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医科大学”历史考察论文

2020年8月17日10:48:17满洲医科大学”历史考察论文已关闭评论

满洲医科大学”历史考察论文

中文摘要

日本侵华时期,日本在中国建立众多对日服务院校,“满洲医科大学”就是 其中一所。研究“满洲医科大学”,有助于丰富现有关于日本侵华时期的日本教 育信息,加深理解日本在中国建立大学的实质,更好地认识日本意图以经济、教 育、医疗等手段对中国进行全面侵略的目的。

本文通过四个部分研究“满洲医科大学”。

第一部分论述“满洲医科大学”的由来。“满洲医科大学”由“南满医学堂” 升格而来,为“满铁”设立的院校之一,建立“南满医学堂”是日本侵略中国、 经营“满洲”的一部分。在“南满医学堂”时代,学堂有所发展,其后基于日本 国策目标,升格为“满洲医科大学”。

第二部分论述的是“满洲医科大学”的教学活动及组织情况。当时的“满洲 医科大学”为日本排名前五的医学院校,在东北属于师资和设施水平较高的院校, 其教学活动富有日本化特色。学校的学生和教职员大多由日本人构成,只有少量 中国学生及职员。学校附属组织较多,有附属医院、护士学校及“开拓”医学机 构等。

第三部分就“满洲医科大学”医学研究及实践活动进行举例及分析,包括“满 洲医科大学”进行的特殊研究及对东蒙古进行的调查活动。其中,学校进行的特 殊研究包括活体细菌实验、活体解剖实验及地方病研究。

第四部分对“满洲医科大学”演化情况及所扮演的角色进行分析,旨在说明 该学校存在的实质,揭露该学校在日本侵华过程中协助日本进行侵略活动的事 实。

日本在东北兴办学校、教育学生,是日本侵华的一种形式。“满洲医科大学” 作为这种形式的表现之一,具有其独特性。由于该学校由日本建立在中国东北, 具有医学及军事属性,其在日本侵华的过程中与其他日本学校相比,就扮演着更 为重要的角色。其实质是在医学教育的外衣下对中国学生进行奴化教育、为日本 侵略机构输送人才、麻痹中国诊疗区人民和从事医学犯罪活动。

关键词:“南满医学堂”,“满洲医科大学”,医学教育

Abstract

During the invasion to China, Japan set up numerous universities for service, and "Manchuria Medical University^^ was one of them. Studying of '"Manchuria Medical University^^ can enrich the existing records about Japanese education during Japan's invasion to China, deepen people's understanding of Japan's establishment of universities in China, and help people develop a better understanding of Japan's intention to comprehensively invade China through economic, educational and medical means.

This paper studies "Manchuria Medical University^^ in four parts.

The first part introduces the origin of "Manchuria Medical University^^. Upgraded from “South Manchuria Medical College,,? "Manchuria Medical University^^ was one of the institutions established by “South Manchuria Railway Company”. And the establishment of "South Manchuria Medical College^^ was included in Japan's invasion to China and the management of Manchuria. In the era of “South Manchuria Medical College”,the college developed. Thereafter, based on Japan's national policy objectives, it was upgraded to "Manchuria Medical University”.

The second part discusses the teaching activities in "Manchuria Medical University^^ and how they were organized. At that time, "Manchuria Medical University^^ was one of the top five medical universities in Japan. It was a university with high level of teachers and facilities in northeast China, and its teaching activities were full of Japanese characteristics. The students and staff there were mostly Japanese, with a small number of Chinese. There were many affiliated organizations, such as subsidiary hospitals, nursing schools and "pioneering' medical institutions.

The third part gives examples and analysis of the medical research and practice activities in "'Manchuria Medical University", including the special research conducted by "Manchuria Medical University^^ and the investigation activities on eastern Mongolia. Among them, the special researches carried out by the university included living bacteria experiments, vivisection experiments and endemic disease researches.

The fourth part analyzes the evolution of "Manchuria Medical University^^ and its role, aiming at explaining the essence of its existence and revealing the fact that itassisted Japan in its aggression against China.

Japan's establishment of schools and education for students in Northeast China was a form of Japanese invasion to China. And "'Manchuria Medical University^^ had its own uniqueness as a form of the invasion. As the university was established by Japan in northeast China and had medical and military attributes, it played a more important role in the process of Japan's invasion to China than other Japanese universities. Pretending to offer medical education, ''Manchuria Medical University^^ in fact carried out slavish education for Chinese students, transferred talents for Japanese aggression institutions, paralyzed people in Chinese medical treatment areas and engaged in medical criminal activities.

Key words: “South Manchuria Medical College”; “Manchuria Medical University"; medical education

绪论

国内外学术界关于“满铁”所建“满洲医科大学”的研究较为分散,且不系 统,主要是将其作为“满洲”教育研究或者日本帝国主义侵华具体实例的一个重 要组成部分,内容也大多融入伪满洲国教育史或者日本侵华史范畴。关于“满洲 医科大学”为日本帝国主义服务这一点,国内外的研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是 涉及领域比较单一,主要是“满洲医科大学”东蒙巡回诊疗、“满洲医科大学” 进行活体实验、“满洲医科大学”教育概况等研究,对“满洲医科大学”进行综 合性研究的成果较少。

—、国内外研究现状

(―)国外研究现状

“满洲医科大学”相关研究,在国外学术界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大多是对 该校地方调查活动、医学犯罪问题及学校教育方面进行单一研究,欠缺整体性研 究。

1 •关于“满洲医科大学”医学犯罪的研究

末永惠子演讲、在军医学校旧址发现人骨问题研究会编《战时医学的实态: 旧满洲医科大学的研究》⑴详细分析和阐述了“满洲医科大学”的医学犯罪情况, 说明“满洲医科大学”人体标本的来源有三个渠道,对主要研究室的情况进行了 说明,分析产生医学犯罪的主要原因是:以“满铁”殖民地经营为目的之会社组 织的基础是创立和经营“满洲医科大学”、研究者想要发现新观点的功利心以及 对中国的蔑视,多次提到“满洲医科大学”教职员做出犯罪行为时,不认为那是 犯罪。

15年战争和日本医学医疗研究会编《战争、731和大学、医科大学》⑵前四 部分对十五年战争下日本和被侵略地的医学教育进行研究,第五部分是哈尔滨市 社会科学院、731部队罪证陈列馆、细菌战被害者家族一行和东京大学,以及京 都大学医学部学部长的座谈报告。前四部分关于医学教育的阐述中,分析“满洲

⑴軍医学校跡地疋発見人骨問題总究明会編:『戦時医学①実態:旧満洲医科大学①研究』、 樹花舎2005年版。

[2〕15年戦争七日本(7)医学医療研究会編:『戦争・731上大学・医科大学』、文理閣2016年版。 医科大学”、伪佳木斯医科大学和京都帝国大学等学校的教育情况,对太平洋战 争期间医育机关毕业生战死者的情况、“满洲国”的医疗行为和医生培养制度, 以及战后被侵略地医科大学的学位授予状况均有涉及。该书刊载了日本学者西山 胜夫关于“满洲医科大学”战后学位授予的情况,提供了研究伪满洲医科大学的 新视角。

本多胜一《中国之旅》⑴阐述了日本记者本多胜一来中国调查日军在中国所 犯罪行情况,第四节“人的细菌实验和活体解剖”列举了 “满洲医科大学”的活 体实验论文及一些受害者的情况,列出证人、证言并进行分析,揭露了当时“满 洲医科大学”医学犯罪的事实。由于该书视角放在调查日军当时所犯罪行的整体 研究上,因而对“满洲医科大学”的研究不够充分。

西山胜夫《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行实录 战争与医学》⑵主要内容包括战 前、战时日本产业卫生学会的活动与战争责任,日本卫生学会与日本侵略战争的 关系等,收录了当前国内外对日本细菌战和人体实验问题研究的学术成果及史料 原件影印文献,从不同角度提到当时的教育和伪满洲医科大学的情况,指出当时 中日学生、中日患者的差别化待遇,是站在较客观的立场进行研究的著作。

美国学者谢尔顿.H.哈里斯《死亡工厂美国掩盖的日本细菌战犯罪》⑶该书 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阐述各个实验部队进行细菌实验,第二部分揭示美国掩盖 细菌战与日本进行交易的真相,这两部分都提到用医科大学进行实验,并且提到 北野政次在伪满洲医科大学做人体实验和展示人体实验的照片等。

国外著作中包括日本学者以及欧美学者的观点,部分日本学者能够认识到当 时的医学教育及大学存在的实质,披露并阐述其实质是为日本服务,但部分日本 团体及学者是站在帝国主义立场进行研究,将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描述为“帮助” “建设”等。欧美学者对“满洲医科大学”的研究相对较少,部分揭露了当时日 本人在中国的暴行,但仍是站在帝国主义的立场进行阐述。

2•关于“满洲医科大学”在中国东北进行卫生调查的研究

江田泉《满洲医科大学与“开拓卫生”》⑷从开拓卫生的角度分析“满洲医 科大学”的活动,明晰“殖民地医疗”的特质,为研究伪满洲医科大学提供了一 个新视角。

伊力娜《满洲医科大学在内蒙古地域巡回诊疗》⑸从“满洲医科大学”在内 蒙古巡回诊疗的视角岀发,利用大量伪满洲医科大学巡回诊疗报告及其他史料综

⑴本多勝一著:『中国①旅』、朝日新聞社1972年版。

⑵[日]西山胜夫著,王琪译:《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行实录 战争与医学》,中国和平出版社2015年 版。

⑶[美]谢尔顿・H.哈里斯著,王选等译:《死亡工厂 美国掩盖的日本细菌战犯罪》,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 年版。

⑷江田泉:『満州医科大学七「開拓衛生」』、『三田学会雑誌』2004. 7O

⑸伊力娜:『巡回診療力住見尢「蒙疆」•「興安蒙古」広打才召日本①医療政策』、『国際文化論集』2007。 合分析并说明“原本在殖民地进行的医疗政策是作为在当地社会落实统治权力, 使统治正当化的一种方法而实行的”。

除此之外,还存在部分二战后出版的、对“满洲医科大学”进行总体阐述的 书籍。熊田正春《柳絮飞舞:满洲医科大学史》⑴以伪满洲医科大学教师及辅仁 同窗会毕业生的回忆编著而成,分为教室史、“满蒙”巡回诊疗史、文化部史和 专门部史等,该书以单独机构为单位,汇总若干当事人的回忆文本进行编辑,研 究某一对象时可用若干当事人的回忆内容作对比分析,较客观,但每个人的回忆 不同,涉及的范围参差不齐,有一部分只能参照某一个人的回忆内容。该书整体 以回忆当时的活动、师生情和各专门教室的研究等为主,较少涉及观点问题。

二战前,日本学界大多著作是站在对中国人惠及“恩泽”的立场上进行阐述, 简要整理和概括了当时的各项“成就”,部分著作中有些日本学者以伪满洲国“独 立国家”的立场和伪满洲医科大学是“为救援当地人而建立”的观点进行分析。 现代关于“满洲医科大学”的研究多数是较为客观的,这部分著作中大多举出实 例对该校在中国的人体实验进行了披露。国外“满洲医科大学”相关研究论文大 多为现代日本学者所写,偏重于从小角度入手,较客观。综上所述,大部分现代 国外研究揭露了 “满洲医科大学”展开活动的实质是“为日本服务”。

(二)国内研究现状

国内学术界对“满洲医科大学”的研究大多是关于学校教育、沿革、医学卫 生及其协助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等方面。在大部分著作中提及该学校的情况较多, 但仅限于提及,对其进行深入研究或整体研究的著述较少。

1・从学校沿革或教育视角分析“满洲医科大学”的研究

孙华旭主编《辽宁高等学校沿革1902—1982》⑵全面介绍了 1902—1982年 在辽宁创办的高等学校概况,侧重于全面简略介绍每个学校的沿革及基础设施, 对伪满时期各个学校的奴化教育及犯罪行为较少提及。李晨生主编《辽宁档案通 览》⑶列举出了辽宁各单位详情并标注档案所存之处,资料全面,对伪满洲医科 大学医院稍有提及。王野平《东北沦陷十四年教育史》⑷以时间、民族、地域及 学生不同学龄段等划分结构,细致介绍了当时的学令法规及教育实质,对“满洲 医科大学”的教育情况进行了简略介绍。辽宁省卫生编纂委员会编《辽宁省卫生 志》⑸对辽宁省的卫生行政、卫生防疫和医学教育等情况进行了梳理,其间对伪

⑴熊田正春編:『柳絮地広舞5 :満州医科大学史』、輔仁会満州医科大学編集委員会1978年版。

⑵孙华旭主编:《辽宁高等学校沿革1902—1982》,辽宁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

⑶李晨生主编:《辽宁档案通览》,档案出版社1988年版。

⑷王野平主编:《东北沦陷十四年教育史》,吉林教育出版社1989年版。

⑸辽宁省卫生编纂委员会编:《辽宁省卫生志》,辽宁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 满洲医科大学设置的机构进行了介绍。沈阳市文史研究馆编著《沈阳历史大事本 末》⑴为一部地域发展历史著作,全面阐述了沈阳地区从先秦时期到抗日战争胜 利后的历史事件,由于此著为沈阳地区全史,关于教育及学校的内容较为丰富, 也从不同角度提到伪满洲医科大学,但并未详述。

齐红深主编《东北地方教育史》⑵叙述汉代以前至东北解放战争时期的教育, 其中日本等帝国主义的教育侵略和收回东北教育权的斗争、东北沦陷时期的教育 等章节着重说明了当时教育的特点和实质,有助于把握东北当时整体的教育特 点、从宏观角度微观分析学校教育,此外,文中对“满洲医科大学”的大体情况 进行了阐述。党德信总主编《文史资料存稿选编24教育》⑶由当时就读各学校 并亲历此教育体制的学生回忆而来,是了解东北教育情况的重要资料,其中涉及 “满洲医科大学”毕业生对该学校的介绍。作为将东北沦陷时期伪满洲国教育作 为整体研究的著作,王希亮《东北沦陷区殖民教育史》⑷从九一八事变前的东北 教育概况开始叙说,直至日本帝国主义结束在中国的奴化教育,列举了“南满医 学堂”和“满洲医科大学”的基本情况。该书对殖民地教育的方针、实质、内容 及恶果等进行了论述,对一些典型事例进行分析梳理,突出了东北沦陷时期奴化 教育的实质,对于整体把握日伪统治时期的教育概况有一定帮助。

刘振生《近代东北人留学日本史》⑸一书剖析了日本长期以来对我国东北留 日学生实施的教育政策中的政治欺骗与精神同化,指出日本军国主义者通过拉 拢、软化我国青年而企图实现长期占领东北地区进而侵吞中国的历史证据与野 心,提及中国学生“留学”“满洲医科大学”及该学校对中国学生进行差别化待 遇等。方玉芬《近代国人出国教育考察与中国教育改革》⑹主要记叙了从19世 纪末到民国后期国人出国教育考察与中国教育变革,提到国人出国教育考察活动 适应并推动了中国教育的现代化,文中以“满洲医科大学”为例,对该大学组织 学生进行赴日修学、参观和考察等进行了叙述,也揭示了日伪组织教员、学生赴 日考察和修学是为了其奴化政策。

谢忠宇《满铁附属地学校教育研究》⑺从整个“满铁”附属地教育为出发点, 详细介绍了 “满铁”附属地的初等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等,列 举学校规则、教育方针和具体学校的概况,阐明其变化发展的原因,并对典型的 “满铁附属地”学校进行分析和论述。在第五章“满铁附属地的高等教育”中提 到“南满医学堂”及“满洲医科大学”,对其规则、中国人教育和日本人教育作 出分析研究,从教育的角度对“南满医学堂”时代和“满洲医科大学”时代进行

[1]沈阳市文史研究馆编著:《沈阳历史大事本末》(上、下),辽宁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

⑵齐红深主编:《东北地方教育史》,辽宁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 ⑶党德信总主编:《文史资料存稿选编24教育》,中国文史出版社2002年版。 ⑷王希亮著:《东北沦陷区殖民教育史》,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

⑸刘振生著:《近代东北人留学日本史》,民族出版社2015年版。

⑹方玉芬著:《近代国人出国教育考察与中国教育改革》,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2016年版。 ⑺谢忠宇:《满铁附属地学校教育研究》,东北师范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9年。

阐述。

此类研究的主题较为集中,在“满洲医科大学”教育情况及其沿革方面稍有 提及,对此学校的观点性评判及论述较为客观。著述资料丰富,为本文写作提供 了有益的参考和借鉴。

2•从日军侵华角度分析“满洲医科大学”的研究

孙邦主编《伪满史料丛书》全套共为十册,该丛书以文史资料作为主要内容, 辅之以伪满档案资料与历史学者的论著,其中《日伪暴行》⑴卷主要记叙了日本 帝国主义制造的惨案、残杀工人及细菌战等,是以整体视角来分析日伪暴行的著 作,其间披露了 “满洲医科大学”的活体解剖事例。李建军、赖永良、黄莉等编 《侵华日军罪行录》⑵以各个形象的例子记述了日军在中国进行的屠杀行为,揭 露了日军在野战医院及细菌部队进行活人解剖实验,对“满洲医科大学”微生物 教研室主任北野政次发表的活人实验论文进行了分析。佟振宇《日本侵华与细菌 战罪行录》⑶通过分析细菌实验和人体“魔窟”,列出“满洲医科大学”部分教 师进行活体解剖及细菌实验的论文,包括该学校输送医学生及军医官进入“731” 各支队,对日本在中国的细菌战进行了整体分析。

中共辽宁省委党史研究室编《历史永远不能忘记 辽宁人民抗日斗争图文纪 实》⑷一书列举了日本的侵略罪行、中国人民的抗争及战后对日本人的遣返改造 等,由于本书的视角在于全面阐述日本对辽宁的侵略及辽宁人民的抗争,所以零 星提到了伪满洲医科大学做活体实验的罪行,并列岀证实其犯罪的论文内容。

孙玉玲《痛史之鉴孙玉玲文集》⑸一书对东北沦陷史的研究包括经济、政 治军事和研究评述等方面,侧重于经济和政治军事方面的研究,用史料详细论证 了 “满洲医科大学”与细菌实验的关系,指出“满洲医科大学”是“731”细菌 实验的基地。辽宁省档案局(馆)编《风物辽宁3》⑹是由近年来发表在报纸上 并介绍辽宁历史片段的文章汇编,文中阐述了伪满洲医科大学中国学生的爱国运 动,对北野政次在“满洲医科大学”所写的两篇论文进行了分析,强调了论文材 料来源为“生前健康、新鲜的北支那人成人脑”。步平主编《V抗日战争与中华 民族复兴〉丛书中日历史问题与中日关系》⑺通过收集、整理、分析大量史料对 中日现存及历史问题进行全面分析和阐述,侧重点在于叙述这些“问题”,对当 时的教育提及较少,涉及伪满洲医科大学学生被征入军队的内容。

⑴孙邦主编:《日伪暴行》,吉林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

[2】李建军等编:《侵华日军罪行录》,贵州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⑶佟振宇著:《日本侵华与细菌战罪行录》,哈尔滨出版社1998年版。

⑷中共辽宁省委党史研究室编:《历史永远不能忘记 辽宁人民抗日斗争图文纪实》,辽宁人民出版社2005 年版。

⑸孙玉玲著:《痛史之鉴 孙玉玲文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

⑹辽宁省档案局(馆)编:《风物辽宁3》,辽宁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

⑺步平主编:《〈抗日战争与中华民族复兴〉丛书 中日历史问题与中日关系》,团结出版社2015年版。

李娜《满铁资料整理与研究满铁对中国东北的文化侵略》⑴从“文化侵略” 这一核心概念岀发,探讨“满铁”文化侵略政策的提出、制定,以及文化侵略机 构、历史根源和理论依据,阐述“满铁”对中国东北文化的摧残及在东北的大规 模文化侵略活动,评估“满铁”文化侵略对东北的影响,发现“满铁”对华文化 侵略的特征、方式及危害,从而说明文化侵略是“满铁”侵华史上的一种客观事 实,揭露“满铁”的文化侵略不仅在日本侵华战略中起了巨大的作用,而且对中 国东北造成了深远的不利影响。对研究“满洲医科大学”成立的背景及在日军侵 华过程中的作用有借鉴意义。

李娜《满铁对中国东北的文化侵略》⑵以文化侵略为岀发点,对“满铁”利 用医学和教育笼络人心的实质进行了分析和论述,对“满洲医科大学”的基本情 况略有介绍。

蔡仕魁、悻怀英《日本侵略者在满洲医科大学的奴化教育述论》⑶一文具体 论述了 “满洲医科大学”在东北进行奴化教育的情况,对从大体上把握“满洲医 科大学”的教育实质有所帮助。王玉芹《“满洲医科大学”在中国东北侵略罪行 研究》⑷对“满洲医科大学”的实质、收集人体标本黑幕和为殖民统治服务等方 面进行分析,重点分析“满洲医科大学”在中国东北的罪行,揭露了“满洲医科 大学”为日本帝国主义服务的实质。

