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研究

2020年8月14日09:12:58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研究已关闭评论

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研究论文

抗日战争期间,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引起和加剧了各种传染病在中国各地的 流行,造成大量人员死亡和生产力下降。人多是中国坚持长期抗战的基础,而病灾 成为这个基础的严重威胁之一。在八路军控制的各根据地,起初由于各种条件的 限制,主要关注于军队和党政机关的医疗卫生工作,而对群众医疗卫生工作重视 程度不高。1943年以后各根据地普遍强调群众医疗卫生工作的重要性,初步建立 了各级医疗卫生机构,提倡中西医合作,组织中医,建立医疗合作社,开展清洁 卫生运动,在疫病流行时组织医疗队进行救治,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同时也加强 了八路军与群众的联系,一定程度上普及了新的卫生知识,改变了乡村旧的医疗卫 生习惯,并促进了乡村社会的政治动员。亦成为抗战时期乡村社会变迁的一个侧 面,并为解放以后中国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抗战时期的陕甘 宁边区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全民抗战的中心、战略总后方和革命大本营,是中国共 产党局部执政的试验场。由于在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开展了规模性的群众疫病防 治工作并取得了疫病防治工作的显著成绩,对其他抗日根据地的疫病防治工作有 着引领示范作用。因此,研究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不仅有助于深 入了解抗战时期党和政府在疫病防治工作上采取的相关措施,保证广大军民的身 体健康,支援抗日战争取得胜利,而且有利于我们进一步分析陕甘宁边区疫病防 治工作在新中国成立后乃至改革开放的今天具有的现实价值。

本文将紧围绕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题目展开论述,通过剖析边 区疫病流行的现状及原因,还原了陕甘宁边区落后的社会、经济、文化、医疗史 实;通过边区党和政府发动人民群众制定的疫病防治工作防治政策和措施,展现 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具有特色的行之有效的一整套医疗卫生防疫体系;通过对抗 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总体评价,总结了边区党和政府在疫病防治工作上 取得的显著效果,以及防治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进而揭示当年边区疫病防治工作 留给我们的那些宝贵的历史经验教训和借鉴启示。

第一,先对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研究的背景进行了阐述,对抗 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研究的选题依据、研究意义进行叙述,对该研究

现状进行了详细具体的分析,在对现有文献进行了整理、相关史料进行综述之后, 拟采取历史分析、系统分析、多学科交叉等方法对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 工作进行深入研究,同时指出论文的创新之处及不足之处。

第二,主要是对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流行的现状及原因进行分析。从居高 的妇幼死亡率和频发的疫病传染率论述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流行的现状;从 自然灾荒发生频发、医疗基础设施缺乏、封建迷信思想盛行、群众卫生意识薄弱、 人口流动迁徙增加五个方面来论述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流行的原因。

第三,概括归纳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方针政策和措施。从确立了 卫生工作的基本方针和制定了切实可行的政策法规阐述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 防治的方针政策;从成立相关防疫工作领导机构、建立完善疫病防控预警机制、开 展群众性的防疫宣传教育、加大破除迷信改造巫神运动、促进中西医互相结合的防 治、完善医务人员的培训和管理、加强药品设备的研发和供应、注意牲畜的科学化 饲养管理八个方面尽可能完整地概括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措施。

第四,主要是对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总体评价。从遏制了流行性传 染病的肆虐蔓延、健全了边区防疫系统的医疗机构、增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卫生 意识三个方面论述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取得的成效;从封建迷信思想并 未根生剔除、不讲卫生的坏习惯仍然存在、防疫人员医学理论知识有限三个方面 指岀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存在的不足之处;从群众性、战时性、阶段性 描述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特点;从增强了边区民众对党在局部执政合 法性的认同、扩大党的群众基础为抗战胜利提供了重要保障、建立了初步较为完 善的医疗卫生保障体系制度三个方面论述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发挥的具 体作用。

第五,挖掘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历史经验及其对当代社会的 历史启示。从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方针政策和措施中,高度提炼概括出抗 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五个方面的历史经验,即政治动员宣传是前提、广大 群众参与是基础、建立规章制度是保障、优待医务人员是关键、政府部门重视是根本; 面对当前医疗卫生事业改革面临的处境,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给我们的 历史启示:坚持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坚持把卫生防疫与群众运动相 结合的思想、坚定不移地贯彻预防为主的疫病防治方针、坚持中西医相互补充协调发展的方向道路、坚持以人为本扎扎实实抓好医德医风建设。

抗日根据地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也是中国人民抗日救亡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全面抗战爆发后,不仅人民群众对于医疗卫生的需求更加迫切,而且医疗卫生也是 中国坚持长期抗战的条件之一,意义更加突出。全面开展防疫、清洁卫生和治疗工 作,推广新法接生,反对迷信巫神。这些努力也促进医药卫生知识在乡村社会的普及, 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乡村社会的医疗条件和卫生习惯。抗战时期各根据地医疗卫生工作 形成的强调医疗卫生为乡村人民群众服务的思路,提倡中西医合作的方针,重视开 展群众性清洁卫生运动的防疫方式和成立医药合作社的组织形式,都对解放后新中 国的医疗卫生工作有深远的影响。

关键词:

陕甘宁边区抗战时期疫病防治

Abstract

Research on Epidemic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in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during the War of
Resistance against Japanese Aggression

During the war of resistance against Japan, Japanese imperialist aggression caused and intensified the spread of various infectious diseases throughout China, resulting in a large number of deaths and a decline in productivity.The large number of people is the basis of China's adherence to the long-term war of resistance, and disaster has become one of the serious threats to this basis.In the base areas under the control of the eighth route army, due to various conditions, they at first focused on the medical and health work of the army and the party and government organs, but paid little attention to the medical and health work of the masses.After 1943, various base areas generally stressed the importance of mass medical and health work, initially established medical and health institutions at all levels, advocated the cooperation between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organized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established medical cooperatives, carried out cleaning and health campaigns, and organized medical teams to treat and treat epidemic diseases, achieving certain effects.At the same time, it also strengthened the connection between the eighth route army and the masses, popularized new health knowledge to a certain extent, changed the old rural medical and health habits, and promoted the political mobilization of rural society.lt has also become a facet of the rural social changes during the Anti-Japanese War period and accumulated certain experience for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s medical and health undertakings after the liberation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during the War of Resistance against Japanese Aggression was the center for the CPC to lead the People's War of Resistance against Japanese Aggression, the strategic rear center and the revolutionary headquarters. It also was a test ground for the CPC's partial administration. As a result of the mass epidemic prevention and control work carried out in the Shaanxi-Gansu-Ningxia Border Region during the War of Resistance Against Japan and the remarkable achievements made in th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epidemic diseases, it has played an exemplary role in th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epidemic diseases in other anti-Japanese bases. Therefore, studying th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epidemic diseases in the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during the War of Resistance against Japanese Aggression was not only help to understand more about the relevant measures taken by the party and government in th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epidemics during the period of the War of Resistance Against Japan, ensure the general health of the army and the people and support the victory of the Anti-Japanese War, We further analyze the actual value of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work in the Shaanxi-Gansu-Ningxia Border Region today.

This article will be tight around the Epidemic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in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during the War of Resistance against Japanese aggressionr work subject through analyzing the present situation and the reason of epidemic diseases in the border region, show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behind the social economy and culture of the medical history; By the party and the border region government launched the masses of epidemic prevention and control policies and measures, show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during the Anti-Japanese War has the effective to a set of medical and health and epidemic prevention system; Anti-Japanese War through the overall evaluation of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to show the party and the border region government significant effects on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work, as well as the problems existing in the process of prevention and cure, and exposes the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work in the border regions left those valuable historical experience and lessons and inspiration for reference.

First of all , this paper will study the background of the Epidemic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in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during the War of Resistance against Japanese aggression .it will study selected topic based on the research significance of the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work of narrative, detailed analysis about the present situation of the study, in the existing literature on the relevant historical data were reviewed, proposed by such means as historical analysis system analysis multidisciplinary cross Anti-Japanese War to deeply research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work, at the same time points out that the innovation of the paper and shortcomings.

Second, it will analyzes the present situation and causes of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epidemic diseases from high maternal and child mortality and disease infection rate of frequent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during the Anti-Japanese War that discussed the present situation of the epidemic diseases; From the frequent natural disaster happen medical infrastructure, lack of feudal superstition prevailed The health consciousness is weak Migrating population flow increase five aspects to discuss the reasons of the of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during the anti-japanese period of epidemic diseases.

Third, it will be the summary induced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during the Anti-Japanese War of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policies and measures From established the basic principle of health work and make the feasible policies and regulations on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during the Anti-Japanese Wa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policies and regulations; From the establishment of relevant epidemic prevention work Establish and improve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early warning mechanism Promotes mass epidemic prevention propaganda and education Increase of superstition transformation wizard motion Promote each other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combined with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complete medical personnel training and management To strengthen the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and pharmaceutical equipment supply scientific attention to livestock breeding management is summarized in eight aspects as far as possible complete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during the Anti-Japanese War the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measures.

Fourth, the paper is mainly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of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the overall evaluation from contained the raging and improve the border region of the epidemic of infectious diseases and epidemic prevention system of medical institution to enhance the consciousness of the people's health three aspects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during the Anti-Japanese Wa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results; From feudal superstition is not roots out not bad habits remain sanitation epidemic prevention staff with a limited knowledge of the medical theory points out that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during the Anti-Japanese War in three aspects: the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existing deficiencies; This paper describes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epidemic diseases in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during the Anti-Japanese War. From strengthens the border region people to the party in the local ruling legitimacy identification Expand its mass base for provides important guarantee for the victory of the war Established preliminary relatively perfect system of medical and health security system in three aspects discusses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during the Anti-Japanese War of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play a specific role.

Fifth, it will analyze the history of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work experience and revelation of the history of contemporary society from the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during the Anti-Japanese War that border region during the Anti-Japanese War in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policies and measures, the highly refined Outlines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during the Anti-Japanese War historical experience of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work in five aspects, the premise the masses to participate in medical staff is the foundation to establish rules, the guarantee preferential treatment is the key government attaches great importance to the fundamental; Facing the current situation before the reform of medical and health undertakings,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during the Anti-Japanese Wa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work to give us the history of the enlightenment: keep your people's health on the priority development of strategic position, Keep your health and epidemic prevention combined with a mass movement of thought Unswervingly implement the prevention of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policy, Adhere to the western and Chinese medicine complement each other coordinated development in the direction of the road, Adhere to the people-centered solid pays special attention to the construction of medical ethics.

The development of medical and health services in the anti-japanese base areas is also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cause of the Chinese people's anti-japanese and national salvation.After the outbreak of the full-scale war of resistance against Japanese aggression, not only did the people have more urgent needs for medical and health care, but medical and health care was also one of the conditions for China to adhere to the long-term war of resistance against Japanese aggression, with more prominent significance.We will carry out epidemic prevention, sanitation and treatment in an all-round way, promote new methods of midwifery, and oppose superstition and sorcery.These efforts also promoted the popularization of medical and health knowledge in rural society, which to some extent changed the medical conditions and health habits of rural society.All the base areas of medical and health work to form during the Anti-Japanese War emphasizes the thinking of medical and health services for the rural people, advocate the principle of cooperation between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attaches great importance to develop mass clean sanitation epidemic prevention way and establish a medical cooperative organization form, the liberation of China's medical and health work have far-reaching consequences.

Key words:

the Shaanxi- Gansu- Ningxia border region, during the War of Resistance against Japanese Aggression, historical experience

第一章绪论

一、研究依据及其意义

(一)研究依据

“疫”指瘟疫,是指由各种致病微生物或病原体引起的传染性疾病。疫病 防治工作是指运用预防性医学理论、技术、手段,控制、预防和消除传染性疫病 流行,防止有害病菌滋生繁殖传播危害人的身体健康,进而增强人体抵抗病菌的 免疫力,保护人民群众身体健康。从古至今,战争不仅会产生大量伤病员,而且 会带来和加剧各种传染病的流行,历史上每当大战时期,必有传染病流行,人民 死亡率之高,常超过平时数倍,所以自古就有“兵灾之后,必有凶年”的说 法。抗日战争时期中国的医疗卫生条件还十分落后,尤其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 敌后根据地区域,不仅近代医疗卫生体系尚未建立,而且缺医少药。加上日本侵 略战争,尤其是残酷的“大扫荡”造成人民群众的生活更加贫困和不安,健康 受损,抵抗力下降,所以各种传染病流行频率增加,范围扩大,形成与兵灾、旱 灾、虫灾等并列的“病灾”问题。在艰苦卓绝的战争年代,中国共产党和当 地人民政府针对疫病的产生,组织开展了有针对性的疫病防治工作,取得了疫病 防治工作的胜利,确保了广大军民的身体健康,为中国革命最终取得胜利奠定了 坚实基础。

位于今陕西北部、甘肃东部和宁夏的部分区域的陕甘宁边区是中国共产党 领导土地革命战争后期唯一保存下来的一块革命根据地,是全国各路红军长征的 最终落脚点和八路军奔赴抗日前线的出发点,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全民抗战的中 心、战略总后方和革命大本营,也是中国共产党局部执政的试验场。中国共产党 在陕甘宁边区实行的一系列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政策经过实践检验,进而 在全国各个抗日根据地推广实行,对中国共产党在敌后战场取得胜利起到至关重 要的作用。正如毛泽东语重心长地对李维汉讲道:“罗迈,延安好比英国的伦敦。” 意思就是说,作为英国的首都,伦敦的政策影响着英国众多的海外殖民地。同样, 抗战时期,作为“红都”中心的延安政策也影响着其它各抗日根据地,当然中国 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根据地不是英国海外的殖民地。这也就是毛泽东要求陕甘宁 边区在执行党的各项政策制度时,发挥模范带头作用,自觉承担起把党的各项政 策反复实验、大力推广、不断完善的坚决任务。因此我们理直气壮地说,抗战时 期陕甘宁边区是中国革命取得胜利的“灯塔”,是党在局部执政进而建立新中国 的雏形。

由于在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开展了规模性的群众疫病防治工作并取得了疫 病防治工作的显著成绩,对其他抗日根据地的疫病防治工作有着引领示范作用。 因此,研究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不仅有助于深入了解抗战时期党 和政府在疫病防治工作上采取的相关措施,保证广大军民的身体健康,支援抗日 战争取得胜利,而且有利于我们进一步分析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在新中国成 立后乃至改革开放的今天具有的现实价值。

第一,现实依据。近年来全球各种疫病频繁发难,我国也不能幸免,例如, 2003年的“非典”疫情,紧随其后的“禽流感”蔓延,再有2009年的“甲流” 病毒,都曾肆虐一时。疫病防治工作中所存在的问题也越来越多地被社会各界人 士所关注。与此同时,国家也越来越重视疫病防治工作,对疫病的防治工作也越 来越及时,例如,2008年5月12日发生的四川汶川地震、2010年4月14日发 生的青海玉树地震和2014年8月3日发生的云南昭通鲁甸地震,都造成了人员 的不同程度伤亡和房屋严重破坏。在这些灾情突然发生之后,党和政府紧急启动 应急响应机制,立即组织派遣医疗卫生专家奔赴抗震救灾前线,输送大量抗震医 疗卫生防疫物资药品,实地考察研究做好次生灾害瘟疫的发生。如何更好地理解 和解决当前社会中存在的疫病防治问题成为了学术界研究所面临的一个不可回 避的问题。通过对党的历史上疫病防治进行研究就是一条重要的可行性路径,尤 其是通过搜集和翻阅《新中华报》、《解放日报》等报刊杂志,查阅中央档案馆、 陕西省档案馆、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等单位编著的相关疫病防治资料,并结合毛泽 东等党的领导人的著作,发现在艰难的抗战环境下陕甘宁边区的疫病防治工作做 的有声有色、卓有成效,如疫病防治工作方针政策的出台,疫病防治工作措施的 制定等,都蕴含着一种宝贵的历史经验可供世人借鉴,更为当前疫病工作的预防 控制和牲畜动物的保护提供一定的参考价值。

第二,学理依据。长期以来学术界关于陕甘宁边区史的相关研究一直保持 长盛不衰,特别是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方面的研究是其重中之重,研究成 果更是汗牛充栋。但对于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研究,涉及有限。目前关于陕 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所涉及的资料,在历史文献方面最全面的就是《解放日报》 和《新中华报》收录了大量的原始资料得以相当完整地保存了下来,详细介绍了 疫病防治的措施、成效和存在不足之处;著作方面较为全面的是卢希谦、李忠全 主编的《陕甘宁边区医药卫生史稿》(陕西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运用大量的 原始性资料介绍边区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概括;回忆性文章有欧阳竞的《回忆陕 甘宁边区的卫生工作》,梁烈庭的《陕甘宁边区的卫生防疫及卫生运动》,孔淑 真的《陕甘宁边区防疫工作的成就》和《陕甘宁边区的妇幼卫生事业》;此外还 有一些代表性的学术论文,如温金童的《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卫生工作》、王 天丹的《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医疗工作研究》、王斐的《抗战时陕甘宁边区的 医药卫生科技》、黄正林的《1937年-1945年陕甘宁边区的乡村社会改造》、陈 松友、杜君的《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疫病防治工作》等。然而,就目前的研究 状况来看,这些文章虽然对边区的医疗卫生工作进行了宏观整体的研究论述,但 是对边区的疫病防治工作微观细致研究未能全部涉及。因此,陕甘宁边区的疫病 防治工作研究道路任重而道远,需要进一步挖掘资料弥补学术界研究的不足。

第三,前期基础。在选定本论题之前,笔者不仅从理论上对抗战时期陕甘 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最新学术研究动态进行了详细了解分析,还从实践上先后 利用假期实地走访了延安革命纪念馆、中共中央西北局旧址、中国人民抗日军政 大学旧址、南泥湾大生产基地以及凤凰山、杨家岭、枣园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 家居住的旧居,这大大激发了笔者从事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方面 研究的兴趣。通过理论准备和实地走访为笔者选定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 工作的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契机。

(二)研究意义

疫病防治工作是陕甘宁边区医疗卫生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抗战时期,在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陕甘宁边区开展了群众性的医疗卫生运动,疫病防治工作方 面取得了明显的效果,从而保证了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增强了人民群众的身体 素质,使得他们能够支援服务抗战取得最终胜利。这里的“防疫”主要是指政府 和社会对疫病的应对和处置。其中包括医学防疫手段。“防疫政策”是指政府为 了预防,控制、消灭传染病而发布的法律法规及施政命令。“防疫措施”是指预 防和消灭传染病所采取的各种措施的统称。当年,面对边区医疗卫生防疫物质条 件落后和群众预防疾病诊治的困难,在党的领导下采取什么方针政策和措施来极 大地改善了边区疫病防治面貌,保障人民群众卫生健康的?边区疫病防治工作取 得了哪些成就?存在哪些不足?有何特点?有什么重大意义?以及对我们今天 疫病防治工作有哪些借鉴?这些都是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因此,选择抗战时期 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作为研究对象,其意义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理论意义。关于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研究是中国共产党领 导中国人民在延安十三年时期取得的局部执政历史经验,是中国共产党执政经验 中最具有历史代表性的一个时期,是延安精神形成的宝贵精神财富之一。深入研 究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的时代价值。首先, 通过对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研究,可以加深人们对延安十三年历史的 新认识,特别是增强人们对中国共产党延安时期领导中国人民在敌后抗日根据地 的光辉历程和辉煌业绩的认同;其次,通过对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研 究,可以进一步对处在极端困难条件下的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研究和探讨,总 结其经验教训,对于发扬革命传统,弘扬延安精神,坚持卫生工作的原则和方向, 提高医疗技术、改进疫病防治工作和促进改革开放,促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 事业发展都有着现实的意义;最后,中国共产党在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 工作的研究对今天加强党的建设都具有历史借鉴价值。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由 于历史、社会和地域偏僻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使得边区的医疗卫生事业乃至疫病 防治工作发展极其缓慢,然而,通过党领导人民群众开展大规模的病防治工作, 一个卫生落后的旧边区变成了 “新边区”,实现了人旺财旺的局面。以史为鉴, 可以知兴替,回顾研究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对当前医学界在疫病 防治工作方面具有重要的指导性意见和借鉴价值。

第二,实践意义。健康是人类生存和发展最基本的条件,每个人的生命都 与医疗卫生防疫事业息息相关。疫病防治工作的研究开展关系着最广大人民群众 的根本利益,社会和谐发展,民族和国家的希望。2015年10月,瑞典卡罗琳医 学院在斯德哥尔摩宣布我国女药学家屠呦呦被授予2015年诺贝尔医学奖,主要 是因为她以及众多参与“523”任务的科研人员努力,为治疗疟疾寻找了有效方 法,让传染性流行性疾病天花、霍乱、性病等得到较为彻底性地消除,让寄生虫 病血吸虫病、疟疾等大幅度降低发生率,是新中国国民健康状况大幅度跃升的重 要原因。2016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强调指出“没有全 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要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以普及健康 生活、优化健康服务、完善健康保障、建设健康环境、发展健康产业为重点,加 快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努力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为实现“两个一百年” 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打下坚实健康基础。”①2017年10月,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的重 要标志。坚持预防为主,深入开展爱国卫生运动,倡导健康文明生活方式,预防 控制重大疾病。坚持中西医并重,传承发展中医药事业。支持社会办医,发展健 康产业。”②因此,在新时代,研究抗战时期陕廿宁边区疫病防治,对于今天我 们推动我国医疗卫生事业的改革和发展,改善民生建设,实现全民健康,团结带 领全国各族人民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力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重要的 实践意义。

  • 习近平.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战略地位努力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N]光明日报,2016-08-21(1)..
  • 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N]人民日报,2017-10-19(1)..

