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疗前后肺癌患者生活质量、焦虑抑郁情绪 TITLE 变化及影响因素的研究论文

2020年10月20日11:58:35化疗前后肺癌患者生活质量、焦虑抑郁情绪 TITLE 变化及影响因素的研究论文已关闭评论

化疗前后肺癌患者生活质量、焦虑抑郁情绪 TITLE 变化及影响因素的研究论文

中文摘要

目的:

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不仅要延长肺癌患者的生存时间、提高生存率,还 要提高生活质量、减轻消除患者的心理障碍。本研究探讨肺癌患者生活质量、 焦虑抑郁情绪的影响因素,化疗前后生活质量、焦虑及抑郁情绪的变化及影响 因素,为临床治疗提供参考依据。

方法:

选取2013年1月至2013年12月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肿瘤内科收治的初次确 诊的晚期肺癌患者100例。记录患者的一般资料及血浆白蛋白、血红蛋白、体重 指数躯体指标,分别于化疗前、化疗2周期后1星期内、化疗4周期后1星期内应 用欧洲癌症研究与治疗组织开发的生活质量核心量表(European organization for Research and Treatment of Cancer EORTC QLQ-30)及Zung焦虑自评量表 (Self-Rating Anxiety Scale , SAS)、Zung抑郁自评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 SDS)对患者进行问卷调查。100例患者中完成4次化疗并完成3次问卷调 查者70例。

结果:

1、100例晚期肺癌患者化疗前生活质量的影响因素:

  • 不同影响因素在总健康状况的比较:

总健康状况所得分值男性较女性、非小细胞肺癌组较小细胞肺癌组、年龄 <60岁组较年龄M60岁组、文化程度高组较文化程度低组、III期患者较IV期患者、 无基础病组较有基础病组、不吸烟组较吸烟组、月收入高组较月收入低组、已 婚组较非已婚组、非自费组较自费组、非低蛋白组较低蛋白组及非贫血组较贫 血组均较高,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戶>0.05)。不同体重指数组总健康差异无 统计学意义(^>0.05) o

  • 不同影响因素在EORTCQLQ-30其他条目的比较:

女性较男性厌食条目分值高(F<0・05) , 60岁以上较60岁以下恶心、厌食、 便秘条目分值高(P<0.05),血浆白蛋白低组社会功能分值较正常血浆白蛋白组 低(PV0.05),文化程度低组较文化程度高组失眠分值高(PV0.05),吸烟组较 非吸烟组经济困难分值高(PV0.05),已婚组较非已婚组情绪条目分值高

(P<0.05),有基础病组较无基础病疲倦条目分值高(P<0.05),均差异有统计 学意义。

2、 100例患者中完成4次化疗并完成3次问卷调查者70例,其中化疗2周期后,化 疗有效率为42.86%;化疗4周期后化疗有效率为31.43%o

3、 70例晚期肺癌患者化疗前后生活质量变化:化疗2周期后躯体症状、情绪、 社会功能、总体健康状况较化疗前分值变化不大(尸>0・05),差异无统计学意 义。化疗4周期后躯体症状、情绪、社会功能、总体健康状况较化疗前及化疗2 周期后分值低(PV0.05),差异有统计学意义。恶心呕吐症状、厌食症状、经济 困难化疗2周期较化疗前分值高(PV0.05),且化疗4周期后较化疗2周期及化 疗前分值高(PV0.05),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化疗4周期后失眠症状较化疗前 分值高(PV0.05),差异有统计学意义。提示化疗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患者的生 活质量。

4、 化疗前后对晚期肺癌焦虑情绪的影响

  • 70例晚期肺癌患者,化疗前、化疗2周期后、化疗4周期后存在焦虑情绪分 别为26例占14% (26/70)、42例占60.00% (42/70)、43例占61.43% (43/70)。 提示随着化疗周期的延长,合并焦虑情绪的患者越来越多,程度越来越重

(P<0.05),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 70例晚期肺癌患者,化疗前IV期肺癌患者组较III期肺癌患者组焦虑得分高 (P<0.05),非已婚患者组较已婚患者组焦虑得分高(PV105),贫血组较非贫

血组焦虑得分高(P<0.05),组间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但不同性别、不同 病理类型、不同年龄、不同学历、有无基础病、是否吸烟、月收入高低、不同 付费方式、不同血浆白蛋白水平各影响因素组内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5、 化疗前后对晚期肺癌抑郁情绪的影响

  • 70例晚期肺癌患者,化疗前、化疗2周期后、化疗4周期后存在抑郁情绪的 患者分别为32例占71% (32/70)、44例占62.86% (44/70)、46例占65.71%

(46/70)。提示随着化疗周期的延长,合并抑郁情绪的患者越来越多程度越来 越重(P<0.05),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 70例晚期肺癌患者,化疗前IV期肺癌患者组较III期肺癌患者组抑郁得分高 (FV0.05),组间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但不同性别、不同病理类型、不同年龄、不同学历、有无基础病、是否吸烟、月收入高低、不同婚姻类型、不同付 费方式、不同血浆白蛋白水平、不同血浆血红蛋白水平各影响因素组内差异无 统计学意义(P>0・05)。

结论:

1、 晚期肺癌患者2周期化疗后有42.86%、4周期化疗后有31.43%的晚期肺癌患 者临床获益,症状缓解。

2、 晚期肺癌患者化疗后部分患者,由于化疗反应的影响,总生活质量有所下降。 随着化疗周期的延长,特别是化疗4周期后患者的躯体症状、角色功能、社会 功能逐渐变差,食欲减退、恶心呕吐症状加重;随着化疗周期数增加经济困难 逐渐体现,失眠较化疗前加重。

3、 有37.14%的晚期肺癌患者存在焦虑情绪,随着化疗周期的延长,合并焦虑情 绪的患者越来越多,4周期化疗后存在焦虑情绪的患者增至61.43%0且程度越 来越重,分期越晚,焦虑情绪越严重,非已婚者较已婚者、贫血组较非贫血组 焦虑情绪程度更重。

4、 有45.71%的晚期肺癌患者常存在抑郁情绪,随着化疗周期的延长,合并抑郁 情绪的患者越来越多,4周期化疗后存在抑郁情绪的患者增至65.71%;且程度 越來越重,IV期肺癌患者组较III期肺癌患者组抑郁程度重,提示病情的严重程 度影响患者的抑郁情绪。

5、 化疗可使部分肺癌患者肿瘤减小,临床症状缓解,但化疗后易食欲减退、恶 心呕吐加重,经济困难日益明显,生活质量降低,我们不但要注重化疗不良反 应的及时处理,还有增加患者营养,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同时,随化疗的进 行,患焦虑抑郁的人数越来越多,焦虑抑郁程度越重。医务人员、患者家属、 社会成员要对肺癌患者高度关心、注重患者的心理变化,给予他们社会心理支 持并及时予心理疏导及药物等干预治疗,减轻患者焦虑抑郁症状,减少焦虑抑 郁发生率。不仅要关注和改善患者的躯体症状,还要关注和改善患者的心理和 社会因素及身心健康。

关键词:肺癌 生活质量焦虑抑郁化疗

Abstract

Objective: With development of modem medicine, medical workers should not only prolong the survival time and improve the survival rate of lung cancer patients,but als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life and reduce and eliminate psychological barriers. The aim of this study is to observe influencing factor of quality of life and anxiety and depression among lung cancer patients, and to explore the change of quality of life and anxiety and depression before and after chemotherapy to provide reference for clinical treatment..

Methods: Selected one hundred patients who had been confirmed with advanced lung cancer for the first time from the Department of oncology, General Hospital Affiliated to Tianjin Medical University from 2013 January to 2013 December. Recorded patients general data and recorded physical indexes of plasma albumin, hraioglobin level and BMI. Lung cancer patients were assessed with clinical outcomes and the EORTC QLQ-C30 questionnaires and Zung questionnaires before chemotherapy, one week after two cycles of chemotherapy, one week after fbur cycles of chemotherapy. Seventy of one hundred patients completed the fbur cycles chemotherapy and three times questionnaire.

Results:

  • Analysis of quality of life of 100 patients before chemotherapy:
  • Analysis of the influence factors of global quality of life:, men, non small cell lung cancer, less than sixty years old, high education level, stage III, without the basis of disease, not smoking, higher monthly income, married, having health care , non low protein and non anemia group general health scores was higher . But,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between these groups(P>0.05).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global quality of life between deferent BMI(P>0・05)・
  • The general condition of the patients* comparative analysis in the EORTCQLQ-30 other objectives: Female has higher scores of appetite loss item than male(P<0.05); above the age of sixty years old has higher scores in nausea、appetite loss and constipation item than below sixty years old (P<0.05);

 

Low plasma albumin group has lower social function scores than normal plasma albumin group (P<0.05); low education group has higher scores insomnia than the high degree of culture group (P<0.05); smoking group has higher scores in economic difficulty item than the non smoking group (P<0.05); married group has higher emotional item scores than the non married group (P<0.05);having basic disease group has higher scores in fatigue item than having no disease group(P<0.05).There was significant difference between these groups.

  • After two cycles chemotherapy, the effective rate of chemotherapy was 42.86% after four cycles chemotherapy; the effective rate of chemotherapy was 31.43%.
  • The change of quality of life of before and after chemotherapy in seventy cases of patients with advanced lung cancer :There was no obvious change in physical、emotional、social and global quality of life after two cycles of chemotherapy than before chemotherapy. After four cycles of chemotherapy physical、emotional > social and global quality of life were lower than after two cycles of chemotherapy and before chemotherapy. Nause and vomiting、appetite loss and economical difficulty were higher after two cycles of chemotherapy than before chemotherapy. Nause and vomiting、appetite loss and economic difficulty were higher after four cycles of chemotherapy than after two cycles of chemotherapy and before chemotherapy. Insomnia item score was higher after four cycles of chemotherapy than before chemotherapy. There was significant difference between these groups. This showed that chemotherapy affects the quality of life of patients in a certain extent.
  • Analysis of anxiety:

(1) Changes in anxiety before and after chemotherapy of patients :

Before chemotherapy there was twenty-six anxiety patients. After two cycles chemotherapy anxiety patients was forty-two cases. After four cycles chemotherapy anxiety patients was forty-three cases. With the prolonged cycles of chemotherapy anxiety became more and more serious (P<0.05), and more and more patients became anxiety.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2) Analysis of the influence factors of anxiety before chemotherapy: Anxiety scoreof stage IV lung cancer patients was higher than stage III patients (P<0.05). Ther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between groups. Married patients compared to otfier types of marriage patients anxiety scores was lower (P<0.05). Anxiety score of anemia group was higher than the non anemia group (Pv0.05) .There were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within group of other foctors(P>0.05).

