妊娠期焦虑、抑郁获况及与妊娠结局的相论文

2020年8月25日13:28:00妊娠期焦虑、抑郁获况及与妊娠结局的相论文已关闭评论

妊娠期焦虑、抑郁获况及与妊娠结局的相论文
摘要

目的:了解湘西地区(自治州八县市)妊娠期妇女焦虑、抑郁状 况,分析其相关影响因素并追踪妊娠结局,探讨妊娠期妇女焦虑、抑 郁状况及与不良妊娠结局的相关性,为今后有针对性的开展湘西地区 妊娠期妇女焦虑、抑郁筛查及进行心理干预提供理论依据。

方法:采用随机抽样,选取2017年10月到2018年10月在吉 首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门诊建卡孕检并在该院住院分娩的250名孕妇 为研究对象,通过自制问卷调查表及美国教育卫生福利部编写并推荐 用于焦虑/抑郁筛查的SAS/SDS表,进行孕妇一般资料、生活习惯、 生活方式、既往妊娠史、既往疾病史、本次妊娠状况、焦虑抑郁的评 分调查并记录妊娠结局,分析湘西地区妊娠期妇女焦虑、抑郁的发生 状况,采用logistic回归分析探讨妊娠期焦虑、抑郁的影响因素及妊 娠期焦虑、抑郁与妊娠结局的相关性。

结果:湘西地区250例妊娠期妇女焦虑发生率为35.6% (89/250 例),其中轻、中、重度焦虑发生率分别为30.4%、5.2%、0%;妊 娠期抑郁的发生率为56.0% (140/250例),其中轻、中、重度抑郁 发生率分别为38.8%、16.4%、0.8%o经单因素分析,引起妊娠期焦 虑的具有统计学意义(PV0.05)的因素有孕周、居住地、文化层次、 饮食习惯、睡眠状态、孕前锻炼、既往疾病史和不良孕产史;经单因 素分析,引起妊娠期抑郁的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的因素有孕 周、居住地、文化层次、家庭平均月收入、孕前锻炼、既往疾病史; 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对焦虑影响最大的因素依次为不良孕 产史(OR=3.166)>饮食(OR=2.727)>居住地(OR=2.340)>既往疾病史 (OR=2.271)> 睡眠状态(OR=0.674)、孕周(020.583)、孕前锻炼 (OR=0.486);对抑郁影响最大的因素依次为既往疾病史(OR=2.464)> 居住地(OR=2.130)>孕前锻炼(OR=0.474)o妊娠期焦虑抑郁与妊娠结 局的相关性研究经单因素分析显示,妊娠期焦虑抑郁的患者早产发生 率高于足月产(PV0.05)、低出生体质量儿和巨大儿发生率高于正 常体重儿(PV0.05)、新生儿转新生儿科和死亡发生率高于正常新 生儿(PV0.05),而妊娠期焦虑抑郁的发生与新生儿出生Apgar评 分无相关性,经统计学分析无显著性差异。在对不良妊娠结局影响因 素的logistic回归分析中家庭平均月收入被纳入方程,妊娠期焦虑者 相对于无妊娠期焦虑者不良妊娠结局的影响发生比数比(OR)为2.09L 而妊娠期抑郁对不良妊娠结局的影响被排除。

结论:

  • 湘西地区妊娠期焦虑、抑郁发生率高;
  • 妊娠期焦虑和抑郁的发生与生活习惯、既往病史、既往孕产 史等多因素相关;
  • 妊娠期焦虑是发生不良妊娠结局的重要因素之一;

 

  • 应加强产前检查,重视心理健康教育,改善生活方式,降低 妊娠期焦虑、抑郁的发生。

关键词:焦虑,抑郁,不良妊娠结局

STUDY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NXIE TY AND DEPRESSION DURING PREGNANCY AND PREGNANCY OUTCOME

ABSTRACT

Objective: To understand the anxiety and depression of pregnant women in xiangxi region (eight autonomous prefectures and cities); The relevant influencing factors were analyzed and pregnancy outcome was tracked. To explore the correlation between anxiety and depression in pregnant women and adverse pregnancy outcomes, and to provide theoretical basis for the targeted screening and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in pregnant women in western hunan in the future.

Methods: Selected by random sampling, in October 2017 to October 2018 in jishou university first affiliated hospital outpatient prenatal pregnancy test and length of stay in hospital childbirth 250 pregnant women as the research object, through the self-made questionnaire and the American education and health welfare and recommended for anxiety/depression screening of SAS/SDS table, for pregnant women to general data, living habits,lifestyle, history of pregnancy, history of disease, the condition of the pregnancy, anxiety, depression score survey and record the pregnancy outcome, analysis of xiangxi area during pregnancy in the occurrence of anxiety, depression, women, Logistic regression analysis was used to investigate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and the correlation between anxiety and depression during pregnancy and pregnancy outcome.

Results: The incidence of anxiety in 250 pregnant women in western hunan was 35.6% (89/250 )5 among which the incidence of mild, moderate and severe anxiety was 30.4%,5.2% and 0%? respectively. The incidence of gestational depression was 56.0% (140/250 )? among which the incidence of mild,moderate and severe depression was 38.8%? 16.4% and 0.8%,respectively. Single factor analysis showed that the factors causing anxiety during pregnancy were of statistical significance (P < 0.05),including gestationl weeks, residence, cultural level, dietary habits, sleep state, pre-pregnancy exercise, previous disease history and adverse pregnancy history. According to univariate analysis, the factors with statistical significance (P < 0.05) were gestationl weeks, residence, cultural level, average monthly family income, pre-pregnancy exercise and previous disease history. Multivariate logistic regression analysis showed that the most influential factors for anxiety were adverse pregnancy history (OR=3.166)? diet (OR=2.727)? residence (OR=2.340)? previous disease history (OR=2.271)? sleep state(OR=0.674)?gestational week (OR=0.583)5 and pre-pregnancy exercise (OR=0.486). The most influential factors for depression were previous disease history (OR=2.464)? residence (OR=2.130) and pre-pregnancy exercise (OR=0.474). The correlation of anxiety depression during pregnancy and pregnancy outcomes study by the single factor analysis showed that patients with anxiety depression during pregnancy incidence of preterm birth is higher than full-term production (P < 0.05)? low birth body quality, and the incidence of macrosomia than normal birth weight (P < 0.05), neonatal turn new pediatric and death rate is higher than normal newborns (P < 0.05), whereas the occurrence of anxiety depression during pregnancy and neonatal Apgar score no correlation of birth,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after statistics analysis. In the logistic regression analysis of influencing factors of adverse pregnancy outcome, the average monthly family income was included in the equation. The ratio of occurrence (OR) of adverse pregnancy outcome among anxiety patients in pregnancy was 2.091 compared with those without anxiety in pregnancy, and the influence of gestational depression on adverse pregnancy outcome was excluded.

Conclusion:

  • The incidence of pregnancy anxiety and depression is high in Xiangxi region.
  • The occurrence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in pregnancy is related to life habits, medical history and pregnancy history.

(3 ) Anxiety during pregnancy is one of the important factors of adverse pregnancy outcome.

(4 ) We should strengthen prenatal examination, pay attention to mental health education, improve life style and reduce the occurrence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during pregnancy.

Key words anxiety, depression, adverse pregnancy outcome

妊娠期焦虑、抑郁状况及与妊娠结局的相关性研究

妊娠是胚胎(embryo)和胎儿(fetus)在母体内生长发育的过程。妊娠期从 末次月经的第一日开始计算,约为280 0(40周)。临床上分为3个时期:妊娠 未达14周称为早期妊娠(first trimester),第14〜27+6周称为中期妊娠(second trimester),第28周及其后称为晚期妊娠(third trimester)⑴。妊娠虽然是大多 数育龄妇女需要经历的一种正常生理现象,但由于妊娠期巨大的身体变化已经构 成了一个重大心理应激源,使处于妊娠过程中的妇女不仅在生理上发生剧烈变化, 同时心理上也发生相应的改变,妊娠期不良的心理状况会对母亲和胎儿的身心健 康产生严重危害,甚至影响胎儿的生长发育,引发不良妊娠结局。目前研究⑵ 普遍认为在妊娠期妇女复杂的心理变化中,焦虑和抑郁是最常见的精神心理疾患 之一。美国《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对精神障碍进行了定义描述和系 统分类,指出焦虑是一种缺乏明显客观原因的内心不安或无根据的恐惧,它不仅 影响着孕妇的心理健康,也会对母亲身体及胎儿造成间接的影响。严重焦虑的孕 妇常伴有恶性妊娠呕吐,甚至导致早产、流产。抑郁症是以情感低落、失望、悲 伤、哭泣、活动能力减退、思维及认知能力迟缓以及言语动作减少等为主要特征 的一类情感障碍。重性抑郁发作被定义为抑郁情绪或丧失兴趣或愉悦感,加上至 少5个伴发抑郁症状,症状持续2周以上,影响患者日常生活⑶。而围产期抑郁 症是妊娠最常见的并发症之一,每7名妊娠期妇女中就有1位为抑郁症患者⑷习, 且60%的围产期抑郁症孕妇既往曾有精神障碍,其中80%以上是焦虑障碍。妊 娠期妇女产生抑郁的原因主要包括孕期体内激素水平紊乱、焦虑心理的影响和社 会问题等多方面。妊娠期焦虑、抑郁以其逐年增高的发病率、对母婴的严重危害、 对社会的不良影响,逐渐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据大量文献报道,妊娠期焦虑、抑郁的发生率不尽相同,跨越范围还比较大。 国内相关研究[冋显示妊娠期焦虑的发生率约为5.0%〜67%,抑郁的发生率约为 4.9%〜59.0%,其中10%可诊断为重型抑郁。国外相关研究旳2]显示妊娠期焦虑的发生率可达17.0%〜54.0%,抑郁的发生率可达6.0%〜57.0%。在诊断方法上,绝 大部分研究选择筛查量表。国外还有研究问报道,妊娠12〜16周抑郁发病率为 6.1%, 22〜26周抑郁发病率为3.5%, 32〜36周抑郁发病率为4.4%。孕早期焦虑、 抑郁发生率明显高于孕中晚期,这可能与妊娠早期恶心、呕吐、疲惫乏力、尿频、 乳房胀痛等妊娠反应影响妊娠早期妇女情绪状态。且刚怀孕又担心胎儿发育不良、 缺乏妊娠早期保健知识、担心流产、缺乏心理准备、担心家庭经济情况、担心影 响职业及发展等,从而导致焦虑、抑郁发病率高。妊娠中期,妊娠反应大多消失, 逐渐适应妊娠,从刚开始怀孕的惊喜、惊讶转为接受、期盼,随着胎儿增大,慢 慢能感受到胎动,此时孕妇心情舒畅,不良情绪相对少。妊娠晚期,胎儿迅速长 大,孕妇面临体形的改变、身体不适和临近分娩等变化,同时担心孩子健康问题, 又对分娩怀有恐惧心理,此时再次出现大的情绪波动,主要以抑郁情绪为主。也 有回顾性报道称在整个孕期中,尤其以中晚期孕妇抑郁症、焦虑症发病率更高网O

