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干预对女性戒毒人员的情绪调节和毒品渴求的影响 自我控制的中介作用论文

2020年9月24日13:58:32正念干预对女性戒毒人员的情绪调节和毒品渴求的影响 自我控制的中介作用论文已关闭评论

正念干预对女性戒毒人员的情绪调节和毒品渴求的影响自我控制的中介作用论文

摘要

毒品滥用所导致的一系列问题,如犯罪率上升,传染病的增加等早已变成了 全球性的社会问题,毒品更加潜移默化的干扰着社会的正常秩序。根据追踪发现, 已经完成生理脱毒的戒毒学员在回归社会之后再复吸的概率极高,整个群体处于 一种“吸毒——治疗——复吸——治疗叩勺恶性循环里。据心理学家调查,戒毒人 员复吸的主要原因在于心理依赖,即毒品渴求,以及毒品渴求所带来的负性情绪。 基于此,已有较多研究采用了正念训练的方式降低戒毒人员的毒品渴求,研究证 明,正念训练是目前应用较为广泛的可用于改善戒毒人员负性情绪和降低她们毒 品渴求的团体干预方案。正念是指一种有目的的、集中于当下的、非评判的注意, 正念干预则是基于正念相关理论而产生的一系列训练流程。已有研究表明,戒毒 人员普遍存在情绪调节能力较差,负性情绪较高的问题,为了提高戒毒人员的情 绪调节能力以改善其负性情绪,以及降低她们的毒品渴求,本研究采用了正念防 复吸的干预方法对山东某戒毒所女性戒毒人员进行干预,探讨正念训练对女性戒 毒人员情绪调节能力和毒品渴求的影响,以及自我控制在其中的作用。

本研究主要采取实验组控制组的实验设计,通过正念觉知量表、情绪调节困 难量表(DERS)、戒毒人员药物渴求量表和自我控制量表(SCS)对参与实验的 戒毒人员的正念水平、情绪调节能力、毒品渴求和自我控制进行前测和后测,评 估为期8周的正念干预对实验组戒毒人员的作用。

研究结果表明,8周正念干预后,相比于对照组,实验组的正念水平显著提 升,毒品渴求程度显著降低,但是实验组和对照组的情绪调节能力在干预前后并 没有发生显著变化。在正念干预对毒品渴求的影响中,自我控制起中介作用。

关键词:正念干预;情绪调节;毒品渴求;自我控制

Effects of Mindfulness-Based Intervention on Emotion

Regulation and Drug craving in Female drug abusers: The
Mediation Effects of Self-control

Abstract

A series of problems caused by drug abuse, such as the rise of crime rate and the increase of infectious diseases, have already become global social problems, and drugs have more imperceptibly interfered with the normal order of society. According to the tracking findings, drug students who have completed the physiological detoxification are highly likely to relapse after returning to society, and the whole group is in a vicious circle of ndrug-taking - treatment ― relapse - treatmentn. According to the investigation of psychologists, the main reason for drug addicts to relapse lies in psychological dependence, that is, drug craving and the negative emotions caused by drug craving. Based on this, many studies have adopted the mindfulness training to reduce drug craving of drug addicts. Studies have proved that mindfulness training is a group intervention program that can be widely used to improve negative emotions of drug addicts and reduce their drug craving. Mindfulness refers to a kind of purposeful, focused, nonjudgmental attention, and mindfulness-based intervention refers to a series of training processes based on the theory of mindfulness. Existing research shows that the widespread addicts emotion regulation competence is poor, negative emotions is higher, in order to improve the emotion regulation competence of drug users to improve the negative mood, and reduce their drug craving, in this study, the intervention method of Mindfulness anti-relapse therapy was adopted to intervene female drug addicts in a drug rehabilitation center in Shandong province, to explore the effect of mindfulness training on the emotional regulation ability and drug craving of female drug addicts, as well as the role of self-control.

This research mainly adopts the experimental group in the control group,

experimental design through mindful awareness scale, Difficulty Emotion Regulation scale (DERS), drug addicts for scale and Self-Control scale (SCS) to participate in the experiment of mindfulness level addicts, emotion regulation ability, drug craving and self control before and after the test, evaluation of 8-week mindfulness intervention effect on experimental group of addicts.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8-week mindfulness intervention could significantly improve the level of mindfulness in the experimental group and reduce their drug craving, but their emotion regulation competence did not change significantly before and after the intervention. Self-control mediates the effects of mindfulness on drug craving.

Key words: mindfulness intervention; Emotional regulation; Drug craving; Self control

Category Number: B849

第一部分文献综述

1正念

1.1正念的涵义

正念最初来源于东方佛教,主要是作为一种冥想方法来缓解修行者的痛苦和实现自 我觉醒。正念最初有三层含义:意识、注意和记忆(Brensilver,2011)o在正念中,“意识” 是指个体能够意识到发生在自身内外的事物,而“注意''是指能够强有力地集中“意识J “记忆"是指对保持意识和注意这一活动本身地记忆,而不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所说地对过 去和现在的事件以及经历的记忆(段文杰,2014)。据此,早期的一些研究者认为,正念 是一种对当下情境的注意状态。比如,有研究者认为正念是“在持续不断地感知过程中, 能够清晰的认识到自身内外的事物J也可以说是“个体对当下现实的清醒意识的保持" (Hanh, 1976)。后来,美国心理学家卡巴金(Kabat・Zimi)将正念运用到临床心理学中, 他将正念定义为“一种有目的的、集中于当下的、非评判的注意” (Kabat-Zinn, Lip worth, &Burney, 1985)o随后,心理学家们进一步扩展了正念的涵义,认为正念是将个体全部 的身心投入到当下的一种状态,且在正念冥想的过程中没有习惯性反应的产生。有学者 认为,正念是指当面对内外部出现的刺激时,不对其进行评判,而是将注意保持在当下 的意识(Brantley, 2007); Baer认为正念是一种对个体内外部所出现的刺激进行非评判 性地观察的心理过程。Bishop等人(2004)则将正念定义为,“正念是将注意控制、保持 在当下的体验上,对当下的心理或认知活动进行探索和深入,并且这种体验与好奇心、 开放性和接纳相关联。Good等人(2016)认为,正念是一种关于内在思想的元认知,它 使人们作为旁观者,对事件、观念以及情绪进行观察。郭璞洋等人(2017)对正念概念 的发展轨迹进行了梳理,他认为,正念是一个多维度、多层次的、跨语境的概念,他将 正念总结出四个维度:注意、态度、动机以及规范。关于正念概念的界定,其发展过程 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概念的本意、概念的描述性定义和概念的操作性定义。关于正念 的特点,主要包括三个方面,有意识地觉察、专注于当下,不做价值判断(向伟,徐远 超,2018)-

1.2正念作用的心理机制

国内外研究者从不同的角度探讨了正念的作用机制,主要有生理机制和心理机制两 部分,而本研究中所用的正念训练主要是通过心理干预来影响戒毒人员的情绪和毒品渴 求的,因此,在本文中,我们将着重介绍正念作用的心理机制。

正念的心理机制涉及到多个方面,本文对国内外研究者的研究成果进行了大致的归 纳总结,可以得出,正念作用的心理机制主要涉及以下几个方面:感知觉、认知、注意、 记忆和情绪。

感知觉是正念训练发生作用的重要机制之一。主要表现在正念训练过程中,个体的 感知觉能力会发生变化,例如,国内外研究者们证明,正念训练能够降低个体的痛觉感 受性(Grant & Rainville, 2009;王娟,2016),提高个体的视觉敏感性(Brown, Forte, & Dysart, 1984)。这可能由于个体的主观意图不同所导致,在痛觉训练中,个体的主要目 的是忍受疼痛,而在对视觉敏感性的研究中,主要是要求个体能够迅速对视线内的刺激 做出反应。忍受疼痛极可能与正念涵义中的“非评判的接纳"有关,而后者则更可能与“对 此时此刻的觉察”有关。

正念训练也可导致认知功能的转变,正念训练中强调“非批判、接纳的态度J 也就 是要求个体作为旁观者观察出现在自己内外部的刺激,而非任由自己以一种“自动化啪勺 反应深陷其中。比如在对康复后的抑郁症患者的研究中发现,造成抑郁症的反复发作的 原因在于,患者在遭遇负性情绪后,这种情绪会将他们推向一种认知模式,而这种认知 模式会进一步加剧他们的负性情绪,也就是形成了一种“负性情绪——认知模式——负 性情绪'啲自动化连锁反应。而正念训练便是一种“去自动化'啲过程,即控制自己的认知, 不做出自动化的习惯反应。当抑郁症患者经过一定时间的正念训练后,在面对负性情绪 时,以“不批判、接纳啪勺态度观察、体验这种情绪,并不对其做出反应,也就是改变原 有的认知模式,中断不合理的认知过程,进而能够达到缓解患者的负面情绪,抑制抑郁 症的复发的效果。

彭彦琴等人(2013)认为注意是正念的核心机制。正念训练的过程也存在着对注意 的训练。比如在Tang等人(2007)的研究中,经过正念训练之后,儿童和成人的注意力 得到了显著提高,甚至改善了个体的认知功能。研究者们还证明,正念训练对改善注意 子系统功能也有帮助(Aron,2014)。相关的神经影像研究也证明了正念训练能够影响注 意的相关脑区。另外,正念训练中强调将注意保持在此时此刻,这与注意的指向性也有 一定关系。

正念训练还能够影响个体的记忆。如Jha等人(2010)的研究证明,在高压情境下, 正念训练能够缓解对工作记忆容量的损害。王娟等人(2016)对抑郁症患者的研究也表 明,正念训练可以降低患者的过度概括化记忆,提高他们自传体记忆特异性,从而达到 缓解抑郁情绪的效果。

众多研究证明,情绪也是正念作用的重要机制,比如,正念训练可以通过改善个体 负性情绪,增加个体正性情绪,从而提高个体身心健康和主观幸福感,缓解个体糖尿病、 高血压、睡眠障碍和物质使用障碍等身心疾病(Wong, Wong, Chu, Kitty Lam, & Mercer, 2011; Victorson, Kentor, Maletich, Lawton, Kaufman, & Borrero, 2014;张佳媛,2015)。

1.3正念干预疗法概述

正念训练是基于正念相关理论而产生的一系列训练流程,目前,国内外以正念为基 础的心理干预技术主要有四种:正念减压疗法(MBSR)、正念认知疗法(MBCT)、接受 与承诺疗法(ACT)、辨证行为疗法(DBT)o其中,MBSR是正念疗法的开端,由Kabat- Zhm博士所创立的,主要用于心理压力及日常心理问题的治疗。MBSR采取的是团体训 练的形式,由正念导师或录制的正念音频带领,学习和培养正念。整个疗程一般持续8 至10周,每个疗程最多30人,每周一次,每次2—3小时,在正念训练过程中,除了 在正念课程中的练习之外,团队成员还要将正念运用到日常生活中去,比如在吃饭、走 路时练习正念。每天的正念练习不得少于1小时。另外,在一个疗程中,需要选出某一 天,进行一整天的止语训练。在正念减压疗法中,具体的训练方法主要有三种:“坐禅J “身体扫描J “正念瑜伽S三种方法的共同之处就是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当下,去觉 察和体验,不要控制。比如在正念训练时集中意识观察自己的呼吸、躯体或所做的每一 个动作,如果发生了注意力分散或思想跳跃的情况,不要阻拦,不要评判,只是觉察它。

正念认知疗法(MBCT)是基于正念减压疗程,结合正念训练与传统认知疗法的一 种治疗方法。它的主要观点在于:在应对令人厌恶的认知和情感时,使用非评判的、接 纳和觉察当下的态度的一种能力(李英,席敏娜,申荷永,2009)。该疗法主要被用于治 疗抑郁症和抑郁症复发中。在开始阶段,治疗师先给患者介绍MBCT,然后一起讨论治 疗方案。MBCT采用的也是8周的团体训练方法(Coelho & Canter, 2007), —周一次, 一次两小时。课程结束两个月后,进行随访。

