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院校一年级新生的焦虑情绪及其影响因素分析论文

2020年9月15日10:15:12医学院校一年级新生的焦虑情绪及其影响因素分析论文已关闭评论

医学院校一年级新生的焦虑情绪及其影响因素分析论文

摘要

背景社会的发展带来的不仅是社会经济的进步,同时影响的是生活水平的 提升以及生活节奏的加快。大学生的学习及生活的节奏越来越快,承受的压力 也越来越大,这些情况可能会影响他们的身心健康。相关研究发现大学生的焦 虑情绪检出率为9%〜25%,尤其是在医学生这个群体中,焦虑和抑郁情绪更是 普遍。而目前相关研究的对象主要为大学本科院校学生,针对高职院校新生的 研究相对较少。本研究调查了广东省肇庆医学高等专科学校一年级新生的焦虑 情况以及产生的原因和相关的影响因素,为医学院校新生有效地调整心理状态 提供理论参考。

目的调查医学院校一年级新生的焦虑情况及其影响因素,分析产生这种焦 虑心理情况的原因和相关的影响因素,为医学院校新生有效地调整心理状态提 供理论参考和一些对策建议,为焦虑的相关研究提供可供参考的数据资料。

方法采用横断面研究,对1050名肇庆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的一年级新生进 行了焦虑自评量表(SAS)、贝克抑郁问卷(BDI)、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PSQI)、 手机依赖问卷(MPIQ)以及社会人口学资料的评估调查。回收有效问卷944份, 有效回收率为89.9%o问卷数据采用SPSS19.0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符合正 态分布,人口统计学资料以相对数及其比率(%)表示,对睡眠质量、抑郁及手 机依赖性量表间的比较以均值和标准差(匚土&)表示。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和 卡方检验。采用logistic回归分析对焦虑情绪的影响因素进行探究。

结果 医学院校一年级新生的焦虑情绪检出率为13.8% (130/944) o将SAS 分成非焦虑组(SASV50)与焦虑组(SASN50),通过t检验发现,焦虑组的 吸烟和饮酒比例较高,健康状况较差,学习压力偏高,学习兴趣下降,且PSQI、 BDI及MPIQ的得分显著升高©非焦虑组(SASV50)和焦虑组(SASQ0)的 Logistic 回归分析显示:学习压力(0=0.806, 95%CI (1.217, 4.115) )、PSQI (0=0.140, 95%CI (1.023, 1.292)〕、BDI〔0=0.163, 95%CI (1.142, 1.214)) 及 MPIQ 9=0033, 95%CI (0.943, 0.993))。

结论肇庆医学高等专科学校一年级新生焦虑情绪检出率在国内属于中等 水平,学习压力增大、睡眠质量差、抑郁情绪及手机依赖性使用是医学院大一 新生产生焦虑情绪的主要影响因素。因此,大学生的焦虑状况尤其是医学院大 一新生的焦虑心理需要引起学生、家长及学校的重视并制定相应的措施进行积 极的干预。

关键词:医学院校新生;焦虑情绪;影响因素;问卷调查;

Analysis of anxiety and its influencing
factors among freshmen in medical college

Name: LIN Yuchan

Supervisor: ZHANG Bin

ABSTRACT

Background The development of society not only brings social and economic progress, but also affects the improvement of living standards and the acceleration of the pace of life. The pace of college students* study and life is getting faster and faster, and they are under more and more pressure, which may affect their physical and mental health. Relevant studies have found that the detection rate of anxiety among college students is 9% to 25%, especially among medical students, anxiety and depression are more common. At present, the research objects are mainly undergraduate colleges, and there are relatively few researches on freshmen in higher vocational colleges. This study investigated the anxiety of first-year medical college freshmen in ZhaoQing, GuangDong province, as well as the causes and related influencing factors.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anxiety situation and its influencing factors of first-year medical college freshmen, analyze the causes and related influencing factors of the anxiety situation, provide theoretical reference and some countermeasures and Suggestions for medical college freshmen to effectively adjust their psychological state, and provide reference data for related research on anxiety.

Methods In a cross-sectional study, 1,050 first-year medical college students in ZhaoQing were assessed on the anxiety self-rating scale (SAS), Bakefs Depression Questionnaire (BDI), Pittsburgh Sleep Quality Index (PSQI), Mobile Phone

Dependence Questionnaire (MPIQ), and socio-demographic data. 944 effective questionnaires were collected, with an effective recovery rate of 89.9%・ The questionnaire data were statistically analyzed by SPSS19.0. The measurement data were normally distributed. The demographic data were expressed in relative Numbers and their ratios (%), and the comparison between the sleep quality, depression and mobile phone dependence scales was expressed in mean and standard deviation (兀土$). T test and chi - square test were used for inter-group comparison. Logistic regression analysis was used to explore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of anxiety.

Results The anxiety detection rate of medical college freshmen was 13.8% (130/944). SAS was divided into the non-anxiety group (SAS < 50) and the anxiety group (SAS M 50). It was found by t test that the anxiety group had higher smoking and drinking rates, poor health, high learning pressure, decreased learning interest, and significantly increased scores of PSQI, BDI and MPIQ. Logistic regression analysis of non-anxiety group (SAS < 50) and anxiety group (SAS $50) showed that: learning stress (0=0.806, 95%CI (1.217, 4.115) )、PSQI〔0=0.140, 95%CI (1.023, 1.292) )、BDI (0=0.163, 95%CI( 1.142, 1.214))及 MPIQ (0=0033, 95%CI (0.943, 0.993))。

Conclusion The detection rate of anxiety among first-year medical college freshmen in ZhaoQing Medical College is in the middle level in China. Increased study pressure, poor sleep quality, depression and dependence on mobile phones are the main factors influencing anxiety among first-year medical college freshmen. Therefore, the anxiety of college students, especially the anxiety of medical college freshmen, needs to be paid attention to by students, parents and schools, and appropriate measures should be taken for active intervention.

KEYWORDS Medical students; Anxiety; related factor; Questionnaire survey

前言

最近几年,大学生心理健康受社会发展的影响,问题频发,关注程度较高。 引发这种状况的原因主要来源于社会压力和经济压力两种,社会压力主要是由 于社会的转型与变革使得大学生在毕业后面临“经验少、就业难'‘的问题,在一定 程度上限制了大学生的就业选择。经济压力通常体现在大学生离校后不想依靠 父母资助,就业薪资起步低,衣食住行等多方面开销均需要自行解决。陌生的 就业环境、匮乏的就业经验等等都是大学生进入社会中所需要面对的压力。无 论是外界因素还是自身因素都是直接导致大学生心理健康问题的原因。在医学 院校新生这个群体中尤明显。本研究调査了广东省肇庆医学高等专科学校一年 级新生的焦虑情况以及产生的原因和相关的影响因素,为医学院校新生有效地 调整心理状态提供理论参考。目前众多研究资料中,与焦虑相关的学术研究资 料相对较多,分析最为透彻的是精神分析学派的研究,它将焦虑定义为一种身 体信号,当信号出现时表明自身某种压抑的情绪将要释放出来。焦虑情绪产生 的原因并不清晰,常规状态下是对某种经历的真实反映:焦虑的目标是无意识 的,表现状态通常不顾形象。不同学者研究焦虑方向的不同定义也大不相同, 如将焦虑定义为一种主观的、情感的释放,当人遇到某种使内心紧张、恐慌, 肢体动作不受控制;Mao C L⑴等的生物模式将焦虑定义为一种不舒适的感觉, 产生的原因来源于生活中危险来临时或生命财产受到某种威胁时,自身做出的 生理及心理反应。国内与焦虑相关的研究也很多,但高迪和张红杰⑵两位学者对 焦虑的研究是结合国内与国外权威的研究成果进行定义的,他们认为焦虑情绪 是人自身情绪的反映,当遇到影响自身利益或威胁自身安全事件时本能情绪的 体现。

第一章研究背景及意义

1.1研究背景

健康的心理状态对于任何事物都能以积极面对,无论是工作上的压力还是 生活中的困境都能以一种充满热情的情绪去解决,只有这样才能较好的适应社 会⑶。世界权威机构表示良好的社会适应能力,积极的心态和健康的体魄是构成 心理健康的主要因素。同时,与不健康的心理状态相比,心理健康能够较好的 适应周围环境,以最佳的精神状态融入社会。随着我国老龄化人口的不断增多 以及二胎政策的逐渐全面放开,医学生的培养越来越受到国家的重视。然而最 近几年,与在校大学生心理健康问题相关的新闻频频发生,如退学、休学、自 杀等,这就不得不引起社会各界人士的重视。根据权威机构出具的统计数据显 示,近三分之一的在校大学生均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并且影响高校学生 继续学业的心理问题案例随着时间呈持续增长趋势。据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等机构公布内容显示,大学生心理障碍主要表现以神 经衰弱、抑郁情绪、焦虑不安、恐怖和强迫症。内容还表示,心理健康问题发 病的情况受性别、区域、程度等因素的影响,男同学比女同学发病程度低,城 市同学比农村同学问题发生程度低,一般院校发病几率高于重点院校。这对于 大学生来说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都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如影响程度较深会 造成不可预料的后果。对于社会的健康发展影响极为严重。权威机构公布数据 显示近三分之一的大学生有精神障碍的倾向,情节严重的占其中的三分之一, 随着时间的推移,数据结果明显呈上升趋势。因此,为了控制大学生心理健康 问题的蔓延,相关部门必须抓紧时间采取有效手段进行遏止。

在大学生心理健康问题当中,通常表现的心理焦虑、抑郁等情况较多Hl。医 学类院校学习生活相较于普通院校而言,学习年限长、专业学科多、学习课业 繁重是其的特点,因此学生出现心理问题的情况相对较多。国内和国外众多学 者均针对这一问题展开深入研究,但针对高职医学院校学生的研究相对较少, 因此开展高职医学院校学生心理问题的研究迫在眉睫。在国外,针对这类问题 提供专门的心理健康服务机构,由专业人员提供帮助,且已有五分之一以上的 人员得到了有效的帮助。