  • Analysis of depression:
  • Changes in depression before andafter chemotherapy:

Before chemotherapy there was thirty-two depression patients. After two cycles chemotherapy depression patients was forty-four cases. After four cycles chemotherapy depression patients was forty-six cases. With the prolonged cycles of chemotherapy, depression became more and more serious (P<0.05), and more and more patients became depression・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 Analysis of the influence factors of depression before chemotherapy

Depression score of stage IV lung cancer patients was higher than stage III patients (P<0.05). Ther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between groups. There were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within group of other factors(P>0.05).

Conclusion:

  • After two cycles chemotherapy, 42.86% patients,symptoms were relieved. After four cycles chemotherapy, 31.43% patients* symptoms were relieved.
  • After chemotherapy, quality of life of some patients decreased because of the side effects of chemotherapy. With the prolonged cycles of chemotherapy, especially after four cycles chemotherapy, physicaR emotionaR so&al and global quality of life became bad . Nause and vomiting、appetite loss became serious. Economical difficulty became obvious・.Insomnia was more serious after chemotherapy.
  • 14% patients with advanced lung cancer had anxiety. With the prolonged cycles of chemotherapy, more and more people became anxious. After four cycles chemotherapy, the number of anxious patients rose to 61.43%. With the prolonged cycles of chemotherapy, anxiety became more and more serious. The IV patients were more anxious than the III patients. The non married were more anxious than the married. The anemia group was more serious than the non anemia group in anxiety.
  • 71% patients with advanced lung cancer had depression・With the prolonged cycles of chemotherapy, more and more people became depressive. After four cycles chemotherapy the number of depressive patients rose to 65.71%. With the prolonged cycles of chemotherapy, depression became more and more serious. The IV patients were more depressive than the III patients.
  • After the chemotherapy, patients5the lesion of cancer became smaller and clinical symptoms relieved, but some patients* appetite loss, nausea and vomiting symptom deteriorated and economic difficulties increased obviously. Quality of life of lung cancer patients decreased・ We should pay more attention to the adverse reactions of chemotherapy and cope with them and improve patients' nutrition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liffe. Meanwhile, along with chemotherapy, a growing number of people suffered from anxiety and depression, anxiety and depression became more and more serious. Medical works, patients1 family members, the members of the society should highly concerned about lung cancer patients and pay attention to the psychological changes of patients. We should give them psychological support and timely psychological counseling and intervention treatment to alleviate the symptoms of anxiety ^id depression in patients with depression and anxiety and reduce the incidence of depression and anxiety. We should pay attention to not only patients * symptom, but also psychological and social factors.

Key Words; Lung cancer quality of life anxiety depression chemotherapy

缩略语/符号说明

英文符号 英文全称 中文全称
EORTC European organization for Research

And Treatment of Cancer

欧洲癌症研究与治疗组织
SAS Self-Rating Anxiety Scale 焦虑自评量表
SDS 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 抑郁自评量表
NCCN 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 国立综合癌症网络
BMI Body Mass Index 体重指数
QOL quality of life 生活质量
IM Index Medicus 医学索引
CR complete response 完全缓解
PR partial response 部分缓解
SD stable disease 病灶稳定
PD progressive disease 疾病进展
NSCLC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非小细胞肺癌
SCLC small cell lung cancer 小细胞肺癌
WHO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世界卫生组织

前言

研究现状、成果

原发性支气管肺癌(简称肺癌)是全球最主要的癌症,是严重威胁人类健康 的疾病之一,是导致死亡的最常见的恶性肿瘤。最新资料显示,到2015年,我 国将成为第一肺癌大国⑴。虽然医学多学科不断进步,但是肺癌仍高发病率高死 亡率,不少患者初次就诊时已失去手术治疗的机会【2】,化疗是肺癌晚期患者最常 用的治疗手段之一。治疗时医护人员不仅要注重延长患者的生存率及生存时间, 还要重视改善其生活质量(quality of life, QOL)、重视患者心理、消除患 者心理障碍⑶。“让癌症患者生存得更长,生活得更好”已经成为当今肿瘤治疗 的新理念〔铁

通常肺癌治疗效果的传统评价方法主要是肿瘤大小及是否转移,患者中位 生存时间、生存率等,但这些并未完全考虑到患者心理、社会等方面的改变, 对肺癌患者的生活质量及心理情绪重视不够。随着医学模式的改变,传统评估 方法已经越来越显示出其不足,对肿瘤的治疗不仅要考虑尽量延长患者的生命, 更重要的是在改善患者生命质量、发现及消除患者的心理问题的前提下延长其 生存期。生命质量的研究始于20世纪30年代的美国,最先用于社会学领域,作 为研究经济发展状况和人们生活质量关系时的指标使用。20世纪60年代,Q0L作 为主题词出现在医学领域,并于1977年被收入到医学索引IM (Index Medicus), 1992年出版了专门的QOL杂志。目前关于生命质量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发达国家, 发展中国家由于经济水平的限制,卫生重点还主要局限于疾病的防治方面。我 国生命质量研究起步较晚,有关肺癌生命质量的研究近20年逐渐兴起。我国对 肺癌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的研究也起步较晚。焦虑抑郁情绪的研究最早起源于对 精神内科和部分神经内科病人精神状况的评估及治疗效果的评价殳后逐渐应用 到临床其他学科病人精神方面的评估。近20年我国肺癌焦虑抑郁情绪的研究取 得了一定进步。但对肺癌患者化疗前后生活质量、焦虑情绪及抑郁情绪的变化 及影响因素的分析国内外的综合研究较少。

本研究意在探讨肺癌患者化疗前后生活质量、焦虑情绪及抑郁情绪的变化 及其影响因素分析,为在延长肺癌患者生存时间、生存率的基础上如何提高生 活质量、减轻消除焦虑情绪和(或)抑郁情绪提供临床参考,以进一步指导临床。

研究目的、方法

探讨肺癌患者生活质量、焦虑情绪抑郁情绪的影响因素,化疗前后患者生 活质量*焦虑情绪及抑郁情绪的变化°

选取2013年1月至2013年12月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肿瘤内科收治的已确诊 初次诊断为晚期肺癌患者100例。记录患者的一般资料及血浆白蛋白、血红蛋白、 体重指数等躯体指标。分别于化疗前、化疗2周期后1星期内、化疗4周期后1星 期内应用欧洲癌症研究与治疗组织开发的生活质量核心量表(European organization for Research and Treatment of Cancer EORTC QLQ-30)[习及Zung焦 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 Anxiety Scale , SAS)、Zung抑郁自评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 SDS)对患者进行问卷调査。100例患者中完成4次化疗并完 成3次问卷调查,资料完整者70例。

应用SPSS16.0软件对收集数据进行统计分析。

本研究旨在通过探讨肺癌患者生活质量、焦虑情绪抑郁情绪的影响因素及 化疗前后患者生活质量、焦虑情绪及抑郁情绪的变化,为医务人员在提高患者 生存率及生存时间的基础上更好地改善患者生活质量、发现焦虑情绪和(或) 抑郁情绪,减轻消除患者心理障碍提供依据。化疗前后肺癌患者生活质量、焦虑抑郁情绪变化及影响因素 的研究

原发性支气管肺癌(简称肺癌)是全球最主要的癌症,最新资料显示,到2015 年,我国将成为第一肺癌大国。虽然医学不断发展进步,但是肺癌仍高发病率 高死亡率,不少患者初次就诊时已经失去手术治疗的机会,化疗是肺癌晚期患 者最常用的治疗手段之一。治疗时医护人员不仅要注重延长患者的生存时间提 高患者的生存率,还要重视改善其生活质量、减轻消除患者心理障碍。“让癌症 患者生存得更长,生活得更好”已经成为当今肿瘤治疗的新理念。本研究旨在 通过探讨晚期肺癌患者生活质量、焦虑及抑郁情绪的影响因素及化疗前后生活 质量、焦虑及抑郁情绪的变化,为医务人员更好地改善患者生活质量、发现焦 虑情绪和(或)抑郁情绪,减轻消除患者心理障碍提供依据。

  1. 1对象和方法
  2. 1.1病例选择

研究对象为2013年1月至2013年12月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肿瘤科收治的 病理已确诊初次诊断为晚期肺癌患者100例。纳入标准:①首次病理确诊的原 发性支气管肺癌并未进行过化疗的患者;②根据2009年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 (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 , NCCN)肺癌国际分期标准⑹,选 择晚期肺癌分期为III期・IV期患者;③体力评分(The Kamofsk/s index of performance status ,KPS)评分$60分;④愿意接受问卷调查。排除标准:①既 往精神病史;②经解释后仍不能理解问卷条目者;③既往接受抗焦虑或抑郁治 疗者;④既往酒精或药物依赖史。⑤既往未做过化疗、靶向治疗、放疗及癌灶 切除者。

1.1.2研究方法

记录患者的一般资料,包括患者的性别、年龄、婚姻类型、体重指数(Body Mass Index, BMI)为体重(kg) /身高的平方(m?)、血浆白蛋白数值、血红蛋白 数值、付费类型、是否吸烟、病理类型、肺癌分期、化疗方案、文化程度、有 无基础疾病等。根据下述情况分组:性别分为(男性、女性),年龄(<60岁、 $60岁),婚姻类型(已婚、非已婚),体重指数(体重指数>25kg/m2为超重、 <19kg/m2为低体重、介于两者之间为正常),血浆白蛋白(<35g/L为低蛋白血 症、M35g/L为非低蛋白血症),是否贫血(成年男性血红蛋白<120g/L,成年女 性(非妊娠)血红蛋白<110g/L为贫血组、2上述指标为非贫血组),付费类型 (自费组、非自费组),是否吸烟(吸烟组、非吸烟组),病理类型(小细胞 肺癌组及非小细胞肺癌组或鳞癌组、腺癌组、小细胞癌组、其他类型癌组), 按肺癌分期(Illb期组、IV期组),文化程度(小学及小学以下为文化程度低, 高于小学文化程度为文化程度高),按基础病(无基础病组及基础病组)。

分别于化疗前、化疗2周期后1星期内、化疗4周期后1星期内应用欧洲癌症 研究与治疗组织开发的生活质量核心量表(European organization for Research and Treatment EORTC QLQ-30)' 及Zung焦虑自评量表(Sel&Rating Anxiety Scale , SAS)、Zung抑郁自评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 SDS)对患 者进行3次问卷调查。