辨证行为疗法(DBT)主要用于边缘型人格障碍的治疗中,其主要是将MBCT与佛 教的冥想思想相结合,旨在帮助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觉察和释放自己的负面情绪(顾瑛 琦,2018)。DBT是让患者记录近一周发生的事件,然后与其治疗师讨论,每周一次,每 次两小时。正念的观念是DBT的核心,主要是引导患者觉察当下,以不评判的态度面 对事物,接受痛苦,让患者在原来自己接受不了的事物中觉察自己的情绪,找出应对的 方式,从痛苦中脱离出来。

接受与承诺疗法(ACT)是美国内华达大学教授、著名心理治疗师Steven Hayes于 上世纪九十年代提出来的,ACT主要是利用正念、认知去融合、以己为景(区分思考 自我和观察自我)、澄清价值观等技术与方法,鼓励个体主动接纳自己的负面情绪,进 而改变自己的错误认知。一般是在安全的氛围下进行团体辅导,共8周,每周1・2次, 一次两小时。

除了以上四种干预疗法之外,Witkiewit等人(2005)专门针对物质成瘾提出了正念 防复吸疗法,该疗法主要以正念冥想和认知行为防复吸技术的理论为基础。目的是教授 成瘾者以非批判性的、接纳的态度来应对当下体验。研究者认为成瘾者复吸行为的产生 是“渴求——负性情绪——复吸"这样一个联结过程,正念防复吸治疗主要就是通过对成 瘾者的训练,弱化“渴求——负性情绪——复吸沖勺联结,也就是在正念练习时以非批判 性的、接纳的态度来应对渴求和负性情绪,而不是立即去寻求解决,从而达到降低渴求, 消除负性情绪,预防复吸的目的。Bowen等人(2009)针对非住院的成瘾者开发了一套 为期8周的正念防复吸干预手册,治疗形式为团体训练,分为8个阶段,每阶段两小时, 包括20—30分钟的冥想练习。在8个阶段中,每个阶段的内容不同,主要从三个心理 层面预防复吸行为:觉知能力、注意控制能力和接纳态度。

总之,正念疗法均强调个体以不加评判的、接纳的态度注意和觉察此时此刻身心内 外所发生的事件,体验此时此刻的思想、情绪活动以及行为和躯体反应等。

1.4正念训练的相关研究

国外对正念训练的研究最早由Kabat-Zinn等人用在疼痛管理和减压训练中,研究发 现,正念减压训练可以有效缓解患者的疼痛感,与此同时,焦虑、烦躁等负面情绪减少 (Kabat-Zinn, Lipworth, & Burney, 1985),随后,正念训练还被运用到治疗抑郁症及抑郁 症复发、失眠症(Shapiro,2003)、人格障碍(Wupperman,2009),物质成瘾、饮食障碍、 强迫症(Hamilton, 2008)、心脏病和癌症等身心疾病中去。Anderson等人(2007)证明, 正念训练能够降低被试的焦虑和抑郁水平;Kristeller (2003)的研究表明,正念训练能 够有效缓解患者的饮食疾病;Carlson(2005)以癌症患者为被试进行的一系列研究发现, 正念训练能够改善患者的睡眠质量、压力水平、情绪等;对美国麻省监狱中的服刑人员 进行了正念干预之后发现,正念训练能够明显缓解他们的敌意、心境失调等症状

(Samuelson, Carmody, Kabat-Zinn, & Bratt, 2007)。研究者还发现,正念训练对改善失眠 患者的失眠症状也有较好的效果(Wong, 2015)。Bowen等人(2006)对监禁中的成瘾 者开展的正念训练表明,正念冥想可以有效减少患者对成瘾物质的使用,2009年,Bowen 等人对168名已脫毒成功的患者进行为期8周的正念干预,研究表明,实验组比对照组 的渴求程度更低(Bowen,2009;Brewer&Mallik,2011)关于戒烟的研究也表明,相比于 对照组,实验组的物质使用率更低;Vinci等人(2014)对酒精依赖的大学生的研究结果 表明,大学生在接受短暂的正念指导后,其正念水平提升,负性情绪减轻,但是保持时 间较短,因此,他提出,短暂的正念训练可能对负性情绪无效,所以需要长期坚持正念 训练;对乳腺癌病人的研究发现,正念训练的效果只能保持较短的时间,不存在长期作 用;Maclean等人(2015)的研究发现正念对慢性失眠的疗效良好。除了常规的干预形 式外,正念干预也与现代科技相结合,利用智能手机APP进行正念冥想课程以及开展了 线上正念训练,结果显示,这些干预方式同样可以缓解患者的物质成瘾(Garrison & Rojiani, 2015; Davis, Manley, Goldberg, Stankevitz, & Smith, 2015)。

近年来,国内关于正念的研究也越来越多,正念相关理论与正念训练都已得到了广 泛的应用,特别是正念训练的方法,不仅运用到了治疗身心疾病,如改善抑郁、焦虑情 绪,缓解物质成瘾等方面,还运用到了体育竞技方面。谭军文对抑郁症患者采用单独的 正念心理干预,干预后的患者报告其情绪更稳定,自我评价更积极,人际交往能力得到 了提升(谭钧文,吴和鸣,2011)。吴琼等人(2013)对抑郁症患者的团体正念干预表明, 正念干预能够显著改善患者的抑郁情绪。石贞艳(2011)指出正念训练对降低大学生的 焦虑水平具有良好的效果。对中学生的正念干预表明,正念训练能够很好地改善学生的 考试焦虑。刘兴华等(2011)以强迫症患者为被试,对他们实施以正念为基础的认知行 为疗法,结果表明,治疗后患者的强迫症状有所改善。王祖艳(2018)将80位抑郁症患 者分为干预组和对照组,对照组只进行普通护理,干预组则在普通护理的基础上采取正 念训练,实验结果表明,正念干预组的被试强迫症状有所减轻,而对照组的症状无明显 改善。一些研究证明正念训练能够提升大学生的主观幸福感(刘兴华,徐慰,2013)。正 念训练还被应用在竞技运动中,吕超等(2018)在射击训练中应用了正念训练,研究表 明,正念训练能够提升射击运动员的射击水平。卢晓丹等人(2015)以戒毒人员为研究 对象,对他们实施了正念干预,研究表明,正念训练有利于戒毒人员的人际关系和人际 接纳。耿柳娜和赵群(2013)在对正念对吸毒人员的艾滋病污名化的影响的研究中证实, 正念干预能减少艾滋病的污名。徐富明等人(2016)的研究证明,正念禅修在矫正成瘾 行为中存在良好的效果。国内研究者田唤(2011)对女性戒毒人员戒断症状的研究中证 明,正念防复吸疗法对戒毒者的正念水平和睡眠状况都起到了改善作用。齐萱和李勇辉

(2014)发现,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能够有效预防物质使用障碍的复发。杜江等人 (2018)对正念防复吸疗法的神经影像学研究进行了总结,发现正念冥想可以修复和弥 补与成瘾和复吸有关的相关脑区域。

2情绪调节

2.1情绪调节的涵义

Thompson (2008)认为情绪调节是个体为完成目标进行的监控、评估和修正情绪反 应的内在与外在过程。情绪调节也可以说是个体通过使用一定的策略或者方式,改变个 体或他人的情绪体验、情绪表达以及情绪类型的过程(Gross, 1998)。总的来说,情绪调 节就是个体使用一些手段,使得自己的情绪发生某些改变的过程,因此,它是一个动态 的过程。情绪调节主要有两个方向,正向调节负性情绪和负向调节正性情绪。在情绪调 节的过程中,主要会涉及到以下几个方面的改变:生理反应、外在表现、主观体验以及 情绪以外的认知与行为。

目前,关于情绪调节的定义尚未达成统一的观点,整理相关文献可以得出,情绪调 节的定义主要从三个角度来探讨:第一,从情绪调节的适应性功能,情绪调节是以一种 符合社会的方式,灵活的调节一系列积极的和消极的情绪,从而快速有效地适应社会情 景的变化。第二,从个人目的的功能性角度,人们的情绪调节不只是为了适应社会情境, 它还与个体自身密切相关,情绪调节还可以是为了实现或达到自身的目的。第三,从情 绪调节的操作过程入手,情绪调节就是对一种活动的激发,用以影响另一种活动的过程。

2.2正念与情绪调节的相关研究

认知神经科学的研究发现,正念训练能够使得大脑脑区结构发生改变,这种改变对 正性情绪存在积极影响。另外,还有学者证明,正念冥想训练改变与情绪加工相关的大 脑结构,Holzel等人(2011)在研究中证明,对比正念干预前后,在进行了正念干预后, 被试关于注意和情绪加工的脑区皮质厚度增加,意味着他们的情绪加工能力得到了增强。 已有研究证明,个体的正念水平越高,其存在情绪障碍的可能性便越小。国外一些实证 研究证明,正念训练能够有效降低个大学生的抑郁、焦虑水平,提高希望感与宽恕感, 提升积极情绪,对抑郁症和抑郁症复发具有良好的疗效。国内也对正念训练与情绪的关 系进行了研究,石贞艳(2011)的研究证明,正念能够降低大学生特质焦虑水平。刘兴 华和徐慰等人的研究结果证明,正念训练可以改善个体的负性情绪。邱平关于正念对大 学生负性情绪的影响的研究也表明,正念训练能够改善大学生负性情绪,有利于大学生 的心理健康。于彤(2015)对老年高干病房护士负性情绪的正念干预研究表明,认知疗 法对改善护士负性情绪的效果良好。综上所述,正念对情绪调节的影响已得到了大量的 理论和实证研究的支持,因此,使用正念训练来干预情绪调节是可行的。

3毒品渴求

3.1毒品渴求的涵义

毒品是指一种能够使人上瘾的具有麻醉效果的药品。毒品的成瘾性包括生理依赖和 心理依赖两种,心理依赖又被称作毒品渴求或药物渴求。在DSM-IV-TR中,药物渴求 被定义为一种“希望在此获得先前曾经体验过的某种精神活性物质的强烈愿望二Baker 等人(1986)将毒品渴求定义为是一种能够激活个体外显行为的,具有驱动性的内在需 要。还有人认为,药物渴求是一种对精神性药物的主观渴求,包括对因药物引发的愉悦 感、缓解戒断症状与减轻负性情绪等效果的期待。Kozlowski等人(198力的研究中, 药物渴求是指一种个体强烈的渴望使用药物的一种倾向。Hailikas等人(1991)的研究 中将渴求定义为一种比欲望程度更加强烈的、可能会导致不良后果的感受。国内研究者 罗勇(2004)在他的研究中将药物渴求定义为“药物滥用者对过去体验过的精神活性物 质效应的一种难以克制的渴望”,他认为药物主要通过正强化和负强化两种方式引起心 里渴求,用药后产生的愉悦宁静感和停药后产生的痛苦与折磨。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将 毒品渴求定义为“个体在多次使用成瘾性药物之后,对这种成瘾性药物的强烈的和强制 性的主观渴望S

