。而这些恰恰是流动家庭所缺少的。在调查访谈中,流动家 庭虽然来到城市生活,但一般都是居住在城乡结合部或年代久远的老社区,居住 环境较差,周边各方面的优质资源较为匮乏。与一般城镇家庭比较,至关重要的 一点是,由于这一群体几乎没有来自家庭亲属的支持,加之当前托育政策还不够 健全,能够为流动家庭提供托育服务的机构或组织少之又少。因此流动家庭在婴 幼儿托育问题上常常陷入“两难”的困境:流动女性在家带孩子意味着收入减少, 不带孩子则面临无人照看婴幼儿的实际情况。

结合Q区的调查情况,本章主要从两个方面描述流动家庭在婴幼儿托育方面 的状况,一是对流动家庭婴幼儿托育的现状进行分析;二是对流动家庭在婴幼儿 照料的过程中所面临的困境进行总结。

3.1 Q区流动人口概况

3.1.1Q区概况

南昌市,是江西省省会城市,掌握着全省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教和交通 命脉,是环鄱阳湖城市群的核心城市,亦是国务院批复确定的长江中游城市群中 心城市之一。Q区位于南昌市城东、赣江下游,全区是城乡合一的格局。2004年 以前,Q区范围内的地域均属于郊区。随后,南昌市进行行政区划调整,该区由 原来的郊区变更而来,因此南昌市“城中村”的分布也主要集中在这一区域,整 Q区“城中村”数量在全市所占比例很大。

同时,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该区多数土地被征收,村集体基本上都是采 用建设工贸城或工业园区进行招商引资,招商进来的企业大多数是劳动密集型企 业,如服装厂、制药厂、印刷包装厂等。由于区域内与劳动人口密切相关,因此 Q区的流动人口较为密集。笔者翻阅文献了解到,早在2008年对该区城中村问题 研究时,该区有“城中村”外来人口最多达20000人,约是本地人口的5.3倍②。 同时,从Q区官方网站更新的最新数据获悉,该区区域面积127.6平方千米,户 籍人口 40万人,登记的流动人口 4.9万人③。因此,这也是笔者选择该区进行流 动家庭婴幼儿托育问题研究的关键原因。

  • 林胜义.儿童福利[M].台北:五南图书出版公司,2014:298〜
  • 袁春琴.南昌市城中村问题调查研究•江西师范大学硕士论文[D].南昌:江西师范大学,2008年.
  • Q 区政务网区域概况[EB/OL]http: //www. ncqsh.gov.cn/ id_ffS080815e2d273f015e2ea06cd70057 /news.shtml,2018-12-0 &

3.1.2流动家庭基本情况

在此次研究中,笔者选取了 Q区8户育有婴幼儿的流动家庭进行深度访谈, 他们大多数来自江西省内地级市,少部分来自省外。在这8户家庭中,男性的工 作主要是运输工、装修工、货车司机、建筑工等,女性则多数在家带孩子,家庭 结构多与传统家庭的“男主外,女主内”结构相似一一男性在外工作赚钱,女性 则在家带孩子。在婴幼儿托育方面,与城市家庭最大的区别在于,这些家庭身边 都没有老人的帮助。选择在家带孩子就意味着无法工作,导致整个家庭收入锐减; 选择出去工作则意味着孩子无人照看或是留在老家,成为留守儿童。

此次访谈采用了半结构化访谈的形式,主要对被访者开展深度访谈来直接了 解被访者的基本信息。在访谈过程中,笔者了解到这8户流动家庭的生活情况基 本一致:

表3-1-2访谈对象基本信息表

序号 性别 年龄 文化水平 籍贯 家庭情况
个案1 28岁 初中 江西吉安 丈夫的职业是厨师,目前育有两个小孩,大女儿5 岁,小儿子2岁,从女儿出生开始就没有上班,之 前因带小孩问题与婆婆之间有矛盾。未生育前在内 衣厂工作,收入可观。生完孩子内衣厂忙的时候也 会去帮忙,但小孩没地方放,大多数情况是选择放 弃去兼职。
个案2 26岁 初中 湖南永州 丈夫是自由职业,偶尔与朋友做点小生意,经济收 入不太稳定。女儿1岁3个月,在家主要以做微商 为主,但有时候因为回信息没看好女儿,导致女儿 受伤,与丈夫争吵不断,心烦时会打小孩。
个案3 30岁 大专 江西景德镇 丈夫是建筑工人,其本人是某民办学校代课老师, 孩子刚出生,双方父母年纪大,无法过来照顾孩子, 因需要照看孩子,无法继续代课工作,导致收入锐 减。对于孩子的教育比较重视,但由于条件有限, 无法实现将孩子送入早教机构进行学习。
个案4 25岁 中专 江西丰城 丈夫是装修工人,孩子2岁1个月。孩子1岁前, 交给农村婆婆帮忙带,后来与丈夫来到城市,也把 孩子带过来,丈夫收入不稳定,加之小孩坏习惯很 多,想将小孩送去幼儿园学习,但普通幼儿园不接 收,私立幼儿园收费太高。
个案5 31岁 大专 江西赣州 丈夫是某公司职员,儿子2岁半。之前孩子一直在 赣州老家带,但由于婆婆还需要同时带小叔子的孩 子,俩老人带4个孩子。每次回家看到孩子一身脏, 心里不是滋味,家庭矛盾也很多。去年考虑小孩教 育问题接到身边,目前辞了工作在家带小孩。

续表

序号 性别 年龄 文化水平 籍贯 家庭情况
个案6 25岁 初中 江西吉安 丈夫从事建筑业,生育之前在南昌一家私企工作,育有 两个儿子。第一个小孩由老家婆婆带,生育第二个小孩 后,将大儿子接过来,并将大儿子放入私人托育机构, 但每月1800元的托育费用太贵,无法承受。考虑大儿 子即将上幼儿园,目前辞职在家,并将小儿子接来,同 时养育,也免除分别想念之苦。
个案7 33岁 大专 安徽安庆 丈夫常年出差在外,一个月回来一次,由于其不是本地 人,从外省嫁到南昌,周边几乎没有熟悉的亲朋好友, 常常觉得孤单。加之,与丈夫聚少离多,幼儿又有许多 不良习惯,经常与孩子发生冲突,与孩子间缺乏亲子交 流,常发脾气,家庭关系也很一般。
个案8 35岁 初中 湖南邵阳 丈夫因工作原因常需要出国,经常半年不在家,其在家 全职妈妈5年,育有一儿一女。儿子已经上幼儿园,小 女儿需要照顾,常常一个人忙不过来。因找不到临时照 看幼儿的人,常带着女儿参与儿子幼儿园的亲子活动, 幼儿好动有时会招来儿子幼儿园老师的不满。

通过实地调研访谈,笔者了解到多数流动家庭的女性都是与丈夫随迁来到流 入地,基本上都是由女性完全承担了育儿的工作。从此表上不难看出,流动人员 “家庭式”进入流入地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家中父母年迈,无法更好地照顾孩 子;或家中兄弟多,父母需要照顾很多幼儿,无法确保每位幼儿的安全;二是在 城市的生活和工作经历,让他们希望孩子能接受更好的教育,期望在城市享受更 好的教育资源与环境;三是家庭是流动人员在城市里的主要社会支持,希望家人 在身边给予自己精神安慰。

3.2流动家庭婴幼儿托育现状

321幼无所托:流动女性就业瓶颈

女性在家育儿是当前流动家庭托育的主要方式。从南昌托育情况来看,大多 数幼儿园能够为3岁及以上幼儿提供日常照料和学前教育服务,而针对3岁以下 婴幼儿的正式服务机构极为缺少,几乎这一阶段婴幼儿教育和照料的责任全部是 由家庭特别是婴幼儿母亲来承担,这也就成为了妇女家庭一一工作冲突的主要原 因①。当前家庭流动成为人口流动的新趋势,在子女随迁的同时出现大量女性流动 人口 “流而不工”的现象。根据谢鹏鑫、岑炫霏的研究可知,与子女未随迁的女

①宋健•托幼服务相关政策:中国现实与国际经验[J].人口与计划生育.2016,(11):23〜24. 性流动人口相比,子女随迁后其就业概率下降了 37. 4%o随迁子女数量每增加1 个,女性流动人口就业水平降低23. 4%®o

在访谈过程中,多数流动家庭的妈妈都表示在托育问题上,自己常常陷 入两难处境,带孩子出来是为了给儿童创造更好的环境,但现实却将她们的 信念击垮。

个案1:没上班后,一家人的开销全在我老公一个人身上,房租水电除去后,基 本上就没有多少剩余,小孩生个病都害怕。

个案2:没小孩前做微商收入还是可以的,现在没精力了,合作人也嫌我没啥付 出,很多矛盾,没意思,干脆就不做了。

个案8:从大儿子出生起,我就没去上班了,也不是说不想去,是压根没法脱手, 我丈夫的工作性质需要常常出差。

回顾历史,在上世纪60年代,我国托育服务在经济复兴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那时,城镇职工可以依托企业兴办的托儿所、幼儿园进行婴幼儿的照顾,平衡了 家庭与工作,促进了社会经济的发展;农村妇女则可以依托祖辈帮助共同抚育婴 幼儿,在育儿问题上几乎没有压力。如今,随着公共托儿所的瓦解,抚育婴幼儿 的任务只能落在各自家庭里,城市家庭因原生态家庭还能够给予婴幼儿父母帮助, 一定程度上能缓解带娃压力。但这一矛盾在养育婴幼儿的流动家庭当中则更为凸 显:脱离原生态家庭来到流入地,失去原有支持体系,面对婴幼儿时期需要成人 全天的照顾,大部分流动女性不得不退出劳动市场,独自完成婴幼儿的照料工作。

在笔者访谈对象中,流动女性无一例外均表达出了婴幼儿的照料是制约 外出就业的首要原因。在脱离农村大家庭的支持,流动女性只能完全依靠自 己来完成婴幼儿前三年的养育工作,对婴幼儿的照料和教育是最容易让女性产 生工作家庭冲突的家庭因素,同时需要独自承受更多的压力,如情绪无法疏通、 无法融入群体等。

322望而却步:市场托育机构无力承担

流动女性独自完成婴幼儿前三年的养育工作,从侧面也表现了当前南昌托育 体系不够完善,流动家庭无法依靠政府的支持力度解决这一问题。从全国托育环 境来看,公办托儿所萎缩、企业办幼儿园锐减、民办幼儿园良莠不齐。在这样的 状况下,流动家庭要想获得有限的学龄前教育机会无疑是难上加难。通过对南昌 的托育机构调查发现,公立托育机构学位相当少,高质量的私立机构费用高、门 槛高,这对于流动家庭来说,公立学位难以获得、高昂费用无力承担,想要进入 托育机构实现“家庭事业两手抓”,几乎是一个难以实现的梦。

①谢鹏鑫,岑炫霏•子女随迁对女性流动人口就业的影响研究[J]•中国人力资源开发.2019,(07): 106-120.