众多院校入学新生中,医学院校新生显得尤为特殊,男女比例差异较大, 男生仅占新生总数的21%,其余均是年龄20岁左右的女生,这样的年纪既是青 春的象征,同样也是心理变化的过渡阶段,因此极易受到各种情绪的影响产生 心理问题。为了有效的控制这种现象在学生当中的蔓延,必须加大研究力度, 抓住其心理特征,最大限度地消除心理问题。这对于医护院校培养高素质、专 业性人才具有重要的意义。

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生活水平随着社会的进步不断提升,面对社会的广 泛需求,高职医学专业逐步成为广大学生的首选,为高职院校不断补充新鲜血 液。但经过长时间的深入了解可以发现即使专业技能通过率较高、基本功扎实 等优势,也不能掩盖学生抑郁、焦虑等心理问题对身心健康的影响,长此以往 对学生的正常学习及生活,甚至后续的就业均会造成严重的后果。本文希望通 过对医学院校新生实地的调查与研究,了解其产生消极情绪的原因及影响因素, 根据调查结果进行资料整理,最终制定合理的预防措施来控制心理问题在学生 群体当中蔓延。

1.2研究意义

本文通过调查肇庆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的一千多名一年级新生的焦虑情况, 讨论分析医学院校一年级新生的焦虑情况及其影响因素,了解目前医学院校新 生的心理情况和焦虑情况,分析产生这种焦虑心理情况的原因和相关的影响因 素,为医学院校新生有效地调整心理状态提供理论参考和一些对策建议。为焦 虑的相关研究提供可供参考的数据资料。

第二章文献综述

2,1相关理论研究

21焦虑理论

人类对于焦虑的研究由来已久,各项理论也是层出不穷,在这些理论当中, 以克尔郭凯尔和弗洛伊德的理论最被人认可。他们的研究角度是不同的,因此 对焦虑的表述也不同。在克尔郭凯尔看来,所谓的焦虑大多数情况下出现于选 择多于一种的情况下,因为不知道该做何选择而产生的一种情绪。而在弗洛伊 德看来,之所以会出现焦虑的情况,是因为外界的压力过大,在此基础上,他 提出了两个理论:一是第一焦虑理论;二是第二焦虑理论。这两种理论对其他 研究学派起了非常重要的指导作用。对于焦虑,精神分析学派的研究更加的彻 底,并对研究成果进行了系统化的分析。他们认为之所以会产生焦虑情绪,是 长期压制性欲的原因,而焦虑只是其外在表现。我国对焦虑也进行了研究,并 发现焦虑的产生与大脑皮层和交感神经有关⑸。而在弗洛伊德看来,焦虑的产生 是没有原因的,也是个人无法控制的,也许在生活当中的一个经历就会让人产 生焦虑。除了以上我们介绍的研究成果外,还有许多其他的理论流派和成果, 人本主义心理学和社会学习学都进行过相关的研究,并且取得了很多的成果, 为接下来的理论研究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2.1.2生理学理论

随着医学技术的不断进步,焦虑症研究的生物学病因也逐渐发展起来,从 己有的研究成果来看,如果大脑中的肾上腺素过多,就会引发焦虑症[%科技的 不断进步和分子生物学的不断成熟为焦虑症的研究提供了坚实的基础。通过一 系列的研究,将正常人与焦虑症患者对比,显而易见就能看出他们在生理方面 存在的不同。这主要表现在脑内灌血量和葡萄糖代谢率这两个指标上的不同。 从生物学的角度对焦虑症进行研究,不仅有利于加深对焦虑症的理解,还能找 到方法来治疗焦虑症。我国也在生物学领域对焦虑症进行了研究,发现如果大 脑皮层的控制系统减弱,并且交感神经系统功能亢进的话,产生焦虑情绪的可 能性就会大大提高⑺。以内分泌为研究的出发点,肾上腺髓质分泌肾上腺素和去 甲肾上腺素。肾上腺髓质的活动受交感神经的支配。去甲肾上腺素又是交感神 经系统的传递物质,它对交感神经系统神经元的激活起着直接的作用。情绪活 动的增加可引起肾上腺髓质分泌的增加。早期的一些研究认为肾上腺素与恐惧、 焦虑情绪反应有关,而去甲肾上腺素与愤怒、攻击性情绪有关。实验证明肾上 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在情绪活动增加时分泌都增加,分泌量的多少与情绪性质 关系不大,但与情绪强度有关。从免疫学角度进行研究,发现焦虑的不同阶段, 白细胞介质(Inteiieukin, IL)的状态是不同的,因此可以得出焦虑与免疫学也有一 定的联系[艮

213精神分析理论

弗洛伊德(Feud)最早对焦虑情绪进行了研究,并创立了精神分析理论。在 弗洛伊德看来,人们之所以会产生焦虑的情绪,主要是因为现实与自身的愿望 产生了一种落差,如果这种落差过大,心理就会承受很大的打击,产生失落情 绪,如果这种失落情绪长期得不到改善,就会导致焦虑症的产生。弗洛伊德强 调了情感丧失对焦虑的影响。而现代精神分析学派则不同意弗洛伊德的观点, 在他们看来,自尊丧失才是导致焦虑产生的最重要的原因。对此,他们还举出 了一个例子,如果在儿童时期就具有焦虑情绪的话,那么这个孩子成年之后, 有很大的可能会发展成为神经症〔9】。如艾森克(Eysenck MW)从自尊这个角度 对抑郁进行了阐述〔0。在前者看来,如果别人不赞同自己的意见,自尊就会受 到伤害,在恢复自尊的过程中就容易表现出焦虑的状态。而后者看来,不仅仅 是外部原因会伤害一个人的自尊。如果一个人的好胜心比较强,在事业或者是 其他方面遇到挫折,没有办法达到既定目标的时候,他的自尊心也会受到伤害, 这种不良情绪如果一直持续下去,就会产生焦虑症。

214行为主义理论

在行为主义理论看来,个体生活在社会中,无论从事什么活动,总是想要 得到他人的肯定,也就是肯定行强化。从这个角度出发,因为个体具有自身的 特殊性,他们的能力和吸引力也不同,如果在这些方面比较欠缺的话,他们就 很难得到肯定行强化,个体就会受到打击,从而不愿意再进行这类活动,如果 这类活动的数量减少的话,那么个体得到肯定性强化的几率就会降低,这就会 产生恶性循环。个体在这个过程中,往往会产生消极的情绪。基于此,美国夏 威夷大学心理学家斯塔茨(Staats)和艾弗特(Eifbrt)开辟了新的研究角度,使多水 平的焦虑行为理论产生【⑴。

2.2国内外研究现状

我们国家对于医学生抑郁及焦虑难题的情况调研很多,其结果表明焦虑出 现的概率不一致。绝大多数的调研表明出现焦虑的概率在5%到30%〔叫 通常女 性出现焦虑的概率高于男性。可是也有一些调研说明男性和女性的焦虑并没有 统计学上的差别[⑸,例如由丁树荣等等釆取SAS (焦虑自评量表)的手段对医 学生进行的调研表明,在326例当中有22.43%的焦虑阳性率是女生,18.75%的 焦虑阳性率是男生,总量是21.17%,二者在统计学上并没有实际的意义。每个 年级之间的数值也有差别,通常在第二、第五年级是高发期,第三第四年级较 为平稳。例如金詰〔14]等采取的量表是SDS以及SAS,针对的对象是医科大学的 509名学生,其调研结果表明二年级比其它年级发现率显著升高,其中一年级最 少,三年级及四年级无明显差距咒2=17.50和pvO.Ol,采取相同的手段对相同数 量的学生进行的调研说明,其中一年级显著少于其它年级咒2=17.50和p<0.05, 二年级远高于其它年级。

外国相关的调研说明,比普通人高的焦虑评分是医学生,发现率非常高, 例如Vontver®】采取STAI (状态和特质焦虑问卷)对二年级的349名医学生所 做特质性焦虑分数是43±3・8,与20至29岁普通人得分男性32・7±7.37,女性 36.85±8・41相比高出的数值较大。还有Richa以及MehannaW采取HAMA(汉密 顿焦虑量表)进行调研后表明医学生当中69%有焦虑情况,与文科生41%的数值 有较大差异。例如Van Ordent17!采用“简明国际神经精神访谈问卷"针对韩国7357 名医学生所做的调研说明,目前重度抑郁症在医学生当中的发病率为2.9%,二 年级发病率首当其冲,为73%, —年级稍轻,为66%,三年级是47%,四年级 是49%,这部分数据与我国池岩娜址1、高北陵Ml等人研究结果不相上下。另外 Holmes TH[绚所做的调研针对的是一个巴基斯坦的医学院在校生,其结果表明, 有43.89%的抑郁及焦虑检出率,其中一、二、三、四、五等五个年级的百分比 分别是45.86%、52.58%、47.14%、2&75%、45.10%。在性别上的差距没有统一 的报道,还有和Pinto Ricardo㈤以及Dong Pil Yoon[22]等从横向进行的调查研究 表明,男性的患病率远远低于女性,可是从纵向的调研结果显示,在统计学上 男性与女性并没有差别。

通过这些数据可以证明,在医学生当中广泛存在有抑郁及焦虑的现象。可 是国际上所做的各种调研对于相关的发生率在年级、性别上所得出的结论各有 千秋。关键的问题在于经济条件及文化背景,也极有可能和调研的方式有关联, 例如各个调研人员选取的工具及对象也有差异。