3.2毒品渴求的相关理论

已有的关于毒品渴求的相关理论,大致可以分为条件反射模型和认知模型两类。

条件反射模型基于经典条件反射理论,该理论假设,在多次吸毒行为之后,与毒品 相关的刺激物(如类似的环境、打火机、针管等)就会变成条件刺激,那么这些条件刺 激也会诱发成瘾者的毒品渴求。基于此原理的理论主要有拮抗模型、异常学习模型和神 经易感化模型等。拮抗模型(Solomon, 1977)认为,前期的频繁用药行为使得个体对药 物产生依赖性,在停药后,个体会出现不愉快的戒断反应,为了逃避这种戒断反应,个 体会产生重复用药行为。在异常学习模型(Chiara, 1999)中,成瘾行为被认为是一种已 经形成的内隐的自动化反应,毒品往往与快感相联系,而成瘾者在一再的吸毒行为中无 意识地将药物与相关的中性刺激建立了联系,因此,当已经完成生理戒断的成瘾者再次 面对相关中性刺激时时,脑中已经形成的自动化反应很容易致使个体产生毒品渴求。神 经易感化模型(Robinso,2003)认为毒品相关线索可以吸引成瘾者高度注意,从而使成 瘾者对这些线索变得敏感,产生神经易感化,当个体在环境中遇到这些刺激时,很可能 会产生毒品渴求。

认知模型主要基于不同的认知机制。模型假设成瘾者对毒品及其相关刺激存在多种 认知过程,比如,追求毒品曾经带来的快感,或者逃避因戒断毒品之后出现的不愉快的 反应。相关理论涉及到负强化情绪加工模型、认知加工理论和详述入侵理论等。负强化 情绪加工模型(Baker,2004)认为负性情绪是诱发成瘾者毒品渴求的关键因素,成瘾者 在戒断毒品后会出现强烈的不愉快的戒断反应,为了摆脱这些负性情绪,成瘾者极有可 能会出现复吸行为。在详述入侵理论中,成瘾者内部状态(戒断反应)与外部线索(打 火机、针管等)引起的渴求被称作“入侵物J 一旦成瘾者进入到渴求状态,就会对此状 态进行精细加工,注意力会更加集中到此状态中去,比如更关注自己的负性情绪,或者 更容易注意到针管与打火机等,这种精细加工又进一步增加了渴求的强度。认知加工理 论(Franken, 2003)认为,成瘾者对毒品相关线索存在明显的注意偏向,这种注意偏向 又进一步加深了成瘾者对相关线索的关注,并促成了成瘾者对毒品相关线索的自动化反 应,诱发了毒品渴求。

3.3正念与毒品渴求的相关研究

截至目前,国内外已有大量关于正念与物质成瘾的研究,大部分的研究均能证明, 正念训练对针对物质成瘾的治疗效果良好。例如:研究者对监禁中的成瘾患者的一系列 正念训练的研究表明,正念干预确实能够降低成瘾患者的毒品渴求程度(Bowen, 2006; Bowen, 2009)o研究者们利用正念禅修训练对酒精和毒品滥用者进行治疗,结果发现, 正念禅修能够减少酒精成瘾者的饮酒量(Bowen, 2006; Witkiewitz, Marlatt, & Walker, 2005)o Mille (1980)的研究中也发现,正念训练能够减少成瘾者对酒精的摄入量。除 此之外,一些研究者关于戒烟的研究也证明了,正念训练能够降低吸烟者的渴求(Brewer &Mallik,2011;Davis,2015)o国内研究者徐富明,李燕等人(2016)对于正念禅修与成 瘾行为的研究证明,正念禅修在矫正成瘾行为方面效果良好。袁明和王金凤等人(2017) 的研究结果也指出,个体在正念水平方面的差异可能影响成瘾行为,因此,成瘾干预工 作需要考虑个体的特质正念水平。齐萱和李勇辉(2014)在对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 对物质使用障碍复发预防的研究中证明了,正念治疗对预防物质成瘾者的复发有效。

4自我控制

4.1自我控制的涵义

早期,心理学家们将自我控制与意志当作同义词进行概念界定,后来,又有心理学 家提出,自我控制是指个体自主调节行为,使之与个人价值和社会期望相匹配的能力(朱 玲玲,吴素红,2011)。Telzer等人(2011)认为,自我控制是调节、操作、控制个人冲 动性的想法、情感和行为的能力。Baumeister等人(1998)指出,自我控制是指个体改 变自我反应的能力。Zimmerman (2000)认为自我控制指个体在于环境相互作用下,为 了达到目标而采取行动的过程。国内研究者杨丽珠( 1995)对自我控制的定义与 Zimmerman相似,她认为自我控制是为了实现一定的目标,在外界的监控下,主动掌控 对自己的身心活动和行为表现,抵制诱惑,延迟满足的一种能力。谭树华等人(2008) 将自我控制定义为个体调节原有的惯性思维和行为以控制自己的欲望的过程。截至目前 来说,自我控制还没有得到一个统一的概念,但是根据前人对自我控制概念的表述,可 以对自我控制的概念进行综合总结,也就是说自我控制是个体为了满足社会期许或者达 到自身目标,对自己的行为和思维进行调节与管束的能力。

4.2自我控制的相关理论

目前的研究中已经存在较多关于自我控制的相关理论,本文主要选择以下几种理论 进行简单阐述。

斯金纳是行为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将自我控制建立在操作条件作用原理的基础 之上,他认为自我控制就是个体改变变量从而使某一反应发生改变,在这一过程中,他 认为只要控制这些变量,就能够控制行为(乐国安,1982)。斯金纳指出,当一种反应产 生两种互相矛盾的结果,自我控制就出现了,这两种结果分别是短期的满意和长期有害。 根据斯金纳的理论基础,班杜拉提出了他的自我调节理论,他认为自我控制包括自我观 察、自我判断和自我反应三个阶段(班杜拉,2001)。个体通过对周围环境的观察,从而 对所得到的信息进行判断,最后做出相应的反应。在这个过程中,自我判断起着关键作 用,根据不同的评判标准,个体会做出不同的反应,而自我评价过程中的自我奖励或惩 罚又可以作为自我控制的来源。

根据自我控制资源有限理论(Baumeister, Bratslavsky, Muraven, & Tice, 1998),自我 控制是一种有限的能量,如果个体长期使用这种有限资源,就会导致这种能量亏损,这 种能量的亏损状态被称作自我损耗,在自我损耗状态下个体更容易产生负面情绪与行为, 个体对负面情绪的控制和压抑会进一步占用认知资源,消耗自我控制的能量(Wallace& Baumeister, 2002),自我控制能力将进一步减弱。

Mischel (2002)以认知——情绪系统模型为基础,对自我控制过程中的注意控制策 略的重要性进行了详细分析,该模型指出,自我控制在应对个体不愉快的情绪和冲动行 为倾向的过程中,主要存在抑制冲动、制定计划两种作用。自我控制能力主要是指能够 推动个体完成目标的认知和注意机制。随后,Mischel等人进一步提出了自我控制的双 系统启动模型,该模型指出个体在自我控制过程中存在两种系统:热系统和冷系统。热 系统的主要作用是促使个体的情绪唤醒,做出接近——回避或攻击——远离的反应,而 冷系统的主要作用是促使个体做出反思和认知调节。而个体在面对两种不同的情境一一 高压和低压时,热系统和冷系统所发挥的作用也不同,在低压情境下,冷热系统共同发 挥作用,但在高压情境下,热系统发挥的作用较强。因此,个体自我控制水平的高低主 要取决于个体对冷系统的激活程度和对热系统的抑制程度。

4.3正念与自我控制的相关研究

已有研究表明,正念和自我控制之间存在密切联系。有学者认为,正念概念本身就 含有自我控制的成分,如Bishop等人(2004)指出,正念概念中涉及到的对注意力的控 制,觉察当下等方面均需要自我控制的参与。还有研究显示,正念训练能够提高个体注 意力和认知控制能力,在正念训练的过程中,能够促使个体的大脑结构发生改变,而这 种改变与自我控制密切相关。如在Ortner等人的研究结果中,证明了正念训练可以有效 的提高被试对认知任务的注意时间。国内对正念与自我控制之间的关系也做了大量研究, 刘毓(2012)的研究证明,正念水平与自我控制之间存在正相关。还有研究表明正念训 练能够提升高中生的学习注意稳定性和学习自控力。正念训练不仅对成年人有效,也能 提升幼儿的自控力,有研究者对4・6岁的幼儿进行了正念训练,研究发现,训练后这些 幼儿的自控力得到了显著的提升。

4.4自我控制与情绪调节的相关研究

以往研究证明,自我控制与情绪调节之间存在密切的关系。如贺淑红(2012)等人 在对藏族大学生的研究中指出,自我控制能力与大学生的情绪调节密切相关。王荣华等 人(2010)认为,情绪调节的方式会对自我控制的某些维度造成影响。对幼儿自我控制能 力与情绪调节的关系的研究结果证明,幼儿的情绪调节与自我控制能力的发展水平相关。 还有研究者认为情绪调节的过程需要自我控制的参与,原理在于自我控制资源有限理论 认为,自我控制作为一种认知资源,其能量是有限的,而情绪调节则是由一种情绪向另 一种情绪的转变,这个过程中需要耗费自我控制这种认知资源。此外,关于自我控制的 其他研究认为,高自我控制与积极的心理与行为存在正相关,低自我控制则与负面情绪 与问题行为呈正相关。比如,费定舟等人(2016)的研究证明,高自我控制者存在更多 的利他行为。严标兵与郑雪等人(2011)对大学生的主观幸福感的研究中发现,自我控 制感在社会支持与主观幸福感中起着中介作用,提高大学生的自我控制感有利于提升大 学上的主观幸福感。杨雪岭等人(2018)的研究指出,自控力的训练能够改善大学生的 抑郁症状。

4.5自我控制与毒品渴求的相关研究

在对自我控制与成瘾行为的研究发现,药品成瘾者自控力相对缺乏(余志鹏,徐鹏, 沈昊伟,2018),而自控力缺乏也表现为冲动性较高。众多研究证明,冲动性较高的药物 成瘾者其毒品渴求更高。Papachristo (2012)发现,高冲动性的酒精成瘾者比低冲动性 者渴求程度更高。对吸烟者的研究也表明冲动性与对吸烟的渴求程度呈正相关(Billieux, Van,&Ceschi, 2007)。还有些研究者利用fMRI技术探讨了冲动性与渴求的关系,研究 发现,相比于健康者,海洛因成瘾者在认知控制脑区的变化与毒品复吸行为存在密切 相关(Daglish, 2003; Brewer, Worhunsky, Carroll, Rounsaville, & Potenza, 2008; Fu, Zou, Wang, & Yang, 2008)。Papachristou等人(2012)以酒精依赖者为被试的研究证明,他 们的冲动性与渴求之间存在显著正相关。此外,在自我控制的资源有限理论中,个体的 自我控制能量被认为是有限的,当自我控制能量产生大量消耗时,自我控制力便会下 降,从而导致“自我损耗叩勺状态出现,相关研究证明,当处在“自我损耗“状态时,成瘾 者渴求程度会增加。Ostafln (2008)等人发现,相比于对照组,自我损耗组对酒精的消 费量更多,研究还发现,当成瘾者自我控制能量较高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抑制酒精滥 用行为。

第二部分问题的提出

1研究背景

毒品滥用所导致的一系列问题,如犯罪率上升,传染病的增加等早已变成了全球性 的社会问题,毒品更加潜移默化的干扰着社会的正常秩序。近年来,我国明星吸毒事件 的频发,更引发了人们对禁毒戒毒的广泛关注。

在我国,戒毒的主要方式是强制隔离戒毒,长期的戒毒工作发现,戒毒人员在强制 隔离戒毒场所内基本都能成功完成生理脱毒,但是,根据追踪发现,已经完成生理脱毒 的戒毒学员在回归社会之后再复吸的概率极高,整个群体处于一种“吸毒——治疗—— 复吸——治疗叩勺恶性循环里。这为社会戒毒工作的开展带来的非常大的困难,因此,研 究者开始对戒毒人员难以彻底戒断毒品的心理因素进行探索研究,有研究者发现,毒品 渴求是导致戒毒人员复吸的重要因素,其中戒断后出现的抑郁、焦虑等负性情绪是导致 毒品渴求产生的主要原因,并且已有大量研究发现,药物成瘾者大多存在情绪调节困难, 也就是情绪调节能力低下,具体表现为难以应对所出现的负性情绪。研究证明,药物成 瘾会致使大脑中与情绪调节相关脑区的结构和功能发生异常改变,从而使得药物成瘾者 的情绪调节能力下降,当负性情绪出现时,他们无法对其进行正确的认识和调节,为了 逃避这种负性情绪便进一步造成了复吸行为。因此,提高成瘾者的情绪调节能力对降低 他们的药物渴求具有相当重要的作用。