笔者走访南昌多个托育机构,发现随着3岁以下婴幼儿的照料服务需求日益 增长,但市场上现有的托育机构在招收3岁以下的婴幼儿,多数是没有取得相关 资质的正规托育服务机构,而是以“教养咨询”为主的商业公司,这些机构仍是 需要家长在一旁看护,照顾方式多以上课为主。而且在这些早教机构从业者中, 对专业的要求性并不高,加之该行业流动性较强,多数从业者都是参加短期培训 便直接上岗,对于难以缓解家庭的照料压力几乎起不到作用。早有研究指出,在 婴幼儿教养方面,多数教师仅具有3岁以上幼儿园教育的专业知识技能,对3岁 以下婴幼儿的相关知识了解甚少①。

不仅如此,商业早教机构多以高端全球为卖点,动辄几万元的收费,这对于 收入不高的流动家庭来说,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压根无法承受婴幼儿的托 育费用;也有少数私人照看的托育方式,一般承接1〜2个婴幼儿的照顾,这种方 式主要以同一小区内熟人的照看为主,既没有安全保障也难以获得照看名额。

个案5:我有去过早教机构咨询,收费太高了,还有就是压根不符合我现在的需 求。去上课还是需要有家长在旁边看护的,不然也不放心。

个案6:我送孩子去过私立幼儿园办的那种托育班,会收2岁以上的孩子,就是 学费太贵了,1800元一个月,我们真承担不起。

托育机构高昂的托育费用抑制了多数家庭的托育需求,而社会经济分层 的原因也导致了流动婴幼儿失去了受照顾的机会。这也进一步反映出普惠性托育 机构对于流动家庭的重要性。

323力不从心:婴幼儿的科学教养方式

在婴幼儿教养方面,一是在婴幼儿照料上,流动的年轻妈妈受到年龄、经验、 教育程度的影响,在喂养方面比较随意,对于婴幼儿是否饿了、病了、困了都不 能及时掌握,加之又缺少长辈在一旁的指导与辅助,尤其是在婴幼儿刚出生那段 时间,时常因睡眠不充足且感到迷茫无助。在访谈中,有流动妈妈对于婴幼儿的 身心发展规律不了解,无法获悉婴幼儿的成长过程中的敏感期,她们不知道婴幼 儿无故发脾气的原因,也不知道如何与婴幼儿进行有效地沟通。对此,有的家长 就一味地迁就孩子,养成了他们不良的行为习惯;而有些家长则利用武力解决问 题,导致婴幼儿叛逆、胆小或怯弱。

个案2:我比较瘦,生完孩子后吃东西没胃口,就想着要给孩子吃母乳,也不知道自己 母乳到底有没有营养,喂了几个月也不见孩子长,导致出现了营养不良的现象,幸好及时发 现。

①高向东,牟宇峰•大城市社区0〜3岁婴幼儿教养现状及对策思考一一以上海市闵行区为例[J].上海教育科 研.2009,(07):51〜54.

个案4:我也不知道做什么给孩子吃,一般就是大人吃什么就跟着吃什么,然后就是跟 着朋友推荐买点零食。

个案7:我孩子1岁的时候,我和老公带着孩子在广东那边工作,住得地方条件不好, 孩子身上起很多“湿疹”,当时我以为是过敏了,不以为然,自己买了点药给孩子吃,看着 有点严重了才带着去看医生。

流动家庭由于对婴幼儿的成长规律不了解,容易错过婴幼儿的各种敏感时期, 不利婴幼儿的成长;加之对孩子所需的微量元素又不清楚,总是认为“小孩长长 就好了,没多大事。”也正是因为这样,流动家庭婴幼儿生病的概率较城市幼儿 更高,加之不精细的抚养,当流动婴幼儿出现问题时,流动妈妈无法及时地发现 问题的存在,从而错过治疗时间,给婴幼儿造成身体、心理上的伤害。由此可以 看出,在婴幼儿的照料上,流动家庭需要得到正规托育机构的养育知识支持及干 预,这对于婴幼儿的成长也是十分有必要的。

二是在家庭教育上,婴幼儿成长的主要环境是家庭,家长的教育意识与教 育能力对于家庭教育的质量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通过访谈,笔者了解到多 数流动家庭已经意识到早期教育的重要性,至少一半家庭都有为婴幼儿准备智力 玩具和图书,手机里也下载了很多婴幼儿早教软件,但受到自身文化水平、经济 条件的影响,无法准确地对孩子认知、情绪情感和社会性行为发展进行引导。

个案1:我不想我的孩子看过去比别人差,给她花钱我一点儿也不心疼,不是名牌但也 要干净体面,她的衣服比我的还多呢!但对于教育,我真的力不从心,我也就这文化水平。

个案2: —般都是用手机给她放,说实话,我自己也不懂教。

个案8: —整天下来真的很累,忙完大的忙小的,哪里还有心思去教孩子。

流动家庭离开家乡进入城市发展,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周边也没有熟悉 的亲朋好友,家庭成员往往对外界充满防御。“害怕自己的孩子不如别人家的孩 子”、“怕孩子受到欺负”等,这些都是流动家庭常表现出来的担忧。也正是因 为这样,为了能快速融入城市的生活方式,流动婴幼儿父母在教养观念上常出现 过度保护或干涉孩子。有研究证明:被父母过度疼爱的孩子的性格往往会出现偏 执和任性;而过分的保护的情况,则会遏制孩子自主独立性的发展①。如何更好地 实现对婴幼儿的教养培养、如何培养婴幼儿自我照顾能力是当前流动家庭所强烈 需要的。

个案2:我家小妞很厉害的,什么都不怕。我就和她说,谁欺负你,你就还手,不然总 欺负你。

个案6:我家儿子在外面胆子很小,可在家发起脾气来可不得了。我常说他是:窝里横。

万迪人,谢迪主编.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事业发展与管理[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6:58〜60.

个案7:在这边挺孤单的,所以有种和孩子相依为命的感觉,我不太喜欢他出去玩,和 人发生冲突外地人总是处在劣势。

通过访谈和观察发现,流动家庭的妈妈均存在过度保护孩子的情况,她们总 是担心孩子会不会被其他小孩欺负、担心会不会因为衣服太脏受到别人歧视、担 心孩子生病后的照料等等,对于她们来说,孩子们的父亲需要赚钱养家,并没有 太多时间陪伴孩子,因此所有的育儿压力都需要自己独自承担,一方面担心照顾 不好孩子受到丈夫的指责,另一方面又担心自己的孩子压根无法跟上其他小孩的 步伐。焦虑情绪导致了家庭矛盾不断,孩子也在这一过程中,学会了使用脏话骂 人,随意抢夺其他小朋友的东西等许多坏习惯。如此的家庭教育,对于婴幼儿的 成长来说,势必会带来许多不利影响。有家庭表示,即便他们知道有些教养方式 不对,但有时自己也有强烈的减压需要,对孩子的管教要么动粗草草结束,要么 放任不管。

经过对南昌市Q区流动家庭的走访及对深度访谈对象的资料分析可知,Q区 流动家庭在婴幼儿托育上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流动家庭的男性因从事的职业多为不稳定、耗时长,大多数时间花费 在工作上,对于孩子的陪伴时间很少,加之大部分收入都用于租房费的支出,因 此用在婴幼儿教育上的费用几乎没有,仅是满足婴幼儿的基本生活必需品的开销。

第二,婴幼儿的教育十分有限。受访8户家庭的婴幼儿均没有过托育服务经 历,婴幼儿成长完全依靠家庭的抚育,3岁以下的孩子几乎没有接受过早期教育, 多数是家长使用手机、各类APP等为婴幼儿播放歌曲或动画片,没有系统地教育, 也没有获得早期教育的渠道。

第三,由于流动人口在当地的社会支持网络十分欠缺,所以这些家庭与邻里 之间的关系相对较为疏离冷漠,大部分人仅限于与邻居一起聊聊家常,社区活动 也很少参加,生活上更是得不到太多帮助。

因此,建立完整的托育服务体系,会给流动家庭带来相当大的便利,同时也 能使每一个婴幼儿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3.3流动家庭婴幼儿托育的困境分析

众多研究表明,家庭条件和照料者素质的参差,是造成了婴幼儿成长环境和 可利用资源的千差万别,因为家庭经济状况和家长受教育程度的差异,会极大影 响儿童的教育和照顾质量,使其一开始就处于不平等状态①。从总体上看,流动家 庭的经济收入都不高,由于女性主要是以抚养孩子为主,家庭的经济来源主要是

①宋健托幼服务相关政策:中国现实与国际经验[J]•人口与计划生育.2016,(11):23〜24. 依靠在外工作的父亲挣来,家庭经济状况一般甚至有些仅能维持基本生活。同时, 流动人员因受到教育程度、自身经验等因素影响,所从事的工作大多是以体力劳 动为主,对婴幼儿教育的重视程度也不会太高。由此可以看出,流动家庭在对婴 幼儿的养育、教育等各方面都照顾不足,尤其是流动女性因生育和子女抚养的 拖累更是陷入双重弱势。

本节主要是对流动家庭育儿的困境进行梳理分析,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 一是女性就业与婴幼儿照料的冲突,影响家庭整体收入及生活质量;二是自身能 力与教养婴幼儿的冲突,受限于自身的文化水平及生活经历,对于婴幼儿心理活 动的了解更是知之甚少,加之正规专业的托育机构又十分稀少,无法给予婴幼儿 良好的早期教育;三是社会支持网络欠缺,在育儿方面无法获取良好的社会支持, 致使婴幼儿在流入地不能获得更好地发展。

3.3.1就业与婴幼儿照料冲突

流动家庭从流出地进入流入地的主要意图是为了改变生活状态,获取更 多地经济回报。但由于受到婴幼儿抚育的影响,流动家庭中往往需要牺牲女 性的就业机会照顾婴幼儿的生活,从而影响了整个家庭的总体收入,加之城 市的生活成本较高,导致家庭经济状况并无好转,甚至还需要承受更多的压 力及心理负担。

个案2:之前我是做微商、代购这块的,收入有6000元左右吧,现在有孩子就没 怎么做了,几次因为无暇顾及导致小孩受伤,和我老公吵了很多次架。

个案3:我是代课老师,收入也是由上课决定的,有孩子以后也上不了课了,没 收入了,有时候想给自己买点东西都缩手缩脚。

个案5:老大出生不久,意外怀上了老二,也就没办法工作了,说实话,生活压 力真的很大。

有研究表明:家庭经济状况越差,女性成员参与劳动力市场的可能性越大, 因为需要她们赚取工资补贴家庭开支和消费①。在访谈过程中,经济收入是流 动家庭普遍关心的问题,女性由于在家带孩子,全家收入都源自男性一人, 家庭负担重、生活质量不高是流动家庭的生活常态。同时,因受到学历、年 龄等各种限制,选择在制衣厂工作是大部分流动女性的选择。在这类工厂工 作时间较为自由,按件计算,尤其是遇到旺季,常常需要大批量兼职人员, 这也是流动女性能通过兼职赚取工资的最佳选择。流动女性表示若能提供短 时的看护服务,每天几个小时的工作能够赚取到一天的生活开销。这也反映

① Tienda M.,Glass J.Household structure and labor force participation ofblack, his-panic, and white mothers. Demography. 1985,(22): 3 81 〜3 94.