1.1.3化疗疗效评价

研究者对入选患者进行跟踪调查并进行临床疗效的评价。按照RECIST (1.1 版)标准⑺,进行疗效评价:完全缓解①完全缓解(complete response, CR): 所有已知病灶消失,无新病灶出现,且肿瘤标志物正常,至少维持4周;②部分 缓解(partial response, PR):肿瘤基线病灶长径总和缩小30%并保持4周以上; ③病灶稳定(stable disease, SD):基线病灶长径总和有缩小但未达PR或增加但 未到PD;④疾病进展(pTOgressive disease, PD):基线病灶长径总和增加= 20%, 及其绝对值增加至少5 mm,或出现新病灶。非目标病灶评价:CR:所有非目标 病灶消失和肿瘤标志物水平正常;PD:出现一个或多个新病灶和(或)存在非 目标病灶进展;SD: 一个或多个非目标病灶和(或)肿瘤标志物高于正常持续 存在。总有效率为PR+CR人数之和所占治疗观察人数的百分率o

1.1.4资料收集

向患者行EORTC QLQ-C30'、Zung焦虑自评量表(SAS)及Zung抑郁自评量 表(SDS)问卷调査。EORTC QLQ-C30量表:是面向所有癌症患者的核心量表, 共30个条目。其中,条目29、30分为七个等级,根据其回答选项,计为1分到7 分,1分代表很差,7分代表很好;其它条目分为4个等级:从没有、有一点、较 多至很多,评分时,直接评1到4分。EORTC QLQ・C30可分为15个领域,计有5 个功能领域(躯体、角色、认知、情绪和社会功能),3个症状领域(疲劳、疼 痛、恶心呕吐),1个总体健康状况和6个单一条目(每个作为一个领域)o将 各个领域所包括的条目得分相加并除以所包括的条目数即可得到该领域的得分

(粗分)。为了使得各领域得分能相互比较,还进一步釆用极差化方法进行线 性变换,将粗分转化为在(M00内取值的标准化得分。对于功能领域和总体健康 状况领域得分(标化分)越高说明功能状况和生命质量越好,对于症状领域得 分越高表明症状或问题越多。万崇华等国通过对226例恶性肿瘤患者进行的生活 质量测定对量表进行评价,说明EORTC QLQ-C30中文版具有良好的信度、效度 和反应度,可用于中国癌症患者的生活质量测定。

SDS及SAS由Zung于1965年和1971年分别编制,1985年由我国心理学家翻译 成中文。两个量表的结构和评分方法相似,各有20个项目,分别评定患者的焦 虑和抑郁的主观感受。对每一题目被试最近1周的主观感觉按1〜4分评分。累 积各条目分为总分,总分乘以1・25,取整数得标准分。得分越高焦虑、抑郁程度 越严重。SAS评分>50,存在焦虑,SDS评分>50,存在抑郁,分值越高,患者焦 虑、抑郁情绪越严重。SDS和SAS在临床、调查和科研等领域在国内外应用广泛。 1.1.5统计学方法

本研究应用SPSS 16.0统计软件进行统计分析,计量(定量)资料得分如果 符合正态分布,用Mean土SD表示。对正态分布的两组数据间比较采用两组独立 样本t检验。多组间比较同时进行方差齐性检验,如符合正态分布且方差齐时, 比较采用方差分析和SNK两两比较法。如不符合正态分布,用中位数表示,采 Kruskal・Wallis秩和检验。计数(定性)资料以频率及频率分布表示。两因素的 关联性分析采用直线相关性分析,两个变量均为正态分布时,采用Pearson相关 分析,并绘制必要的统计图像。严0・05有统计学意义。

1・2结果

1・2.1—般资料:

对100例晚期肺癌患者进行问卷调查,有效问卷(完成4次化疗且完成3次问卷 者)及资料完整者70例。100例患者中,男66例,女34例;年龄43-85岁,中位 年龄62岁,<60岁为39例,$60岁为61例;鳞癌29例,腺癌40例,其他类型5例, 小细胞癌26例;III期35例,IV期65例;有基础疾病者55例(包括高血压、冠心 病、慢性支气管炎、支气管哮喘、糖尿病等),无基础疾病者45例。患者一般 情况见表1。化疗方案:非小细胞肺癌一线化疗予含钳两药方案(钳类+吉西他 滨、紫杉醇、培美曲塞等),小细胞肺癌一线化疗予含钳两药方案(钳类+依托 泊貳或替尼泊昔),疾病进展给予相应的二线方案,疾病无进展者均继续原方

案化疗,化疗每2周期后、化疗4周期后进行病情评估。

表1 化疗前100例肺癌患者一般情况

病人数量 所占比例
1性别 34 34%
66 66%
2病理类型 小细胞 26 26%
非小细胞 74 74%
3年龄 <60岁 39 39%
M60岁 61 61%
4学历 文化低(W6年) 21 21%
文化高(>6年) 79 79%
5分期 HI期 35 35%
IV期 65 65%
6基础病 55 55%
45 45%
7吸烟 吸烟 65 65%
非吸烟 35 35%
8家庭月收入 低于3千元 15 15%
高于3千元 85 85%
9婚姻 已婚 92 92%
非已婚 8 8%
10医疗费用 非自费 81 81%
自费 19 19%
11血浆白蛋白 低蛋白组 24 24%
非低蛋白组 76 76%
12贫血 贫血 27 27%
非贫血 73 73%

100例肺癌患者非小细胞肺癌74例,小细胞肺癌26例。不同病理类型所占比 例见下图;鳞癌29例,腺癌40例,小细胞癌26例,其他类型5例。

122.1不同因素对总健康状况的影响
1.2.2化疗前100例晚期肺癌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因素

总健康状况所得分值男性较女性、非小细胞肺癌组较小细胞肺癌组、年龄<60 岁组较年龄260岁组、文化程度高组较文化程度低组、III期患者较IV期患者、 无基础病组较有基础病组、不吸烟组较吸烟组、月收入高组较月收入低组、已 婚组较非已婚组、非自费组较自费组、非低蛋白组较低蛋白组及非贫血组较贫 血组均较高,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户> 0.05) °体重指数无统计学差异(P  0.05)。 表2 100例肺癌患者化疗前各影响因素同总健康状况的关系

影响因素 (例数)整体健康平均值 t P
1性别女 34 54.23 ±20. 65 1.04 0.30
66 5& 95 土20. 07
2病理类型小细胞 26 55.43 ±15. 09 0.18 0.96
非小细胞 74 58. 09±22. 38
3年龄<60岁 39 61.31±20. 64 1.52 0.13
M60岁 61 54. 90 土 20. 50
4学历文化低 21 56. 31 ±19. 8 1.02 0.31
文化高 79 61.49 ±23. 65
5分期III期 35 61.41 ±21.21 1.43 0.16
IV期 65 55. 24 土 20. 24
6基础病有 55 56. 56±20. 87 0.41 0.68
45 5& 17±20. 70
7吸烟吸烟 65 55. 75 土 20. 52 1.09 0.28
非吸烟 35 60. 46 土 20. 95
8月收入低于3千元 15 56. 65 土 20. 89 0.86 0.39
高于3千元 85 61.66 ±19. 60
9婚姻已婚 92 58. 32 ±20. 80 1.51 0.13
非已婚 8 46. 85土16・ 65
10付费方式非自费 81 5&01 土 21.31 0.61 0.55
自费 19 54. 81 ±18. 08
11血浆白蛋白
低蛋白组 24 50. 68+19. 50 1.85 0.07
非低蛋白组 76 59.52±20・ 72
12贫血贫血 27 54.00±20. 21 0.99 032
非贫血 73 58. 66±20. 86

表3 100例肺癌患者不同病理类型总健康状况比较

病理类型 (例数) 整体健康平均值 F P
鳞癌 29 59.49 + 23. 45
腺癌 40 57. 07±22. 77 0.18 0.95
小细胞癌 26 55. 43±15. 09
其他类型 5 58. 44 土 14. 45

 

消瘦 15 4&89±18. 30
正常 64 59. 36±21.24
超重 21 57. 53±19. 88

采用Pearson相关分析,血浆白蛋白与血浆血红蛋白相关系数尸0.339 (PV0.01),说明血浆白蛋白水平与血红蛋白水平呈一定的正相关性,相关性有 统计学意义,下图。

凱红蛋白数值

轉3血浆口蛋蛋口关系麗

1.222晚期肺癌100例患者不同因素对EORTC QLQ-30其他条目的影响:

通过统计分析:女性较男性厌食条目分值高(P<0O5) ; 60岁以上较60岁以 下恶心、厌食、便秘条目分值高(P<0.05);血浆白蛋白低组社会功能分值较正 常血浆白蛋白组低(FV0.05);文化程度低组较文化程度高组失眠分值高 (P<0.05);吸烟组较非吸烟组经济困难分值高,已婚组较非已婚组情绪条目分 值高(P<0.05);有基础病组较无基础病疲倦条目分值高(P<0.05),上述各组 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1.2.3化疗疗效

完成4周期化疗并完成3次调查问卷资料完整者共70例,化疗2周期后,CR 0 例,PR 30例,SD16例,PD24例,有效率为4286%;化疗4周期后,CR0例, PR 22例,SD12例,PD36例,有效率为31.43%。

1.2.4晩期肺癌70例患者化疗前后生活质量的变化

70例肺癌患者化疗前后不同时期EORTC-QOL-C30各领域得分,化疗2周期 后躯体症状、情绪、社会功能、总体健康状况较化疗前分值变化不大。化疗4周 期后躯体症状、情绪、社会功能、总体健康状况较化疗前及化疗2周期后分值低 (K0. 05),差异有统计学意义。恶心呕吐症状、厌食症状、经济困难化疗2周 期较化疗前分值高(R0.05),其化疗4周期后较化疗2周期及化疗前分值高 (K0. 05),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化疗4周期后失眠症状较化疗前分值高 (R0. 05),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角色功能、疲劳症状、腹泻症状、疼痛症状3 次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见表5

表5晚期肺癌70例患者化疗前后不同时期EORTC-QLQ-C30各领域得分比较

(Mean±SD/Median)

Baseline After 2 cycles After 4 cycles F P
Physical 76.68±10.77 74.03±11.01 7O.O2±15.11A5S 7.03 0.001
Role 62.86±22.74 61.90±18.21 61.91±18.21 0.54 0.948
Emotional 67.84±24.47 67.85±19.06 57.12±19・22” 6.05 0.003
Cognitive 71.89±21.17 74.5U22.65 73.09±19.92 0.21 0.809
Social 62.85±21.84 57・62±17.19 46.18±14・53“ 15.51 0.000
Fatigue 39.79±28.72 40.98±23.69 47.96±21.95 2.19 0.115
Pain 21.89±12.53 24.52±12.65 29.05±15.33 1.57 0.211
Nause and 15.71土&23 31.43±15.37* 47.95±21.95“ 41.79 0.000
Vomiting

Dyspnoea

44.75±22.55 31.41±15.31* 37.77±1464 3.93 0.021
Insomnia 3L90±19.18 39.52±16.19 44.28±23・9 广 3.89 0.022
Appetite 27.6U19.47 41.89±26.43* 56.66±2&02“ 1&83 0.000
Loss

Constipation

Diarrhea

0 1665 33.33 7.48 0.024
Financial

Impact

Global

0

29.04±12.57

0

32.85±12.85*

0

36.66±1429朋

0.20

6.36

0.093

0.002

quality

OfUfe

5&68±21.17 56.42±16・87 49・62±16・82“ 4.60 0.011

If the scores are normal distribution, they are expressed as Mean± SD, and use analysis of variance, SNK comparative method; if the scores are not normal distribution, they are expressed as median, and use Kruskal-Wallis rank sum test; ☆ Compare with before chemotherapy and after 2 cycles, PV0.05 ; A Compare with after 2 cycles and after 4 cycles, P<0.05; 5KCompare with before chemotherapy and after 4 cycles, P<0.05.)