已有大量研究表明,正念训练能够有效治疗物质成瘾,国外研究者专门针对物质成 瘾研发出了正念防复吸疗法,这是一种专门针对物质成瘾者,基于正念理论和认知行为 疗法的干预方法,该疗法已被国内外广泛运用。对正念训练和自我控制的相关研究也证 明,正念训练与自我控制的提高存在密切的关系,对自我控制的相关研究发现,高自我 控制者的负性情绪与负面行为更少。因此本研究就如何提高戒毒人员的情绪调节能力以 及降低他们的毒品渴求展开研究,并探讨自我控制在其中所起的作用。

2已有研究的不足

虽然目前已存在大量的关于正念及正念训练的研究,但是研究仍有不足之处。现有 的正念训练的研究中,从研究的样本上来看,多数研究的样本量较少,且大多集中在对 大学生、运动员等群体身上,对戒毒人员的研究较少,对女性戒毒人员的研究更少;从 研究的干预方式上来看,多采用的是短程正念训练,即训练后立即进行评估(向伟,徐 远超,2018);在对正念训练与情绪的研究中,更多的针对焦虑、抑郁患者等情绪失调的 人群(钟佳涵,李波,郭璞洋,修玉,2016),对正念训练是否能够提升戒毒人员情绪调节 能力的研究较少;对于正念训练对戒毒人员吸毒渴求的研究国内外虽已有不少,但多数 是对正念训练对毒品渴求直接影响的研究,鲜少研究其它变量在其中所起的作用,对自 我控制在其中所起作用的研究更少。

综上所述,基于前人相关研究,本研究将选用女性戒毒人员为被试,旨在通过正念 训练提高女性戒毒人员的自我控制水平,从而提高她们的情绪调节能力,降低她们的毒 品渴求程度。

3研究目的

通过问卷法了解女性戒毒人员在正念干预前后的正念水平、情绪调节能力、毒品渴 求和自我控制力,对比干预前后各变量的水平,探讨正念干预对戒毒人员情绪调节能力 和毒品渴求的影响,以及自我控制在干预过程中所起的作用,从而为戒毒人员能够利用 正念干预改善情绪,降低毒品渴求提供依据。

4研究假设

  • 正念训练能够提高女性戒毒人员的情绪调节能力;
  • 正念训练能够降低女性戒毒人员的毒品渴求;
  • 自我控制在正念干预对女性戒毒人员的情绪调节和毒品渴求的影响中起中介 作用。

第三部分研究对象与方法

1实验对象

本研究采取方便取样方法,选用了山东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200名戒毒人员,均 为初中以上文化,共发放问卷200份,收回问卷196份,对无效问卷进行剔除,最终得 到有效被试142人。所有参加测试的被试均智力正常,精神正常,没有明显影响实验的 健康因素。

2干预方案

本研究采用正念防复吸疗法干预戒毒人员,干预时间从2018年8月至2018年10 月,共计8周,干预地点在山东省淄博市女子强制戒毒所中心进行。

正念训练材料是根据防复吸疗法编录的正念防复吸音频,共16课,每课用时15分 钟左右。干预方式为按音频编制的固定顺序,每天晚上21: 00——21: 30播放2课时 音频,一周共播放2课,共播放8周(比如:第一周每天播放第1、2课时,循环播放 一周,第二周每天循环播放第3、4课,以此类推,直至全部音频播放完毕)。

具体分为三个阶段。

干预前:对200名参与者进行同质性检验,将她们随机分为实验组和对照组,用相 应的心理学量表对她们的正念水平、情绪调节能力、自我控制和毒品渴求进行前测。

干预中:正念训练

第一周:识别自动化反应

引导学员感受自发的,无意识的行为,了解此刻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并没有完全的觉 知。例如没有觉知到的渴求引发自发的吸毒行为。学员通过呼吸和身体扫描探索正念, 并练习把注意力集中到身体上。

第二周:觉察吸毒渴求

引导学员体验触发吸毒有关的线索,吸毒渴求以及有关想法,鼓励学员注意在想法 上,情绪上以及感觉上是如何体验吸毒有关的线索的。

第三周:日常生活中的正念

引导学员进行非正式的日常正念练习,集中呼吸和看/听练习。鼓励学员觉察此时此 刻的想法,情绪和感受。让学员确认自己的需要是什么并且以健康的方式满足这些需要。 第四周:高风险情境中的正念

引导学员回忆出过去引发吸毒的情境或者与复吸有关的因素。鼓励学员在这种情境 中用正念的方法去保持对此刻的觉察以及与复吸的渴求在一起而不是对渴求有关的感 受做出反应。

第五周:有技巧的接纳

引导学员接受可以产生技巧的行动,通过走路冥想以及静坐冥想进行正念训练,探 索对不舒适的体验,如渴求,不良情绪,消极想法的不同应对方式。

第六周:把想法仅仅看成是想法

引导学员把想法仅仅看成是想法而不是必须去相信或者做出反应的事实。思索想法 和复吸之间的联结,体会吸毒线索是怎样导致复吸的。学员通过静坐冥想以及呼吸训练, 练习把想法和行为分离,以中立的观察者的姿态去观察这些想法。

第七周:自我照顾和生活方式的平衡

引导学员回顾正念练习和自己的复吸案例,确定个人复吸有关的线索以及思考当这 些线索出来时怎样去更好的回应。比如列出对其有帮助的人的电话以及吸毒的替代活动, 练习静坐冥想和呼吸训练。

第八周:社会支持和后续练习

引导学员回顾正念练习,以及回忆从开始正念训练到目前为止他们关于自己学到了 什么。

干预后:效果评估。

通过量表测量对戒毒人员的正念水平、情绪调节能力、自我控制感和毒品渴求进行 后测,检验正念干预是否对她们产生了影响。

3测量工具

3.1正念的测量

采用的是正念觉知量表,由Brown和Ryan编制于2003年,主要用来测量个体的 正念水平(Brown, 2003该量表由15个题目组成,采用6点计分,从1 (几乎总有) 到 6 (几乎没有),其中 4、5、6、7、8、11、13 反向计分,1、2、3、9、10、12、14、

15正向计分,量表总分为各项目得分相加,分数越高,表明正念水平越高(陈思佚,崔 红,周仁来,2012)。在本研究中问卷的量表Cronbach系数为0.76。

3.2情绪调节的测量

采用冯玉根据DERS修订而成的《情绪调节困难量表(DERS)》,原量表由Kim & Roemer (2004)编制,共36个项目,分为6个维度。原量表信效度良好。经修订后的 量表共有31个项目,5级评分,1=完全不符合,2二不符合,3二不确定,4二符合,5二非 常符合,其中1、2、6、7、9、18、20、21题为反向计分,量表总分为各个项目得分相 加,得分越高表明情绪调节困难越严重。在本研究中仅使用量表总分,不对量表各个维 度进行计算。经检验,在本研究中,该量表的Cronbach系数为0.91。

3.3毒品渴求的测量

采用罗勇(2004)编制的《戒毒人员药物渴求量表》,作为测量毒品渴求的工具。此 量表共有34个项目,分为消除性药物渴求,奖赏性药物渴求,社会性药物渴求,消极 性药物渴求和反射性药物渴求五个维度,其中消除性药物渴求包括2、27、6、9、18、 15、10、17、11题,奖赏性药物渴求包括33、26、30、14、1、19、5、22题,社会性 药物渴求包括24、21、20、4、8、13、29题,消极性药物渴求包括25、32、23、34、 31题,反射性药物渴求7、12、28、3、16题。量表总分为各维度总分相加,分数越高, 说明药物渴求程度越高。在本研究中,该问卷Cronbach系数为0.95。

3.4自我控制的测量

该量表由谭树华和郭永玉在Tangney等编制的自我控制量表(SCS)的基础上修订 而成。该量表共19个题目,分为5个维度,采用5点计分法,从1到5分别为完全不 符合、不符合、不确定、符合、非常符合,1、5、11、14为正向计分,其余为反向计分, 总分越高,说明自我控制力越强。在本研究中,仅使用自我控制量表总分表达自我控制 能力,并不对量表各个维度进行计算,问卷的Cronbach系数为0.87。

4数据处理

采用SPSS19.0进行数据录入与处理。用SPSS宏插件PROCESS进行中介效应的检 验。

第四部分研究结果

1组间比较

假设正念干预能够对戒毒人员的情绪调节、自我控制和毒品渴求产生影响,本研究 对实验组和对照组的正念水平、毒品渴求、情绪调节困难以及自我控制能力进行组间比 较,即分别对实验组与对照组在各变量的前测得分和后测得分进行独立样本/检验,比 较实验组与对照组在正念干预前后出现的差异,所得结果如表1所示。

表1各变量组间比较

类别 前测 t 后测 t
实验组

(M±SD)

对照组

(M±SD)

实验组

(M±SD)

对照组

(MSD)

自我控制 3.23±0.59 3.13±0.59 1.01 3.37±.44 3.23±0.59 3.20***
情绪调节 2.34±0.51 2.393±0.53 -.63 2.37±0.57 2.34±0.51 .47
消除性渴求 1.88±1.11 2.20±1.16 -1.67 1.63±071 1.88±1.11 ■3 go***
奖赏性渴求 2.15±1.28 2.63±2.01 -1.69 1.85±0.88 1.88±1.11 _2 97***
社会性渴求 2.15±1.19 2.53±1.33 -1.81 2.1H1.30 2.15±1.19 -1.95
消极性渴求 2.08±1.28 2.50±1.37 -1.90 1.78±1.05 2.08±1.28 267***
反射性渴求 2.2H1.31 2.3U1.34 -.46 1.94±1.01 2.2H1.31 _2 70***
渴求总分 2.08±1.13 2.42±1.29 -1.74 1.85±0.77 2.08±1.13 ■3 oo***
正念 3.93±0.63 3.87±0.66 .55 4.18±0.64 3.93±0.63 2.69***

注:*表示p<0.05, **表示p<0.01, ***表示7?<0.001

由表1结果可知:在自我控制感、情绪调节困难、毒品渴求及其各维度,以及正念 水平上,实验组与控制组前测得分均无显著差异。

对实验组对照组的正念水平、毒品渴求、情绪调节困难以及自我控制在正念干预后 的得分进行了独立样本/检验,结果显示,在自我控制感上,实验组的得分显著高于控 制组;在情绪调节上,实验组与控制组的得分无显著差异;在毒品渴求总分及其各维度 上,除社会性渴求之外,毒品渴求总分及其剩余各维度的得分,实验组得分显著低于控 制组,在社会性渴求上,实验组与控制组得分无显著差异;在正念水平上,实验组得分

显著高于控制组。

2组内比较

假设正念干预能够对戒毒人员的情绪调节、自我控制和毒品渴求产生影响,本研究 对实验组和对照组的正念水平、毒品渴求、情绪调节困难以及自我控制能力进行组内比 较,即分别对实验组与对照组在各变量的前测得分和后测得分进行配对样本/检验,比 较实验组与对照组在正念干预前后出现的差异,所得结果如表2所示。

表2各变量组内比较

类别 实验组 t 对照组 t
前测

QM±SD)

后测

(M±SD)

前测

(MSD

后测

QM±SD)