既往对女性焦虑、抑郁情绪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月经期、孕前、产后、围绝经 期,对妊娠期焦虑、抑郁情绪的研究相对较少。自2004年卢彩霞问《妊娠心理 学的提出》一文的发表,引发国内学者纷纷对妊娠期妇女的心理状态进行了研究 探索,尤其是近十余年对妊娠期心理学研究的报道逐年增多,人们逐渐开始关注 这一特殊群体。又随着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昭的提出,对孕产妇的人文关怀 和身心健康的关怀日益受到人们重视。AliM发现,焦虑与年龄呈正相关,年龄 较大的孕妇更易出现焦虑,而之前有不良孕产史的孕妇如流产、死胎、死产等更 易患孕期抑郁症或焦虑症,这可能与高龄孕妇过分担心自己错过最佳生育年龄、 既往有不良孕产史者过分担心自己能否平安度过妊娠及分娩、担心胎儿是否健康 等有关系。更多调查发现孕期焦虑、抑郁情绪的发生可能与教育水平低下、夫妻 两人收入低,家庭不幸如离婚、家庭暴力,缺乏社会支持、失业等因素有关[血⑼。 妊娠作为女性一件重大的应激事件,一般情况下,多数妇女都能妥善处理好妊娠 所导致的生理和心理应激反应,但是还是有部分孕妇由于个性特点、生活环境、 既往的妊娠经历、慢性病史、家庭以及社会等因素,而表现出不良的心理反应。 妊娠期间出现的不良心理反应可能会导致孕妇日常生活中的很多方面发生改变, 甚至会对其身体健康、主观幸福感和社会角色产生潜在影响〔20-21]。而孕妇情绪波 动过大或长期处于不良的情绪状态中,便会引起神经内分泌物质的水平发生改变。 此时,胎儿生长发育的内环境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从而对胎儿生长发育产生影 响。然而,目前关于妊娠期焦虑及抑郁对妊娠结局、妊娠合并症及妊娠并发症的 相关性研究还较少。妊娠期焦虑、抑郁作为心理社会应激的一个重要方面,它随 妊娠出现,目前其对妊娠结局的影响尚不清楚,但是近些年来,妊娠期焦虑、抑 郁与妊娠结局之间的关联越来越受到围产医学界专家以及心理学界专家的关注。

目前普遍认为焦虑和抑郁是妊娠期普遍存在的心理现象,妊娠这个生理现象 会导致心理变化,心理变化反过来又会影响妊娠这个生理过程。有相关研究[22-23] 报道,孕产妇焦虑、抑郁与不良妊娠结局Bl相关联,主要原因是不良情绪导致缺 乏诊治依从性、妊娠期低体质量、妊娠期超重、人际关系差、经济条件不好,甚 至吸烟、滥用药物等伴随的风险。有相关文献⑺25-27]报道妊娠期焦虑、抑郁情绪 可增加自发性流产、妊娠剧吐的发生率;还会增加产时产后并发症的发生,如胎 盘早剥、产力异常、产程延长、产后出血、剖宫产率升高;同时增加胎儿宫内窘 迫、早产、低出生体质量儿、巨大儿、新生儿窒息、出生缺陷等不良妊娠结局的 发生率;还可影响女性产后的心理、生理健康状态导致产后抑郁;甚至影响子代 日后远期的生长发育和心理健康,危害严重。也有研究四指出,如果胎儿长期暴 露于母亲的不良情绪中,其发生低出生体重或发育异常的比例较情绪正常孕妇的 新生儿增加25%左右。还有研究〔29]发现,不良情绪致使孕妇疼痛阈值相对下降, 在分娩过程中对子宫收缩疼痛异常敏感,继而引发哭闹,体力严重消耗,影响子 宫收缩;同时引起交感■肾上腺系统兴奋,导致外周动脉收缩血流阻力增大,胎 儿缺血缺氧出现胎儿宫内窘迫;还会引起不协调宫缩,产程进展异常,从而导致 剖宫产及产后出血率明显升高。有学者凹指出妊娠期糖尿病的发生率与孕妇焦虑、 抑郁情绪的发生率成正比。其原因为机体受到应激原刺激时交感■肾上腺系统兴 奋,导致儿茶酚胺、高血糖素、糖皮质激素等分泌增多,促进糖异生和糖原分解, 同时胰岛素分泌受抑制,机体降糖能力下降,血糖浓度上升卩I】。余展飞阳指出, 孕妇孕期长期处于紧张、悲伤、恐惧等情绪中,可使血管痉挛、肾血流量减少、 子宫动脉痉挛、胎盘血液灌注量减少,影响母体内分泌和胎儿血液循环。但妊娠 期焦虑、抑郁情绪是否会增加羊水过少发生率有待进一步研究。也有报道提示, 孕期焦虑抑郁等不良情绪普遍存在,与不良妊娠结局无相关性。蒋海霞等人W] 认为妊娠期焦虑、抑郁与不良妊娠结局相关联,对母胎健康潜在不良影响,应加 强妊娠期女性心理干预,减轻焦虑抑郁情绪,促进母婴健康。有研究者指出厲], 由围产期严重焦虑、抑郁等不良心理障碍导致母婴死亡悲剧是可以预防的。临床 管理围产期焦虑、抑郁等不良心理障碍及其后遗症的主要措施包括积极进行焦虑、 抑郁筛查,为筛查结果阳性者积极动员患者、家属和相关人员识别症状并及时寻 求帮助,制定初步治疗方案或转诊计划。部分研究者提出身心干预比如催眠疗法、 心理想象疗法、自我暗示训练等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减轻孕期焦虑,虽然效果不是 很明显〔殉。也有多个研究卩7-39]发现音乐疗法可以一定程度上缓解孕妇的焦虑或改 善抑郁情绪。但因为样本量、方法问题等因素,当下需要找到一个更适合当地特 点的能有效缓解孕妇焦虑抑郁情绪且利于妊娠结局的干预方法。医护人员、患者 及其家属应当共同努力,消除患者焦虑、抑郁心理障碍。因此本研究致力于研究 焦虑、抑郁的影响因素及焦虑、抑郁与不良妊娠结局的相关性。

湘西自治州地区妊娠期妇女由于受到地域偏僻和交通不便的制约,同时妇女 普遍受教育程度低,经济贫困,可能导致妊娠期焦虑抑郁发生率相对增加,且多 数妊娠期妇女对自身出现的焦虑与抑郁现状的认识不足,对湘西自治州地区妊娠 期妇女进行焦虑与抑郁状况的调查,可以使湘西自治州地区妊娠期的妇女对于妊 娠期焦虑和抑郁有一定的了解,在思想上引起重视,当妊娠期焦虑及抑郁出现在 自己身上时,能够很好的调整心态或寻求帮助,以确保自身及胎儿的健康,减少 家庭及社会负担,故重视妊娠期焦虑及抑郁的相关问题及早期干预有着十分重要 的意义。本研究选择湘西自治州地区妊娠妇女作为研究对象,在我国当前“全面 二孩”生育政策下,调查湘西地区妊娠妇女焦虑和抑郁状况、发病率及分析其发 生的相关影响因素;探讨孕产妇妊娠期焦虑、抑郁与不良妊娠结局之间的相关性; 探索妊娠期焦虑、抑郁的干预及治疗方案,致力于减少不良妊娠结局的发生。为 在“全面二孩”政策新形势下,对本地区提出针对性干预措施及围生期的保健措 施提供科学依据。

1研究对象与方法

1.1研究对象

随机抽取2017年10月—2018年10月在吉首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门诊建卡孕 检的250名妊娠期妇女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①知情同意并且自愿参加本研究; ②湘西自治州常住孕妇;③在吉首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产科门诊建立个人孕期保健 档案;④目前有明确的意向在该院分娩。排除标准:①已确诊患有抑郁症、焦虑 症、狂躁症、精神分裂症等精神心理疾病者;②确诊患有其他精神心理疾病或有 智力障碍者;③因某些原因不能配合顺利完成本次问卷调查者;④追踪不到妊娠 结局者。