2.3焦虑抑郁的相关因素研究

目前国内外对于焦虑和抑郁的研究有很多,现有的研究对于焦虑及抑郁有 关的影响因素进行详细研究,主要分为:个体因素、家庭因素、学校因素、生 活事件和社会支持等方面。

23.1个体因素

个体因素主要是指:每一个个体的本质都存有潜在的影响因素,心理是否健 康与父母的遗传基因有关,同时与先天的生理特点有关。特别是个体的基本体 质和形象气质,以及神经性生理结构的活动方式等因素,都是遗传因素的显性 特质,因此每个人的神经强弱程度都有所不同。在受到外界随机性事件的影响 或刺激时,属于弱势神经型群体的心理承受能力较弱,容易患有焦虑或是抑郁 等心理疾病。心理疾病研究领域的李迎春等专家学者对271名的医学领域的学 生进行了心理相关问卷研究,例如:使用了 EPQ调查方法和焦虑自评量表以及 抑郁自评量表。通过多种数据进行研究可知,在产生焦虑和抑郁现象时大多都 与自身个性特质相关;李眩眩、张秀敏等〔却专家通过焦虑自评量表、抑郁自评 量表和A型自评量表对377名大学生进行了焦虑和抑郁以及行为进行研究和分 析,从中可知,学生出现焦虑和抑郁的得分情况中,行为类型上A型的学生数 量要远超出B型的学生数量;通过Self-Rating Anxiety Scale和Temperamentand Characterlnventory两种方式对241名学生进行焦虑、抑郁进行问卷调查,从调 查结果可知显现出的焦虑特质与气质人格量表中的逃避因素有着直接关系;通 过五种人格特点量表和焦虑与抑郁量表对338名学生进行问卷调查,在焦虑和 抑郁的得分情况与感情稳定测量得分出现(r=-0.39,p<0.01; r=-0.25p<0.01),焦虑 和抑郁与应激性和感性问卷调查的得分情况呈(r=0.385p<0.01; r=0.44?p<0.01)o 除了体质这一块,个人的性格、受教育程度以及在遇到事情时的处理方式方法 都会影响到一个人的情绪,会产生焦虑甚至抑郁国】。

2.3.2家庭因素

家庭影响因素是个体在初步性格发展中起着决定作用。如果在家庭中家长 的教育方式和教育情感不适当,将会直接影响学生在青少年时期的性格、自信 情感和自身能力等个体特征的发展,导致个体不能健全的发育个性心理,这些 不健全的个性心理在个体的学生时期会逐步显现[羽。有一句话说幸运的人用童 年治愈一生,不幸的童年用一生治愈童年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在童年时小孩子 受到家庭环境的影响是非常大的,这直接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这个孩子以后的性 格以及遇到事情的处理方式,研究表明大部分孩子在以后遇到问题时的处理方 式就是模仿自己的父母,而自己与别人的相处的方式就是模仿父母之间以及父 母与别人之间的关系模式a〕。Jerry Slotkin【27〕通过研究指出:个体焦虑与学生所 处的家庭环境的结构性和控制性相关,容易对个体产生焦虑影响的家庭环境均 处于低亲密度、低秩序性;李晓燕等【須对家庭环境直接影响个体性格发展的影 响结果显示:家庭环境因素对个体抑郁情绪具有极强的影响,处于困难的家庭 环境极易影响个体出现抑郁。在中国对个体焦虑和抑郁领域的研究结果也显示 出:家庭环节直接影响个体的焦虑、抑郁情感,例如:王艳芳等专家在中山大 学的229名在校学生进行焦虑情况调查研究,调查结果表示,家长对学生的期 望值是影响学生焦虑情况的决定性因素(p<0.05),家长对学生进行精神施压时, 学生的焦虑程度和打压程度之间呈正相关联(r=0.248,p<0.001);陶明等学者〔绚对 安徽医科大学的一万多名学生进行焦虑情绪的检测,家庭环境处于经济困难、 功能障碍和具有家暴现象的学生容易产生焦虑情绪;刘贤臣等专家通过症状自 评量表和家庭环境量表对526名海南医学院的学生进行心理发展水平进行检测, 家庭环境量表中的家庭亲密程度和组织情况与症状自评量表中的各种影响因素 呈现负相关的联系,但矛盾性质与症状自评量表中各个因素则是正相关的联系 [30]。

2・3・3学校因素

学校环境在个体情绪发展过程中是另一种直接影响因素,特别是在一个人 小时候,除了受父母影响最大之外,其次就是受学校的影响,一个好的教学环 境,一个好的指导老师可能会让这个学生充满理想和斗志,相反会让学生对自 己对社会对生活充满悲观的气息。以往的研究均是对教师与学生、个体与同学 之间的关系和学习能力、学习成就及压力对个体焦虑或抑郁情绪的影响。根据 国外的研究成果可知,学生、教师的关系与青少年的抑郁情绪具有显著的负相 关状态,但同学之间的关系对青少年的抑郁情绪起决定性作用;焦虑情绪与学 生的学习成绩处于负相关状态,同时个体焦虑和学习成果之间的关系会因年级 的上升而不断增加。我国在此类研究上也显现出以上结果,从阳德华的研究结 果可知,学生与老师的关系、同学之间的关系与个体焦虑或抑郁的程度具有极 强的联系,学生与老师之间和同学之间的关系处于良好的状态时对个体的焦虑 情绪和抑郁情绪具有缓解作用;对临床医学专业和其他专业300名学生进行症 状自评量表进行调查研究,结果显示对症状自评量表总分产生极大影响的是学 生的学业压力和学生对专业的满意程度。

2.3.4生活事件

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起,逐步被大众所关注的最常见的影响个体身心健康 发展的是生活事件。生活事件主要是指:个体在生活中遇到的问题,是影响个 体心理应激行为的主要来源。通常也可被称为生活变化,也就是对个体在生活 中所表现出的生活方式和行为风格具有直接影响作用的变化,同时要求个体要 适应生活中出现的具体事件和状况,并做出应对行为。假如个体在短时间内承 受过多的消极生活事件,对个体的身心健康就容易产生不良影响,会使个体心 理出现发展障碍或精神崩溃现象。对生活事件与医学上的焦虑和抑郁的联系有 较多的研究,以消极生活事件对焦虑和抑郁的影响程度为主要研究对象。国外 专家学者Yeshaw等®]研究结果显示,有67%的抑郁患者在发病之前的一年中一 定出现了至少一次的重大消极生活事件;Alvi Tabassum[32]等专家对国外一所医 科大学的学生进行了深入调查,根据调查结果可知,在过去的一年中失去亲人 的学生患有焦虑情感的危险性要远超于其他医学因素的3倍之多;许多国外专 家学者的研究结果均显示出消极的生活事件极易产生医学焦虑和抑郁情绪。我 国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通过Self-Rating Anxiety Scale和 Adolescent Self-RatingLife Events Checklist对我国某医科大学的210名学生进了问卷调查研 究,从调查结果可知,医学上的焦虑情况和六种青少年生活事件有着明显的正 向关联;翟德春等教师通过焦虑自评量表和抑郁自评量表以及Adolescent Self^RatingLife Events Checklist对近510名大学生进行了详细研究调查,结果显 示医学上的焦虑和抑郁与生活事件之间具有极强的关联性。

235社会支持

随着社会的发展,对人们健康的关注,心理学家逐渐重视了社会支持的研 究,以此来分析人们在生活压力加大下身心健康的问题。美国的心理学家霍姆 斯和莱希,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就开始了这方面的研究。至今,人们对社 会支持的研究,没有形成统一的概念。在我国,金詰国】研究社会支持,得岀了 社会支持包括了客观支持、主观感受支持外,还有个体利用支持的情况。在研 究中,把社会支持看作是中介变量,是联系心理应激与个体健康的变量,一方 面,个体受到了应激保护,即对应激起缓冲作用,另一方面保持好的情绪对身 体健康具有重要意义。国外对社会支持的研究,得出社会支持与焦虑、抑郁等 情绪存在明显的负相关,焦虑、抑郁往往不是直接来源于社会生活中的各种压 力,作为个体对社会压力的一种应对反映,社会支持所表现出的不同的特点, 往往决定于个体的相应的焦虑、抑郁等反映。同样,我国的研究者,对社会支 持和抑郁焦虑的关系也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我国学者徐帅等[河,通过使用SDS 及SAS量表,选用509名医科大学生,对学生产生的抑郁焦虑等情绪受到的社 会支持的相关性进行了有关的研究;在我国的SARS期间,檀立等1均调查研究 唐山市的156个医学生的心理健康情况,并利用了 SCL30量表进行分析,得出 社会支持的利用度分与SCL-90症状总分和各因子分表现出负相关,并与学生的 症状总分、躯体化分、焦虑分、抑郁分、恐怖分、敌对分、人际关系敏感分等 紧密相关,表明了社会支持利用度和心理健康的程度成正比关系。

综上所述,通过国内外的有关研究表明,焦虑抑郁与社会支持度关系重大, 相互影响。焦虑和抑郁受社会支持中的客观的、主观性的支持的影响大,还是 受社会支持的利用度大,需要进行更全面深入的研究。

第三章资料和方法

3.1调査对象

本文的研究采用的是整群抽样方法进行的调查,对广州省肇庆医学高等专 科学校的学生进行了调查。调查问卷在2017年6月发放,在肇庆医学高等专科 学校的临床医学、口腔医学及中医学三个专业的一年级新生中,以专业为单位, 随机选取了 1050名学生作为本文的研究对象。共发放问卷1050份,回收有效 问卷944份,有效回收率为89.9%。