3•从医学卫生角度分析“满洲医科大学”的研究

王铁策、张建伟《冈西为人先生和他的中国医学研究室》⑸对“满洲医科大 学”设立的中国医学研究室和专任研究员冈西为人进行分析研究,有助于了解“满 洲医科大学”中国医学研究室和教职员信息。赵晓红《宗主国与殖民地医学教育 的连动与差异一一对伪满时期医学教育的考察》⑹在伪满医学教育研究的基础 上,展开其作用、差异和关联等方面的分析。

斯钦巴图《东蒙古殖民地社会与文化的变动(1931—1945)》⑺从东蒙古殖 民地整体出发,对日本殖民统治东蒙古体制的形成、东蒙古殖民时期的教育、卫 生事业的变化和科技事业等方面进行详细阐述,在第三章“东蒙古卫生事业的变 化”中提到伪满洲医科大学在东蒙古的巡回医疗活动及伪满洲医科大学蒙古族学 生回到家乡参加治疗活动等,从诊疗活动的角度对“满洲医科大学”进行分析。

综上,国内研究成果中包含东北沦陷区教育史、沈阳地区史和对“满铁”进

⑴李娜著:《满铁资料整理与研究 满铁对中国东北的文化侵略》,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年版。

⑵李娜:《满铁对中国东北的文化侵略》,吉林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9年。

⑶蔡仕魁、惮怀英:《日本侵略者在满洲医科大学的奴化教育述论》,《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3年第6期。

⑷王玉芹:《“满洲医科大学”在中国东北侵略罪行研究》,《日本问题研究》2014年第3期。

⑸王铁策、张建伟:《冈西为人先生和他的中国医学研究室》,《中医药信息》1993年第5期。

⑹赵晓红:《宗主国与殖民地医学教育的连动与差异——对伪满时期医学教育的考察》,《民国档案》2012 年第1期。

⑺斯钦巴图:《东蒙古殖民地社会与文化的变动(1931—1945)》,內蒙古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3年。 行研究的相关成果,教育史相关成果中少量提及伪满洲医科大学,提及的部分多 从教育角度进行论述。一部分地区史中除了概述学校情况,也有提及“满洲医科 大学”进行细菌实验的情况。国内学者对“满洲医科大学”研究的角度较多,但 没有对其进行全面研究或在某一方面进行深入研究的著作。国内对“满洲医科大 学”的研究相对客观,较多涉及其教育和活人实验两方面的研究,对其他方面的 研究相对较少,且多存在于期刊论文中,研究相对简要。特别是“满洲医科大学” 巡回诊疗方面有很大空间可进行深入研究。于此同时,国内外学术著述与论文可 取之处较多,为笔者进行的研究提供了丰富的内容与经验,对进行小角度的细节 考察和宏观的整体性把握奠定了学术基础。

 

二、选题意义、创新之处及研究方法

(一)   选题意义

本文从“满洲医科大学”教育、医学犯罪及其进行的医学调查活动等入手, 分析“满洲医科大学”在日本侵华过程中扮演的历史角色。

第一,通过对“满洲医科大学”进行研究,丰富现有关于该校的研究。现阶 段关于“满洲医科大学”的研究大多是从微观视角进行,对其进行综合性研究的 成果较少。

第二,通过梳理“满洲医科大学”学校教育及附属组织,对“满铁”在东北 建立的高等医学院校进行研究,有助于理解当时日伪进行教育的实质是为日本侵 华服务。

第三,通过对“满洲医科大学”的医学及实践活动进行研究,揭露其医学犯 罪罪证并揭示其进行调查活动的实质,为研究日本侵略中国东北史及中国学生爱 国运动史等提供参考。

目前关于“满洲医科大学”教育及医学方面的调查已有一些成果,但系统性 的整体分析还较为缺乏。笔者在搜集现有相关资料的基础上,力图对其进行整体 化的梳理,并形成对“满洲医科大学”的综合性研究成果。

(二)   创新之处

第一,本文是结合教育史、医学史和侵华史的研究,国内外对“满洲医科大 学”的研究大多是从教育或者医学犯罪方面进行的,对其进行整体性研究的成果 较少。本文拟在现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对“满洲医科大学”人员构成、教育概 况和医学犯罪等方面进行梳理,在分析教育情况的同时,也对学生及教师情况加 以关注。

第二,文中所用资料与其他作者使用资料有不同之处,涉及到日本亚细亚历 史资料中心的档案资料与伪满发布的相关文件。

(三)   研究方法

本文主要采用比较研究、实证分析、逻辑推理和案例分析等历史学研究方法, 同时借助医学、教育学和社会学等相关学科的研究方法。

 

一、“满洲医科大学乃由来

日本殖民者据后藤新平“文装武备论”的侵略方针,在“满洲”大力进行卫 生保健、教育等事业,以适应其侵略构想,“南满医学堂”(“满洲医科大学” 前身)在此背景下应运而生。该学堂成立后主要招收中国学生及日本学生,发展 日本式教育,其后由于政策及形势原因,升格为“满洲医科大学”。

(-)“南满医学堂乃建立原因

1 •后藤新平“文装武备论”

1906年,后藤新平就任“满铁”第一任总裁(1906年11月一1908年7月), 在此之前于台湾任总督府民政长官,著有《国家卫生原理》、《日本殖民论》和 《日本殖民政策一斑》等书,具有较为深厚的医学背景。《国家卫生原理》一书 看似在写国家卫生方面的问题,实则包含治国理论,对国家的机能、社会和生存 等方面均有涉及。《日本殖民论》和《日本殖民政策一斑》则体现了后藤新平作 为殖民一方领导的“专业性”。其在《日本殖民论》中说道:“实际上近世殖民 帝国的勃兴是世界的大势。”⑴对“殖民”这个带有侵略意味的事情附以合理化 的理由,按照他的意思,“殖民帝国的勃兴”是“世界大势”,不是自身带有特 殊性,而是一种发展趋势。文中还提到:“说起来世界文明的推移常常伴随民族 的殖民发展。”⑵从文明发展的角度对“殖民”再一次给予合理化的理由。

后藤新平在德国学习调查及在台湾担任民政长官的经历奠定了后藤提岀“文 装武备论”统治政策的基础。后藤在德国学习西医期间曾实地考察过英国在印度 进行的殖民医学和英国济贫法的实施,认为欧洲殖民政策有三大支柱,即医学、 教堂和铁路⑶。侵占台湾以前,后藤就意欲以抓住人心统治殖民地,并分析得 出日本在台湾无法依靠宗教来进行殖民统治。正如后藤新平在呈给儿玉源太郎的 《日本殖民论》第三部分《统治台湾大纲》中所论述:宗教是乘人之危的,在殖 民政策上有重要的意义,然而,由于在台湾没有有力的宗教传播,就应该有代替 宗教的,充足的卫生上的设施⑷。据此,日本只能依靠文教、医院和铁路等在中 国进行殖民统治。

日本从俄国手中取得在中国的权益后,后藤新平经儿玉源太郎推荐出任“满 铁”首任总裁,其上任即提出“文装武备论”。关于“文装武备论”,后藤曾作

⑴[2〕⑷後藤新平著:《日本植民論》、公民同盟出版部1915年版、第1、2、23页。

⑶李娜著:《满铁资料整理与研究 满铁对中国东北的文化侵略》,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年版,第107 页。

出这样的阐释:“以文事设施来防备外来侵略,一旦有突发事变时,兼可助于武 断之行动。”⑴正是以有这样含义的“文装武备论”为思想指导,后藤在其《就 职情由书》中,根据在台湾的统治经验,详细陈述了 “满洲经营”的方案,其中 说到:“当初设立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推荐鄙人为总裁,盖出于不把满铁看成一 个经营的铁路事业,而欲使之成为我帝国发展或者帝国殖民政策的先锋队。”[2] 由其对“文装武备论”的解释及《就职情由书》中所陈述的观点可以看出,“满 铁”在创办之际就是殖民政策的一个机构,以经济、卫生、教育或者其它事业作 为其堂而皇之存在的理由。

后藤新平毕业于医学校,深知医学在殖民政策中的作用。当时的“满铁”首 席理事,后来担任过理事长的国泽新兵卫就说:“总裁的想法是要利用医术和教 育笼络人心,安定人心。”⑶此外,“满洲国”当时出现的地方病较多,传染病 蔓延。1907年夏,霍乱在大连、安东、旅顺和辽阳各地爆发;1910年10月下旬 “北满”发生鼠疫,以底层劳动工人为媒介在“北满”、直隶和山东以显著之势 蔓延,耗资巨大⑷。1920年前后,日本在东北设置了 “旅顺工科大学”、“满洲 医科大学”和“南满洲工业专门学校”等高等教育学校。不仅是在大力建立大学 院校之前,在建立众多医学院校之后,日本对东北的医疗设施建筑仍非常重视。 截至1937年11月末,设立了 “大连医院”及其分院、“满洲医科大学医院”, 并在锦县、新京、牡丹江、哈尔滨和齐齐哈尔建立了铁路医院及其分院等,“大 连医院”病床最多,达到了 620床⑸。1939年3月前后投入使用的为“满铁”成 立30周年时投资三百万日元增建的新京疗养院、奉天疗养院、哈尔滨疗养院、

“南满疗养院东分院”、抚顺疗养院,在开院后不久床位就满员,并有很多患者 等待入院。“满铁”直接经营了 “南满洲疗养院”、“南满洲东分院”、奉天疗 养院和哈尔滨疗养院等9个疗养院,共有床位724张,每个疗养院平均床位约为 80张⑹。“满铁”在创建医疗卫生设施时就以提升并保持本国人的卫生健康为目 的,在上述医院人满为患的情况下,“满铁”可以说是达到了其建立医院及疗养 院的目的。1907年4月业务开始的同时,为了管理卫生事业,首先自地方部设 置卫生课以后对现存的各种卫生设施进行改善充实,且会社投入卫生相关诸设施

⑴後藤新平著:《日本植民政策一斑》、日本评论社1944年版、第120页。

⑵鶴見祐輔著:『後藤新平傳滿洲經營篇下』、太平洋協會出版部1943年版、第10-11页。转引自:李 娜《满铁对中国东北的文化侵略》,吉林大学博士学位论文,第19页。

⑶国沢新兵衛:『側面力、5見召創業期』、第229页。转引自:苏崇民:《满铁史》,中华书局1990年版, 第401页。

⑷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総裁室地方部残務整理委員会著:『滿鐵附属地經營沿革全史上卷』、南満洲鉄道 株式会社1939年版、第828-832页。

⑸伊豆井敏治編:『地方経営梗概.昭和13年度』、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地方部残務整理委員会1938年 版、第130页。

⑹[日]满史会著,东北沦陷十四年史辽宁编写组译:《满洲开发四十年史》,新华出版社1988年版,第497 —498 页。

的事业费总额达到17 842 000元(医科大学仅计算其医院费用)⑴。以上数据, 包括投入建设的病床数、医院数及投资资金,充分说明“满铁”对医疗卫生设施 的重视。后藤虽担任“满铁”总裁时间不足两年,但其“文装武备论”统治思想 对“满铁”建设上的影响贯穿始终。

自开始营业,“满铁”就设置了医院,医院中有专门的传染病房,并在沿线 配备保健医等,随后逐渐完善医疗设施。可见“满铁”在建立时,就已开始重视 医学、医疗,妄图助殖民者及本国移民者在中国东北克服医疗卫生问题。因此, 建立医学院校和进行医学教育对后藤新平实施“满铁”政策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南满医学堂”也就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了。

2•“南满医学堂”的建立

“南满医学堂”及其它医学教育机构的创立是后藤新平“文装武备论”思想 实践的一环。当时“满洲”的日本专科学校有两种,一种是以日本人为主的专科 学校,其他是实行日本人和中国人共同学习体制的专科学校,“南满医学堂”属 于后者。“会社(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教育满洲国人的目的是对满洲国人进行 日本的生活和从事日本的职业教授必要的职能,兼日满互相理解,谋求文化的普 及和促进,以贯彻共存共荣的大义之所,除此之外别无其他。”⑵“满铁”教育 “满洲国人”是要教授其进行日本生活和从事日本职业的能力,使之相互交融, 促进文化的“发展”。

到1909年,“满铁”小学教育设施初具规模⑶,日本就急于建立旅顺工科 学堂和“南满医学堂”,原因有四,其一,秉承后藤新平“文装武备论”的方针。 依据后藤新平“文装武备论”的满洲发展理念,发展文教卫生事业,意图以医学 和工科学校教育逐渐控制“满洲国”。

其二,“满铁”对医疗卫生事业及教育事业的重视。1907年4月,制定卫 生员配置规程,通过配置来进行本社员及附属地住民的医疗。配置地包括大连病 院、千金寨分院、安东县办事处、公主岭办事处和奉天办事处等。1909年11月, 设置公主岭分院四平街办事处;1910年2月设置大连医院沙河口诊察所;1910 年4月设置长春分院城内办事处等。“满铁”在建立“南满医学堂”之前就对医 学卫生事业投入较多,对教员甚为重视。截至1909年,会社小学教育设施初具 规模,开始在盖平开设公学堂,以后逐渐推动设置的步伐,与此同时,设立教员 培养部,或设立教员赴北京(日本人)及日本(满洲国人)留学制,努力于从事 满洲国人教育的教员培养。

其三,医学和工科对日本在“满洲”的发展至关重要。据《满洲开发四十年 史》记载:日俄战争前后,“满洲”居民的卫生状况处于较低水平,在各项政策 ⑴⑵⑶伊豆井敏治編:『地方経営梗概.昭和13年度』、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地方部残務整理委員会1938 毎版、W127页、第94页。

实施之前,改变这一现状是有必要的。1907年,奉天附属地日本人户数为282, 中国人为109⑴。中国人户数仅为日本的38.65%,对于日本来说,为了各项政策 的顺利实施和本地国人的健康,有必要培养医生和普及医疗。

其四,图谋日本与“满洲”的亲善,安抚中国人。在“满洲”普及医术是会 社文明使命的一部分,是安定中国人的要诀,也是会社努力之所在,医术的普及 比医师的培养更为急迫,“满铁”早有意在“满洲”设立医学校⑵。普及医术、 培养医生,是图谋“日满” “和睦”相处和安定中国人的重要手段,而达成这种 手段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在“满洲”设立医学院校。

在上述理由的促使下,1911年8月,“南满医学堂”依据敕令第230号被 定为专门学校⑶。1911年10月,“南满医学堂”许可20名日本人本科生和8 名中国人预科生入学,在奉天分院临时讲堂开始授课,同年11月举行开学仪式 ⑷。以后每年招募日华学生,不懂日语的中国学生,经预科进入本科,与日本人 一起接受教育。学堂设置本科和研究科,预科在1917年4月移至“南满中学堂”。 本科为4年,入学资格为中学毕业水平并且要在医学预科结业。学生分为官费生 和自费生,官费生较少。

“南满医学堂”起初设置于奉天附属地奉天医院内。首届堂长由大连医院院 长河西健次兼任,东三省总督赵尔巽任“南满医学堂”名誉总裁,从中国官宪中 选出名誉顾问及干事。名誉总裁赵尔巽赠6万银元给“南满医学堂”作为学堂毕 业生的奖学资金使用⑸。学校开学时教师较为缺乏,临床教授大体由“大连满 铁医院”的主任医师兼任,一个研究室配备一名教授的体制是不完备的⑹。

从其后日本对中国的掠夺及侵略来看,“南满医学堂”的建立适应日本在中 国东北的政策。该校名誉总裁一直由中国人担任,加之招收中国学生,与中国人 形成联系,与其图谋的日本与“满洲”“亲善”、“友好”不无关系。

(-)“南满医学堂”发展沿革

1•“南满医学堂”基本情况

“南满医学堂”为1911年在奉天医院的基础上成立,1924年停止招募学生。 直至1928年5月,学堂举行第14回毕业典礼,最后一届学生毕业后被撤销。在 “南满医学堂”存在的17年里,其在政策、学校教育、学生概况方面都有所发

⑴[日]满史会著,东北沦陷十四年史辽宁编写组译:《满洲开发四十年史》,新华出版社1988年版,第501、 429 页。

⑵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編:『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十年史』、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1919年版、第866页。 ⑶満洲医科大学:『満洲医科大学一覧』、満洲医科大学1934年版、第5页。

⑷⑸黒田源次著:『満洲医科大学二十五年史』、満洲医科大学1936年版、第9、654页。

⑹熊田正春編:『柳絮地怎舞5 :満洲医科大学史』、輔仁会満洲医科大学編集委員会1978年版、第15 页。

展。

“南满医学堂”从建立开始,就招收中国及日本学生。1911年5月,学堂 制定“南满医学堂规则”、“南满医学堂职制”、“南满医学堂堂长职务规程”, 并决定学生学费暂时免除⑴。学堂刚建立时为了吸引中国学生,对中国学生免征 学费。据《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第二次十年史》记载,“学费一年45日元,但 对中国人免征之。”⑵

“南满医学堂”设置医学科、药学科、研究科以及预科。医学科是4年,教 授课程与日本内地医学专门学校是同一程度;药学科修学3年;研究科并不是固 定学科,学习1年以上,由研究的学生任意选定。预科是中国人入学本科必须要 学习的阶段,修业时间为两年,日语、汉语、数学、动物和物理化学等是主要科 目。根据专门学校令,对中国学生教授日语,对日本学生教授中文。学校本科4 年课程,根据年级不同,所设置的学习科目也有所不同。

⑴黒田源次著:『満洲医科大学二十五年史』、満洲医科大学1936年版、第8页。

⑵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編:『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第二次十年史』、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1928年版、第1177 页。

⑶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総裁室地方部残務整理委員会著:『滿鐵附属地經營沿革全史上卷』、南満洲鉄道 株式会社1939年版、第537-538页。

伦理、中文或汉语、德语、病理学(见习)、卫生学(讲义及见习)、内科 学(临床讲义、外来患者临床实习)、外科学(外科分论临床讲义、外来患 者临床实习)、儿科学(讲义及临床讲义、外来患者临床实习)、皮肤病泌 尿科学(同)、耳鼻咽喉科学(同)、眼科学(临床讲义、外来患者临床实 习)、产科学及妇科学(临床讲义、产科模型演习、外来患者临床实习)、 精神病学(讲义及临床讲义)、法医学(讲义)、牙科学(讲义及外来患者 临床实习)、体操

“南满医学堂”为培养在“满洲”工作的日本及中国学生,重视语言教育。 在课程表中可以看出,中文及汉语、德语是基础科目,4学年都在课程表内,为 基础学科。在学习过程中,见习内容占据一定比例,说明“南满医学堂”较为重 视培养学生的实际操作能力。4学年课程中,3学年都有体操课,从侧面反映出 “南满医学堂”在注重理论与实践教育的同时,对学生身体素质的培养也较为重 视。由课程科目及课程数量可以看出,年级从小到大,课程逐渐趋向专业化学习, 在当时的教育背景下,“南满医学堂”的教学课程设置较为完整,相对比其他学 校来说,学习科目较为完善。

1917年“南满医学堂”的德语考试包括:把德文译成日文、把日文译成德 文、听写德文⑴。对语言的考察较为全面。

“南满医学堂”入学条件为中学毕业,招收的学生有中国人及日本人。以 1917—1924年“南满医学堂”本科报考者及入学者情况为例:

表1-2: 1917-1924年“南满医学堂”本科报考者及入学者情况表⑵

表中“报名人数”明细显示中国人报考者人数没有岀现中国人人数或者小于 入学人数的情况,是由于中国人报考者中没有加入预科结业者人数,推断为学校 中国人预科结业者不是经由报考渠道入学,而是直接升学入“南满医学堂”就读 本科。由上表可以看出,入学的日本籍学生多于中国籍学生。形成上述数据的原 因,除了政治因素以外,报考条件及经济因素对中国学生来说影响较大。

学堂1911年建立时,规定了每个学科的修业年限,学生定员为本科200名, 预科100名(后改为60名)。1914年校舍完成后,考虑到建筑设备和授课问题,

⑴日独書院編集部編:『試験問題独逸語詳解』、日独書院1924年版、第34-36页。

⑵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編:『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第二次十年史』、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1928年版、第 1177-1178 页。

限制入学学生,本科学生以50名为基准,预科学生为30名。从上表“南满医学 堂”本科入学学生人数来看,中国学生及日本学生入学人数波动较小,中国学生 一直为20人左右,日本学生为30人左右。1917—1923年日本学生报名人数都 较多,1917—1920年没有中国学生申请入学“南满医学堂”。1924年“南满医 学堂”停止招生,这年停止招生之前只有中国人报考且入学,日本学生都趋于申 请“满洲医科大学”。

表1-3: 1911 ^-1916年“南满医学堂”预科学生报名及入学者情况⑴

“南满医学堂”预科只针对中国学生,所以,报名人数及许可入学数都为中 国学生人数。1914年预科学生改为了以30人为基准,从上表可以看岀,1914 年以后,虽然许可入学的预科生围绕基准30名上下波动,但人数全都超过30 名,报录比提高,表明学堂对招收中国预科生的条件变得较为宽松。1915年预 科报名者人数仅为1914年报名者的36%,报名人数锐减,这是受1915年日本向 中国提出“二十一条”的影响⑵。