出,流动家庭对于托育服务需求的强烈性,有无人员辅助对婴幼儿照料会直 接影响到家庭的经济收入。实际上,在西方文献中,针对育儿与母亲就业的 研究有很多,他们的一些做法值得我们借鉴和采用,如美国对儿童照料与母 亲就业的问题比较重视,认为这一群体无力承担替代照料的市场费用,需要 国家提供免费或低价的儿童照料方式,否则只能退出劳动力市场,依靠个人 力量抚育后代①。

另一方面,流动女性缺乏来自祖辈亲朋的支持,需要倾注更多精力照料子女, 增加了家庭照料的时间和成本,因此她们用于社会交往的时间逐渐减少,融入城 市生活的阻碍程度更高,使得她们始终游离在城市生活的边缘地带。通过访谈者 基本情况表,可以看出来,Q区的流动女性自身的受教育程度不高,能参与的 工作多为劳动密集型,因此在对于婴幼儿的教育上并不能起到关键作用。

个案2:原本我就是外地人,来这边以后也没啥朋友,现在没上班更是围着老公孩子转, 有时候觉得没意思的。

个案4:和婆婆关系不好,所以辞职自己带孩子,以前的同事圈、关系网什么的都断了, 毕竟收入有限,跟不上人家的脚步了。

个案7:在家待了这么年,身边都是家庭主妇,谈论得都是家长里短,感觉和社 会都快脱轨了。

毋庸置疑,在没有幼儿园、托育机构这类正规的儿童照顾机构提供照看服务, 又无法获得来自祖父母辈对婴幼儿的照料分担时,女性参与就业的可能性十分渺 茫,这一矛盾是阻碍女性就业无法跨越的一道鸿沟。即便流动女性已经意识到这 一问题的存在,但流动家庭往往缺少自身的社会支持系统,压根无力改变这一困 境存在的现实。然而,抚养压力、就业压力、生活压力等也反映出流动家庭对正 规且普惠性托育服务机构的强烈需求。

3.3.2正式照顾服务机构缺少

通过访谈得知,流动婴幼儿父母与普通父母对比,有着更加强烈入托的 意愿。他们表示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育儿知识经验不够,对于婴幼儿身心 发展的规律几乎不了解。更有访谈对象表示,无论家长如何重视家庭教育, 自身水平不够、经济条件不允许的情况下,也无法保证子女得到高质的教育。 在婴幼儿教育上,流动家庭的投入微乎其微,加之自身文化水平又普遍偏低, 对孩子的教育方式也存在一定的问题,因此流动家庭有着强烈地需求一一希望 能得到免费或普惠性专业指导,不让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个案4:我其实也没听过有社区托育机构什么的,印象中都是自己带娃,主要就是我自

① Anderso P.,Levine.Child Care and Mother's Employment Decisions.NBER WorkingPaper.l999:^o.r7Q5&

己文化水平不高,也不知道怎么教孩子,火上来了我就揍她。

个案5:虽然我学历不高,但也是算是受过髙等教育的人,知道早教对于幼儿的重要性, 但就现在的条件而言,外面的早教机构动辄上万元,我们真没有办法负担。

个案6:小宝出生后,我把老大送到私人的托育机构,一个班8个孩子,每月的收费是 1800元,去了几个月,我觉得太不划算了,我自己一个月工资也就2000多点,和我老公商 量了很久,还是自己在家带吧。

纵观当前我国对托育服务体系的构建,尽管各地都在不断强调重视早期 教育的重要性、强调托育服务的重要性,但实际上针对儿童及其家庭所提供 的公共服务却很少,而且手段也比较单一。幼儿园作为提供幼儿教育类的正式服 务机构,面向的幼儿群体主要是3岁以上的幼儿,3岁以下的婴幼儿并未纳入幼 儿园体系内,部分设置有托幼学位的幼儿园招生数量也十分少,一般家庭都不能 获得托幼机构的服务,更别提流动家庭,他们几乎是没有获得托幼学位的可能性。 这也直观地反映出,正式的托育服务机构极其匮乏,供需关系的不平衡制约着流 动家庭婴幼儿的入托。尽管,市场对0〜3岁婴幼儿的早期教育和托幼服务给予极 大关注,但市场上存在的私营早教机构和托幼机构收费标准不统一,且己超过普 通家庭的经济承受能力,这也就将收入不高的流动家庭排斥在外。

2019年,南昌市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 的指导意见》,提出将托育服务工作列入年度民生工程和为民办实事项目,纳入 该市“1+5+X”社区邻里中心建设,打造便民、利民的15分钟生活圈,并分三阶 段制订托育服务建设目标,即:2019年底前,打造5个示范样板机构;2020年实 现标准化、规范化管理,争创2-5所省级示范机构;2025基本实现覆盖城乡婴幼 儿照护服务体系①。从这条信息不难看出,当前南昌市的正式托育服务机构处于从 空白到建设的过程中,全面覆盖至城乡还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是为什么笔者在Q 区调查时发现,城中村、社区内都配备了幼儿园,甚至一个社区周边有2〜3 个幼儿园,但这些幼儿园的规模都不大,多数为民办幼儿园,接收对象就是 周边村民、流动家庭的3〜6岁的幼儿,而对于3岁以下婴幼儿的教育服务几乎没 有幼儿园具备这一资质。

3.2.3社会关系网络薄弱

与普通家庭比较,流动家庭从熟悉的家乡来到陌生的城市生活,在失去原有 家庭体系的关系网外,随着不断地流动也无法在流入地建立稳定地社会关系网络O

①江西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南昌市在全国托育服务工作现场推进会上作经验交流发言.[EE/OL].

http://www.jxh 伞 c.gov.cn/doc/2019/12/23/136757.shtml,2019-12-23.

在托育上,祖辈帮助年轻家长照顾婴幼儿是每个家庭的关键,但受到经济、住房、 工作等各方面因素的影响,流动家庭无法实现将老人一块带来流入地生活,帮助 他们照顾婴幼儿;另一方面,流动家庭多租住在城中村,有些条件不好的家庭, 甚至租住在更为偏远的城中村。在这类城中村内,社区配套不足,卫生服务中心 只能为婴幼儿提供普通服务,同时这类社区或村委会在宣传各类知识过程中,往 往带有主观性,会结合“城中村”居住人群的喜好进行宣传,加之当前托育服务 体系的建设还处于摸索阶段,政策上还不够明朗。例如,南昌市在选择试点的社 区打造托育服务中心时,重点是对城市内资源较为丰富的社区进行试点,远郊社 区或是老旧社区在托育服务的建设还不够成熟。这意味着,流动家庭所居住的社 区并不能为其提供婴幼儿托育、早教成长等各方面的支持。

个案3:我丈夫是东北人,我也不是本地人。刚搬来这边不久,邻里关系都不太熟,而 且这是农民公寓,没物业管理,流动性很大。

个案4:小孩一直都是我自己带,我老公弟弟还没结婚,公公婆婆也一直在外面工作给 他赚钱娶媳妇,不可能给我带孩子。

流动家庭在面对正式托育机构的缺少、市场早教机构的高门槛、祖父母辈无 法提供支持的情况下,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带孩子。但当流动家庭来流入地,他 们脱离了最为主要的家庭支持系统后,在流入地他们最先能够利用的外部资源就 是来自社区的支持,相较于政府政策上的支持,社区能给予实质性的支持是 最为重要的。根据孙佩莉对托幼需求的研究,她认为社区托幼服务是托育服 务体系建立的不二选择,选择在社区开展托幼服务,不但可以为社区内的家 庭提供优质的服务又可以覆盖有需要的家庭,真正能为更多婴幼儿父母带去 便利。社区托幼服务不仅仅是能支持婴幼儿父母的工作,便于接送孩子,而 且更加有利于婴幼儿的成长与安全①。对此,笔者也赞同这一观点,社区是 每一个家庭生存的基本组织,将托幼服务机构与社区管理联系在一起,不但 能缓解家庭在育儿与工作之前的矛盾,更能够覆盖社区内各种类型的家庭, 这对于流动家庭来说,无疑是利好消息。此外,根据社区工作的性质,利用 社区建立托育机构,才能真正实现托育机构的普惠性,为流动家庭提供必要 的社会支持。

综上所述,在托育服务的发展历史里,我国经历了家庭一去家庭一回归家庭 的过程,目前3岁以下婴幼儿的照料主要是以家庭抚养为主。实际上,不仅仅只 是流动家庭对托育服务有着强烈地需求,双职工家庭同样在育儿问题上“头疼不 已”。但从笔者的分析不难看出,政府主体的支持缺位,是导致“育儿难”的重

①孙佩莉•社区托幼点——上海托幼服务的新模式[J]•中国市场2017,(27):225〜226.

要原因之一,“幼无所托”与十九大提出的“幼有所育”相互矛盾,而要解决这 一难题,政府需要给予高度的关注和全方位的调研,每一位孩子都是国家发展的 中坚力量,每一位孩子都享有平等的教育权利,不可忽略任何家庭的婴幼儿发展。 同时,社区、企业应该主动承担起社会责任,利用自身优势,承担起婴幼儿托育 服务的工作,提供一定数量的正式机构照顾服务,帮助流动家庭走出托育困境, 增加立足城市的自信心,这对社会、家庭、婴幼儿的发展都能达到共赢局面。

 

第4章 流动家庭婴幼儿托育社会支持现状

通过前几章的分析得知,社会支持网络的强大决定着个体对生活环境适应能 力的强弱,也就是说,社会支持网络越强,个体越能更好地应对来自环境的各种 挑战。毫无悬念的是,流动家庭在各方面的社会支持力度并不足以支撑他们的发 展。因此,对于流动家庭来说,社会支持网络建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们从原 本稳定的环境里剥离出来,其社会支持网络面临着“由强转弱”的局面。尽管, 原环境的社会支持网络并不会完全失去,但却缺乏链接这些社会支持网络的有效 途径。而对于现环境当中存在的社会支持网络,流动家庭从主观思想上认识不到, 且积极性也不强,导致社会支持网络断裂,造成了当前的困境。

社会支持(Social Support)是家庭内部与外部联系的枢纽,包括正式社会支持 与非正式社会支持。一般来说,正式的社会支持渠道主要是指政府、社区、社会 组织、企业所提供的社会支持;非正式的社会支持主要是来自家族、家庭、朋友、 同事和邻居等。对此,本章参考这一分类,并结合文献分析及深度访谈所收集到 的信息对流动家庭在婴幼儿托育方面的社会支持情况进行探讨。

4.1正式社会支持

4.1.1政府支持力度不够

从社会支持网络视角来看,流动家庭社会支持的主体最重要的是来自政府的 支持力度。尽管对于解决流动家庭托育需求这一问题,可以从社区、社会组织、 亲友好友等多角度展开社会支持,但最重要的还是来自政府的牵头,政府对于流 动家庭托育问题的关注度越高,帮助其走出困境的速度也越快。即:流动家庭托 育问题的最大支持主体是国家,即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能在根源上解决流动家 庭托育问题的主要责任主体非政府莫属①。近几年,国家已经开始意识到民众对托 育服务的强烈需求,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来为家庭托育服务提供支持。2010年发布 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就开始提出重视3岁以 下婴幼儿教育;2011年《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全面实施,明确 要求“儿童综合发展指导机构以公益普惠性为主,为3岁以下儿童及其家庭提供 早期保育和教育指导,应以幼儿园和社区为依托”,同时强调托育机构的公益性 和普惠性及政府在早期儿童教育上的责任;2013年,教育部在全国14个地区开 展了 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试点工作,在充分整合社区资源的情况下,构建以社 区为依托的早期教育服务体系;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把“幼有所育”作为保

①周国华•流动儿童的教育管理与社会支持[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2015:89. 障和改善民生的任务之一,重视幼儿教育、健全托育服务体系已然成为国家的首 要任务;2019年6月5日,国务院下发了《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 展的指导意见》,为处于空白期的0〜3岁托育服务行业提供了国家级的发展指导 意见;同年10月16日,国家卫生健康委下发了《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和 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的通知》,全面推动了托育行业的发展。但从实地调 查来看,政府支持的力度依然不足。

个案3:我也在学校当老师,对于教育方面的政策也会有所关注,但说实在话,政策是 不错,但执行落实都不怎么样。我自己也去了解过一些托育机构,像南昌市在官方网站公布 有十几家公共托育机构,但机构名称一个也没有,让我们怎么去联系?