1.2研究工具

1.2.1自制问卷调查表

问卷调查前自制问卷调查表,内容包括(1) 一般情况:孕妇年龄、身高、 孕前体重、民族、居住地、文化层次、家庭平均月收入;(2)生活习惯和方式: 饮食习惯、睡眠状况、孕前是否锻炼;(3)既往疾病与孕产史:既往疾病史、 既往月经史、不孕史、孕产史、剖腹产史、不良孕产史;(4)此次妊娠状况: 孕周、孕期并发症及合并症;(5)妊娠结局:分娩孕周(早产、足月产、过期 产)、新生儿出生体重(低出生体质量儿、正常体重儿、巨大儿)、新生儿出生 Apgar评分(无窒息、轻度窒息、重度窒息)、新生儿结局(健康、转新生儿科、 死亡)、分娩期并发症(产后出血、子宫破裂、胎膜早破、胎盘植入、胎盘早剥、 脐带脱垂、胎儿窘迫)等。调查表经多位产科专家讨论修改形成正式调查问卷, 调查人员由课题研究组统一培训,均为产科专业人员。共发放调查问卷280份, 收回有效问卷250份,问卷有效回收率为89.3%O

1.2.2焦虑/抑郁自评量表SAS /SDS)

焦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 anxiety scale, SAS) [40]:是 Zung 在 1971 年编 制,为美国教育卫生福利部编写并推荐,其量化指标主要是判断所定义的症状出 现的频次包括20个项目,按最近1周症状出现的频度分4级评分(分别是“没 有或很少”、“有时”、“大部分时间”、“绝大部分或全部时间”),由被试 者自评,正向评分题(第 1、2、3、4、6、7、8、10、11、12、14、15、16、1 8、20题)依次评分1、2、3、4分。反向评分题(第5、9、13、17、19题)则 依次评分4、3、2、1分。粗分评定结束后,将20个题目的得分相加就得到总 粗分,乘以1.25得到标准总分。SAS标准分的分界值为50分,其中50・59分为 轻度焦虑,60-69分为中度焦虑,70分及以上为重度焦虑。

抑郁自评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 SDS) [40]:是 Zung 在 1965 年编 制,为美国教育卫生福利部编写并推荐用于抑郁研究的量表。其中包含:精神病 性情感症状(2个项目);躯体性障碍(8个项目);精神运动性障碍(2个项 目);抑郁的心理障碍(8个项目)。共由20个问题组成,每个问题代表一种 症状,按症状出现频率分为4个等级(分别是“从无”、“有时”、“经常”、 “持续”),由被试者自评,正向评分题(第1、3、4、7、8、9、10、12、13、 15、19、20 题)依次评分 1、2、3、4 分。其中(第 2、5、6、11、14、16、17、 18、20题)均为反向评分题,其评分为4、3、2、1分。将20个题目得分相加 得到粗分,然再用粗分乘以1.25 ,四舍五入取其整数部分,就得到标准总分。 标准总分的临界值为53分,大于临界值为异常,其中53〜62分为轻度抑郁,63〜 72分为中度抑郁,73分以上为重度抑郁。

1.3调查方法

本课题调查表由经过统一培训的调查员在获得知情同意情况下,用统一引导 语,对其进行问卷调查,文化程度较低者由本人叙述,调查者填写并随访其妊娠 结局。

根据孕前体重及身高计算孕前BMI[体重(Kg) /身高2 (m2)],按照妇产科 学(第9版)⑴将孕前体重分为低体重(BMK18.5)、体重(BMI为18.5〜24.9)、 超重(BMI为25.0〜29.9)、肥胖(BMI230)将饮食习惯分为平衡饮食,不 平衡饮食。平衡饮食即平日膳食中各类食物品种、数量以及比例和消费的频率平 衡。主要是食物多样、不挑食、谷类为主;多吃蔬果、奶类、大豆;适量吃鱼、 禽、蛋、瘦肉;少盐少油、控糖,三餐规律HU。将孕前是否锻炼分为:经常锻炼 (每天不少于30分钟中等强度的身体活动,中等强度的身体活动一般为运动后心 率达到最大心率的50%〜70%,主观感觉稍疲劳,约10分钟可恢复正常;常见的 中等强度运动有:快走、游泳、打球、跳舞、孕妇瑜伽、各种家务劳动等);不 锻炼;偶尔锻炼(锻炼时间鉴于不锻炼和经常锻炼者中间)舵]。

新生儿出生后5分钟Apgar评分:0〜3分为重度窒息,4〜7分为轻度窒息, 7〜10分正常⑴。分娩期并发症主要指胎膜早破、脐带脱垂、胎儿窘迫、产后出血、 子宫破裂、羊水栓塞、胎盘早剥。既往月经史:正常(周期21〜35日,经期2〜8 日,月经量为20〜80ml)、不正常(正常月经的周期频率、规律性、经期长度、 经期出血量中的任何1项不符)⑴。不孕症定义:女性无避孕正常性生活至少12 个月而未孕,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两类⑴。妊娠并发症:指胚胎种植在宫腔以外、 或胚胎或胎儿在宫内生长发育的时间过短或过长、或母体出现各种妊娠特有的脏 器损害。妊娠合并症:指孕妇在妊娠期间发生的各种内外科疾病⑴。产次:初产 指既往无妊娠史,或既往有过人流、药流史或在28周前做引产手术的妇女,再 次妊娠后到要分娩时(28周后)。经产指有过28周以后分娩史,再次怀孕后要分 娩时称经产妇⑴。不良孕产史是指既往有异常妊娠史(异位妊娠、葡萄胎、反复 流产、死胎、死产、胎儿畸形、胚胎停育、产后大出血等)的妇女⑴。不良妊娠 结局是指正常妊娠以外所有的病理妊娠及分娩期并发症,主要包括自然流产、医 学流产、医学引产、早产、新生儿出生缺陷、出生低体重、死胎死产等⑷]。

1.4统计分析方法

采用SPSS22.0数据分析软件建立数据库及进行统计分析,对回收的有效问 卷进行两人同时录入,所得数据定量资料用例数(百分比)或者均值土标准差(X 土S)描述。计量资料两组间采用t检验(方差齐)或近似t检验(t‘检验)(方 差不齐)进行比较。计数资料用频数进行描述,采用X2检验进行统计分析,用 logistic回归进行妊娠期焦虑、抑郁及不良妊娠结局的多因素分析。结果P<0.05 为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调查孕妇的基本资料

调查的250名孕妇的年龄范围为19〜44岁,平均年龄(29.85 + 5.00)岁。其 中初产妇126人(占50.4%),经产妇124 (占49.6%):其中有79人既往有剖 宫产史(79/124) , 45人既往有阴道分娩史(45/124)。汉族49人(占19.6%), 土家族102人(占40.8%),苗族92人(占36.8%),其他少数民族7人(占 2.8%) o 250名孕妇孕前BMI范围为15.45〜38.30,平均值为(22.16±3.08), 其中低体重有18人(占7.2%),正常体重有190人(占76.0%),超重有38 人(占15.2%),肥胖有4人(占1.6%) o调查时孕周早期妊娠24人(9.6%), 中期妊娠29人(11.6%),晚期妊娠197人(78.8%)。居住地为城镇118人(占 47.2%),农村132人(占52.8%)。文化层次:小学以下10人(占4 %),中 学/大专104人(占41.6%),本科以上136人(占54.4%)。家庭平均月收入: 3千以下111人(占44.4%) , 4〜6千55人(占22.0%) , 7〜9千53人(占21.2%), 1万以上31人(占12.4%) o饮食:平衡205人(占82%),不平衡45人(占 18%) o睡眠状态:不满意54人(占21.6%),欠满意53人(占21.2%),满 意143人(占57.2%) o孕前不锻炼43人(占17.2%),偶尔锻炼173人(占 69.2%),经常锻炼34人(占13.6%)既往月经正常169人(占67.6%),不 正常81人(占32.4%) o既往有不孕史31人(占12.4%),无不孕史219人(占 87.6%) o既往无疾病史159人(占63.6%),既往有疾病史91人(占36.4%)。 既往无不良孕产史196人(占78.4%),有不良孕产史54人(占21.6%)。无 妊娠合并症及并发症108人(占43.2%),有妊娠合并症及并发症142人,占 (56.8%) o

2.2妊娠期焦虑、抑郁发生状况

2.2.1妊娠期焦虑、抑郁得分情况

焦虑自评量表总分显示250名孕妇中有89名孕妇处于焦虑状态,最低总分 2&75分,最咼总分67.75分,焦虑总分均值为(47.25土7.45)分。妊娠期焦虑 的发生率为35.6%,其中轻度焦虑76人,发生率为30.4%,中度焦虑13人,发 生率为5.2%,重度焦虑为0人。为了更直观的了解其状况,焦虑总分的频次直 方图总分如图2.1。

图2.1焦虑总分的频次直方图

抑郁自评量表总分显示250名孕妇中有140名孕妇处于抑郁状态,最低总分 30.00分,最高总分73.75分,抑郁总分均值为(52.87±8.47)分。妊娠期抑郁 的发生率为56.0%,其中轻度抑郁97人,发生率为38.8%,中度抑郁41人,发 生率为16.4%,重度抑郁2人,发生率为0.8%0为了更直观的了解其状况,抑 郁总分的频次直方图总分如图2.2o