“南满医学堂”学生来源分为日本学校和在“满”学校,其具体情况如下:

表1-4: 1917-1923年“南满医学堂”中日本科生出身学校情况表⑶

从上表可以看出,“南满医学堂”招收的中国学生和日本学生数量差距不大, 日本学生主要招收自日本本土学校,这种方式对日本将本国青年人才引进中国东 北具有重要作用。学生毕业后多活跃于大学内、日本国内、满铁和军务⑷。

“南满医学堂”成立之初,由东三省总督赵尔巽担任名誉总裁,其后分别为: 奉天都督张锡銮、浙南将军段芝贵、奉天将军张作霖。这些都是当时极具权势的 中国“官方人员”,推举其为名誉总裁,既有舆论宣传使得学生承认学堂地位的 意味,又赋予了学校中国“官方性”权威。

①£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編:『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十年史』、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1919年版、第869页。 ⑶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編:『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第二次十年史』、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1928年版、第 1179、1178 页。

⑷黒田源次著:『満洲医科大学二十五年史』、満洲医科大学1936年版、第664页。

学堂设置职位有学堂堂长、教授、学生监、舍监、监学、副教授、助手、技 术员、干事和事务员等⑴。1914年,山田基继任河西健次堂长职务;1920年, 医学博士山田基退休,医学博士稻叶逸好担任学堂堂长。教师多数在在任期间外 出留学,留学地多为德国、美国等。此外,学堂还和洛克菲勒协和医学堂合作, 实行交换教授制。“南满医学堂”职员情况如下:

表1-5: “南满医学堂”1917—1926年职员一览表⑷

由上表信息显示,“南满医学堂”教师多为兼任者,在“满洲医科大学”成 立之前,“南满医学堂”的兼职教师呈逐渐减少、越来越稳定的状态,教师兼任 者数量在1922年学堂停止招生后呈越来越多的状态。此外,首任堂长河西健次 也是兼任。表明该学堂教学及管理人员都存在不稳定因素。

2•从“南满医学堂”到“满洲医科大学”

1921年12月,随着时势的推移,变“南满医学堂”为大学是一种必要的趋 势。1922年5月,依关东厅第460号指令,许可设立“满洲医科大学”⑵。

“南满医学堂”升格为“满洲医科大学”既出于教育因素,也出于政治上的 考量。第一,与中华民国及“满洲”外国人的教育及医学设施对抗⑶。奉天、吉 林等“南满洲”要地,有法制、工业、农业等专门学校,英、美、法等各国教会 经营各种学校,特别是奉天英国人设立的奉天医学校已经称作大学⑷。当时欧美 各国对中国人进行教育的学校设施,尤其是出名的高等学校很多,1916年大学 及专科学校就达到43所,招收了数千名中国学生。除此之外,各国也在本国竞 相招收中国留学生⑸。“南满医学堂”成立3年后才建立的由美国洛克菲勒财团 创办的北京协和医院声誉渐盛,差距渐大,日本自然不甘心落后。文会书院、奉 天医科大学是西方教会在东北三省经营的高等学校中影响最大的,奉天医科大学 培养医学人才的目的也是想要遍及基督教医务人员,传播教会思想o与日本一样, 英美各国在中国办教育是想要在中国获得好处,利益纠纷出现时,当然是有实力

⑴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編:『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十年史』、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1919年版、第869页。 ⑵満洲医科大学:『満洲医科大学一覧』、満洲医科大学1934年版、第9页。

⑶⑷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総裁室地方部残務整理委員会著:『滿鐵附属地經營沿革全史上卷』、南満洲鉄 道株式会社1939年版、第544549页。

⑸[日]满史会著,东北沦陷十四年史辽宁编写组译:《满洲开发四十年史》,新华出版社1988年版,第446 页。

的一方获取的利益更大。当时的日本与欧美对华高等教育相比非常逊色,“满洲” 到大正中期以后一所大学也没有⑴。且日本在“满洲”设立官、公、私立学校十 余所,未设置医科专业,要在医学方面与欧美各国竞争,就得在“满洲”建立起 属于日本的医科大学,开展其认为的真正意义上的大学医科教育。

第二,与本国学制改革相适应。自1918年12月《大学令》公布,舆论骤然 高涨,与旅顺工科学堂一起升格为大学之事掀起争议。文部省修改医学教育方针, 医学专门学校在几年后大致都成为医科大学,将来的开业医生都以大学毕业为标 准⑵。在这种情况下,“南满医学堂”止步不前、仍为旧制的话,无法适应日本 学制,对学生就业与对日服务能力的影响也较大。

第三,“满铁”事业经营的便利。“满铁”为了完成地方经营的事业、实现 “满蒙”开发的使命,首先必须要在此带完成防疫和卫生情况的改良。为此附属 地在住的中国人自不必说,必须得到中国官民的谅解。此事(得到中国官民的谅 解)要培养精通中文和中国情况的本国人和通晓日语及日本情况的中国医生两相 配合才能初见成效⑶。

第四,系统完善关东州及“满铁”附属地教育设施,留住日本移民子弟,使 其扎根“满洲”、“开发满洲”。正如齐红深在《东北地方教育史》中阐述道: “日本在我国境内完善他们的教育体系,当然还出于经济和政治上的考虑,特别 是后者。由于回日本学习的移民子弟越来越不熟悉中国东北的情况,甚至产生不 想再来东北的想法。'这种不想长期扎根满洲的现象,将成为日本在满洲继续发 展的阻力。'”⑷

日本官方对移民子弟不留在“满洲”并且对“满洲”情况不了解的情况产生 危机感。《满铁附属地经营沿革全史 上卷》也提到:“为达到移民永居满洲的 目的,要实现小学至大学的完整学校教育系统,防止日本青少年回国。”⑸不断 完善此地的教育系统及设施,不仅留下青年学生,也可以留下青年学生的后代, 逐渐扎根此地,达到殖民目的。

第五,“满洲”卫生现状较差,处在“满洲”的日本人对医学人才的需求较 大。当时的“满洲”,传染病多发,疾病流行。“南满医学堂”衍生出更大规模 的“满洲医科大学”,既扩大了医学生的培养基地,也会增加医学生的数量,能 为日本控制下的“满洲”提供更多医学人才。

不仅如此,“南满医学堂”升格为“满洲医科大学”还可解决“在满”日本 中学毕业生的升学问题以及适应当时日本的执政党政友会的政策等。综上所述, “南满医学堂”升格为“满洲医科大学”与日本的国策息息相关。与欧美各教会 学校竞争、与国内学制改革协同、完善关东州及满铁附属地教育设施、利于“满

⑴⑷齐红深主编:《东北地方教育史》,辽宁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241、276、277页。

⑵⑶⑸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総裁室地方部残務整理委員会著:『滿鐵附属地經營沿革全史上卷』、南満洲 鉄道株式会社1Q39生版、第548-549页。

铁”事业经营、执政党政策等并非单纯出于“在满洲普及医术”,其诠释和践行 了后藤新平的“文装武备论”,实质是为日本人在“满洲”行动提供便利与服务, 以适应本国加紧侵占“满洲”的国策。

 

二、“满洲医科大学乃教学活动及附属组织

“满洲医科大学”在“南满医学堂”的基础上设立,升格后,有了自身的教 育特色,学校的教学活动、教职员和学生情况都有了变化。其以专门研究室为单 位进行教学和活动,创办了学生组织“辅仁会”,以学术成果为基础编辑了《满 洲医科大学业绩集》等。大学分为学部、专门部、附属预备科和预科,学校设置 图书馆、附属医院和东亚医学研究所等,有完善的学习与研究机构。

(-)“满洲医科大学乃教学活动

1•“满洲医科大学”学生情况

(1)学生入学条件及学习科目

“满洲医科大学”是建立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医学院校,学生来源主要为“满 洲”和日本。学校学生募集信息在报纸上所见较多,其从1922年开始招生,以 1922年7月4日的日本《官报》为例,募集应在1922年9月入学的“满洲医科 大学”预科第一学年学生及附属预备科学生,其部分内容如下:

“1.募集人员

预科第一学年:日本人约40名;中国人约40名。

附属预备科:中国人约40名。

附属预备科仅在满洲募集之。

2.入学申请者资格

身体健康、品行方正,符合如下各点之一者。

(1)  修完中学第四学年者;

(2)   修完高等学校高等小学课程者;

(3)   高等学校高等科入学资格考试合格者;

(4)   根据专门学校入学者检定规程考试检定合格者;

(5)   在文部大臣处获得高等学校高等科入学资格者;

(6)   在文部大臣处获得一般专门学校入学资格的初中毕业者和有同等以上 学力资格者;

(7) 修完本大学预科、附属预备科者;

(8) 南满中学堂毕业者;

(9)   具备本大学附属预备科入学资格且于本大学预科施行的检定考试合格 者。”⑴

从以上内容可以看岀,“满洲医科大学”第一学年募集的附属预备科学生仅 限于“满洲”,该学校入学申请适用条件较宽泛。进入该校需要的手续包含入学 申请书、履历表、抄写的校长结业证明书或者资格考试、考试检定合格证或者毕 业证、照片。当年的入学考试点分为三个,分别在东京、福冈和奉天设立考试点, 具体地址为:“东京麻布区本村町抹布中学校”“福冈市外竖槽町县立福冈中学 校” “满洲奉天满洲医科大学”。三个考试点,两个在日本内地,中国只有奉天 一处,可见奉天作为考试点之一,对日本在中国进行医学教育具有至关重要的作 用。入学考试科目为:数学、物理、日语、英语、化学、汉语六门,分为两天 进行考试。这些入学考试科目综合性较强,其中语言考试就有三项,说明“满洲 医科大学”对学生的语言要求不低。

1928年“满洲医科大学”预科入学考试英语科目为英文译成日文、日文译 成英文,各100分;数学为200分;物理为120分;化学为80分;“国语汉文” 为60分;作文为50分;听写为30分;汉语古文解释60分⑵。这些考试科目偏 向语言和理工类。除了英译日和汉语古文解释外,其余题目都使用日文列题。“满 洲医科大学”预科是针对中国人招生的,但是试卷基本用日文列题,说明对预科 生的日语要求较高。

“满洲医科大学”依据考试选拔,1922年9月11日入学的预科学生分为4 种:从“南满医学堂”转入者;东京考点应试者;福冈考点应试者;奉天考点应 试者⑶。除了从“南满医学堂”转入的学生有3名来自中国,其余全是日本学生, 中国学生的预科入学率仅为5%o 1923年入学的预科生中,中国人仅为3名,占 全部学生的5.8%⑷。上述概率为“满洲医科大学”成立不久的数据,表明“满 洲医科大学”建校伊始中国学生预科入学率低,而中国学生进入大学部需要预科 毕业,也从侧面说明了“满洲医科大学”建校前几年时期,中国学生入学率低。

学校分为学部、预科、附属预备科、专门部、研究科等。学部有法学、医学、 工学、文学、理学、农学、经济学和商学,也设置研究科。在校3年以上接受规 定的考试合格者,称为学士,修习医学者在校年限为4年以上。学生进入研究科 的要求为:学习医学者为4年以上;其他专业为修习3年以上;在该学部上学且 具备其他相应学力者,学部给予适当承认⑸。专门部附属于“满洲医科大学”, 只招收中国学生,每年招收20名⑹。据《满日年鉴》记载:“专门部是特别针

⑴大蔵省印刷局編:『官報』、日本它彳夕口写真、1922年7月4日。

〔2]今井忠雄編『医科大学医学専門学校薬学専門学校歯科医科専門学校入学試験問題集•昭和3年度』、 京華社印刷所1929年版、第10-13页。

⑶大蔵省印刷局編:『官報』、日本之彳夕口写真、1922年10月2日。

⑷大蔵省印刷局編:『官報』、日本之彳夕口写真、1923年4月21日。

⑸⑹満洲医科大学:『満洲医科大学…覧』、満洲医科大学1934年版、第15页。

对满洲国人,在实际医术上教授必要的学术。”⑴当时日本国内的一般大学不允 许女子入学,单设女子大学,直至第二次大战后才允许女子进入一般大学,但“满 洲医科大学” 1924年开始准许女子入学,实行男女共学制。大学预科的学习年 限是3年,附设附属预备科,这是针对中国学生设置的,主要教授日语,学制1 年,毕业后可进入“满洲医科大学”预科部。

表2T: “满洲医科大学”附属预备科每周上课时数⑵

由上表可看出,“满洲医科大学”附属预备科的日语课程占据全部课程的 50%,在一年内让中国学生学习日语,学会日语,一方面是因为“满洲医科大学” 教师大多为日本人,用日语教授课程,方便进行教学;另一方面,从长远来说, 有利于日本人侵略“满洲”。

(2)中国学生奖学金及补助

“满洲医科大学”作为一所大学,学费较高,学部学费为一年80日元,第 一学期25日元,第二学期为30日元,第三学期为25日元,预科学费一年为45 日元,学费较高。据1928年《奉天教育厅公函第二O—号》记载,“满洲医科 大学”专门部学生李广义在“满洲医科大学”预科修业期满继转入专门部修业一 年以费用太昂贵拟转入奉天医科专门学校继续学业⑶。但政府对部分进入“满洲 医科大学”就学的学生给予一部分补助。1925年,《奉天公报》刊登的《奉天 教育厅训令:第二百零一号(中华民国十四年三月二十九日)》:“令各县知事: 据满洲医科大学豫科学生等请给奖励金》记载:满洲医科大学在校费用浩繁,每 年需要日币五、六百元,分为甲等奖励日元160元,乙等100元。”⑷1935年 10月,吉林省发布的公报周刊记录“满洲医科大学”杨永赫补助费年额为200 元⑸。不管是中华民国还是“满洲”时期,都对“满洲医科大学”入学的中国学 生发给补助或者奖学金。除了这两种补助,“满洲医科大学”也有针对优秀学生 的奖学金。这些补助及奖励颇为丰厚,但仅是针对部分学生,所以仍有学生由于 学费问题转学。

“满洲”留学生分国外和国内留学生。国外留学生指派往欧美和日本留学的 学生⑹。国内留学生,是指派往外国人在我国东北办的大学就读而言的,主要是

⑴滿洲日報社編:『満日年鑑』、満洲日報社1934年版、第508页。

[2】党德信总主编:《文史资料存稿选编24教育》,中国文史出版社2002年版,第328页。

⑶《公函:奉天教育厅公函:第二O—号(中华民国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1928年12月25 EJo

⑷《奉天教育厅训令:第二百零一号(中华民国十四年三月二十九日):令各县知事:据满洲医科大学豫 科学生等请给奖励金》,1925年3月29日。

⑸《吉林省公署公报周刊呈文:吉林省公署呈吉总第三八四五号、行字第二一四七号(康德二年十月八日): 呈文教部为检送满洲医科大学等校已领补助学费旗生履历书表仰祈鉴核文(附表)》,1935年10月。

⑹王野平主编:《东北沦陷十四年教育史》,吉林教育出版社1989年版,第147页。

日本人办的大学,如“满洲医科大学”、“南满洲工科专门学校”、旅顺工科 大学、大连高等商业学校等。因此,中国学生在“满洲医科大学”上学称之为“留 学”。

根据1932年6月第六版《留日中华学生名簿》记载:“满洲医科大学” 一 共128名中国留学生,分别来自山东、江苏、河北、福建、奉天和吉林等⑴。其 中奉天学生52名,达到40.6%,为生源最多的省。自费生为91名,占总人数的 71.1%,获得“满洲医科大学”奖学金的有22名⑵。“旅顺工科大学”与“满洲 医科大学”同属于日本人建立的大学,学生都称为“留学生”,其自费生比例达 到76.6%,其余为东三省教育厅给了 1/3或者1/2奖金的学生。“旅顺工科大学” 与“满洲医科大学”相比,“满洲医科大学”中国学生较多,一方面是因为当时 的“满洲”对医学人才的需求高;另一方面是因为“满洲医科大学”学生基数大, 中国学生自然较多。

表2-3: 1933年5月“旅顺工科大学”及“满洲医科大学”学生来源地情况表⑶

“满洲医科大学”来自中国各地的学生有11个省,分布较广。由上表可知, 学生来源情况中地域占据很大因素,“满洲医科大学”学生多来自奉天,“满洲 国”学生对日本在“满洲”地域所办学校认可度较高。据1933年5月《留日学 生名簿》记载:“满洲医科大学”在学部和专门部就学的学生共有115名,享有 部分官费的学生为5人,自费学生为93人,“满洲”给费的有3人,获得“满 洲医科大学”奖学金的有14人⑷。自费学生占据比例为80.9%,相比上一年度 自费生比例增多。

综上所述,“满洲医科大学”中国学生自费比例较高,获得奖学金及补助的 仅占全部中国“留学生”的小部分。当时的中国政府以“官费”形式对“满洲医 科大学”学生进行补助,也从侧面说明了当时的中国政府对“满洲医科大学”办 学持不反对的态度。

  • 学生转学及毕业情况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在校中国学生减少,纷纷转入其他院校。据《教育 部二十年十月份工作报告关于主管事物之进行事项》记载:

“令饬国立同济大学、国立北平大学医学院收容辽宁满洲医科大学退学学 生:自东北事变后,辽宁日本满洲医科大学学生多经辍学,纷请转学前来,当经

「叫2]⑶⑷『留日学生名簿』、1933年版.第123-133页。 本部分令国立同济大学,国立北平大学医学院分别收容准予随班肄业。”⑴ 表明当时中国学生进入“满洲医科大学”受到国家政治因素的影响,随着中 日战态的扩大化,中国学生纷纷从日本所办大学退学及转学。

表2-2: “满洲医科大学”学部毕业生情况表⑵

从上表可以看出,1929—1933年学部本科毕业生中国人只有19人,日本人 为210人,朝鲜人为1人,中国学生仅为日本学生的9%, “满洲医科大学”招 生对象仅以日本学生为主。

此外,“满洲医科大学”中国学生每年进行修学旅行,由老师带队,制定有 详细日程表。参观学习地包括大学、制药所、医院和一些神社、城市等。“满铁” 每年还在该校选择优秀毕业生到德国留学,主要针对的是日本毕业生,中国毕业 生被送到德国留学的屈指可数。

“满洲医科大学”学生在学校学习期间可以申请参与巡回诊疗、防疫和勤劳 奉仕活动等。学生毕业后大都在“满洲”工作,为“满铁”服务。学校从1932 年开始授予医学博士学位,截至1936年,获得“满洲医科大学”博士学位的共 有24人,毕业生中有72人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其中中国人有闫德润、侯宗廉、 刘曜曦和石增荣等11人⑶。

  • 中国学生爱国行动

“满洲医科大学”中国学生还参与到中国爱国行动中。首先是参与到中国共 产党党组织活动中。中共奉天市委被破坏后,1927年9月,“满洲医科大学” 学生邓述明、王义心与被派往奉天组建中共“满洲”省委的陈为人取得联系,开 始在“满洲医科大学”发展中国共产党党员,组织党员开展各项活动,重新组建 “满洲医科大学党支部” o其后,开始发展中共共产党党员,组建了 “中共满洲 医科大学党支部”,由于当时“满洲医科大学”没有中国共青团团组织,中共“满 洲医科大学”支部负责接收学生的团组织关系。1929年5月,“满洲医科大学” 党支部党员邓述明根据“中共满洲省委”的指示,组织纪念“五一节”宣传活动, 进一步发动工人开展对敌斗争。其后,“满洲医科大学”中国共产党党员被日本 宪兵逮捕,后经“满洲医科大学”学生联名推请教授出面交涉获得保释。

其次为在校内建立中国爱国组织。1925年3月,“满洲医科大学”中国爱 国学生团体以学术研究的名义建立了一个组织,名为“木铎社”。此组织以中国

[1]《教育部二十年十月份工作报告(三)关于主管事物之进行事项》,1931年版,第12页。

⑵満洲医科大学:『満洲医科大学一覧』、満洲医科大学1934年版、第119-124页。

⑶辽宁省卫生志编纂委员会编:《辽宁省卫生志》,辽宁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第491页。

进步青年粟丰、宋建鹏、崔骏、郑少棠和范景林等为主要代表,以学生宿舍为该 社的基地,宗旨为“联络爱国进步青年,阅读新时代书刊,砥砺学行,研究科学, 发扬民主精神”。该社不定期出版刊物,主要为揭露封建军阀勾结日本帝国主义 出卖民族利益的罪行,并宣传中国革命思想,对当时的社会产生了较大影响。

最后为声援中国爱国示威行动。1925年5月发生“五卅惨案”,为此“满 洲医科大学”、文汇中学、商业、职业学校等奉天的十几所大中学校学生声势浩 大,扬旗结队冲破消防和警方的阻拦赴省长公署请愿,并且奉天城内日本人所办 大学及中学学生都声明要与学校断绝关系,拒绝返校。“满洲医科大学”中国学 生退学宣言书中声明:日本人昧于中日亲善之真谛、共存共荣之本旨⑴。从追溯 交往渊源、日本侵占中国国土、虐待杀害中国人、教育本质为同化国民等方面进 行申诉,将日本人的虚伪及罪行大致列举。后由“满洲医科大学”中国学生带领, 日本在奉天设立的商业和同文等学校的学生也纷纷发表宣言,一致退出日本院 校,声援“五卅”运动。