二、文献综述

(一)研究现状

到目前为止,有关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研究关注者较少, 迄今只有一些论述边区史的论著中有所涉及,全面深入的研究颇少,具有代表性、 影响力的论著就更少了。与此相关的更多的是边区政府相关文件和报刊资料,分 布零散,未能成为体系,需要花费一定时间进行收集整理、分析研究。

主要的资料汇编有:陕西省社会科学院、陕西省档案馆合编的《陕甘宁边区 政府文件汇编》(档案出版社1986年-1991年出版);陕甘宁边区财政经济史编 写组、陕西省档案馆编的《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财政经济史料摘编》(陕西 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西北五省区编纂领导小组、中央档案馆编的《陕甘宁边 区抗日民主根据地文献卷(上、下)》(中央党史资料出版社1990年版等等。这 些汇编资料不仅内容非常丰富,而且真实可靠,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著作有:卢希谦、李忠全主编的《陕甘宁边区医疗卫生史稿》(陕西人民出 版社,1994年版),该书比较完整真实的反映了陕甘宁边区从红军创建时期到解放 战争时期医药卫生工作的发展状况,是研究陕甘宁边区医疗卫生事业工作不可多 得的资料;赵士炎主编的《白衣战士的光辉篇章一一回忆延安中央医院》(陕西科 学技术出版社,1995版),主要介绍延安中央医院各个阶段的发展概况等等。

文章有:一是学位论文,主要有温金童的《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卫生防疫》 (河北大学,2006年硕士学位论文),论文的侧重点主要放在陕甘宁边区的卫生防 疫研究上,研究的视角具有独到性,从陕甘宁边区加强卫生防疫的原因、措施、 成效等方面论述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陕甘宁边区卫生防疫工作面貌焕然一新, 打赢了一场没有硝烟的卫生防疫战争,使广大人民群众学到了卫生知识,树立卫 生理念。当然还有王天丹的《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医疗工作研究》(西北大学, 2008年硕士学位论文)、王斐的《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卫生科技》(延安大学, 2009年硕士学位论文)、朱赞美的《陕甘宁边区公共卫生事业研究》(辽宁师范大 学,2012年硕士学位论文)、钞蕊的《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乡村卫生研究》(延 安大学,2012年硕士学位论文)和郑志锋的《革命根据地时期的卫生制度研究》(福 建师范大学2015年学位论文)等或多或少涉及疫病防治工作研究;二是学术论文, 主要有陈松友、杜君的《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疫病防治工作》(《中共党史研究》, 2001年第6期),论述了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流行,造成边区军民的大量人员 伤亡,中国共产党和边区政府把疫病预防与控制当作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采取 成立防疫领导机构、开展卫生宣传、加强医疗机构建设、建立防疫机制、增强人 民群众体质等一系列科学疫病防治举措,一定程度上控制了疫病的流行和蔓延, 并积累了丰富的防疫经验。王晋林的《陕甘宁边区的卫生防疫工作及成效》(《教 学参考》,2014年第2期),论述了边区疾病流行的状况及原因、边区卫生防疫工 作的开展、边区卫生防疫工作的成效,指出作为陕甘宁边区卫生建设的重要组成 部分的卫生防疫工作的有效开展,有效遏制了流行疾病,初步构建了边区卫生防 疫体系,为其他抗日根据地的卫生防疫工作提供了可供借鉴复制的经验,也为新 中国的卫生防疫工作提供了经验。此外还有秦爱民的《论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 医疗卫生工作》(《宁夏社会科学》,2003年第5期);白学锋、罗凯的《革命战 争时期陇东根据地的卫生防疫》(《医学社会》,2011年第4期);张旭辉的《抗 战时期陕甘宁边区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状况研究》(《社科纵横》,2013年第10期); 吴云峰的《华北抗日根据地与陕甘宁边区的医疗卫生事业研究》(《西北工业大学 学报》,2014年第4期);彭宝珍的《陕甘宁边区医疗卫生法规及作用》(《卫生 行政管理》,2015年第13期)等等;三是回忆性文章,主要有欧阳竞的《回忆陕 甘宁边区的卫生工作》,张汝光的《红军卫生学校生活回忆》,孔淑真的《陕甘 宁边区防疫工作的成就》,许德的《勤工办学的榜样一红军卫生学校的回忆》和 《雪山送药一回忆活跃在抗日战线上的医务工作者》,梁烈庭的《陕甘宁边区的 卫生防疫及卫生运动》,李维祯的《回忆八路军制药厂》和《奉命筹办八路军制 药厂一一陕北纪闻》等等。

通过梳理以上研究成果,梳理岀了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研究动态 情况,我们不难发现这些论著从不同角度对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进行了 研究论述,取得了不少的研究成果,但对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本体 的研究还有很大的空间,未能整体性、系统性的呈现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边区 政府带领人民疫病防治工作的整体全貌。站在新时代的今天看来,抗战时期陕甘 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研究与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的讲话精神 没有紧密结合起来,那么,当前借鉴总结历史经验,紧跟时代发展步伐,对抗战 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更加深入系统地研究显得十分有必要。

(二)研究不足

从目前研究情况来,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研究虽然取得了可 喜的成绩,越来越受到学术界的重视。无论是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 采取的方针政策和措施,还是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取得的成效、历 史经验的总结,学者们始终站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上,客观公正的分析抗战时期 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对当前医疗卫生事业发展有值得借鉴的历史性经验。然 而在肯定的成绩的同时也存在的一定的不足。

第一,就研究内容而言,以往的研究大多关注的是宏观上抗战时期陕甘宁边 区医疗卫生事业发展情况,而对微观上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研究 成果凤毛麟角,高度概括文章几乎没有,只是一些文章当中涉及提到了,可以说 缺少高度概括的学理性分析,甚至对于抗战前和抗战胜利后及解放战争时期的研 究几乎未有论述。

第二,对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研究仍然不够全面具体,论述 深度不够,不能反映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真实状况,即使是抗战时期的医疗卫生 方面,也未能充分论证,研究对象多集中在军事医疗卫生方面,对公共卫生关注 不够,何况对疫病防治工作更是挖掘研究少之又少。

第三,对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所取得的历史经验和现实启示研 究还是不够深入。党中央在延安十三年时期既是马克思主义政党从小到大、从弱 到强的全面成熟发展时期,也是党领导中国人民取得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 的重要历史时期。在这一时期,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建设取得了丰富的经验, 其医疗教育卫生观念的转变和疫病防治工作实施的发展状况是一笔宝贵的物质和 精神财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对我们今天的医疗卫生政策的制定和改革有很 大的积极意义。这就需要结合新时代医疗卫生事业发展实际情况,借鉴抗战时期 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经验,贯彻落实好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精神。

三、选题思路及其方法

(一)研究思路

本文紧紧围绕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题目展开论述,通过剖析边 区疫病流行的现状及原因,展现陕甘宁边区落后的社会、经济、文化、医疗史实; 通过边区党和政府发动人民群众制定的疫病防治工作防治政策和措施,展现抗战 时期陕甘宁边区具有特色的行之有效地一整套医疗卫生防疫体系;通过对抗战时 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总体评价,展现边区党和政府在疫病防治工作上取得的 显著效果,以及防治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进而揭示当年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留给后 世那些宝贵的历史经验教训和借鉴启示。

第一部分,主要论述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流行的现状及原因。从居高的 妇幼死亡率和频发的疫病传染率论述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流行的现状;从自 然灾荒发生频发、医疗基础设施缺乏、封建迷信思想盛行、群众卫生意识薄弱、 人口流动迁徙增加五个方面来论述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流行的原因。

第二部分,主要是概括归纳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方针政策和措施。 从确立了卫生工作的基本方针和制定了切实可行的政策法规阐述抗战时期陕甘宁 边区疫病防治的方针政策;从成立相关防疫工作领导机构、建立完善疫病防控预 警机制、开展群众性的防疫宣传教育、加大破除迷信改造巫神运动、促进中西医 互相结合的防治、完善医务人员的培训和管理、加强药品设备的研发和供应、注 意牲畜的科学化饲养管理八个方面尽可能完整地概括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 治的措施。

第三部分,主要是关于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总体评价。从遏制了 流行性传染病的肆虐蔓延、健全了边区防疫系统的医疗机构、增强了广大人民群 众的卫生意识三个方面论述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取得的成效;从封建迷 信思想并未根生剔除、不讲卫生的坏习惯仍然存在、防疫人员医学理论知识有限 三个方面指出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存在的不足之处;从群众性、战时性、 阶段性描述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特点;从增强了边区民众对党在局部 执政合法性的认同、扩大党的群众基础为抗战胜利提供了重要保障、建立了初步 较为完善的医疗卫生保障体系制度三个方面论述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发 挥的具体作用。

第四部分,主要是怎样挖掘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历史经验及 其对当代社会的历史启示。从第二章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方针政策和 措施中,高度提炼概括出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五个方面的历史经验, 即政治动员宣传是前提、广大群众参与是基础、建立规章制度是保障、优待医务 人员是关键、政府部门重视是根本;面对当前医疗卫生事业改革面临的处境,抗 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给我们的历史启示,有以下五点:坚持把人民健 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坚持把卫生防疫与群众运动相结合的思想、坚定不 移地贯彻预防为主的疫病防治方针、坚持中西医相互补充协调发展的方向道路、 坚持以人为本扎扎实实抓好医德医风建设。

(二)研究方法

研究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我们必须坚持实事求是的研究态度, 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具体分析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流行的现状 及原因、疫病防治的方针政策和措施、总体评价以及历史经验及启示,特别是要 用唯物史观来正确论述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所具有历史经验。本 文在借鉴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充分挖掘历史文献和历史档案作为研究材料支 撑的依据,以社会学和历史学等学科研究方法为依托,试就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 疫病防治工作进行探讨研究。具体的研究方法主要有:

1、辩证分析方法。本论文运用辩证分析方法对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 工作进行全面系统分析和研究。既看到学术界己有的关于“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 疫病防治工作”的研究成果,又看到目前学术界、理论界对“抗战时期陕甘宁边 区疫病防治工作”研究存在的不足;既看到对“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 作”内涵做出的概括性的研究成果,又看到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研 究在和推进过程中所面临的各种困难与挑战。比如,关于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 病防治工作的历史评价,不同的学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从不同角度给予了诠 释,但未有权威性的内涵阐述。

2、 历史分析方法。从历史的角度分析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通 过大量阅读相关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文献资料,了解抗战时期陕 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这段历史,经过对文献资料和史料的加工整理、认真研读 和分析把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放在一个更加纵向的历史长河中进行 认识和分析。

3、 比较分析方法。把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同抗战时期其他革命 根据地疫病防治工作进行横向比较。通过比较,看到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 治工作的独特性;通过比较,看到不同地域文化对人们思想意识的影响的特殊性, 看到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独特的历史贡献,看到抗战时期陕甘宁边 区疫病防治工作面临的极端艰苦的斗争环境的特殊性;通过比较分析,更加明晰 研究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必要性。

四、研究的创新及其不足

(一)研究的创新

首先,在研究体系上,本文比较完整地论述了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流行 的现状及原因、理论基础、疫病防治的方针政策和措施、总体评价以及历史经验 及启示,相对于其它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相关论文,研究的脉络 体系比较完整,较好地阐述了 “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原因;方针 措施;总体评价。”这三个问题。

其次在研究方法上,本文注重将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与其他边 区进行比较研究。通过对比,既看到了不同边区之间的共性,又看到了它们之间 的差异,提炼出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特征,彰显了抗战时期陕甘 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特别之处。

(二)研究的不足

第一,资料解读能力欠缺。虽然目前笔者通过各种途径搜集整理了大量历史 文献资料,但对于这些资料在深入剖析、认真筛选的基础上进行解读,能力尚欠, 造成文章引用资料不少,自己思考不够,这就决定了在研究的过程中要主动思考, 主动实践,时不我待,着手准备,带着感情真实感悟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 治才能将文章写得有血有肉,富有真情实感。

第二,学术积淀浅薄。要在长达延安十三年这段复杂的历史进程中抓住抗战 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这条主线,实属不易,虽然笔者试图在马克思主义 卫生观的总体框架指导下,探寻中国共产党早期如何领导广大人民群众开展疫病 防治工作,做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但由于个人研究能力及学术水平有限,在 研究当中难免泛泛而谈,不能面面俱到,希望在今后的科研过程中做到学海无涯, 深入细致地挖掘与分析研究,对现实对策提出更有效具体的建议。

 

第二章 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流行的现状及原因

抗战时期的陕甘宁边区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全民抗战的中心、战略总后方和革 命大本营,是中国共产党局部执政的试验场。由于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开展的规 模性的群众疫病防治工作对其他抗日根据地的疫病防治工作有着引领示范作用。 因此,在边区疫病流行时,党和边区政府不仅目睹了居高不下的妇幼死亡率和频 发的疫病传染的现状,更是主动深入的查找疫病流行的根源,为其他抗日根据地 出现类似的疫情提供了具体借鉴经验。

  1. 1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流行的现状
  2. 1. 1居高的妇幼死亡率

陕甘宁边区地接鄂尔多斯盆地毛乌素沙漠,土地贫瘠产量低下,医疗卫生资 源缺乏。据统计,边区总人口约150万人,每年死亡成人与婴儿达八九万人, 占总人口的60%0……以当时的延安市为例,因传染病致死的平均每年有500多 人,占当地年死亡人数的47% ,平均死亡年龄仅10岁。①在边区政府成立前后 一段时间内,在疫病的影响下,突出表现就是产妇和新生婴儿的死亡率长期居高 不下。针对这一现象,边区政府副主席李鼎铭就曾指岀,广大人民群众深受疾病 与死亡的严重威胁,是因为缺乏关于流行性传染病、婴儿接生方法、养育孩子等 方面知识,“某些地区,婴儿死亡率高达60%,成人死亡率高达3%o ”②根据 边区民政厅的调查结果显示,安塞县某区乡有1607个小孩出生,但是1001个就 死亡,比例占了 63%,而活着的婴儿大多数也身患疾病。1942年1月至10月中

  • 武衡《抗日战争时期解放区科学技术发展史资料》第5辑[M].,中国学术出版社,1986年,第340页。
  • 李鼎铭.关于文教的工作方向[M].陕甘宁边区政府文件选编(第8辑)[M].北京:档案出版社,1988:458. 旬期间,又对延安附近两个乡里枣园和裴庄进行调查,成年人共13个死亡,其 中妇女就占了 7人(产后致死5人,月经病致死2人);儿童共有9人死亡,出 生的37名婴儿,结果其中20人就死亡。更为严重的是1944年1月至4月期间, 延安市共有108名市民死去,而其中死亡率最高的是孩子。①查究原因,孩子大 多数是由流行性传染病破伤风、百日咳以及感冒引起最后转成了肺炎和痢疾导致 死亡,成年男子大多数死于急性发热的伤寒、回归热、肺炎等流行性传染病,妇 女大多数是由于流产、产后风及产后淌血不止等疾病而导致死亡。②据对延安市、 志丹、甘泉、延安县部分地区的调查发现,在死亡人口中婴儿死亡较之成年人更 大,其中188名妇女共生养婴儿1028个,结果死亡婴儿就有645个,死亡率高 达 2% o其中延安市新增人口死亡率就达10%,志丹县侯家河湾三年人口死 亡率平均为9.2%。③与此同时,甘泉县杨庄窠共出生30个婴儿,结果38个同期 1周岁以下的小孩就死亡,占婴儿出生人数的126%;延安县相比则较低,但在1 至5月间因流行性传染病就有2016个婴儿死亡,占全县总人口数的3.2%。毫 不夸张地说,边区当时的人口生育率和人口死亡率在世界均占第一位,虽然边区 总人口约有150万左右,但是成人与婴儿每年死亡人口数达八九万占人口总数的 6%左右。例如延安市,因传染病导致每年平均约有500多人死亡,其中人口死 亡率占当地年人口死亡人数的47%,死亡人口年龄平均仅10岁左右。惊人的妇 婴死亡率在当地妇女口中流传着“四怕”现象:一怕自己不怀孕,二怕孩子难产, 三怕抚养教育不大,四怕产后大人得病难治。除了死亡以外,现在常见的妇科病, 例如月经病、妇科炎症以及产后风等各种疾病也时时刻刻威肋着广大妇女儿童的 身心健康。据资料记载,边区广大妇女群体当中将近一半就患有妇科病,人数约
  • 傅连璋.群众卫生工作的一些材料[N].解放日报,1944-4-30.
  • 傅连璋.群众卫生工作的一些材料[N].解放日报,1944-4-30..
  • 张潮.结束愚昧迷信的生活[N].解放日报,1944-8-1.