2.3妊娠期焦虑、抑郁的单因素分析

对妊娠期焦虑情绪在孕妇基本情况变量各组的分布进行比较发现:调查孕周 V14周,14〜27+6周,228周组的妊娠期焦虑发率分别为62.5%, 34.5%, 32.5%, 孕早期焦虑的发生率明显高于孕中晚期,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V0.05);居 住在农村的孕妇妊娠期焦虑的发生率(43.2%)高于在居住在城镇的孕妇(27.1%),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V0.05);小学以下学历的孕妇妊娠期焦虑发生率(50%) 高于其他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V0.05);饮食不平衡的孕妇妊娠期焦虑 发生率(57.8%),高于饮食平衡的发生率(30.7%),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 <0.05);睡眠状态不满意的孕妇妊娠期焦虑发生率(4&1%)高于睡眠状态满 意的孕妇(25.9%),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V0.05);孕前经常锻炼的孕妇妊 娠期焦虑发生率(20.6%)明显低于孕前不锻炼的孕妇(5& 1%),差异具有统 计学意义(FV0.05);既往有疾病史的孕妇妊娠期焦虑发生率(46.2%)高于既 往无疾病史的孕妇(29.6%),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V0.05);既往有不良孕 产史的孕妇妊娠期焦虑发生率(55.6%)高于无不良孕产史的孕妇(30.1%),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V0.05) o

对妊娠期抑郁情绪在孕妇一般情况变量各组的分布进行比较发现:调查孕周 V14周,14-27+6周,228周组的妊娠期抑郁发率分别为70.8%, 37.9%, 56.9%, 孕早期、晚期抑郁的发生率明显高于孕中期,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V0.05); 居住在农村的孕妇妊娠期抑郁的发生率(65.9%)高于在居住在城镇的孕妇 (44.9%),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FV0.05);小学以下学历的孕妇妊娠期抑郁 发生率(100%)高于其他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V0.05);孕前经常锻炼 的孕妇妊娠期抑郁发生率(38.2%)明显低于孕前不锻炼的孕妇(74.4%),差 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V0.05);既往有疾病史的孕妇妊娠期抑郁发生率(69.2%) 高于无疾病史的孕妇(48.4%),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FV0.05) o结果详见表 2.3 o

表2.3孕妇一般情况与妊娠相关焦虑、抑郁的相关性

焦虑 抑郁

项目 分类 n 焦虑 X?值 F值 n 抑郁 X2值 尸值
(%) 有(%) 无(%) (%)
  本科以 上 136 99 (72.8) 37 (27.2)     136 69 (50.7) 67 (49.3)    
  3千以 下 111 65 (58.6) 46 (41.4)     111 40 (36.0) 71 (64.0)    
家庭平均月收 4-6千 55 33 (60.0) 22 (40.0) 6.247 0.100 55 21 (38.2) 34 (61.8) 10.860 0.013
7-9千 53 40 (75.5) 13 (24.5)     53 32 (60.4) 21 (39.6)    
  1万以 上 31 23 (74.2) 8 (25.8)     31 17 (54.8) 14 (45.2)    
饮食 平衡 205 142(69.3) 63 (30.7)     205 94 (45.9) 111(54.1)    
  不平衡 45 19 (42.2) 26 (57.8) 11.771 0.001 45 16 (35.6) 29 (64.4) 1.588 0.208
睡眠状态 不满意 54 28 (51.9) 26 (48.1)     54 17 (31.5) 37 (68.5)    
  欠满意 53 27 (50.9) 26 (49.1) 13.795 0.001 53 22 (41.5) 31 (58.5) 5.421 0.067
  满意 143 106(74.1) 37 (25.9)     143 71 (49.7) 72 (50.3)    
孕前锻炼 不锻炼 43 18 (41.9) 25 (58.1)     43 11 (25.6) 32 (74.4)    
  偶尔 173 116(67.1) 57 (32.9) 13.401 0.001 173 78 (45.1) 95 (54.9) 10.358 0.006
  经常 34 27 (79.4) 7 (20.6)     34 21 (61.8) 13 (38.2)    
  正常 169 113(66.9) 56 (33.1)     169 77 (45.6) 92 (54.4)    
既往月经 不正常 82 48 (59.3) 33 (40.7) 1.381 0.240 82 33 (40.7) 48 (59.3) 0.517 0.472
  初产 116 83 (71.6) 33 (28.4)     116 56 (48.3) 60 (51.7)    
产次 经产 134 78 (58.2) 56 (41.8) 4.828 0.028 134 54 (40.3) 80 (59.7) 1.606 0.205
  219 142(64.8) 77 (35.2)     219 96 (43.8) 123(56.2)    
不孕史           0.149 0.699         0.019 0.889
  31 19 (61.3) 12 (38.7)     31 14 (45.2) 17 (54.8)    
  159 112(70.4) 47 (29.6)     159 82 (51.6) 77 (48.4)    
既往疾病史 91 49 (53.8) 42 (46.2) 6.951 0.008 91 28 (30.8) 63 (69.2) 10.165 0.001
妊娠合并症及 并发症 108 71 (65.7) 37 (34.3) 0.149 0.699 108 55 (50.9) 53 (49.1) 3.702 0.054
142 90 (63.4) 52 (36.6)     142 55 (38.7) 87 (61.3)    
  196 137(69.9) 59 (30.1)     196 90 (45.9) 106(54.1)    
不良孕产史 54 24 (44.4) 30 (55.6) 11.964 0.001 54 20 (37.0) 34 (63.0) 1.355 0.244

2.4.1变量赋值
2.4
妊娠期焦虑、抑郁与影响因素的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根据上述单因素分析结果,将单因素分析有意义的变量为自变量,孕妇妊娠

期间是否处于焦虑、抑郁状态分别作为因变量(赋值表见表2.4.1) o

表2.4.1妊娠期焦虑、抑郁的影响因素赋值
自变量 变量名 赋值
调查时孕周 XI 匸早期;2二中期;3二晚期
居住地 X2 1=城镇;2二农村
文化层次 X3 1=小学以下;2二中学/大专;3=本科以上
饮食 X4 匸平衡;2二不平衡
睡眠状态 X5 1二不满意;2=欠满意;3二满意
孕前锻炼 X6 匸不锻炼;2二偶尔;3二经常
产次 X7 1二初产;2二经产
既往疾病史 X8 0=;1二有
不良孕产史 X9 0=;1二有
家庭平均月收入 X10 1=3千以下;2=4-6千;3=7-9千;4=1万以上
焦虑 Y1 0=;1二有
抑郁 Y2 0=;匸有

2.4.2引起妊娠期焦虑的原因多因素分析

影响因素的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变量采取向后选择的筛选方法,入 选标准为0.05,剔除标准为O.lo先以妊娠期焦虑为因变量,以对焦虑有统计学 意义的单因素调查时孕周、居住地、文化层次、饮食、睡眠状态、孕前锻炼、产 次、既往疾病、不良孕产史作为自变量,经过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对焦虑影响 最大的因素依次为不良孕产史(023.166)、饮食(022.727)、居住地(022.340)、 既往疾病史(022.271)、睡眠状态(020.674)、孕周(020.583)、孕前锻炼(OR= 0.486)o 详细见表 2.4.2o

表2.4.2妊娠期焦虑影响因素的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沪250)

变量 B S.E. Wald F值 OR 95%CI
调查时孕周 -0.539 0.225 5.762 0.016 0.583 0.375-0.906
居住地 0.850 0.307 7.690 0.006 2.340 1.283-4.268
饮食 1.003 0.393 6.523 0.011 2.727 1.263-5.891
睡眠状态 -0.394 0.186 4.504 0.034 0.674 0.469-0.970
孕前锻炼 -0.722 0.292 6.121 0.013 0.486 0.274-0.861
既往疾病史 0.820 0.306 7.171 0.007 2.271 1.246-4.139
不良孕产史 1.153 0.353 10.643 0.001 3.166 1.584-6.328

2.4.3引起妊娠期抑郁的原因多因素分析

以妊娠期抑郁为因变量,以对抑郁有统计学意义的单因素调查时孕周、居住 地、文化层次、家庭平均月收入、孕前锻炼、既往疾病史作为自变量,经过log stic回归分析显示对抑郁影响最大的因素依次为既往疾病史(OR-2.464)、居住地 (OR=2.130)、孕前锻炼(020.474)。详见见表 2.4.3。

表2.4.3妊娠期抑郁影响因素的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沪250)

变量 B S.E. Wald F 值 OR 95%CI

居住地 0.756 0.289 6.820 0.009 2.130 1.208-3.756
家庭平均月收入 -0.231 0.135 2.910 0.088 0.794 0.609-1.035
孕前锻炼 -0.747 0.258 &345 0.004 0.474 0.286-0.787
既往疾病史 0.902 0.292 9.552 0.002 2.464 1.391-4.366

2.5妊娠期焦虑、抑郁与妊娠结局相关性分析

2.5.1妊娠期焦虑、抑郁对分娩孕周、围产儿影响的单因素分析

将妊娠结局分为无不良妊娠结局(包括足月产、正常体重儿、新生儿无窒息、 新生儿健康)与有不良妊娠结局(包括早产、低出生体质量儿、巨大儿、新生儿 窒息、死胎、死产、新生儿转新生儿科住院治疗、死亡,至少包含其中一项), 其发生情况详见表2.5.1.1c

表2.5.1.1妊娠结局基本情况
项目 分类 例数 构成比(%)
分娩孕周 早产 32 12.8
足月产 218 87.2
  低出生体质量儿 26 10.4
新生儿体重 正常体重儿 205 82.0
  巨大儿 19 7.6
  重度窒息 2 0.8
新生儿Apgar评分 轻度窒息 3 1.2
  正常 245 98
  健康 209 83.6
新生儿结局 转新生儿科 39 15.6
  死亡 2 0.8
  182 72.8
不良妊娠结局 68 27.2

经单因素分析显示妊娠期焦虑、抑郁的患者早产发生率高于足月产(P<0. 05)、低出生体质量儿和巨大儿发生率高于正常体重儿(PV0.05)、新生儿转 新生儿科和死亡发生率高于正常新生儿(PV0.05),而妊娠期焦虑抑郁的发生 与新生儿出生Apgar评分无相关性,经统计学分析无显著性差异。详细见表2.5.