Error bars: +/■ 1 SO

1.2.5晚期肺癌70例患者化疗前焦虑影响因素分析

IV期肺癌患者组较III期肺癌患者组焦虑得分高(PO.05),组间比较差异 有统计学意义;非已婚患者较已婚姻患者焦虑得分高(P<0.05),组间比较差异 有统计学意义;贫血组较非贫血组焦虑得分高(PV0.05),组间比较差异有统计 学意义。但不同性别、不同病理类型、不同年龄、不同学历、有无基础病、是 否吸烟、月收入高低、不同付费方式、不同血浆白蛋白水平各影响因素组内差 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o

表6 70例肺癌患者影响因素与焦虑的关系

影响因素(例数) 焦虑平均分值 性别

女 男 22

48

46.27 ±7. 17

47. 69±5. 32

0.923 0.359
病理类型
小细胞 19 47. 26±6.10 0.017 0.0986
非小细胞 51 47.23士5・ 95
年龄 0.659 0.512
<60岁 30 46.70±5.03
260岁 40 47. 60 ±6. 58
学历
文化低 17 48. 47±6.31 0.978 0332
文化高 53 46. 84土5・ 83
分期
III期 24 46. 30 土&95 1.86 0.007
IV期 46 49. 04 ±5. 63
基础病
有基础病 37 47.51±5.14 0.401 0.690
无基础病 33 46. 93±6・ 44
是否吸烟
吸烟 51 47. 53±6. 07 0.242 0.810
不吸烟 19 47.14±5. 96
月收入
< 3000元 13 47. 35±6. 28 0.368 0.714
$3000元 57 46. 67±4. 38
婚姻类型 2.906 0.005
已婚 < 54 40. 03±3. 76
非已婚 6 47. 04 ±5. 77
交费类型
非自费 60 44. 50±5.81 1.59 0.116
自费 10 47. 70 ±5. 87

血浆白蛋白数值

低白蛋白组12 47.50±7.72

正常白蛋白组58 47. 14土5. 59

0.322 0.748
血浆血红蛋白数值

贫血组 18

非贫血组52

49. 66 土 6・71

46. 40 土 5. 48

2.052 0.044

1.2.6晚期肺癌70例患者化疗前后焦虑的变化

化疗前焦虑者为26例,占总数的37.14%o化疗2周期后焦虑者为42例,占总数 的60.00%,化疗4周期后焦虑者为43例,占总数的61.43%o随着化疗周期的增加 合并焦虑情绪的患者越来越多(P<O05)(见表7) °随着化疗周期的延长,焦 虑情绪程度越来越重,化疗前、化疗后2周期、化疗后4周期分组间焦虑分值间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V0O5)(见表8)。

表7 70例晚期肺癌患者焦虑患者例数随化疗周期变化情况

化疗周期 焦虑者(例) 非焦虑者(例) x2 P
化疗前

化疗2周期后

化疗4周期后

26 44

42 28

43 27

10.43 0.005
表8 70例肺癌患者化疗前后焦虑的变化
化疗周期 焦虑平均分值 F P
化疗前 47. 24 ±5. 95
化疗2周期后 49. 61 ±7. 29 10.14 0.00
化疗4周期后 52. 41 ±7. 09

分级

RB化疗亂化和W民化疗個鵬SAS分值变化

Error bars: +/-1 SD

1.2.7 晚期肺癌70例患者化疗前抑郁影响因素分析

IV期肺癌患者组较III期肺癌患者组抑郁得分高(P<0.05),组间比较差异 有统计学意义。但不同性别、不同病理类型、不同年龄、不同学历、有无基础 病、是否吸烟、月收入高低、不同婚姻类型、不同付费方式、不同血浆白蛋口 水平、不同血浆血红蛋白水平各影响因素组内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表9 70例肺癌患者影响因素与抑郁分值的关系

影响因素(例数)抑郁平均分值

非小细胞51 47. 78 土5・ 33 0.690 0.493
年龄
< 60岁 30 48. 03 土 4. 63 0.032 0.975
$60岁 40 48. 07±5. 98
学历
文化低 17 47. 72 土 5. 72
文化高 53 49. 12±4.21 0.929 0356
分期
III期 24 46. 93 土 5. 32
IV期 46 50.21 士 4. 97 2.496 0.015
基础病
有基础病 37 48. 77 ±5. 54
无基础病 33 47. 27±5.21 L150 0.254
是否吸烟
吸烟 51 48. 47±4. 88
不吸烟 19 47. 90±5. 02 0.391 0.697
月收入
< 3000元 13 4&00 土 4. 83
$3000元 57 4& 07±5. 56 0.42 0.967
婚姻类型
已婚 64 4& 00±4, 00 0.027 0,979
非已婚 6 48. 06 ±5. 54
交费类型
非自费 60 47.10±4. 55
自费 10 4& 20 ±5. 55 0.602 0.549
血浆白蛋白数值
低白蛋白组 12 50. 08 ±5. 40
正常白蛋白组 58 47. 64+5. 35 1.438 0.155

血浆血红蛋白数值
贫血组 18 48.94±5. 63

非贫血组 52 47. 75 土 5・34 0.806 0.423

128晚期肺癌70例患者化疗箭后钿郁的变化

化疗前抑郁者为32例,占总数的45.71 %o化疗2周期后抑郁者为44例,占总 数的62.86%,化疗4周期后抑郁者为46例,占总数的65.71 %□随着化疗周期的增 加合并抑郁情绪的患者越来越多(p<0.05)o随着化疗周期的延长,抑郁情绪越来 越重(PVO05),化疗前、化疗后2周期、化疗后4周期分组间抑郁分值间差异有 统计学意义。

<10 70例晚期肺癌患者抑郁患者例数随化疗周期变化情况

化疗周期 焦虑者(例) 非焦虑者(例) ? P
化疗前 32 38
化疗2周期后 44 26 6.73 0.035
化疗4周期后 46 24

表11 70例肺癌患者化疗前后抑郁的变化

化疗周期 抑郁平均分值 F P
化疗前 48. 06 ±5. 40
化疗2周期后 50. 24 ±4.82 13.15 0.00
化疗4周期后 52. 77 土 6. 04

酚优疗认化疗2周期总化疗4周期廿SDS酬i变化

Error bars: +/-1 SD

1.3讨论

肺癌是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大部分患者初诊时已经为晚期失去手术机会, 化疗是治疗肺癌的有效方法之一,但可能会产生一定的不良反应。在对肺癌患 者治疗时,不仅要考虑治疗的生存时间、有效率等,还要考虑患者的生活质量、 焦虑情绪和(或)抑郁情绪。在治疗患者的过程中,不仅要关注和改善患者的 躯体,还要关注和改善患者的心理和社会因素。

  • 晚期肺癌患者生活质量的探讨

有关生活质量的报道最早于1970年发表,生活质量也有学者译为生命质量、 生存质量,世界卫生组织指出:它是不同的文化、价值体系中的个体对与他们 的目标、期望、标准及与关心事情有关的生活状态的综合满意程度及对个人健 康的一般感觉⑼。最初由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学家进行生活质量的研究,后来其研 究范围逐渐扩大,现在许多学科逐渐注重患者的生活质量。生活质量是一个广 泛的、主观的、多范围的概念。它应用在医学研究领域时,主要是指患者生理、 心理、社会功能三方面的状态评估。Huruy提出生活质量应包括三方面的内容: 生物学方面为疾病的症状、治疗引起的副作用及机体的功能状态;心理学方面 为诊断治疗对患者的心理影响及承受能力等;社会学方面为社会关系、朋友、

家庭、职业、经济实力、医疗状况及护理等。

  1. 3. 1. 1影响因素与肺癌患者生活质量的关系

肺癌患者的疾病分期、病理类型、治疗方式、营养状况、家庭收入、医疗费 用支付类型、年龄、学历、婚姻、情绪、宗教信仰等会对患者的生活质量、焦 虑抑郁情绪产生影响[1叭本研究中:不同性别、病理类型、年龄、学历、疾病 分期、月收入、体重指数、有无基础病、是否吸烟、付费方式、婚姻类型、血 浆白蛋白及血红蛋白水平各因素组间总健康状况无显著差别,但男性、非小细 胞肺癌、年龄小于60岁、文化程度高、分期为III期、无基础病、不吸烟、月收 入高、已婚、非自费.非低蛋白及非贫血组总健康状况略好。本研究共调查100 名肺癌患者,其中吸烟者65例(65%),说明吸烟患者肺癌发病率高,为减少肺 癌的发生应教育倡导广大民众戒烟。本研究中吸烟肺癌组较非吸烟肺癌组经济 困难,可能与吸烟者易合并基础疾病等,身体功能差,常常需要门诊或住院治 疗,医药资源消耗高有关。本研究小于60岁组总健康较年龄高者总健康好。60 岁以上较60岁以下恶心、厌食、便秘,说明随年龄的增加,身体脏器功能逐渐 衰退,机体各方面功能趋于老化,身体免疫功能下降,对疾病的抵抗力减低, 体力和精力下降。肺癌患者年龄越大,身体功能越差、整体生活质量越低。本 研究文化程度高、月收入高、非自费患者总健康略好。自费患者较非自费患者 对医疗费用的忧虑较多,总健康较差。文化程度低组较文化程度高组易失眠, 原因在于文化程度越高,往往工作稳定,相对经济收入较好,大多有社会医疗 保险,能获得较多的医疗资源,对于医疗支出的担忧较少,经济负担小,而且 对癌症医疗知识获取途径多,癌症各个方面的知识有一定的了解有关。正如 ashing等对703例乳腺癌患者进行调查,低收入、高压力的患者生活质量较⑴]。 本研究男性患者相对总健康略好,女性较男性厌食,与男性身体素质较女性身 体素质好有一定的相关性。本研究已婚肺癌组较非已婚肺癌组情绪佳,与已婚 患者能获得配偶的支持关心爱护有关。非小细胞肺癌组较小细胞肺癌组总健康 状况略好,与小细胞肺癌倍增周期短,发现时多已其他部位转移有关。本研究 III期肺癌组患者相对于IV期肺癌组患者总健康状况好,与IV期较III期疾病恶 化转移加重有关。有基础病较无基础病肺癌患者总健康状况差,有基础病组较 无基础病易疲倦,与有基础病患者身体机能已经下降、机体免疫力下降有重大 关系。陈海英等的一项研究;患者的年龄、文化程度、家庭收入、身体功能状态 对生活质量的影响有统计学意义,多元回归分析显示整体生活量的影响因素为