个案7:我也不是本地人,文化水平也不高,有些什么政策我也不知道。再说了,就算 有政策我们也不会知道,人生地不熟,压根没法获取信息。

首先,托育政策还不完善。2020年4月23日,南昌市政府出台了《南昌市3 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体系建设实施方案》,明确了加强婴幼儿家庭养育照护的 支持与指导、推进城乡社区婴幼儿照护服务供给、建立婴幼儿照护服务综合监管 体系等八项主要任务,同时也明确了至2025年全市建成100家婴幼儿照护服务机 构①。尽管在各项政策的制定与实施中,始终强调着力解决好婴幼儿照护和儿童早 期教育服务问题,但从国家层面开展的早期教育公共服务项目很少,而且在我国 仍旧没有统一实施的早教项目,依旧是主张以各地区政府为主体实施。以西方国 家为鉴,在开展早期教育的普惠性服务项目上,已形成了一套适用于全国的服务 体系,政府的支持力度显而易见,如美国的“提前开端计划”、英国的“确保开 端”等。

正如此次南昌市政府关于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的实施方案中,对托育服务体 系建设的主体、内容、措施等都有所涉及,但在实施托幼一体化模式中仍是以公 办幼儿园为主要建设对象,对于民办幼儿园如何开设托班、如何给予政策支持、 如何改扩建为普惠性机构等问题,则交由了各县区人民政府各自管理,并未形成 统一的管理机制。也就是说,针对托育服务的政策制定关注点仍是集中在普通家 庭、双职工家庭的托育问题上,对于流动家庭托育服务的关注度还是不够高,致 使在流动家庭托育服务的治理和支持呈现出混乱和边缘化的特征。另外,与流动 儿童义务教育阶段相比,政府还未从国家层面出台统一性的关于流动婴幼儿的管 理与支持性文件。这不难看出,无论是从国家层面还是地方层面,托育服务机构 的具体实施仍旧处于摸索阶段,而各地区间的因经济发展、教育水平、公共服务

①南昌市人民政府网•南昌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南昌市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体系建设实施方案的通知 [EB/OL],http://www.nc.gov.cn/xxgkpt/qtygwjian/202004/d2288fb04a5749ba9b415f6d6e64c808.shtml,2020-4-2. 体系建设的差距,导致各地区间在托育服务也是高低各不相同。经济发达城市因 拥有良好的教育资源、超前的社会意识,已经开始根据自身的资源整合,对托育 服务体系建设展开了探索,部分城市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成为全国学习的范本; 而对于经济落后的城市,托育服务的探索进程十分缓慢。同理,各城市间因区域 发展的不同,在实施托育服务建设上,也存在不同的影响因素。以南昌市Q区为 例,城乡结合部的地理环境就已经决定了该区域的教育资源较为缺乏,在实施过 程中,仅依据各地情况进行管理,势必会出现不能普及到大部分民众的现象,那 么流动家庭托育问题也就无法得到全面关注。

个案8:印象中孩子都是自己带的,我不少朋友都是因为生了孩子就辞职的,看电视剧 国外是有帮人带孩子的机构,我们没文化也没这概念(笑)。

其次,缺乏配套监管体制。尽管中央政府出台一系列完善托育服务体系的政 策文件,但就现实情况来看,各地在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儿童福利方面的政 策法规仍为空白,婴幼儿托幼服务未纳入学前教育范畴内,婴幼儿的早期发展与 家庭的需求支持无法得到有效保障①。公立托育机构“一位难求”,私立幼儿园存 在管理混乱、乱收费、专业素质低等多种问题,早教机构打着“国际名牌”的旗 帜,幼儿的教育没有统一标准且收费昂贵。这些种种存在的现象,无不反映出我 国在托育服务问题上存在缺乏整体政策,片面谈及如何建立托育服务体系,但与 之相匹配的配套监管体制又没有同步进行,导致在推动普惠性机构的进程中,落 实效果一般。在笔者的研究调查中,有私立早教机构负责人表示,卫生部门有召 开他们共同协商普惠性机构建设的会议,会议商讨的核心内容是政府对他们如何 进行补贴,因为缺乏相关的补贴标准,多数民办幼儿园、私立早教机构都处于观 望状态。

个案6:我生老大没多久就有了老二,实在没人带就想着把老大送到幼儿园去,但不到3

岁幼儿园是不收的,只得送去私立的托幼机构,1800元一个月过渡了半年,后来实在是负担

不起了,辞职自己带。

最后,支持政策执行力度不强。纵观政策发展史,重视婴幼儿早期教育,早 在十年前就已经开始提上会议日程,但从这些政策文件中发现,婴幼儿教育的政 策条文几乎都是作为学前教育政策的“附属品”提及,还多是以呼吁性为主,直 到2019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 婴幼儿照护服务才有了独立的指导性政策。新的意见出来,各地区政府仍在摸索 过程中。这也不难看出,各地政府在政策执行上力度弱,对托育服务支持是极为 有限的,致使流动家庭在流入地的处境尴尬,无法融入城市享受资源,流出地的

①薛也“托幼一体化”背后的隐忧[J] •早期教育(教师版).2005, (1):5.

福利亦无法得到合理配置。同时,各地政府对0〜3岁婴幼儿的托育服务缺乏有力 的支持,这也是导致流动家庭在托育需求问题上一直处于边缘位置,其所能获得 的社会支持,尤其是正式社会支持严重不足的原因。

4.1.2社区服务支持动力不足

以社区为依托提供公共托幼服务,是不少发达国家或地区促进国民婚 育、降低少子化冲击的一条重要途径①。当前,社区已经是每一个家庭生活 的主要场所,社区的建设也逐渐朝着“小城市”的目标进行打造,育儿、学 习、养老、休闲等公共配套服务一个都不能少。不仅如此,流动家庭在脱离 原有社会支持网络系统进入到新的系统里,最先建立联系的地方就是社区。 实际上,社区也是流动家庭生活的重要场所,对流动家庭的支持起着重要的作用。 社区内拥有庞大资源,通过社区居委会可以帮助流动家庭链接到社区内资源,同 时还可以发动社区力量,帮助社区内的流动人员建立关系网,从而为流动家庭 提供帮助与服务。

个案1:都在这城中村生活,其实也是农村地方,自家建得房子,没啥社区管理, 也没得到过什么社区支持的。

个案3:我们都是外来人员,住的小区流动性挺大的,社区最多是查下流动人口 租赁情况,其他时间没怎么接触过。

个案8:来南昌有5年了,现在住的地方是有社区管理,但也没得到过什么实质 性的帮助,就是相对来说环境好些,有小广场休闲娱乐,和人聊聊天什么的,其他就 没什么特别支持,说实话,居委会的位置在哪我都不太清楚。

对于流动家庭来说,自身的家庭资源已经无法满足婴幼儿父母的教育需 求,父母在各方面的压力下对照料婴幼儿力不从心时,就只能寻求外部的帮 助②,而流动家庭的外部帮助,社区是最为直接的来源处。但现实的是,社区 能给予流动家庭托育服务的支持动力远远不足。一是目前我国社区的管理和服务 体系还不够完善,社区治理也是近年来提出来的新概念,许多社区还没有摸索出 好的治理方式;二是社区只是一个基层机构,依赖于政策的支持与保障,很多社 区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此外,流动家庭的流动性相对较大,当他们无法在流入 地获得生存保障时,就会转而前往另一个地方,这也就导致了社区在流动家庭的 管理上存在诸多困难,无法实时了解到流动家庭的情况,对于他们的需求收集就 更是难上加难。在访谈中,社区几乎不会提供什么实质性的支持,即便他们

  • 郑静我国内地社区公共托幼服务构建的思考——基于港台经验的视角[J].教育与教学研究.2018,(12):57〜62.
  • 张杨波代际冲突与合作——幼儿家庭照料类型探析[J]•学术论坛.2018,(5): 125〜133.

有需求也不会去找社区反映。对于流动家庭来说,自己始终是外来人口,不 可能获得社区的关注度,加之所在社区管理并不规范,具体针对婴幼儿照料 的支持项目更是几乎没有。

个案1:周围都是民办的小幼儿园,托儿机构不可能有的,但如果社区里有托管 机构的话,我还是比较放心的,毕竟离家近,彼此之间都有接触。

个案5:如果有社区临时托管点,我就可以让我婆婆过来帮忙,我出去上班,小 孩白天可以放过去,也就不会一群孩子在一起而照看不过来。

个案6:大儿子可以上幼儿园了,小儿子如果社区里可以给我们提供那种临时性 的看护服务肯定是最好的,我也可以去上班减轻家里的负担。

究其原因,社区存在支持动力不足的原因主要有三点:

第一,政策上对社区实施托育服务、如何进行社区托育服务的体系还不够明 确,同时在管理上也显得较为松散,对儿童早期教育的主管单位没有明确,各部 门之间也缺乏足够的协调性,社区没有行政级别,开展社区早期教育服务很大程 度上要受限于政府资金的投入及管理。

第二,社区的行政事务仍是以户籍人口为主要服务对象,流动人口难以成为 社区服务的主要对象。对于他们的服务主要以租房信息统计、发放计生用品为主, 重点针对流动人口的服务项目不多。

第三,流动家庭的不稳定性难以建立长期的联系,流动家庭来到流入地都是 以租赁形式居住在社区,一旦在流入地的生活未达到预想,就会选择离开。流动 性强、不稳定的特性,也迫使流动家庭无法与社区建立真正的联系。如此,社区 也无法获悉到流动家庭的真实需求,也无法提供实质性支持。

4.1.3普惠性托育机构匮乏

20世纪80年代初期,我国3岁以下婴幼儿入托率一度达到30%左右。随着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逐步确立,单位福利制度逐步退出,由政府、企事业单位 办的托幼机构逐步解体①,对托幼机构的资金投入逐步减少,导致托幼机构总量急 剧下降,原有的托儿萎缩,多数幼儿园已不开设小小班,市面上托育机构严重匮 乏。当前,我国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实践模式主要分为三种:政府主导模式、 市场主导模式和企事业主导模式,根据托育服务实践模式的不同特点,服务理念 可以分为公益性、普惠性和多样性②。其中,以政府主导模式分为政府直接提供和 政府购买专业服务开办社区托育机构,具有公益性和普惠性。

  • 张本波健全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体系[N]冲国社会科学报.2018-5-30(005).
  • 杨雪燕,井文,王洒洒等中国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实践模式评估[J].人口学刊.2019,(1):5〜19. 根据谢永飞等人的研究,全面二孩政策给教育带来的影响首先体现在托育方 面,在江西省有高达56. 7%的家长有托育需求,29. 9%的家长希望托育机构设置在 社区。但受江西省经济、社会、教育发展水平较为落后等因素的影响,江西省的 托育服务发展严重滞后,不仅数量上供给远远小于需求,而且还存在托育质量良 莠不齐、缺乏有效监督和管理等问题①。

同时,笔者通过对南昌市托育服务了解到,政府直接投入的托育机构主要是 以公办幼儿园托班、亲子班为主。从南昌市卫计委发布的数据上不难看出,公立 的早教机构数量有限,难以覆盖到所有适龄儿童:南昌市公立3岁以下婴幼 儿托育机构16家,其中2016年以后新增9家,增长比例达128.6%,私立3 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机构232家,其中2016年以后新增43家,增长比例 22. 8%②。