3.2调査工具

3.2.1人口统计学资料调査表

本文调研的内容有社会人口统计学中的性别、年龄、专业、身高、体重、学 习兴趣、学习压力及健康状况等,根据调查内容设计了人口统计学资料调查表。 在参考了相关文献的情况下,根据身高和体重计算了用以评估肥胖程度的体质 指数〔Body Mass Index, 8\11=体质量(kg) /身高?(m))。根据我国对肥胖问 题推荐的成年人分类标准,把本文的研究对象的体重指数分为三类:偏瘦 (BMK18.5 kg/m2)、正常(1&5 kg/m2<BMI<24.0 kg/m2)、超重(BMIN24.0 kg/m2) o

  • 焦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 Anxiety Scale, SAS)

焦虑自评量表。是Zung教授在1971年编制完成的,用于评价受试者有无 焦虑及焦虑的水平的自评量表,该表中把调查的内容分为4个等级,共有20个 方面的评分量表,普遍适用于成年人,主要用于评定个体近七天内主观感觉到 的自身的焦虑情绪。各题项得分相加得到总分,根据SAS标准分的总分,把焦 虑情绪分为四组:总分V50分为无焦虑症状,50・59分是轻度焦虑,60・69分是 中度焦虑,总分N70分是重度焦虑卩叭该量表的a系数为0.88,拥有良好的效度 与信度。

  • 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Pittsburgh Sleep Quality Index, PSQI)

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问卷(PSQI)是美国医生Buysse博士等人在1989年 编制而成的,该量表是针对具有睡眠障碍患、精神障碍等患者和一般人的睡眠 质量进行调研用的。该量表包括18个项目7个主成份,每个成份按0〜3计分, 各成份累积得分为PSQI总分,总分值在0〜21之间。根据PSQI总分高低来 判断睡眠质量的好坏,把总分分为三种情况:PSQI<4分为睡眠质量较好,5-7分 代表睡眠质量一般,总分N8分为睡眠质量较差量表的a系数为0.84,拥有 良好的效度与信度。

  • 贝克抑郁问卷(Back Depression Inventory> BDI)

贝克抑郁问卷(BDI)由Aaronl988年编制的,该量表包括18个项目,分 为4个等级。评定时间为最近一周时间,各项题目分数相加得到总分,根据总 分的高低来判断抑郁情绪的状况,分数越高说明个体的抑郁情绪越严重,反之 亦然。按照量表总分,把抑郁情绪分为以下四组情况:0・4分为无抑郁,5・13分 为轻度抑郁,14・20分为中度抑郁,21-63分为重度抑郁[珂。该量表的a系数为 0.91,拥有良好的效度与信度。

  • 手机依赖性问卷(Mobile Phone Involvement Questionnaire* MPIQ)

手机依赖性问卷(MPIQ)使用的是布朗的行为成瘾成分(1993年、1997 年)量表,该量表是由8个项目组成的7级评分的自评量表,具体内容包含手 机使用的戒断、欣快、与他人的冲突、日常活动等。7个等级分别用大写字母A、 B、C、D、E、F、G来代替,其中,A表示“完全不符合”,G表示“完全符合豐 依据各题项得分相加的总分来判断被试对手机的依赖程度,总分越高,手机依 赖程度越大;反之亦然。量表的a系数为0.88,拥有良好的信度与效度。

3.3测评方法

利用问卷调查法,以班级为单位进行分发试卷,每份调查问卷的要求和提示相同,并由专业人员进行施测。问卷发放之前,研究人员向学校负责人、辅 导员和班长介绍本次调查的目的、注意事项并解释填写要求。本调查承诺,问 卷内容仅用于科研学习,对问卷内容予以保密,请学生在自愿的情况下,如实 填写问卷。所有问卷在电脑上完成并提交。本次调查共发放问卷1050份,其中 数据缺失>30%的问卷和未完成SAS的问卷共106份,这部分问卷视为无效问卷, 除去无效问卷,回收有效问卷944份,有效回收率为89.9%o

3.4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9.0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符合正态分布,人口学资料以频数、 相对数及其比率(%)表示,对睡眠质量、抑郁及手机依赖性量表间的比较以均 值和标准差 &土 6表示,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和卡方检验。采用Pearson相关 性分析焦虑及抑郁与其他各组间的关系。采用logistic回归分析对焦虑情绪的影 响因素进行探究。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第四章分析结果

4.1焦虑情绪的频数分布情况

对焦虑情绪标准总分依据分组标准分为四组:总分<50分为无焦虑症状,

50・59分是轻度焦虑,60-69分是中度焦虑,总分370分是重度焦虑。对各组进行 简单的频数统计,得到表1所示结果。根据数据我们可知,在全体944名被试 中,无焦虑情绪的被试有814名,所占人数百分比为86.2%o检出具有轻微焦虑 情绪的被试有100名,所占人数百分比为106%。检出具有中度焦虑情绪的被试 有28名,所占人数百分比为3.0%。检出具有重度焦虑情绪的被试有2名,所占 人数百分比为0.2%o由数据可知,把轻度焦虑情绪、中度焦虑情绪和重度焦虑 情绪统一分为焦虑情绪组,则焦虑情绪在肇庆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的大一新生中 的检出率为13.8%,这与国内现有研究结果基本一致。

表1 SAS标准总分频数分布表

  频数从 所占百分比
无焦虑症状 814 862%
轻度焦虑 100 10.6%
中度焦虑 28 3.0%
重度焦虑 2 0.2%

4.2抑郁情绪的频数分布情况

按照BDI量表总分,参照国家常模,把抑郁情绪分为以下四组情况:0-4分 为无抑郁,5・13分为轻度抑郁,14-20分为中度抑郁,21-63分为重度抑郁。对 分组后的抑郁情绪进行简单的频数统计,得到表2所示结果。根据表中数据可 知,在944名被试中,无抑郁情绪的被试人数为389名,所占人数百分比为41.2%o 检出轻度抑郁情绪的被试为95名,所占人数百分比为10.1%o检出中度抑郁情 绪的被试为140名,所占人数百分比为14.8%。检出重度抑郁情绪的被试为320 名,所占人数百分比为33.9%。除了无抑郁情绪的被试,其余情况均视为具有抑 郁情绪,那么,抑郁情绪的整体检出率为58.8%,这一结果微高于国内现有的关 于抑郁情绪的研究现状。

表2 BDI得分频数分布表

  频数/人 所占百分比
无抑郁 389 41.2%
轻度抑郁 95 10.1%
中度抑郁 140 14.8%
重度抑郁 320 33.9%

4.3睡眠质量的频数分布情况

根据PSQI总分的分组标准:PSQI<4分为睡眠质量较好,5-7分代表睡眠 质量一般,总分二8分为睡眠质量较差,把睡眠质量得分进行简单的频数统计, 得到表3所示结果。根据表中数据可知,在944名被试中,睡眠质量较好的被 试人数仅为16名,所占人数百分比为L7%。检出睡眠质量一般的被试为524名, 所占人数百分比为55.5%o检出睡眠质量较差的被试为404名,所占人数百分比 为42.8%。结果表明,肇庆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的大一新生的睡眠质量不好,大一 新生普遍存在睡眠障碍问题。

表3 PSQI得分频数分布表
  频数/人 所占百分比
睡眠质量较好 16 1.7%
睡眠质量一般 524 555%
睡眠质量较差 404 42.8%

4.4焦虑分组情况下的人口统计学资料的比较

表4中显示了在焦虑分组情况下的统计结果◎结果显示在焦虑组(这里把

轻度焦虑情绪、中度焦虑情绪和重度焦虑情绪统一称为焦虑组)与非焦虑组的不同情况下,吸烟 Cp=0.000<0.001),饮酒(P=0.000<0.001)健康状况 Cp=o.ooo<o.ooD

和学习压力(P=0.000<0.001)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而性别CP=0.841>0.05')、学习兴趣CP=0.205>0.05)和体重指数(BMI) (P=0.297>0.05)的差异没有统计学 意义。

具体情况如下:

吸烟情况分析:整体被试共944人,吸烟人数18人,所占百分比为1.9%, 不吸烟人数926人,占比98.1%。其中,焦虑组与非焦虑组的对比情况如下:非 焦虑组的不吸烟人数为803人,占比为98.6%;焦虑组的不吸烟人数为123人, 占比为94.6%。整体被试学生的吸烟习惯良好,焦虑组的不吸烟人数比焦虑组的 吸烟人数比例稍高。

饮酒情况分析:整体被试共944人,其中饮酒人数447人,占总体人数百 分比为47.4%O对比焦虑组与非焦虑组,焦虑组的饮酒人数为73人,占焦虑组 人数的百分比为56.2%;非焦虑组的饮酒人数为374人,占非焦虑组人数的百分 为45.9%o整体被试的饮酒情况一般,还是有很多学生有饮酒的习惯,其中焦虑 组的饮酒人数占比比非焦虑组的饮酒人数的占比稍高。

健康状况分析:在944位被试中,健康状况良好的922人,人数所占百分 比为97.7%。有慢性疾病的22人,人数所占百分比为2.3%。对比焦虑组与非焦 虑组:非焦虑组健康状况良好的人数为802人,占非焦虑组总人数的百分比为 98.5%,焦虑组的健康状况良好人数为120人,占焦虑组总人数的百分比为 93.2%o整体被试的健康状况良好,非焦虑组的健康状况良好的人数百分比比焦 虑组健康状况良好的人数占比稍高。

学习压力情况分析:学习压力分类显示,无法应对31人,所占百分比为3.3%; 勉强应对596人,所占百分比为63.1%;良好应对317人,所占百分比为33.6%。 对比焦虑组与非焦虑组:非焦虑组的良好应对人数为299人,占非焦虑组总人 数百分比为36.7%;非焦虑组的勉强应对人数497人,所占百分比为61.1%;无 法应对18人,所占百分比为2.2%O焦虑组的良好应对人数为18人,占焦虑组 人数百分比为13.8%;勉强应对99人,所占百分比为76.2%;无法应对13人, 所占百分比为10.0%o由数据可明显看出,非焦虑组的良好应对人数的百分比明 显比焦虑组人数的占比要高。