表2.5.1.2焦虑、抑郁与妊娠结局的相关性

项目 分类 焦虑 抑郁     焦虑抑郁  
无(%) 有(%) 无(%) 有(%) 均无(%) 1 项(%) 均有(%)
  早产 14 (43.8) 18 (56.3) 5 (15.6) 27 (84.4) 3 (9.4) 13 (40.6) 16 (50.0)
分娩孕周 足月产 (6W 71(32.6) 105

(48.2)

113

(51.8)

91 (41.7) 70 (32.1) 57 (26.1)
X2值   6.826 11.991     13.822  
F值   0.009 0.001     0.001  
  低出生 体重儿 9 (34.6) 17 (65.4) 4 (15.4) 22 (84.6) 2 (7.7) 9 (34.6) 15 (57.7)
新生儿体 重 正常体 重儿 141

(68.8) 64 ⑶.2)

1 07

95) a

86 (42.0) 67 (32.7) 52 (25.4)
  巨大儿 11 (57.9) 8 (42.1) 8 (42.1) 11 (57.9) 6 (31.6) 7 (36.8 6 (31.6)
X?值   12.127 9.873     15.806  
F值   0.002 0.007     0.003  

 

项目 分类 焦虑 抑郁 焦虑抑郁
无(%) 有(%) 无(%) 有(%) 均无(%) 1 项(%) 均有(%)
  重度窒 息 1 (50.0) 1 (50.0) 1 (50.0) 1 (50.0) 1 (50.0) 0 (0) 1 (50.0)
新生儿出 生 Apgar 轻度窒 息 1 (33.3) 2 (66.7) 1 (33.3) 2 (66.7)) 1 (33.3) 0 (0) 2 (66.7)
评分                
  正常 159

(64.9)

86 (35.1) 108

(44.1)

137

(55.9)

92 (37.6) 83 (33.9) 70 (28.6)
X?值   1.470 0.168   3.562    
F值   0.479 0.919   0.469    
  健康 144

(68.9)

65 (31.1) 101

(48.3)

108

(51.7)

87 (41.6) 71 (34.0) 51 (24.4)
新生儿结 局 转新生 儿科 16 (41.0) 23 (59.0) 8 (20.5) 31 (79.5) 6 (15.4) 12 (30.8) 21 (53.8)
  死亡 1 (50.0) 1 (50.0) 1 (50.0) 1 (50.0) 1 (50.0) 0 (0.0) 1 (50.0)
X?值   11.321 10.348   16.930    
F值   0.003 0.006   0.002    

2.5.2不良妊娠结局影响因素分析

对妊娠结局在孕妇一般情况各组的分布进行比较发现:居住在农村的孕妇不 良妊娠结局(34.8%)明显高于居住在城镇的孕妇(1&6%),差异具有统计学 意义(PV0.05);家庭平均月收入V3000的孕妇不良妊娠结局的发生率(35.1%) 明显高于其他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V0.05);既往有疾病史的孕妇不良 妊娠结局发生率(35.2%)高于无疾病史的孕妇(22.6%),差异具有统计学意 义(PV0.05);文化层度小学以下的孕妇不良妊娠结局的发生率(70.0%)明显 高于其他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FV0.05);有妊娠期焦虑孕妇不良妊娠结 局发生率(39.3%)高于无焦虑的孕妇(20.5%),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V0.05); 有妊娠期抑郁孕妇不良妊娠结局发生率(34.3%)高于无抑郁的孕妇(1&2%),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FV0.05);同时具有焦虑抑郁的孕妇不良妊娠结局发生 率(42.5%),明显高于单纯焦虑/单纯抑郁(25.3%)及无焦虑、抑郁的孕妇(17.0%),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FV0.05)具体详见表2.5.2。

表2.5.2不良妊娠结局的影响因素分析

不良妊娠结局

项目 分类 n - 无(%) 有(%) -X?值 F值
  城镇 118 96 (81.4) 22 (18.6)    
居住地 农村 132 86(65.2) 46 (34.8) &262 0.004
  3千以下 121 72(64.9) 39 (35.1)    
  4-6千 55 39(70.9) 16 (29.1)    
家庭平均月收入 7-9千 53 42(79.2) 11 (20.8) 11.480 0.009
  1万以上 31 29(93.5) 2(6.5)    
  159 123(77.4) 36 (22.6)    
既往疾病史 91 59(64.8) 32(35.2) 4.584 0.032
  小学以下 10 3(30.0) 7(70.0)    
文化层次 中学/大专 104 73(70.2) 31 (29.8) 11.423 0.003
  本科以上 136 106(77.9) 30 (22.1)    
  161 128(79.5) 33 (20.5)    
是否焦虑 89 54(60.7) 35 (39.3) 10.262 0.001
  110 90(81.8) 20 (18.2)    
是否抑郁 140 92 (65.7) 48 (34.3) &068 0.006
  均无 94 78 (83.0) 16 (17.0)    
焦虑抑郁 有一项 83 62(74.7) 21(25.3) 13.661 0.001
  均有 73 42(57.5) 31(42.5)    

2.6不良妊娠结局的影响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根据上述单因素分析结果,将不良妊娠结局作为因变量,以上述对妊娠不良 结局有统计学意义的影响因素作为自变量进行不良妊娠结局影响因素的logistic 性回归分析(赋值表见表2.6.1)。变量采取向后选择的筛选方法,入选标准为 0.05,剔除标准为O.lo结果显示对不良妊娠结局有统计学意义的因素为家庭平 均月收入(020.626)、妊娠期焦虑(022.091)、而妊娠期抑郁被剔除。详细见表 2.6.2o

表2.6.1不良妊娠结局的的影响因素赋值
自变量 变量名 赋值
居住地 XI 1=城镇;2=农村
文化层次 X2 1=小学以下;2=中学/大专;3=本科以上
家庭平均月收入 X3 1=3千以下;2=4-6千;3=7-9千;4=1万以上
既往疾病史 X4 0二无;1=有
是否焦虑 X5 O无;1二有
是否抑郁 X6 0二无;1=有
焦虑抑郁 X7 1=均无;2=有一项;3二均有
不良妊娠结局 Y 0二无;1=有

表2.6.2不良妊娠结局的影响因素的多重线性回归分析结果(沪250)

变量 B S.E. Wald F值 OR 95%CI
家庭平均月收入 -0.469 0.156 9.048 0.003 0.626 0.461-0.849
既往疾病史 0.558 0.305 3.337 0.068 1.746 0.960-3.176
是否焦虑 0.738 0.303 5.929 0.015 2.091 1.155-3.788

3讨论

3.1妊娠期焦虑、抑郁的发生率高

本研究通过对妊娠期焦虑、抑郁的调查发现:妊娠期焦虑总分均值为(47. 25 + 7.45)分,抑郁总分均值为(52.87土&47)分。妊娠期焦虑的发生率为35. 6%,轻度焦虑发生率为30.4%,中度焦虑发生率为5.2%,重度焦虑发生率为0%o 妊娠期抑郁的发生率为56.0%,轻度抑郁发生率为38.8%,中度抑郁发生率为1 6.4%,重度抑郁发生率为0.8%0孕早、中、晚期的焦虑、抑郁的发病率分别为 62.5%、34.5%、32.5%及70.8%, 37.9%, 56.9%。丁哲渊屮啲研究显示妊娠期妇 女孕早、中、晚期焦虑和抑状态的流行率分别为14.3%、8.3%、11.7%及50.9%, 35.4%, 36.0%。徐波H5]关于早孕妇女焦虑抑郁的状况的研究显示,孕早期有焦 虑症状者占79%,有抑郁症状者占37%O结果提示湘西地区妊娠期各阶段焦虑、 抑郁的发生率均没有超出国内外报道的范围,但发生率较高,且孕早期相对更高。 可能与以下因素相关:①.随着我国“全面二孩政策”的全面实施,高龄孕产妇 的比例越来越高,与非高龄孕产妇相比,高龄孕产妇心理压力大,妊娠合并症和 并发症发生率高,导致不良妊娠结局的发生率也高MS]。②.调查地点为医院门诊, 医院对很多人是不愿意来得地方,在很多人潜意识里来医院意味者身体不舒服、 患病了,就容易出现焦虑、抑郁情绪,所谓的白大褂现象就是这个原理。并且该 调查医院是湘西州危重孕产妇抢救中心,每天有部分门诊患者是经由下级医院诊 治过,发现妊娠期合并症或并发症建议来该院就诊的;③.时间,门诊患者数量 多,孕妇产检项目多,每个检查都需要排队等候,甚至有些复杂的要求空腹、憋 尿、抽血、做体格检查,对这些出现害怕、恐惧、担心,导致调查结果焦虑、抑 郁比率较高;④.妊娠早期恶心、呕吐、疲惫乏力、尿频、乳房胀痛等妊娠反应 影响妊娠早期妇女情绪状态。且刚怀孕没有完全适应这一状态,又担心胎儿发育 不良、缺乏妊娠早期保健知识、担心流产、缺乏心理准备、担心家庭经济情况、 担心影响职业及发展等,从而导致焦虑、抑郁发病率高。所以本地区需要常规开 展孕前及孕期心理健康筛查,尽早将孕产妇心理保健纳入产检和保健项目范畴, 做好孕产妇,特别是高龄、高危孕产妇的孕期心理保健工作,针对妊娠不同时期 的心理特点,按照孕周开展有针对性的心理疏导和健康教育,对促进妊娠期女性 心理健康将有积极的促进作用[47]。