分析数据可以得知,我国在婴幼儿上主要是以家庭抚育为主,能进入托育机 构的婴幼儿极少。除了托育机构匮乏外,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符合普通大众的 普惠性托育机构太少,不仅仅是流动家庭,实际上大部分家庭是无力承担市场上 商业早教机构服务。但当前现状是,普惠性托育机构的认定标准、补助标准和收 费政府指导价没有官方标准,混乱的管理状态使得低收费的普惠民办园得不到相 应的政策扶持,也没办法为有需求的家庭提供服务。所以,从目前市场现状来看, 由于托育需求缺口的巨大,市面上存在的托育机构多是以商业性质为主的盈利性 机构,甚至是没有办理任何手续的家庭式托管,这些机构都与普惠性、公益性相 悖,更多地是注重利润的多少。

通过对市场早期教育机构的调查,绝大多数机构都仅仅只是在工商部门 进行注册,虽然打着思维开发、艺术欣赏等旗帜,但实际上这些机构并没有 取得婴幼儿托育机构的相关教育资质,教育质量令人堪忧不说,安全性能也 值得商榷。而这些早教机构商业气息浓厚,过高的收费使普通家庭难以承受, 低收入家庭、流动家庭子女则更难涉足其中。对此,政府应加大对普惠性托 育机构的扶持力度,为大众提供质量有保障、价格可承受、方便可及的普惠 托育机构,让这类机构成为行业的“翘楚”,让更多婴幼儿家庭的托育需求 得到满足,并且能享受到专业的服务。

  • 谢永飞,马艳青,程剑波等•全面实施二孩政策对人口、教育发展的影响——以江西省为例[J].社科纵 横.2020,(03):65〜
  • 人民网.0〜3岁奶娃托育南昌市有16家公办机构

[EB/OL].http://jx.people.com.cn/n2/2018/0712/cl90181-31805682.html,2018-07-12.

4.1.4社会组织关注度不高

随着公益事业的发展,社会上岀现不少民间自发组成的公益性组织、志 愿者、非盈利公益性机构、社会工作机构等,这些机构利用自身优势及链接 资源的能力,通过物质捐赠、发动募捐、心理关怀等方式为弱势群体提供帮 助。实际上,社会组织在弱势群体支持上的重要程度不亚于政府和社区,其在一 定程度上也弥补了政策及社区支持力度上的不足。在流动家庭托育问题上,社会 组织若能介入其中,提供相应帮助或链接相关资源,能为流动家庭解决这一难题。 但在笔者的调查过程中发现,社会组织给予流动婴幼儿的关注并不多,他们认为 0〜3岁的婴幼儿还小,沟通起来有一定难度,活动开展需要家长的全程陪同及参 与,活动后的评估也无法取得成效。另外,在流动婴幼儿领域,对专业人才的要 求很高,但社会组织内部并没有与之相关的专业的人才,对于婴幼儿阶段的成长 教育特性了解也不够,致使活动难以开展,同时也导致无法发挥社会组织特有的 优势。主要存在以下几点不足之处:

第一,专业性人才不多,且内部人员流动频繁。社会组织多是以志愿者形式 发展出来,不少承接政府购买的项目也多是以志愿者服务开展,并没有形成专业 性的社会组织团队。团队里的工作人员来自于各行各业,专业性不够突出,尤其 是在与婴幼儿接触过程中,需要专业的育婴知识和早期教育知识,但显然社会组 织里并没有专业性的人才,这也导致社会组织很难介入这一领域,因此对于流动 家庭婴幼儿的关注层面较少。

第二,流动家庭对社区开展的活动没有概念。自始至终流动家庭都将自己排 除在了社区活动范围之外,对于社区组织的活动他们很少参加,一方面是与社区 内居民不熟悉,另一方面也受到自身意识的影响。这也就限制了流动家庭成员获 悉到信息的能力,他们无法通过自己的能力去改变现有的困境,尤其是对一些可 以给予帮助的社会组织不够了解。

第三,社会组织受限制于社区服务。尽管,社会组织作为社区服务的补充, 但从现有的活动轨迹来看,社会组织参与的各类涉及到儿童的项目,主要以政府 购买方式为主,社会组织是以第三方服务的身份进入社区开展活动,在社区内影 响力是远不及社区工作人员,各类活动的开展都需要通过社区进行宣传招募人员, 也就是说,社会组织机构对社区工作人员的依赖心较强,许多事情都需要依靠社 区工作人员进行协调,工作的开展幅度受到牵制。一旦社区不予以支持,项目 很难进行下去,其支持力度对于流动家庭来说无疑是杯水车薪。

4.2非正式社会支持

4.2.1家庭支持资源有限

当外部支持无法解决幼儿照料问题时,流动家庭只能寻求自身固有的内部支 持,如将孩子交给祖辈看护、婴幼儿父亲参与共同照料、从亲戚处获得支持等。 祖辈参与婴幼儿照料是每个家庭最为常见的方式,也是家庭内部支持最为直接的 方式。但根据流动家庭已有的现状不难发现,流动人口携带妻儿来到流入地,他 们自身因为经济、住房、工作等多重因素,几乎没有足够的条件将其父母接过来 帮忙照顾孩子,而父母的到来也将增加生活开支,造成更大的经济压力。加之年 轻一辈的流动人员不舍得将孩子单独放在农村老家,他们希望自己孩子能够接受 城市文化的洗礼,彻底改变自身的弱势,融入到城市婴幼儿圈子当中。因此在选 择将婴幼儿带到身边养育时,也就间接压缩了家庭支持资源的来源。

那么,在得不到祖辈支持情况下,流动家庭在育儿方面,首当其冲的是婴幼 儿的父亲。但实际上,依据流动家庭男性的工作性质来分析,他们大多数的工作 强度、工作时间都远远高于城市普通职工的8小时工作制,无论是从时间还是精 力来看,流动男性参与育儿的可能性很小。笔者在访谈的过程中,访谈对象个案 8中表示,自己丈夫因为工作的原因,在外地半年没有回家,自己独自带着两个 孩子,而孩子与父亲的接触只是每天不到30分钟的视频通话,为了养家糊口根本 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来陪伴孩子,更无法为育儿提供支持。而有的流动男性则 认为,自己在外面工作已经够辛苦了,自身压力也很大,而女性在家操持家务、 相夫教子是最基本的责任,大家都分工明确,自己没有必要参与育儿工作。

个案4:我家老公就是认为“教养孩子都是妈妈的事”,即使是在家休息,他也是睡到 吃午饭才起床,然后就是玩手机、出去打麻将,也没想过带带孩子。他说他负责赚钱,我负 责带孩子,各司其职,互不干扰。

个案8:我老公经常需要出国工作,常常是几个月、半年不回家的那种,哪能指望他帮 助带小孩。说实话,他不在家的时候,我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我都叮嘱孩子不能说爸爸不 在家,就怕被心术不正的人听到。

家庭支持资源的有限,是导致流动家庭陷入托育困境的主要原因。鉴于 我国80%婴幼儿的托育服务都是由家庭成员共同完成,而流动家庭仅凭女性 一人完成这项工作,需要承担多大的生活、心理压力。由于流动婴幼儿均是 由流动女性独自抚养,那么母亲的抚养方式、情绪疏导方式、人际交流方式 都对流动婴幼儿的成长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流动女性受教育程度不高,在 育儿过程中并不能采取科学和理智的方式,就直接导致0〜3岁婴幼儿得不到科 学的照料和养育。

4.2.2亲友支持不够充分

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讲到,血缘社会是稳定的,亲密的血缘关系具 有相互依赖性,能够给予的帮助也多方面和长期的①。在以往乡村社会中, 社会支持系统不仅仅只有祖辈这个强关系支持,亲戚在家庭或家庭成员出现 危机时,也能够在各方面给予重大支持作用,对于婴幼儿的照料问题几乎都 不算大问题。随着城市进程的推进,农村多数家庭都外出务工,亲戚之间的 联系越来越少,能够互相之间提供帮助的环境也处于“断联”状态,因此亲 戚间强关系支持系统日渐薄弱。在访谈过程中,有流动人员表示来到南昌工 作是跟随亲戚过来,当时也是考虑互相之间能够相互照应,但是一般情况下, 也不会去麻烦亲戚,尤其是和自己生活处境差不多的亲戚,寻求他们的帮助 无疑是增加他人负担。但大多流动家庭的现状是,与亲戚之间的联系并不密 切,大家分散在各个城市,为自己的生活奔波,没有顾及别人的能力。

个案3:我和我老公的爸妈年纪都大了,不可能来给我们带孩子。在这边也没有什么亲 戚,遇到事情基本上都是我们自己解决,最多请身边朋友、老乡帮个小忙。

个案7:有时候真的找朋友帮助,都比亲戚来得实在,也不常见面,感情都很一般。

个案8:大家生活都有压力,找别人帮忙也是给人家添加麻烦,我之前也想过让我阿姨 给我带孩子,我自己出去工作,但我阿姨给别人带孩子是3000 -个月,我给不了那么多,想 想不能耽误她赚钱吧!

流动人员在流入地的另一个支持来源于朋友、老乡、同事间。这类人群能为 流动家庭在突发情况出现时,及时提供援助,加之大家处境差不多,彼此之间很 容易产生共情现象。但即便如此,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不易之处,老乡亲友间的 支持具有即时性、短暂性等特点,无法一直维持。另外,流动女性因长时间不工 作,交际圈狭小,能从亲友老乡处获取帮助的能力远远低于流动男性,尤其是在 婴幼儿托育问题上,这个属于极为家庭私人的事情,亲友老乡并不愿意过多介入。 423社区邻里支持不稳定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社区邻里间的关系一直都是社会支持网络 系统里很关键的一环,邻里间的相互协作一定程度上能帮助流动家庭缓解生 活上的压力,尤其是境遇相同的邻里间相互交流比较多,一定程度上可以起 到排解不良情绪、交流育儿心得、缓解压力的作用。同时,关系稳定且良好 的邻里间在育儿方面也能起到支持作用,如临时有事帮忙照看婴幼儿、为婴 幼儿提供二手书籍等。可以说,邻里之间的支持能够为流动家庭提供直接且

①费孝通•乡土中国生育制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69〜75.