年龄和抑郁状态[1比

本研究显示非贫血肺癌组较贫血肺癌组总健康状况好。非低蛋白肺癌组较 低蛋白肺癌组总健康状况好。血浆白蛋白低组社会功能较正常血浆白蛋白组差。 并且血浆白蛋白水平与血浆血红蛋白水平呈一定的正相关性。正如Lis CG等进 行的一项研究显示,营养状况是肺癌患者生活质量的一项重要预测因素。改善 患者营养不良可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1叫 这一重要发现应该引起患者、患者护 理者及家庭成员的重视。许崇安等[⑷对240例肺癌患者的回顾性分析中癌性贫血 发生率为52.5%,治疗后癌性贫血发生率明显高于治疗前。化疗者癌性贫血的发 生率明显高于治疗前,癌性贫血明显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发生癌性贫血的生 存期明显低于未发生癌性贫血者。另外,Celia D等研究显示I®贫血影响向患者 组织器宫供养,常导致患者心动过速、乏力等,患者表现为情绪低落、疲劳、 呼吸困难,直接影响着患者的生活质量有关,并且贫血可降低放化疗的治疗效 果。很多肺癌患者存在营养不良,这与癌症本身治疗的副反应及肿瘤的恶性消 耗有关。Sanchez-laraK对119例进展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患者营养状况.生活 质量、生存期进行研究,发现营养不良患者的生活质量低,生存期较短3〕。我 们应注重改善患者的营养状况等躯体因素以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生存期以及 对治疗的耐受性。医务人员应向病人及照顾者讲解保证营养供给的重要性,鼓 励主动进餐,进食易消化、营养丰富、高维生素食物,少量多餐保证热量摄取

1.3.1.2化疗前后患者生活质量变化的探讨

化疗是目前抗癌症患者抗肿瘤治疗的重要方法之一,特别是对于适合化疗 条件的肺癌晚期患者。化疗药物对癌细胞杀伤的同时,对健康细胞会有细胞毒 性。已经有许多资料表明化疗药物的剂量强度与治疗效果明显相关。但因抗癌 药物引起的不良反应和剂量限制性毒性往往限制了癌症治疗的最佳用药。化疗 药物主要引起的不良反应主要分为三方面:第一方面为各种抗癌药物共有的不 良反应,即对细胞增值速度快的器官和组织造成的损伤:白细胞下降、红细胞 减少、血小板降低等骨髓抑制,恶心、呕吐等消化道反应,脱发等,是化疗药 物早期出现的不良反应;第二方面为部分抗肿瘤药物引起的不良反应,如钳类 的肾毒性;第三方面为后期出现的不良反应,如第二原发肿瘤及不育等。医务 人员予患者化疗时应根据个体的差异,根据循证医学逐渐,予患者规范化、个 体化的治疗。

既往肺癌化疗效果主要由医生通过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或RECIST (1.1版)标准来判断,这是比较片面的,考虑 患者的感受不多。医务人员在评定肺癌患者化疗疗效的同时,也应考虑患者的 感受,不但要注重临床效果,还要注意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因为治疗虽然可 以增加一部分患者的生存率、延长生存时间,但也带来了一些令人困扰的药物 不良反应,严重干扰了患者的日常生活,给患者身心和社会等方面带来巨大影 响。本研究通过化疗对肺癌患者临床疗效及生活质量的评估,发现经过化疗部 分患者肿瘤减小,临床症状缓解,化疗使患者临床获益。但化疗4周期后躯体症 状、情绪条目、社会功能条目、总体健康状况条目较化疗前及化疗2周期后差。 恶心呕吐症状、厌食症状化疗2周期较化疗前严重,且随着化疗周期的延长厌食 恶心呕吐越来越重。这表明肺癌患者化疗后恶心、呕吐、厌食反应随化疗进行 逐渐加重,医务人员不仅应注意化疗前消化道反应的预防,还应重视化疗后消 化道反应,及时发现,及时处理,使患者受益。本研究发现患者经济困难随化 疗周期的进行越来越重。刘尧等研究也发现患者疾病的临床分期和医疗费用为 影响癌症患者生存质量的主要因素〔⑺,考虑与化疗药物及化疗辅助治疗药物价 格不低,同时随化疗周期的顺延,患者的积蓄逐渐减少有关。医务人员应根拯 患者病情、家庭经济收入情况提供几种化疗方案供患者及家属选择,同时鼓励 癌症患者寻求和接受家庭与社会的支持。同时本研究发现4周期后失眠症状加 重,考虑与患者反复住院,对疾病及花费的担忧有关。NishiuraM等〔罔对应用失 眠评估表(Sleep insomnia Scale ,AIS)、院内焦虑抑郁评估表(Hospit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ale ,HADS)及EORTC QLQ-C30量表对56例肺癌患者进行有关失 眠、忧伤、生活质量、疲劳、疼痛的研究显示,56%的患者有睡眠障碍,60%病 人心理压抑,失眠者较非失眠者合并心理忧郁数值高,失眠患者有低的生活质 量。医务人员应积极改善患者的睡眠质量,提高患者生活质量。本化疗前后患 者角色功能、疲劳症状、腹泻症状、疼痛症状无明显变化。有的研究显示:肺 癌化疗患者癌因性疲劳的发生率高[⑼。

  • 肺癌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的探讨

焦虑症又称焦虑性神经症,以焦虑、紧张、恐惧的情绪障碍,伴有植物神 经系统症状和运动不安等为特征,并非为实际的威胁所致。且其紧张惊恐的程 度与现实情况很不相称。抑郁性神经症指一种以持久的心境低落状态为体征的 神经症,常伴有躯体不适感和睡眠障碍,患者有治疗的要求,但无明显的运动 性抑制或精神病性症状,生活不受严重影响【20】。

有研究表明0]抑郁等心理反应作为应急源刺激机体产生一种非特异性的应 激反应,通过神经一内分泌一免疫轴的作用,导致机体免疫抑制、NK细胞减少 及活性降低,从而使癌症患者免疫系统功能降低。肺癌对于患者来说是一个非 常巨大的精神打击,是一个负性生活事件,会引起患者心理应激。另外,化疗 作为癌症的一种基本治疗措施,在杀灭癌细胞的同时,还有强烈的副反应,这 些因素均会导致患者产生焦虑、抑郁、恐惧、敌对等不良情绪。因此,恰当合 适地对肺癌化疗患者进行心理干预,可帮助患者改善不良情绪,消除疑虑和担 忧,纠正错误的观念和思维方式,减轻患者的压力,增强其自信,使患者保持 良好的心态,从而提高生活质量。

本研究完成4次化疗计次调查问卷者共70例,化疗前焦虑者为26例,占 总数的37.14%。化疗2周期后焦虑者为42例,占总数的60.00%,化疗4周期 后焦虑者为43例,占总数的6143%。化疗前抑郁者为32例,占总数的45.71%。 化疗2周期后抑郁者为44例,占总数的62.86%,化疗4周期后抑郁者为46例, 占总数的65.71%。说明晚期肺癌患者存在焦虑情绪及抑郁情绪的人较多,随化 疗的进行,患焦虑情绪和(或)抑郁情绪的患者越来越多。邓露等对280名肺 癌患者的研究中显示:焦虑患者142人(占总数的50.7%),抑郁患者110人(占总 人数的39.3%),合并焦虑和抑郁情绪94人(占总人数的33・6%)〔2%邓露等研究与 本研究焦虑、抑郁的发生率基本相同。本研究IV期肺癌患者组较III期肺癌患 者组焦虑、抑郁得分高。说明IV患者焦虑抑郁情绪较重,患者病变分期越晚, 病变累及范围较大、累及脏器较多,症状较多,合并心理障碍越严重。贫血组 较非贫血组焦虑得分高。贫血患者常合并乏力、心动过速、呼吸困难等症状, 易合并焦虑抑郁情绪。医务工作者应积极改善患者贫血症状,减轻患者不适, 从而减轻患者焦虑抑郁情绪。本研究已婚患者组较其他类型婚姻患者组焦虑得 分低。已婚患者有家庭成员的关心爱护,焦虑情绪有对象倾诉,焦虑情绪相对 独身者要轻。Scheffbld K对258例癌症患者的调查进行回归分析显示:良好的 人际关系、热衷于社会或公共事务有较低的抑郁情绪,然而,经济困难的癌症 患者有较高的焦虑抑郁情绪口可。Ludwig G研究显示年轻、女性心理问题较对照 组高[如。Hong JS对1217例癌症患者的调查问卷抑郁情绪较焦虑情绪在癌症患 者高,肺癌、食管癌及宫颈癌抑郁率较其他类型癌症要高。低的KPS评分、低 的教育程度、老龄、疼痛是抑郁的危险因素QI。

本研究随着化疗周期的延长,焦虑抑郁情绪越來越重。随着化疗周期的增 加合并焦虑抑郁情绪的患者越来越多。原因在于患者本身患恶性病,且需承受 化疗消化道反应、脱发、骨髓抑制等副作用,并且需要反复住院,每次住院都 要花费一定的费用,不能保持正常的家庭、社交及工作等,往往情绪低落,有 时存在焦虑、抑郁症状。正如有的文献报道癌症患者中抑郁的发生率高于正常 人群,严重影响患者的心理。有的患者想通过自杀结束生命以解除病痛的折磨。