性别情况分析:整体被试中,男性350人,占总人数百分比为37.1%;女性 人数594人,所占总人数百分比为62.9%O

学习兴趣情况分析:学习兴趣分为三组,无兴趣组、兴趣一般组和很有兴 趣组。其中,无兴趣人数31人,所占人数百分比为3.3%;兴趣一般组人数655 人,所占人数百分比为69.4%;很有兴趣组258人,所占人数百分比为27.3%o 由数据可知,肇庆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大一新生对学习的兴趣不太浓厚。

总结来说,与非焦虑组相比,焦虑组的吸烟和饮酒比例较高,健康状况较 差,学习压力偏高。详见表4。

表4非焦虑组与焦虑组的人口统计学资料

项目 全部新生

E944)

非焦虑组

(2=814)

焦虑组 (AM30) F/X2 P
        0.040 0.841
350 (37.1%) 307 (37.7%) 43 (33.1%)    
594 (62.9%) 507 (62.3%) 87 (66.9%)    
吸烟       15.689 0.000
18 (1.9%) 11 (1.4%) 7 (5.4%)    
926 (98.1%) 803 ( 98.6%) 123 (94.6%)    
饮酒       7.371 0.000
447 (47.4%) 374 (45.9%) 73 (56.2%)    
497 (52.6%) 440 (54.1%) 5743.8%)    
健康状况       24.821 0.000
一般或良好 922 (97.7%) 802 (98.5%) 120 (92.3%)    
有慢性病 22 (2.3%) 12 (1.5%) 10 (7.7%)    
学习压力       31.383 0.000
无法应对 31 (3.3%) 18 (2.2%) 13 (10.0%)    
勉强应对 596 (63.1%) 497 (61.1%) 99 (76.2%)    
良好应对 317 (33*6%) 299 (36.7%) 18 (13.8%)    
学习兴趣       12.045 0.205
无兴趣 31 (33%) 20 (2.5%) 11 (8.5%)    
兴趣一般 655 (69.4%) 565 (69.2%) 90 (69.2%)    
很有兴趣 258 (27.3%) 229 (28.1%) 29 (22.3%)    
BMI 21.89±67.41 22.25±72.58 19.61±3.23 1.050 0.297

4.5非焦虑组与焦虑组的PSQIBDIMPIQ评分比较

在焦虑分组的情况下,对PSQR BDI及MPIQ评分进行了比较,结果如表 5所示。相较于非焦虑组,焦虑组的PSQR BDI及MPIQ量表得分均显著较高, 这个结果表明,焦虑组大一新生的手机依赖性相对较强,睡眠质量相对较差, 同时,抑郁情绪相对较高。

表5非焦虑组与焦虑组PSQI、BDI及MPIQ评分的比较

项目 非焦虑组(N=814) 焦虑组(AM30) t P
PSQI 7.38±1.73 8.40±2.06 5.832 0.000
BDI 7.06±6.91 19.78±10.49 12.917 0.000
MPIQ 27.71±10.66 31.20±9.93 1.767 0.001

注:5人$=焦虑自评量表,PSQI=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BD匸贝克抑郁问卷,BMI=体质指数, MPIQ=手机依赖性问卷。

4.6相关分析

4.6.1焦虑情绪与人口统计学因素之间的相关分析

把焦虑情绪与性别、吸烟情况、饮酒情况、健康状况、学习压力、学习兴 趣等人口统计学因素之间做相关分析,结果如表6所示。结果显示,吸烟情况、 饮酒情况、健康状况、学习压力、学习兴趣与焦虑情绪显著相关,其中,吸烟 情况、饮酒情况、健康状况与焦虑情绪显著正相关,学习压力和学习兴趣与焦 虑情绪显著负相关,性别与焦虑兴趣不相关。从结果可看岀,人口统计学因素 也会对被试的焦虑情绪产生影响。

表6焦虑情绪与人口统计学因素之间相关分析

  性别 吸烟情况 饮酒情况 健康状况 学习压力 对学习兴趣
SAS -0.007 0.128“ 0.108" 0.160** •0.204” •0.096"

卄相关性在0・01水平上显着(双尾)相关

MB关性在0.05水平上显着(双尾)相关

462抑郁情绪与人口统计学因素之间的相关分析

把抑郁情绪与性别、吸烟情况、饮酒情况、健康状况、学习压力、学习兴 趣等人口统计学因素之间做相关分析,结果如表7所示。结果显示,性别、吸 烟情况、饮酒情况、健康状况和学习压力、学习兴趣等人口统计学因素之间存 在相关关系。其中,性别和饮酒情况与抑郁情绪在0.05水平上显著相关,吸烟 情况和健康状况与抑郁情绪在0.01水平上显著相关,学习压力和学习兴趣与抑 郁情绪在0.01水平上显著负相关。从结果可看出,人口统计学因素会对被试的 抑郁情绪产生影响。

表7抑郁情绪与人口统计学因素之间相关分析

  性别 吸烟情况 饮酒情况 健康状况 学习压力 对学习兴趣
BDI 0.077* 0.160** 0.077* 0.201** -0.337** -0.225**

林相关性在0.01水平上显著(双尾)相关

*相关性在0.05水平上显著(双尾)相关

463 SASPSQIMPIQ. BDI. BMI之间的相关分析

对SAS与PSQL MPIQ、BDL BMI因素之间的关系做相关分析,结果如 表8所示。结果显示,抑郁情绪与睡眠质量和手机依赖性使用之间显著正相关, 焦虑情绪与睡眠质量、手机依赖性使用和抑郁情绪之间显著正相关,与肥胖指 数之间不相关。手机依赖性使用、睡眠质量之间不相关,BMI与其他各因素之 间均不相关。

'表8 SAS与PSQI、MPIQ、BDI、BMI之间的相关分析

PSQI MPIQ BDI SAS BMI

PSQI 皮尔逊相关 1  
  显著性(双尾)    
  N 944  
MPIQ 皮尔逊相关 .047 1
  显著性(双尾) .145  
  N 944 944
BDI 皮尔逊相关 .231” .380” 1    
  显著性(双尾) .000 .000      
  N 944 944 944    
SAS 皮尔逊相关 .234** .114” .556** 1  
  显著性(双尾) .000 .000 .000    
  N 944 944 944 944  
BMI 皮尔逊相关 .011 .019 -.020 .014 1
  显著性(双尾) .747 .556 .543 .663  
  N 944 944 944 944 944

**.相关性在0.01水平上显著(双尾)。

4.7焦虑组与非焦虑组的Logistic回归分析

以SAS评分(赋值:非焦虑=0,焦虑=1)为因变量,以性别、吸烟以及PSQI 评分、BDI评分等因素为自变量,进行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如表9所示。结 果显示,学习压力(严0.806, P=0.010)、睡眠质量(^=0.140, P=0.019)、抑郁情 绪(0G163, P=0.000)对焦虑情绪产生正向影响,其中学习压力对焦虑情绪的影 响是最大的。手机依赖性使用(>-0-033, P=0.014)对焦虑情绪产生负向影响。 换言之,随着学习压力的增高、抑郁情绪的增高和睡眠质量的降低(睡眠质量 得分越高,表明睡眠质量越低),被试的焦虑情绪增加。但是随着被试手机依 赖性使用的增加,被试的焦虑情绪却是下降的。除此之外的其他因素如性别、 是否吸烟、是否饮酒、健康状况、学习兴趣和BMI,对焦虑情绪不产生影响。

表9非焦虑组与焦虑组的logistic回归分析

变量 OR (95%CZ) B P
性别 0.882 (0.528-L473) ・ 0.126 0.630
吸烟 0.864 (0.193-3.871) -0.146 0.848
饮酒 0.144 (0.013-1.552) -1.939 0.110
健康状况 0.527 (0.138-2.014) -0.641 0.349
学习压力 2.238 (1.217-4.115) 0.806 0.010
学习兴趣 0.911 (0.267-3.117) -0.093 0.882
PSQI评分 1.150 (1.023-1.292) 0.140 0.019
BDI评分 1.178 (1.142-1.214) 0.163 0.000
BMI评分 0.989 (0.913-1.071) -0.011 0.782
MPIQ评分 0.968 (0.943-0.993) -0.033 0.014

第五章讨论

5.1分析结果磁

本文有效样本量为944分,结果显示,焦虑情绪检出率为13.8%,抑郁情绪 检出率为58.8%,睡眠质量较差的检出率为42,8%,这一结果与国内多地医学院 校大学生的现有研究情况基本一致阴,对数据分析的结果总结如下。

5.1.1肇庆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大一新生的睡眠质量分布情况

在944名被试中检出睡眠质量较差的被试为404名,所占人数百分比为 42.8%,其中,男性人数为137,所占人数百分比为33.9%;女性人数264人, 所占人数百分比为66.1%o睡眠质量正常组人数为540人,其中男性213人,所 占人数百分比为39.4%;女性327人,所占人数百分比为60.6%o数据结果表明, 医学院大一新生中普遍存在睡眠障碍情况,而这种情况存在男女性别差异,结 果显示女生更容易产生睡眠障碍。关于睡眠障碍在性别上是否一定存在差异, 国内现有研究结论不一致,有的研究得出不同的性别,睡眠质量也有所不同的 结果,有的研究得出的结果是不存在差异。所以,关于性别对睡眠的影响,有 待进一步验证统一。