2•“满洲医科大学”教职员状况

“满洲医科大学”成立之初,教师大多是从大连医院过来的兼职教师。据 1937年11月末统计本职职员有24名,兼职职员有90名⑵。

1932年“满洲医科大学”部分职员设置如下:大学校长、教授、副教授、 干事、学监、助手、书记员(文书)、技工、教务主事、校医、宿舍管理员等⑶。

大学预科及大学专门部设置教授、副教授及讲师,教授、副教授和讲师掌管 学生的教育。各个研究室设有教授、助教授、讲师及助手,教授兼主任医师、副 教授兼副主任医师、助手兼做医务人员的情况较多。

“满洲医科大学”设置如下六个管理人员:庶务主管、教务主管、会计主管、 用度主管、建筑主管、伙食主管⑷。庶务主管管理学校人事、医院事物等;教务 主管管理教员及学生的事物、会计主管管理预算、收入和支出等;用度主管管理 物品的购买、实验动物饲养、建筑承包合同等;建筑主管管理工程相关事项和室 内暖气、电气等供应事项;伙食主管管理食堂的相关事项。

依据1923年专门学校令关于学校教员资格的规程,取得“南满洲工业专门 学校”及“满洲教育专门学校”教员者资格如下:

“一、有学位者;二、帝国大学本科毕业者或者是官立学校毕业获得学士称 号者;三、关东长官认可者。本令对满洲医科大学专门部教员适用之。” [5]

据1938年6月18日日本《官报》记载,“满洲医科大学”在1938年3月

⑴解学诗主编:《满铁档案资料汇编 第十三卷满铁附属地与“九一八”事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 年版,第415页。

⑵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総裁室地方部残務整理委員会著:『滿鐵附属地經營沿革全史上卷』、南満洲鉄道 株式会社1939年版、第553页。

用⑷⑸満洲医科大学:『満洲医科大学一覧』、満洲医科大学!934年版、第27、32、24页。

1日公布的《在满洲国大使馆令第二号》对“满洲医科大学”专门部及“满洲医 科大学”药学专门部教员资格通定如下:

“一、有学位者;二、帝国大学本科毕业者或者官立学校毕业获得学士称号 者;三、日本驻满洲国特派全权大使认可者。”⑴

由上可见,“满洲医科大学”对专门部教员的资格要求在1923—1938年都 是相同的,且教员资格与“南满洲工业专门学校”及“满洲教育专门学校”通 用,学校对专门部教员没有设置其它要求。

值得一提的是,关东长官请求陆军大臣为“满洲医科大学”配备现役将校, 从《满洲医科大学一览》列举的配备将校来看,退职时间在1927-1933年的将 校头衔为陆军步兵大尉、陆军步兵上校、陆军步兵中校等⑵,为初级和中级军衔 军官。

“满洲医科大学”教师调职情况较多,以卫生学研究室教师调职情况为例:

表2-4: “满洲医科大学”卫生学研究室教师调职情况⑶

从上表可以看出,卫生学研究室教师多调职到中国地区作为医疗卫生部门职 员,其中日本职员多调到“满洲国”卫生部门工作,从姓氏判断为中国人的职员, 不仅在“满洲国”内,也在“满洲”范围外任职,多调到当时的“省市”卫生部 门工作。

当时,“满洲医科大学”教师留学情况较多,多到德国、美国和英国等欧美 国家留学,学成后继续回学校进行授课及研究。“满洲医科大学”教师除了在学 校进行授课及研究,也会进行其他事业。比如为了培养药剂人员,1936年“满 洲医科大学”教师山下泰藏在“满铁”资助下创办了学制3年的奉天药剂师培养 所,借助“满洲医科大学”师资力量、仪器和校舍,招收中、日中学毕业生(后

⑴大蔵省印刷局編:『官報』、日本它彳夕口写真、1938年6月18日。

⑵満洲医科大学:『満洲医科大学一覧』、満洲医科大学1934年版、第105页。

⑶熊田正春編:『柳絮地怎舞5 :満洲医科大学史』、輔仁会満洲医科大学編集委員会1978年版、第64 —68 页。

改为国民高等学校毕业生)。此外,山下泰藏还在沈阳设有制药厂,学校教师三 浦运一在1941年也任职过盛京医科大学校长。学校还进行交换教授制。据《中 华医学杂志》记载,从1922年开始,辽宁沈阳的“满洲医科大学”与北平协和 医院一直有交换教授项目。

中国人教职员工较少。据1936年统计,全校教职员总数为157人,其中95% 以上是日本人,只有极少数的实验工、实验工手、技术助手、事物助手、伙夫及 预科的汉文教师为中国人⑴。“满洲医科大学”牙科学生也回忆到:“38名医生 中,中国医生不过2、3人,大部分是日本人。”⑵

综上所述,“满洲医科大学”作为一个医学院校,职务设置较为完备。该校 教师具有发展及交流渠道,学校配备军官及教师调职概况表明该学校具备军事职 能,并且与“满洲国”有一定渊源,说明其目的不止是单纯为教授医学知识、普 及医学。

3•“满洲医科大学”学术著作

“满洲医科大学”存在期间,作为“满洲”排名第一的医科大学,学术成果 丰硕。学校出过几本业绩集,多是关于东北的特色医疗研究,其进行的研究有使 用中国人活体的情况。作为日本医学校,在中国东北办学的“满洲医科大学”有 不菲的成绩,其出版发行过《大学时报》《满洲医学志》《满洲医学杂志》《南 满医学会杂志》《满洲妇人科学会杂志》《满洲齿科医学会会志》等刊物,学校 师生的文章除了发表在以上几种杂志上,还发表在日本国内的《日本病理志》《东 京医志》《日本药物志》《日本外科》等几十种杂志上。据统计,1913—1936 年发表的学术论文共计2300余篇⑶。除此之外,据《官厅会社刊行资料目录.康 德七年度》记载,截至1940年10月,“满洲医科大学”资料集包含如下内容:

表2-5:截至1940年10月末“满洲医科大学”官厅会社刊行资料集⑷

[1]⑶辽宁省档案局(馆)编:《风物辽宁3》,辽宁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189页。

[2】熊田正春編:『柳絮地怎舞$ :満洲医科大学史』、輔仁会満洲医科大学編集委員会1978年版、第278 页。

⑷山崎末治郎編:『官庁会社刊行資料目録.康徳7年度』、新京資料室聯合会1941年版、第72—73页。

上表书目包括“满洲医科大学”成果集和校史两部分,成果集包括以教师、 学校命名的论文集和该学校在东北的调查成果,校史包括“满洲医科大学”校史 及其前身“南满医学堂”校史。这些成果集刊行时间多集中在20世纪30年代, 表明此时该学校的学术研究较为活跃。

此外,“满洲医科大学”东蒙巡回诊疗进行了 15期,每期都会编纂报告书。 以上表格仅为部分“满洲医科大学”资料集。“满洲医科大学图书馆”藏书也特 别丰富,德文、日文期刊从1825年创刊号起连续收藏。

“南满医学堂”及“满洲医科大学”学术水平在日本及东北三省均具有一定 影响力,1921年全日本第27届解剖学会在“南满医学堂”召开⑴,1925年全日 本生理学会在该校召开,这些都体现了该校的学术水准。

综上,“满洲医科大学”在当时的教学条件下属于著述成果颇丰、藏书丰富、 学术水平较高的院校。作为一个大学,其学术成果与前述教学水准匹配,都处在 较高水平。

⑴満洲医科大学:『満洲医科大学一覧』、満洲医科大学1934年版、第15页。

(二)“满洲医科大学乃附属组织

  • “满洲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为了使在“满铁”工作的日本职工安于侵略岗位、鼓励日本人移居中国东北、 向中国炫耀日本资产阶级的文化及笼络人心,“满铁”除了开办学校外,还在“南 满铁路”沿线各地设立公医、诊疗所和医院。当时的“大连满铁医院”为“东洋 第一”,“满洲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一“奉天医院”在东北是较大的医院⑴。

“满洲医科大学医院”包括10个科室和1个部门,分别为:内科、外科、 妇产科、儿科、眼科、耳鼻咽喉科、牙科、精神病科、皮肤科、理学疗法科、营 养部叫 此外,医院设置有护士培养所和“满洲医科大学医院”城内分院。医院 科室较为齐全,对医务相关人员的培养方向较为明确。

据《满洲医科大学一览》记载,“满洲医科大学医院”职员设置为:“医院 长、医长、副医长、医员、药剂长、药剂员、看护长、看护妇长。”⑶医院对医 务人员的设置齐备。“南满医学堂”时期,医院院长多由学堂堂长担任,“满洲 医科大学”时期,多由学校教授担任,医院院长职务有时为兼任。

“满洲医科大学医院”起初为大连病院奉天办事处,名称变化如下:

表2-6:   “满洲医科大学医院”名称变化表⑷

注:由于中国忌讳“病”字,“满洲医科大学”废止了 “病院”的说法,入乡随俗用“医院”二字。

医院先于学校建立,并且随着学校名称的变化加以改变。“满铁”诊疗机关 除了沿线各地的医院和公医配置之外,还有作为特殊设施的“南满保养院”、妇 人医院、别府满铁馆、特殊传染病隔离所,作为研究机关的为“满洲医科大学” 和卫生研究所⑸。所以“满洲医科大学”及其医院具有研究和诊疗的双重作用, 作为医育机构,其结构较为完备。

⑴苏崇民著:《满铁史》,中华书局1990年版,第408页。

⑵⑶満洲医科大学:『満洲医科大学…覧』、満洲医科大学1934年版、第67、94页。

⑷熊田正春編:『柳絮地怎舞5 :満洲医科大学史』、輔仁会満洲医科大学編集委員会1978年版、第8 页。

⑸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総裁室地方部残務整理委員会著:『滿鐵附属地經營沿革全史上卷』、南満洲鉄道 株式会社1939年版、第794页。

表2-7:医院营业收支情况表(1936年度末统计)[1]

注:表格中“无”表示无数据。

从上表可以看出,相对比其他的卫生研究院,“满洲医科大学医院”收入远 超支出。其原因为:其一,“满洲医科大学医院”建筑面积较大,可接待较多患 者。以1931年的“大连医院”作为比较,“满洲医科大学医院”用地面积与房 屋面积远超“大连医院”,其情况如下:

表2-8: 1931年“大连医院”与“满洲医科大学医院”用地面积与房屋面积对比表⑵

1931年“满洲医科大学医院”用地面积及房屋面积远超大连医院,其中房 屋面积达到大连医院的两倍之多,足以证明“满铁”对“满洲医科大学”及其附 属医院的重视程度。

其二,“满洲医科大学”设施规模较大,以医院床位数作为比较,如下:

表2-9: 1936年、1937年床位数统计表⑶

⑴⑶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総裁室地方部残務整理委員会著:『滿鐵附属地經營沿革全史上卷』、南満洲鉄 道株式会社1939年版、第795-796页。

⑵遼寧省檔案館編:『滿鐵調査報告 第五輯22』、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260-261页。

以上数据显示出“满洲医科大学医院”较其他医学研究机关和医院,建筑面 积和设施规模都较大,说明其波及范围更广,涉及民众更多,收入相比其他医院 和研究机关自然较高。

“满洲医科大学医院”接待不同国籍人数差异较大,其为“满铁”所设立, 为日本人服务的本质也暴露无遗。

表2-10: “满洲医科大学医院”1931年接待病人和入院病人情况如下⑴

注:文中没有注明外国人为哪国人,据文中内容推断,是排除朝鲜人和“满洲国人”的其他国人。

从"满洲医科大学医院"入院患者的情况看,1931年入院的患者中,日本 人为83.02%,接待的患者中,日本人为82.78%o接待的朝鲜人、“满洲国人” 和外国人都不超过20%,患者仅约为日本人的1/4。另外,据1943年5月统计,

“满铁”所属医疗单位包括“满洲医科大学医院”。由此可见,日本人在中国设 立的医院主要是为“在满”日本人服务。

“满洲医科大学”还有一个城内分院,在“南满医学堂”时期开院。与“满 洲医科大学医院”相比,规模较小,主要接待门诊患者。1931年接待人数仅为

“满洲医科大学医院”的0.98%o

综上所述,“满洲医科大学医院”设施及人员配备较为齐全。建筑面积大, 医疗受众群体广,规模较大。医院患者多为日本人,接待的中国患者和其他外国 患者人数较少,表明该大学及其附属医院的建立主要是为“在满”日本人服务, 与日本人在华侵略息息相关。

  • 东亚医学研究所

东亚医学研究所是“满洲医科大学”于1926年9月设立,建立时称作“中 国医学研究室”,1933年改称为“东亚医学研究室”,1935年6月改名为东亚 医学研究所。东亚医学研究所为近代世间最早研究汉方医学的专门机构,研究业 绩与收藏的中日朝医书均丰富完备⑵。该所主要以医学古籍及中药为研究对象。 所长由生理学教授黑田源次兼任,历来的所员包括冈西为人、山下泰藏、日名静

⑴遼寧省檔案館編:《滿鐵調査報告 第五輯22》、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260页。 ⑵李勤璞:《黑田源次:传记资料与著作目录》,《辽宁省博物馆馆刊》2015年,第308页。

一、佐土丁和魏如恕等。该研究所不招收学生,仅作研究调查使用。

黑田源次1926年5月就任“满洲医科大学”生理学教授,其不仅在“满洲 医科大学”教授生理学课程,对考古和人文研究也有涉猎。他曾参与伪满奉天博 物馆的创建,目前不少藏书和手稿存在辽宁省博物馆。

1929年,当时的满铁副总裁松冈洋右,由于中国的政情不安,担忧汉籍散 佚,就让大连图书馆收集保管汉籍,批准临时汉籍购买费20万日元的巨额支出。 当时的市长柿沼介与委托人松崎鹤雄同行,在1929年4月匆忙奔赴北京,通过 对华文化事业委员会的杉村勇造的斡旋,从各书店购得罕见汉籍达到3万册。这 之中有相当数量的古医书混入,在大连图书馆这些医书是无用的,遂以寄存的方 式将约6 000册中国古代医书移交“满洲医科大学”中国医学研究室⑴。冈西为 人汇集并整理每本医书的卷数、册数、作者、发行所、发行年月等,书写了包含 1414种汉方医书、正文超过千页的《中国医学书目》⑵。

以中国医学研究室或者东亚医学研究所的的名义著就的医书有《中国医学书 目》(1931年)、《宋代医学书目一览》(1931年)、《宋以前医辑考》(1936 年)、《中国医学书目续》(1941年)等。这些书是汉方整理汇编而成,大多 是研究东亚医药及中国医药的。

研究所主要研究中药提纯,检查其有效成分;对牛黄、嵯娘、麻黄等多种药 品进行研究并发表过研究论文,也有已经用于临床的⑶。研究所不定期出版资料 集《东亚医学研究》。

日本战败后,“满铁”各藏书大部分留在中国,很多都印有“满铁藏”、“满 洲医科大学藏”印,现多存放于沈阳中国医科大学,中医研究院等地也有收藏。

“满洲医科大学”东亚医学研究所收藏中国医学书籍较多。该所对这些书籍 进行规范整理及记录,有利于该所及后世对中国医书的保存与整理。但应该看到,

“满洲医科大学”本质是为日本侵略服务,其对中国医书进行整理、收集、保存 与“满铁”在“满洲”建立图书馆目的相同,正如日本外务省档案馆关于“满铁 图书馆”的记载:“满铁投入如此巨资经营图书馆或者学校是对东三省文化侵略 的一种方法,与此同时,助长了日本人需要的各种侵略能力。”⑷

  • 开拓医学研究所

“满洲医科大学”开拓医学研究所成立于1940年,由该校守中清校长任所 长,卫生学研究室教师三浦运一管理,致力于开拓医学和开拓卫生的研究推进和

⑴熊田正春編:『柳絮地怎舞5 :満洲医科大学史』、輔仁会満洲医科大学編集委員会1978年版、第140 页。

⑵整理自:黒田源次著:『満洲医科大学蔵中国医学書目』、東亜医学研究所1931年版。

⑶[日]满史会著,东北沦陷十四年史辽宁编写组译:《满洲开发四十年史》,新华出版社1988年版,第335 页。

⑷日本外務省外交史料館档案:『本邦図書館関係雑件6.満鉄図書館』疗巧歴史資料七A夕一、U y 7     K : B04012256600)o 实地指导⑴。研究所的目标即日本国的国策,是为了 “满洲”农业移民事业的发 展、开拓地区的卫生学调查研究,特别是关于衣食住行研究和实地指导⑵。开拓 医学研究所不招收学生,只有研究员几人。

在开拓医学研究所成立之前,“满洲医科大学”就进行过很多次“开拓卫生” 调查活动。关于在“满洲”生活的日本人卫生问题,掌握铁道附属地行政权的“满 铁”,从“满洲事变”以前就在附属的卫生研究所或“满洲医科大学”进行研究 ⑶。据“满铁地方部卫生课” 1936年的《满洲风土卫生研究概要》记载:“关于 居住的研究为满洲医科大学教师三浦运一和大连卫生研究所田中文侑负责;关于 食物问题的研究则是大连卫生研究所紫藤贞一郎与满洲医科大学安部浅吉负 责。”⑷另据1941年小坂隆雄《满洲开拓卫生的基础》记载:“1933年6月, 根据关东厅令21号,在警务局卫生课内设置移民卫生调查委员会,1936年委员 会有10个委员和临时委员,这之中有4人,包含前述的三浦运一和安部浅吉在 内的满洲医科大学教师。1937年3月委员会增加人员至25人,满洲医科大学相 关者有现任教授、副教授7名,前教授2名,占据多数。”⑸由此可见,“满 洲医科大学”在建立开拓医学研究所之前,其教师一直参与日本在“满洲”的开 拓医学和移民卫生工作。

成立后的开拓医学研究所主要以“在满”日本人的衣、食、住为课题,对开 拓地的移民进行健康和保健指导。当时“满洲”有较多的移民村,成立研究所是 为了使日本移民更适宜“满洲”的生活,达到留住“在满邦人”的目的。

衣着方面虽研究几种衣裤鞋帽,但还是带有中国风貌,没有被广泛使用;饮 食方面研究“在满”日本人吃不惯的食物,将食物进行加工实验;居住方面主要 研究防寒房屋,将日本人习惯的榻榻米与这种建筑结合起来,又结合朝鲜炕与中 国炕的优点来加以改造⑹。开拓医学研究所还对来自日本的开拓地医务人员进行 健康保健的实际培训,为一些开拓团派遣医务人员。除此之外,“满洲医科大学” 还不定期出版《开拓医学研究所所报》,宣传开拓医学和普及开拓医学知识。

“满洲医科大学”教师在该校成立开拓卫生研究所之前即进行开拓卫生调 查,表明该校开拓医学研究所建立与否都不会影响日本进行的“开拓”政策,建 立后更有利于日本进行“开拓”。这与日本利用“开拓”之名进行移民意图侵占 “满洲”的意图密不可分。

⑴⑵熊田正春編:『柳絮地広舞5 :満洲医科大学史』、輔仁会満洲医科大学編集委員会1978年版、第 70页、第10页。

⑶江田泉:『満州医科大学七「開拓衛生」』、『三田学会雑誌』2004.7、第111(283)页。

⑷満鉄衛生課:『満洲風土衛生研究概要』、満鉄衛生課1936年版、序。

⑸小坂隆雄:『満洲開拓衛生①基礎』、金原書店1941年版、第38页。

⑹党德信总主编:《文史资料存稿选编24教育》,中国文史出版社2002年版,第336页。

  • 辅仁会及辅仁同窗会

1911年11月,基于时任“南满医学堂”生理学教授久野宁的提案,在该校 设立校友会,称之为“辅仁会”,以在校学生为主。在此之中,设置文艺部、运 动部两个部门,于1912年6月6日举行“南满医学堂辅仁会”组建仪式。该会 设置名誉会员、特别会员、普通会员和赞助会员4种会员制,以“满洲医科大学” (包含大学预科、预备科、专门部、原“南满医学堂”)职员、学生、毕业生等 组成。以涵养会员的德行、研磨知识、锻炼身体,谋求会员相互间亲睦为目的⑴。

运动部中有武道部、剑道部和相扑部。当时的文艺部对学生来说就是一种慰 劳机关,活动也不过是开办演讲会和音乐会⑵。其后,文艺部充实起来,1915 年杂志“辅仁”创刊号发行,1917年辅仁会改组,文艺部分为杂志部、演讲部、 图书部和音乐部。后经过改称号、增设,辅仁会又增加了几个部门。1936年, 文化部方面有9个部门,运动方面达到13个部门之多。