自我控制 3.23±0.59 3.37±.44 211* 3.13±0.59 3.23±0.59 .17
情绪调节 2.34±0.51 2.37±0.57 -.50 2.393±0.53 2.34±0.51 1.22
消除性渴求 1.88±1.11 1.63±071 1.90 2.20±1.16 1.88±1.11 -.69
奖赏性渴求 2.15±1.28 1.85±0.88 1.88 2.63±2.01 1.88±1.11 1.04
社会性渴求 2.15±1.19 2.1U1.30 .26 2.53±1.33 2.15±1.19 -.54
消极性渴求 2.08±1.28 1.78±1.05 2.24* 2.50±1.37 2.08±1.28 1.06
反射性渴求 2.2H1.31 1.94±1.01 2.00* 2.3H1.34 2.2H1.31 -1.62
渴求总分 2.08±1.13 1.85±0.77 2.00* 2.42±1.29 2.08±1.13 .14
正念 3.93±0.63 4.18±0.64 268** 3.87±0.66 3.93±0.63 -.55

注:*表示p<0.05, **表示/7<0.01

由表2所得结果可知:对实验组各变量进行配对样本/检验,在自我控制上,正念 干预前的得分显著低于正念干预后的得分;在情绪调节上,干预前与干预后的得分无显 著差异;在毒品渴求上,毒品渴求总分及其消极性渴求与反射性渴求两个维度的得分, 干预后的得分显著低于干预前,在消除性渴求、奖赏性渴求以及社会性渴求三个维度上, 干预前与干预后的得分差异不显著;在正念水平上,干预后的得分显著高于干预前。

对对照组各变量前测与后测得分进行配对样本/检验,结果显示:在自我控制感、 情绪调节、毒品渴求及其各维度,以及正念水平上,干预前与干预后的得分均不存在显 著差异。

3自我控制对正念干预对毒品渴求的影响的中介效应检验

由上述结果显示,正念干预对自我控制、毒品渴求与正念水平作用显著,对情绪调 节的作用不显著,因此,我们接下来需要探讨自我控制在正念干预对毒品渴求的影响中 所起的作用。

本研究假设正念干预可以提高自我控制,而自我控制会对毒品渴求产生影响,即自 我控制是中介变量。以正念干预为自变量,毒品渴求为因变量,并假设自我控制为中介 变量,对自我控制的中介效应进行分析。结果如表3,表4,和图1所示。

表3自我控制、毒品渴求与正念的相关分析

变量 1 2 3
1自我控制 1    
2毒品渴求 29** 1  
3正念干预 .26** -.25** 1
M 3.23 2.10 .48
SD .49 .10 .50

注:*表示p<0.05, **表示p<0.01

 

表4对中介效应显著性检验的bootstrap分析

路径 标准化路径效应 95%置信区间
LLCI ULCI
正念干预-毒品渴求 .25 -.02 .53
正念干预-自我控制一毒品渴求 .10** .02 .21

图1正念干预影响毒品渴求的路径

注:**表示7?<0.01

如表3所示,自我控制与毒品渴求之间相关显著,自我控制与正念之间相关显著, 正念与毒品渴求之间相关显著,符合做中介检验的前提条件。

将正念干预作为虚拟变量,实验组和控制组分别编码1、0,使用SPSS宏程序process 软件的bootstrap方法来评估中介效果,即自我控制在正念干预影响毒品渴求的间接效 应是否显著异于0,并通过设定重复抽样为5000次,计算95%的置信区间运行中介效 应检验。结果如表4、图1所示,在正念干预对毒品渴求的影响中,自我控制产生中介 效应的95%置信区间不包含0 (0[0.02, 0.21]),说明正念干预对毒品渴求的影响受到 自我控制的中介作用,中介效应值为O.lOo此外,控制了中介变量自我控制之后,自变 量正念干预对因变量毒品渴求的直接效应的置信区间(LLCI二0.02,ULCI=0.53)包含0, 表明正念干预对毒品渴求的直接效应不显著,也就是说自我控制在正念干预对毒品渴求 的影响中起完全中介作用。

第五部分讨论与结论

1讨论

本文采用了实验组对照组前测后测的实验设计,重点研究了正念干预对女性戒毒人 员情绪调节能力与毒品渴求的影响,研究结果表明,正念训练能够提升戒毒人员的正念 水平,对戒毒人员的情绪调节能力没有显著影响,能够显著降低戒毒人员的毒品渴求, 且自我控制在正念训练与毒品渴求之间起中介作用。

1.1正念干预对女性戒毒人员情绪调节的影响

已有研究表明,药物成瘾者通常会具有烦躁、焦虑、疲惫等负面情绪,甚至存在更 严重的情绪调节困难,尤其在戒断前期,他们无法理解自己的情绪(Fox, Axelrod, & Palinal, 2007)o成瘾者的共同特点基本上都是无法有效调节和控制自己的负性情绪,存 在一定的情绪障碍(Chamey, Palacios・Boix, & Negrete, 2005 )。因此,提高戒毒人员的情 绪调节能力,解决他们的情绪障碍具有相当大的现实意义。国内外对正念训练与情绪调 节的相关研究中已证明,正念训练能够降低个体的负性情绪,增加个体的积极情绪(刘 兴华,徐慰,2013)。多种正念模型及正念情绪调节模型还强调了正念冥想对情绪的调节 作用。认知神经科学表明,正念冥想能够改变与情绪加工相关的大脑结构,用正念训练 能够提高个体的情绪调节能力。

本研究结果显示,正念干预后,实验组与对照组在情绪调节上的得分并没有显著差 异,也就是说正念干预对本研究中女性戒毒人员的情绪调节能力并没有显著影响。这与 已有的关于正念训练与情绪调节的研究结果不一致(Davidson, 2003; Barnhofer, 2007)□ 已有的但是在本研究中,正念干预后,戒毒人员的情绪调节能力并没有得到显著提升。

从研究对象的角度来看,这可能是由于已有研究大多以健康人或者是有其他心理疾 病的群体为被试,而本次干预研究的对象为特殊人群戒毒人员,且本次研究中仅以女性 戒毒人员为研究对象,女性本身情感细腻敏感,思维和情绪容易受到周围环境和事件的 影响,在本次干预中,由于戒毒所环境的必要规定,参与实验的戒毒人员与其他非对照 组的戒毒人员居住在同一个环境,甚至同一宿舍,在日常生活中难免会产生情绪干扰, 且在干预过程中无法对其他意外事件加以控制,这些意外事件也可能导致她们的情绪变 化,且她们处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无法接触到外界的社会情境,因此她们的想法和 情绪可能与外界社会上的个体不同,因此影响了干预结果。

从正念干预的内容来看,正念干预主要强调对情绪的“接纳、观察=而对情绪调节 策略的提高关注较少,但在情绪调节能力中不仅包括这对情绪的认识与接纳,更包含着 情绪的调节策略,对这部分内容缺乏训练,也可能导致戒毒人员整体的情绪调节能力无 法得到显著提高。

从神经科学研究的角度来看,已有研究证明,长期的成瘾行为能够导致大脑中与情 绪调节相关的脑区受到损害,且这种损害不可逆(王霞,赵鑫,2014)。所以在本研究中 仅仅靠8周的正念训练可能并不足以修复这种损害,干预效果自然难以产生显著效果。

1.2正念干预对女性戒毒人员毒品渴求的影响

由研究结果所示,正念干预后,实验组在毒品渴求上的得分显著下降,这表示正念 干预确实能够降低戒毒人员的毒品渴求,这与国内外已有的关于正念训练与成瘾的多数 研究结果相一致,国外一系列对成瘾患者进行正念训练的研究表明,正念干预确实能够 降低成瘾患者的毒品渴求程度,矫正成瘾行为(Bowen, 2006; Bowen, 2009; Witkiewitz, Marlatt, & Walker, 2005)。国内研究也证明了,正念治疗对预防物质成瘾者的复发有效 (徐富明,李燕,邓颖,史燕伟,刘程浩,2016;齐萱,李勇辉,2014)。因此,该研究结果 具有较强的可信度。

正念指一种有目的的、集中于当下的、非评判的注意,强调关注自身当下的体验, 采用不批判的、接纳的态度面对自身以及周围的各种事物,而不是去逃避或者发生习惯 行为。从成瘾机制的角度来看,渴望和负性情绪是造成成瘾行为反复发作的重要机制, 而负性情绪与渴望又有着密切联系(Witkiewitz, Bowen, Douglas, &Hsu, 2013;杨玲,马 丽,赵鑫,张更生,2015)。负强化情绪加工模型认为,成瘾是对戒断反应中的负性情绪 的一种逃避(Baker,Piper,McCarthy,Majeskie,&Fiore,2004)□根据 Solomon (1977)的 拮抗模型,成瘾者在停止用药后会出现抑郁、焦虑等负性情绪增加的戒断反应,而这些 不愉快的戒断反应则会导致成瘾者毒品渴求的提高,进一步增加复吸行为。戒毒人员在 没有经过正念训练之前,他们对于负性情绪的处理方式极有可能是逃避或是自责,因此 也就更可能引起毒品渴求,但是在经过了正念训练之后,戒毒人员在对待负面情绪时则 会利用“接纳、不批判啪勺方式,以客观的态度看待负面情绪,而不是以吸毒的方式来逃 避负性情绪,此时戒毒人员地毒品渴求程度自然会有所下降。同时,渴求还被认为是一 种基于以往情感经验的自动化反应,这种情感可能是为了追求正性体验(即用药后的愉 悦感),也可能为了逃避负性体验(即戒断反应),一旦这种情感体验出现,迫切的渴求 也会出现(Sinha&Li,2007)。在异常学习模型中,成瘾行为也被认为是一种已经形成的 内隐的自动化反应,即成瘾者在无意识中将药物与愉快刺激相联系,因此,当已经完成 生理戒断的成瘾者再次面对药物时,脑中已经形成的自动化反应很容易致使个体产生对 药物的渴求,发生复吸行为。认知加工理论(Franken, 2003)与详述入侵理论中也强调 了对毒品相关线索的注意偏向会对引发成瘾者的毒品渴求,而正念训练中强调“注意当 下J当戒毒者在经过正念训练后面对相关刺激时,可以更容易地将注意力单纯地控制 在当下的环境与刺激本身,而不去联想与药物相关的奖赏刺激,从而使得自动化反应减 弱,药物渴求程度下降。诱因——易感化模型在以往的成瘾理论的基础上,更深刻地指 出了成瘾和复吸行为的关键所在,它指出长期的成瘾行为会导致成瘾者脑神经的改变, 提高对毒品及相关刺激的唤醒和注意,也就是神经易感化,而这种易感化也使个体在环 境中面对相关刺激时极易产生药物渴求。(Robinson & Berridge, 2003; Robinson & Berridge, 2016)o而当经过正念训练的成瘾者在面对相关线索时,不再做出习惯性的渴 求反应,反而会以正念所强调的不批判的态度觉察当下的情境与刺激,注意自己此时此 刻的反应,采取更有效的行动。关于神经科学的研究也证明,正念干预能够在一定程度 上修复被药物所损害的神经,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药物渴求。

1.3正念干预对女性戒毒人员自我控制的影响

本研究结果显示,正念干预后的自我控制得分显著高于干预前的得分,说明正念训 练能够提升女性戒毒人员的自我控制力,这与以往研究基本一致。在已有的研究中显示, 正念水平较高的个体其自我控制水平也更高,且正念训练能够提高个体的自我控制水平 (刘毓,2012)。这可能是因为在正念概念中本身就涉及到了自我控制,比如对注意力的 控制,正念训练中,要求在呼吸时将注意力维持在当下,同时,需要处理其他无关想法。 所以,正念训练强调有意识的、非判断性的觉察此时此刻,其实是对注意力进行自我控 制的一种训练,在正念训练过程中,自我控制时刻参与在专注注意的过程中,经过不断 地重复与练习,从而使自我控制力得到了有效地提升(孙长玉,陈晓,2016)。