3.2妊娠期焦虑、抑郁受多因素影响

本研究中提示妊娠期焦虑、抑郁的影响因素除了孕周之外,单因素分析显示 引起妊娠期焦虑的主要影响因素还有居住地、文化层次、饮食习惯、睡眠状态、 孕前锻炼、既往疾病史和不良孕产史;引起妊娠期抑郁的因素还有居住地、文化 层次、家庭平均月收入、孕前锻炼、既往疾病史;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 妊娠期焦虑影响因素依次为不良孕产史、饮食、居住地、既往疾病史、孕周、孕 前锻炼;妊娠期抑郁影响因素依次为既往疾病史、居住地、孕前锻炼。该研究中 既往疾病史为妊娠期焦虑的影响因素,也是妊娠期抑郁的影响因素。国内冯敏跑 等人曾报道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可能造成妊娠期焦虑、抑郁情绪。而既往其他 疾病史与妊娠期焦虑抑郁相关的报道还较少,需待进一步研究。

孕妇长期居住于农村的焦虑、抑郁比例较长期居住于城镇的高,且Logistic 回归分析提示孕妇居住地在农村是焦虑、抑郁心理的危险因素,居住在城镇是焦 虑、抑郁的保护因素。其原因可能是农村孕妇居住环境偏僻、交通不发达、信息 阻塞,经济水平和文化程度普遍偏低,对妊娠期保健及产前知识了解少。部分家 庭受重男轻女传统思想影响,期望生男孩更会加重孕妇心理负担。

本研究中孕前经常锻炼的人,妊娠期焦虑、抑郁情绪普遍偏低。遵照美运动 [49]医学会标准经常锻炼指中度强度有氧锻炼150分钟/周;或高等强度的有氧运 动75分钟/周;或中、高强度有氧锻炼的混合;或力量训练,每周两次;偶尔锻 炼者标准鉴于不锻炼和经常锻炼者中间。游茂林冈在“体育锻炼对心理健康的促 进作用一一评《锻炼心理学》”中提到锻炼能增强体质,增加愉悦感,使人保持 良好的心情、缓解焦虑和抑郁。宋蒙九⑶]在《妊娠期运动》一文中指出妊娠期缺 乏运动会增加早产、子痫前期、妊娠期糖尿病的发生率,在妊娠期进行适当的运 动有益于控制体质量、缓解疼痛、调控血糖、改善睡眠及预防抑郁。运动有益心 理健康是如今普遍认同的观点。鉴于孕期锻炼频率及方式受孕周影响,所以本研 究选择对孕前锻炼进行研究,因为Gaston等[52]2011年进行的一项Meta分析结

果提示在产前已有锻炼习惯的孕妇更容易按指南进行妊娠期运动。所以可以推测 孕前经常锻炼者,孕期经常锻炼的概率也会高。Robledo-Colonia^]等人2012年 通过对80名初产妇的随机对照研究发现,经过3个月的运动干预,运动中孕妇 较对照组孕妇发生抑郁情绪的显著减少。也有关于产后抑郁症的研究网发现,妊 娠前有运动习惯的女性产后进行有氧及力量锻炼能降低产后抑郁症的发生率。妊 娠期适当运动可以提高孕妇对自我形象的满意度,改善孕妇的自我评价,使其获 得良好的心态,这就成为心理辅导和药物治疗外的改善妊娠期焦虑抑郁症的方式 [旳。所以,孕前经常锻炼的孕妇孕期焦虑、抑郁发生率低。本研究中显示睡眠满 意者为妊娠期焦虑的保护因素,有文献阿报道睡眠障碍是焦虑抑郁症患者发病早 期最常见的临床症状之一。周俊英等[57]的研究表明伴有焦虑抑郁症状的妊娠期女 性睡眠质量较差。而且国外也有相关文献[萤60]显示妊娠期妇女在睡眠不充足状态 下可导致妊娠期并发症、不良妊娠结局、对新生儿远期发育产生不良影响。本研 究显示抑郁情绪与家庭平均月收入有一定相关性,月均收入越少,心理状况越差, 这是因为经济的拮据,就很难接受高质量的产前保健,孕妇更容易担心胎儿的健 康状况,且会更担心产后小孩喂养、教育等问题,这使孕妇感到极大的心理压力。 另外,本研究显示,低学历是妊娠期焦虑、抑郁的危险因素,与既往研究结果一 致,其原因高学历者对妊娠相关知识认识比较全面,能够科学的处理及理解妊娠 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对妊娠及分娩更能理解和接受。因此,作为产科医务人 员及家属应当积极给孕妇进行妊娠相关知识宣讲及心理疏导,降低孕妇妊娠期间 心理压力,避免不良心理状态的发生。本研究中焦虑、抑郁均在孕妇年龄方面无 统计学意义,其可能原因是该研究量本中最小年龄为19岁,最大年龄44岁,平 均年龄(29.85 + 5.00)岁。随着现代人晚婚晚育人数的增多,二胎开放,高龄孕 产妇数目急剧增多,尽管高龄是妊娠合并症及并发症的高危人群,但随着医疗技 术水平的提高,及近几年产科致力于高龄孕产妇研究,其整体诊治水平得到了明 显提高,全国孕产妇死亡率明显降低。而且高龄孕妇大多是再次妊娠者对妊娠分 娩有充分的认识、了解,部分高龄初产妇多半是知识女性,经过自己学习早已经 熟读妊娠相关常识,使高龄孕产妇对妊娠、分娩的害怕、恐惧情绪无明显增加。 其中孕前体质量、民族、既往月经史、不孕史均无统计学意义,提示湘西州少数 民族地区妊娠期妇女心理情绪变化无种族差异,孕前体质量与焦虑抑郁情绪无明 显相关性。无论既往月经是否规律、是否有不孕史只要成功妊娠,孕妇的心理状 态都转向妊娠期情绪变化,不再受既往情绪影响。

3.3妊娠期焦虑抑郁对不良妊娠结局的影响

妊娠期一旦出现焦虑、抑郁情绪,便很难在短期内好转,长期影响孕妇及胎 儿身心健康,对妊娠结局产生负面影响。黄纬美、仝允娟等⑹心]的研究也提示产 前焦虑抑郁情绪明显增加剖宫产、早产、胎儿宫内窘迫、低出生体质量的发生率。 本研究也证实妊娠期焦虑抑郁患者早产发生率高于足月产。且美国相关研究结果 显示,妊娠期焦虑可引发胎膜早破并会导致自发性早产,使早产的发生率增加了 [©64]。本研究也显示焦虑、抑郁情绪与低出生体重儿、巨大儿、新生儿结局存在 正相关关系(PV0.05),说明妊娠期焦虑抑郁情绪能对新生儿不良结局产生影响, 导致新生儿不良妊娠结局发生率升高。国内韦月颜阿等人的研究提孕妇焦虑、抑 郁与低出生体重儿之间存在相关性。这给我们很多产科医务工作者敲醒了警钟, 在临床工作中不但要对孕妇的身体状况和胎儿的发育情况进行监测,同时还应该 通过了解孕妇心理健康情况,对于可能出现的不良心理情绪及时进行心理疏导, 从而保障母婴健康。

单因素分析显示不良妊娠结局与居住地为农村、文化层次低、家庭平均月收 入低、既往有疾病史、妊娠期焦虑、妊娠期抑郁、妊娠期焦虑抑郁存在正相关关 系(PV0.05)。进一步采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家庭平均月收入、妊娠 期焦虑情绪是不良妊娠结局的危险因素。国内邱桂芳[66]的报告指岀低学历、孕 期感染、孕期焦虑及抑郁情绪均为不良妊娠结局的危险因素。此外,本研究还显 示家庭平均月收入低是不良妊娠结局的高危因素,这可能的原因是经济拮据,孕 前健康体检率低,孕前营养不良,且很难接受定期、高质量、正规的产前保健。 该研究结果显示在排除其他导致不良妊娠结局因素外,妊娠期焦虑仍是不良妊娠 结局的危险因素,说明妊娠期不良情绪可导致不良妊娠结局的发生。传统医学总 是集中关注生物医学因素对孕妇及胎儿的影响,从而忽视心理、社会及环境因素 对不良妊娠结局的影响。因此,当今医务工作者应当大力推广妊娠期心理健康宣 传,降低孕妇不良妊娠结局的发生率。

3.4妊娠期焦虑、抑郁干预方法探讨

妊娠期焦虑、抑郁发生率高,是不良妊娠结局的影响因素之一,如果不及时 筛查干预,可对孕妇和胎儿造成不良影响⑷】。所以,早筛查、早发现、早诊断、 及时干预是患者、家属及临床医务人员的首要任务。目前,致力于围产期女性心 理健康问题预防、干预和治疗的研究较多,总结起来主要是两类:心理干预和药 物治疗,而心理干预仍是其主要的治疗方法。