占46%-62%,其中大多数得病还是月经病,这主要是妇女平时或者生孩子时不 讲究个人卫生而导致的结果。在延安南区韩家窑子村子,16个妇女中患有月经病 的就有13个,其中患有两种病、三种病、四种病的人数分别为4人、2人和1人, 患有遗传性病的4人,以至于一些妇女在月经来时痛苦不堪和不能生育孩子。当 然,接生知识的贫乏使妇女分娩时常出现一些不可思议的荒唐事。生小孩时妇女 要躲藏起来进行分娩,并且自己要用牙齿咬断或者用碎瓷片割断婴儿脐带,因为 迷信金属器物是个不吉利的事情。当时整个边区共有巫医2000余人①,产妇分娩 时,她们一边敲打产妇,一边用尖针穿刺,结果常常在驱鬼赶邪中把产妇迫害致 死。尤其是以产妇分娩接生为例,由于边区几乎没有妇产科医生,大多数以乡村 接生婆为主,婴儿岀生后割脐带,根本不用消毒杀过菌的剪刀或者浆杆(当地产 的一种植物),而是要用地上沾满病菌的碎瓦片;如果碰到产妇难产时,他们马 上把巫医神汉接来跳大神,结果常常导致大人孩子双双死亡;产妇生完小孩后也 得不到很好的照顾和休息,而是要给炕上垫上土或者草木灰,让产妇坐在灰袋子 上,且要求3天3夜不能躺下睡觉;生完小孩的产妇,也没有身体需要补充营养 的观念,只是喝一些稀米汤,三天之后才允许吃有补充营养价值的东西,说吃了 会怕产妇肚子疼痛。②这些愚昧落后无知的思想观念,直接导致了大量新生的婴 儿往往因感染破伤风疾病而死亡,产妇也容易患上产后风的疾病和营养补充不 良。在艰苦的生活环境下,各根据地人民群众患慢性病的情况也比较普遍。在陕 甘宁边区,延安市西区玉皇庙沟一个十几户人家的村子,在1940年以后三四年时 间即因各种慢性病死亡21人,其中成年人11人,儿童10人。根据清凉山、安 塞、盐店子等处卫生所的调查,玉皇庙沟村里死的成年人大多数都是死于肺结

  • 李维汉.回忆与研究[M].北京: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6:
  • 白茜.陕甘宁边区抗日民主根据地回忆录卷[M].北京: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90:

核、心脏病等类慢性病。

  1. 1. 2偏高的疫病传染率

疫病流行是边区一大社会现象。据国联防疫团第1团2组1939年在边区调查 发现,延安最流行的传染病是感冒、痢疾和伤寒。边区由于落后的医疗卫生条件 限制,一旦发生如霍乱、鼠疫、天花等烈性流行性传染疾病,其传播速度迅速, 人畜死亡率很高,没有任何办法来医治。例如,1941年1月至3、4月期间,在 志丹、富县、甘泉三县发生了边区最严重的流行性传染病,结果仅甘泉县一个县 的一、二、三区就有876名群众传染疫病,其中186名医治无效死亡。①以至于3 月18日中央军委后勤务部卫生部部长饶正锡写信向边区政府反映情况,称延安 北区的红庄发生了猩红热传染病,导致该村10岁以下的小孩有十多名患此病而 不幸死亡,现在该村染上此种传染病的小孩子人数将占一半左右,发病后因医治 无效的小孩子死亡率占20% o②类似情况,1942年定边县政府报告了各乡区5月 份至8月份发生传染病的情况,称流行性传染病发病的症状是出斑出水病,也就 是伤寒或者斑疹伤寒之类的病,结果导致共有377名群众死亡,其原因主要还是 缺少医生没有药品,以至于疫情得不到有效控制,感染人数越来越多。各类流行 性传染病不仅使边区人民群众的生命受到危害,而且牲畜传染瘟疫导致群众饲养 的牲畜猪、牛、羊、驴大量死亡。1941年,靖边因羊瘟而死羊就有20000余头, 延安牛瘟死牛500余头;1942年,定边羊瘟死羊16000余头,志丹夏秋牛瘟死牛 574头。③据1943年数据统计显示,全边区总共饲养牛、驴、羊分别为22万头、 16万头、203万只,结果一年之内就有牛7800多头死亡,驴2200多头死亡,羊

  • 编辑部•边区卫生处防疫队返延安总结工作[N].解放日报,1941-8-17.
  • 陕西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陕西省志•卫生志(第72卷)[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6:114-115.
  • 毛泽东选集(第五卷)[M].沈阳:东北书店,1948:

21万多只死亡。①毫无疑问说,边区疫情非常严重,这些数据让人触目惊心。在 这些传染病中,大多数是属于鼠疫、霍乱、天花一类的烈性传染病,1935年之前 就流行过。例如,在1929年陕北的安定、横山两县就发生了鼠疫类的烈性传染 病,结果到1931年8月一下子由原来的两县蔓延到榆林、靖边、定边、佳县、 府谷、绥德、米脂等七县份,导致安定、横山、绥德、米脂(两个区)、佳县(南 木头峪一带)、吴旗(庙沟一带)分别死亡人口 3000、2000、1000、300、100、 47,上述6县人口共有6400余人死亡。在一些地区出现了成年人3%与婴儿60 %的死亡率,还有在生产生活上占据重要地位的牲畜由于感染疫病死亡率也非常 高。伤寒、回归热、肺炎等急性发热的传染病也常常夺去成年男子的生命,成 人死亡率高达3%o                                  1944年1月至5月,延安县因传染病而死亡2016人,占

全县人口的3. 2%o

2.2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流行的原因

  1. 2.1自然灾荒发生频繁

旱灾是陕甘宁边区的主要自然灾害之一,陕甘宁边区地处鄂尔多斯盆地,土 质主要是黄土层,干旱缺水,气候干燥,常年降雨量稀少,以至于边区流传着“五 年一小旱,十年一大旱”的说法。每隔两年,边区都会出现自然灾害。例如,在 1923年至1925年,边区就有19个县遭受旱灾;1928年至1930年间,边区各县 同样又连续遭受了严重的旱灾;到1931年,陕北四县保安、靖边、定边、横山 竟然已经连续七年颗粒未收。②干旱的气候条件导致降雨量很少,影响了河流净 水量,使河道储存的流水量日益减少甚至干涸枯竭出现断流情况,这就大大削弱

  • 武衡•抗日战争时期解放区科学技术发展史资料(第5辑)[M].北京:中国学术出版社,1988: 163 .
  • 陕甘宁边区财政经济史编写组•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财政经济史料摘编(第9编)[M].西安:陕西人民 出版社,1981 : 264 .

了河流本身自我净化环境的功能,结果使得河流污染环境状况日益加剧严重,造 成水源污染严重,臭气熏天,水质恶化,甚至一度造成老百姓日常生活的饮用水 无法保证,加之干旱的气候条件使得气温快速上升,这就为各种流行性传染疫病 原菌容易滋生繁殖、生长创造了条件,而且一旦有疫病发生其传播速度惊人迅速 向四周蔓延。冰雹是陕甘宁边区的另一大主要自然灾害,延川辛安区的冰雹,就 造成“全境草木尽成白地,逃亡达二万六千四百余人”例如,在1925年、1930 年、1932年、1933年这四个年份陕北遭受雹灾的县份分别就有12个、12个、 19个和16个,其受灾县数都已过半,灾情非常严重。

水灾也是边区的主要自然灾害之一,1942年8月10日,《解放日报》详细 报道了安塞和延安县的水灾状况,洪水灾害发生后,安塞县全部川地的庄稼被洪 水无情淹没破坏,在山下居住的群众平房区洪水淹没深度达2尺有余,冲毁的房 屋村舍田地更是不计其数。其中最为严重的是延安县三个地区川口、姚店和青化, 川地的一大半都被洪水淹没吞噬了,就连地势低洼的地方,相比平常而言距离水 面也有3丈多余,结果导致青化眨这个镇子上的洪水竟然涌卷到街心上来了。①为 此,边区民政厅向边区政府呈送了这次水灾的《灾情报告》,详细记载道:8月 24日夜,延安市突然骤降暴雨,瞬间大雨倾盆,山洪爆发,洪水滚滚,河水暴涨, 无论平地还是川地一带洪水上涨高达二、三丈左右,其中城区南关七里铺一带是 受灾最严重的区域,导致老百姓的房屋和牲畜财产大部分都被洪水冲走,结果导 致河流改道,万亩良田变成了沙砾岩,沿川道的庄稼几乎没有幸存下来的。据目 前的数据统计,水灾区域约占全边区的36% o可以说,水灾的发生,在一定程度 上,不仅危害到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而且更为严重地是破坏了正常的社

①延安县各区长分区视察灾情 延川人民向政府报灾[N]•解放日报,1942 - 8 - 10 . 会经济秩序和生态环境平衡,这就很容易导致死亡腐烂的牛羊大量细菌等致病微 生物繁殖滋生,流行性传染病向灾区群众蔓延,从而在边区个别地方引发了次生 的疫病疫情。

即使在丰收年份,边区大多数地区粮食也难以自给自足,若遇上自然灾害, 则更是“赤地千里” “颗粒无收” “饥民载道”,灾民“大半剥树皮,啮草根, 杀牛,宰驴,捕鼠,食犬,暂救燃眉”。除了旱灾、水灾和冰雹这三大主要灾害 之外,边区还经常遭受着冻灾、霜冻、虫灾、风灾等自然灾害的威胁。自然灾害 严重影响着人民生活,制约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据统计,仅1939年,受灾面积 641965亩,损失粮食55884石,受灾人口 41117人。1940年至1943年的三年期 间,边区发生16次旱灾,其中23个县中受灾的就有14个县,灾情频率高,覆 盖范围广,使广大人民群众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1. 2. 2医疗机构药品缺乏

边区医疗机构和药品的缺乏导致边区人民“看病难,治病更难”的问题日益 突出。当时在整个边区几乎没有一所建设正规的医疗机构,大街上很难找到一座 药铺,仅在延安这样的较大重要市镇上才能看见中药店,西药治疗更是大家闻所 未闻的。20世纪20年代初期,在甘肃庆阳整个县来看,当时仅有西峰有1所公 立医院,内有11名医务工作者,设有10张病床,医院手术日常所用医疗器械设 备简单落后。其他城镇也往往以个人私立药铺为主,专门从事卖药营生,在个别 一些药铺能看到坐堂给人看病的大夫医生。宁夏盐池县情况也一样,整个县城境 内仅仅只有两家私立的小中药铺,在广大乡村只有少数可怜巴巴的江湖郎中、花 儿匠(即种牛痘者)、卖药先生等零零散散的民间走乡串户赤脚医生,没有一家是 公家或者个人私立的医疗卫生机构,更没有西医药,治病主要全靠中草药为主。

①就连当时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也是如此,中共中央1937年1月进驻红都延安时, 整个延安城里也只有六七家私人开设的医疗诊所,少数坐堂看病的中医;1938年 初建的中央总卫生处也仅仅只有医生1名,护士 1位,司药1个;1939年成立的 延安中央医院刚开始也仅仅只有医务人员12名,所谓“小病养,大病抗,重病 等着见阎王”便是当时边区群众多数病人的写照。以至于周恩来1940年5月, 骑马时不小心摔折了自己左胳膊,当时就是因为延安医疗卫生条件限制和医务工 作人员医术水平低下,不能立即进行治疗而不得移到苏联,谁知耽误了最佳的治 疗时期,结果导致落下了终生残疾。②至于医药补给方面,由于价格昂贵和敌人 的封锁,因此即使知道患了什么病,没有药物医治也是是我们当时面临的重大困 难。人民群众生活本身就贫苦不堪,一旦身染疾病,大多数没有钱来看病治疗买 药,以至于一部分人只能拜佛求神问卦,设坛招魂解救,听天由命而已,还有一 部分人病后多采用拔火罐、扎钢针、艾灸等民间土偏方治疗,也是疗效甚微。国 民政府从抗战兴军后,就更是未发给边区部队任何药物。傅连暉回忆说,有一次 我军想尽一切办法从敌占区搞回了一瓶安眠药,曾专门派人送到他手中保管,周 恩来副主席特别指示叮嘱他,任何人都不能随便动用它,不能多给毛主席服用, 也不能毛主席一要就给他,只能在一些关键时刻使用它。他就像保护自己的生命 一样保护这瓶来之不易的药,一粒药片也不敢浪费,只有在关键时刻才给毛主席 取出几粒服下,让他能够睡个好觉。③由此可见,敌人对边区实行的封锁,连吃 饭穿衣都成了问题,更不要说医药了。

  • 陕西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陕西省志•卫生志(第72卷)[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6:77.
  • 钟兆云,王盛泽.毛泽东信任的医生傅连暉[M].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6:138.
  • 钟兆云,王盛泽.毛泽东信任的医生傅连暉[M]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6:138.
  1. 2. 3封建迷信思想盛行

文化教育事业的落后,导致整个边区封建迷信思想盛行,巫婆神汉行为猖獗。 在边区正是由于文化教育事业的落后现象,导致出现90%以上的不识字文盲。当 时可以说除了一些城镇有私立的学校,广大乡村地区几乎很难见到学校,即使农 民子弟想入学读书也没有门路。整个边区多数人都是目不识丁的文盲,封建迷信 思想在他们头脑中根深蒂固。如果一旦不幸遇上疾病瘟疫传播,边区广大群众大 多数不是去寻找医生进行医治,而是寄托于神灵保佑,去寺庙烧香拜佛,相信神 灵和巫术的力量,把它们当作可以治疗疾病的最大权威者。封建迷信左右着人们 的思想,巫婆神汉成为人们倚赖的对象。生病了二话不说先请巫神来看,有得的 老毛病医治不好,或者女人不生小孩的,就要在忌口或者背上挂上一块布符。吃 饭的时候必须先敬神灵,①即使在炎热的夏天家里死了亲人,按风俗规定也不能 立即抬出去把死人安葬埋掉,必须等到阴阳先生来了看了良辰吉日,找好挖好了 墓穴地,破了土质,才能送去进行埋葬。广大群众的思想完全由封建迷信思想支 配。因而在农村,巫神极为普遍,他们往往利用群众相信封建迷信心理,假托妖 魔鬼神来招摇撞骗。可以说他们一点都没有医术医学知识,大多数借口欺骗使用 安砖吊瓦、迎神送鬼等理由,用残酷愚昧的手法像钢针砸肉、鞭打裸体、火烧阴 毛等来驱妖捉鬼进行“治病”。以至于许多的病人要么因延误治疗时间而加重了 病情,要么被他们活活折磨残害致死。巫神打着请神赶鬼的旗号,谋财害命。据 统计,当时延安县共有200多个巫婆神汉,对其中59个因谋财害命的巫神进行 调查发现,他们共治死278名人民群众。仅华池温台区一个49户300多人的行 政村,因信奉封建迷信每年每人花费消耗的粮食就达到3斗零8升。②

  • 杨英.边区乡村工作通讯-延川县禹居区三乡的阶级关系及个人生活[J]共产党人,3 : 74.
  • 短评:巫神罪恶小统计[N].解放日报,1944-8-11.
  1. 2. 4群众卫生意识薄弱

边区疫病流行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群众卫生意识薄弱。著名学者李景汉曾 经对20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广大乡村的医疗卫生健康状况进行调查研究,指出 在乡村由于政治、经济、文化、思想等观念愚昧落后,绝大多数农民医疗卫生观 念意识淡薄。陕甘宁边区群众的卫生意识薄弱主要体现在几大方面:第一,食品 卫生,他们往往不太关心。自以为是认为食物上面如果有苍蝇停落,人吃了反而 倒是与身体大有利益。随时可以听见他们自己的说法“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o 厨房和牲畜房也往往连接在一块,所以有时候这一边做饭做菜,那一边就喂养骡 马,粪尿堆了满地,臭气熏人。到了夏天,天气炎热的时候,满屋子苍蝇,更不 要提起卫生了。边区群众的饮用水也存在严重问题,边区防疫委员会1942年6 月对延安胃肠道病一年四季频发的原因进行了深入调查研究,得出结论原来是群 众日常生活饮用水不干净。①于是对市区的环境卫生、饮水水源问题进行了调查, 结果发现许多地方的水质资源环境很差,周边污染严重,生活污水和人畜粪便无 人管理随意流入饮用井水当中;第二,医疗卫生,群众很少或者几乎没有一点基 本的医疗卫生常识,受了外伤随便找个破布条一包扎,更别说消毒上药了,甚至 还要抹一点灰,有的甚至外伤根本不处理,任其裸露在外,感染流脓;第三、个 人卫生,人们的衣服被褥拆洗很少,就连每天坚持洗脸和刷牙的习惯也没有养成, 简直让人不可思议的事实是,他们一生只洗两次澡,分别是出生和结婚的时候。 当地群众对不洗脸的解释是认为如果洗了脸,人皮肤就容易粗糙没有当初那么结 实了,对不洗澡的理由是认为洗了澡就容易患伤风病。究其原因,陕北黄土高原 在历史上一直是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相互交融的过渡地带,这里常年降雨量很 少,在延安这个地方简直是滴水贵如油。更是因为灾年连连,缺衣少食,疫病蔓 ①白茜.陕甘宁边区抗日民主根据地回忆录卷[M].北京: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 1990:462.

延,人们连生存都成问题就更别提个人卫生了;第四,居住环境,边区大多数群 众都住在窑洞,窑洞的设置就是不经常打开通风换气,导致里面空气很坏。有时 候全家不分男女老幼,不管是四五口人的家庭,还是七八口人的家庭,大家都挤 住在一个窑洞里,做饭也在里面,可以说既作为住房也作为是厨房食用。像一些 饲养牲畜的农民,个人住房窑洞的对面或者侧面不仅设有牛羊猪棚圈,还有粪土 堆和厕所,牲畜棚圈根本不清理,更有甚者担心牲畜丢失或者条件有限压根就没 有修建牲畜棚圈,人和牲畜同住一室,牲畜一年四季任由雨雪淋冻,以至于常常 患病。牲畜生病后也没有条件医治,当时的状况,人治病都难更别说牲畜。只能 祈求牲畜棚神、圈神的保佑,结果往往耽误了最佳医治时间,听天由命。病死的 牲畜尸体不是加以深埋遮掩或者焚烧,而是进行宰杀供应食用,以至于疫病又开 始在人身上蔓延,带来了严重的后果。①所以,疫病流行原因往往都是平时饮用 生水,乱吃腐烂变质的食物或者因蚊虫苍蝇叮咬过的食物而引起的肠胃传染病, 例如经常出现伤寒、痢疾、吐黄水病等病症状;还有刚出生的婴儿脐带剪切不卫 生不干净而往往导致孩子得破伤风,常年不洗衣服、不洗澡、不拆洗被褥而引起 的像伤寒、斑疹、回归热等各种病症所传染的普遍现象。②由此可见,群众卫生 知识的缺乏,是边区疫病流行的一大原因。

  1. 2. 5人口流动迁徙增加

人口的流动迁徙增加变化也是影响抗战时期边区疫病流行的原因之一。抗日 战争时期,由于边区居于特殊重要的地理地位,不仅是扼制华北与西北的战略支 点和抗日战争的坚强堡垒,而且是链接华北、华中各抗日根据地的总后方。在党 的领导下,成为全国模范的抗日民主根据地,对抗战取得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

  • 李庸•目前防治传染病在边区流行问题[N]解放日报,1941 -4-27.
  • 编写组.陕甘宁边区政府文件选编(第8辑)[M],北京:档案出版社1988:430.