Applebaum AJ对168例肺癌患者进行的乐观态度、社会支持、生活质量与 焦虑抑郁情绪的研究显示:乐观者较非乐观者有较少的焦虑抑郁情绪、较好的 生活质量,社会支持同焦虑呈负相关I?®。Brown ©I的一项研究显示生活质量同 焦虑、抑郁呈负相关。对肺癌化疗患者进行心理干预,能改善其心理状态,促 进其采取积极的应对方式面对疾病和治疗,从而也提高了患者的生活质量&忙 所以,医务人员、患者家属、社会成员要对肺癌患者予高度关心、注重患 者的心理等变化,调整患者错误、歪曲的信念,摆脱消极观念,接受新的正确 的思想,以消除患者不适应的行为和不良的情绪反应应给予肺癌患者社会心理 支持,及时予患者疏导及干预治疗,减轻患者焦虑抑郁症状,减少焦虑抑郁发 生率。正确、合适的心理干预能够有效地减轻患者的心理压力,改善其不良情 绪,促进患者采取积极的应对方式,从而提高了患者的生活质量,增强肺癌患 者治疗和生活的信心。

结论

1、晚期肺癌患者2周期化疗后可使42.86%、4周期化疗后有31.43%的晚期 肺癌患者临床获益,症状缓解。

2^晚期肺癌患者化疗后部分患者,由于化疗反应的影响,总生活质量有所 下降。随着化疗周期的延长,特别是化疗4周期后患者的躯体症状、角色功能、 社会功能逐渐变差,食欲减退、恶心呕吐症状加重;随着化疗周期数增加经济 困难逐渐体现,失眠较化疗前加重。

3、 有37.14%的晚期肺癌患者存在焦虑情绪,随着化疗周期的延长,合并焦 虑情绪的患者越来越多,4周期化疗后存在焦虑情绪的患者增至61.43%。且程 度越来越重,分期越晚,焦虑情绪越严重,非已婚者较已婚者、贫血组较非贫 血组焦虑情绪程度更重。

4、 有45.71%的晚期肺癌患者常存在抑郁情绪,随着化疗周期的延长,合并 抑郁情绪的患者越来越多,4周期化疗后存在抑郁情绪的患者增至65.71%;且 程度越来越重,IV期肺癌患者组较III期肺癌患者组抑郁程度重,提示病情的严 重程度影响患者的抑郁情绪。

5、 化疗可使部分癌患者肿瘤减小,临床症状缓解,但化疗后易食欲减退、 恶心呕吐加重,经济困难日益明显,生活质量降低,我们不但要注重化疗不良 反的及时处理,还有增加患者营养,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同时,随化疗的进 行,患焦虑抑郁的人数越来越多,焦虑抑郁程度越重。医务人员、患者家属、 社会成员要对肺癌患者高度关心、注重患者的心理变化,给予他们社会心理支 持并及时予心理疏导及药物等干预治疗,减轻患者焦虑抑郁症状,减少焦虑抑 郁发生率。不仅要关注和改善患者的躯体症状,还要关注和改善患者的心理和 社会因素及身心健康。

现代医学模式已经从生物医学模式过渡到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肺癌患 者在治疗康复的过程中,身心社会均收到一定程度的影响,需要医务人员、亲 友及社会多方面的关心支持。关注肺癌患者的生活质量、焦虑抑郁情绪等,把 生活质量、焦虑抑郁情绪作为疾病的一部分,制定治疗方案考虑的制定个体化 的治疗方案,要特别注意化疗引起的不良反应及时采取措施,争取医护人员、 亲友及社会的多方支持,帮助患者正确对待疾病,保持心情舒畅,增进患者在 治疗和康复过程中的生活质量、减轻消除焦虑抑郁情绪,消除患者心理障碍, 保持身心健康。

本研究没有包括术前新辅助化疗及术后辅助化疗患者及化疗时相应生活质 量、心理变化,例数较少,需要今后扩大样本量,增加观察时间点,深入研究 肺癌患者的生活质量和焦虑抑郁情绪,对存在心理障碍者予以心理及药物干预。

参考文献

1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M]2010中国肺癌临床指南.北京.人民卫生 出版社,2010: 7.

2 钟南山,王辰・[M]・呼吸内科学.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374

3孙燕,廖美琳,周允中.[M],肺癌.第3版.上海:上海科技出版社,2012: 626.

4韩宝惠.肺癌个体化治疗的新境界:活得更长,活得更好-2009年第45届美 国临床肿瘤学年会纪要.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09, 32: 873.

  • Aronson NK,Ahmedzai S, Bergman B, etaL The European Organization for Research and Treatment of Cancer QLQ-C30: a quality of life instrument for use in international clinical trials in oncology. Natl Cancer Inst, 1993 Mar 3;85(5): 365-376.
  • Goldstraw P .On behave of Intemationl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Lung Cancer.Staging Manual in Thoracic Occology.Orange Park,FL,USA:Editorial RX Press,2009.
  • Eisenhaner EA, Therasse P, Bogaerts J, et al.New response evaluation criteria in solid tumours: Revised RECIST guideline (versionl.l). Eur J Cancer, 2009 Jan;45(2): 228-247.
  • Wan CH, Chen MQ, Zhang CZ, et al.The review of Chinese measurement scale of quality of life in cancer patients EORTC QLQ-C30. J Pract Oncol 2005, 20(4): 353-355[万崇华,陈明清,张灿珍.癌症患者生命质量测定量表 EORTCQLQ-C3O 中文版评介.实用肿瘤杂志,2005, 20(4): 353-355.]
  • Franceschini J, Jardim JR, Fernandes AL, et al.Reproducibility of the brazilian Portuguese version of the european organization for research and treatment of cancer core quality of life questionnaire used in conjunction with its lung cancer —specific module [J]・ J Brasileiro de Pneumologia, 2010, 36( 5): 595—602.
  • Hjermstad MJ, Fayers PM, Bjordal K. et aL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in the General Norwegian Population Assessed by the European Organization for Research and Treatment of Cancer Core Quality-of-Life Questionnaire: The QLQ=C30 什 3)[J].Clin Oncol 1998 Mar,16(3):l 188-96
  • Ashing-Giwa KT, Lim JW. Examining the impact of socioeconomic status and socioecologic stress on physical and mental health quality of life among breast cancer survivors[J].Oncol Nurs Forum, 2009, 36(1): 79-88.

12陈海英,金学娣,陈丽萍•肺癌患者生活质量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护理 学报,2009 年,16 (7A) : 26-28

13 Lis CG, Gupta D, Lammersfeld CA,et aL Role of nutritional status in predicting quality of life outcomes in cancer—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epidemiological literature[J].Nutr J. 2012 Apr 24; 11-27.

14许崇安,李琳,高艳等•癌性贫血对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J]•中华肿瘤防治杂 志,2010 年 17 (10 ) .763-766

  • Celia D . Factors influencing quality of life in cancer patients: anemia and

fatigue [J]. Semin Oncol, 199& 25( 3) : 43-46.

  • Sanchez-Lara K, Turcott JG, Juarez E, et aLAssociation of nutrition parameters including bioelectrical impedance and systemic inflammatory response with quality of life and prognosis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a prospective study. Nutr Cancer, 2012, 64(4): 526-534.

17刘尧,耿熠,赵亚宁等•影响化疗癌症患者生存质量相关因素的研究[J]・医学综 述,2011, 17 (15) : 2397-2398

18 Nishiura M, Tamura A, Nagai H.et aL Assessment of sleep disturbance in lung cancer patients: Relationship between sleep disturbance and pain, fatigue, quality of life, and psychological distress[J]Palliat Support Care. 2014 Feb 13:1-7

19许虹波,姜丽萍,尹志勤等.肺癌化疗患者癌因性疲乏状况的调查[J].中华护 理杂志,2010, 45 (4): 332-335

20沈渔邨.[M]精神病学,第3版,人民卫生出版社,北京:2000年,114-121

21马博,李中琦.消化系统癌症患者抑郁情绪和细胞免疫的研究[J].中国行 为医学科学,2002, 11 (1) : 49-50・

22邓露,李乐之•肺癌患者疾病不确感与焦虑抑郁的相关性分析[J]•护理学报 2008, 15(11): 79-81

  • Scheffold K, Mehnert A, Muller V.er aLSources of meaning in cancer patients ・ influences on global meaning, anxiety and depression in a longitudinal study[J]Eur J Cancer Care (Engl). 2013 Nov 25.
  • Ludwig G1, Krenz S, Zdrojewski C. etPsychodynamic interventions in cancer care I: psychometric results of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 .Psychooncology. 2014 Jan;23(l):65-74・
  • Hong JS, Tian J. Prevalence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and their risk factors in Chinese cancer patients[J].Support Care Cancer. 2014 Feb;22(2):453-9
  • Applebaum AJ, Stein EM, Lord-Bessen J, et al.Optimism, social support, and mental health outcomes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cancer [J]. Psychooncology.2014 Mar,23(3): 299-306
  • Brown Johnson CG, Brodsky JL, Cataldo JK.Lung cancer stigma, anxiety, depression, and quality of life[J J.Psychosoc OncoL 2014;32(l):59-73

28龙伟,刘云贵,周锐等•心理干预对肺癌化疗患者的影响[J]现代临床护理, 2010, 9 (9) : 11-1

3 4
2.我无缘无故地感到害怕(害怕) 1 2 3 4
3 •我容易心里烦乱或觉得惊恐(惊恐) 1 2 3 4
4•我觉得我可能将要发疯(发疯感) 1 2 3 4
5.我觉得一切都很好,也不会发生什么不幸(不幸预感) 4 3 2 1
6 •我手脚发抖打颤(手足颤抖) 1 2 3 4
7.我因为头痛、颈痛和背痛而苦恼(躯体疼痛) 1 2 3 4
8•我感觉容易衰弱和疲乏(乏力) 1 2 3 4
9.我觉得心平气和,并且容易安静坐着(静坐不能) 4 3 2 1
10•我觉得心跳得快(心悸) 1 2 3 4
11 •我因为一阵阵头晕而苦恼(头昏) 1 2 3 4
12.我有晕倒发作,或觉得要晕倒似的(晕厥感) 1 2 3 4
13.我呼气吸气都感到很容易(呼吸困难) 4 3 2 1
14.我手脚麻木和刺痛(手足刺痛) 1 2 3 4
15 •我因胃痛和消化不良而苦恼(胃痛或消化不良) 1 2 3 4
16•我常常要小便(尿意频数) 1 2 3 4
17.我的手常常是干燥温暖的(多汗) 4 3 2 1
18•我脸红发热(面部潮红) 1 2 3 4
19.我容易入睡并且一夜睡得很好(睡眠障碍) 4 3 2 1
20 •我做恶梦(恶梦) 1 2 3 4