 

有效的帮助,是其家庭照顾中的重要补充。但现实情况中,笔者通过访谈过程中的观察发现,社区邻里间的支持是 少量的。这种支持实际上是一种双向的沟通模式,对个人处理人际关系的能 力要求很高,受助于他人的同时也要反馈于他人,因此并不是所有流动家庭 成员都有能力构建好的邻里互助平台。

个案2: —直以来我都是做微商,邻里间关系很一般,而且我们也经常搬家,认识没几 天就没联系了,这两年我都搬了几次家了。

个案7:以前上班的时候,还会和同事聊聊天,现在也不怎么聊天了,没话题了。每天 日子过得够挺糟心的,也不太想去和邻居交流,说了等于在小区里没祕密了,谁都知道你的

生活是怎么样的。

个案8:在这里有个和我玩得比较好的宝妈,我们会在一起家长里短,相互抱怨。像下 雨天去买菜,带俩宝不方便,我也会让她帮我照看下大宝,小宝就不好麻烦人家。

通过对访谈记录的整理分析,笔者发现邻里间的支持虽然对流动家庭来 说更为直接有效,但实际上它也是社会支持网络体系中最为有限的。邻里间 关系的好坏取决于彼此间的亲近程度、居住时间、是否是老乡等因素。由于 流动家庭的不稳定性,邻里间的支持实际上是难以持续和固定进行,居住时 间过短难以形成邻里关系,加之邻居间的帮助是本着彼此间的交情,没有强 制性的义务或责任,一旦婴幼儿在照看过程中出现安全问题,会直接导致双 方交情的破裂,难以继续维系这份感情。因此,在流动家庭中能够与居住地 邻居形成深厚、密切的邻里关系的情况相对较少。

综上所述,流动家庭所能获得的社会支持网络是有限的、不稳定的。在 支持体系中,各环节间都是独立存在,没有形成一个闭合系统,笔者认为主要 原因在于缺少“一只有力的抓手”对流动家庭的社会支持网络进行有效整合,使 得流动人员不知道如何合理使用身边可利用的资源。诚然,流动家庭对于托育服 务需求最为强烈,但于他们而言,价钱合理、可获得的托育资源并不多。因此, 从构建正式的社会支持上来看,婴幼儿托育的公共化、普惠化,能够在很大程度 上解决流动家庭的托育困难。从非正式的社会支持层面来看,构建流动家庭亲朋 好友的社会支持网络,一方面,可以帮助流动人口更好地融入城镇生活,进一步 实现城镇化的建设,另一方面可以为流动人口提供基本的社会保护和公共服务, 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第5章 流动家庭婴幼儿托育社会支持网络构建分析

从国家发展角度来看,新生代成员必将是未来国家发展的中坚力量,婴幼儿 阶段的教育不仅是每个人的启蒙教育,也是整个国家教育的根本。他们在成长过 程中所接受的教育及形成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对于整个国家和社会都有着直接的 影响和深远的意义。每一位儿童都有平等的受教育权利,这一权利不应该受到外 界因素的影响,尤其是当越来越多的家庭进行“城城流动”、“乡城流动”等举 家流动时,儿童照料就不再是家庭能够独立承担和面对的问题。鉴于托育服务市 场供不应求的矛盾,政府应当加快完善政策支持,打造普惠性与多元化结合的市 场体系,打好社区与市场这幅“好牌”,让更多婴幼儿得到照料与教育,实现“幼 有所育”。

通过分析可知,流动家庭婴幼儿托育的社会支持网络极其薄弱,他们既得不 到正式社会支持的援助,又无法获得非正式社会支持的帮助。受制于婴幼儿托育 问题,致使家庭问题及女性就业问题尤为突出。因此,托育服务不应只是将焦点 关注在城市的双职工家庭上,对于流动家庭的托育需求也需要进行全面考量。本 章将从正式社会支持和非正式社会支持两个方面,对流动家庭婴幼儿托育的社会 支持网络构建问题提出建议与对策,应尽快建立以政府为主导、社区为依托,家 庭为基础、邻里为补充的社会支持体系。

5.1完善流动家庭正式社会支持网络

5.1.1政府主导,完善托育服务政策

近年来,关于解决好婴幼儿照护和儿童早期教育服务的问题不断被提 起,政府也进行了相应的政策制定,但总体上支持的力度十分有限,没有特 别的政策和制度设计以增强家庭的儿童照顾功能①。当前,政府未明确国家 介入儿童照顾的合理责任划分,各地区探索3岁以下托育机构的准入机制、 相关的从业人员管理体制、相关质量监管等方面的专业化的管理体系不清 晰、各行政部门的职责和分工也不够明朗。

此外,各地区之间因经济发展不同,对婴幼儿托育体系的规划也是千差 万别,这也进一步导致我国普惠性托育机构难以全面覆盖,尤其是对于流动家庭 这类边缘地带的群体,无法获取托育服务的“入场券”。因此,这就需要政府承 担婴幼儿托育事业发展的主导责任,进一步明细对托育市场或托育专业机构建立 婴幼儿托育机构运营管理标准体系,加大对流动家庭婴幼儿专业化托育服务支持

①石金群•转型期家庭代际关系流变:机制、逻辑与张力[J]•社会学研究.2016,(06): 191〜213.

力度。

在政策制定上,从西方国家的具体实践看,无论以市场为重心或是以国 家为中心,政府都是以公共产品供应的“福利多元化”为原则来指导具体儿 童照顾体系的构建①。因此,政府从国家层面出台相关托育政策不仅要完善托育 政策还要结合现状,充分考虑到特殊人群的托育问题,从而制定相关政策;不仅 要从平衡家庭托育责任的角度进行思考,还应该关注到流动家庭在婴幼儿托育问 题上所造成的困境,只有解决好流动家庭的主要问题,才能为城市发展添砖加瓦、 留住人才。

在幼儿教育上,政府应该将政策优惠服务、教育经费投入等优惠性政策,适 当地向弱势群体的婴幼儿身上倾斜,这样才能弥补弱势婴幼儿因家庭教养的缺失 造成不公,同时还可改变流动婴幼儿的教育状态一一推动流动婴幼儿与城市婴幼 儿拥有平等的教育资本,享受到同等的教育资源及公共服务。同时,为了满足流 动婴幼儿的早期教育需求,政府还应该建立扶助措施,如通过政府购买服务、链 接基金会或公益组织等措施,帮助流动家庭解决托育服务问题。

在具体措施上,托育服务体系的建设不仅仅只能停留在浅层次,应是形成一 个互相作用的闭合系统。在托育服务体系的建设上,政策的颁布及实施固然重要, 但与此相关的配套措施也必不可少。托育机构的准入机制、相关的从业人员管 理体制、相关质量监管等方面的专业化的管理体系都须一一清晰明朗,形成 管理制度,如此托育服务体系的建设才算完整。

5.1.2多元模式,扩大托育服务资源供给

根据国家发改委与国家卫健委联合印发的《支持社会力量发展普惠托育服务 专项行动实施方案(试行)》,3岁以下托育服务主要是地方政府事权,国家则 通过中央预算内投资,支持和引导城市政府系统规划建设托育服务体系,并提到 激发社会力量参与积极性,鼓励企业、事业单位和个人多方参与等。②在当前学前 教育经费整体短缺的现实下,探索扩大托育资源供给的新途径,整合各方资源, 建立多主体、灵活多元、开放多样的托育服务供给体系,才能实现普惠性托育机 构供需的平衡,更好地满足群众的托育需求。

在访谈中,流动家庭最为缺乏的支持是,无法匹配到适合的托育机构,只能 按照传统方式养育幼儿,从而导致生活上的困境。针对这一问题,笔者就托育机 构快速建立与资源有效拓展提出以下建议:

  • 刘中一国家责任与政府角色——儿童照顾的变迁与政策调整[J]学术论坛.2018,(05):111〜116.
  •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支持社会力量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专项行动实施方案(试行) [EB/OL]. http: //www. gov. cn/xinwen/2019-10/24/content_544445&htm,2019-10-24.

一是增设公办幼儿园托育班数量。现有公办幼儿园都是要求三岁以上的孩子 入学,托幼班数量少且入托条件高,普通家庭几乎无缘公办托班。笔者认为,政 府加大政策支持力度,鼓励公办幼儿园增设托班数量,并对增设的托位的公办幼 儿园予以现金补贴、托育教师进行培养培训等。

二是支持民办幼儿园开办托育中心。在符合政策法规的前提下,鼓励运用社 会力量办园,简化托幼机构的申办手续,支持有条件的民办幼儿园开办托儿所、 托育中心、临时托管服务,满足不同家庭的不同需求。笔者在访谈期间了解到, 基本上各小区内或周边都均有幼儿园,但开设托班的幼儿园却几乎没有。因此, 通过“三社联动”的方式,社区可以与辖区内的民办幼儿园共同自办一部分托育 机构,利用民办幼儿园的场地增设托班,满足社区内的托育问题。

三是鼓励和支持有条件的用人单位办托育服务机构。2019年10月,国家卫 生健康委公布了《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 其中明确提出,城镇托育机构建设要充分考虑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婴幼儿的照护服 务需求,支持用人单位在工作场所为职工提供福利性托育服务,有条件的可向附 近居民开放①,且鼓励大中型企业在自办或者合办托育机构。

如笔者访谈的社区是在南昌市Q区,该区是南昌市最早的工业园区,有着大 量的流动人口在园区上班。由于生活的不稳定性,园区每年都会出现大量人员流 失的现象。作为省级工业园开发区,开发区内的企业完全可以单独或联合创办单 位托育机构,针对双职工且缺乏代际支持的家庭提供整日的托育服务,可实行“月 托”、“半月托”和“周托”等形式,一方面可以留住人才,另一方面可以提升 员工的归属感.

5.1.3三社联动,建立社区型普惠托育机构

对于流动人口来说,来到流入地最先接触的就是居住地的人员,社区、居委 会这类行政单位是他们出现诉求后,最先能求助的地方。从某种意义来看,社区 是一类群体聚集的地方,这里是他们社会生活的共同体,社区内拥有大量不同的 资源,对于流动家庭来说,来自社区的支持是最为直接和有效的,也是各类支持 体系中的重要力量。通过查阅文献发现,在托育服务发达的国家,社区承担婴幼 儿托育及早期教育服务,已然是托育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埃里克森的人 格阶段发展理论,在社区内开展各类亲子、教育活动,一方面为婴幼儿提供了安 全保障,另一方面也为家长提供了便利。

①中国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关于印发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和托育机构管理 规范(试行)的通知[EB/OL].http://www.gov.cn/fiiwu/2019-10/16/content_5440463,htm,2019-10-16.

近年来,我国在社区治理过程中逐渐发现社区功能的多样性,依托社区进行 小范围治理能取得不错成效。因此,笔者认为现阶段挖掘社区资源以满足社区内 适龄儿童的托育需求是解决托育问题的有效路径,如此既能解决社区内普通家庭 托育问题,也能为流动家庭提供全方位、多层次的社会支持网络。

“三社联动”是指社区居民委员会、社会组织和社会工作机构围绕社区建设、 社区治理、社区服务协商、合作与协同的联合活动,这三个相对独立的行为主体 也是社区服务、社区建设、社区治理的重要力量①。通过“三社联动”的作用,引 导将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纳入社区服务体系,充分利用各种社会资源,建立社 区型的普惠性托育机构,满足公众托育需求。

第一,建立以社区为依托的托育机构。托育服务普惠性是以普遍惠及、人人 享有为价值取向,普惠性的核心内涵表现为无排斥、无歧视、低收费、非营利、 有质量②。社区托育机构重点突出“普惠性”,除了解决托育难、托育机构少的问 题外,最关键是要考虑所在社区居民对于托育机构的经济承担能力,所开设的托 育机构是否能最大程度地普及到辖区居民,为他们创造便利性。根据家庭需求不 同,可以设置不同的入托及收费方式,如全托、半日托、临时托管等。

第二,链接社会各方资源参与社区托育机构。“三社联动”最强大的功能在 于:能够织起一张庞大的关系网络,促进多种资源的整合,调动各方力量链接 到丰富多样的资源为社区流动家庭提供服务。首先,通过社区居委会可以鼓励社 区内有能力、有文化、有资源的人员共同参与到托育服务中来,比如退休教师、 全职妈妈、志愿者、流动女性等,整合社区内可利用的资源编入托育服务的队伍 中,不但可以解决整个社区托育的问题,还可以帮助部分流动家庭的女性解决工 作问题;其次,政府通过购买服务或是其他与社会资源合作的模式,吸引更多社 会组织关注到流动家庭婴幼儿,帮助他们成立基金会、拓宽资金筹措渠道、提供 就业机会等;然后,社会工作机构可以利用自身的专业能力,帮助社区搭建高校 合作平台,鼓励对口专业的大学生志愿者来到社区开展小组工作,辅助流动家庭 家长进行亲子沟通,增加亲子间感情。同时,还可以邀请相关专家、学者为他们 普及婴幼儿成长阶段的教育方法,促进他们参与婴幼儿教养的过程。

第三,加大对社区社会工作的运用。社会工作是一项“助人自助”的专业, 所运用的专业方法介入能够帮助案主解决在与环境互动过程中产生的各种问题, 协助他们解决困境,重塑自信。通过访谈,笔者从案主身上或多或少感受到他们 的焦虑、无奈,他们想要改变生活,却举步维艰,这使得他们对待生活的态度十

  • 王思斌如何理解“三社”联动[J].中国社会工作.2015,(13):62.
  • 王海英公益性、普惠性、科学性——新政策背景下的幼儿园新文化建设[J].幼儿教育(教育科 学).2011,(8):1 〜4.