辅仁会文化部是以文艺部为首,不仅在学科内部进行活动,以在“满洲”文 化开发的指导性、先驱者的气魄活跃⑶。运动部的各部门也屡屡去日本内地参加 活动,得到优秀战绩。

“满洲医科大学”还有一个名为“辅仁同窗会”的组织,于1919年秋成立, 当时称为“南满医学堂同窗会”,大学升格后改称为辅仁同窗会,是以“南满医 学堂”、“满洲医科大学”毕业生作为主体成立。此会旨在组织毕业生与母校密 切联系、与同窗之间团结互助。当时辅仁同窗会主要制作会员名册分发给会员, 一年开办一次会议。普通会员的入会费为5日元,在奉天的特别会员及一般普通 会员要征收每年1日元的经常费补助作为会费⑷。辅仁同窗会设置会长、评议员、 干事及书记(文书)等工作人员。

辅仁同窗会及辅仁会在二战后依旧活跃着,并不时举办校友活动及出版发行 “满洲医科大学”相关书籍。如辅仁同窗会于1951年利用在东京召开第13回日 本医学总会的机会,在日黑雅叙园举行建校40周年纪念总会;1952年7月5日 “满洲医科大学辅仁同窗会”发行《满洲医科大学四十周年纪念志 附业绩集》 等。此外,“满洲医科大学辅仁会”也于1978年8月发行了《满洲医科大学会 员名簿》。

“满洲医科大学辅仁会”及该校辅仁同窗会在学校存续期间起着密切联系校 友、丰富学生大学生活的作用,对该校学生的凝聚力起着积极的作用,二战后依 旧活跃,继续该校学生的联络工作。

⑴満洲医科大学:『満洲医科大学一覧』、満洲医科大学1934年版、第141页。

⑵⑶熊田正春編:『柳絮地怎舞5 :満洲医科大学史』、輔仁会満洲医科大学編集委員会1978年版、第 334 页。

⑷黒田源次著:『満洲医科大学二十五年史』、満洲医科大学1936年版、第313页。

  • “看护妇养成所”

“满洲医科大学”附设“看护妇养成所”,即护士学校。此学校是按照1915 年5月“满铁医院”看护妇培养所规则建立的,刚开始叫做“南满医学堂看护妇 养成所”,“南满医学堂”升格为大学后,于1926年4月改为“满洲医科大学 附属医院看护妇养成所”,1929年8月改称为“满洲医科大学医院附属看护妇 养成所”。该学校主要是为培养附属医院所需护士建立。

学校招收小学毕业者或者是具有同等学力者。学习年限为2年,入学时间为 每年4月或者10月,考试科目为读写、算数和作文,在学期间的考试分为临时 考试、学期考试和毕业考试。学习科目包括修身课、解剖学大意、生理学大意等, 课程显示出“看护妇养成所”对汉语较为重视,课程重点为汉语及专业课,以 1930年制定的护学校课程为例:

以上课程显示,“满洲医科大学看护妇养成所”对学生的实习安排较多,且 修身课不间断,表明学校对学生的实际操作能力、对护士的道德培养较为重视。

“看护妇养成所”学生考试成绩各学科以100分作为满分,总学科平均分 65分以上,单学科获得40分以上的学生为合格,但1年有1/3以上的缺席者, 不得接受考试⑵。另外,还要接受学校、关东厅和文部省的考试,总计三门测试, 如果不合格就不能毕业,不能授予护士执照⑶。

毕业生毕业后多留校工作。她们的工作主要是给医生做助手。截至1936年 26批毕业生共有487名,日本人434名,中国人53名⑷。此外,护士们还成立

⑴⑵満洲医科大学:『満洲医科大学一覧』、満洲医科大学1934年版、第70、72页。

⑶熊田正春編:『柳絮地広舞5 :満洲医科大学史』、輔仁会満洲医科大学編集委員会1978年版、第1064 页。

⑷黒田源次著:『満洲医科大学二十五年史』、満洲医科大学1936年版、第183页。

了名为“此花会”的团结互助工作组织。

综上所述,“满洲医科大学看护妇养成所”课程较多,对学生进行较强的专 业训练。此培养机构为“满洲医科大学医院”培养了专业的护士,为日本人在“满 洲”的医疗卫生事业做出了一定“贡献”。

 

三、“满洲医科大学乃“医学研究乃及实践活动

“满洲医科大学”在中国东北进行过多次特殊研究及诊疗调查活动,进行的 特殊研究包括活体细菌实验、活体解剖实验和地方病研究、“在满”日本人保健 研究等。日俄战争后,蒙古作为日本隔离俄罗斯的屏障,且东蒙古地带紧挨日本 控制的东北,对于日本的战略位置来说尤为重要。日本在东蒙进行的15次巡回 诊疗活动,深入蒙古内地,不仅进行诊疗,还对其地方自然环境与人文环境进行 了较为详细的调查,打着为蒙古族人服务与“开发”蒙古的幌子,进行调查研究 并将数据进行详细记录。

(一)“满洲医科大学“ “医学研究“

1・活体细菌实验

“满洲医科大学”设施齐备,设置了多个专门的研究室,微生物学和解剖学 研究室还设置了细菌培养实验室和解剖实验室。学校细菌研究室主任北野政次进 入731部队之前,在“满洲医科大学”任职10年,于1942年8月,继任石井四 郎成为731部队第二任部队长,专门生产和研制炭疽热、霍乱、伤寒、鼠疫等病 菌,并在大量活人身上进行实验。其实早在北野任职“满洲医科大学”期间,就 做过人体细菌实验。北野政次发表的学术论文比石井四郎多,他主要的学术成就 都建立在细菌武器人体实验的基础之上⑴。1939年1月,北野政次还在“满洲医 科大学”任职时,写了一篇关于斑疹伤寒的论文,题为《斑疹伤寒预防接种的研 究——自制斑疹伤寒疫苗的人体实验》。斑疹伤寒是一种急性传染病,以鼠和鼠 蚤为媒介,当时在东北极易流行。日本侵略者为了日本军队和移民能尽早防范, 将中国人用作试验品,进行斑疹伤寒实验。此论文约2万字,详细记录了用13 名没有患过斑疹伤寒和其他急性热性病的健康中国男性进行斑疹伤寒病菌研究 的情况。

该论文是1948年在斑疹伤寒专家河野通男(曾在长春卫生技术厂任职)的 遗物中发现的,为日文书写,封面用红笔勾着“秘”,署名除了北野政次外,还 有“满洲医科大学”研究员渡边荣和微生物学讲师岩田茂。这篇文章没有被公开 发表,但在北野政次另外一篇论文,发表于1942年9月的《关于斑疹伤寒与满 洲伤寒的预防及其治疗的研究(二)》的参考文献里列出了此文章⑵。

⑴沈阳市文史研究馆编著:《沈阳历史大事本末》(下卷),辽宁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818页。

⑵孙玉玲著:《痛史之鉴 孙玉玲文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第285、287页。

《斑疹伤寒预防接种的研究一一自制斑疹伤寒疫苗的人体实验》共分为6 章,文章里记录着的名称是不完整的。北野政次在论文中故意把13个人的名字 中间空着一个字,不敢写出全名,妄图掩盖其故意用中国活人做实验的罪行。文 中记载:在临江八道沟获得10名志愿者和3名死刑犯人,得到了做人体实验的 机会⑴。北野政次将这些健康男性分为两类进行实验。第一类是直接注射病毒, 观察其情况,其后进行解剖。第二类是先注射一定剂量的疫苗,观察其反应,根 据不同情况进行间隔注射,记录和观察每个人的情况。

论文中详细记载了对这些“试验品”进行实验的过程和结果,对第12例宗 X耀的记录大致如下:

“每日早9时、下午3时、夜里12时共检温3次。注射后第9日夜间,疲 倦,头微痛;11日晚间,突然发冷发热,体温上升;第14日体温再度上升;第 16 H,解剖。在发病过程中,有疲倦、厌食、关节痛、腰痛和口渴等症状。

于发病第4日曾采血注于2匹海猪心内各1.0CC,皆发典型热。发病第6日, 解剖。脾肿约为健康人的3倍,膜紧,暗红,切面多血,灰白红色,软,脾材及 滤胞不清,成传染脾状,其他脏器无显著变化。”⑵

最后,北野政次在论文中作出其此次实验的结论:军队或其他团体前往流行 斑疹伤寒的地带,提前一个月注射预防菌苗,就有极好的效果⑶。

这些“志愿者”的居住区域位于东北抗日联军经常活跃的地方,有极大可能 是被日军俘虏的抗联战士⑷。此外,这场实验还得到了日本关东军的大力支持, 由日本关东军的性质推断这些“志愿者”的身份具有“不自愿”的色彩。北野政 次在这场实验中,仅凭日本军队或团体对斑疹伤寒病毒的实验需求即对这些中国 人进行活体实验,并对其进行解剖以求得到实验结果,这本身就是一种剥夺人的 生存权利的行为,同时也是一种非正当医学实验。

曾任中国医科大学细菌系副教授的景冠华在1942年进入“满洲医科大学”, 北野政次交给他一项特殊工作一一研磨鼠肺,从中分离斑疹霍乱病原体。经过北 野特别培养过的老鼠都带有致命病菌,研磨过程中可能会感染病毒,足可见他的 残忍与对培养细菌的热情。据景冠华证实,曾听北野政次的助手滨田丰博说,用 一般的动物做斑疹伤寒实验所耗费的时间较长,因为军方需要,己改为用人做实 验⑸。

据日本学者西山胜夫所著《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行实录 战争与医学》 记载,中国医科大学微生物学教研室教授周正任关于北野政次进行的人身霍乱实 验叙述如下:

⑴〔2]孙玉玲著:《痛史之鉴 孙玉玲文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第235、287页。

⑶辽宁省档案局(馆)编:《风物辽宁3》,辽宁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190页。

⑷王铁军、高建著:《二战时期沈阳盟军战俘营研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年版,第206、209页。 ⑸韩晓、辛培林著:《黑龙江文史资料 第31辑 日军731部队罪恶史》,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 第243页。

“根据实验室的老工人说,北野政次曾将霍乱病菌注入西瓜中让工人的孩子 食用,孩子生病后就死亡了,老工人们都十分憎恨日本人。北野政次还曾将霍乱 病菌放入饼里让孩子吃,用中国人进行实验。”⑴

活体细菌实验绝不仅限于“满洲医科大学”校内,与日本731部队的细菌实 验行为相比只是冰山一角,据新华社记者赵责远:

“现任中国医科大学防疫系主任孙锡璞教授说:'伪满洲医科大学生理系日 籍教授绪方(现任职于日本熊本医科大学)曾说,有一个曾在731部队工作过的 石川军医(日本京都大学著名生理学家石川日出鹤丸教授的儿子)被派到731 部队后,由于经常目睹用活人做实验的残酷行为,被吓得害了神经病。'”⑵

不仅是在“满洲医科大学”任职期间,北野进入731部队以后也继续进行活 人实验。据关东军总司令山田乙三供词:北野政次于1944年11月,在关东厅司 令部内向其作过一次报告,内容是将染有鼠疫的跳蚤作为细菌武器的种种实验结 果加以图表作了一个综合说明,还放映用跳蚤传染鼠疫实验的影片给其观看⑶。 山田乙三批准了这种使用细菌武器的手段,认为其为“使用细菌武器最有效的手 段之一”。

以上情况充分证实了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进行的活体实验数量之多,其进行 活体实验的单位绝不仅是“满洲医科大学”和日本731部队,如南京荣字1644 部队、广州波字8604部队和北京北支甲1855部队等也是活体实验的基地。这些 部队进行的活体实验也绝不仅仅是斑疹伤寒一例,还有冻伤实验、毒气实验、手 榴弹实验以及其他的细菌感染实验等。

2 •活体解剖实验

中国医科大学解剖教研组技术员张丕卿(1932—1945年在“满洲医科大学” 解剖室任实验手)曾与中国医科大学组织教研组技术员刘学琪(“满洲医科大学” 实验手)、日本人西村等一起处理过解剖过后的尸体残骸,对活体解剖的情况有 一定了解,其根据自身的所见所闻进行的部分控诉如下:

“1942年秋到1943年春,于伪奉天南满医科大学解剖室,日本人进行过5 次左右极端残酷的活体解剖。受难人数,据我所知约为25名左右:一次是3人, 一次是7人,一次为12人,另外两次约2至3人,均为男性,年龄约为30-40 岁左右。” [4]

据其控诉,解剖的人包括俄国人、朝鲜人、德意志人和中国人,其中中国人

[1][日]西山胜夫著,王琪译:《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行实录 战争与医学》,中国和平出版社2015年 版,第273页。

⑵赵责远:《光明日版》,1952年3月1日。

⑶《前日本陆军军人因准备和使用细菌武器被控案审判材料》,苏联外国文书籍出版局1950年版,第43 页。

⑷中央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合编:《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档案资料选编.细菌战 与毒气战》,中华书局1989年版,第756页。

最多。这些被解剖的“试验品”都是由日本宪兵于夜间押送至学校,当晚进行解 咅U,解剖室周围都由宪兵严密把守,估计是害怕活体解剖的消息泄露。解剖实验 没有中国人参与,充当解剖者及解剖助手的全是日本人,技术指导为“满洲医科 大学”解剖学教授。

解剖的目的是取出活体组织做成组织切片,而后进行研究。这些从活人身体 内取出的组织包括:肌肉、脑、内脏和皮肤等。张丕卿是负责处理尸体残骸整理 工作的,据他对当时场景的回忆:

“受难者的头颅己被锯开,大脑被取出;背部正中也被锯成一个深沟,脊髓 被取岀;胸、腹、腔都被切开,心、肝、脾、肺、肾、肠,均被切去一部分,作 为研究的材料,甚至双眼也被挖去,整个身体无一完整之处。在尸体上、解剖台 上,地下均是血迹淋淋的鲜血(鲜红色),皮肤颜色及硬度和活人差不多(这些 均与尸体解剖的情况不同)。”⑴

张丕卿作为“满洲医科大学”处理尸体及担当骨骼固定工作的实验手,对尸 体解剖和活体解剖的分辨具有一定可信度。当他怀疑这些都是活人被解剖的情况 时,询问日本人西村,西村说:“这些都是从衙门送来的,这些人来的时候都醉 醺醺的,呈昏迷状态。”⑵西村的回答进一步证实了这次活体解剖的事实。当时 的“满洲医科大学”学生李墨林住在解剖室不远处,在那晚也听到过惨叫声。

田村良雄原是731部队成员,离开731部队后,于“满洲医科大学”任技术 员。据其口供:

“1943年12月下旬,我在伪满医科大学精神神经科病理实验室人技术员时, 有一名18岁的男孩患早发性痴呆症住院治疗,因看护不好,两脚再度冻伤。我 为了学习技术,晚间,秘密地让看护大津三好做助手,未用麻醉剂而切断其双脚, 次日该男孩因流血过多而死去。”⑶

一个在“满洲医科大学”任技术员的日本员工只为了学习技术便能不用麻醉 剂活生生剥夺一个活人的生命,只技术员便有如此权利与作为,那么教师、教授 以及其他兼任军医的老师是否有更大的“作为”与“权利”。

据日本福岛医科大学讲师末永惠子在新宿人骨发现16周年集会上发表的 《战时医学的实态一旧满洲医科大学的研究》列举了显示“满洲医科大学”解剖 学研究室相关人员撰写的有活体解剖可能性的论文题目及部分表明其活体解剖 的句子,部分如下:

⑴⑵⑶中央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合编:《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档案资料选编.细 菌战与壽气战》:中华书局1。89年版,亦、759页。

表3-1 : “满洲医科大学”解剖学研究室相关人员撰写的有活体解剖可能性的部分论文⑴

此外,“满洲医科大学”解剖学研究室教师铃木直吉1942年以英文发表的 论文《中国人脑髓的组织研究》第二节“材料和方法”有如下记录:“头部细胞 学构造的研究,是切下一个个脑细胞来进行的。每个标本卡片都是用智力正常、 没有生理疾病、健康的中国成年男子的脑髓制成的。”⑵在其回忆“满洲医科大 学”的生活时,曾用过这么一句话:“其后由于解剖材料的原因,把主力集中在 北支那人脑的细胞构筑学研究。”⑶据此推断,铃木直吉对人脑的研究是由于人 脑“材料”丰富。

对于当时的“实验材料”来源,除了上述日本人西村说的由衙门送来,还 有一个方面是“满洲医科大学”疏通各方面关系,赴死刑场对死刑者进行解剖。

“满洲医科大学”的解剖学术研究当时是走在国际前沿的,因此还承办过全 日本第27届解剖学会,在这其中,“活人解剖”作用也是“功不可没”。中国

⑴軍医学校跡地疋発見人骨問題总究明丁召会編:『戦時医学①実態:旧満洲医科大学研究』、 樹花舎2005年版、第30页。

⑵辽宁省档案局(馆)编:《风物辽宁3》,辽宁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190页。

⑶熊田正春編:『柳絮地怎舞5 :満洲医科大学史』、輔仁会満洲医科大学編集委員会1978年版、第24 -25 页。

医科大学档案馆现今还保存有当时留存下来的大脑切片标本,以及英文、日文的 论文。

二战后,铃木直吉分别在广岛大学、横滨医科大学任教授,利用在“满洲医 科大学”的组织标本出版了《器官组织的实习提要》(丸善出版,1952年版)⑴。 东大的西成甫名誉教授、藤田恒太郎教授以及横滨医大的胜又正教授共著的《人 体显微解剖图说》,里面与消化器官有关的附图全部是“满洲医科大学”的标本 [2]o其说明了战时的犯罪证据,不仅仅是被用作战时,战后也在使用,并且犯罪 行为正逐渐被人所发现。

“满洲医科大学”在职教师尚且进行活体实验,其训练出来的学生也有此类 倾向。爱新觉罗•宪均是“满洲医科大学”专门部毕业生,后在“满洲国”任职。 据其认罪口供显示,其到通化医院视察时,院长向其报告说此地有冻伤的抗日军, 不易治愈,其指示:“可以用来练习手术和试验药物效力。”⑶手术后的标本(手 指,足趾有一百多),后来放在奉天医院了⑷。不仅是教师,“满洲医科大学” 培养的学生也将活人实验视作正常之事,这足以证实“满洲医科大学”建立的实 质并不是为了 “中日友善”,而是作为日本侵略者进行人体研究及殖民侵略强有 力的助手而存在。

3•地方病研究及“在满”日本人保健研究

日本人所说的“满洲”,与日本相比地域辽阔,此地人口分布不均,且医疗 卫生技术尚未普及,人们生活方式和卫生习惯不太科学,鼠疫年年发生。当地卫 生情况和经济情况都较为落后。

当时的日本人来到中国东北,因为水土不服及生活习惯等问题,出现较多“在 满”问题,于是解决这些“在满”问题的机构及组织逐渐出现。“满洲医科大学” 是“满铁”在东北的一颗棋子,主办的和参与的调查活动较多,这些调查研究活 动包括“在满”日本人保健、地方病研究等,其中地方病研究有地方性甲状腺肿、 克山病及大骨节病等。据《东蒙巡回调查报告书》显示,1923年至1938年16 年间,仅“东蒙巡回诊疗”就有15回,其中有些年份分为两个班进行,如第11 回高森班和久保班,分别是向不同的方向进行诊疗。

“满洲医科大学”在调查地方性甲状腺肿病之前,九一八事变爆发,这是“满 蒙”地方病调查的绝好机会⑸。不仅在热河省,在河北省特别是长城附近以及东 北地方的锦州省、奉天省、吉林省、浜江省等也分布较广。此病的地域分布较广,

⑴軍医学校跡地疋発見人骨問題总究明会編:『戦時医学①実態:旧満洲医科大学①研究』、 樹花舎2005年版、第21页。

〔2]⑸熊田正春編:『柳絮地怎舞5 :満洲医科大学史』、輔仁会満洲医科大学編集委員会1978年版、第 25页、第144页。

⑶⑷中央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合编:《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档案资料选编.细菌 战与气找》,出华培局198Q年版,第751页。

患病率较高,患者众多。早在1919年,就有报告说,地方性甲状腺肿正在承德 和北京间蔓延。这个调查是受了军方的命令,由”满洲医科大学”高森内科研究 室着手调查。高森及其学生进行了详细的临床研究,确认本病病因是当地土壤和 蔬菜中含碘量太低,为本病病源的缺碘说又增添了一个佐证⑴。最后给出了预防 碘缺乏的解决办法,即设法在食用物中增加碘含量,如吃海产品、在肥料中增加 含碘物质、增加盐中含碘量等。

1935年冬,克山病(“满洲心肌变性症”)发生在北满龙江省克山县偏僻 的村庄,在当时当地这是一种原因不明的流行病,一度被怀疑为鼠疫,但这种病 年年都有发生,经调查解剖尸体过后,确认不是鼠疫。第二年,为了研究本病的 实际状态和发病原因,组成了“日满”两方联合“克山病病院调查委员会”,“满 洲医科大学”教师久保久雄和三浦运一、原亨及其学生参加,此外,“满铁”的 卫生研究所和满洲国卫生技术厂也有人参与。通过几周的调查研究,包括临床检 查、尸体解剖,对水、食物以及周边环境的研究,查明患者猝死原因为突发性心 力衰竭,并且当地原有多数慢性心肌收缩障碍的患者,由此得出此病不是传染病, 而是环境卫生导致的。其后,反复进行动物实验及实地调查,查出发病原因是火 炕的泄露气体,一氧化碳反复中毒。解决办法为指导克山县的领导和村民对火炕 进行改造,对克山病起到了预防作用。