睡眠质量反映了一个人的生活和心理状态,其与个体的情绪、压力水平、 人格特征及心理健康状态等因素密切相关。大学生处在一个心理和身体快速发 展成熟的时期,往往面临着身份转换、生活学习环境的转变、学业压力大以及 就业、情感等各种问题,很容易使情绪紧张,甚至失眠,造成了睡眠不足。大 一新生又处于大学生阶段的特殊且重要的阶段。这时期的学生,生活环境从日 常熟悉的家庭环境转变为集体生活的大环境,学习环境也从以前相对集中而熟 悉的地域转换到比较陌生的大环境,周围的圈子也从以前同一个地域的人转成 来自全国各地五湖四海的同学和朋友。这一系列的变化,在给医学院大一新生 带来了新体验和新挑战的同时,也相应而引发了焦虑情绪和抑郁情绪。因为,

在这种比较大的生活和学习环境的变动中,大一新生除了刚入学时对体验到的 新生活的欣喜和激动之情外,随之而来的还有生活习惯的不适应、来自不同地 域的同学之间语言交流的障碍等情况的发生。饮食、居住等生活环境的不适应, 语言交流带来的同学相处和交友障碍,都会给医学院大一新生带来心理上无所 适从,从而使学生产生了焦虑抑郁等不良情绪,甚至带来了人际关系紧张、孤 寂封闭等心理问题。同时,睡眠障碍也会引起甚至加重抑郁和焦虑情绪,从而 形成负面循环,这一观点从相关分析结果中得到验证。相关分析结果显示,睡 眠质量与焦虑情绪成正比关系,与抑郁情绪也成正比关系,换言之,睡眠质量 的高低能正向预测焦虑情绪和抑郁情绪的产生和发展。

52肇庆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大一新生的焦虑情绪分布情况

研究结果显示,在全部944名被试中,检测出有焦虑情绪的被试130名, 所占人数百分比为13.8%,这个结果与边永玲[创等的调查结果接近。男性共350 人,无焦虑情绪的男性人数为307人,有焦虑情绪的男性人数为43人,焦虑情 绪在男性中的分布律为12.3%o女性594人,检出有焦虑情绪的女性人数为87 人,无焦虑情绪的女性人数为507人,焦虑情绪在女性中的分布律为17.2%o从 整体数据上看,焦虑情绪在男女生中均有一定程度的存在,而且,焦虑情绪在 女生中的分布律比在男性中的分布律高,这一结果也与国内现有研究基本一致。

焦虑情绪是指个体在面对即将发生的、有可能对其造成威胁的事件时,产 生的一种不愉快的内心冲突,这种冲突往往伴随着某些特定情绪和身体症状的 发生,如紧张、失眠和痉挛等。焦虑情绪在医学院学生中的存在是一种普遍的 现象,这可能与医学院学生的专业特殊性有关。医学院的学生,因为其专业本 身带有的独特的社会属性,带有较高社会期待和道德要求。大一新生在刚进入 大学校园学习时,就需要进行身份、学业情况以及生活环境等一系列的转换和 适应,这些转换和适应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顺利进行,这些对刚刚进入大学 校园学习的大一新生来说,既是一种挑战也是一种压力。这种挑战既带有一定 程度的激励因素,同时也给大一新生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压力。研究表明,压力与动力之间是倒U性曲线关系,也即是说压力既可以是动力,也可能是阻力。 对于大一新生来说,适当的压力可给他(她)带来挑战性,增加其生活和学习 的斗志,进而促进大一新生加快对其身份转变和生活、学习环境与压力的适应 进程。但是,当压力水平过高,超过大一新生的承受范围时,压力就会转变成 阻力,阻碍大一新生的身份转换和生活、学习环境的适应程度。所以,大一新 生在进入大学学习和生活后,在其适应阶段很容易由于各种因素而产生焦虑情 绪。在性别方面,由于女性比男性在性格与处事方式上存在显著差异,女性在 性格上一般比男性更敏感一些,对环境和身份的变化更容易觉察出来,同时, 在处事方式上,女性比较偏好委婉而不是直接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这些方面的 差异,导致了男女新生在生活和学习上所体会和觉察到的压力水平不一致,从 而产生的焦虑情绪水平也不同。研究表明,女性比男性更敏感,更容易觉察和 产生焦虑情绪。

5.13肇庆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大一新生的抑郁情绪分布情况

根据数据分析结果我们可知,在944名被试中,无抑郁情绪的被试人数为 389名,所占人数百分比为41.2%o其中,男性无抑郁情绪人数为166人,所占 人数百分比为42.7%;女性无抑郁情绪人数为223人,所占人数百分比为57.3%o 轻度抑郁情绪的被试为95名,中度抑郁情绪的被试为140名,重度抑郁情绪的 被试更是高达为320名,重度抑郁情绪人数所占百分比为33.9%o抑郁情绪的被 试总人数为555,抑郁情绪的整体检出率高达58.8%,其中,男性的抑郁情绪人 数为184人,所占人数百分比为33.2%;女性的抑郁情绪人数为371人,所占人 数百分比高达66.8%,抑郁情绪和性别有关。

本文的抑郁情绪的整体检出率结果微高于国内关于抑郁情绪研究现状的一 般平均水平,这种情况的发生,是由多种因素导致的。医学院的学生,学业压 力比一般性学科专业的学业压力要高很多。已有研究表明,压力水平与个体的 焦虑情绪水平和抑郁情绪水平之间,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也就是说,个体 的压力水平可以预测个体的焦虑水平情况和抑郁水平情况。个体的压力水平越

高,其焦虑情绪水平和抑郁情绪水平相应也会较高。所以,当医学院学生学业 压过大的时候,其焦虑情绪和抑郁情绪水平也会升高。而且,本文研究也表明, 肇庆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大一新生中存在焦虑情绪,焦虑情绪水平的检出率为 13.8%,与国内关于焦虑情绪的研究现状基本一致。现有研究也证明,焦虑情绪 与抑郁情绪之间存在交叉影响的关系,二者之间相互转换、相互影响。所以, 肇庆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大一新生焦虑情绪的普遍存在,也预测了其抑郁情绪的 存在。同时,大一新生还需要适应自己的生活和学习环境的转变,从一个高中 生时由老师和父母的照顾关心围绕下的孩子,转变为一个需要自己照顾自己的 生活和学习的独立个体,同时,自己周围的生活圈子和朋友也发生了很大转变, 这种转变对于大一新生来说一时之间可能无法完全适应。医学院大一新生在无 法及时完成自己身份的转换,从而适应行的生活和学习环境时,其很容易产生 焦虑情绪。此时,如果其得不到老师、同学、父母、朋等的关系和帮助,焦虑 情绪无法顺利缓解的时候,这种内心的煎熬可能就会加剧,进而产生抑郁情绪。 而且,国内外的大量研究表明,不同的医学生,产生的焦虑抑郁情绪也不同, 在巴基斯坦,Jadoon对一所学校的医学生进行了相关的调研,表明在医学院, 女学生极易抑郁情绪。本文的研究结果与这一结论一致。所以,学校、老师和 父母要及时关注大一新生的生活和学习情况,随时提供相应帮助,以帮助其成 功完成身份的转变和学习、生活环境的适应,减少其焦虑情绪和抑郁情绪的产 生和恶化情况。

54相关分析结果概况

把焦虑情绪与性别、吸烟情况、学习兴趣等人口统计学因素之间的关系进 行相关分析,结果显示人口统计学因素与焦虑情绪之间存在显著的相关关系。 其中,吸烟情况、饮酒情况、健康状况与焦虑情绪之间显著正相关,学习压力 和学习兴趣与焦虑情绪之间显著负相关,性别与焦虑兴趣不相关。换言之,当 医学院大一新生有吸烟、饮酒、健康状况较差时,其焦虑情绪也会增高。因为 本文的学习压力和学习兴趣的赋值采取的是倒赋的情况(也就是0代表的是学 习压力很大,2代表的是学习压力一般,3代表的是学无习压力),因此,本文 的负相关的意思是,当大一新生能良好应对学习、无学习压力的时候,其焦虑 情绪越低。同样,当大一学生对学习兴趣较低时,其焦虑情绪也越低,这可能 是由于当大一学生的学习兴趣较低时,其对学习的期望和对学业成绩的追求较 低,不太在意学习成绩给他们带来的影响,故而其焦虑情绪也就越低。把抑郁 情绪与性别、吸烟情况、学习兴趣等相关数据进行研究,分析结果显示,性别、 吸烟情况、饮酒情况、健康状况和学习压力、学习兴趣等因素与抑郁情绪之间 均存在相关关系。其中性别、饮酒情况、吸烟情况和健康状况与抑郁情绪显著 相关,学习压力和学习兴趣与抑郁情绪显著负相关。换言之,人口统计学因素 同样对被试的抑郁情绪产生影响。把焦虑情绪、睡眠质量、手机依赖性使用、 抑郁情绪和BMI等各因素之间的关系做相关分析,结果显示,焦虑情绪与睡眠 质量和手机依赖性使用之间显著正相关,也即是表明抑郁情绪和焦虑情绪随着 睡眠质量的升高而降低。由此可见,焦虑情绪与睡眠质量、手机依赖性使用和 抑郁情绪之间显著正相关,与肥胖指数之间不相关。手机依赖性使用、睡眠质 量之间不相关,肥胖指数与其他各因素之间均不相关。

通过相关分析可知,人口统计学因素均对焦虑情绪和抑郁情绪产生不同程 度的影响,而焦虑情绪与抑郁情绪和手机依赖性使用之间相互影响,睡眠质量 与抑郁情绪和焦虑情绪之间也是存在相互影响,这些结果与国内相关方面的研 究现状基本一致。但是依赖手机对睡眠的质量高低没有直接影响,这个结果与 国内现有研究不甚相符。国内有些研究表明,大学生的手机依赖性使用不仅会 影响学生的学习和生活,还对他们的身心产生不良影响。手机的频繁使用,不 仅会分散学生的学习注意力,从而造成学生学习不专注,学习兴趣下降,继而 造成学生学业成绩下降,还会让学生沉迷于网络世界,从而产生自我封闭、人 际交往障碍等情况的发生。