根据自我控制资源有限理论(Baumeister, Bratslavsky, Muraven, & Tice, 1998),自我控

制是一种有限的能量,如果个体使用了自我控制,那么这种能量就会亏损,这种能量的 亏损状态被称作自我损耗,而正念训练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对自我损耗起到恢复作用 (Friese, Messner, & Schaffner, 2012)。另外,在自我损耗状态下个体更容易产生负面情 绪与行为,个体对负面情绪的控制和压抑会占用认知资源,消耗自我控制的能量(Wallace & Baumeister, 2002),而正念训练时戒毒人员处于一种放松状态下,在这种状态下她们 并不需要对自己的负面情绪进行压制,因此对自我控制资源消耗较少,在自我控制资源 有限的情况下,相对来说,自我控制资源便增加了,也就是自我控制能力增强了。

从行为主义的观点来看,自我控制基于斯金纳的操作性条件反射原理,斯金纳认为, 自我控制是个体改变变量以改变某一反应发生的可能性(乐国安,1982)。即只要控制这 些变量,就能控制个体的行为。后来,班杜拉以斯金纳的理论为基础,提出了自我调节 机制理论,班杜拉的自我调节机制理论将自我控制分为了三个阶段:自我观察、自我判 断以及自我反应(班杜拉,2001)。个体根据自我观察所得到的信息,进行不同标准的判 断,从而导致不同的行为反应,而这种反应所带来的奖励或惩罚又可以成为自我控制行 为的动机。对于戒毒人员来说,自我控制的三个过程与正念训练的理念相对应,戒毒人 员的自我控制能力本身就较弱,当面对负性情绪以及渴求时,成瘾者很容易时很容易对 自我做出否定的判断,从而做出不良的反应。而正念训练中强调的“不评判的观察J却 可以使个体在“自我判断”环节站在客观的角度观察自己的情绪,从而将自己从否定自我 的情绪中拉出来,做出正确的反应。班杜拉还认为,自我效能感对自我控制的提高也有 帮助,当自我效能感较高时,会对个体产生激励作用,从而增加个体自我控制的行为和 能力(Bandura, 1982)O当戒毒人员在“自我判断沖勺过程中正确面对了负性情绪以及做出 正确反应之后,他们的自我效能感也会相继增强,因此,也就进一步提高了自我控制能 力。

Mischel等人(1999)在自我控制双系统模型中强调了注意控制在自我控制和调节 中的重要作用。他们将自我控制分为了热系统和冷系统两部分。热系统主要推动个体产 生相应的情绪反应,而冷系统则是促使个体进行认知调节。在低压情况下,两个系统水 平相当,而在高压情况下,热系统占支配地位。因此,个体自我控制的强度主要取决于 冷系统的激活程度和热系统的抑制程度。当戒毒人员面对毒品渴求时,可以被认为是处 在高压情境下,也就是热系统占主导地位,戒毒人员的主要表现为回避或逃离反应。经 过正念训练后,戒毒人员可以对其负性情绪和毒品渴求进行“非评判地观察、接纳J而 不是回避或逃离,这个过程也是对热系统的抑制以及对冷系统的激活,当然也就是自我 控制的提升。

1.4自我控制在正念干预降低毒品渴求中的中介作用

本研究中,将自我控制作为中介变量来探讨正念干预对女性戒毒人员毒品渴求的影 响,结果显示,正念干预对毒品渴求的直接效应不显著,自我控制在正念降低毒品渴求 的过程中中介效应显著,说明自我控制起完全中介作用。也就是说,正念干预并不能直 接降低女性戒毒人员毒品渴求,在这个过程中,是通过自我控制来起作用的。这一中介 过程经历了两个环节,首先,由于正念干预的作用,自我控制得到了提升,再者,由于 自我控制的提高,从而降低了毒品渴求。这两个环节都有相应的研究作为支撑,具有坚 实的理论基础。

众多的研究已经证明,正念训练能够提升吸毒者的自我控制能力。正念所强调的用 开放的、接纳的态度来面对所有体验,包括承认与接受自己的思维和想法,因此,在正 念干预后,戒毒人员会选用更合适的方式去面对负面情绪时,而非简单地逃避,也就是 说正念训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戒毒人员的认知模式,使个体能够觉察到自动化的思 维,并且有意识地进行调节,从而摆脱自动化思维,增强自我控制的能力。正念中“以不 评判的态度面对事物"更能使戒毒人员对自己的情绪、认知和行为形成一个更全面客观 的认识,从而能够在大方向上控制自己整个的心理及行为走向。再者,根据自我控制资 源有限理论,个体的自我控制总能量是有限的,任何一个自我控制的任务都会消耗这种 资源(Baumeister, Bratslavsky, Muraven, & Tice, 1998)。对于戒毒人员来说,她们每天都 需要克制自己对毒品的渴望,压抑自己的负性情绪,这些因素都会导致她们的自我控制 能量减弱,而正念练习时,所有戒毒人员都处在一个相对放松的环境,在这种放松状态 下,正念训练强调的是接纳自己的任何情绪,戒毒人员不必再去压制自己的欲望与情绪, 也就意味着对自我控制的能量消耗更少,自我控制力会更强。最后,正念干预对戒毒人 员的自我管理能力也有所帮助,比如在正念练习中强调的“注意此时此刻"可以促使戒毒 人员将注意力控制在当前的事物上,将当下的事物与其他无关事物分离,从而能够更好 地解决当下的问题。

自我控制力的提高对降低毒品渴求的益处也被众多的研究一再证实。在以往的研究 中发现,吸毒者的自我控制能力明显低下,主要表现为在日常行为中自控力较低,自我 管理和调节能力较差(黎立勋,1997)。研究者对吸毒者的自我控制与成瘾程度的因果关 系也做了推测,研究结果表明,自控力较低是导致吸毒的重要因素,同时,吸毒又反作 用于自控力,导致自控力的进一步下降。具体来说,自我控制能力低下的戒毒人员,在 日常生活中在面对诱惑时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和冲动行为,无法合理安排时间,以及制 定和实施计划,而这些不足之处更容易使他们在面对毒品时产生更大的渴求,以致发生 不断复吸的行为。而不断的成瘾行为更能使毒品改变成瘾者地认知与思维,使其自我控 制能力进一步下降。在经过生理戒断之后,这些戒毒者往往还存在着对毒品的心理依赖, 他们的心理模式并没有发生质变,同时,由于他们的自我控制能力本身较低,因此,当 再次面对负面情绪或毒品时,便会自动化地产生毒品渴求,发生复吸行为。综上可知, 自我控制能力较低是导致物质成瘾的重要原因,想要降低成瘾者的毒品渴求,提高他们 的自我控制能力不失为一个有效的方法。已有研究也已证明,提高自控力确实能够降低 成瘾者的毒品渴求程度,比如,余志鹏(2018)在《药物成瘾的强迫觅药模型》一文中 指出,药品成瘾者的自控力相对缺乏,通过对自控力的训练能够减少成瘾者的强迫性觅 药行为。

基于此,本研究将研究成果进行梳理,可以对这种中介效应进行易于理解的解释: 正念训练本身对女性戒毒人员的直接作用并不显著,在正念干预降低毒品渴求的过程中, 自我控制起着必不可少的作用。首先成瘾者的自我控制力低下作为毒品渴求的重要原因, 且自我控制能力低下伴随着更多的负面情绪,而通过正念训练能够提高戒毒人员的自我 控制能力,自我控制力的提高又会带来更多的积极情绪,从而降低成瘾者的毒品渴求。

综上所述,对于戒毒人员来说,提高其自我控制力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她们的毒 品渴求,因此,在日后对戒毒人员如何降低毒品渴求的研究中,可以加强对自我控制的 训练,或者开展正念训练时可以加入自我控制的训练课程,以便更有效的降低戒毒人员 的毒品渴求。

1.5研究意义

本研究采用正念防复吸疗法对女性戒毒人员的情绪调节能力和毒品渴求进行了干 预,并探索了自我控制在其中所起的中介作用。这一研究丰富了已有的相关研究,为日 后在该领域中的研究提供了一定了理论基础。

研究结果显示,正念防复吸疗法显著降低了女性戒毒人员的毒品渴求程度,且自我 控制在其中起到了中介作用,但是该疗法对女性戒毒人员的情绪调节能力并没有产生明 显作用,基于本文研究结果,可知本研究存在一定的实践价值:

研究结果显示,正念干预可以通过提高女性戒毒人员的自我控制力,从而降低她们 的毒品渴求程度。自我控制力较低也是产生吸毒行为的原因之一,因此,在日后的研究 中,可以加强对提高戒毒人员的自我控制力的研究力度,注重对戒毒人员自我控制力的 培养。

除了戒毒人员之外,对正常群体的自我控制力的培养也应该得到重视,因为已有调 查显示,很多青少年群体会因为好奇心或者其他人的诱惑产生吸毒行为,对他们自我控 制力的加强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他们抵御诱惑和遏制不正当的好奇心的能力,从而降 低他们意外吸毒的可能性。

本研究中所采用的正念防复吸疗法并未对女性戒毒人员的情绪调节能力产生明显 效果,在日后的研究中,可以结合正念理论与情绪调节理论,针对戒毒人员情绪调节能 力,开发或者改编一套正念干预方案,用来提高戒毒人员的情绪调节能力,因为已有研 究证明,提高戒毒人员的情绪调节能力能够降低他们的负性情绪和毒品渴求程度。

最后,本研究基于正念理论和已有的正念防复吸疗法,设计和实施了一套针对戒毒 人员的团体训练方案,为降低戒毒人员的毒品渴求这一领域的正念干预研究提供了实证 依据。

2结论

  • 正念训练能够降低戒毒人员的毒品渴求;
  • 自我控制在正念干预降低戒毒人员毒品渴求的过程中起中介作用。

第六部分总结

1研究的创新之处

  • 基于正念理论和已有的正念防复吸疗法,设计和实施了一套针对戒毒人员的 团体训练方案,为降低戒毒人员的毒品渴求这一领域的正念干预研究提供实证依据。
  • 本研究不止探讨了正念训练对毒品渴求的影响,还考察了正念训练影响毒品 渴求的中介机制——自我控制的中介作用,有助于更深入的了解正念训练如何降低女性 戒毒人员的毒品渴求。

2研究的不足

本研究再一次验证了正念训练能够有效降低女性戒毒人员的毒品渴求,且证明了自 我控制在过程中的中介作用,虽然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是研究仍有不足之处,比如:

  • 本研究的测评方式采用问卷形式,被试在作答时难免会产生主观偏差;
  • 本研究在选择被试时尽量考虑到了她们的同质性,但是仍然无法排除其他有 关因素,如个人经历,家庭环境等;
  • 本研究的对照组为等待对照组,可能会产生霍桑效应;
  • 未能对干预后的人员进行长期的随访,无法评价正念干预的长期效果。

3研究的展望

自从正念训练被应用到成瘾行为的治疗中以来,研究者们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但是,现在已有的正念疗法矫正成瘾行为的研究仍然存在不足之处,需要在日后的研究 中加以改进。

从研究的样本上来看,现有的正念训练的研究中以戒毒人员为研究对象的研究仍然 不多,且多数研究的样本量较少,虽然在本研究中已经加大了研究的样本量,但是由于 样本量的流失等问题,样本数量仍然比不上对其他群体的研究。在日后的研究中仍需要 再加大研究样本。

从测评方式上来看,已有研究多数采用自我报告的形式,缺乏客观的测评手段,因 此干预结果难免会产生主观偏差。在日后的研究中可以多多利用现有的科技手段,采用 客观性、生理性的测量方法。

从研究的干预方式上来看,已有研究多采用的是短程正念训练,即训练后立即进行 评估(向伟等,2018),未能对干预后的人员进行长期的随访,无法评价正念干预的长期 效果。在日后的研究中应该加大对正念训练后如何保持效果的研究。

最后,虽然目前已有的正念训练方式对矫正成瘾有一定的治疗效果,但是这些研究 大多采用各自开发的干预手册,因此,促成干预手册的标准化也可以是未来研究的一个 课题。

参考文献

Anderson, N.D, Lau, M.A, Segal,乙V., & Bishop, S.R. (2010). 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 and attentional control. Clinical Psychology & Psychotherapy, 14,449-463.