大骨节病是从西伯利亚贝加尔湖一带,经过“满洲”东半部,一直蔓延到朝 鲜北部的一种地方病,“满洲”有这种病,是“满洲医科大学”高森教授在1934 年发现的,经其及学生的努力,弄清了大骨节病的发病地区为黑河、奉天、龙江、 安东、滨江、通化、间岛、吉林、三江9省⑵。而后对其病症进行临床或实地调 查研究,提出有效的预防和治疗方法为服用维生素A。除此之外,高森内科研究 室还参与了其他疾病的调查活动。

“满洲医科大学”还进行为日本移民建屋实验的活动。为了研究居住卫生, 以防止疾病的问题,在大学内建设了同一构造的两栋房屋。日本人来到中国东北 后,由于气候、环境和食宿的差异,健康状况不佳,结核病等各种传染病的发病 情况较多。学校卫生学教师三浦运一及其学生对此地的日本人健康状况做了统计 学研究,并将气候对人体的影响进行了调查,结果查明,冬季长时间待在室内对 人体健康影响较大。此后,在学校的实验房屋内进行调查研究并得到证实,作为 解决办法,制定了适应当地气候条件的居住卫生标准⑶。此外,还在满洲各地中、 日、俄国人的房屋做了关于保温、换气、采光、湿度等研究,取其所长,避其所 短。通过研究得出在满日本人房屋的缺陷为换气不良,并对冬季暖房方法和夏季 防暑方法进行了研究。另外,“满洲医科大学”成立开拓医学研究所,对日本的

⑴⑵⑶[日]满史会著,东北沦陷十四年史辽宁编写组译:《满洲开发四十年史》,新华出版社1988年版, 第 503—504 页 c 开拓医学卫生进行研究并进行实地医疗卫生工作O如对来自日本的开拓地医师进 行培训、给一些开拓团派遣常驻医务人员等。

“满洲医科大学”组织的调查地方病及对“在满”日本人进行医疗保健充分 证实了该学校被“满铁”建立,目的之一是为了对“满洲”的日本移民地及日本 人进行卫生调查,使日本人能够适应移民地。

(二)“满洲医科大学乃东蒙巡回诊疗

1 •诊疗背景

日本试图侵吞及掌握“南满”及东蒙古的计划早在其进行巡回诊疗之前就有 迹可循。据1915年《日本经营东蒙之计划》:我日本既合并朝鲜,为巩固韩疆, 扶植势力于北满一带计,则在今日必以扶植确实势力于“南满”及东蒙南部⑴。 在此计划中强调蒙古虽不及南洋诸岛,但是其土地广袤,人烟稀少,肥沃之地也 不在少数,况且盛产矿产,不可踌躇不前。此计划对当时的蒙古现状进行了详细 叙述,包括东蒙古地势、日本人及外国人在当地的势力和移民等,还对其矿业、 农业和畜牧业进行了分析,甚至将当时中国混乱、东部内蒙古统一困难等详细列 举。由此看出,日本对当时东蒙的巡回诊疗绝非单纯为当地人服务,而是在对东 蒙古进行了详细了解后进行其下一步计划一一文化侵入东蒙,怀柔当地人民。

日本侵略者试图入侵“满蒙”的意图,贯穿其侵华战争始终。1930年12月 7日,在拓务省大臣办公室进行的会议,还商讨日本吞并“满蒙”之秘密计划, 提到其在“满蒙”有特殊地位。日本自侵入中国开始就一直对“满蒙”怀有野心, 并且延续至战争结束。1935年日本方面不仅策划“华北自治”,也积极策划内 蒙古“独立”。关东军参谋部1935年7月25日颁发的《对内蒙措施要领》(绝 密)卫生工作中就明确表明: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卫生思想,但在目前则采用免费 诊疗的办法,设法收揽人心,随着行政的措施、教育的进步,逐步加以改善⑵。

“满洲医科大学”作为日本在“满洲”建立的高等院校,始终跟随日本的国策行 动。

在《满洲医科大学第二回东蒙巡回诊疗报告》中,对于“开发”东蒙的目的 这样阐释道:“故而真正念及东蒙的开发之士必须首先访问此地,完成其真实情 况的调查,进而进一步促进当地居民的觉醒,朝着使其蒙受文化恩惠的方向努 力。”⑶

当时住在蒙古地域的蒙古人没有近代医疗卫生制度,卫生意识低,医疗设备

[1]杜春和、耿来金编:《日本侵我满蒙供状》,中国老年历史研究会(内部发行)1985年版,第26页。 ⑵复旦大学历史系编译:《日本帝国主义对外侵略史料选编1931—1945》,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 第175页。

⑶満洲医科大学巡回診療団:『満洲医科大学第二回巡廻診療報告』、満洲医科大学1924年版、序。 全无,如果有疾病就靠着喇嘛医的祈祷和治疗,喇嘛医的医疗知识有限,病患的 治疗有一种听天由命的意味。内蒙古地域的蒙古族人分散居住,巡回诊疗作为“满 铁”医疗政策的一环,是适合于定居和游牧混住特征的特殊医疗方法。

1923年7月,早已实施计划的由“满铁卫生课”主办的“满洲医科大学” 第1回东蒙巡回诊疗班成立。除了第13回巡回诊疗是在春季进行以外,“满洲 医科大学”利用每年暑假的时间用两周至一个月的时间在东部蒙古进行巡回诊 疗。据资料显示,第7回巡回诊疗时间为8月1日至8月18日,在一个地方最 多呆两天,最短为1日,时间安排较为紧凑⑴。从1923年至1938年总共进行了 15回东蒙古巡回诊疗,巡回诊疗过后都会有报告书,报告书较为完整,详细记 述了巡回情况,还包括当时巡回诊疗团的合影。根据“满洲医科大学”巡回诊疗 报告书,前8回是由“满铁”的卫生课主办,第9、10回是关东军主办,其后是 由“满洲医科大学”主办。该诊疗团队在1928年暂停过一年,据《第六回南满 巡回诊疗报告》所述,是由于时局的原因⑵。诊疗团是由“满洲医科大学”教师、 学生及其他日伪机构人员组成。由于每次巡回诊疗的地域及侧重点不同,内容有 所差异。巡回报告内容大体包含有团员构成、旅行日程、旅行准备、医学诊疗报 告以及调查报告,医学诊疗报告包含对当地内科、外科及眼科等的诊疗情况报告, 调查的内容包括当地药用植物、水质、气温以及疾病分布等,对自然环境的调查 较为详细。这些诊疗报告是调查东蒙古的珍贵医学史料。学校较多学生申请参加 东蒙巡回诊疗,因为条件较为艰苦,选择的学生及教职员都是健康且较为优秀的。 据《柳絮飞舞:满洲医科大学史》记载:诊疗的目的是为了 “启发满蒙”、普 及近代医学“恩惠”和促使中日蒙国民的“亲善和睦”⑶。表明“满洲医科大学” 进行巡回诊疗具有与中国人“友好相处”的意图。

综上,“满洲医科大学”进行巡回诊疗绝不是偶然的,日本对东蒙古早有预 谋。“满洲医科大学”进行巡回诊疗是紧跟日本国策,作为日本对东蒙措施的一 环而存在的。

2 •诊疗情况

在诊疗活动之前,诊疗团队成员会进行一些准备。据《满洲医科大学第一回 东蒙巡回诊疗报告》,此次诊疗带上了药品、诊疗器械、消毒用具等治疗用具, 也带上了学术上的调查研究用具,试剂类、显微镜、血球计算器等。这次内蒙诊 疗旅行是初次尝试,如果到达土匪横行传闻犹甚之地,最重要的是旅行安全,并

⑴日本外務省外交史料館档案:『参考資料関係雑件•宗教、病院、図書館、博覧会、教会関係第一巻:病 院関係(10)満州医科大学巡回診療班丿件昭和五年八月』”了歴史資料七A夕一、

K : B05016189000)o

⑵伊木貞雄編:『第六回南満州巡回診療報告』、満洲医科大学蒙古巡回診療団1929年版、序。

⑶熊田正春編:『柳絮地広舞5 :満洲医科大学史』、輔仁会満洲医科大学編集委員会1978年版、第6 页。

且为了得到其他诊疗便利,出发前和各方面进行预先交涉⑴。除了卫生医疗用品, 诊疗团还与各方进行预先交涉,巡回诊疗目标明确,准备充分。

诊疗团沿途吸收患者,对诊疗班进行介绍,发给群众宣传单。据第一回巡回 诊疗报告上显示,宣传单为图案,上面还用蒙古文写上“病人全来”等标语,迎 合了当地群众识字率低的情况,吸引当地居民前来就诊,进行诊疗及查探当地情 况。宣传单分为两张,第一张上面写着“满洲医科大学巡回治疗团”,两个身穿 日本服装及蒙古族服装的人手拉手,手里分别拿着日本的太阳旗和蒙古旗帜。第 二张画着一个在莲花宝座山打坐的佛,上面写着“满洲医科大学救疗团”。第一 张是想给蒙古族人民传达出日本的“友好”,第二张是利用蒙古族人的信仰进行 宣传。后藤新平也说过:宗教是趁人之危的,在殖民政策上有重要的意义⑵。在 此,诊疗团利用蒙古人的宗教信仰进行诊疗宣传,其意图显而易见。

诊疗详细记录了患者聚落情况及各种疾病的分布状态,对一些患病情况较多 的疾病单列出来进行详细记述,还对当地的水质、井、药草和当地人的生活情况 进行了详细研究与记录。

班员为“满洲医科大学”的学生及教师,学生中有时会加入蒙古人学生。另 外,还吸收了其他机构的人员,如东亚印画社、蒙政部警务科与“满铁”经济调 查会都有成员加入诊疗班,其中大连的东亚印画社还参与过第12、13、14回诊 疗活动。“满洲医科大学”进行巡回诊疗活动与日伪机构、伪满机构合作较为密 切,沿途受到帮助及欢迎。依据前数十年间的巡回诊疗,诊疗班对兴安岭东侧的 内蒙古地域情况较为了解,但对呼伦贝尔地区较少涉及,“满洲医科大学”第 12回巡回诊疗时受到蒙政部的委托,又得到关东军、兴安省北警备军、国道局、 地方官宪及“满铁”建设局等极大的后援及方便,得以在呼伦贝尔地区进行调查 ⑶。“满洲医科大学”第4回东蒙巡回诊疗团到达沈南当日,召开了沈辽镇守使、 沈南县知事、沈昂铁路局长、沈南商务会长等发起,其他各界重要代表也参会的 盛大欢迎会⑷。以上情况均表明日本侵略机构与这些当地机构的“友好”关系。 这些东北的伪满机构及日伪机构不仅对诊疗团给予援助,也对“满洲医科大学” 进行的其他调查进行援助。据《东亚医学研究第1班》记载,“满洲医科大学” 东亚医学研究所进行“满洲”中医情况调查时,在各地官员的援助下着手实行⑸。 也有受到诊疗地爱国人士反对、拒绝其进行诊疗的情况。第6回诊疗团到达沈南 后,诊疗团入蒙的情况发生变化,在中国方面没有容身之处,由当局向省政府直

⑴満洲医科大学巡回診療団:『満洲医科大学第一回巡廻診療報告』、1923年版、第6页。

⑵後藤新平著:《日本植民論》、公民同盟出版部1915年版、第23页。

⑶満洲医科大学診療班:『満洲医科大学第十二回巡廻診療記』(第一班)、1935年版、序。

⑷日本外務省外交史料館档案:『衛生及保健関係雑件 第二巻:洗南二於犷儿満州医科大学巡廻診療団 丿動静』(了声了歴史資料七A夕一、UVy                                                                                      K : B12082502000)o

⑸岡西為人著:『東亜医学研究•第1篇』、力、書房1937年版、緒言。

接再交涉,最后也落空⑴。

诊疗所在地区比较落后,因为施疗的目的地不同,借用“满铁”公署、当地 警察局和诊所等,甚至在庙里进行诊疗、野外诊疗等,有病人需要检查身体时, 要临时搭建检查室。

诊疗报告书记载明确,对地域、主办方、成员、年代等记录详细,具体如下:

表3-2:   “满洲医科大学”巡回诊疗概况表⑵

从上表可以看出,在施疗班就诊的东蒙古人数庞大。前8回是由“满铁卫生 课”主办,第9、10回由关东军主办,自第11回开始是由“满洲医科大学”自 费调查,在此之前“满洲医科大学”诊疗团参与调查,但“满洲医科大学”教授 作为班长的情况出现较多。据1937年刊登在《盛京时报》上的署名为“北野教 授”(演讲时间恰好在北野政次担任班长的第十四次东蒙巡回诊疗后,故演讲人 推断为“北野政次”)谈《内蒙一带之诊疗》(在“满洲医科大学”进行的“满 蒙”演讲会,主题为“东满洲与内蒙 j 记载:“于此间我等医学之徒由卫生方

⑴伊木貞雄編:『第六回南満州巡回診療報告』、満洲医科大学蒙古巡回診療団1929年版、序。

⑵参考自:伊力娜:『満洲医科大学①内地域巡回診療』、『国際文化論集』2009、第 211页;熊田正春編:『柳絮地怎舞& :満洲医科大学史』、輔仁会満洲医科大学編集委員会1978年版、 第 291-297 页。

面,期协力民族的发展,德王亦陈述我等怀抱,满洲医大之使命,亦为颇大也。” ⑴依据时间推断,此次演讲会是在第14回东蒙巡回诊疗之后,其与内蒙古王公、 在中国抗日战争时期与日本侵略军有合作的德王产生联系,并在文中提及内蒙协 力日军、自治运动等字眼。

参与诊疗团的团员有时也包括蒙古人学生,第12回诊疗时就有蒙古人学生 达木定苏伦作为助手和翻译随同前行。对“满洲医科大学”蒙古族学生回到家乡 参与淋病诊疗工作,《青旗》报赞扬道:“这是蒙古兴旺之标志。”⑵

“满洲医科大学”不仅参与及主办过东蒙古巡回诊疗,还进行过医学实地调 查等活动。大阪每日新闻社在1921-1936年间进行6次巡回诊疗,其中1932 年、1934年、1936年3次委托“满洲医科大学”医生和护士进行巡回医疗活动。 为了做好根治淋病工作,1944年时,“满洲医科大学”在日本九州医学院的20 多名学生的援助下,从7月末开始,利用两个月时间,对兴安总省兴中地区和兴 东地区蒙古民众以及兴安街、扎兰屯中学学生等及进行大范围普查,“满洲医科 大学”蒙古族学生参加了此次调查⑶。

综上所述,巡回诊疗是围绕日本的殖民政策展开的。“满洲医科大学”进行 的诊疗调查活动不仅限于东蒙古地区,其以“在满”日本人的保健问题、草药研 究、中国人及蒙古人的保健、开拓卫生等为主题到东北各地进行过多次实地调查 及研究。调查地域涉及范围广,针对的地方病较多,对于当时的东蒙古地域人民 来说,这是一种施疗救治行为,但“内蒙协力日军” “自治运动”等字眼表明巡 回诊疗的目的不仅是为了当地的卫生设施及人民的疾病诊疗,其本质与精神侵蚀 蒙古人民、妄图入侵东蒙古,以达到“经营”东蒙的目的具有相关性。

⑴《盛京时报》,1937年9月17日。

[2】⑶《青旗》报(蒙古文)第144号,1944年7月23日。转引自:斯钦巴图:《东蒙古殖民地社会与文化 的变动(1931—1945)》,内蒙古大学博士学位论X 2013年,第88页。

四、“满洲医科大学乃历史角色

战后“满洲医科大学”学校名称及管理单位几经变化,最后演化为中国医 科大学。部分日本教师由于当地疫情严重及战后伤亡等情况没有回国,留在该校 继续参与教学及医学活动。在“满洲医科大学”存续期间,部分日本教师及学生 所进行的调查及实验活动都有为日伪军事行动及文化侵略服务的特性,在校内和 校外均有进行,在此过程中,“满洲医科大学”作为容纳这些教师及学生的机构, 扮演着为日本侵略者服务的角色。

(一)对中国学生进行奴化教育

东北沦陷时期,日本在“满洲”建立了各个阶段及多种层次的学校,大多是 用日语进行教学,以图彻底贯彻其奴化教育的本意,实现不仅从武装,更从文化 上侵略“满洲”的意图。日本帝国主义为显示其侵略野心,将“满洲医科大学附 属医院”建筑设计为“大日本”三个汉字。“满洲医科大学”作为“满铁”进行 扩充势力及影响的教育机构,不仅在校外进行文化侵略活动,也将中国学生融入 日本文化中,将文化侵略“满洲”的计划深入到学校教育中。具体表现如下:

第一,对中国学生进行奴化教育的方面体现在学校组织上。“满洲医科大学” 教学及人事组织岗位严密,配备的中国教师及职员不过二三,日籍教师占据主导 地位,使用日语进行教学。尽管“满洲医科大学”招收中国学生,但主要将中国 学生招收入专门部,学部本科主要是针对日本学生,并且中日学生数量差异较大, 日本学生占据绝大多数。在中日战争后期学校每日领着学生参拜日本神社,参拜 他们的“英雄” O

第二,体现在课程组织上。为了适应战争需要,日本当局对各中等及高等学 校学生进行军事训练,配备专门的现役将校,为学生进行军事训练,培养学生的 精神品质。1925年4月,日本政府就制定了《陆军现役将校配属学校令》,配 备将校教练来对学生进行专门的军事训练,“满洲医科大学”也不例外。《满洲 医科大学二十五年史》对军事训练教练的沿革作出了一些说明:“关于1926年 4月青年训育发布敕令,兹首次对我国全体青年培养其身心锻炼及规律、节制、 协作、团结、忍耐等诸德性,以计国民精神之振作、我国防能力之增进,以期开 拓良好局面。”⑴学校教练演习活动种类繁多,具体如下:

⑴黒田源次著:『満洲医科大学二十五年史』、満洲医科大学1936年版、第162-163页。

从上表统计的信息可以看出,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直至统计日结束, “满洲医科大学”教练训练活动几乎在每年的9月18日都会特意进行演习活动。 “满洲医科大学”军事训练课对于中国及日本学生情况不同,在伪满成立之前只 准日本学生参加,伪满时代中国学生才开始合并接受军训⑵。“满洲医科大学” 毕业生卢治平参加过辽阳日本军营的联队,同一批学生还被学校配属的将校带到 辽阳现场聆听日俄战争中的“辽阳首山战役”情况。特别是九一八事变后,日本 教育逐渐倾向军事化,迎合日伪当局征兵需求。教育转向军事化原因归纳如下: 其一,对中国学生强行灌输日本思想,使用压制手段让其“吸收”,使学生及中 国人民的抗日情绪高涨,收回教育权的运动也在中国人民间积极展开;其二,1931 年至1932年,关东州及“满铁”管下的儿童数量岀现颠倒,而此前自1919年以 来,“满铁”管下的日本人儿童数量一直超过关东州,这一现象反映出现地出现 的危机感已达到了顶点⑶;其三,九一八事变的正面冲击,使得中国人民的抗日 活动愈演愈烈。

学校用日语进行教学,学生在学校被要求不能用中国话。1945年1月20日

⑴満洲医科大学:『満洲医科大学一覧』、満洲医科大学1934年版、第166-167页。

⑵[日]满史会著,东北沦陷十四年史辽宁编写组译:《满洲开发四十年史》,新华出版社1988年版,第337 页。

⑶王希亮著:《东北沦陷区殖民教育史》,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第23页。
入学“满洲医科大学”的学生金玮曾说进入学校后听校领导训话时,日本籍校领 导说:“现在你们已经正式成为我们学校的学子,要记住,迈进校园,就相当于 迈进了日本国的国土,不许再说满话(中国话)。”⑴日语课较多,以招收中国 人的附属预备科为例,一周上课时数为31小时,日语课占据17小时,占全部课 时的50%以上。中国学生身处这样的语言环境里,相当于被强制灌输日语教育及 日本精神。

第三,体现在精神教育上。“满洲医科大学”对学生贯彻的奴化教育首先体 现在其学年历上,如下:

“满铁会社”纪念日
神武天皇祭
入学宣誓式

天长节 春季招魂祭 解剖体祭法会 关东厅始政纪念日 秋季皇灵祭 辅仁运动会 大学纪念日

神尝祭 秋季招魂祭

明治节 新尝节 大正天皇祭

四方拜 元始祭 新年宴会

纪元节 陆军纪念日 春季皇灵祭

毕业式

注:4月1日一4月14日为春假;7月1 H-8月31日为暑假;12月29 0-1月7日为寒假。

根据1934年“满洲医科大学”学年历,学校除了开学典礼、毕业典礼、运 动会及春假、暑假和寒假,其余全是日本节日,没有一个节日为中国节日。节日 为世界各民族的民俗文化节日,与传承的历史与民族血脉息息相关,此节日安排 无疑是无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满洲医科大学”建立在中国大地上,但学年历 上的节日全为日本民族节日,其渗透给中国学生的不仅是过节日这种表层信息,