结合本次研究结果,针对湘西自治州地区妊娠期焦虑抑郁的干预方法,应该 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第一,要做到“关口前移”,重视孕前检查对高危人群进 行筛查,症状严重者,建议先治疗症状缓解再怀孕。第二,改善生活方式,采用 多媒体、宣传手册、板报、挂历、开展孕妇学校、微信公众号、临床医师面对面 指导、学术会议等方法指导孕前、孕期健康生活方式;第三,关注妊娠期焦虑抑 郁的症状、影响因素、不良影响、治疗方法,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了解、熟悉, 从而引起重视,早期就诊;第四,有条件的医院孕前检查及孕期产检常规进行焦 虑、抑郁的筛查,对有焦虑抑郁倾向或者轻度患者,进行心理、运动等指导,对 于中重度患者建议心理门诊就诊或相关门诊就诊,多学科协助治疗。第五,开展 孕期心理咨询门诊,为有需要的孕妇提供专业的心理疏导,降低妊娠期焦虑、抑 郁的发生。

4结论

  • 湘西地区妊娠期焦虑发生率为6%,抑郁发生率为56.0%,妊娠期 焦虑、抑郁发生率高;
  • 妊娠期焦虑和抑郁的发生与生活习惯、既往病史、既往孕产史等多因 素相关;
  • 妊娠期焦虑是发生不良妊娠结局的重要因素之一;
  • 应加强产前检查,重视心理健康教育,改善生活方式,降低妊娠期焦 虑、抑郁的发生。

参考文献

  • 谢幸,孔北华,段涛.妇产科学[M.]第9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43.
  • Yin LX Q L, Cai ZY, Wang D乙 Consensus Bundle on Maternal Mental Health Perinatal Depression and Anxiety(Part A). J NPLD-GHI. 2018 Dec 12; 5(12):12.
  •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5th ed.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2013.
  • Gaynes BN, Gavin N, Meltzer-Brody S, Lohr KN, Swinson T, Gartlehner G, et al. Perinatal depression: prevalence, screening accuracy, and screening outcomes. Evidence report/technology assessment no.119. (Prepared by the RTI-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Evidence-based Practice Center, under contract no. 290-02-0016.) AHRQ publication no. 05- E006-2. Rockville (MD): Agency for Healthcare Research and Quality; 2005.
  • Wisner KL, Sit DK, McShea MC?Rizzo DM, Zoretich RA, Hughes CL, et al. Onset timing, thoughts of self-harm, and diagnoses in postpartum women with screen-positive depression findings. JAMA Psychiatry 2013;70:490 - &
  • Bellantuono C , Migliarese G , Imperadore G . Pharmacologic therapy of depression during pregnancy [J] . Recenti Prog Med, 2006, 97:94107.
  • 李贤芬,苗云,陈稀,等.1008例孕晚期妊娠妇女焦虑、抑郁情绪调查[J].中国健 康心理学杂志,2012,20(5):665-667.
  • 曹倍辈,汪静,江洪波,等.武汉市部分流动人口育龄妇女抑郁现况及影响因素 研究[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3,34(2):143-146.
  • Leigh B, Milgrom J. Risk factors for antenatal depression, postnatal depression and parenting stress [J]. BMC Psychiatry, 2008, 16(8):24.
  • Le Strat, Y., C. Dubertret, and B. Le Foil, Prevalence and correlates of major depressive episode in pregnant and postpartum women in the United States. J

Affect Disord, 2011. 135(1-3): p. 128-3&

  • Lovisi, G.M., et al., Poverty, violence and depression during pregnancy: a survey of mothers attending a public hospital in Brazil. Psychol Med, 2005. 35(10): p. 1485-92.
  • Nasreen, H.E., et al., Prevalence and associated factors of depressive and anxiety symptoms during pregnancy: a population based study in rural Bangladesh. BMC Womens Health, 2011. 11: p. 22.
  • Bunevicius R, Kusminskas L, Bunevicius A, et al. Psychosocial risk factors for depression during pregnancy [J] . Acta Obstet Gynecol, 2009;88:599605.
  • Bennett, H.A., et al., Prevalence of depression during pregnancy: systematic review. Obstet Gynecol, 2004. 103(4): p. 698-709.
  • 卢彩虹.妊娠心理学的提出[J]冲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04(04):311-312.
  • Pearlstein T. Depression during pregnancy [ J] . Best Pract Res Clin Obstet Gynaecol, 2015, 29 (5):754 — 764.
  • Ali, N.S., et al.?Frequency and associated factors for anxiety and depression in pregnant women: a hospital-based cross-sectional study. ScientificWorldJournal, 2012.2012: p. 65309
  • Kazi, A.?et al., Social environment and depression among pregnant women in urban areas of Pakistan: importance of social relations. Soc Sci Med, 2006. 63(6): p.1466-76.
  • Faisal-Cury, A. and P. Rossi Menezes, Prevalence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during pregnancy in a private setting sample. Arch Womens Ment Health, 2007. 10(l):p. 25-32.
  • 游川,姜莹,曹连元.妊娠早期及中孕早期与晚期夫妇焦虑抑郁情绪比较 [J]・中国妇幼保康研究,2012,23(5):573-575.
  • Dole N, Savitz DA, Hertz-Picciotto I, et al. Maternal stress and preterm birth. Am J Epidemiol, 2003, 157(1): 14-24.
  • Leight KL, Fitelson EM, Weston CA, Wisner KL. Childbirth and mental

disorders. Int Rev Psychiatry 2010;22:453 - 71.

  • Dunkel Schetter C?Tanner L. Anxiety, depression and stress in pregnancy: implications for mothers, children, research, and practice. Curr Opin Psychiatry 2012;25:141 - &
  • 张军喜,蒋丽芳,柴健,等.河南省农村育龄妇女不良妊娠结局影响因素分 析[J].郑州大学学报:医学版,2017,52(1): 54—57.
  • Oberlander TF, Warburton W, Misri S, et al・Neonatal outcomes after

prenatal exposure to 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 antidepressants and maternal depression using population-based linked health dat [ J] . Arch Gen Psychiatry, 2006, 63:898906.

  • Nasreen, H.E., et al., Low birth weight in offspring of women with depressive and anxiety symptoms during pregnancy: results from a population based study in Bangladesh. BMC Public Health, 2010. 10: p. 515.
  • Mulder, E.J., et al., Prenatal maternal stress: effects on pregnancy and the (unborn) child. Early Hum Dev, 2002. 70(1-2): p. 3-14.
  • Alder, J., et al., Depression and anxiety during pregnancy: a risk factor for obstetric, fetal and neonatal outcome? A critical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J Matern Fetal Neonatal Med, 2007. 20(3): p. 189-209.
  • 乔永霞,李觉,朱芸,等.孕产期焦虑抑郁对妊娠、分娩及新生儿的影响

[J] •中华围产医学杂志,2011,14(11):697-700

  • 孙秀娟.高危妊娠产妇产前心理状态调查分析[J]・齐鲁护理杂 志,2012, 23 (8) : 42-43
  • 王蔚军,崔咏怡,王达平,等.妊娠期异常情绪与围生期结局相关 性探讨 [J].中国妇幼保健,2006, 21 (16) : 2214-2216
  • 余展飞心身医学与心身疾病[M]・北京:华夏出版社,1990:165
  • Andersson, L., et al., Neonatal outcome following maternal antenatal depression and anxiety: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Am J Epidemiol, 2004. 159(9): p. 872-81.
  • 蒋海霞,左洁,卫小玉,高光玲.产妇焦虑、抑郁情绪与分娩方式及不良分娩结

局的关系[J].检验医学与临床,2018,15(05):623-625+628

  • Yin LX Q L, Cai ZY, Wang DZ. Consensus Bundle on Maternal Mental Health Perinatal Depression and Anxiety (Part A). J NPLD-GHI. 2018 Dec 12;5(12):12.
  • 王蔚军,崔咏怡,王达平,等.妊娠期异常情绪与围生期结局相关性探讨 [J]・中国妇幼保健,2006, 21 (16) : 2214-2216
  • 沈闻佳.音乐心理治疗对孕妇产前抑郁的干预[D].华东师范大学,2010.
  • Prenatal stress, the hypothalamic-pituitary-adrenal axis, and fetal and infant neurobehaviour[J] . Marie-Paule Austin,Leo R. Leader,Nicole Reilly. Early Human Development. 2005 (11)
  • 缓解孕妇情绪的心理干预护理方法探讨[J].何玲.中国民族民间医 药.2009(01)
  • 戴晓阳.常用心理评估量表手册.[M].修订版.人民军医出版社,2010
  • 杨月欣,张环美.《中国居民膳食指南(2016)》简介[J].营养学报,2016, 38(03):209-217.
  • 孕期妇女膳食指南[J]冲华围产医学杂志,2016,19(09):641-648.
  • 张军喜,蒋丽芳,柴健,等.河南省农村育龄妇女不良妊娠结局影响因素分 析[J].郑州大学学报:医学版,2017,52(1): 54—57
  • 丁哲渊.孕产妇产前焦虑和抑郁与妊娠期体重增加的关系[D].浙江大学,
  • 徐波,胡君玉.达州市早孕妇女焦虑抑郁状况调查[J].四川医学,2012, 33(03):546-549.
  • 王红,王静,申春华,杨晓红,何晓燕,姜跃彭.6892例高龄孕产妇不良妊娠结局 危险因素分析[J].热带医学杂志,2019(02):226-22&
  • 毛红芳,荣荷花,王子文,王海鸣,曹敏,龙翔,宋魏,程明军.上海市嘉定区孕产妇 心理健康状况和保健需求变化调查[J]冲国妇幼保健,2017,32(12):2729-2734.
  • 冯敏,顾成敏,陈妍华,方金红,娄娟.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对妊娠期孕妇焦虑、
    抑郁情绪及新生儿的影响[J]屆际精神病学杂志,2017,44(06):1048-1050.
  • 王正珍,胡扬.第61届美国运动医学会年会综述[J].北京体育大学学

报,2014,37(08):42-47.