一方面,吸引接纳了大批国统区、沦陷区的知识青年分子、海外华侨远赴边区参 加革命,他们一心抱着爱国的情怀,不远千里追寻革命真理,接受革命征程的洗 礼,转而奔赴各敌后抗日根据地,成为中国革命取得胜利的骨干力量。据不完全 统计显示,在抗战爆发前后这一段时期内,前来延安学习革命真理和参加工作的 华侨人数达到了 600人左右;1937年8月至10月之间,通过八路军驻南京办事 处送往延安的人数将近700余人;1938年5月至8月之间,通过八路军驻武汉 办事处和西安八路军驻陕办事处介绍前往延安的人数共达到2568人。在抗日军 政大学举办第5期学员培训时,总校与三个分校的学员人数有13390名,其中 10403人是外来的知识青年分子,占学员总人数的78%,其中河北、河南、山西、 陕西人数分别是807人、683人、632人和441人。另一方面,边区也成了民众 的乐土,四方的流动人口移民和难民集中向边区转移,据统计,1937-1940年这 四年间边区共接受移民170172人,平均每年移民42543人。特别是1943年,从 河南沦陷区进入边区的难民约900余人,从陕西、甘肃、宁夏国统区进入边区的 难民户数和人数分别是2200多户6000余人、500多户1500余人和1000余人左 右。到了 1944年因日军不断扫荡清剿,从山西、山东、河北等沦陷区及邻近省 份逃入陕北吴堡、定边的难民户数和人数分别高达524户2567人和27户130人 左右。1942年《解放日报》发表了《安塞人口增加,卫生工作急需注意》的专题 报道,随着安塞县经济的恢复发展,人民群众生活的日益改善以及部分移民、难 民的迁徙而来,一年来安塞县人口呈现出激剧增长的趋势,现在全县统计共有户 数6887家,人口 40809名。相比较该县二届联参议会改时,人口增加4122名。” ①当然,边区的境内移民、难民其贡献是不可磨灭的,他们的到来合理调剂的人

①佚名•安塞人口增加,卫生工作急需注意[N].解放日报,1942-07-23(2). 力资源劳动力不均的矛盾,宣传发动了地少人多的地区人民群众转移到地多人少 的区域进行开垦荒地。例如,陕北绥德分区人口有512071名,可仅有1209207 士向耕地,人均耕地约2. 3吗,但在其他分区像陇东、关中、延属、三边可耕种土 地有3000多万亩,可是却缺乏大量人口劳动力进行开垦种植。于是边区政府采 取调剂人力资源劳动力不均的情况,将绥德分区的多余人口劳动力调剂分配出 来,迁移到陇东、关中、延属、三边等有荒地可耕的边区分区地区劳动。据资料 不完全统计,从绥德、米脂、清涧迁入延安、延长、延川、安定的人数分别为300 余人、440人、1082人、3000余人左右,其他边区像关中、靖边、庆环等地也有。 ①因此,可以说,这种大规模的人口流动迁入,固然对边区的农牧业生产开发有 一定的推动促进作用,但同时在无意当中也为流行性传染病的繁殖传播提供了便 利条件,从而导致根据地出现严重的疫情。

  1. 2.6历史遗留问题严重

由于医疗卫生条件落后,抗战前内地乡村就常有疫病流行,各个边区问题都 十分严重,陕甘宁边区局势相对来说还算比较稳定。如晋冀鲁豫边区的太行区在 战前即有天花、肺结核、霍乱及性病(梅毒)等的流行。而在全面抗战爆发后,疫 病流行更加频繁和广泛。1938年和1939年两年冀西流行恶性疟疾,1941年蔓 延到漳河两岸,到1942年几乎遍及全区。1939年,太南的林县、平顺一带发 现伤寒(急性肠道传染病),1940年侵入黎城、左权等县,1943年蔓延到全区。 1943年夏秋之交冀南旱灾严重的时候,霍乱流行,二专区巨鹿县病死3000人, 三专区曲周县东王堡村150户中死亡600人,其中因传染病致死的占4/5。抗 战八年,晋冀鲁豫边区因天灾及敌人放毒、得传染病而死者86万人,患病者

①西北五省区编纂领导小组,中央档案馆.陕甘宁边区抗日民主根据地(文献卷•下)[M].北京:中共党史资 料出版社,1990:24.

1200万人,占边区全体人口 2800万人的42.86%。在晋察冀边区,1943年秋到 1944年春疫病流行,几乎蔓延到全边区。1943年秋季在灵寿三区回归热、疟 疾流行的二个月中,全区538户2156 口人中死亡302人。1943年10月14 H, 晋察冀军区卫生部医疗队报告,灵丘县五区乞回寺村健康人民仅有4. 1%,病人中 疟疾占67. 7%,回归热占7. 5%,感冒占6%。而根据1944年2月20日蔡公琪的 调查,当时灵丘南部病人占全人口的40%,其中青壮年占一半,阜平、平山、行唐 等县,病人也经常占全人口的1/4,有的村庄一家家的病倒数十户。从1944年 秋到1945年春间,晋察冀边区的曲阳游击区再次有麻疹流行,七区岸下村及附 近几个村,一个多月就死了 300余名儿童。在1945年2月16日前大约一个月 的时间里,罗庄村全村16岁以下儿童743人,患麻疹的366人,占总数的

  1. 2%,死亡47人。在山东根据地,脑膜炎、痂子、流行性感冒、斑疹伤寒、 回归热等是频繁发生的春瘟病。1944年春应子、斑疹、伤寒、回归热、流 行性感冒等春季传染病在滨海区流行甚广,只日照西朱磨一个360人的小庄,从 过年到3月底就病了 192人,病死12人,这个村庄的庄稼因此比别的村庄晚种 了半个多月。鲁中米山区、九山区、嵩山区一带在1944年夏秋两季普遍发生严 重的病灾,临胸县300多村中病倒两万多人;据九山、嵩山、米山三区的统计, 共病倒8305人,占全区人口的40%,全县病死的共计1059人,占病人的13%, 有很多村如于家庄全庄病倒。1945年春的脑膜炎、痂子、流感、斑疹伤寒、 回归热等春瘟病,在滨海区也流行特别广泛。日照纸房区横沟村1945年春流 行性感冒和脑脊髓膜炎流行,从2月18日到3月6日的18天内,即病倒84 人,死亡22人。鲁中区沂南一带急性脑膜炎甚为猖獗,据初步统计,仅岸堤病 70余名,死11名,耿家官庄病10名,死6名,隋家店病22名,死6名。海 陵县河南区蒜庄湖于1945年5月11日到13日,共发现急慢性肺结核、流行 性感冒和热性麻症三种传染病,三天内全庄共病倒200多人,全村陷入恐慌之 中。即使在局势相对稳定的陕甘宁边区,伤寒、回归热、肺炎等急性发热的传 染病也常常夺去成年男子的生命,成人死亡率高达3%。1944年1月至5月,延 安县因传染病而死亡2016人,占全县人口的3.2%。因传染病和接生、育儿知 识的缺乏等种种原因,婴幼儿的死亡率更高达60%o据对志丹、安塞、子长部 分地区的调查,188个妇女共生婴儿1028个,而夭折645个,死亡率高达 67. 2%,而甘泉杨庄窠同期出生婴儿数尚不及夭折数。

第三章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方针政策和措施

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采取的一系列的方针和措施,使得边区疫病防治取得了 明显成效,有效地遏制了边区流行性传染病的肆虐蔓延,建立了初步较为完善的 医疗卫生保障体系制度,加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卫生意识,增强了边区民众对中 国共产党在局部执政合法性的认同,扩大了党的群众基础为抗战胜利提供了重要 保障,但也存在着需要加强改进的地方。

  1. 1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方针政策

严重的疫情,威胁着边区军民的生命安全和抗日斗争及各项建设工作的进 一步开展。能否有效地预防、控制疫病,关系到陕甘宁边区的坚持、巩固与发展。 为此,党和陕甘宁边区政府采取了许多措施同各种传染病作斗争。

  1. 1. 1确立了卫生工作的基本方针

方针是指一个国家和政党在一定历史时期内,为了达到一种特定目标而确定 的指导原则。陕甘宁边区疫病肆虐,人畜的死亡率高,这对于边区最大限度的集中 人力、物力,发展生产,坚持抗战,争取抗战的最后胜利,是非常不利的。党中 央和边区政府逐步认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朱德总司令在延安各界卫生动员大 会上说:“为了打赢卫生防疫这场持久战,陕甘宁边区党和政府集思广益,采纳 各方面的合理建议,出台了一系利的方针政策,制定了多项卫生法规开展全边区 的医药卫生运动,同病疫流行的现象做斗争,做到人与财旺,好把日本法西斯 打倒。”①为边区卫生防疫工作的开展,指明了方向,打好了基础。抗战时期,

  • 《开展全边区卫生运动的三个基本问题》[N].,《解放日报》1944年7月10日 边区政府为了把卫生防疫工作落到实处,确立了 “面向群众服务”、“中西医相 结合”、“预防为主,医药为辅”的三大正确防疫方针。

一是“面向群众服务”的防疫方针。疫病防治与广大人民群众身体健康息息 相关,它是架起一座党和政府与人民群众沟通的桥梁,体现了党和政府时时刻刻 关心广大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的为民情怀。1939年1月,陕甘宁边区第一届参议 会就通过了 “建立边区卫生工作,保障人民健康的提议案”,经边区民政厅报政 府委员会讨论决定,制定了面向群众服务的疫病防治工作方针,从而使疫病防治 工作真正落到了实处。1944年4月30日,在中央直属会议上,李富春就指出:

“制药要有医务所,即就是要进行群众医疗卫生工作,各医务所要开展医疗卫生 座谈会讨论。要使每个医务所都要学习清凉山医务所为群众服务的工作作风,向 阮雪华、白浪学习为广大群众治病的精神。群众的卫生工作是每个医院和医务所 的重要业务之一。医务干部为群众工作,是每一个医务战线上的共产党员革命者 应有的品德。要作到不仅是医务工作者,而且是最好的群众工作者。”①6月6日, 中共中央西北局办公厅在延安医药卫生机构召集了相关负责人会议,研究决定继 续深入推进群众医药卫生工作方针,医务人员要深入广大农村,做到真正为群众 解决困难,医务所要担负为群众看病和培养专业医务技术人才的重任②:8月13 日,徐特立同志再次指出,我们的卫生保健制度就是应该始终以广大人民群众为 服务对象③;11月,边区召开了文化教育卫生工作会议,正式研究通过了边区政 府二届二次参议会批准的《关于群众卫生医药工作的决议》,决议指出“疫病防 治,必须大力动员号召一切部队和机关中的西医工作者,除平常为部队机关额外 服务,做到兼顾为群众服务,时常组织巡回医疗队下乡给老百姓看病,同时尽最

  • 李富春在中央直属会议上的讲话[N].解放日报,
  • 推进群众医药卫生[N].解放日报,1944-6-7.
  • 徐特立•卫生展览会的重要意义[N].,解放日报,1944-8-13. 大努力动员和帮助一切中医工作者和一切药铺,认认真真地为人民群众服务”。 为贯彻边区党和政府制定的面向群众服务的防疫方针,在边区所有的医疗卫生机 构和医院都积极主动热情地为群众看病,防治疫病感染,做到了全心全意为人民 服务的宗旨。如1944年,延安各卫生机关上半年就为20000多名群众治疗疾病, 边区卫生处组织边区各大医院医疗卫生防疫医疗队、手术队下乡免费为群众防病 治病,总计看病群众3500人。尤其是在中央印刷厂卫生所工作的阮雪华和白浪 两位女医生,她们热心关爱帮助人民群众,被群众当成自家人和亲人一样热情对 待,在边区疫病防治工作中树立起了模范医生的光荣称号。国际友人苏联著名医 生阿洛夫也提出了我们一切要为病人的利益而工作,而绝不是仅仅为了个人前途 命运工作,被边区政府评为“模范医务工作者”,其事迹在边区广为流传。

二是“中西医相结合”的防疫方针。近代以来,由于中西医存在门户之见, 中国医学界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医学理论思想。如1929年在国民政府第一届 中央卫生委员会会议上,著名西医代表余云岫就提出了废除停止旧医生,扫除医 疗卫生事业发展的障碍意见,指出旧医学太不像样子,现在相当多的一部分能看 得起病的国人,得了病,务必请教读书不成的大夫,摸了二部九候的脉,饮补泻 温清的药,说不定还要求求仙佛,卜卜课命。①于是,废除停止中医的发展主张 在全国风靡一时。边区受此大气候的影响,开始产生了对中医医疗工作的鄙视, 这种鄙视现象竟然愈演愈烈、愈加严重。在当时延安设立的医疗机构主要以西医 为主。这些西医为主的医院对中医断然拒绝,甚至有人去了中医看病,再去西医 那儿,如果被知道了,也是断然拒绝开药的,也不允许边区报销病人中医看病的 医药费用。由此可见,当时边区中西医之间的矛盾已经十分尖锐,以至于形成了

①余云岫.医学科学之真谛[J].中华医学杂志,1934(4):473-474. 边区整个医院没有一个中医,广大乡村没有一个西医的严重局面现象。当毛泽东 得知这件事情后,严厉地批评指出:“新医生在医术上当然比旧医生非常高明, 但是如果新医生不关心人民群众的疾苦,不为人民群众服务训练医务工作者,不 联合现有边区1000多个旧医生和旧式兽医,帮助他们学习进步,那么实际上就 是帮助巫神和忍心眼睁睁看着大批人畜的死亡。”①为此,毛泽东果断提出了“中 西医相结合”的医疗防疫方针,要求广大医务工作者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要紧密 加强合作的口号,最大的作用还是治好群众的病,能把小孩养大,把患病的人医 治好,我们中医西医都奖励。②为贯彻“中西医相结合”的防疫工作方针,1940 年6月14 H,在边区政府召开的国医代表大会上,对中医中药改进的事项进行 了专题讨论,以便今后能够更好发挥中医中药保障人民群众身体健康的医药职 能,促进边区医疗卫生工作的发展,并正式成立了名为边区中医研究会的医疗机 构,会章中还首次提出了 “国医(中医)要科学化”的号召③:7月12日,《新 中华报》在《从速开展边区卫生工作》一文中提出了要积极组织发动边区中医医 务工作者,给他们以科学的知识教育培训。与此同时,八路军卫生部部长饶正锡 在《抗日战争新药集》一书的序言中页提岀了中西医药的治疗应该是混合配制的 独到见解说法,要求中医应该学会批判性地吸收利用我国历史悠久的国产药材知 识,继承发扬领会其神秘的传统宝贵资源,并谦虚学习接受先进的西方制药科学 技术方法,最后重新对中医进行评估,给以科学化新药发展匹配的恰当地位。这 样,边区三家医疗机构卫生部、中国医科大学、延安的光华制药厂联合起来组织 成立中西药研究室,共同探讨研究中药药性的有关原理知识,研制出中西新的药 物,不仅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而且大大调动了边区医疗界中西医相互团结相互帮

  •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文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6:1012..
  •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文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6:149.
  • 边区政府召开国医代表大会[N]新中华报,1940-6-24. 助的积极性。1944年4月29日,《解放日报》发表了《开展反对巫神斗争》的 社论,指出:虽然中西医在病理、诊断、疗法等方面一直存在着不同的学说见解, 但是这两者都有利于疫病的防御治疗,不存在疫病的无法防御治疗。况且中医是 给人看病最多的,西医是更为进步的科学。所以,中西医应该团结一致,互帮互 助,共同与巫神作斗争。9月30日,《解放日报》发表了裴慈云的文章《中西医 合作的几个问题》,他指出中西医应该取长补短,通力合作,必须合作,而不是 相互指责缺点,这样才能达到推进边区的疫病防治工作开展,达到减少人民群众 的疾病死亡与增加人民群众的健康效果,这就要求中医要善于借鉴学习西医在疾 病的诊断、生理病理等方面的知识以及如何采取消除病毒的办法和利用简易西药 来治疗疾病;反之,在中医的处方秘诀、针灸治疗方法和中草药药理价值等方面, 西医也要深入研究挖掘。10月30日至31 H,在边区文化教育工作者会议上又分 别组织了中医、西医、兽医座谈会,座谈会上指出,边区目前有中医1074名、 西医200名、兽医54名、中医铺390个,他们都是边区医务界的主要力量,只 要他们团结合作,共同反对巫神,就能消灭疾病和死亡。12月4日至19日,在 边区第二届参政会二次大会上,正式批准了《关于开展群众卫生医药工作的决 议》,再次重申要求中西医应该互相借鉴加强学习,密切加强合作团结一致的重 要性。

三是“预防为主,医药为辅”的防疫方针。“预防为主,医药为辅”防疫方 针是抗战时期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一大亮点。1942年3月21日,边区总卫生部 提出了 “预防重于治疗”的号召,向群众公布了疫病防治的标语口号;6月2 日,正式成立了边区防疫委员会,对全边区的疫病防治工作进行统一管理;6月 至10月这五个月时间段内,边区防疫委员会在工作报告中更是明确提出了疫病 防治要克服重治轻防的麻痹思想。以上这些事实都充分说明了边区政府在“预防 重于治疗”的思想指导下,把疫病防治工作放在政府工作的议事日程上来抓,通 过制定有关疫病防治计划和管理传染病的规则,来扎实开展防疫运动。对此,《解 放日报》刊载了大量关于疫病防治宣传工作在预防医学知识方面的文章。例如, 1942年9月5日关于《加强干部保健工作》一文中就明确提出了 “预防胜于治 疗”的思想,着重强调疫病防治工作的重要性,认为疫病防治胜于治疗,就是说 日常生活中预防疫病发生率比等生病了区医院治疗效果很好,并要求边区卫生 部、处,直到卫生科、所等组织部门,我们要更加主动积极地同疾病和死亡作斗 争,今后更要把干部的医疗卫生保健工作作为自己的主要工作之一,纠正过去仅 仅注重医疗忽视保健的工作作风。对此,担任边区民政厅厅长的刘景范就强调指 岀,今后加强疫病防治工作是每个边区卫生机关的重要工作职责。①11月14日,

《解放日报》发表了《重视防疫》的社论。1943年5月31日,《解放日报》又 发表了《夏季防疫工作》时评和其它疫病防治知识方面的科普性文章,总结了边 区自从开展疫病防治工作以来所取得的成效,同时又指岀自身存在的不足之处, 批评了一些医疗卫生机关和医务工作者,他们到目前为止在疫病防治工作上,还 没有高度认识到开展疫病防治工作的重要性,多多少少地保留着一些只注意治 疗,不注意预防的错误思想观点,那么这对疫病防治工作来说是一个最大的障碍 鸿沟,今后边区各个医疗卫生的行政部门领导者都要注意纠正这种错误观点和不 良倾向,不仅要认真学会如何治疗已经患传染的病人,而且更主要地是做到积极 主动预防传染病的蔓延和发生。1944年8月13日,《解放日报》再次刊发了当 时的延安市副市长马豫章的文章,强调指出,今后不论是下乡给群众看病的医疗