Aron, A. R., Robbins, T. W., & Poldrack, R. A. (2014). Inhibition and the right inferior frontal cortex: one decade on. 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 5(4), 170-177.

Baer, R.A. (2003). Mindfulness training as a clinical intervention: A conceptual and empirical review. Clinical Psychology: Science and Practice, 10(2), 125-143.

Baker, T. B., Piper, M. E., McCarthy, D. E., Majeskie, M. R., & Fiore, M. C. (2004). Addiction motivation reformulated: an affective processing model of negative reinforcement. Psychological Review, 777(1), 33-51.

Baker, T.B., Morse, E., & Sherman, J.E. (1986). The motivation to use drugs: a psychobiological analysis of urges. Nebraska Symposium on Motivation Nebraska Symposium on Motivation, 34(34), 257.

Bandura, A. (1982). Self-efficacy mechanism in human agency. Am Psychol,37(2),122-147.

Barnhofer, T., Duggan, D., Crane, C., Hepburn, S., Fennell, & Williams, J.M.G. (2007). Effects of

meditation on frontal alpha-asymmetry in previously suicidal individuals. Neuroreport, 18,709.

Baumeister, R. F., Bratslavsky, E., Muraven, M., & Tice, D. M. (1998). Ego depletion: is the active self a limited resourc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4(5), 1252-1265.

Berridge, K. C., & Robinson, T. E. (2016). Liking, wanting and the incentive-sensitization theory of addiction. American Psychologist, 77(8), 670-679.

Billieux, J., Linden, M. V. D., & Ceschi, G. (2007). Which dimensions of impulsivity are related to cigarette craving? Addictive Behaviors, 32(6), 1189-1199.

Bishop, & S., R. (2004). Mindfulness: a proposed operational definition. Clinical Psychology: Science and Practice, 77(3), 230-241.

Bowen, S., Chawla, N., Collins, S.E., Witkiewitz, K., Hsu, S., & Grow, J. (2009). Mindfulness-based relapse prevention for substance use disorders: a pilot efficacy trial. Substance Abuse, 30(4),295-305.

Bowen, S., Witkiewitz, K., Dillworth, T.M., Chawla, N., Simpson, T.L., & Ostafln, B.D. (2006). Mindfulness meditation and substance use in an incarcerated population. Psychology of Addictive Behaviors, 20(3), 343-347.

Brantley, J. (2007). Calming Your Anxious Mind. Calming your anxious mind : how mindfulness and compassion can free you from anxiety, fear and panic. New Harbinger Publications.

Brensilver, M. (2011). Letter to the editor: Response to a systematic review of neurobiological and clinical features of mindfulness meditations. Psychological Medicine, 41(3), 666-668.

Brewer, J.A., Mallik, S., Babuscio, T.A.,Nich, C., Johnson, H.E., & Deleone, C.M., et al. (2011). Mindfulness training for smoking cessation: results from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Drug & Alcohol Dependence, 119(1-2), 0-80.

Brewer, J.A., Worhunsky, P.D., Carroll, K.M., Rounsaville, B.J., & Potenza, M.N. (2008). Pre-treatment brain activation during stroop task is associated with outcomes in cocaine dependent patients. Biological Psychiatry, 04(11), 998-1004.

Brown, D., Forte, M., & Dysart, M. (1984a). Differences in visual sensitivity among mindfulness meditators and non-meditators. Percept Mot Skills, 55(3), 727-733.

Brown, D., Forte, M., & Dysart, M. (1984b). Visual sensitivity and mindfulness meditation. Perceptual and Motor Skills, 58(3), 775-784.

Brown, K.W., & Ryan, R.M. (2003). The benefits of being present: mindfulness and its role in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84(4), 822-848.

Cahn, B.R., & Polich, J. (2006). Meditation states and traits: eeg, erp, and neuro imaging studies.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32(2), 180-211.

Carlson, L.E., & Garland, S.N. (2005). Impact of 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 (mbsr) on sleep, mood, stress and fatigue symptoms in cancer outpatient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ehavioral Medicine, 72(4), 278-285.

Chiara, G. D. (1999). Drug addiction as dopamine-dependent associative learning disorder. European Journal of Pharmacology, 375(1-3), 13-30.

Coelho, H.F., Canter, P.H., & Ernst, E. (2007). Mindfiilness-based cognitive therapy: evaluating current evidence and informing future research. 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75(6), 1000- 1005.

Daglish, M.R.C., Weinstein, A., Malizia, A.L., Wilson, S., Melichar, J.K., & Lingfordhughes, A., et al. (2003). Functional connectivity analysis of the neural circuits of opiate craving: nmoren rather than "different”? Neuroimage, 20(4), 1964-1970.

Davidson, & R., J. (2003). Alterations in brain and immune function produced by mindfulness meditation.

Psychosomatic Medicine, 65(4), 564-570.

Davis, J.M., Manley, A.R., Goldberg, S.B., Stankevitz, K.A., & Smith, S.S. (2015). Mindfulness training for smokers via web-based video instruction with phone support: a prospective observational study. BMC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75(1).

Duckworth, A.L., & Seligman, M.E.P. (2005). Self-discipline outdoes iq in predicting academic performance of adolescents. Psychological Science, 76(12), 939-944.

Elwafi, H.M., Witkiewitz, K., Mallik, S., Iv, T.A.T., & Brewer, J.A. (2013). Mindfulness training for smoking cessation: moderation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raving and cigarette use. Drug and Alcohol Dependence, 730(l・3), 222-229.

Franken, I. H. (2003). Drug craving and addiction: integrating psychological and neuro psycho pharmacological approaches. Progress in Neuropsychopharmacology & Biological Psychiatry, 27(4), 563-579.

Friese, M., Messner, C., & Schaffner, Y. (2012). Mindfulness meditation counteracts self-control depletion. Consciousness & Cognition, 21(2), 1016-1022.

Fu, L.P., Bi, G.H., Zou, Z.T., Wang, Y., & Yang, Z. (2008). Impaired response inhibition function in abstinent heroin dependents: an fMRI study. Neuroscience Letters, 438(3), 322-326.

Garrison KA, Pal P, Rojiani, R, et al. (2015).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smartphone-based mindfulness training for smoking cessation: a study protocol. BMC Psychiatry, 75(1), 83.

Grant, J.A., & Rainville, P. (2009). Pain sensitivity and analgesic effects of mindful states in zen meditators: a cross-sectional study. Psychosomatic Medicine, 77(1), 106-114.

Gross, & Janies, J. (1998). Antecedent- and response-focused emotion regulation: divergent consequences for experience, expression, and physiolog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4(1), 224- 237.

Halikas, J.A., Kuhn, K.L., Crosby, R., Carlson, G., & Crea, F. (1991). The measurement of craving in cocaine patients using the minnesota cocaine craving scale. Comprehensive Psychiatry, 32(1), 22-27.

Hamilton, F. (2008). The Use of Mindfulness in 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 Suggestions for Its Application and Integration in Existing treatment. Clinical Psychology &Psychotherapy, 75(1), 53-59.

Hofmann, W., & Strack, F. F. (2009). Impulse and self-control from a dual-systems perspective. Perspectives 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7(2), 162-176.

Holzel, B.K, Lazar, S.W., Gard, T., Schumanolivier, Z., Vago, D.R., & Ott, U., et al.(2011).How does mindfulness meditation work? proposing mechanisms of action from a conceptual and neural perspective. Perspectives 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A Journal of the Association for Psychological Science, 6(6), 537.

Jha, A. P., Stanley, E. A., Kiyonaga, A., Wong, L., & Gelfand, L. (2010). Examining the protective effects of mindfulness training on working memory capacity and affective experience. EMOTION, "(1), 54-64.

Kabat-zinn, J. (2007). Mindfulness-based interventions in context: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Clinical Psychology Science & Practice, 10(2), 144-156.

Kabat-Zinn, J., Lipworth, L., & Burney, R. (1985). The clinical use of mindfulness meditation for the sei匸 regulation of chronic pain. Journal of Behavioral Medicine, 8(2), 163-190.

Kozlowski, L.T., & Wilkinson, D.A. (1987). Use and misuse of the concept of craving by alcohol, tobacco, and drug researchers. Addiction, 82(1), 31-36.

Kristeller, J.L. (2003). Mindfulness, Wisdom, and Eating: Applying a Multi-Domain Model of Meditation Effects. Constructivism in the Human Sciences, 5(2),107-118.

Lyddy, C., Good, D.J., Glomb, T.M., Bono, J.E., Brown, K.W., & Duffy, M.K., et al.(2016).Contemplating mindfulness at work: an integrative review. Journal of Management, 42(1), 877-880.

Maclean, J.V Faisal-Cury, A, Chan, Y-F, Menezes, P. R, Winters, A, Joseph, R, &Huang, H. (2015).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leep disturbance in pregnancy and persistent common mental disorder in the perinatal period (sleep disturbance and persistent cmd). Journal of Mental Health, 24(6), 375-378.

Metcalfe, J., & Mischel, W. (1999). A hot/cool-system analysis of delay of gratification: dynamics of willpower. Psychological Review, "6(1), 3-19.

Miller, W. R., & Taylor, C. A. (1980). Relative effectiveness of bibliotherapy, individual and group selfcontrol training in the treatment of problem drinkers. Addictive Behaviors, 5(1), 13-24.

Ostafin, B.D., Marlatt, G.A., & Greenwald, A. G. (2008). Drinking without thinking: an implicit measure of alcohol motivation predicts failure to control alcohol use. Behaviour Research and Therapy, 46(11), 0- 1219.

Papachristou, H., Nederkoorn, C., & Jan Corstjens. (2012). The role of impulsivity and perceived availability on cue-elicited craving for alcohol in social drinkers. Psychopharmacology, 224(1), 145-153.

Papachristou, H., Nederkoom, C., & Jan Corstjens. (2012).The role of impulsivity and perceived availability on cue-elicited craving for alcohol in social drinkers. Psychopharmacology, 224(1), 145-153.

Robinson, T. E., & Berridge, K. C. (2003). Addiction. 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 54(1), 25-53.

Ruscio, A. C., Muench, C., Brede, E., & Waters, A. J. (2016). Effect of brief mindfulness practice on sei匸 reported affect, craving, and smoking: a pilot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using ecological momentary assessment. Dtsch Med Wochenschr, 737(18), 964-964.

Samuelson, M., Carmody, J., Kabat-Zinn, J., & Bratt, M. A. (2007). 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 in massachusetts correctional facilities. The Prison Journal, 87(2), 254-268.

Schroevers, M. J., & Brandsma, R. (2010). Is learning mindfulness associated with improved affect after mindfulness-based cognitive therapy?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ology, 101(1), 95-107.

Shapiro, S. L. (2003). The efficacy of 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 in the treatment of sleep disturbance in women with breast cancer: an exploratory study. Journal of Psychosomatic Research, 54(1), 85-91.

Sinha, R., & C. S. R., L. I. (2007). Imaging stress- and cue-induced drug and alcohol craving: association with relapse and clinical implications. Drug & Alcohol Review, 26(1), 25-31.

Solomon, R. L. (1977). Addiction: An opponent-process theory of acquired motivation: The affective dynamics of addiction. Psychopathology: Experimental models, 66-103.