  • 游茂林,汪俊杰.体育锻炼对心理健康的促进作用——评《锻炼心理学》[J]. 当代教育科学,2018(11):97.
  • 宋蒙九,李婷.妊娠期运动[J].国际妇产科学杂志,2014,41(03):225-22&
  • Gaston A , Cramp A. Exercise during pregnancy : a review of patterns and determinants [J]. J Sci Med Sport, 2011, 14 (4) : 299-305.
  • Robledo-Colonia AF, Sandoval-Restrepo N, Mosquera-Valderrama YF, etal. Aerobic exercise training during pregnancy reduces depressive symptoms in nulliparous women:a randomised trial [J]. J Physiother, 2012, 58 (1) : 9-15.
  • Songoygard KM, Stafne SN, Evensen KA, et al. Does exercise during pregnancy prevent postnatal depression?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 Acta Obstet Gynecol Scand, 2012, 91 (1) : 62-67.
  • Rauff EL, Downs DS. Mediating effects of body image satisfaction on exercise behavior, depressive symptoms, and gestational weight gain in pregnancy [J]. Ann Behav Med, 2011, 42 (3) : 381-390
  • 张朝辉,张亚林,穆俊林,等.抑郁症患者睡眠多导图分析[J].郑州大学 学报:医学版,2009, 44( 4) : 778
  • 周俊英,陶媛,李力,等.伴有抑郁症状孕妇睡眠质量分析[J]・第三军 医大学学报,2010, 32( 5): 471
  • Brandon AR, Trivedi MH, Hynan LS, et al. Prenatal depression in women hospitalized for obstetric risk [ J]・J Clin Psychiatry, 2008, 69( 4) : 635
  • Diego MA, Field T, Hernandez-Reif M, et al. Prenatal depression restricts fetal growth [J] . Early Hum Dev, 2009, 85( 1) : 65
  • Deave T, Heron J, Evans J, et al. The impact of maternal depression in p regnancy on early child development [ J] . BJOG, 2008, 115( 8) : 1043
  • 黄纬美,陈小梅,陈水仙,徐立波,危秀青,游昭华,李莉,郑翠仙.妊娠期抑郁情绪 对围产期母儿的影响[J]海峡预防医学杂志,2016,22(04):34-36.
  • 仝允娟.产前焦虑抑郁情绪对产科并发症的影响[J].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

志,2015,2(01):98-99.

  • Dole N, Savitz DA, Hertz-Picciotto I, et al. Maternal stress and preterm birth. Am J Epidemiol, 2003, 157(1): 14-24.
  • Orr ST, Reiter JP, Blazer DG, etal. Maternal Prenatal Pregnancy-Related Anxiety and Spontaneous Preterm birth in Baltimore, Maryland. Psychosom Med, 2007,69(6): 566-570.
  • 韦月颜,陶真兰,程虹,林曼.孕妇焦虑和抑郁情绪对妊娠结局的影响[J].职业 与健康,2015,31(09):1213-1216.
  • 丘桂芳.孕妇不良情绪对妊娠结局的影响[J].中国妇幼保 健,2018,33(14):3279-3281.
  • Spinelli M. Antidepressant treatment during pregnancy [J] . Am J Psychiatry, 2012, 169 (2) : 121-124.

致谢

三年的硕士研究生的工作与学习即将结束,在此繁忙的毕业季,我谨向所有 关心、教导、指引和帮助我的各位老师、同学、朋友表示最真诚的感谢和最美好 的祝愿,并感谢培培育我的大学及医院。

首先,感谢程秋蓉和罗雪梅两位导师在我研究课题的选择、设计、实施和分 析中对我的悉心指导。程秋蓉导师不仅是我的授业恩师,也是我的生活向导,她 平素工作严谨、脚踏实地、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对医学知识技能永不停歇的追 求,致力于提高广大妇女的健康及高尚的医德,深深的感染我,教会我如何做一 名优秀的医生。在学业上,程老师对我谆谆教诲、耳提面命;生活上,程老师对 我关爱有加、关心备至。

同时衷心感谢吉首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妇产科武凤芝主任、林彤主任、李建霞 主任、陈夏老师、莫生娣老师、滕建春老师、覃红老师、刘军涛老师、王黎老师、 罗琴老师,在我研究生期间的指导和帮助表示由衷的感谢。感谢周双师妹的帮助 和协作。

最后,感谢我的家人多年来对我的理解、支持、关心和爱护。

⑥胚胎停育⑦无

21子宫肌瘤剔除史:①无 ②有

22剖宫产史:①无②有

23有无妊娠并发症及合并症:①无②前置胎盘③胎盘早剥④妊娠期高 血压疾病⑤妊娠糖尿病⑥肝内胆汁淤积症⑦妊娠期甲状腺功能异常⑧妊娠 贫血⑨妊娠期血小板减少⑩羊水过多/过少11)其他

24分娩前孕妇体重: kg o

25分娩孕周:①早产(V37周)②足月产(37-42周)③过期产(>42周)

26分娩方式:①顺产②产钳助产③剖腹产

27新生儿出生体重:①低出生体重儿(V2.5Kg)②正常体重儿(2.5-3.99Kg)

③巨大儿(24.0KQ

28新生儿出生情况:①无窒息②轻度窒息③重度窒息

29新生儿结局:①健康②转新生儿科③死亡

30分娩期并发症:①无②产后出血③羊水栓塞④子宫破裂⑤胎膜早破⑥胎 盘早剥⑦胎儿宫内窘迫⑧脐带脱垂

二、焦虑自评量表

请根据您一周来的实际感觉在适当的数字上划上“ 丁”表示

1我觉得比平常容易紧张和着急:①没有或很少②有时③大部分时间④绝 大部分或全部时间

2我无缘无故地感到害怕:①没有或很少②有时③大部分时间④绝大部 分或全部时间

3我容易心里烦乱或觉得惊恐:①没有或很少②有时③大部分时间④绝 大部分或全部时间

4我觉得我可能将要发疯:①没有或很少②有时③大部分时间④绝大部 分或全部时间

5我觉得一切都很好,也不会发生什么不幸:①没有或很少 ②有时③大部 分时间 ④绝大部分或全部时间

6我手脚发抖打颤:①没有或很少②有时③大部分时间④绝大部分或全 部时间

7我因为头痛,颈痛和背痛而苦恼:①没有或很少②有时③大部分时间④ 绝大部分或全部时间

8我感觉容易衰弱和疲乏:①没有或很少②有时③大部分时间④绝大部分 或全部时间

9我觉得心平气和,并且容易安静坐着:①没有或很少 ②有时③大部分 时间 ④绝大部分或全部时间

10我觉得心跳很快:①没有或很少②有时③大部分时间④绝大部分或 全部时间

11因为一阵阵头晕而苦恼:①没有或很少②有时③大部分时间④绝大 部分或全部时间

12我有晕倒发作或觉得要晕倒似的:①没有或很少②有时③大部分时间④ 绝大部分或全部时间

13我呼气吸气都感到很容易:①没有或很少②有时③大部分时间④绝大 部分或全部时间

14我手脚麻木和刺痛:①没有或很少②有时③大部分时间④绝大部分 或全部时间

15我因为胃痛和消化不良而苦恼:①没有或很少②有时③大部分时间④绝 大部分或全部时间

16我常常要小便:①没有或很少②有时③大部分时间④绝大部分或全 部时间

17我的手常常是干燥温暖的:①没有或很少②有时③大部分时间④绝大 部分或全部时间

18我脸红发热:①没有或很少 ②有时 ③大部分时间④绝大部分或全部 时间

19我容易入睡并且一夜睡得很好:①没有或很少②有时③大部分时间④绝 大部分或全部时间

20我做恶梦:①没有或很少②有时③大部分时间④绝大部分或全部时间

三、抑郁自评量表

请根据您一周来的实际感觉在适当的数字上划上“ 表示

1我感到情绪沮丧,郁闷:①从无 ②有时 ③经常 ④持续

2、我感到早晨心情最好:①从无②有时③经常④持续

3我要哭或想哭:①从无②有时③经常④持续

4我夜间睡眠不好:①从无 ②有时 ③经常 ④持续

5我吃饭象平时一样多:①从无②有时③经常④持续

6我的性功能正常:①从无 ②有时 ③经常 ④持续

7我感到体重减轻:①从无②有时③经常④持续

8我为便秘烦恼:①从无②有时③经常④持续

9我的心跳比平时快:①从无②有时③经常④持续

10我无故感到疲劳:①从无②有时③经常④持续

11我的头脑象往常一样清楚:①从无②有时③经常④持续

12我做事情象平时一样不感到困难:①从无 ②有时 ③经常 ④持续

13我坐卧不安,难以保持平静:①从无 ②有时 ③经常 ④持续

14我对未来感到有希望:①从无②有时③经常④持续

15我比平时更容易激怒:①从无②有时③经常④持续

16我觉得决定什么事很容易:①从无 ②有时 ③经常 ④持续

17我感到自已是有用的和不可缺少的人:①从无 ②有时③经常 ④持续

18我的生活很有意义:①从无②有时③经常④持续

19假若我死了别人会过得更好:①从无②有时③经常④持续

20我仍旧喜爱自己平时喜爱的东西:①从无 ②有时 ③经常 ④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