①刘景范•陕甘宁防区防疫委员会五个月来的工作报告[N]•解放日报,1942-10-29. 队还是在当地进行群众卫生工作的干部都必须努力掌握“预防为主,医药为辅” 的这一防疫方针,尽自己最大一切努力来发动广大群众讲究卫生,预防疫病发生。 ①因此,当发表了这些关于疫病防治工作相关的重要社论和科普性文章后,对于 快速宣传群众,动员群众,提高群众的疫病防治意识,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 用。

  1. 2制定了切实可行的政策法规

早在1927年土地革命战争期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就在根据地颁发了 一系列关于疫病防治方面的法规、条例、规则、纲要等,大力向广大军民宣传。 例如,1932年3月,针对中央苏区富田、闽西等地发生的瘟疫情况,中华苏维埃 共和国人民委员会颁布了《苏维埃区域暂行防疫条例》,详细地记载了在苏区如 何划分防疫范围、介绍防疫办法、处置传染病办法以及卫生防疫运动如何指导员 工作纲领等等,其中第八条明文规定各级苏维埃政府及红军卫生机关要经常深入 广大群众之中,在群众中广泛地作卫生防疫宣传。到了 1933年10月,中革军委 又颁布了《暂定传染病预防条例》一文,专门介绍了关于九种流行性传染病的疫 情报告、隔离、消毒、检疫制度等,要求凡是不遵循本条例制定的条文,不遵循 卫生防疫管理机构所制定的期限之内应实施防疫事项的人或机构,各级首长对各 级卫生机关应当予以处罚。那么,到了抗战时期,为了将卫生防疫工作纳入正常 行政轨道,使其工作有章可循,边区政府和各机关单位先后颁布了一系列卫生法 规、制度和公约,对疫病防治各方面也做了明确规定。如《新中华报》1938年4 月30日专门设置了 “疾病防疫”一栏,提出了疫病防治应该注意的八条事项:“1、 保持河流井水干净清洁,严格禁止任何人在河流井水里洗澡洗衣服;2、应经常

①马豫章.延安市半年来的群众卫生工作[N].解放日报,1944-8-13. 保持房屋室内外清洁清爽,防止蚊虫苍蝇乱飞乱撞进行病毒的间接传播;3、不 要经常乱堆积垃圾污染物,必须随时做到打扫干净;4、决不允许喝生水或凉水, 不吃生的或冷的食物;5、一切饮用水和食物必须经过煮食沸腾后才能食用;6、 特别要注意防止敌特汉奸潜伏混进来携带病毒素瓶子或其他器具散布毒菌;7、 防止敌特汉奸在根据地对军民进行含毒物质的贩卖;8、努力开展扑打蚊虫苍蝇 运动,防止病毒快速传播扩散。”①12月25日,《新中华报》又规定了关于牲畜 疫病防治办法,指导群众试种牛疫苗和猪瘟疫苗,并提醒广大群众要养成良好的 卫生习惯,日常生活注意个人的卫生。1940年3月12 H,八路军军医处专门召 集各卫生机关召开了疾病防疫会议,制定了一个关于广大人民群众共同遵守的八 项卫生纪律规定:“1、不要随口在室内进行吐痰;2、不要随时随地进行大小便;

3、不要到处乱倒废弃物品及垃圾;4、不要对着人脸咳嗽打喷嚏;5、早晨起床 后务必做到漱口刷牙洗脸;6、不要饮用生水,不吃冰冷生硬的食物;7、自己 得病时应与他人保持一定的距离感;8、病人医治应做到与家属隔离开来。”②5 月,针对边区流行性传染病,边区政府专门成立了防疫委员会,设立了疾病防疫 机关及区乡设立疾病防疫分会,又制定了不要对着人脸当面咳嗽、病人必须隔离 医治等八项疫病防治工作纪律,要求广大群众共同遵守执行,依次来推动边区开 展的疫病防治运动;6月,为加强疫病防治宣传教育工作,边区政府又设立疫病 防治卫生处和疫病防治卫生教育设计委员会,各县也相应设置了疫病防治卫生科 员,各区设疫病防治卫生员,各乡设疫病防治卫生委员会,改进了《边区卫生报》 宣传内容,印发了《传染病防疫问题》、《防疫须知》、《军民卫生手册》以及 大量疫病防治宣传单,举办了疫病防治卫生晚会、卫生宣传周、卫生展览会等等

  • 防疫专栏[N]新中华报,1938-4-30.
  • 军医处召开防疫会议[N]新中华报,1940-5-17. 活动,初步建立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疫病防治卫生行政系统。到了 1942年4月, 边区政府又设立了疫病防治总委员会,专门负责筹划管理全边区的疫病防治工 作;5月13日,颁布了关于传染病分类的《预防管理传染病条例》,规定相应的 疫病防治报告和疫病防治制度。

与此同时,边区各机关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制订了普遍的疫病防治计划、条例、 公约。在疫病防治计划方面:1944年夏季,陇东分区合水县疫病防治委员会制 定了符合本地切实可行的11条防疫计划:(1)每家每户大门要刷洗成黑色或蓝 色;(2)选择一个合适的地方修建公共卫生厕所,动员大家有钱岀钱,没钱出 力,之后拟订册子并刊登报纸表示鸣谢;(3)建立村子里的加盖子垃圾坑十几 个;(4)每家每户做到门口打扫的干干净净,有空闲地的地方可以种植一些花 花草草和树木,县城城关必须保证半个月大扫除一次,对市场、空街、小巷也要 专门制定人按时打扫;(5)告诫河流上游严格禁止浸泡牛皮,吃水要掏水井、 掏泉水、清洗水池;(6)对于病死的牛羊、疫病瘟死的猪,严格禁止买卖,非 正常死亡后必须在庄稼地里掩埋处理,决不允许随随便便扔弃在附近山谷沟壑或 者居民居住地周围,否则一旦发现一定进行罚款批评教育等。对于违犯上述规定 的初犯者可以首先进行批评宣传教育,如果连续触犯条例三次以上者就要把初犯 者的名字写在墙上让老百姓监督指责。当时群众最害怕的就是把自己的姓名登载 报纸和书写在墙壁上进行批评,因此可以说制定的这些疫病防治公约起到了显著 的效果。①

在疫病防治条例方面:(1)卫生行政上:1937年7月至1941年2月20日, 边区政府和卫生处相继颁布了《陕甘宁边区卫生行政系统大纲》、《陕甘宁边区

①中共庆阳地委党史资料征集办公室•陕甘宁边区的文教卫生事业(内部资料)[G]•西峰:甘肃省庆阳地区印 刷厂,1993:75.

卫生委员会组织条例》、《陕甘宁边区卫生处组织条例》《陕甘宁边区卫生处处 务规程》、《边区卫生处办公规程》、《关于健全各级卫生组织的指令》等等, 并建立了自上而下的各分区、县、乡的疫病防治领导机构;(2)医药技术方面: 1940年3月13日至1945年5月14日,边区政府不断修订完善颁布了《陕甘宁 边区保健药社暂行条例》、《保健药社修正章程草案》、《陕甘宁边区医务人员 管理规程》、《陕甘宁边区医师管理条例》、《陕甘宁边区防疫委员会组织条例》、 《延安市各防疫分区委员会组织暂行规划》、《陕甘宁边区兽疫防治暂行办法》 (草案)、《陕甘宁边区中西医研究会组织简章》等;(3)兽医方面:1941年, 边区政府颁布了《边区牲畜出进口之奖惩及牲畜之保护权法》(草案)和《陕甘 宁边区兽医防治暂行办法》(草案);(4)中医方面:1940年6月至1943年,边 区政府通过颁布了《陕甘宁边区国医研究会简章》、《国医国药奖励优待条例》 (草案)及《国医国药奖惩条例草案》;(5)保健方面:1939年12月至1942年 8月,边区政府颁布了关于保健、饮食的条例法规,如《关于开展卫生保健工作 的决定》、《陕甘宁保健委员会组织规程》、《保健实施办法》、《陕甘宁边区 干部修养暂行条例》及《管理饮食物摊担规定》、《管理饮食店铺暂行条例》、

《环境清洁扫除规定》等等。

在疫病防治公约方面:最有名的是陇东分区镇原县六区二乡和白原村制定的 卫生公约,即“每人每月必须洗一次单衣;每天打扫一次自己的院子;人和牲畜 进行分隔居住;人和牲畜饮水分开盛装;建立男女厕所各一个。” “(1)碗筷锅 盘案,饭后要洗净;(2)剩饭和剩菜,不该苍蝇叮;(3)若要不得病,不吃生和 冷;(4)人人手和脸,每天洗两遍;(5)要将脚和衣,每月洗四回;(6)窑内和窑 外,每天都要扫;(7)厕所经常铲,牛圈两次垫;(8)人人能做到,年年不生病。” ①到了 1945年春夏期间,庆阳县疫病防治委员会不仅做到严格按照疫病防治公约 办事,每天派专门人员进行检查公共卫生,而且还发动干部起带头模范作用和广 大群众进行了两次规模较大的全县卫生清洁活动。一时间,陇东分区庆阳县被南 来北往的客商称呼为“小巴黎”。由此可见,边区政府制定颁布的关于疫病防治 工作的这些法规、条例、命令、计划、公约,针对性强、适应性广,简单易行, 逐渐为边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所接受,对疫病防治工作的开展起到了很好的 作用。

3.2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措施

  1. 2. 1成立相关防疫工作领导机构

疫病防治工作的开展,离不开健全的组织机构。为加强疫病防治工作的组织 领导,1937年陕甘宁边区政府成立了边区医院;1938年1月10 H,又成立边区 卫生委员会;同年3月15日,边区卫生委员会归属边区民政厅第三科管理。1939 年边区民政厅卫生第三科改为边区民政厅第四科。1940年边区民政厅第四科专门 负责妇孺卫生保育工作。1940年3月,中共中央在延安召开了防疫工作会议,5 月26日成立了延安防疫委员会,由中央组织部、边区政府、延安市府、留守兵 团、后方勤务部、青救、妇联、抗大、卫校等党政军及群众团体代表33人组成, 李富春同志任主任,刘斗争为副主任,蒋仁山为秘书。该会为延安防疫之最高领 导机关,负责延安市、县境内的防疫卫生。同时在大的机关单位及区乡级设立了 防疫分会,以领导所属各单位之卫生防疫事宜。

1941年4月,在边区卫生厅的组织下成立了家畜防疫委员会,推动了家畜

①卢希谦,李忠全•陕甘宁边区医药卫生史稿[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4:26. 防疫工作的开展。为进一步领导管理全边区的防疫工作,1942年4月29日, 陕甘宁边区正式成立防疫总委员会,李志中为秘书,民政厅长刘景范为主任。该 会“对于边区个机关、各级卫生机关执行防疫事务有指导辅助之责”,该会“在 执行防疫事务之时,得统一支配各级卫生机关之人力物力(包括人员器械等) 于工作完毕之时复员”。①陕甘宁边区防疫总委员会还在区、乡、村设立卫生防 疫小组,以领导基层的防疫工作。对于延安市20公里以内党政军民防疫卫生事 项之进行,共设四个防疫分区委员会,每分区按3至5个乡的范围为界,各分 区委员会负责进行该区域之党、政、军、民防疫工作。各分区委员会又在各机关 及乡政府中人口集中之乡设立支会。这样的组织架构,保障了延安的防疫工作。

从此,边区卫生防疫工作得以有组织地开展。1937年抗战爆发后,由于抗战前线 战场医护人员的需要,边区已有的疫病防治机构远远不能满足边区日常医疗卫生 防疫工作的运转。为此,党中央决定建立新的医疗卫生防疫机构,服务边区人民 群众。即当时在延安的中共中央医疗系统、中央军委医疗系统和边区政府医疗系 统。

中共中央医疗系统:由中共中央卫生处和其下属医疗卫生机构组成,其职能 分别是:中央各机关学校卫生行政机关,其职责主要负责伤病员的收容救治,医 务工作者和医疗器械药品的调剂补充等事宜。在归属问题上,中央军委总卫生部 直接领导中央卫生处,具体工作由处长负责安排实施,其直属单位有中央医院、 中央干部疗养院、肺病医院等等。

中央军委医疗系统:由两部一处(八路军卫生部、军委总卫生部和十八集团 军卫生处)三家机构组成,其职责主要负责中央军队系统的医疗卫生救治工作。

①《陕甘宁边区政府颁发边区防疫委员会组织条例的命令》,《陕甘宁边区政府文件选编》第6辑[M]., 档案出版社,1988年,第180页。 在归属问题上,军委后勤部下辖的卫生部直接领导中央军队系统的卫生领导机 关,其职责主要是主管延安的医疗卫生机关。其直属单位有延安中国医科大学、 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甘谷驿第二兵站医院、八路军直属门诊部、八路军留守兵 团野战医院、各分区部队医院等单位。

中央边区系统:直接归边区政府卫生处领导,下辖机构有边区医院、边区门 诊部、边区医专以及边区保健药社、卫生合作社、国医研究会等。根据1937年7 月颁布的《陕甘宁边区卫生行政系统大纲》规定,陕甘宁边区的医疗卫生事业, 全部归属边区政府民政厅直接管理。在边区政府民政厅专门设立卫生处机构,执 行边区医疗卫生计划。相应地边区各县市卫生处隶属于其县市政府公安局管理。 为了加强对边区政府医疗卫生防疫工作的领导,1940年12月5日,欧阳竞担任 卫生处长。1941年1月,在延安市南门外小沟正式成立卫生处,同时制定了《陕 甘宁边区卫生处组织规程》,卫生处初设三科:材料科、保健科、医务科。1941 年2月8日,又专门成立卫生署机构,下辖单位有边区医院、各机关、学校、工 厂、分区卫生所、光华制药厂、保健药社、边区医校、干部休养所等等。当时傅 连璋担任中央总卫生处处长,其主要职责是负责中央直属各机关和中央领导同志 的卫生保健工作,下设医政、药材等部门。

现概述边区主要医疗卫生防疫机构情况:

  • 延安中央医院:1939年11月正式成立,地点在延安李家堀。傅连璋、 何穆等曾任院长。设有内、夕卜、妇产、儿、五官、传染、肺科及X光室、手术室、 化验室、药房、饮食房等部门。在1942至1943年两年期间,产妇共有839名, 无1例死亡。1943年住院病人病死率下降到9%,小儿支气管肺炎病死率下降 到5%,老人大叶性肺炎病死率下降到3.7%O同时也为边区周围群众疫病防治 工作做出了重大贡献,例如1943年收治病人140人,群众占住院总数6%, 1944 年5月至10月,群众占住院总数的15%。
  • 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为纪念加拿大共产党员、共产国际主义战士白求 恩大夫将原八路军军医医院改名而来,苏井观、鲁之俊、黄树则等先后担任院长, 汪东兴、刘新权等先后担任政委。下设内科、外科、妇科、儿科、五官科、结核 科等各科门诊及化验室、X光室、手术室等部门;共有病床位200张,医务工作 者120人左右。一直以来常常组织医疗工作队下乡为边区周围的群众免费治疗疾 病或者宣传疫病防治事项,仅1943年就治愈270名病人,1944年上半年为1096 名群众诊治,深受群众欢迎。
  • 边区医院:1937年夏季成立,院址先后迁移延安宝塔山下、安塞和延安 白家坪。傅连璋、苏井观、刘夕青、欧阳竞、高明、黎明中等担任院长。设有病 床150余张,工作人员80至160人,设有手术室、化验室、X光室等。1937年 底,中国红十字会首批派出第7、第23、第39三支医疗队奔赴边区,协助八路 军开展医疗卫生防疫救护工作,带来了药品和医疗器械,使边区医院人力、物力 都得到了加强,半年时间建立9个医疗网点,培养22个模范卫生家庭,治疗2676 个病人。同样也为群众服务,如在青化眨的巡回时就大力宣传疫病防治常识,举 办卫生展览会和临时接生训练班,培训新的接生婴儿人员。
  • 中国医科大学:1937年创立,前身为中国工农红军卫生学校,院址设 在延安城东的柳树店。首任校长王斌,教员有薛公绰、谭壮、马旭、季钟朴、黄 树则、鲁之俊等,学校坚持以“培养政治坚定、技术优良、为革命工作、为大众 服务的卫生干部”为目的,下设7个学系,设有药理、病理、生理、解剖,细菌 和内外科,其日常教学工作也兼管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为保证提高教学质量, 1940年10月,学员改编后分为高级班和普通班,授课不同,学制延长为四年制, 预科生和临床实习生,学制共五年,设立讲义书籍出版编审委员会,翻译各国医 学名著,从此逐步走向正规化。据统计,从1938年至1940年学校共培养出各类 卫生人员498名。到1945年,供给部队医生1200多名,仍有在受训练将近1000 多人。

(5)卫生合作社:1944年春边区一度有流行病伤寒、回归热等症状,为解决 人民群众的疫病防治困境,破除封建迷信色彩,打击巫神,提倡科学文化,治病 救人,在群众的呼吁下,边区政府委托大众合作社办理,总社设在延安。在疫病 防治方面,仍然坚持“中西合作,人兽齐治”的医疗工作方针,下设中西兽医门 诊室和西药房。给予群众免费看病治疗,随叫随到,在给病人看病上不受办公时 间约束限制,且药价低廉。合作社除经常业务开展之外还给周边群众看病,看病 过程中宣传疫病防治常识,介绍创办合作社的意义,代替销售各种医疗器械药品, 还出版了《卫生周刊》杂志,宣传群众如何进行预防接种等等。总之,上述这些 疫病防治机构的建立,在一定程度上预防了边区流行性疫病的传播,缓解了边区 缺医少药医疗卫生的情况,较好地承担起了服务边区广大人民群众疫病防治工作 的任务。

  1. 2建立基本疫病防控预警机制

为贯彻“面向群众服务”、“中西医相结合”、“预防为主,医药为辅”的 三大防疫方针,更好地服务边区群众,做好疫病防治工作,在疫病防治实践中边 区防疫委员会逐步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疫病防治预警机制。

一是实施接种预防。接种疫苗是近现代医学疫病防治工作的主要措施之一。 因此,边区政府三令五申地强调要求要把加强预防接种和预防注射工作作为疫病 防治的有效方法进行推广,提高群众免疫力。1939年《新中华报》发表了关于《把 卫生运动广泛的开展起来》的评论性文章,强调指出在边区疫病防治工作中必须 强迫群众施种牛痘和注射防疫针。延安市1940年又确定今后疫病防治工作就是 由市级防疫分会加强各区防疫工作,在各区、各组织上大量动员群众进行打防疫 针。其中儿童接种和牲畜接种至关重要。在儿童接种方面,主要采取下乡施种和 在药社或者医院设工作点来进行施种的两种注射方式。例如,1940年3月,延川 县出现小孩子死亡率较高情况,仅禹居二乡一个村庄,就有13个小孩死亡,经 过查询原来是患天花死亡的儿童占据主要部分,构成了对边区人口发展和保健儿 童的很大影响,于是边区政府责令民政厅快速派医务人员携带痘苗前往施种,“群 众中打防疫针的共计有一千余人。”①在牲畜接种方面,1941年牛瘟疫苗的试制 成功对牲畜的防疫工作是一个重大突破。在1941年之后大约一年的时间内,边 区便成功研制出了将近16万毫升的高度免疫血清,用于对疫病发生区或者疫病 传播相邻受威胁的地区牛养,全部进行免疫注射治疗。例如,1943年春,富县、 甘泉一带岀现了牛瘟流行传播的情况,导致大量耕牛瘟死,边区建设厅立即派人 去当地根据瘟疫发生情况,最后研制出了一批专门注射治疗牛瘟预防疫苗及血 清,到8月份就给甘泉县的群众耕牛进行了注射防疫针。据介绍,耕牛注射此预 防牛瘟防疫药针一次后,可以保证在一年之内不传染瘟病。注射牛瘟后,牛不需 要休息,即可能够使用干活。”②注射疫苗来预防牛瘟发生,不仅极大地控制了 边区牛羊瘟疫的发生,而且大大促进了边区畜牧业的发展。为进一步做好实施接 种预防疫病防治,1941年边区卫生处决定组织疫病防治工作队下乡给群众和牲畜 注射疫苗,预防疫病发生,据统计,注射200瓶伤寒、霍乱疫苗,30打牛痘苗, 注射3300余人。1942年3月,中央门诊部为进一步规范施种工作,决定设定固

  • 陕甘宁边区财政经济史编写组,陕西省档案馆合编•陕甘宁边区政府文件选编(第2辑)[M].西安:陕西人 民出版社,1987: 144,343..
  • 简讯:甘泉防止注射疫苗预防牛瘟[N]解放日报,1943-8-25(2).