⑴张李玺主编:《追寻她们的人生 第4卷 女性专业技术人员卷》,中国妇女出版社2014年版,第302页。 ⑵満洲医科大学:『満洲医科大学一覧』、満洲医科大学1934年版、第1页。

更是一种精神的侵蚀。在1941年“满洲医科大学”学年历上,显示出其每年有 两次教育敕语奉读日,分别在每年的5月22日与10月30日。教育敕语是关于 各级学校教育及国民精神的诏书,奉读日即为拜读天皇教育敕语的日子。不仅在 教育敕语奉读日,“满洲医科大学”学生每逢节日庆典活动,都遥拜东方,向天 皇行敬礼,并奉读教育敕语。学生必须会背诵教育敕语,领会其要旨,日常用敕 语要求行为,否则即进行体罚⑴。

第四,体现在学生归属上。当时留学分为两种,一种为国内留学,一种是国 外留学。中国学生在“满洲医科大学”上学,称为“国内留学”,要填写留学生 登记表,完全按照日本国内大学的要求来做。此外,中国学生留在“满洲医科大 学”工作,则需要加入日本国籍。“满洲医科大学”以这种实际操作对中国学生 进行奴化界定。此外,“满洲医科大学”学费较高,中国人里上学的多是商人或 者地主子弟,没有钱的学生可以得到“满洲国”的奖学金,但是毕业后要接受“满 洲国”的派遣。学校利用学生的经济压力,将学生“培养”成日本实际操作的“满 洲国”的傀儡。

除了对中国学生实行奴化教育,“满洲医科大学”对日本学生和中国学生的 待遇也是不同的。首先是生活条件方面。据“满洲医科大学”毕业生沈魁叙述, 刚开始大家吃的东西都是相同的,随着战争发展,中国学生只能吃高粱,但日本 学生可以吃红豆饭,校长的答复为吃高粱是中国人的习惯,后来中国学生吃大米 就成了犯罪行为。当时学校有单人宿舍和双人宿舍,单人宿舍需要抽签,中国学 生抽到了以各种理由作为其不能入住的原因。“满洲医科大学”医院的患者大多 是“满铁”职员,中国人几乎不去,即使住院了也是被安排在条件较差的住院楼, 也包括在“满洲医科大学”就读的中国学生。其次,教师的教学态度方面。教师 对中国学生及日本学生的态度不同,据学校毕业生沈魁回忆:“日本教授大多站 在科学的立场进行研究、指导。其中有一些教授虽然也授课,但对中国学生态度 很差,中国学生可能会感到害怕吧。”⑵第三,培养目标方面。“满洲医科大学” 对中国学生的培养并不是出于为中国医学的提升,为中国人民提供福祉,但是培 养日本学生却是为日本侵略服务。“满洲医科大学”学生卢治平说道:“满洲医 科大学与北京协和不一样。它不想培养出医学精深的中国医生,始终尽量限制中 国学生进入大学本科。因此协和能造就不少中国专家和杰出医生,而满洲医大仅 能在'九一八'以前培养寥寥可数的人才。”⑶截至1945年日本投降,“满洲 医科大学”毕业生达到2000多人,中国的大学毕业生仅几十名。“满铁”选择 毕业生到国外留学深造也是以日本毕业生为主,中国学生屈指可数。

⑴蔡仕魁、惮怀英:《日本侵略者在满洲医科大学的奴化教育述论》,《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3年第6期,第225—226页。

⑵[日]西山胜夫著,王琪译:《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行实录 战争与医学》,中国和平出版社2015年 版,第278页。

⑶党德信总主编:《文史资料存稿选编24教育》,中国文史出版社2002年版,第329页。

正如1925年《在声援“五卅”运动中满洲医科大学中国学生退学宣言书》 中所陈述:“教育本乃神圣事业,贵国竟假此为亲善工具。自公学堂、中学堂、 专门学堂直到大学堂,贵国之政策,无非陷学生于蒙昧无知。要言之,贵国开设 之学校,乃同化我国民之机关,优待学生之条件实乃化我国国民为贵国顺良忠仆 之麻醉剂。亲善之道,果如斯呼!”⑴学校借教育如此神圣之事业为其同化、麻 醉中国国民之工具。

“满洲医科大学”的中国学生从课程上、生活上及精神上被灌输日本思想, 让学生形成日本思维,在不知不觉中被奴化为“日本人”。另外,对中国学生及 日本学生的不公正待遇恰恰也说明了日本人并非奴化中国人为真正的“日本人”, 而只是想利用中国人为日本人服务,将中国人的地位置于日本人之下,成为劣族, 为其服务。奴化教育不仅存在于校内,日本侵略者也对“满洲人民”进行奴化宣 抚。

(二)为日本侵略机构输送医学人才

日伪在“满洲医科大学”培养医学人才,竭力让日本学生留在“满洲”,为 其侵略活动布下一颗颗有用的棋子。“满洲医科大学”学生也不负日伪所望,大 多留在东北,为日伪的细菌战及其他侵略活动服务。1925年4月,日本政府制 定的《陆军现役将校配属学校令》,为中等及高等学校配备现役军人,强化学校 的军事教育,以实际文件的出台来宣布东北的日本人学校向军事教育方向转化, 把学生当做后备军充分加以利用。九一八事变后,这些学生都相继武装起来,为 后来加入军队做准备,由此可以看出学生教育的对日服务性。“满洲医科大学” 早在学生教育中就把对中国的侵略作为正当化的思想,并在此过程中表露岀来。 其在颁布的各种规章中提到“培养良民”“驯化”等字词,其意图就是把中国人 民培养成与日伪“亲善”的良民,让其丧失本国民族性。

从“满洲医科大学”毕业后加入大连卫生研究所的一部分医学专家,如仓内 嘉久雄(肠道传染病研究)及中黑秀外一等,有时也参加731部队各研究班的工 作⑵。大连卫生研究所原名为“满铁卫生研究所”,为“满铁”下属的一个从事 卫生研究的机构,1938年被731部队接管,成为731部队的进行细菌研究的一 个组成部分,与731 —样进行各种细菌及活人实验。大连卫生研究所所长安东洪 次曾担任过“满洲医科大学”教授。

“满洲医科大学”部分输入731部队的医学骨干具有教师、教授身份,学历 为学士、研究生,研究领域多为细菌伤寒病毒、冻伤及解剖等。

⑴解学诗主编:《满铁档案资料汇编 第十三卷 满铁附属地与“九一八”事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门 年版,第415页。

⑵佟振宇著:《日本侵华与细菌战罪行录》,哈尔滨出版社1998年版,第121页。

表4-5: “满洲医科大学”学生毕业后就业情况⑴

 

不仅是日本人,当时在“满洲医科大学”毕业的中国人也多进入“满铁”工 作。以1928年为例,表格体现出来的信息为:毕业学生共有39人,其中日本人 25名,“满人”14名,在官公署的为0人,进入“满铁”工作的有34人,其中 进入“满铁”工作的“满人”有11名,占据“满人”毕业生的79%o表格信息 体现岀1928年一1935年“满洲医科大学”学生毕业后进入“满铁”工作的不仅 是日本人,“满人”也占据绝大多数人,毕业生进入“满铁”工作的人数占据总 人数的73.2%O

当时“满洲”的日本各细菌部队的医学研究人员大多来自日本内地和“满洲” 各医学院校、医院。另外,作为“满洲医科大学”的学生,不仅毕业后要参与日 本的作战计划,在校时根据军方需求,也要随时准备被征入军队。日本和平遗族 全国联络会的代表小川武满战时是“满洲医科大学”的学生,大学二年级时由于 九一八事变,被征入军队当了一名普通士兵。在校学生有时也会参与战伤者的治 疗,据沈魁说:“作为外科,我参与战伤的治疗比较多,有时会去关东军附属医 院实习,治疗战伤患者。”⑵学校教职员也不例外,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时, 北大营的东北军和日本军的独立守备队交战,市内外呈现极其不稳定的状态,“满

⑴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総裁室地方部残務整理委員会著:『滿鐵附属地經營沿革全史上卷』、南満洲鉄道 株式会社1939年版、第551-552页。

⑵[日]西山胜夫著,王琪译:《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行实录 战争与医学》,中国和平出版社2015年 版,第281页。

洲医科大学”的退伍军人会员受到临时召集,处于警戒状态⑴。作为“满洲医科 大学”职员的退伍军人,依旧受到日本当局召集,表明“满洲医科大学”在职的 退伍军人为日本侵略人才团的后备军。

此外,在“满洲医科大学”进行的各种活动中可以看出此学校与日本侵略机 构的关系较为密切,它的很多活动都是在“满铁”及军方的帮助下完成的。九一 八事变爆发之前,学校意图对热河省地方病甲状腺肿进行调查,但一直没有找到 合适的调查机会,其后,“满洲医科大学”教师趁皇军在热河作战之际,得到军 方援助完成了调查研究,并确定了其预防和治疗方法;“满洲医科大学”诊疗团 参与的15次东蒙巡回诊疗是与军方合作并受到军方援助完成的调查活动;在职 教师久保久雄参与到关东军总司令部军医部的科学技术委员会等都是此学校受 到日本军方帮助并与之合作的例证。

到1941年战线扩大后,“满洲医科大学”大量职员与毕业生应召赴战场, 其参与到日本作战及侵略活动的始终。从“满洲医科大学”毕业的第一批学生武 井右马之辅说道:

“特别是1941年12月8日,日本突入大东亚战争,此后战线愈加扩大。为 战况所迫,本学校不能例外,虽然大量职员和毕业生应召,但因中国医务人员的 协助,尽管日本人教室员逐渐减少,但教育、医疗、研究等并未受到阻碍,得以 维持。” [2]

“满洲医科大学”教师和学生还应召进入731部队。如1941年学校的峰下 铁雄在9月受到召集入伍哈尔滨的731部队⑶。无不从侧面反映出“满洲医科大 学”与日本侵略中国的关系。原在“满洲医科大学”细菌学研究室任教师的北野 政次担任731部队长后,从“满洲医科大学”引进很多医学毕业生及教师。秋真 泰辅原为“满洲医科大学”病理学系主任及教授,1939年被北野政次带入731 部队,成为江岛班的第二任班长,并且用活人进行了其研究领域的实验。

早在“南满医学堂”时代,学校就开始为日本侵略机构输送人才。1916年7 月“南满医学堂”第2批毕业生12名,1916年度末毕业生总计23名,其在毕 业后的情况为:一年志愿兵服役中的9名,“满铁”医院就职的7名,关东都督 府特聘人员3名,海务局技术人员供职的1名,自己开业的2名,其他1名⑷。 可以看出,1916年度毕业的学生进入日本“官方”单位的为11名,直接参与军 队的为9名,占据毕业生总人数的87%o

此外,在“满洲医科大学”毕业后进入伪满洲国行政单位的毕业生也不在少 数,并且在医学专业方面往往体现出其靠前性。在伪满洲国卫生行政方面取得重

⑴⑵⑶熊田正春編:『柳絮地広舞5 :満洲医科大学史』、輔仁会満洲医科大学編集委員会1978年版、第 9. 11 „ 49 页「

⑷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編:『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第二次十年史』、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1928年版、第870 页。

大业绩的行政官员,正是“满洲医科大学”的毕业生。此外,学校还派医生去“满 铁”青少年义勇队训练所,普及卫生、防疫和医疗思想,进行劳动、疾病、居住 和营养等各种调查。

“满洲医科大学”在为日伪细菌部队供应人才的同时,其医学教育客观上也 为中国培养了医学人才,但应该看到该校创建的真实目的是培养为日本侵略中国 及开发“满蒙”的医务人员,为卫生殖民提供人力保证。

(三)麻痹中国诊疗区人民

从清朝末到中华民国初期,汉民族迁入内蒙古的情况增加,蒙古族和汉民族 混住的地域也增加,游牧和定居产生混杂状况,此事对当地的蒙古族产生压迫。 日本面对这样的情况,为了把握蒙古的人心和进行正当化统治,计划和实行了适 应于蒙古人居住情况的巡回诊疗。如果从这样的意义上来看,在内蒙古地域的巡 回诊疗是作为日本对这个地域,特别是对蒙古人社会浸透的手段被实行的⑴。普 及医疗意识、设置医疗诊所和进行医学调查的诊疗活动本身是以后藤新平“文装 武备论”思想理论作为基础。

“满洲医科大学”进行的15次诊疗调查,主办方分别为“满铁”卫生课、 关东军和”满洲医科大学”。关东军是日本陆军的一个组成部分,因为侵驻在中 国东北的金县、大连地区的“关东州”得名。据伪满洲国国务院总理大臣张景惠 的秘书高丕琨所说:“一般友国的军队、正义之师,是不讲侵略别国的,但关东 军驻扎在东北,确实要占领东北的。”⑵明确表明日本关东军在东北不是友好的。 另外,在第9次进行东蒙巡回诊疗活动时,是与担任宣传的协和会员同行,并且 由于协和会方面的原因延期岀发⑶。协和会是特务机关,在“满洲医科大学”进 行诊疗活动的过程中充当日伪的宣传先锋队。

关东军、“满铁卫生课”和“满洲医科大学”同为主办方,只是主办的回数 不同。由此可见,“满洲医科大学”在某方面与关东军、“满铁卫生课”性质相 同,都是为日本方面服务。其打着为东蒙当地居民免费诊疗的幌子,调查东蒙地 区,企图麻痹当地人民;以当地居民作为实验例子,将病例详细记录,以便于日 本移民的预防;日本地域狭窄,且人口相较中国偏少,进行诊疗活动有利于满足 医学教师和医生的好奇心及功利心;蒙古处于中国及俄罗斯的中间位置,是日本 防御俄罗斯的重要地带,将这里的疾病调查并控制住,从日本侵略者的战略意义 上来看,具有积极作用。

⑴⑶伊力娜:『満州医科大学①内壬債廿儿地域巡回診療』、『国際文化論集』2009年、第205、 213 页。

⑵徐春范主编:《长春文史资料 总第66辑 高丕琨回忆录》,吉林省内部资料性出版物2004年版,第177 页。

日本对中国人民的麻痹手段具体如下:

其一,在中国地域以医学治疗给予当地人“恩惠”。以数据显示来看,据第 12回东蒙巡回诊疗《内科小儿科诊疗报告》,内科小儿科接待的患者数量为369 名,一日平均37名⑴。这次诊疗中,蒙古族人参与诊疗的占据183名,为小儿 科诊疗总数的50%左右,数量排在第二位的为日本人。从数量上观察,其接触及 宣传受众体较广。此外,在诊疗活动中还免费给当地人发放药物,借以笼络人心。 据可查询的数据显示,“满洲医科大学”东蒙巡回诊疗受众人数为3万余人⑵。 1931年沈南总人口才132 939人⑶。日本在蒙疆、兴安蒙古充实社会福祉设备, 进行医疗思想的普及或者诊所、医院的设置等社会事业,是为了进入这个地域进 行控制的一个计策⑷。

其二,借机宣传日本,树立良好形象。“满洲医科大学” 15次全程参与的 诊疗活动沿途利用医学、卫生宣传等正面意义的宣传,在诊疗区树立日本的“先 进”形象和正面形象,使得诊疗区人民对其产生良好印象,扩大在诊疗区的影响。

其三,挑拨蒙汉关系,妄图渔翁得利。清末到民国初期,汉民族迁入蒙古族 地域的情况增加,无论是经商、居住,在民族混杂中文化差异凸显。日本对蒙古 族地域觊觎己久,将其视作“大陆政策”的重要地域。因此,利用这样的状况, 在诊疗区进行诊疗借机离间蒙汉关系。“满洲医科大学”参与的第一次东蒙巡回 诊疗,其宣传单上印的是身着日本服装并手拿日本太阳旗的人物形象与蒙古族人 的形象手拉手,象征日本与蒙古族的友好,将陆续迁往蒙古族地域的、占据中国 绝大多数群体的汉族人隔离开来,从民族和谐方面来说是一种挑拨。第14次巡 回诊疗过后,作为班长的北野政次在演讲会中提及“德王”、“自治运动”和“内 蒙协力日军”等字眼,表明“满洲医科大学”巡回诊疗与倡导内蒙古“自治”者 之间有着某种程度的联系。

其四,摧残其民族意识,妄图以“能者”形象落实统治权利。当时的蒙古地 域,道路险阻,消息闭塞,居住于当地的蒙古族人卫生意识较低,全靠喇嘛医及 喇嘛祈祷治疗。虽这种方法能对病人起到心理作用,但始终不是治病救人的良策。

“满洲医科大学”巡回诊疗团进入诊疗区进行诊疗时,与喇嘛治疗的效果高下立 见,并且在诊疗过程中免费发放药物。这对于诊疗团掌握民心走向具有重要作用, 日本妄图利用殖民地医疗政策落实在当地社会的统治权利。

“满洲医科大学”除了进行东蒙古巡回诊疗外,还进行过地方性甲状腺肿调 查、房屋试验和克山病调查等,在调查区对中国人民的麻痹手段不仅限于医学诊

⑴満洲医科大学診療班:『満洲医科大学第十二回巡廻診療記』(第一班)、1935年版、第9页。

⑵整理自:伊力娜:『満洲医科大学①内地域巡回診療』、『国際文化論集』2009、第 211 页。

⑶东北文化社年鉴编印处编:《东北年鉴》,东北文化社年鉴编印处1931年版,第154页。

⑷伊力娜:『巡回診療力€見尢「蒙疆」•「興安蒙古」Q⑹才召日本①医療政策』、『国際文化論集J 2007. 第307页。

疗,还妄图将中国诊疗区的自然情况进行彻底调查,牢牢把握住各个地区的自然 状态,以图为日本侵略做出“贡献”。

殖民地医学指发生在任何殖民地的任何医学实践,其主要目的就是帮助殖民 者克服他们在殖民地所面临的医疗卫生问题⑴。这句话恰好对“满洲医科大学” 进行的医学诊疗调查活动做出了阐释。

(四)从事医学犯罪活动

“满洲医科大学”作为“满铁”建立的大学,其在教育和各项研究中与“满 铁”的目的一样,都以日本国策作为风向标。校内教师及学生能从事医学犯罪活 动也正是因为有上级的指示或者默许,才能如此肆无忌惮。

“满洲医科大学”作为医科大学,实验用尸体颇多,且收集较多珍贵标本, 包括脑切片、骨骼、浸泡在福尔马林中的头部标本以及多种地方性疾病的人体标 本。据其学生回忆的解剖学教室特点:

“1.尸体较其他医科大学多,一名学生提供一具尸体实习;

  1. 完整的骨骼标本收集较多,收集很多贵重的标本;
  2. 由于地理关系,关于活体和尸体都能进行诸民族的人种学比较研究。” [2] 这样多的尸体与骨骼标本,其来源也不简单。⑶对“满洲医科大学”而言,

标本来源渠道较为丰富。首先,从奉天监狱获得。据“满洲医科大学”实验勤杂 工张丕卿证言,学生实习所用的尸体都是从奉天监狱送来的。1943年一1945年 奉天监狱送来的尸体大约为200-300具,其中部分人现在还有名册可查,有2、 3人是绞死的⑷。据末永惠子在《战时医学实态》中记载,1943年5月一1945 年8月日本投降为止司法矫正总局在任的中井久二证言:“奉天第一监狱接受伪 满奉天医科大学的要求,在监狱内病死的罪人、无人认领的数百人收容者的尸体 在供解剖学研究材料的名义下,递送至该大学。”⑸现今中国医科大学档案馆还 藏有当时的脑组织切片标本和病理解剖书,解剖通知书详细记载了这些人体的姓 名、年级、住址、病因、死亡日期和处置手法等,有些还标明了尸体来源。日本 学者末永惠子在《战时医学的实态:旧满洲医科大学》的研究中列出尸体编号为 1729和1732的郝振山、戴春臣就是从当时的奉天监狱送到“满洲医科大学”病

⑴緒方貞子著:『満州事変七政策①形成過程』、原書房1966年版、第208页。

⑵熊田正春編:『柳絮地広舞5 :満洲医科大学史』、輔仁会満洲医科大学編集委員会1978年版、第17 页。

⑶关于此问题王玉芹在《“满洲医科大学”收集人体标本黑幕》(《东北亚研究》2013年第2期)有过相 关论述,值得借鉴。

⑷中央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合编:《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档案资料选编.细菌战 与毒气战》,中华书局1989年版,第757页。

⑸《世界》650号、中井久二《笔供自述》、1998年版、第274页。转引自:軍医学校跡地疋発見

人骨問題总究明歹召会編:『戦時医学①実態:旧満洲医科大学(7)研究』、樹花舎2005年版、第33页。 理学教室进行研究的⑴。日本学者本多胜一经过调查研究,在《中国之旅》中记 录了日本侵华时期死刑犯佟报功的情况。此人原本是一个贫农,在1935年被变 装特务分子逮捕,逮捕原因不明。其妻子吴素珍两次探望,第一次看到其全身是 伤,第二次去看望时佟报功己大腿骨骨折,其后听说丈夫被杀害了,想去监狱收 取回尸体,被告知不知此事⑵。佟报功的大腿骨与病理解剖书至今保存着,他的 病理解剖书编号为1706号,标本编号为1168号⑶。