Zung抑郁自评量表

填表注意事项:下面有二十条文字(括号中为症状名称),请仔细阅读每一条,把 意思弄明白,每一条文字后有四级评分,表示:没有或偶尔;有时;经常;总是如 此。然后根据您最近一星期的实际情况,在分数栏1〜4分适当的分数下划“厂。
1.我觉得闷闷不乐,情绪低沉 1 2 3 4
2.我觉得一天之中早晨最好 4 3 2 1
3.我一阵阵哭出来或想哭 1 2 3 4
4.我晚上睡眠不好 1 2 3 4
5.我吃得跟平常一样多 4 3 2 1
6.我与异性密切接触时和以往一样感到愉快 4 3 2 1
7.我发觉我的体重在下降 1 2 3 4
8.我有便秘的苦恼 1 2 3 4
9.我心跳比平时快 1 2 3 4
10 •我无缘无故地感到疲乏 1 2 3 4
11.我的头脑跟平常一样清楚 4 3 2 1
12.我觉得经常做的事情并没困难 4 3 2 1
13 •我觉得不安而平静不下来 1 2 3 4
14.我对将来抱有希望 4 3 2 1
15.我比平常容易生气激动 1 2 3 4
16•我觉得作出决定是容易的 4 3 2 1
17.我觉得自己是个有用的人,有人需要我 4 3 2 1
18.我的生活过得很有意思 4 3 2 1
19.我认为如果我死了别人会生活得更好些 1 2 3 4
20.平常感兴趣的事我仍然照样感兴趣 4 3 2 1

综述

肺癌患者生活质量、焦虑及抑郁情绪研究

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医学模式已经从生物医学模式进入生物■心理■社会医 学模式。世界卫生组织指出“健康不仅是没有疾病或身体虚弱,而且要有健全 的身心状态和社会适应能力消除患者病痛和心理障碍、提高生活质量成为治 疗癌症患者的重要问题。我们可以应用许多规范化的量表对肺癌患者生活质量、 焦虑及抑郁情绪予以评估,应用评估结果指导提高肺癌患者的生活质量,减轻 并消除患者焦虑抑郁情绪。总之,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肺癌治疗面临的新挑 战即是提高生活质量、消除患者心理障碍。下面分述之:

1肺癌的现况

肺癌是中国的第一大癌,最新资料显示,我国肺癌的调整发病率已高达 61.4/10万,更令人忧虑的是,肺癌发病率仍呈现不断攀升的趋势,2015年,我 国将成为世界第一肺癌大国〔九虽然多学科不断进步,肺癌仍高死亡率,它的病 死率高达90%以上,总5年生存率仅为10%左右,初诊的患者约3/4已经失去了手 术的机会⑵。化疗是晚期肺癌患者一种重要的治疗手段。化疗在治疗肺癌的同 时,常常合并消化道反应、骨髓抑制等副作用©且晚期肺癌患者往往合并焦虑 抑郁情绪。“让癌症患者生存得更长,生活得更好汀已经成为当今肿瘤治疗的新理 念⑶。生活质量、焦虑抑郁情绪评价已成为临床工作中不可忽视的重要环节⑷。 2生活质量的涵义

生活质量是Quality of life的译文,简称QOL,也有学者将其译为生命质量、 生存质量。世界卫生组织指出:它是不同的文化、价值体系中的个体对与他们 的目标、期望、标准及与关心事情有关的生活状态的综合满意程度及对个人健 康的一般感觉⑸。它应用在医学研究领域时,主要是指患者生理、心理、社会功 能三方面的状态评估。Huruy提出生活质量应包括三方面的内容:生物学方面为 疾病的症状、治疗引起的副作用及机体的功能状态;心理学方面为诊断治疗对 患者的心理影响及承受能力等;社会学方面为社会关系、朋友、家庭、职业、 经济实力、医疗状况及护理等。焦虑症又称焦虑性神经症,以焦虑、紧张、恐 惧的情绪障碍,伴有植物神经系统症状和运动不安等为特征,并非为实际的威 胁所致。且其紧张惊恐的程度与现实情况很不相称。抑郁性神经症指一种以持 久的心境低落状态为体征的神经症,常伴有躯体不适感和睡眠障碍,患者有治 疗的要求,但无明显的运动性抑制或精神病性症状,生活不受严重影响回。 3肺癌患者生活质量、焦虑抑郁情绪的影响因素

肺癌患者的疾病分期、病理类型、治疗方式、营养状况、家庭收入、医疗 费用支付类型、年龄、学历、婚姻、情绪、宗教信仰等会对患者的生活质量、 焦虑抑郁情绪产生影响有研究表明⑻,抑郁等心理反应作为应急源刺激机 体产生一种非特异性的应激反应,通过神经一内分泌一免疫轴的作用,导致机 体免疫抑制、NK细胞减少及活性降低,从而使癌症患者免疫系统功能降低。肺 癌对于患者来说是一个非常巨大的精神打击,是一个负性生活事件,会引起患 者心理应激。Nasseri-k进行的一项调查中,癌症患者的自杀率为正常人的2.3倍 汽总乙生活质量、焦虑抑郁情绪的影响因素较多:(1)患者医疗费用支付 方式及家庭经济收入状况,它对患者的情绪及健康状况有较大的影响。正如 ashing等对703例乳腺癌患者进行调查,低经济收入、高社会压力的患者生活质 量较差[101。(2)患者疾病的状态及治疗方案的选择。即患者有无基础病、疾病 的不同分期、不同的病理类型、不同的治疗方案等,均会对患者的生活质量、 焦虑抑郁情绪有影响[⑴。(3)患者本身的心理状况。患者情绪不稳定、焦虑、 抑郁不利于患者的治疗,治疗的依从性降低,增加了住院时间,减少了患者的 生存时间问。

4癌症患者生活质量评定量表

4.1 KPS (The Kamofsky's index of performance statu)功能状态评分表及 ECOG (Exiropean Cooperative Oncology Group ) PS 体力状态评分表

这两种评分表均可对患者的生活自理能力及活动情况予以评定,指导治疗 方案的选择[⑶。KPS评分标准:100表示能进行正常活动,无症状和体征;90 分能进行正常活动,有轻微症状和体征;80分勉强可进行正常活动,有一些症 状和体征;70分生活可自理,但不能维持正常生活和工作;60分有时需要扶助, 但大多数时间可自理;50分常需要照顾;40分生活不能自理,需特殊照顾;30 分生活严重不能自理;20分病重,需住院积极支持治疗;10分病危临近死亡。 KPS得分越高,健康状况越好,越能忍受治疗给身体带来的副作用,因而也就 有可能接受彻底的治疗。得分越低,健康状况越差,KPS得分若低于60分,许 多有效的抗肿瘤治疗就无法实施。PS得分则相反,得分越高,健康状况越差。

ECOGPS评分标准:0分代表能正常活动;1分代表有症状,但几乎可完全正常 活动;2分代表有时卧床,但白天卧床时间不超过50%; 3分代表需要卧床;4 分代表卧床不起;5分代表死亡。KPS评分及ECOGPS评分不包括患者的社会 活动能力及心理狀态,不能全面反映患者的生活质量、焦虑及抑郁情绪。

  • 肺癌症状量表(LungCancer Symptom Scale , LCSS) [l4]

此量表侧重于肺癌患者身体和功能状况的评估,着重评估患者的症状及其对 活动的影响,包括患者填写及医生填写两部分。对心理、社会方面的评估很少, 且此调查问卷出现肺癌两字,限制了临床的应用2】。

  • FACT—L( Functional Assement of Cancer Therapy — Lung)[l6]

它包括44项自评项目。第1部分包括躯体、社会和家庭、精神、功能状态、 与医生关系5个方面的34个问题,第2部分包括肺癌症状的10个问题。其特点为 内容全面,但也较繁复,缺点是缺乏治疗相关症状的评价。

4.4院内焦虑和抑郁量表(Hospit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ale, HADS)

医院焦虑抑郁量表(HAD)由ZigmondAS与Snaith RP于1983年制订,主要应 用于综合医院患者中焦虑和抑郁情绪的筛查。原文为英文,目前中文有3个版本。 HAD共由14个条目组成,其中7个条目评定为抑郁,7个条目评定为焦虑o共有6 条反向提问条目,5条在抑郁分量表,1条在焦虑分量表。采用HAD的主要目的是 进行焦虑、抑郁的筛选检查,各研究中所采用的临界值不尽相同,因此认为该 量表只能用于筛查。最佳用途是作为综合医院医生筛查存在焦虑或抑郁症状的 可疑患者,不宜作为流行病学调查或临术研究中的诊断工具。此表着重于心理 测试,了解患者对于疾病的承受能力以及对治疗的态度。

4.5抑郁自评量表(SDS)和焦虑自评量表(SAS)

由Zimg于1965年和1971年编制。因使用简便而得到广泛应用。两个量表 的结构和评分方法相似,各有20个项目,分别评定患者的抑郁和焦虑的主观感 受。SAS评分>50,存在焦虑,SDS评分>50,存在抑郁,分值越高,患者焦虑、 抑郁情绪越严重。SDS和SAS在临床、调查和科研等领域应用广泛。可用于 抑郁、焦虑主观感受的自评,也可以用于评价治疗效果。可以在治疗前、后重 复评定,通过观察总分的变化来分析症状的变化。

46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ilton Depression Scale, HAMD)及汉密尔顿焦虑量表 (Hamilton Anxiety Scale, HAMA)

HAMD是由Hamilton编制,是临床上评定抑郁状态时应用得最为普遍的 量表。量表是24项版本,方法简单,标准明确,便于掌握。适用于有抑郁症状 的成人。总分能够较好的反映疾病严重程度,也能很好的衡量治疗效果。HAMA 也是由Hamiltoii编制,适用范围主要用于评定神经症及其他病人的焦虑症状的 严重程度,但不太适宜于估计各种精神病时的焦虑状态。同时,与HAMD (汉 密尔顿抑郁量表)相比较,有些重复的项目,如抑郁心境、躯体性焦虑、胃肠 道症状及失眠等,故对于焦虑症与抑郁症也不能很好的进行鉴别。