定时间对群众进行预防接种,如“从3月15日起,规定每周星期一和星期四两 个下午进行实施接种牛痘。凡在本市及附近5岁以下的儿童,可前去实施接种。” ①到了 1945年,预防接种时间重新调整,中央门诊部规定“自3月21日以后, 每星期二上午,在中央门诊部为机关群众的小孩子实施接种牛痘。”②根据1944 年边区举办卫生展览会统计数据显示,全边区卫生处3年来共种痘51950人,预 防注射7723人,替群众种痘110473人。

二是实行疫情报告制度。对于疫病的扩散、蔓延和传播的限制手段就是及时 发现及时报告,以此达到把疫情扼杀消灭在萌芽状态的目的。这样,边区政府着 手建立了疫情报告制度。1942年5月13日,边区防疫委员会通过了关于《预防 管理传染病条例》,共划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指定为天花、霍乱、鼠疫,此类传 染病经过诊断后,必须用电话电报在24小时之内报告本会形式进行告知群众; 第二类指定为流行性脑脊髓膜炎、伤寒及副伤寒、猩红热、回归热、斑疹伤寒、 赤痢、白喉,此类传染病发生后必须按周进行报告。如果一旦遭遇上述描述第一 类性质的传染病发生情况,经过边区防疫委员会诊断确认无误后,立即在一定期 间内限时要把发病区域的交通线路进行断绝,实行病人隔离治疗等措施,且传染 病人必须立即送往医院进行治疗,若医院没有设立隔离病人治疗室,必要时由防 疫委员会协同地方专门设立。为加大传染病的控制、传播和蔓延,边区政府1942 年8月14日,专门有针对性地颁布了一系列紧急通知和通告:(1)遇到有头疼 发热的病人,应该进行全身体格检查,仔细为其诊断病状,如果在诊断不清楚的 时候,千万不可冒然下药治疗,以防避免掩盖病情症状,更难在早日进行诊断。

(2)遇到有头疼发热的病人,应该立即采取措施进行实施隔离,使病人尽快脱 离集体生活,对其大小便进行消毒,使病人卧床多多休息,多喝白开水,吃一些

  • 通讯:内蒙带鼠疫蔓延总卫生部防止延及边区中央门诊部接种牛痘[N]解放日报,1942-3-19(4).
  • 康心.中央门诊部为军民种痘[N].解放日报,1945-3-27⑵..

稀的食物,每隔四小时要体温脉搏测量,呼吸一次,温度在39. 5摄氏度以上时, 必须适当采用物理方法给病人降降体温。(3)如果病人出现便结症状即可采用 盐水灌肠的办法治疗,千万不能使用泻药,以免恰好遇到患伤寒的病人,这样会 导致溃肠出血和肠穿孔的隐患。(4)在病人被诊断为感冒时方用退热剂,在没 有确定诊断之前最好不要使用,以免留下后遗症状,而且扰乱发热症状,难以做 出科学诊断;即使病人被诊断为“感冒”,哪怕是许多轻微一类的传染病,都有 可能被误诊为“感冒”,这样在给服用退热剂的时候,如果连续服用三天仍然还 没有达到退热效果,不可再给病人服用。(5)连续发热三天不退的患者,立即 送往中央医院或和平医院接受治疗,没有必要把病人留到发病第二星期时候再送 去,以免造成危及病人的生命健康。①1943年,边区防疫委员会下又发了《为防 止回归热及斑疹伤寒的通知》和《为防止急性呼吸系统传染病的通知》两个通知, 要求“遇到有头脑发热的病人,立即前往医院接受检查治疗,如果病人在医院己 经诊断患斑疹伤寒或回归热,应该立即与其家属隔离,并洗澡消灭虱子,以此杜 绝传染给他人。”“与此同时住房的人数进行相应调整安排,特别要注意哪些在 窑洞中过集体生活的人,务必做到使每个人的床位间距在3市尺以上,对于几个 人共住一炕的地方,大家最好是头对头,脚对脚的睡觉,防治疫病传染。”同年 6月10 H,中央总卫生处又下发了《为预防小儿痢疾和腹泻肠炎的通知》和《预 防伤寒痢疾急性胃肠炎(泻肚)的紧急通知》两个通知,要求“一旦小孩子出现 发热、腹泻的症状,立即对小孩子与家人隔离,停止或者减少患病孩子的日常饮 食,得让他们多喝开水,在其大小便上要铺撒上石灰,用开水煮尿布进行消毒, 并及时送往中央医院小儿科,按照规则挂号进行门诊治疗。” “保证一切业务工 作者有足够喝的开水,并有烧开的水来冲洗碗筷,漱漱自己的口。在外执勤的人

①为规定处置急性发热病人办法的通知[N]•解放日报,1942-8-14.

员应该设法带着开水在路上喝。”①这样,不难发现制定的疫病防治报告制度,

不仅能够使边区防疫委员会及时快速全面了解疫情发生情况,而且该疫病防治报

告制度提高了边区广大人民群众的自觉性和责任心。如表1、表2所示:

表1:陕甘宁边区防控传染病的预警机制表

表2: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预警机制简表

三是实行隔离制度。快速有效的疫区处理是防止疫病扩散和蔓延的关键。

1941年3月28日,陕甘宁边区民政厅发布了《陕甘宁民政厅布告》,其中第7 条至第12条明确关于对传染病的隔离制度的初步规定:“7、发现有人患瘟疫时 必须立即将病人安置在其他窑洞居住,严格要求与好人进行隔离,在饮食餐具上 禁止与好人公用,病人饮食用过的餐具,必须用开水煮或石灰泡一会儿消毒后才 能放心使用;9、病人的一切排泄物,必须挖坑深埋掩盖处理掉,不得随意进行 乱倒乱弃;10、对于哪些已经发生瘟疫的村庄,必须马上立刻通知相邻村庄或者 附近机关进行预防瘟疫,并停止与发生瘟疫的村庄人员来往,等到传染的瘟疫消 灭三个星期后,才能恢复原来的状况;11、如果发现有传染病的苗头发生,必须 马上给当地政府打报告告知,在转报上级后立即快速将病人送往医院检查治疗, 务必按照民政厅颁布的防疫布告条例来执行;12、在各级政府接到关于传染病发 生的报告时,必须马上安排布置行之有效有序的预防措施,必要时要严令断绝交 通之间的往来,对传染发病区进行封锁处理。”①防疫区的封锁与隔离切断了传

①陕西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陕西省志•卫生志(第72卷)[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6:116. 染病的进一步传播途径。边区卫生防疫主管部门为了对各种疫情的发生做到早发 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经常性地组织大批疫病防治工作队下乡进行巡回 查看诊断,一旦发现疫情症状,立即把患者送往医院进行救治。这就是在某个地 区一旦发现了疫情情况,卫生部门首先要及时发布疫情通知公告,其次各个相关 部门要高度重视,积极号召大家进行预防治疗,然后立即组织专家前往瘟疫发生 区域进行巡视、调查、指导开展防疫工作。例如在延安东二区和甘泉县发生了流 行性脑脊髓膜炎之后,边区政府立即封锁上述瘟疫发生地区;严格禁止延安附近 的机关学校进行一切集会和报告活动;凡是从瘟疫发生区域来延安的人,不管你 的病是否好了先隔离IO H,对发热及疑似的病人采取严格的隔离制度;且立即 派医护人员奔赴瘟疫发生区防疫并调查其原因,以最快地速度扑灭病象。

这样,在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就初步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医疗卫生防疫预 警机制,基本实现做到了病前有预防、病后有报告、疫中有隔离的制度,在预防 恶性传染病的迅速蔓延、传播以及及时医治患传染病的人员过程中起到了很好的 示范推动作用。

  1. 2. 3开展群众性的防疫宣传教育

由于边区广大群众有着浓重的封建迷信和不讲卫生的习惯形成已久,加上文 化思想观念落后,只有加强疫病防治工作方面的知识宣传教育,唤醒他们自觉行 动主动抵制封建迷信思想,形成良好的卫生习惯,才能提高人民群众的卫生思想 认识。基于此,党和边区政府采取运用了多种方式方法加强疫病防治宣传工作, 取得了显著的效果。

第一,充分发挥文字媒介的宣传作用。一是利用党报,小册子进行宣传。如, 《新中华报》1938年4月开辟了 “防疫”专栏和《解放日报》1941年11月24 日创办了卫生副刊,专门向人民群众宣传清洁卫生和疫病防治常识,定期刊登各 地区在防疫卫生工作上的报告、取得成绩和经验;聘请专家教授编写了疫病防治 常识小册子,介绍怎么预防和治疗各种传染病;开展医药学习讨论大会,报道军 民开展的防疫运动情况。为解决群众疫病防治方面的疑惑,还专门开设了防疫卫 生信箱。当时,在边区各大医疗卫生机构单位,例如军委总卫生部、中国医科大 学及各大医院都印发了《怎样预防流感》《部队卫生防疫手册》各种防疫卫生宣 传常识及传染病防治的宣传手册发给边区军民。据统计,边区卫生处先后印发“军 民手册” 2000份,“传染病防疫问题” 100册,“防疫须知”300册,防疫传单 8种。使边区人民真正了解懂得了一些防疫常识,逐渐认识到疫病防治工作的重 要性;二是利用黑板报和墙报。这一般都设在人口密度比较集中的城镇、村庄和 交通要道,主办单位专门成立编辑委员会,负责征稿、岀刊防疫知识事宜。同时 编委会在群众中建立通讯小组,集思广益,宣传防疫卫生知识。墙报一般都是10 天或半个月出刊一期,黑板报为2至5天出刊一期。内容涉及丰富多彩,有防疫 卫生常识、医疗防疫经验、传染病的防治和偏方、秘方的介绍等等,语言简单通 俗易懂,使群众容易接受,形式生动活泼,充分发挥春联、歌词、谚语、插图、 画像、漫画等功能。例如,在米脂县卧羊中心小学举办的“大众黑板报”上,曾 经刊登了一只关于羊瘟的使用药方,结果为群众所采纳使用,挽救了传染疫病的 100多只羊生命;三是在报刊专门开辟卫生知识专栏。边区当时的报刊杂志《新 中华报》、《解放日报》、《边区群众报》、《中国妇女》等都是宣关于妇幼疫 病防治知识的主要阵地。例如,《中国妇女》发表了宣传妇婴防疫卫生知识《谈 谈女子的月经》、《受孕与分娩的经过》、《卫生常识一关于妇女的白带》等文 早O

第二,采取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活动宣传。一是利用广大群众集会和贸易的 场所庙会进行宣传,这是一个最佳的宣传有利的时机。例如,3月18日子长娘娘 庙会,4月8日延安清凉山庙会,充分利用陕北独特的秧歌形式表演了防疫卫生 知识“卫生歌”、“勤婆姨”、“治糠采(麻疹)”等宣传节目,收到了良好效果。 陇东分区庆阳县在3月1日的桃花山庙会上,陇东中学、庆阳完小、庆阳八一剧 团等联合组织了秧歌队和戏剧团,帮助教育老百姓学会讲卫生养成良好习惯;十 几个助产训练班的女同志也分散在广大妇女同胞中宣传讲解如何“怎样生娃娃” 等知识,受到了群众的热烈欢迎。其中在1945年农历3月11日延县柳林区四乡 北沟庙会上,边区妇联会和边区文协组织医务工作人员携带各种药品和“怎样养 娃娃”等彩画前往庙会进行妇婴卫生防疫宣传,得到群众热烈欢迎,以至于许多 妇女被妇婴卫生防疫知识宣传和彩画所吸引,急忙地烧了香便跑出去聆听宣传和 看彩画。①宣传员通过文化棚、问病处、秧歌三种形式给群众宣传妇幼卫生防疫 常识,在散发中央总卫生处印发的宣传画时,一般都要求群众牢记上面印刷的“娃 娃结实长得好,常晒太阳常洗澡……”等防疫常识内容记下来才给,所以收到了 极好的宣传效果。②二是利用演讲、秧歌剧。宣传卫生防疫知识、预防疾病、新 法接生的优越性封建迷信的危害性。例如1939年4月10日在延安卫生人员俱乐 部举办的防疫卫生演讲时讲道:“如何消灭我们的敌人一一传染病。” 1940年在 延安市各区召开的群众大会上,延安完小的学生化装宣传起到了很好效果,人民 群众懂得了疫病防治工作的重要性。1944年春节期间中央总卫生处组织编辑演出 的秧歌剧就以宣传卫生防疫为内容,到安塞县真武洞等地演岀,人称“卫生秧歌”。

第三,充分发挥先进人物的模范带头作用。边区政府广泛发动、充分调动一

  • 边妇联等机关在柳林区北沟利用庙会宣传卫生[N].解放日报,1945-05-05.
  • 子长杨家园子庙会上文化棚、问病处、秧歌三种形式宣传卫生[N] 解放日报,1945-05-05.. 切区乡干部、劳动模范英雄、工作队队长、小学教员等积极分子起来进行深入宣 传。一是各级干部以身作则,发挥模范带头作用。这就是在开展每一项工作之前 先召开小范围座谈会,各级干部要向人民群众讲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做的道理,使 他们弄清道理心里明白了就容易喜闻乐见接受,干劲也会增大,进而相互开展防 疫知识竞赛,结果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例如延安北关乡杨庄坷干部刘全福和 高吉祥,以及积极分子张慕成,在疫病防治运动中,不仅自己以身作则带头示范, 而且还和区上派来的王存礼、李心云等干部一起为该村二流子马金祥和史留锁打 扫清理室内室外卫生,修建厕所,泥窑洞,结果全村三家二流子受此影响自动起 来打扫卫生①;二是利用教员进行宣传。这主要是通过教员动员学生回家后向群 众宣传教育、教育父母,帮助父母了解疫病防治知识,加强社会群防群治的卫生 力量,作用更大。如陶端予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作为杨家湾小学教员,他本人又 担任兼职宣传员和卫生员,身体力行,带动该村成为卫生模范村;三是发动医务 工作者下乡宣传。边区各大医院及卫生单位,为了尽快向群众宣传和普及新的婴 儿接生法,经常发动组织组建疫病防治医疗工作队、助产工作队和接生组深入到 边区附近地区进行卫生医疗巡回,帮助当地妇女做好诊疗、接生和举办婴儿新的 接生训练班。如到安塞、子长、志丹等县进行巡回医疗卫生的中央卫生处巡回医 疗工作队,当时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宣传妇婴卫生防疫知识,通过调查产妇和新 生婴儿的死亡及疾病情况,帮助改造当地旧接生婆,培养新法接生员。当时在每 个县医疗队他们几乎都要停留一个多月左右时间,上午免费为群众看病治疗,下 午举办接生人员学习班,广泛宣传防疫知识。其中在绥德下乡工作中的白润芝同 志,仅宣传卫生保育法就走了 45家农户,既在学校内教卫生防疫课程,又组织

①马豫章.延安市半年来群众卫生工作[N].解放日报,1944- 8-13. 临时性的助产训练班。据统计,仅1944年这一整年,就有二十几个医疗工作 队、助产工作队和妇孺卫生工作队深入边区各地宣传,受教群众达112名人, 他们走进边区为妇幼卫生防疫知识的宣传起到了推动作用。与此同时,下乡的 各个医疗工作队和接生组也免费为群众看病、接生,使当地许多病危的群众转 危为安,特别是新接生婴儿办法大大提高了婴儿成活率,使人民群众得到了实 际的医疗效果。

第四,举办形式多样的卫生知识展览会。为进一步广泛深入宣传疫病防治知 识,边区政府经常性地举办形式多样的卫生展览会。根据《新华日报》、《解放 日报》、《解放区展览会资料》等资料记载,卫生展览会的举办单位既有八路军 政治部、留守兵团直属队、又有军委卫生部、边区政府,既有中央医院等医疗机 构、中国医科大学等教育系统,又有第一次文教会陈列室、妇委会等群团组织。 这些不同单位举办的形式各异的卫生展览会通过实物、图画、表格等形式面对面 直观地向群众宣传普及妇婴卫生疫病防治知识。如1939年,八路军军医处为了 加强边区防疫工作,提高军民卫生知识,就在延安发起了 “七七”卫生展览会, 当时整个展览会上,参观的人挤满了每个科室,每个科室中专门设有招待员,向 参观观众解说着各项疫病防治疑问,使人们一目了然疫病防治工作的重要性。

1940年,边区政府又利用庆祝“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时机,成功举办了关于妇 幼卫生展览会,在展览会上,通过逼真形象的生理解剖图表详细地向妇女解说了 妇女生理、受孕至婴儿方面的常识,陈列了一些婴儿怪衣、怪胎以及妇女近代以 来在生理上需要的物品和药品,并且栩栩如生地将婴儿的睡眠、哺乳、垫尿布的 使用等反映出来许多群众参观之后,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小孩不是老大爷 赐给的,是这样生的呀!”①之后,1941年5月,在延安文化俱乐部军委卫生部专 门组织了医药界青联成功举办了首次防疫卫生展览会,展览内容涉及医学卫生挂 图、统计表格、各种疾病的来源与预防说明以及边区出产的医疗器械药品等等。

1944年7月17日,在延安市又举办了规模空前的卫生展览会。展览的物品极其 丰富,内容形式多种多样,无不应有尽有,极其具有感召力。例如,单是图表展 览就有350张。统计了延安市人口出生率及因疾病死亡数据情况,分析了防疫卫 生,妇婴卫生,营养品,列举了边区自造的医疗器材和代用品,病理标本,边区 药产,科学仪器(如显微镜)等等。这次展览会的最大特点,就是在于重用实物, 连环画故事等反复说明疾病的危害,提醒大家警惕和注意,积极起来扑灭各种病 源。②导致参观的人人络绎不绝,切切实实感受到了活生生的妇幼卫生防疫知识 的教育。当时有一位曾经生过13个娃娃的老年妇女,结果其中有11个孩子就得 了脐带风而死亡了,当看完展览会后,后悔伤心地说:“要是我早了解早明白这 些大道理,这会儿这些娃娃都活着呢!”参观结束之后,她用自己在会上聆听的 关于妇幼卫生保健和婴儿接生新办法,回家后把自己和女儿的头洗得干干净净, 换了一身新衣服,然后带着女儿来看展览,并且还说:“我就是再穷,也要送她 到医院去接生。”③在展览会后,卫生展览会的重要部分内容被印成小册子,散 发到边区各地农村,这不仅有利于提高广大人民群众的防疫卫生常识,而且对开 展防疫卫生运动和预防疾病也起到了良好的推动宣传作用。因此,可以说,边区 的疫病防治宣传工作是相当成功的。

第五,把卫生防疫宣传和文化教育结合起来。为加快传播卫生防疫知识,边 区政府将卫生防疫知识融入课堂教学、社会教育之中,将卫生防疫知识宣传作为

  • 郁文•在妇女生活展览会上[N].新中华报,1940-03-29.
  • 通讯.《延安举办卫生展览会[N].新华日报,1944-8-23..
  • 张潮•结束愚昧迷信的生活[N]解放日报,1944-08-11.