Solomon, R. L. (1977). Addiction: an opponent-process theory of acquired motivation: the affective dynamics of addiction. In Psychopathology: Experimental Models, JD Maser(ed), San Francisco: Freeman, 275(5335), 52-58.

Telzer, E. H., Masten, C. L., Berkman, E. T., Lieberman, M. D., & Fuligni, A. J. (2011). Neural regions associated with self-control and mentalizing are recruited during prosocial behaviors towards the family. Neuroimage, 55(1), 242-249.

Thompson, R. A., Lewis, M. D., & Calkins, S. D. (2010). Reassessing emotion regulation. Child Development Perspectives, 2(3), 124-131.

Victorson, D., Kentor, M., Maletich, C., Lawton, R.C., Kaufman, V.H., & Borrero, M., et al. (2015). Mindfulness meditation to promote wellness and manage chronic disease: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mindfulness-based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relevant to lifestyle medicine. American Journal of Lifestyle Medicine, 9(3), 185-211.

Vinci, C., Peltier, M. R., Shah, S., Kinsaul, J., Waldo, K., & Mcvay, M. A., et al. (2014). Effects of a brief mindfulness intervention on negative affect and urge to drink among college student drinkers. Behaviour Research and Therapy, 59, 82-93.

Wallace, H. M., & Baumeister, R. F. (2002). The effects of success versus failure feedback on further self

control. Self & Identity, 7(1), 35-41.

Witkiewitz, K., Bowen, S., Douglas, H., & Hsu, S. H. (2013). Mindfulness-based relapse prevention for substance craving. Addictive Behaviors, 38(2), 1563-1571.

Witkiewitz, K., Marlatt, G. A., & Walker, D. (2005). Mindfulness-based relapse prevention for alcohol and substance use disorders. Journal of Cognitive Psychotherapy, 79(3), 21 1-228.

Wong, Y. S., Chan, W. K., Wong, L. P., Chu, M. C., Kitty Lam, Y. Y., & Mercer, S. W., et al. (2011). Comparing the effectiveness of 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 and multidisciplinary intervention programs for chronic pain. The Clinical Journal of Pain, 27(8), 724-734.

Wong, Y.S.S., Ling, Y.M.C., & Li, C. K. C. (2015).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 the effects of mindfulness-based cognitive therapy on chronic insomnia among Chinese patients in the community. Integrative Medicine Research, 4(1), 34.

Wupperman, P., Neumann, C. S., Whitman, J. B., & Axelrod, S. R. (2009). The role of mindfulness in 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 features. Journal of Nervous & Mental Disease, 797(10), 766-771.

班杜拉.(2001).思想和行动的社会基础:社会认知论.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陈思佚,崔红,周仁来,贾艳艳.(2012).正念注意觉知量表(maas)的修订及信效度检验.中国临床心 理尝杂总;20(2), 148J51.

段文杰.(2014).正念研究的分歧:概念与测量.心理科学进展,22(10), 1616-1627.

费定舟,钱东海,黄旭辰.(2016).利他行为的自我控制过程模型:自我损耗下的道德情绪的正向作用. 心理学报,48(9), 1175-1183.

耿柳娜,沈晖,韩丹,卢晓丹.(2015).正念训练对戒毒人员接纳他人的影响.中国特殊教育,(01), 87- 91+96.

耿柳娜,赵群.(2013).正念对艾滋病污名的影响:吸毒人群的证据.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7(06), 1004-1007+1012.

顾瑛琦.(2018).正念的去自动化心理机制及临床干预效果研究.博士学位论丈华东师范大学,上海. 郭璞洋,李波.(2017).正念是什么一从正念内涵研究发展角度的思考.心理科尝(3), 753・759.

贺淑红,马慧芳,马海林.(2012).藏族大学生情绪调节与自我控制能力的关系.国际精神病学杂志, ⑷,9-12.

乐国安.(1982).论新行为主义者斯金纳关于人的行为原因的研究.心理学报,"(3), 335-341.

黎立勋.(1997).新编戒毒指南.广州:广东科技出版社.

李英,席敏娜,申荷永.(2009).正念禅修在心理治疗和医学领域中的应用.心理科学,®,39—39&

刘兴华,涵开雷,徐慰.(2011).以正念为基础的认知行为疗法对强迫症患者的效果.中国心理卫生杂 志,(12) , 915-920.

刘兴华,徐慰,王玉正,刘海骅.(2013).正念训练提升自愿者幸福感的6周随机对照试验.中国心 理卫生杂志,27(8), 597-601.

勇孙.戒毒人员脫毒期药物渴求的调查研究.硕士学位论文,西南师范大学,重庆. 吕超,王克.(2018).正念训练在射击运动训练中的应用研究.(13), 165-166.

彭彦琴 居敏珠.(2013).正念机制的核心:注意还是态度?心理科尝36(4), 1009-1013.

齐萱,李勇辉.(2014).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在物质使用障碍复发预防中的应用.中国药物依赖 性杂志,23(6),412-416.

石贞艳.(2011).正念训练对大学生焦虑水平的影响研究.社会心理科学,

孙长玉,陈晓.(2016).正念冥想训练对中学生自我控制能力的干预作用.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4®. 谭钧丈吴和鸣.(2009).正念训练治疗抑郁症案例报告.安徽卫生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谭树华,郭永玉.(2008).有限自制力的理论假设及相关研究.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16

田唤,范存欣,罗春花,曾红,武晓艳,马绍斌.(2011).正念防复吸疗法对女性戒毒人员稽延性戒断 症状的干预研究.中华行为医学与脑科学杂志,806-80&

王华荣,李安.(2010).中学生情绪调节方式、自我控制与攻击行为的关系研究.青少年犯罪研究,心, 54-63.

王娟,王晓娟,王茜.(2016).关于正念治疗疼痛的心理与脑机制研究.医学与君孝(22),60—61. 王祖艳.(2018).以正念为基础认知行为护理干预对强迫症患者的效果.中国医药指南,

吴琼,石林夏志鹏,卢理达,杜欣聪.(2013).不同时长和内容的正念训练对抑郁的干预效果.中国 临床心理学杂志,27(4)., 685-689.

向伟,徐远超.(2018).国内关于正念训练的应用研究综述.管理观葵704(33), 110J12+115.

徐富明,李燕,邓颖,史燕伟,刘程浩.(2016).正念禅修与成瘾行为.心理科学进展,24,985394.

严标宾,郑雪,张兴贵.(2011).大学生社会支持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机制——自我控制及抑郁的中 介作用.心理科•尝(2),471475.

杨玲,马丽,赵鑫,张更生.(2015).毒品成瘾者情绪加工及应对方式的特点:基于负性情绪的视角.心 理科学,(2),37.

杨玲,王霞,赵鑫(2014).药物成瘾个体的情绪调节缺陷.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丸.

杨雪岭,赵静波,盛秋萍,何晨琪,赵久波.(2018).自我控制能力训练对大学生抑郁症的改善作用.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320稣出亠4.

于彤.(2015).老年高干病房护士负性情绪的正念认知干预及效果评价.22(19), 63-65. 余志鵬 徐鹏,沈昊伟.(2018).药物成瘾的强迫觅药模型.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270\\\3Y1.

袁明,李松,张微,王金凤,陈天勇,李勇辉.(2017).海洛因成瘾者的注意偏向与特质性正念水平的 关联性.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26(06), 423-428.

张佳媛.(2015).正念减压疗法对乳腺癌患者知觉压力及焦虑抑郁水平的影响.中华护理杂志,50Q), 189-193.

张靓颖,施菁青,杜江.(2018).正念干预防复吸及相关影像学研究.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医学版),⑻, 973-978.

钟佳涵,李波,郭璞洋,修玉兰.(2016).简易正念技术对情绪调节的影响效果初探.社会心理科学,37(11),3-12.

朱玲玲,吴素红.(2011).自我控制研究述谍.绍兴文理学院学报,

附录

此调查仅为学术研究,请根据自己的真实感受做答,不涉及到所内个人表现考评!你

的作答情况不会泄露,我们会向戒毒所严格保密! !

自我控制量表(SCS)样题

题目 完全不 符合 不符 合 不确 定 符合 非常 符合
1•我能很好地抵制诱惑。 1 2 3 4 5
2.对我来说改掉坏习惯是困难的。 1 2 3 4 5
3.我是懒惰的。 1 2 3 4 5
4.我会做一些能给自己带来快乐但对自己有 害的事。 1 2 3 4 5
5.人们相信我能坚持行动计划。 1 2 3 4 5
           

情绪调节困难量表(DERS)样题

题目 从 不 偶尔 一有时一 经 常 总 是
1.我明白我的感受是怎样的。 1 2 3 4 5
2.我会注意我的感受。 1 2 3 4 5
3.我有过情绪极为强烈和情绪失控的经历。 1 2 3 4 5
4.我不清楚自己的感受是怎样的。 1 2 3 4 5
5.我很难弄明白自己的感受。 1 2 3 4 5
           

戒毒人员药物渴求量表样题

题目 完全不

符合

比较不

符合

有点不

符合

不确 定 有点 符合 比较 符合 宀厶 3E 符合
1我经常会想起“溜冰叩勺 舒服感 1 2 3 4 5 6 7
2如果失眠,我会想到“溜 冰” 1 2 3 4 5 6 7
3 一想到平时买药的地 方,我就想“溜冰" 1 2 3 4 5 6 7
4假如出去后没有工作我 可能会复吸 1 2 3 4 5 6 7
5回忆起“溜冰沖勺兴奋状 态我就很想用药 1 2 3 4 5 6 7
               

正念觉知量表样题

题目 几乎没有一一几乎总是
1.坏心情产生时不应该回避而应该让它慢慢走掉。 1 2 3 4 5 6
2.我能集中注意完成当前工作,不管工作是简单还是复杂。 1 2 3 4 5 6
3.我时时留意自己的躯体感觉、心理状态等。 1 2 3 4 5 6
4.我是个一路前行而很少关心沿途风景的人。 1 2 3 4 5 6
5.我说不出心理上的紧张和不适会伴随怎样的躯体感觉。 1 2 3 4 5 6
             

致谢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随着毕业论文的结束,我的研究生生涯也即将画上圆满的 句号。回首过去,心中充满了感慨,成长的每一幕都好似近在昨天。在山师读研的两 年,是我人生中弥足珍贵的记忆。

首先要感谢我的导师郭庆科教授,从日常的学习,论文题目的确定到论文的撰 写,郭老师都给予我悉心的关怀和耐心的指导,给我鼓励和动力,也正是在郭老师的 指导和督促下论文才得以如期完成。郭老师在学业上对我们严格要求,在生活中对我 们关爱有加,感谢能够成为郭老师的学生。此外,还要感谢课题组的所有同学,感谢 你们在学习和工作中给予我的鼓励和帮助,尤其是吴睿师姐,很多次在我遇到瓶颈时 给我耐心的指导,还有于小童同学,从论文写作的开始和结束,我们一直都能够相互 鼓励,共同探讨,和你们一起学习一起进步,我感到十分荣幸。

其次,要感谢我的408宿舍,欣悦、海潮、艺芯,谢谢你们

陪我度过青春里最美好的时光,感谢相遇,让我们在成长的道路上相互陪伴、相 互取暖。两年来我们一起走过太多难忘的日子,感谢你们带给我的所有能量与快乐, 此刻别离分外不舍,但我相信短暂的别离是为了将来更好的重聚。希望毕业以后我们 还能经常聚在一起回忆学生时代,也祝愿你们往后的生活一切顺意。

最后,感谢我的父母和家人,感谢你们对我学习、生活给予的支持和照顾。是家 人的陪伴让我有勇气走的更远,也感谢父母支持我做的每一个决定,你们永远是我最 温暖的港湾。

感谢山师,感谢心理学院,愿毕业以后的我们,永远对生活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