4.7EORTC (European organization for Research and Treatment,) 量表

此量表是由欧洲癌症研究与治疗组织编制的面向癌症患者的量表。它包括 核心量表及肺癌模块子量表。核心量表,共30个条目。其中,条目29、30分为 七个等级,根据其回答选项,计为1分到7分;其它条目分为4个等级:从没有、 有一点、较多至很多,评分时,直接评1到4分。EORTC QLQ-C30可分为15个领 域,计有5个功能领域(躯体、角色、认知、情绪和社会功能),3个症状领域 (疲劳、疼痛、恶心呕吐),1个总体健康状况和6个单一条目(每个作为一个 领域)o将各个领域所包括的条目得分相加并除以所包括的条目数即可得到该 领域的得分(粗分)-为了使得各领域得分能相互比较■还进一步釆用极差化方 法进行线性变换,将粗分转化为在0・100内取值的标准化得分。对于功能领域和 总体健康状况领域得分(标化分)越高说明功能状况和生命质量越好,对于症 状领域得分越高表明症状或问题越多QLQ-LC13是对QLQ-C30的补充◎子量表 13项包括肺癌患者的症状及治疗的副作用。此量表对肺癌患者的症状、心理、 社会等方面均进行了评估,且表中未提及癌字,使其得到广泛应用[切。万崇华 等【同通过对226例恶性肿瘤患者进行的生活质量测定对量表进行的评价,15个领 域的重测信度均在0.73以上;各领域内部一致性信度的值均在0.5以上,各条目与 其领域的相关系数值均在0.5以上。反应度测评显示不同治疗时期恶性患者生活 质量大部分领域得分差异均有显著性。此表具有良好的效度、信度及反应度。

5生活质量、焦虑抑郁情绪评价时注意事项

5.1样本量要求:要进行样本含量估计,样本量要适当,适当的样本使统计检验 的有效性得以保证,因此其论证强度最髙,结果最可信。如样本量过小,不能 充分地、稳定地反映个体的变异程度,还会造成抽样误差地增大,使得用样本 指标估计总体指标的精确性低〔19】。

52调查者要求:要选择有丰富肺癌临床经验的医务工作者进行调查问卷,并且 最好由两位调查者分别进行调查,调查数拥取二人均值。

6肺癌患者生活质量、焦虑抑郁情绪评定量表的应用

6.1生活质量评价可作为肺癌患者生存期的一项预测因素。

Braun DP^。】等对2001至2008年1194例就诊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一项研究, 患者生活质量应用QLQ-C30评估,采用回归分析,得出结论:总体生活质量和 躯体功能一样可作为肺癌患者生存期的一项预测因素,躯体功能增长10%,生存 期增长10%,总体生活质量增长10%,生存期增长9%。

6.2中医药临床中的应用

2007年北京广安门医院0]曾把232例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分为两组,一组为 单纯化疗,一组为化疗联合中药参罠扶正注射液。他们应用EORTC QLQ-C30 对肺癌患者进行生活质量调查。结论:化疗联合中药参罠扶正注射液是安全, 在缓解乏力、胸痛、呼吸困难等有效的。

6.3评价治疗效果,选择治疗方案方面的应用

生活质量评价在化疗及靶向治疗、放疗、外科领域有广泛的应用。Hallqvist A等㈤应用EORTC QLQ-C30和LC-13问卷对比研究高剂量放疗联合化疗与高 剂量放疗联合西妥昔单抗(表皮生长因子受体抗体)在非小细胞肺癌III期患者 疗效比较。HRQL (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调查在四个点进行,基线、放疗 前、放疗后4・6周以及放疗后3个月。结论为两组患者呼吸困难及乏力逐渐恶化, 化疗的副作用是短暂的。放疗联合西妥昔单抗较放疗联合化疗副作用要少。Nagel S〔23]等对行卡钳加依托钳貳化疗方案的小细胞肺癌患者的一项研究中,应用红细 胞生成刺激蛋白a可减少输血,且不影响患者生存期,能够提高接收化疗患者 的生活质量。Bottomley 等应用EORTC QLQ-C30对局限期小细胞肺癌患者 化疗组、接种Bec2联合化疗组比较,研究最终得出结论,后组并没有较前组获 益。LeoF[251等对肺癌肺切除术后6月内患者的生活质量研究,得出术后6月内患 者整体生活质量下降25%,所以对年龄大于70岁以上和那些术前有较低生活质量 的患者有对术后生活质量不满意的可能。

综上所述,近10年我国逐渐重视癌症患者的生活质量、焦虑抑郁情绪的研究, 肺癌患者生活质量、焦虑抑郁情绪的研究在不断增多,取得了一定成绩。但对 生活质量、焦虑及抑郁情绪的研究进展缓慢,且该研究缺乏大规模、大宗病例 的研究。我们应重视医院间的协作研究,对肺癌患者的生活质量、焦虑抑郁情 绪进行大规模的研究,了解其影响因素及化疗等前后的变化规律。医务工作者 要全面了解患者的情况,对其生活质量、焦虑抑郁情绪等予以评估,要把生活 质量、焦虑抑郁情绪作为制定治疗方案考虑的主要因素,制定个体化的治疗方 案,要特别注意化疗引起的不良反应及时采取措施,告知患者及家属化疗中及 出院后的注意事项,并给予患者正确、有效的心理疏导及有效的干预措施,并 注重改善患者营养状况,及时予营养支持,使肺癌患者获意。

综述参考文献

  • 冲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2010中国肺癌临床指南[M].第一版.北京:人 民卫生出版社,2010:7
  • 钟南山,王辰.呼吸内科学[M].第1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374
  • 韩宝惠.肺癌个体化治疗的新境界:活得更长,活得更好——2009年第45届 美国临床肿瘤学年会纪要.[J].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09:32: 873
  • 孙燕,廖美琳,周允中.肺癌[M].第3版.上海:上海科技出版社,2012:
  • Franceschini J, Jardim JR, Fernandes AL, et al-Reproducibility of the brazilian Portuguese version of the european organization for research and treatment of cancer core quality of life questionnaire used in conjunction with its lung cancer — specific module [J]・ J Brasileiro de Pneumologia, 2010, 36( 5): 595 — 602
  • ,沈渔邨精神病学[m].第3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0^:114-121
  • Hjermstad MJ, Fayers PM, Bjordal K. et aL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in the General Norwegian Population Assessed by the European Organization for Research and Treatment of Cancer Core Quality-of-Life Questionnaire: The QLQ=C30(+3)[J]J Clin Oncol, Vol 16,No 3(march),1998:1188-1196
  • 马博,李中琦.消化系统癌症患者抑郁情绪和细胞免疫的研究[J] 中国行 为医学科学,2002, 11 (1) : 49-50.

[刃Nasseri K, Mills PK, Mirshahidi HR, et aL Suicide in cancer patients in California, 1997-2006.[ J] Arch Suicide Res., 2012, 16(4):324-33

  • Ashing-Giwa KT, Lim JW .Examining the impact of socioeconomic status and socioecologic stress on, physical and mental health quality of life among breast cancer survivors[J]Oncol nurs forum,2009.Jan,36( 1):79-88
  • 程晓麟,周德明,吕丽萍.EORTCQLQ问卷表评估影响肺癌患者生命质量的 相关因素[J]冲国肺癌杂志,2004, VoL7,No3:230-235.
  • Hopwood P, Stephens RJ. Depression in patients with lung cancer: prevalence and risk factors derived from quality-of-life data.[J]. J Clin Oncol. 2000 Feb;18(4):893-903
  • 郭亚焕,廖子君,张彦.GP与DP方案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临床观察 [J]・现代肿瘤医学,2010, 18(11)2164-2166.
  • Temel JS, Greer JA, MuzikanskyA, et al.Early palliative care for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non — small — cell lung cancer[j]. N Eng J Med, 2010, 363( 8) : 733 _ 742.
  • Ali Montazeri,Charles R.Gillis and James McEwen.Quality of life in Patients With Lung Cancer[J]chest 1998;113 (2) ;467-481
  • Reville B, Miller MN, Toner RW, et al・End—of—life care for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lung cancer: utilization of a palliative care service [ J]・ J Palliative Med, 2010, 13( 10): 1261-1266.
  • Olschewski,GSchulgen,M.Schumacher,et al.Quality of life assessment in clinical cancer research[J]Br.J.Cancer(l994),70(1), 1 -5
  • 万崇华,陈明清,张灿珍癌症患者生命质量测定量表EORTCQLQ 一 C3O 中文版评介[J].实用肿瘤杂志,2005, 20(4):353 — 355.
  • 孙振球,曾小敏,马俊等底学科学研究与设计[M].第一版.北京:人民卫生出 版社,2008,123
  • Braun DP?Gupta D, Sraren ED .Quality of life assessment as a predictor of survival in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J]BMC Cancer,2011 august, 15; 11:353
  • 林洪生,李道睿参罠扶正注射液提高非小细胞肺癌化疗患者生存质量的随机 对照多中心临床试验[J]中华肿瘤杂志,2007 Dec, 2902):931-4.
  • Hallqvist A, BergmanB, Nyman J .Health related quality of life in locally advanced NSCLC treated with high dose radiotherapy and concurrent chemotherapy or cetuximab-pooled results from two prospective clinical trials .[JJ.Radiother Oncol,2012 Jul,104 (1):39-44・
  • Nagel S. Kellner O, Engel-Riedel W,0 al.Addition of darbepoetin alfa to dose-dense chemotherapy: results from a randomized phase II trial in small-cell lung cancer patients receiving carboplatin plus etoposide.[J].Clin Lung Cancer,2011 Jan,12(l): 62-9.
  • Bottomley AQebruyne C, Felip eta A Symptom and quality of life results of an international randomised phase III study of adjuvant vaccination with Bec2/BCG in responding patients with limited disease small-cell lung cancer. [J]Eur J Cancer, 2008 oct, 44(15):2178-84.
  • Leo F, Scanagatta P, Vannucci Impaired quality of life after pneumonectomy: who is at risk?[J] Thorac Cardiovasc Surg,2010 Jan,139(1):49-52.

致谢

值此论文完成之际,衷心感谢我的导师王燕教授、我的带教老师和朋友们!

本课题是在尊敬的导师王燕教授的悉心指导和严格教诲下完成的。导师严 谨治学、博学多才、虚怀若谷以及对事业的执着追求和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是 我一生追求的目标,学习的楷模。在您身上我学到了如何求知与做人,并将终 生受益!在此,谨向导师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

感谢肿瘤内科钟殿胜主任、马晴主治医师、顾立颜主治医师等多位肿瘤科 的老师们对我临床知识和技能的悉心指导。

衷心感谢在资料收集、整理过程中提供大力帮助的护士们。

感谢辛士珍、李淑芳、李娜在学习上对我的关心和帮助。

感谢陪伴我走过三年时光的同学们。

最后,感谢我的家人,给予了我全力支持、关爱和照顾,是他们默默地奉 献和鼓励使我顺利完成学业和不断进步。

最后衷心感谢百忙之中审阅我的论文和参加答辩的各位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