文化教育的一部分,大力拓展了卫生防疫的宣传路径,取得了很大成效。一是专 门设置卫生防疫知识课程。为了使孩子从小了解卫生防疫常识,当时在全边区的 中小学教育课程中,都普遍增设了卫生防疫常识课,要求教育要从娃娃抓起。例 如,1940年8月中共中央宣传部给边区党委及边区政府的指示信中关于提高陕甘 宁边区国民教育就指出,在高小教育当中,应该以提高一般文化教育水平为主, 同时把农业、畜牧或手艺上的生产教育以及卫生教育当作辅业。1944年5月,边 区教育厅与西北局宣传部共同拟定了边区中等学校新课程,内容包括边区建设、 国文、数学、史地、生产知识、医药知识等等。①二是紧密结合社会教育。这主 要是利用冬季闲暇时间开展卫生冬学宣传教育。随着大生产运动的开展,1943年 之后人民群众物质生活得到了极大改善,那么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也随之提高 了,于是在边区政府发岀“卫生第一,消灭婴儿60%的死亡率”的号召下,各地 创办了一大批关于妇婴卫生防疫为主要内容的妇女卫生冬学学习班,到1944年 共办了三千四百七十所冬学。这种冬学方式被边区政府积极推广,不仅提高了群 众文化水平,而且传播了卫生防疫知识。据统计,在冬学教育结束时,按新法做 了月经带有35个妇女,用了新法接生的有4个产妇;有3个怀孕的妇女作了生 娃娃的准备;还有几家也注意小孩子的卫生了;其他像出现了经常洗手、洗脸, 不吃生冷、剩饭有30多家。三是兴办扫盲识字班。在边区创办的以妇婴卫生防 疫为主要内容的妇女卫生冬学中,镇原县刘家城村的妇女冬学就收到了非常好的 教育效果,是一个典型的扫盲识字班。在镇原县刘家城,当地的54个妇女结果 43个被诊断患妇女病,39位能生育的妇女总共生育孩子194个,但结果活下来 养活的仅有88个,可以说儿童死亡率占到了 54%以上。当时妇女们普遍存在读书

①西北五省区编纂领导小组,中央档案馆编•陕甘宁边区抗日民主根据地(文献卷•下)[M],北京:中共党史资 料出版社,1990 :398 .

识字没用处,自己得了病连孩子都养不活的思想。针对这种情况,根据实际情况 当地妇女冬学制定了 “卫生第一,识字第二”、“妇女卫生为主,一般卫生为辅” 的扫盲方针,在妇婴卫生保健课程上,专门请人画了关于妇女新法接生的挂图6 幅,用来教导妇女如何做好月经带,推广如何做好婴儿新法接生及护理工作。

  1. 2. 4加大破除迷信改造巫神运动

边区的巫神危害最为猖獗,他们大多数是来源于不学无术的二流子,有的干 脆是初步具有一丁点中医知识的庸医,要把开展疫病防治工作各项政策贯彻落 位,就必须坚决果断地打击活跃在边区的大批巫神。

一是开展破除群众迷信思想教育活动。边区政府运用各种方式劝说群众看病 不要去找巫神,主动接受现代医学治疗,积极主动向群众宣传文化防疫知识,用 事实揭露巫神为骗取钱财而不能为群众治病的旁门左道,加大对封建迷信所用物 品的征收税率,严格控制一切封建迷信所用物品流入边区危害人民群众,以达到 逐步消除在群众头脑中的根深蒂固的迷信思想。例如1944年4月,《解放日报》 发表了《开展反对巫神的斗争》为题文章,号召边区各级政府要深入群众做广泛 的思想宣传教育工作,注重用生活中一些活生生的案例,使大家从个人切身的利 益出发感受到,从现在身边的熟悉的例子了解认识到,封建迷信思想非破除取缔 不可,巫神非打根除到不可的道理。例如,1944年4月,陇东分区庆阳地区曲子 县马岭区发生了流行性耳下腺炎,不少当地得病患者拒绝去医院检查治疗而是请 当地一位阴阳先生去念经,结果20余人被“念死”,最后连请的阴阳先生也被 传染此病,后来经过陇东分区医院大夫郭士俊等人抢救,才挽救了阴阳先生和其 他患者脱离生命危险。这件事情不仅严厉警告了阴阳先生本人,而且也批评教育 了当地人民群众,使他们认识到医院求医生才是生命健康唯一的正确的道路。从 此老百姓相信肯定了 “医院开肠破肚是放不了元气的”,“医院看病就是比阴阳 神官强。”他们指手画脚的研究着疫病防治工作宣传画上的人物,当看到针线断 了,阴阳先生收法不抵事时,都带着一股鄙视的语气说:“哼,还装啥洋相呢! 哄老百姓的钱是一把手。谁有钱没处扔了送给他呢! ”还有人说:“我以后再也 不请阴阳巫神了,那一套是哄人骗人的,有病还是请医生。”①

二是开展反巫神斗争。边区的巫神大多来源于二流子。所谓二流子,就是指 的是那些长期居住在村子里不务正业,整天游手好闲,沿门乞讨行骗,吸食大烟, 玩耍赌博,有一身坏毛病的人群。他们虽然人数不多,但在社会上造成的影响非 常恶劣。这主要是由于边区贫穷落后,医疗卫生事业落后,严重缺医少药,老百 姓看不起病,一旦生病一般都不去医院找医生治疗,而是求神拜佛或听天由命, 这就给巫神乘机装腔治病提供了机会,使得巫神在边区广大乡村广泛猖獗活动, 假托鬼神附身,造谣惑众,用“火烧阴毛”、“麻绳网指”、“吊瓦”“安砖” 等极为残忍愚昧的手段为群众“治病”,他们不仅骗人钱财,而且往往是“无病 变为有病,小病变为人病,人病变为死症,”害死了不少人。据统计,在延安县 1944年有巫神161人,他们一年下来共计诈骗群众钱财多达3360万元边币,其 中59人坦白交代自己罪行,经他们的双手而导致278名病人死亡。巫神危害如 此严重,以至于当时的边区报纸发出“整个边区,就有一批这样的巫神,天天都 在做这种杀人的勾当”的惊呼。基于这种情况,1939年11月在边区第一届参议 会上,崔曙光、罗成德等18名参议员就提出取缔巫神的建议。1940年6月边区 国医研究会成立后,也向边区政府提交了严格取缔巫神法师利用封建迷信误人的 报告。一直到取得抗战胜利后期,边区政府利用群众的力量组织开展了多次大规

  • 伯羊.卫生运动中的连环画[N].解放日报,1944-8-28. 模的群众反巫神运动,打击斗争他们,感化教育他们。例如,1944年4月30日 中央民委在召开的群众卫生座谈会上,各单位异口同声一致认为必须发动群众力 量才能揭露巫神危害进而改造他们,号召大家积极向延安东区清凉山卫生所王区 寝和阮雪华两位医生看齐学习,因为他们在群众中树立威信后,当地四个巫神站 不住脚,都避开了。6月,陇东分区文教工作团在华池县成立了文化卫生委员会, 积极开展反对巫神的斗争活动,像巫神何老公等人亲自坦白从宽告知群众自己如 何行骗钱财,让当场聆听的群众擦亮了的眼睛。11月边区文教大会又正式通过了 《关于开展群众卫生医药工作的决议》,提出了各地应该大力推行崔岳瑞运动。

要充分利用一正医生治病救人一邪巫神敲诈害命的典型案例事实,唤醒广大人民 群众意识,开展好反巫神斗争与巫神坦白罪行相结合运动,对哪些罪大恶极以酷 刑为名治死病人的巫神要追究刑事责任予以法办。在边区文教大会结束后,边区 政府立即着手开展了反巫神打击斗争活动,使越来越多的人民群众不再相信巫神 了,进一步认识到巫神的带来的严重危害性,达到了预期的防疫效果,特别是新 法接生使婴儿成活率大大提高。最为典型的就是边区开展的崔岳瑞运动,他不仅 为群众不相信鬼神树立了榜样,而且使定边卜掌村成为卫生模范村,该村又宣传 别的村子,从而推动了疫病防治工作的进展。通过反巫神宣传,巫神觉悟后以自 身体会来宣传如何骗人,从而使巫神逐渐销声匿迹了。

  1. 2. 5促进中西医互相结合的防治

中医是中华民族的瑰宝,是中国医药实践的经验性的智力成果,是中国对世 界的一大贡献。在1940年6月14日,边区政府组织召开的国医代表大会上,就 今后如何进一步改进中医中药和促进医疗工作更好发展进行了深入讨论,最后决 定正式成立中医研究会,在会章中要使“国医科学化”的号召首次被提出来了。 随即7月12日《新中华报》就刊登了《从速开展边区卫生工作》一文,指出“要 把边区的中医组织起来,给他们以科学的知识。” 1940年7月八路军制药厂也编 辑出版了《抗日战争新药集》一书,关于中西医药如何混合配制提出了一些独到 的见解。《解放日报》也于1944年4月29日发表了《开展反对巫神斗争》的社 论。指出:虽然中西医在病理、诊断、疗法等方面存在着不同的学说见解,但是 中医是更为人多服务的,西医相比是更为科学进步的,这两者都是有利于治病的, 没有哪一个是不利于治病的,所以两者应该更加紧密团结起来,互相帮助,共同 与打击巫神作坚决斗争。

边区政府副主席李鼎铭是中西医合作的积极推动者。在1944年7月回答《解 放日报》记者关于中西医合作的问题时,他就强调指出:关于中西医合作,这是 一个斗争非常激烈的问题,但在边区却有着不同的实际情况。因为大家都是为着 一个真理而工作,即为人民服务,这就需要彼此能够打开大门,西医千万轻视国 医,国医也不要自恃有几千年的历史丰富经验而妄自尊大瞧不起西医,而要做到 互相尊重、学习、合作,才是有前途命运的。关于中西医相互合作的办法,曾经 有人主张分工治病,西医治外科,中医治内科,也有人主张国医向西医介绍药品, 西医向国医告诉一些生理卫生等归纳科学知识,我认为这些是很好的办法,也是 非常有必要的。但由于他们根本讲究不同,药品能共同使用的也不是很多。所以 说在内科方面中医是不能完全胜任的。关于具体合作的方法和途径,最好的办法 还是各献所长,遇到疫病杂症,大家在一起共同研究,共同医治。但是要完全消 除成见,消灭隔阂,务必做到真心实意合作,为此,中西医就要建立多求接近的 机会,加强互相了解,把各自的经验技术毫无保留,开诚公布地讲出来。当然, 他特别批评了中医固有的宗派和保守观点,表示自己以身作则,自愿把数十年积 累的所有行医经验和医药良方全部贡献出来,以此号召所有中医立即纠正过去宗 派和保守观点,谦虚低头向西医学习。并提岀了中医改良的三个方面:“一是整 理庞杂的医书,研究过去历史经验,而加以适当选辑,以供国医及其后学者学习; 二是增加国医的治疗设备,和对病人的保养调理工作,采取西医的护士制度;三 是研究和提炼中药,炮制各种特效的丸、散、青、丹,以提高国医的功效。”①当 然中央医院院长傅连嶂更是中西医合作的积极推动者。1941年,120师政委关向 应因为身体有病返回延安住院治疗,当听到傅连嶂说起中西医之间产生的矛盾, 关向应就说,中医、针灸,这里面有好东西,整理和研究很有必要。在此后的医 疗卫生防疫工作中,傅连暉非常重视发挥中医药的作用,又多方探讨中西医团结 的具体途径,这都归功于关向应的谈话给傅连嶂启示。

因此,在边区各级部门和领导的大力倡导下,广大医务工作者齐心协力,团 结一致,掀起了一股向中西医互相学习的热潮。例如,交通药社负责人裴兹云1944 年9月30日在《中西医合作的几个问题》中指出:“中西医双方不应该互相指 责对方存在的缺点,而是要取长补短,通力合作,才能达到减少人民因疾病而死 亡与增进人民身体健康的目的,把边区的医疗卫生建设事业大力推进。”②陕甘 宁边区文教工作者在10月30日至31日,组织了中医、西医、兽医召开了座谈 会议,强调指出,边区要反对巫神,消灭疾病和控制死亡,达到中西医必须团结 合作地步。在医药卫生座谈会上,李富春同志也指出:中西医要做到为人民服务, 就必须团结一致,全力合作,提高疫病防治工作能力。这就是采取什么办法帮助 中医整理其医疗卫生方面的经验,然后达到能够以现代科学知识为基础和能吸收 中国医药成果的两大问题。中西医团结合作的重要意义,不仅在于提高中医的医

  • 解放日报社•李副主席号召边区中西医要合作互助[N]解放日报,1944-7-14(1)..
  • 裴兹云.中西医合作的几个问题助[N].解放日报,1944-9-30(4).

疗卫生水平,进而促进其卫生建设的方针完善,而且还要适用于现在边区和将来 全国。这就需要通过不断地实践发展才能作到中医工作的科学化和中国化,从而 达到毛主席号召的中西医合作统一战线取得最后成功。当然在合作中主要责任西 医应该负,就是研究西医如何帮助中医充实提高自己,应用科学方法解决边区的 医药问题。在延安这就需要成立中西医药研究会,吸纳广大中西医积极参与进来, 共同推动产生全边区医药联合会。在药理和医理上从而开展研究工作,成为全边 区人民群众医药技术的领导机关。①因此,在边区政府和各级领导部门的关心支 持下,中西医团结合作达成了一致的看法,引起高度重视,这都对边区开展的疫 病防治工作发挥了显著作用。

  1. 6完善医务人员的培训和管理

抗战时期,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十分重视医务人员的培训和管理 工作。毛泽东指岀:“边区应该现在把医药卫生的知识和工作大力推广一下,想 办法在每一个分区训练一些医药人才。或者是各分区送人来延安学习,或者是延 安派人去训练,我看都可以。”②针对培训和管理医务人员工作,充实边区医疗 卫生设施,李维汉则提出了具体办法:“现在应该积极动员一部分医务人员下乡 工作,并在延安市、延安县进行试办中西医合壁卫生合作社,等取到实际经验, 再向其他地方推广。目前应该着手训练一大批接生助产人员与民间卫生工作人 员,准备在区、乡建立医务所。”③边区政府为了把疫病防治工作落到实处,在 当时艰难的条件下,想尽一切办法对医务人员进行培训和管理,充实完善疫病防 治设施。

  • 解放日报社•文教会上中西兽医座谈积极合作为群众服务[N]解放日报,1944-11-4(1).
  •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毛泽东文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6:116..
  • 李维汉•回忆与研究[M].北京: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6:617.

一是积极培养医务人员。边区政府为了更好地开展疫病防治工作,专门培养 了一批医疗卫生干部。例如,为了培养地方医疗卫生干部,更好地开展医疗卫生 防疫工作,1940年7月7日,边区政府卫生处主办了地方卫生工作人员训练班。 1945年边区卫生署创办了妇女卫生纺织学校,专门抽调群众及其本人愿意长期在 边区服务群众的医务工作者,安排进行了为期10个月的培训学习。按照《陕甘 宁边区政府为抽调人员学习兽医和卫生工作的训令》和《陕甘宁边区政府关于选 送卫生学员学习的通令》的文件精神,边区政府决定从各地方抽调一部分县区级 干部和一部分工人来延安学习兽医医术和医疗卫生,培训结束后返回原单位进行 服务工作。学习时间分短期培训班和长期培训班,其中短期培训班主要是助产士 和卫生员,采取一边学习一边实践的方法,从而保证每一个区乡都有一位专门受 过专业培训的医务工作人员。据统计,仅在1938年至1940年3年期间,中国医 科大学就为边区及各抗日根据地培养了 498名各级、各类医药技术人员。从创办 至抗战胜利,陕甘宁边区医药学校共培养110名医生人、30名护士、13名司药, 总人数达到153人。中央医院共培养150名进修医生和实习医生,23名检验员, 25名药剂人员。同时,1939年12月1日,中共中央也专门作了大量吸收知识分 子的决定。毛泽东等领导人向各兵团首长发出了 “吸收大后方医务人才予以特别 优待”的指示:“鉴于目前边区医务人才培养时间过程长,医疗技术不高深,医 务建设进步不大等问题,今后我们应该想尽一切办法吸收哪些抗战大后方和敌沦 陷区技术水平高深的医务人才到边区来,在经济上给予优厚待遇,在政治上作为 非常干部对待,在生活上作为专门医疗专家给予待遇。”①为此,1942年10月2 日,边区政府明文规定《关于所属各类技术人员待遇规定的通知》,凡是从国内

①武衡•抗日战争时期解放区科学技术发展史资料选辑[M] •北京:中国学术出版社,1983:36. 外专门医学学校毕业的高级知识分子,在经济待遇上,甲级者每月可以享受60 元至80元的津贴;在生活饮食上,司药以上医务工作者一律要给开小灶,其家 属与本人享受一样的待遇。在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激励感召下,当时一大 批国统区和敌沦陷区政治可靠性强和业务技术精湛的爱国知识分子,他们毅然放 弃了优厚舒适的生活待遇,不远千里迢迢来到边区,积极投身于医务工作当中, 为边区的疫病防治工作发展和取得抗战的伟大胜利贡献了自己的青春才华。当然 还包括来自海外的友好人士,像白求恩、爱德华、任桐年分别带领的美加援华医 疗队、印度援华医疗队,公谊救护队等,以及阿洛夫、马海德,米勒,方禹全康 这些外国籍著名医生,出于支持中国人民进行反法西斯主义的正义事业,不远万 里穿越封锁线,冒着敌人炮火,来到边区参加医疗卫生防疫工作事业。