5.1.5回归分析结果概况

在相关分析的基础上,对影响医学院大一新生的因素做进一步的研究,以 确定对医学院大一新生的焦虑情绪产生影响的是哪些因素,这些因素对焦虑情 绪产生什么影响,因此对焦虑情绪与各因素之间做了回归分析。分析结果显示, 学习压力、睡眠、情绪会产生正向影响,其中学习压力对焦虑情绪的影响是最 大的;手机依赖性使用对焦虑情绪产生负面影响;其他因素对焦虑情绪不产生 影响。这个结果对相关分析结果做了补充,从相关分析出结果我们知道,手机 依赖性使用、睡眠质量和抑郁情绪与焦虑情绪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但是这些 因素对焦虑情绪的影响程度有多大,目前不能确定。从回归分析结果,可以看 到各因素对焦虑情绪的影响系数:学习压力对焦虑情绪的影响系数是0.806,说 明焦虑情绪水平随着学习压力的增高而增加;睡眠质量对焦虑情绪的影响系数 是0.140,焦虑情绪水平随着学习压力的增高而增加;抑郁情绪对焦虑情绪的影 响系数是0.163,抑郁情绪水平随着学习压力的增高而增加;手机依赖性使用对 焦虑情绪的影响系数是0033,对焦虑情绪产生负面影响。

5.2焦虑情绪影响因素总结

本文研究结果显示,学习压力、手机依赖性使用、睡眠质量和抑郁情绪等 因素对焦虑情绪产生影响,并且,手机的依赖性使用与睡眠质量和抑郁情绪、 焦虑情绪之间还产生交互影响。从国内的研究现状可知,焦虑情绪在大学生中 普遍存在,大学生产生焦虑情绪的原因也是多种因素相互影响的结果。

5.2.1学习压力对焦虑情绪的影响

学习压力无法应对组与勉强应对组的比例分别为:3.3%和63.1%,这个比例 与其他医学院校大学生的情况基本相符[4M2h但略高于非医学院校大学生[心的。 这可能与医学生的专业课程多所导致的学习压力大、记忆强度高及就业竞争激 烈等情况有关。孟林等⑷]研究认为适度的学习压力有利于增加学习的积极性及 自觉性,但学习压力过大则会引起焦虑情绪,进而影响身心健康。

大学新生刚进入大学学习生活时,面对与高中时期截然不同的学习环境和 学习要求,常常会一时之间无法适应,感到紧张和不安。大学里的学习一般都 是自觉进行的,要求学生在学习上要自己调动自己的积极能动性,不再是完全 依赖于老师的监督,大学老师在学习上扮演的角色更多是一个引导者。大学生 一般对大学生活都充满了向往和期待,对现实和理想的生活及学习的巨大反差, 他们不能及时适应紧张的学校生活。大学里的同学来自全国各地,大家都是高 中时期的佼佼者。进入大学以后,同学之间高手如云,学习竞争激烈,学习上 的压力剧增,从而导致大学新生的焦虑情绪也是越来越大。大学里的活动也形 式多样,各种各样的社团,院系以及学校活动与学习的冲突也会引起焦虑。因 此由学习压力引发的焦虑现象越来越普遍,甚至日益严重,这一问题影响着大 学生身心的健康成长。因此,大学生普遍存在焦虑问题。

522睡眠质量对焦虑情绪的影响

研究结果显示睡眠质量(PSQI)的高低与焦虑情绪相关:PSQI评分越高(睡 眠质量越差),SAS (焦虑情绪)的评分也相应升高,此结果与刘贤臣等H6啲研 究一致。医学院校大一新生需要在新的环境里适应新的生活方式和学习任务, 由于专业特殊性,医学专业与非医学专业大一新生的学习任务和生活方式有明 显的不同,这些变化可能导致他们的睡眠质量较差、产生焦虑情绪。有研究表 明,焦虑情绪会使人岀现入睡困难、夜间易醒、睡眠时间缩短等不同程度的睡 眠障碍[4刀。而睡眠障碍会令人精神困乏、身体机能和内分泌紊乱,进而加重焦 虑情绪,两者往往并发出现且相互影响,形成恶性循环图】。

5.23抑郁情绪对焦虑情绪有显著的影响

本研究显示抑郁情绪(BDI)对焦虑情绪有显著的影响,这一结果与绝大多 数的研究相一致[倒。焦虑与抑郁往往存在不同程度的混合情况[50],两者都有睡 眠障碍、食欲改变、易激动、易疲劳等临床特征⑸〕,这表明焦虑情绪和抑郁情 绪有一定程度的伴生现象,应对大一新生的抑郁和焦虑情绪加以关注。

5.2.4手机依赖度对焦虑情绪的影响

本研究还发现手机依赖性强的大一新生普遍存在焦虑情绪,这也与相关研 究相一致[52]。王静等国]研究表明,具有不良的抑郁心理的往往缺少存在感,不 易获得认同感,而且不能有效表现自己,因而更容易对手机形成依赖,甚至可 能演变成手机成瘾行为。严重的依赖手机导致个体与群体生活脱节,同时使人 际关系紧张、社会适应能力和问题处理能力偏低等情况,导致焦虑情绪的进一 步增加。

通过本研究我们得出:学习压力大、睡眠质量差、抑郁情绪及手机依赖性 使用是医学院校大一新生焦虑情绪的主要影响因素,需要引起学生、家长及学 校的重视并制定相关措施进行干预。针对以上,提岀对策:学生方面:第一、 要学会自我调适,正确定位,以学习为主,认真学习专业知识,提升本身的技 能,做好面对现实的心理准备;第二、要注意养成一个良好的睡眠习惯和健康 的生活习惯,平时注意锻炼身体增强自己的体质;第三、形成正确的价值观、 人生观和世界观,要有正确的就业观、是非观和恋爱观。学校方面:第一、配 备专业的心理老师,对学生开展心理健康教育,建立有效的问题干预机制;第 二、准确把握医学院校新生的特点,提高管理学生的水平,使管理方法有效科 学;第三、注重学校环境建设,注重人文环境对学生的影响作用。社会家长方 面:第一、及时关注孩子的动态,了解孩子的心理情况和需求;第二、学习增 强沟通技巧,多和孩子进行沟通交流;第三、多理解孩子,少给孩子施加过大 压力。

本研究的局限与展望:(1)本研究是横断面研究,只能研究出对大一新生 焦虑情绪的影响因素,无法解释其因果关系。(2)研究样本存在局限。由于客 观条件限制,本研究只在肇庆医学高等专科学校进行了取样,样本的地域和学 生专业类型比较单一,今后的研究可以选取全国多所医学院校的多种专业进行 更广泛的调研;(3)本研究只调查了大一新生的焦虑状态,没有对焦虑情绪的 发生及发展进行探索,今后的研究可以加入纵向研究,进一步探索医学生焦虑 情绪的发生和发展特点,为改善医学生焦虑情绪提供更可靠的理论和实践依据。

参考文献

  • Mao C L. [The extending role of the mental health-psychiatric nurse]. [J]. Hu li za zhi The journal of nursing, 1979,26(1).
  • 高迪,张红杰.某高校在校大学生焦虑和抑郁现况分析[J/OL].医学研究与教 育:1-6[2019-09-09] .http://knsxnki.net/kcms/detail/13.1393.R.20190903.1404. 004.html.
  • 罗敷心理健康教育对胃癌患者焦虑抑郁情绪及免疫功能的影响[J] •中国 卫生工程学,2019,18(04):580-582.
  • 刘阳.贫困大学生心理健康测评比较研究——基于SCL-90和SRHMS测评 法[J]・钦州学院学报.2014(10).
  • 梁艳宁,陈美玲,植美垣•舍曲林对老年卒中后抑郁患者神经功能的保护作 用[J] 黑龙江医药,2019,32(04):865-867.
  • 姚雨佳,宣雨阳,齐常辉,桑标.自动化情绪调节策略对特质焦虑大学生应激 反应的影响[J].心理科学,2019,42(01):209-215.
  • Davison GC, Neale JM. Abnormal Psychology. New York: John Wiley Sons Inc. 1998, 14.
  • 黄希庭人格心理学•台北:台湾中华书局,1998,129.
  • 魏俊彪.医学生焦虑和抑郁及相关因素研究[几新乡医学院学 报,2006(06):550-552.
  • Eysenck MW.Trait anxiety and stress.In Fisher S and Reason J (Eds), Handbook of Life 1990. Stress, Cognition and Health.chichester:wiley.
  • Staats AW, Eifert GH< The paradigmatic behaviorism theory of emotion: Basis for unification, Clin Psychol Rev, 1990,10(5): 539-566・
  • 瞿伟,丁宁,潘发明,宋新跃,吴珊珊•某高职院校医学生抑郁、焦虑现状分析 卩]・安徽医 ^,2014,18(01):71-74.
  • Huisman Annemiek,Robben Paul B M,Kerkhof Ad J F M. An examination of the Dutch Health Care Inspectorate's supervision system for suicides of mental

health care users.[J]. Psychiatric Services,200&60(1).

  • 金詰,翟德春,潘秀丹,周旭松医科大学生抑郁和焦虑情绪调查[J]•中国 校医,2006(06):599-600.001:10.3969/j.issn.l001-7062.2006.06.013.
  • Vontver L, Irby D, Rakestraw P, et al. The effects of two methods of pelvic examination instruction on student performance and anxiety. J Med Educ519805 55(9): 778-785・
  • Mehanna Z, Richa S. Prevalence of anxiety and depressive disorders in medical students. Transversal study in medical students in the Saint-Joseph University of Beirut.
  • Van Orden Miijam,Hoffinan Ibnko?Haffinans Judith,Spinhoven Philip,Hoe -ncamp Erik. Collaborative mental health care versus care as usual in a

primary care setting: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J]・ Psychiatric Servi -ces5200&60(1).