分消极,尤其是女性在家中待得时间过长,抱怨压抑情绪一直处于紧绷状态,这 些不良的情绪若得不到及时处理,对社会及家庭都存在极大隐患。因此,社区应 加大社会工作者对流动家庭的补充支持。通过专业社会工作者的介入,一方面可 以帮助流动家庭成员缓解焦虑行为,帮助他们重建自信,从而改变其弱势的生存 状态,达到自我支持目的;另一方面可以帮助流动婴幼儿链接丰富的早期教育资 源,拓宽流动家庭获得早期教育的渠道,达到教育支持的目的。

5.2完善流动家庭非正式社会支持网络

5.2.1提高家庭支持系统的质量

婴幼儿最早接触教育的场所就是家庭,父母是每一位婴幼儿的启蒙老师,他 们的生活习惯、学习能力都与父母有着天然的联系。婴幼儿的早期教育离不开自 身所处的环境,而家庭早期教育支持系统是流动婴幼儿在早期教育中最为重要的 环节。提高家庭教育系统的质量,不仅仅是为了让流动婴幼儿获得更好的早期教 育,同时也是流动家庭能快速融入城市的方式之一。

如之前访谈的内容,流动家庭的父亲总将自己与婴幼儿教育“划界限”,认 为赚钱就不需要教育孩子,而母亲也总以“文化程度不高”不肯与婴幼儿共同进 步。实际上,流动家庭应多了解教育信息,转变传统教育子女的观念,陪伴孩子 共同成长:一是可以多阅读婴幼儿早期教育相关的书籍,了解婴幼儿成长阶段的 特性与共性;二是多参与社区、网络上的各类活动,多与其他家长进行互动,帮 助自己明确婴幼儿早期教育的认识,形成正确的教育观念;三是帮助婴幼儿营造 早期教育的环境,多陪伴婴幼儿进行亲子活动、多接触大自然及共同进行手工制 作等;四是男性应当自觉承担起家庭责任,参与婴幼儿照料,提高家庭在流动儿 童早期教育中的质量与作用。

5.2.2发挥自身力量拓宽支持网络

在当前现实情况下,无论是公共托育、普惠性托育机构还是社区型托育机构 都无法一步到位解决这一问题,那么除了通过外部力量为流动家庭搭建一个完整 的支持性网络平台外,流动家庭成员也应该发挥自身力量,依托自己的朋友圈为 自身拓宽支持网络。

第一,借助互联网优势,开展婴幼儿早期教育。流动父母应该意识到自身的 重要性,应该积极努力地去提高自身素质。网络的发达实际上也为流动家庭提供 了全面的资讯,流动婴幼儿父母可以通过网络的搜索了解育儿知识,可以加入妈 妈群,与其他妈妈讨论育儿教养的方式,同时吸取他人的育儿经验。在条件允许

的情况下,可以加入一些较为实惠的网课,与婴幼儿一同学习。

第二,针对当前流动家庭从社区获取的社会支持力度十分有限,把希望完全 寄托于外部力量并不是明智的做法,流动家庭应该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寻找家 庭自我支持途径:一方面掌握如何与家庭成员、亲戚以及邻居等形成良好的互动, 提升人际沟通和人际交往的能力;另一方面挖掘身边可利用的社会支持,如多参 与社区、单位组织的活动,创造机会接触更多的朋友,从而扩大朋友圈,树立良 好的互助关系。

第6章结论与反思

6.1结论

家庭与工作之间的平衡对于婴幼儿父母来说,是一件难以跨越的事情。与普 通家庭对比,流动家庭在托育问题上实际上需要面临的困难更为艰巨。据此,本 文从社会支持视角出发,运用质性研究方法,通过对南昌市Q区的8户育有婴幼 儿的流动家庭进行深入访谈,对流动家庭婴幼儿托育问题上普遍存在的问题进行 了白描式的展现,得出如下结论:

首先,流动家庭脱离原有的社会支持网络,举家来到陌生的城市,在既无祖 辈帮助又无相关政策支持的情况下,在婴幼儿照料方面陷入困境。育儿与工作相 冲突、正式托幼机构供不应求、社会支持网络匮乏等各种原因致使生活“举步维 艰”,造成流动人员在城市生活有着巨大压力。

其次,流动家庭在婴幼儿托育问题上,所能获得的社会支持力度十分薄弱。 本研究通过从正式支持和非正式支持两大块分析,发现当前流动家庭的社会支持 网络相当匮乏。在正式支持上,社会政策不够完善、托育服务体系尚未建立、社 区支持力度单薄、社会组织关注度不够;在非正式支持上,家庭支持资源有限、 亲友支持不够充分、邻里之间不稳定。这些因素都使得流动家庭在婴幼儿托育上 不得不以自我支持为主体,这也反映出当前流动家庭婴幼儿托育社会支持体系建 设的不足。

最后,从正式支持与非正式支持两个方面为流动家庭婴幼儿托育问题的社会 支持网络建立和完善提出建议。笔者认为,我国的儿童照顾政策不能只停留在残 补型的政策模式上,应尽快建设普惠性托育服务机构满足流动家庭需求。笔者认 为,在正式社会支持方面,政府须起主导作用,完善托育服务政策及配套措施; 鼓励公办幼儿园、民办幼儿园、社会力量等共同参与托育服务体系的建设,扩大 托育资源供给的渠道,助推普惠性托育机构开办;同时,充分利用“三社联动” 的力量,将社区、社会组织及社会工作者联系起来共同发挥作用,以社区为基础 开设普惠性托育机构,有利于通过社区的作用为流动家庭提供有效资源链接及有 力支持。在非正式支持方面,流动家庭应该提升自我意识及家庭支持系统的质量, 提高自我突破现有困境的能力;此外还应发挥自身力量拓宽支持网络,积极主动 去链接身边资源,只有这样才能突破流家庭幼儿照料方面的困境,从而建立起以 政府为主导、社区为依托,家庭为基础、邻里为补充的社会支持体系,保障流动 幼儿的健康成长。

运用社会支持网络视角对弱势群体的研究有很多,本研究的不同之处在于: 第一,本研究是以流动家庭为研究对象,从社会支持网络视角出发,对其城市生 活的状况进行了深入全面的探究,对深化研究流动人口城市融入、适应等问题具 有推动作用;第二,本研究重点关注对象是流动婴幼儿,通过实地研究,对流动 家庭婴幼儿托育问题的现状、产生原因、现有社会支持体系及其不足展开深入细 致的研究和分析,并提出构建社区型的托育机构这一社会支持体系的建议,一方 面有助于促进流动家庭解决育儿问题,另一面呼吁家庭、社会对流动婴幼儿早期 发展的重视,使其与城市同龄婴幼儿享受同等教育资源及服务。

6.2反思

本文在撰写过程中,通过深入访谈的方式了解流动家庭婴幼儿托育问题的现 状与困境,继而分析流动家庭社会支持网络缺乏的原因,并提出行之有效的对策 与建议。笔者反思研究过程后,发现仍有不足之处。

第一,由于时间和精力有限,本文研究对象的样本选择仅是在南昌市Q区的 流动家庭,未涉及到南昌其他城区的流动家庭,所收集到的相关托育需求情况或 不够全面,因此会导致研究结果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第二,国家出台的托育政策仍处于试行阶段,未能在当地进行全面展开。对 于如何施行托育政策、如何在各社区开展托育服务等,各地政府仍在摸索、试点 当中。加之笔者能力有限,对政策解读不够精准与详实,致使提出的对策与建议 或不能面面俱到,因此本项研究仍有待完善。

参考文献

(一)中文文献

[1] 陈国华.城市流动家庭中的亲子关系状况及影响因素研究[J].人口与发 展.2011,(01):81 〜85.

[2] 陈向明.质的研究方法与社会科学研究[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 社.2000:106〜107.

[3] 段成荣,程梦瑶.深化新时代人口迁移流动研究[J].人口研究.2018,(01):

27 〜30.

[4] 但菲.关于0〜3岁婴儿教育的思考[J].学前教育研究.2002,(03):49〜50.

[5] 邓锁.从家庭补偿到社会照顾:儿童福利政策的发展路径分析[J].社会建 设.2016,(02):28〜36.

[6] 刁鹏飞.社会支持研究述评[J].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 版).2012,(05):44〜46.

[7] 费孝通.乡土中国生育制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69〜75.

[8] 高向东,牟宇峰.大城市社区0〜3岁婴幼儿教养现状及对策思考一一以上海 市闵行区为例[J]上海教育科研.2009,(07):51〜54.

[9] 和建花.关于3岁以下托幼公共服务理念的再思考——跨学界视野与跨学 界对话[J]学前教育研究.2017,(07):3〜10.

[10] 洪秀敏,朱文婷,陶鑫萌.新时代托育服务的供需矛盾与对策——基于青年 家庭获得感和需求的Kano模型分析[J].人口与社会.2019,(06):3〜14.

[11] 洪秀敏.托育服务亟待破解三大“瓶颈JN].中国人口报,2020-2-19(003).

[12] 何媛,郝利鹏.我国当代0〜3岁婴幼儿教育政策分析[J].广西师范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03):94〜98.

[13] 贺寨平.国外社会支持网研究综述[J]屆外社会科学.2001,(01):76〜82.

[14] 江西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南昌市在全国托育服务工作现场推进会上作经验 交流发言.

[EB/OL] .http://www.jxhfpc.gov.cn/doc/2019/12/23/136757.shtml,2019-12-23.

[15] 罗家德.社会网络分析讲义(第2版)[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0:47〜50.

[16] 李沛霖,王晖,丁小平等.对发达地区0〜3岁儿童托育服务市场的调查与思 考——以南京市为例[J].南方人口 .2017,(02):71〜80.

[17] 林胜义.儿童福利[M].台北:五南图书出版公司,2014:298〜307.

[18] 李莹,赵媛媛.儿童早期照顾与教育:当前状况与我国的政策选择[J].人口学

刊.2013,(02):31 〜41.