其次,去墓地收集标本。据“南满医学堂”第一届毕业生崛江宪治回忆,“满 洲医科大学”的中国学生与日本学生在夜里冒着零下5、60度的严寒与危险,挖 掘馒头形状的墓穴⑷。“南满医学堂”第五批学生永原织治回忆:由于风吹日晒, 有一部分人骨暴露出来,学生将它挖掘出来制成漂亮的标本⑸。另外,还有赴死 刑场进行解剖等收集尸体的渠道⑹。

据“满洲医科大学”解剖室实验手张丕卿证言,该学校在1942年秋末到1943 年春进行过5次左右的活体解剖,大概有30人,有朝鲜人、俄国人和德国人, 中国人最多⑺。

解剖学教室铃木直吉在回忆中也说明在“满洲医科大学”进行研究时,由于 研究材料的关系,把主要力量放在北支那人脑的细胞构筑学的研究上。此话颇值 得深思。铃木直吉在1942年以英文发表的论文《中国人脑髓的组织研究》就是 以健康、没有疾病的中国成年男子为研究对象,还说明头部细胞学构造的研究, 是切下一个个脑细胞来进行的。进行活体实验的论文还不止于此,还有大野宪司 的《支那人大脑皮质,特别是后颈部细胞构成学的研究》、竹中义一的《北支那 人大脑皮质宇,特别是在旁嗅野、月并月氐下回转、外侧嗅回转、半月状回转、嗅野、 横岛回转以及岛阈中细胞构成学的研究》等记录的内容均由可能为活体实验论 文。

据“满洲医科大学”教授北野政次的论文《斑疹伤寒预防接种的研究一一自 制斑疹伤寒疫苗的人体实验》使用了若干健康男性作为其试验品,论文中仔细记 录了注射病菌后这些“试验品”的反应与症状。该论文没有直接发表,也没有将 这些实验人员的名字写全,估计北野政次也是怕被人发现他用活人做实验。

“满洲医科大学”以不正当手段收集尸体及标本、以活人做实验的犯罪行为, 在“医学研究”的掩饰下,不顾中国人民的感情与生命。学校跟随日本侵略中国

⑴軍医学校跡地疋発見人骨問題总究明丁召会編:『戦時医学①実態:旧満洲医科大学研究』、 樹花舎2005年版、第35页。

[2〕本多勝一著:『中国①旅』、朝日新聞社1972年版、第83-84页。

⑶軍医学校跡地疋発見人骨問題总究明会編:『戦時医学①実態:旧満洲医科大学①研究』、 樹花舎2005年版、第35页。

⑷⑸熊田正春編:『柳絮地怎舞5 :満洲医科大学史』、輔仁会満洲医科大学編集委員会1978年版、第 354、656 页。

⑹王玉芹:《“满洲医科大学”收集人体标本黑幕》,《东北亚研究》,2013年第2期,第75—78页。 ⑺中央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合编:《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档案资料选编.细菌战 与毒气战》,中华书局1989年版,第756页。

的步伐,歧视中国人民,并将其作为单纯的“实验材料”。正如日本记者森村诚 一在《恶魔的饱食》里所说:“'满洲医科大学'是以中国人为原材料,为研究 军事医学而设立的'医学机关'。也就是说,从开始就没有把中国人当做人来看 待。”⑴以北野政次在“满洲医科大学”饲养动物的地下室立“群灵碑”以慰藉 被实验的动物,对于解剖活人却拒不承认这种行为也可以表明对中国人的歧视。

以上这些犯罪行为不仅限于“满洲医科大学”内,哈尔滨的731部队及其支 队等也有这些犯罪行为。在中国从事细菌实验研究的北野政次,不仅在“满洲医 科大学”进行过活体细菌实验,其在731部队时更是以中国人为对象进行过成倍 于“满洲医科大学”的细菌实验。日本战败后,本应被军事法庭审判的他和石井 四郎一样,用细菌实验的资料与美国进行交易,逃过了这一惩罚,回到日本后在 日本绿十字公司正常工作o对于这些罪行,日本记者森村诚一曾就北野政次在“满 洲医科大学”撰写的论文致电北野政次,北野政次以含糊不清的态度既不承认其 进行过活体解剖,也不表明自身对活体实验的态度,坚持不道歉、不谢罪、不反 省的态度。

这些犯罪行为对中国人的伤害也不仅限于当时,日本人遗弃在中国的化学武 器和毒剂在战后依旧延续着其杀人害命的“作用”。截至1992年2月,在中国 大约有2百万枚化学武器被埋在中国地下⑵。时至今日,正在销毁和逐渐发现的 细菌武器慢慢增多,对中国人民的威胁依旧存在。

日本侵略者利用在中国大地上设立的“满洲医科大学”进行医学犯罪活动, 对中国人民来说是极其残忍的。对中国人来说,刨祖坟、杀亲人的行为是不把人 当做“人”,甚至把人当做连动物都不如的试验品。其进行的活体实验,不仅违 反人权,也是蔑视被解剖人的国家。

⑴[日]森村诚一著,成宰、秉伟、光赤译,吉林人民出版社校:《恶魔的饱食第三集》,吉林人民出版社 1985年版,第146页。

⑵[美]谢尔顿・H.哈里斯著,王选等译:《死亡工厂 美国掩盖的日本细菌战犯罪》,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 年版,第118页。

结论

在日军侵华战争期间,围绕经营“满洲”的问题,后藤新平提出了“文装武 备论”的方针。由日本建立的各个学校在“文装武备论”思想的指导下相继成立, “满洲医科大学”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满洲医科大学”由“满铁”建立,其 在各项医学及教育行动上和“满铁”路线一致,都是围绕日本国策进行活动。日 本通过这些在中国建立的、名义为“非官方”的机构,进行其“文装”侵略。

“满洲医科大学”的医学教育在当时大教育背景下,是属于师资、学术和设 备都较为靠前的学校。此学校作为一个教育院校,营造出来的大学形象应该是正 面的,但是其在战争期间,作为侵略战争的工具,以极其不正当的手段进行各种 形式的“医学研究”,从本质上来说是日本侵略中国的帮手。

“满洲医科大学”作为日本侵略中国的帮手,对中国学生进行的教育无疑是 奴化教育,对日本学生的教育无疑含有军事教育的成分,所以日本侵略者建立“满 洲医科大学”的目的不言而喻。学校进行的实验及诊疗调查活动表明:“满洲医 科大学”和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行为并无不同。所以“满洲医科大学”就是 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一个组成部分。

不可否认的是,“满洲医科大学”在培养侵略人才的同时为中国培养了一批 优秀的医学专家,并且该学校的部分日本教师及日本学生没有加入到为日本帝国 主义服务的行列中,但应该明晰的是,该校被建立的目的是作为日本侵略政策的 一部分,其实质仍然是为日本侵略服务。

总的来说,“满洲医科大学”作为后藤新平“文装武备论”中卫生及教育的 一环,是围绕日本国策运作的。从形式上看,是日本侵略者给自己的侵略穿上了 掩饰性的外衣;从内容上看,“满洲医科大学”作为日本建立的院校,接受日本 当局及“满铁”的差遣,在其教育和医学实验行为中也证实了其始终在为日本服 务。

总之,“满洲医科大学”作为“满铁”经营政策的一部分,具有为日本帝国 主义服务的本质。

参考文献

一、外文著述

(一)史料类

  1. 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編:『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十年史』、南満洲鉄道株式会 社1919年版。
  2. 満洲医科大学巡回診療団:『満洲医科大学第一回巡廻診療報告』、1923年 版。
  3. 満洲医科大学巡回診療団:『満洲医科大学第二回巡廻診療報告』、満洲医科 大学1924年版、序。
  4. 日独書院編集部編:『試験問題独逸語詳解』、日独書院1924年版。
  5. 日本外務省外交史料館档案:『衛生及保健関係雑件 第二巻:洗南二於犷儿 満州医科大学巡廻診療団丿動静』―了歴史資料七A夕一、

一 K : B12082502000)o

  1. 佐田弘治郎編:『東部内外蒙古調査報告書(第2班).第3編(生活状態及医 事衛生,気候温度)』、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1927年版。

7•日本外務省外交史料館档案:『参考資料関係雑件•宗教、病院、図書館、博 覧会、教会関係 第一巻:病院関係 ⑼満州医科大学巡廻治療二関R可牛自昭 和二年七月』⑺万歴史資料七A夕一、E :B05016188900)o &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編:『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第二次十年史』、南満洲鉄 道株式会社1928年版。

9•今井忠雄編:『医科大学 医学専門学校 薬学専門学校 歯科医科専門学校入 学試験問題集.昭和3年度』、京華社印刷所1929年版。

  1. 伊木貞雄編:『第六回南満州巡回診療報告』、満洲医科大学蒙古巡回診療 団1929年版、序。
  2. 日本外務省外殳史料館档案:『参考資料関係雑件•宗教、病院、図書館、博 覧会、教会関係 第一巻:病院関係(10)満州医科大学巡回診療班丿件昭和五 年八月』疗尸歴史資料七A夕一、X : B05016189000)o
  3. 日華学会学報部編:『留日中華学生名簿.昭和7年6月現在』、日華学会 1932年版。
  4. 滿洲日報社編:『満日年鑑』、満洲日報社1934年版。
  5. 満洲医科大学:『満洲医科大学一覧』、満洲医科大学1934年版。
  6. 大江立身著:『朝鮮満洲教育視察記七同行者①感想記』、石橋活版所1934 年版。
  7. 満蒙事情講習会編:『輝 <満洲帝国現勢』、軍人会館出版部1935年版。
  8. 満洲医科大学診療班:『満洲医科大学第十二回巡廻診療記』(第一班)、 1935年版。

満鉄衛生課:『満洲風土衛生研究概要』、満鉄衛生課1936年版、序。

  1. 黒田源次著:『満洲医科大学二十五年史』、満洲医科大学1936年版。
  2. 國務院統計處編:『満洲帝國年報』、國務院統計處1936年版。
  3. 満洲国民生部教育司編:『満洲帝国学事要覧.康徳4年度』、民生部教育 司1937年版。
  4. 伊豆井敏治編:『地方経営梗概•昭和13年度』、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地方 部残務整理委員会1938年版。
  5. 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総裁室地方部残務整理委員会著:『滿鐵附属地經營沿 革全史上卷』、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1939年版。
  6. 東京文理科大学•東京高等学校紀元二千六百年紀念会編:『現代支那満洲教 育資料』、培風館1940年版。
  7. 満洲事情案内所編:『満洲帝国概覧』、満洲事情案内所1940年版。
  8. 山崎末治郎編:『官庁会社刊行資料目録.康徳7年度』、新京資料室聯合 会1941年版。
  9. 小坂隆雄:『満洲開拓衛生①基礎』、金原書店1941年版。

2&大蔵省印刷局編:『官報』(1922-1942)、日本它彳夕口写真1922-1942 年版。

  1. 福富八郎著:『満洲年鑑』、満洲日日新聞社1943年版。
  2. 遼寧省檔案館編:『滿鐵調査報告第五輯22』、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 年版。

(二)著作类

&滿洲帝國政府編:『満洲建国十年史』、原書房1969年版。

  1. 本多勝一著:『中国①旅』、朝日新聞社1972年版。
  2. 熊田正春編:『柳絮地怎舞5 :満洲医科大学史』、輔仁会満洲医科大学編 集委員会1978年版。
  3. 軍医学校跡地疋発見人骨問題总究明丁召会編:『戦時医学①実態:

旧満洲医科大学研究』、樹花舎2005年版。

  1. 15年戦争七日本①医学医療研究会編:『戦争・731上大学・医科大学』、

文理閣2016年版。

(三)论文

  1. 江田\      『満州医科大学七「開拓衛生」』、『三田学会雑誌』 7O
  2. 伊力娜:『巡回診療力、:見比「蒙疆」・「興安蒙古」H本①医療政 策』、『国際文化論集』2007o
  3. 伊力娜:『満州医科大学①内壬債廿儿地域巡回診療』、『国際文化 論集』2009o

二、中文著述

(一)译著

  1. [日]草柳大藏著,刘耀武译:《满铁调查部内幕》,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2年 版。
  2. [日]森村诚一著,成宰、秉伟、光赤译,吉林人民出版社校:《恶魔的饱食 第三集》,吉林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
  3. [日]满史会著,东北沦陷十四年史辽宁编写组译:《满洲开发四十年史》,新 华出版社1988年版。
  4. [日]满洲国史编纂刊行会编,东北沦陷十四年史吉林编写组译,赵连泰校译: 《满洲国史(分论)》(上下两卷),吉林省内部资料1990年版。
  5. [日]満州国史编篡刊行会编,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译,《满洲国史 (总论)》,黑龙江省社科院(内部发行)1990年版。
  6. [日]西山胜夫著,王琪译:《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行实录 战争与医学》, 中国和平出版社2015年版。
  7. [英]琼斯著,胡继煖译:《1931年以后的中国东北》,商务印书馆1959年版。
  8. [美]谢尔顿・哈里斯著,王选等译:《死亡工厂 美国掩盖的日本细菌战犯罪》, 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

(二)史料

  1. 《奉天教育厅训令:第二百零一号(中华民国十四年三月二十九日):令各县 知事:据满洲医科大学豫科学生等请给奖励金》,1925年3月29 Ho
  2. 《奉天教育厅公函第六号》,1928年12月25日。
  3. 《教育部二十年十月份工作报告(三)关于主管事物之进行事项》,1931年版。
  4. 东北文化社年鉴编印处编:《东北年鉴》,东北文化社年鉴编印处1931年版。
  5. 《吉林省公署公报周刊呈文:吉林省公署呈吉总第三八四五号、行字第二一四 七号(康德二年十月八日):呈文教部为检送满洲医科大学等校已领补助学费旗 生履历书表仰祈鉴核文(附表)》,1935年10月。
  6. 《盛京时报》,1937年9月17日。
  7. 《前日本陆军军人因准备和使用细菌武器被控案审判材料》,苏联外国文书籍 出版局1950年版。
  8. 《光明日版》,1952年3月1日。
  9. 复旦大学历史系编译:《日本帝国主义对外侵略史料选编1931—1945》,上 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
  10. 杜春和、耿来金编:《日本侵我满蒙供状》,中国老年历史研究会(内部发 行)1985年版。
  11. 武强主编:《东北沦陷十四年教育史料第一辑》,吉林教育岀版社1989年 版。
  12. 中央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合编:《日本帝国主 义侵华档案资料选编•细菌战与毒气战》,中华书局1989年版。
  13. 武强主编:《东北沦陷十四年教育史料第二辑》,吉林教育出版社1993年 版。
  14. 孙玉玲主编:《日军暴行录辽宁分卷》,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5年版。

15•解学诗主编:《满铁档案资料汇编 第十三卷 满铁附属地与“九一八”事变》, 社会科学文献岀版社2011年版。

  1. 张宪文主编:《日本侵华图志 第22卷 文化侵略与奴化教育》,山东画报出 版社2015年版。
  2.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哈尔滨市社会科学院七三一问题国际研 究中心编:《关东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图录》,五洲传播出版社2015年版。

(三)著作

  1. 姜念东等编:《伪满洲国史》,吉林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
  2. 孙华旭主编:《辽宁高等学校沿革1902—1982》,辽宁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
  3. 李晨生主编:《辽宁档案通览》,档案岀版社1988年版。
  4. 王野平主编:《东北沦陷十四年教育史》,吉林教育出版社1989年版。
  5. 齐红深主编:《东北地方教育史》,辽宁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
  6. 王承礼主编:《中国东北沦陷十四年史纲要》,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1 年版。
  7. 韩晓、辛培林著:《黑龙江文史资料 第31辑日军731部队罪恶史》,黑龙 江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
  8. 孙邦主编:《日伪暴行》,吉林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
  9. 李建军等编:《侵华日军罪行录》,贵州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10. 辽宁省卫生编纂委员会编:《辽宁省卫生志》,辽宁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
  11. 章伯峰、庄建平主编:《抗日战争 第一卷 从九一八至七七》,四川大学出 版社1997年版。
  12. 佟振宇著:《日本侵华与细菌战罪行录》,哈尔滨岀版社1998年版。
  13. 党德信总主编:《文史资料存稿选编24教育》,中国文史出版社2002年版。
  14. 沈阳市文史研究馆编著:《沈阳历史大事本末》(上、下),辽宁人民出版 社2002年版。
  15. 徐春范主编:《长春文史资料总第66辑高丕琨回忆录》,吉林省内部资料 性出版物2004年版。
  16. 沈阳市传染病院院志编纂委员会编:《沈阳市传染病院院志》(1935—2005), 沈阳市传染病院2005年版。
  17. 中共辽宁省委党史研究室编:《历史永远不能忘记 辽宁人民抗日斗争图文纪 实》,辽宁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
  18. 李娜著:《满铁资料整理与研究满铁对中国东北的文化侵略》,社会科学文 献出版社2005年版。
  19. 齐红深主编:《日本对华教育侵略:对日本侵华教育的研究与批判》,昆仑 出版社2005年版。
  20. 王希亮著:《东北沦陷区殖民教育史》,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
  21. 东北沦陷十四年史总编室、日本殖民地文化研究会编:《伪满洲国的真相一 中日学者共同研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年版。
  22. 中共沈阳市委党史研究室著:《中国共产党沈阳历史 第1卷1919—1949》, 中共党史出版社2011年版。
  23. 中共沈阳市和平区委党史研究室著:《中国共产党沈阳市和平区历史 第1卷 1921—1949》,吉林文史出版社2011年版。
  24. 王铁军、高建著:《二战时期沈阳盟军战俘营研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1年版。

  1. 孙玉玲著:《痛史之鉴 孙玉玲文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
  2. 辽宁省档案局(馆)编:《风物辽宁3》,辽宁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
  3. 张李玺主编:《追寻她们的人生 第4卷 女性专业技术人员卷》,中国妇女 出版社2014年版。
  4. 郭芳著:《中国抗日战争战场全景画卷 远东大审判 审判日本战犯影像全纪 录》,长城出版社2015年版。
  5. 步平主编:《V抗日战争与中华民族复兴〉丛书中日历史问题与中日关系》, 团结出版社2015年版。
  6. 刘振生著:《近代东北人留学日本史》,民族出版社2015年版。
  7. 方玉芬著:《近代国人出国教育考察与中国教育改革》,合肥工业大学出版 社2016年版。

(四)期刊论文

  1. 王铁策、张建伟:《冈西为人先生和他的中国医学研究室》,《中医药信息》 1993年第5期。
  2. 沈洁:《“文装武备论”的实质是侵略》,《探索与争鸣》1995年第12期。
  3. 王玉芹:《略论满铁在中国东北设立的卫生设施》,《东北亚研究》2011年第 2期。
  4. 刘赫铮:《满洲医科大学历史略窥》,《第三届北京科史哲研究生学术论坛》 2012 年。
  5. 赵晓红:《宗主国与殖民地医学教育的连动与差异一一对伪满时期医学教育的 考察》,《民国档案》2012年第1期。
  6. 李娜:《以满铁文化侵略之于中国东北的影响驳满铁“有功论”》,《东北亚 研究》2012年第4期。
  7. 王玉芹:《“满洲医科大学”收集人体标本黑幕》,《东北亚研究》2013年第 2期。
  8. 王玉芹:《“满洲医科大学”在内蒙古巡回诊疗及其实质》,《东北史地》2013 年第5期。
  9. 蔡仕魁、悻怀英:《日本侵略者在满洲医科大学的奴化教育述论》,《东北师 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6期。
  10. 赵晓红:《日本在伪满公营医疗制度的实施及其回流》,《社会科学战线》 2013年第6期。
  11. 王玉芹:《“满洲医科大学”在中国东北侵略罪行研究》,《日本问题研究》 2014年第3期。
  12. 巩瑞波:《日本侵略中国东北的卫生殖民机构略考》,《日本侵华史研究》 2014年第4期。
  13. 王全有:《辽宁境内日本细菌战部队大揭秘》,《党史纵横》2015年第3期。
  14. 王玉芹:《日本殖民时期的东北医学统制一以满铁医疗卫生机构为中心的研 究》,《社会科学战线》2015年第8期。
  15. 李勤璞:《黑田源次:传记资料与著作目录》,《辽宁省博物馆馆刊》2015 年。
  16. 孙瑜:《论伪满时期日本对中国东北淡水渔业的控制与掠夺》,《中国农史》 2018年第2期。
  • 学位论文
  1. 谢忠宇:《满铁附属地学校教育研究》,东北师范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9年。
  2. 李娜:《满铁对中国东北的文化侵略》,吉林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9年。
  3. 斯钦巴图:《东蒙古殖民地社会与文化的变动(1931—1945)》,内蒙古大学 博士学位论文201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