  • 池岩娜,刘西瑶,巨艳丽,尹周一,Bob Lew,贾存显.焦虑抑郁压力量表在医学 生中的信效度检验[J/OL].山东大学学报(医学版):1-9[2019-09-11].
  • 高北陵,刘子龙,社会能力评定量表全国协作组社会能力评定量表的全国 常模卩].中国行为医学科学,2006(01):81-84.
  • Holmes TH, Rahe RH・The Social Readjustment Rating Scale・ J Psychosom Res, 1967,11(2):213-218.
  • Pinto Ricardo J,Correia-Santos Patrfcia,Levendosky Alytia,Jongenelen Ines. Psychological Distress and Posttraumatic Stress Symptoms: The Role of Maternal Satisfaction, Parenting Stress, and Social Support Among Mothers and Children Exposed to Intimate Partner Violence. [J]. Journal of interpersonal violence,2019,34(19).
  • Dong Pil Yoon?Eun-Kyoung Othelia Lee. The Impact of Religiousness, Spirituality, and Social Support on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Among Older Adults in Rural Areas[J]. Journal of Gerontological Social Work,2006,48(3-4).
  • 李眩眩,张秀敏,吴方园,马娟,岳梦佳,逢颖鑫,金丽娜,刘红箭.医学生焦虑状 况及其与A型行为和自主神经功能的关系研究[J].中国高等医学教

育,2018(05):29-30.

  • 王娓娓,张雯,张莹,孙林,鲍天昊医学生临床实习前焦虑状态调查[J]•中国 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8,16(14):60-62・
  • 陈君.三所高校医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及其家庭影响因素研究[D]南方医科 大学,2017.
  • 李芹临床医学生自我和谐、缺陷和焦虑状况调查及相关关系分析[A]・中 国医药教育协会神经外科专业委员会•中国医药教育协会神经外科专业委 员会第二届学术年会论文集[C].中国医药教育协会神经外科专业委员会: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20183
  • Jerry Slotkin,Rex Forehand,Robert Fauber,Amanda McCombs,Nicholas Long.

Parent-completed and adolescent-completed CDIs: Relationship to adolescent social and cognitive functioning[J] .Journal of Abnormal ChildPsychology, 1988,16(2).

  • 李晓燕,姜勇,胡楠,等.2010年我国成年人超重及肥胖流行特征[J]中华 预防医学杂志,2012, 46 (8) : 683-686.DOI:10.3760/cma.j.issn.0253-9 6242012.08.003.
  • 陶明,高静芳修订焦虑自评量表(SAS-CR)的信度及效度[J]冲国神经 精神疾病杂志,1994(05):301-303.tH版号:ISBN 10020152・
  • 刘贤臣,唐茂芹,胡蕾,王爱祯,吴宏新,赵贵芳,高春霓,李万顺匹 兹堡睡眠质量指数的信度和效度研究[几中华精神科杂志,1996, 29

(2) :103-107.DOI: 10.1007/BF02951625.

  • Yeshaw YMossie A. Depression, anxiety, stress, and their associated factors

among Jimma University staffs Jimma, Southwe就 Ethiopia, 2016: a cross-sectional study [J]. Neuropsychiatric Disease and Treatment,

2017,Vblume 13.

  • Alvi Tabassum,Assad Fatima?Ramzan Mussarat,Khan Faiza Aslam. Depression, anxiety and their associated factors among medical students.[J]. College of Physicians and Surgeons Pakistan. Joumal,2010,20(2).
  • 金詰,翟德春,潘秀丹,周旭松.医科大学生抑郁和焦虑情绪调查[J]中国 校医,2006(06):599-600.DOI:10.39697j.issn.1001-7062.2006.06.013.
  • 徐帅,赵家义•中国医学院校学生心理健康情况Meta分析[J]实用预防医 学,2018,25(04):463-466+473.

卩5]檀立,程淑英,王淑娟,陈桂芝,金英爱.SARS期间医学生心理健康状况与社 会支持相关性研究卩].华北煤炭医学院学报,2005(02):144445.

  • 陶明,高静芳修订焦虑自评量表(SAS-CR)的信度及效度[J].中国神经 精神疾病杂志,1994(05):301-303.出版号:ISBN 10020152.
  • 刘贤臣,唐茂芹,胡蕾,王爱祯,吴宏新,赵贵芳,高春霓,李万顺匹 兹堡睡眠质量指数的信度和效度研究[J].中华精神科杂志,1996, 29

(2) :103-107.DOI: 10.1007/BF02951625.

  • Psychometric properties of the Beck Depression Inventory:Twenty -five years of evaluation[J].Clin.Psychol.Rev. 1988,8(1 ):77-100. DOI: 10.1 016/0272-7358(88)90050-5.
  • 金詰,翟德春,潘秀丹,周旭松.医科大学生抑郁和焦虑情绪调查[J].中国 校医,2006(06):599-600.DOI:13969/j.issn. 1001 -7062.2006.06.013.
  • 边永玲,牛亚兰,郭建,孔繁增,王雪涛医科大学生中焦虑流行状况的 调查[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07(09):795-796.001:10.3969/j.issn. 1005 -1252.2007.09.013.
  • 邓琪大学生学习压力感特点的实证研究卩]•神经疾病与精神卫生,2008, 8(1):20-23. D01:10.3969/j.issn.l009-6574.2008.01.005.
  • 李伟,樊富琨,大学生心理压力调查及分析[C].//迈向21世纪的高校心理 健康教育“第六届全国大学生心理咨询学术会议优秀论文集.1999.
  • 宦梦溪大学生学习压力与睡眠质量现状调查分析[J].医学信息,2018, 31(15):106-109. D01:10.3969/j.issn.l006-1959.2018.15.033.
  • 黄奔,张典,杨杰等.医学本科生学习压力的调查与分析[J].教育现代化,

2017, 4(28):269-271. DOI: 10.16541/j.cnki.2095-8420.2017.28.089.

  • 孟林,杨慧心理资本对大学生学习压力的调节作用——学习压力对大学 生心理焦虑、心理抑郁和主观幸福感的影响卩].河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 版),2012, 52(03):142-150.001:10.15991/j.cnki.411028.2012.03.011.
  • 刘贤臣,唐茂芹,胡蕾,王爱祯,陈琨,赵贵芳大学生睡眠质量与心理 健康状况的相关性研究[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1995(01):26-28+31. DOL 10.16128/j.cnki.l005-3611.1995.01.007.
  • 王玲,叶明志,温盛霖,王湘兰,陶炯某医科大学学生睡眠质量与心理

状况的关系[几中国学校卫生,2002 , 23(3):204-205.DOI :

10.3969/j .issn. 1000-9817.2002.03.022.

  • 杨秀珍,陈景武,冯国双.医学生睡眠质量与焦虑、抑郁的相关性分析[J 二潍坊医学院学报.2005(02): 100- 162.DOI: 13969/ j.issn.1004-3101.2005.0 2.007.
  • Bystritsky A?Stoessel P,Yagar J.Psychometric discrim-inaton between anxi -etyand depression[J].J Nerv Ment Dis,1993,181(4): 265-267.DOI :10.109 7/00005053-199304000-00010.
  • 许又新.精神病理学■精神症状学分析[M].湖南科学技术出社,41-43. 出版号:ISBN 978-7-5357-8652-4.
  • 刘贤臣,唐茂芹,胡蕾,王爱祯,李传奇大学生焦虑、抑郁与睡眠质量 的相关性研究[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1997(01):26-2&出版号:ISSN 1000-6729.
  • 赵宇佳,尹礼欣,崔园园,支汗鹏.医学类大学生手机依赖与心理焦虑关 系 的研究[J].科 技风,2018(20):27.DOI : 19392/j.cnki.l671-7341. 201820023.
  • 王静大学生手机依赖与焦虑情绪的关系[J]•科教文汇(上刊), 2017(03):142"43+146.DOI:10.16871/j .cnki.kj wha.2017.03.064.

 

3.我容易心里烦乱或觉得惊恐1 2 3 4
4.我觉得我可能将要发疯1 2 3 4    
5.我觉得一切都很好,也不会发生什么不幸 1 2
6.我手脚发抖打颤 1 2 3 4      
7.我因为头痛、颈痛和背痛而苦恼1 2 3 4
8.我感觉容易衰弱和疲乏1 2 3 4    
9.我觉得心平气和,并且容易安静坐着 1 2 3
10.我觉得心跳得快1 2 3 4      
11.我因为一阵阵头晕而苦恼1 2 3 4  
12.我有晕倒发作,或觉得要晕倒似的 1 2 3
13.我呼气吸气都感到很容易1 2 3 4  
14.我手脚麻木和刺痛 1 2 3 4    
15.我因胃痛和消化不良而苦恼 1 2 3 4
16.我常常要小便 1 2 3 4      
17・我的手常常是干燥温暖的1 2 3 4  
18.我脸红发热12 3 4        
19.我容易入睡并且一夜睡得很好 1 2 3 4
20.我做恶梦 12 3 4        

致谢

本论文是在张斌老师的亲切关怀和悉心指导下完成的,他严肃的科学态度, 严谨的治学精神,精益求精的工作作风,深深地感染和激励着我。在此谨向张 老师致以诚挚的谢意和崇高的敬意。我还要感谢我的家人朋友,正是由于你们 的帮助和支持,我才能克服一个一个的困难和疑惑,直至本文的顺利完成° 在论文即将完成之际,我的心情无法平静,从开始进入课题到论文的顺利完成, 有多少可敬的师长、同学、朋友给了我无言的帮助,在这里请接受我诚挚的谢 意!谢谢你们!

最后,谢谢没有放弃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