  • 罗艳萍,张小屏.构建进城农民工子女的社会支持体系[J].社会工作下半月 (理论).2009,(04):57〜
  • 刘中一.家庭式托育的国际经验及其启示[J].人口与社会.2017,(03): 90〜
  • 刘中一.国家责任与政府角色——儿童照顾的变迁与政策调整[J].学术论 坛.2018,(05):111〜
  • 刘中一.我国托育服务的历史、现状与未来[J].经济与社会发 展.2018,(04):70〜
  • 南昌市人民政府网.南昌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南昌市3岁以下婴幼 儿照护服务体系建设实施方案的通知[EB/OL].http://www.nc.gov.cn/xxgkpt/qtygwjian/202004/d2288fb04a5749ba9b415f6d6e64c808.shtml?2020-4-23.
  • 丘海雄,陈健民,任焰.社会支持结构的转变:从一元到多元[J].社会学研究. 1998,(04):33〜
  • 亓迪,曹慧萍.儿童照顾的责任演变:女性、家庭、市场还是国家? [J].社会 福禾 U(理论版).2020,(03):31 〜
  • Q 区政务网.区域概况[EB/OL]http: //ncqsh. gov.cn/id_fT8080815e2d 273fD15e2ea06cd70057/news.shtml,2018-12-0 &
  • 人民网.0〜3岁奶娃托育 南昌市有16家公办机构[EB/OL]. http://jx. people.com.cn/n2/2018/0712/cl90181-31805682.html,2018-07-12.
  • 宋健.托幼服务相关政策:中国现实与国际经验[J].人口与计划生育.2016,
  • :23 〜
  • 石金群.转型期家庭代际关系流变:机制、逻辑与张力[J].社会学研 究.2016,(06):191 〜
  • 孙佩莉.社区托幼点——上海托幼服务的新模式[J]冲国市场.2017,(27): 225〜
  • 宋月萍,李龙.随迁子女学前教育与流动女性的就业实证研究[J].妇女研究 论丛.2012,(06):20〜
  • 孙艳艳.0〜3岁儿童早期发展家庭政策与公共服务探索[J].社会科学.2015, (10):65 〜
  • 陶艳兰,风笑天.“理想照顾者^文化规则的破解:社会政策支持母亲就业的 关键问题[J].社会科学.2020,(04):77〜
  • 田茂,王凌皓.台湾地区托育服务的功能及启示[J].现代教育科学.2017, (03):149〜
  • 王传薇,田雨.公益性早期教育多中心供给模式研究[J].经济研究导

刊.2017,(17):186〜18 8.

  • 万迪人,谢迪主编.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事业发展与管理[M].上海:复旦大 学出版社,2016:58〜
  • 王晖.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需求亟需重视[J].人口与计划生育.2016,(11):22.
  • 王海英.公益性、普惠性、科学性——新政策背景下的幼儿园新文化建设[J]. 幼儿教育(教育科学).2011,(8):1〜
  • 王思斌.如何理解“三社”联动[J]冲国社会工作.2015,(13):62.
  • 文雅,朱眉华.探索“社会支持"为本的社会工作干预——以上海流动人口 聚居区社会服务为例[J].华东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31):17〜
  • 谢鹏鑫,岑炫霏.子女随迁对女性流动人口就业的影响研究[J].中国人力资 源开发.2019,(07):106〜
  • 谢永飞,马艳青,程剑波等.全面实施二孩政策对人口、教育发展的影响—— 以江西省为例[J].社科纵横.2020,(03):65〜
  • 薛生.“托幼一体化"背后的隐忧[J].早期教育(教师版).2005,(1):5.
  • 杨菊华,杜声红.部分国家生育支持政策及其对中国的启示[J].探 索.2017,(02):137〜
  • 杨菊华.论3岁以下婴幼儿社会化托育服务中的“五W服务福建论坛 (人文社会科学版).2020,(01):167〜
  • 杨雪燕,井文,王洒洒等.中国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实践模式评估[J].人口 学刊.2019,(1):5 〜
  • 杨一鸣.从儿童早期发展到人类发展:为儿童的未来投资[M].北京:中国发 展出版社,2011:53.
  • 袁春琴.南昌市城中村问题调查研究.江西师范大学硕士论文[D].南昌:江 西师范大学,2008.
  •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 发展的指导意见[EB/OL].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9-05/09/content_5389983 .htm,2019-05-09.

  •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 (2010-2020) [EB/OL] .http://www.gov.cnjrzg/2010-07/29/content_l667143 .htm,2010- 07-29.
  • 中国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关于印发托育机构 设置标准(试行)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的通知[EB/OL]. http://www.gov.cn/fuwu/2019-10/16/content_5440463.htm,2019-10-16.
  •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支持社会力量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专项行 动实施方案(试行)[EB/OL]. http://www.gov.cn/xinwen/2019-10/24/ content _5444458.htm,2019-10-24.
  • 郑静.我国内地社区公共托幼服务构建的思考——基于港台经验的视角[J]. 教育与教学研究.2018,(12):57〜
  • 张本波.健全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体系[N]冲国社会科学 ^.2018-5-30(005).
  • 张建波.0〜3岁婴幼儿社区早期教育公共服务体系构建的基本框架[J].理论 观察.2013,(12):168〜
  • 尹坚勤.建立0〜3岁儿童发展公共服务体系新论[J].江苏社会科 学.2019,(05):124〜
  • 张苹,茅倬彦.上海市社区0〜3岁婴幼儿家庭养育模式与需求的调查[J].中 国妇幼保健.2017,(18):4500〜
  • 张文宏,阮丹青.城乡居民的社会支持网[J].社会学研究.1999,(03):14〜
  • 张杨波.代际冲突与合作——幼儿家庭照料类型探析[J].学术论 坛.2018,(5):125〜
  • 周国华.流动儿童的教育管理与社会支持[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 社,2015:89.
  • 朱眉华.“社会支持吟足进流动人口融入社区[N]冲国人口报.2017-3-13 (003).

(二)外文文献

  • Anderso P.,Levine.Child Care and Mother's Employment Decisions.7VBE7? Working Paper.1999:No.705&
  • Bergman, Same S.L..Social Networks Host Resistance and Mortality a Nine Year Follow Up Study of Alamede County Residents必加qyZcq?? Journal of Epidemiology.1979,(109):48〜
  • The Organizational Evolution of the Child Care Regime in Germany:Issues and Dynamics of a 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 必刃刃 q/s of public and cooperative economics.2003^)-^1 〜65&
  • Boyle P.J, Chalkface K.H.&Smith D.Family Migration and Female Participation in the Labor Market: Moving Demography.2009.(1):147-167.
  • Galinsky E..Mind in the making:The seven essential life skills every child needs.7Vew York,NY:Harpercollins.2010:125-12&
  • Gilbert C,Gee et al..Social Support as a Buffer for Perceived Unfair Treatment Among Filipino Americans:DifIerence Between SanFrancisco and Honolulu. 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Teo 肪.2006,(4):68〜
  • Heckman J.J.,Krueger A.B..Inequality in American:What role for human capital policies?.Social Science Journal.2004,(2):333-336.
  • House J.S.,Landis K.R.&Umberson.SoczB Relation and Health Science.199^, (241):640〜
  • Kamerman S.B,Gatenio-Gabel S.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and Care in the United States: An Overview of the Current Polic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hild Care and Education Policy.2007,(1):23〜34.
  • T.W.Child welfere:Day care of chUdren.Encyclopedia of social woM. 1977:105.
  • La visa Cam Wilson. Infants & Toddlers Curriculum.TVew York: Delmar Publishers Inc of Thomson Corporation inUSL4,1990.
  • Early Child Care Research Network.Child Outcomes When Child Care Center Classes Meet Recommended Standards for Quality必加qyZcqJournal of Public Healths999,(89):1072〜1077.
  • Tienda M.,Glass J.Household structure and labor force participation of black, his-panic, and white mothers. 1985,(22):381-394.
  • Weiss R S.Loneliness.The experience of emotional and social Contemporary Sociology.1973,(25):39-41.
  • Ziger E,Lang M E.Child care choices:Balancing the needs of children, families, and society.SZ加and Schuster.

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离别,硕士学习已接近尾声。时间飞快,恍如 昨日,2018年9月拿到录取通知书那一刻,直到现在都没能找到合适的语言来表 达。这张通知书,对于毕业八年的“老阿姨”来说,除了是有完成多年夙愿的激 动外,更多地是感受到负重前行的压力:家庭、工作、学业如何做到平衡一致?

可一眨眼功夫,两年的研究生生涯就已经临近尾声了。回首过去,忽而觉得 庆幸:庆幸自己是一名社会工作专业的学生,在学科知识的熏陶下,不知不觉化 解了一次次的压力、消化了一次次的负能量,将家庭、工作、学业进行了妥善处 理;庆幸来到人文学院,遇见了严谨治学的老师们,从他们身上不仅仅是学到了 专业知识也学到了宝贵的经验;庆幸遇到了一群可爱的、团结的同学们,他们的 笑脸时刻触动着我,他们身上的热情时刻影响着我。或许,这也是冥冥之中选择 社会工作专业的初衷吧!

两年的学习让我成长了很多,不光是知识上的获取,还有心态上的变化与调 整。在此,我要感谢在学习期间,老师的谆谆善诱、同学的互相鼓励、家人的包 容支持,正因为有你们,才给了我一路向前的力量。

首先,我要感谢我的导师一一苗春凤老师。苗老师和风细雨的性格一直都感 染着我,对待我们犹如亲人般温暖。无论多晚,苗老师都会第一时间为我提供论 文所需的参考资料;每一次的论文修改,苗老师都是细致地为我指导;从最初论 文选题到论文的终稿,苗老师给予了我极大地鼓励和帮助。两年来,不仅传授我 专业知识,同时在思想、生活上给予了我充分的理解,在此谨向苗老师致以诚挚 的谢意,有幸能成为您的学生,真好!同时,要感谢人文学院所有的老师们:尹 忠海院长的睿智、陈家琪主任的幽默、蒋国河副院长的专业,无不深深影响着我。 感谢温柔周到的朱彬饪老师为我解决所有生活学习上的难题,感谢从严要求的银 平均老师时刻为我上紧“发条”不虚度光阴,感谢博学多识的唐斌老师在每一堂 课为我带来专业社工案例发人深省,感谢秦安兰、王峥、吴杨、王青三位老师, 将我领进医务社工的大门;感谢周梅芳、吴时辉、洪泸敏、蔡前、唐俊、汪忠列、 兰世辉老师授予我知识,助我成长。每一位老师的恩情,将铭记于心!

其次,我要感谢我的妈妈,多年来一直默默支持着我做我想做的事,不求回 报的帮我打点好一切,解除我的后顾之忧;我要感谢我的爱人,工作多年还能再 次选择进入学校学习,离不开爱人的支持与包容,感谢他给了我足够的空间、帮 我分担家庭压力,并一直在我身后鼓励着我;我要感谢我的孩子,每当看到我在 忙学业时都安安静静的在一旁做自己的事,感谢他愿意理解并看到妈妈的成长, 感谢他总是自豪地说“我长大也要和妈妈一样读研究生”来鼓励我。感谢家人的 包容和支持,感谢为我付出的一切,我爱你们!

最后,感谢我的同门姐妹谷爽和魏琪珊,谢谢你们给予我学业上的鼓励;感 谢好友胡译丹、万雨萍、徐梦云、刘倩、甘淑芳、谢海红,谢谢你们在生活上、 精神上的支持;感谢舒子豪、曹饪、祝新蔚、蔡四顺、陈思等同学,我将会永远 记住在四川调研时给予我的帮助与鼓励。感谢所有的同学们,谢谢你们给我留下 了一段难以忘怀的校园记忆。正因为有你们,我的“第二次”学生时代才能如此 终身难忘。

感恩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