二是开设各种训练班。为了解决医务人员的紧缺难题,边区各地纷纷举办了 类似“助产”和“接生”的培训训练班。(1)护士训练班。这是1939年9月中 央医院创办后不久,专门从马列学院、陕北公学、自然科学院以及女子大学、青 年干部学院等单位抽调了一批学习成绩优良的学员建立。日常工作专门由护理部 负责,教员由专任教学护士和护士长担任。其中1941年至1943年期间,相继举 办了二、三、四期训练班,总共培养护士 140多名。(2)妇女助产训练班。这 是在1944年春季,由边区特等劳动英雄张清益在关中分区新正县首次创办的妇 女助产训练班,时间为期14天,受训人数20多人。其妇女助产训练班主要内容 是传授新生婴儿接生办法:①新生婴儿接生剪脐带使用的剪刀、针线、布片等物 品,须用开水煮过消毒,收拾的干干净净,切记不能乱用脏东西;②接生婴儿时 首先剪短指甲,擦手消毒用最好的烧酒;③产妇千万不要再坐土了,这是最不卫 生的,使用做垫最好是洗干净的布片、棉花,或者购买一些麻纸,蒸晒后垫在产 妇身下,当然筛过、炒过的灰也可以,但是前提条件必须是脏了就要换一下;④ 要用温开水给新生婴儿洗澡,做到勤换勤洗衣服;⑤严禁产妇的房门窗紧闭,窗 户时常打开,保持空气流通,室内清洁,苍蝇蚊子及时消灭,因为空气流动不畅, 会导致大人和孩子生病;⑥饮食上,多注意吃一些具有营养补充的面片、鸡蛋、 鸡肉汤等东西,不能只喝小米粥。这些通俗易懂的内容通过训练班传授,引起了 广大妇女同胞的共鸣,提高了婴儿的成活率,保证了育龄妇女的安全分娩。还又 1945年5月,由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与边区卫生署共同举办的助产训练班,有学 员45名,学习期限10个月,其中讲课和医院学习3个月时间,下乡实习7个月 时间。然后她们分赴10余个边区县市给68名婴儿用新法接生和126名产妇产前 检查;创办接生班6处,培训接生员367名,给638例有传染病的儿童实施接种 牛痘。特别边区文教大会结束后两年期间,在农村开办接生班就有64处,培训 接生员和改造旧产婆826名,基本实现了每区已经有助产员1个,2至3个行政 村有接生员1个,并在73个地区推行了新法接生。所有这些助产训练班的开办, 一方面壮大了区乡村新法接生员的队伍,另一方面保证了广大妇女儿童的身体健 康,降低了母婴的死亡率。仅各地开办18个张清益妇女助产训练班,训练出259 名助产员。(3)兽医人员训练班。这是1941年4月8日,边区建设厅召集八路 军兽医院、卫生处及光华农场开会研究决定创办家畜防疫训练班,人员由各县选 送学生组成。例如1942年在绥德专署分区专员公署,由建设厅专门组织举办了 一个家畜防疫短期训练班,专门派去干部、教员用于训练家畜防疫人员,教授普 通防疫兽医知识,学期为1个月,训练对象主要以各县4科科员及区助理员为主, 有学员50多人。(4)中医训练班。根据陕甘宁边区文教大会1944年11月通过 的《关于开展群众卫生医药工作的决议》,就指出,解决边区医药干部需要最大 的途径,就是培养大量卫生人才,开办全边区与各分区之间密切配合的中医、助 产、司药等训练班,鼓励提倡广大医务工作人员要多带徒弟。为此,1945年中西 医药研究总会专门在延安开办了中医训练班,招收一些略懂中医药经验、粗通文 理的医务人员和中等学识文化水平的人,开始进行1年半期间的培训教育。课程 设置,在技术上教授病理、生理、诊疗、治疗、药性、方解、炮制,在工作方针 上涵盖卫生中医药政策、运动、环境、妇婴及个人等卫生,并且鼓励广大医务人 员多带一些徒弟,多培养一些中医医务人员。

三是加强医务人员的管理。为加强医务工作者的管理,整肃医疗队伍建设, 边区政府认真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首先,专门设置审查医务工作者行医资格机 构,监督管理日常工作。例如1939年7月边区政府颁布了《陕甘宁边区卫生处 组织条例》,指出边区医政科是掌握管理关于审查、鉴定、监督关于医药师等资 格事项。1941年边区政府又公布了《陕甘宁边区国医国药奖励优待条例草案》第 五条关于中医医药师资格证明文规定,由国医研究会审查登记医士药师执行业务 者,业务证书必须向边区卫生处申请才能发给;其次,颁布管理医师条例,加强 管理医务人员。为加强中西医医师管理,促进医疗卫生防疫工作有序正常开展, 1942年边区颁布《陕甘宁边区医师管理条例》,首要明文规定医务人员资格由边 区卫生处审查,审查通过获得了医师资格证书,方能在边区行医看病。对于患者, 医生本人亲自诊断后才能给予开处方剂进行治疗,针对病危死亡的患者一定要向 其家属交付死亡诊断书或者死产证书;当然在医治期间,医生不得私自给病人滥 用鸦片或者吗啡等一类有利于减轻患者疼痛的毒剂药品;最后,定期举行医务人 员技术甄别考试。1942年2月14日,按照朱德总司令的指示要求,边区八路军 总卫生部研究决定边区政府直属各大医院、疗养院、卫生科、卫生所、卫生门诊 部等所有医生及其司药要举行技术甄别考试,考试科目包括临床、门诊、理论三 种形式,考试成绩分为优劣等级,考试合格者颁发给行医资格证书才能执行业务。 到了 1943年,为了取缔边区巫神、二流子并鼓励进行中医研究精神,边区政府 颁布了《陕甘宁边区国医国药奖惩条例草案》,规定了国医考试的条例条款。这 样不仅及时有效地整顿了医疗卫生队伍的纯洁性,而且使医疗卫生队伍的管理逐 步走向正规化和制度化。

  1. 2. 7加强药品设备的研发和供应

抗战时期,针对边区医疗药品奇缺和供不应求的情况,在国共两党关系好的 时候,还可以通过外贸渠道从国统区购买所需要的医疗卫生药品及器械,但随着 抗战相持阶段的到来,国共两党关系的恶化,因国民党反动派对边区的经济封锁, 通过向外购买药品器械的途径就变得困难重重。为解决边区药品器械缺乏,打破 国民党反动派的经济封锁政策,在边区总卫生部的坚强领导下,广大医务工作者 响应党中央毛泽东提出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发展经济,保障供给”的 号召,伴随着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按照总卫生部和中央财政经济部制定的需 要和实际情况,统一筹划,想尽一切办法,加大进行药品设备的研发和供应。

一是向外采购。针对当时边区本身不具备医疗卫生药品及器械的生产技术条 件,抗战时期,边区各个医疗卫生机构所需要的医疗卫生药品及器械大部分都是 从国统区购买或国外采购。例如,抗战初期,在国统区采购所需药品器械,通常 都由军委总卫生部联系八路军驻重庆、武汉等办事处,然后设法想法转运至红都 延安。但到了 1940年初期,由于国民党反动派对边区的经济封锁,外地采购工 作受到了严重的严重影响。那个时候,外地采购工作经常要冒着很大的生死考验, 来来往往穿梭于敌占区域,其交通运输也变得非常困难。针对国内买不到的药品 器械,不得不选择国外采购,当时中央医院缺少一个膀肌镜,周恩来就委托苏联 飞行员到德国柏林专门买回来了一只,不过那个时候苏德战争还没有爆发。①当 然除了军委、军区卫生部采取统一采购时,边区各部队机关也时常根据自身需要 情况进行采购。如八路军120师晋绥军区下辖第一、二、八旅在一年中各自购买 T 14000-60000元边币的药材,保障了部队的需要。另外,国际援华医疗卫生队 的到来也给边区带来了不少极其缺乏的药品器械。这主要是前面提到的白求恩率 领的加拿大国医疗队1938年来延安的时候带来的药品和部分手术所需器械;爱 德华率领的印度援华医疗队1939年来延安的时候带来的一大批药品和手术器械, 像五官科、骨科、脑外科以及一台显微镜和一台50毫安的X光机等。这在当时 都很稀缺的。

二是自制药品。为了弥补西药的严重不足,解决其供不应求的实际困难问题, 边区政府广泛动员各医疗卫生事业单位利用边区丰富的中草药资源,自己采集自 己研制,炮制成药,这样在边区出产的近百余种药材,像大黄、麻黄、关参、党 参、甘草、秦椒、知母、车前子等得到了充分利用。于是,建立起来了几个初具 规模的中医制药厂。主要有(1)八路军药厂:1938年8月成立,1939年1月正 式开始投入生产使用,厂址开始位于关中分区赤水县清水源吕家村,后迁至延安 城东50华里处的姚店子张二村。建厂初期有12间厂房,3名技师,30名工人, 15名管理人员。生产方面下辖中药部、西药部和材料部三个部门;管理方面下设 工务处、教育处和管理科。随着生产规模的日益扩大,管理体系的逐渐完善,其 生产药品的产量增加、种类增多,药品纯度也不断提高。据《新华日报》报道, 八路军药厂在投入生产3个月的时间内就制成中西药品40余种,西药康福那心、 盐酸钠、鱼肝油等20余种,中药止咳丸、红色补丸等10多种,总共40多种。

  • 赵士炎•白衣战士的光辉篇章一一回忆延安中央医院[M].西安:陕西科学技术出版社,1995:263.. 部队中历年所用药品平均占到了全厂的86%。根据资料统计,其产量增长速度非 常快,西医药剂1939年至1941年,注射剂由3900盒增长到6000盒,同期片剂 由250磅增长至6000磅,配剂由154磅增至1600磅;中药丸剂1939年至1940 年,由2500磅的产量增长为9000磅;药棉1940年至1941年由1100磅增长到 2000余磅。到了 1941年,制药厂秋季已完成丸片剂像壮尔神、汗必灵、咳利痰 尽等近20余种;1942年制药厂又生产出了酒精、硫酸钠、硫酸镁、阿托品,而 且还从马牙碱中结晶出小苏打,纯度达6%,比国外用仪器解析的还高。①1943 年春至1944年5月,制造290余种药品。并且全厂搞成了 68项大小发明创造, 如仿制品、自制仪器等等。这样不但充分保证了边区所需要的药品,而且还向其 他各抗日根据地提供了部分药品。(2)光华制药厂:1939年3月成立,6月改 称为光华制药合作社,厂址位于延安城东17公里处的拐赤村。其部门专门设有 制药间、研究间、捻药间、丸药间、干燥间、包装间、提炼间等。曾经制成胜利 茶10400包,清胃散、关节丸、红白痢丸各4000包,瘤症丸3770包、止咳散3650 包、妇科调经丸3200包、补脑丸3000包、胃痛散2300包、八路军行军散2000 包,共计40320包,超过原计划的15320包。到1940年下半年,精选民间的药 方,研究制成丸剂、粉剂、锭剂、膏剂及淋浊丸、白带丸、遗精丸、生肌胶等多 种药品的制造方法,制药达到20万包以上。由于医药治疗的范围广泛,边区群 众老小都可以使用,大大缓解了老百姓的一部分医药问题。②(3)卫生材料厂: 1940年边区政府民政厅在安塞冯家嫣成立,下面设有采买、制造化验、总务三个 科室。针对边区极其简陋的医疗卫生条件,当时用本地生产的药材,半年多制造 60余种药品,其中30多种特效药在边区各医疗单位进行试用。可以说,边区所 直属医院及及其各医疗卫生机关所使用的药物将近一半都是边区卫生所自己研
  • 卢希谦,李忠全.陕甘宁边区医药卫生史稿[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4:127-129..
  • 卢希谦,李忠全•陕甘宁边区医药卫生史稿[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4:124. 制的药品,其药效不下于西药。到1945年,边区药品已经做到了自给自足一半 左右,总共自制将近10万磅药品。其中土产中草药制成丸、散、配剂等10余种, 有麻樟丸、咳利疾尽、白陶土、健胃散、婴儿散、妇福灵、远志配、陈皮配、妇 纺樟脑配、红色大补丸、仁丹等等。特别是麻樟丸代替阿司匹林,咳利疾尽代替 托氏散及白陶土、妇福灵等药品效果最佳。①总之,由国药厂、八路军制药厂研 制炼成的1000余种药品对于边区人民的疫病防治发挥了重要作用。

三是药品研发。陕甘宁边区一直盛传有三宝,碱盐,药材和羊毛,这充分说 明了边区的药材在经济价值上很高,像甘草、柴胡、大黄、党参、苍术、黄琴、 秦芜和知母等丰富的药材,不仅在西安乃至在全国药材市场上都占有很多的市场 份额。于是,1941年5月26日边区委员会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决定加强中医中 药的研究工作,使其优良部分逐渐科学化,以此适应边区实际环境的需要。一方 面,成功研制出来牛瘟药品。例如,1943年3月光华农场陈凌风成功研制出了牛 瘟血清和疫苗,6月份正式投入生产。②到1944年11月16 H,由于边区政府通 过的《关于加强牲畜保健工作的决议》要求,对于牛羊猪瘟血清以及血清疫苗的 研制开发被提上了议事日程,到本年底,研制出了 45680CC高免疫学清,48240CC 疫苗,总共研制出高度免疫血清158230CC,疫苗104115CC,治疗病牛103头, 免疫键牛3019头,扑灭了延安周边县份甘泉、富县、新宁及关中等地牛瘟。此 外,还研制成功出了抗猪瘟血清,对于健康猪注射抗猪瘟血清后就可以免得猪瘟, 使得瘟猪注射抗猪瘟血清后得到有效治疗,治愈成功率达到60%至80%,有效 的控制了边区猪瘟流行。另一方面,急需的新药品研制成功了。例如,从边区盛 产的丰富中草药当中提炼成功研制出了中药麻黄素、黄蔑碱等,西药片剂、注射 剂,如吗啡片、怒夫卡因、阿托品等等。到1941年前,边区已经可以生产丸、

  • 通讯:边区部队八年来克服困难自力更生建立医卫工作基础[N].解放日报,1945- 1 - 10(2).
  • 黄正林•从深处看历史:近代中国的政治思想与经济社会[M].开封:河南大学出版社,2009 : 40 . 片、粉、配等药品1000余种。尤其是1945年5月青霉素试制成功,当时引起了 不小的轰动,这是边区十分宝贵的抗菌素之一。①还又中央总卫生处等机关制造7 种药品每年节省数百万元。其中,总卫生处材料科、总卫生处门诊部牙科分别成 功制造出了酒精和盐酸,纹银齿冠和水银合金粉;中央医院化验室、中央医院药 房也分别成功制造出了 '康氏反应抗原',滑石粉和盐酸吗啡注射剂。和平医院 积极为群众治病筹建建设群众病房自治肠线等医药用品多种,自制之代替W氏赤 血球沉降速度测量器,并且还研究岀了显微镜使用的“柏油”'来代替容易沉淀 的松油,以胚胎血分型保存来代替热水瓶,以旧气筒改制自肠镜,以羊镜片自制 喷皿器等。②交通药店研制了十余种丹丸药,如成功研制的活络丸和虎骨酒等药 品,对患有关节炎的病人预防治疗取得了明显的效果,获得了边区老百姓的一致 好评,现在每月虎骨酒销售达到了 200斤左右。③除此而外,每年交通药店销售 配制的马药也要2200多付,其效果不言而喻。所以,边区自制各种药品百余种, 基本解决了边区急需的药品和设备。
  • 阎树生,胡民新,李忠全.延安时期若干重大问题研究[J].人文杂志,1997(5):242.
  • 通讯:和平医院积极为群众治病筹建建设群众病房自治肠线等医药用品多种[N]解放日报,194453(2).
  • 通讯:交通药店注意医务去年采集药品标本四十余种推动了延安机关学校的采集[N]解放日报,1945 - 3 -7 ⑵2.

第四章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总体评价

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采取的一系列的方针和措施,使得边区疫病防治取得了 明显成效,有效地遏制了边区流行性传染病的蔓延,建立了初步较为完善的医疗 卫生保障体系制度,加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卫生意识,增强了边区民众对中国共 产党在局部执政合法性的认同,扩大了党的群众基础为抗战胜利提供了重要保 障,但也存在着需要加强改进的地方。

  1. 1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成效
  2. 1遏制了流行性传染病的肆虐蔓延

在边区疫病防疫委员会“预防为主,治疗为辅”的方针指导下,经过边区军 民积极防治,大力开展爱国卫生运动,为群众种牛痘防病,发动群众打苍蝇、建 厕所、挖垃圾坑,使得长期在边区肆虐蔓延的烈性传染病天花、霍乱、鼠疫等基 本上得到了遏制,即使部分地区有所发生,也能够及时发现及时防治。据资料 统计显示,在府谷县刘家坪和麻池沟这两个村庄1941年至1942年初发生的10 多例鼠疫传染病患者,到了 1942年就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的鼠疫。边区个别地 区偶尔有天花、霍乱发生,但是并不是普遍性地流行传染病,这充分说明了边区 政府基本控制住了烈性传染病肆虐蔓延。像其它一些常见的传染病也相对而言大 大减少了发病率。

一是以伤寒病为例。根据1941年至1943年中央医院传染科统计的病例变化 情况结果看,1941年、1942年、1943年前半年分别收治病例为126人、256人、 101人,其中伤寒病例为107人、56人、22人,所占百分比为82%、22%、21.7 %,这就表明在边区像伤寒这种烈性传染病已经基本上得到了遏制,群众的生命 更加安全。①于是,担任边区防疫总委员会的主任刘景范同志在《陕甘宁边区防

①梁烈庭•陕甘宁边区的卫生防疫及卫生运动[J]•陕西卫生志,1985(2):56. 疫委员会五个月来的工作报告》中指出,整个延安市1942年病人数目共计发生 55例,相比较1941年中央医院收治的133例病人少一半还多点。伤寒病人在去 年发病率大多数集中在5月份及9月份和10月份,今年则有所不同,零零散散 地发现是在4月份起至8月份结束这一段时间,那么到了 9月份、10月份之间反 而逐渐地消失匿迹了。①这种传染病从刚开始的流行性到慢慢的散发性再到后来 的绝迹,充分说明了边区在防治传染病上所做出的工作是非常有效果的。即使在 边区偶尔有传染病患者也不那么可怕了。如1943年边区卫生处所属院总共收治 伤寒病人26例,经过诊治完全痊愈了,没有一例出现死亡,通过对这26例伤寒 病人仔细检查,其中坚决不肯打防疫针的患者占五分之一,乡下派来延安学习的 干部和群众患者占五分之四,这充分证明疫病是可以防治的。

二是以中央医院妇产科为例。中央医院妇产科在1940年至1941年期间,共 接收产妇565名,其中仅仅2例死亡,产妇的死亡率为0. 36%,但是到了 1942 年至1943年出院的893名产妇当中,则没有1例是死亡的。②而当时在全国产妇 死亡率每年一般都高达15 %左右,在过去北平协和医队妇产科的死亡率也(据 1937年统计)在3%以上。以边区经济和技术落后的现象,再加上国民党反动派 的种种的封锁,两年近1000名产妇中,无一人死亡。这既反映了边区政府对孕 妇的各种保健制度实施的成效,也充分说明了边区妇产科及其它学科技术的进 步。至抗日战争胜利时,陕甘宁边区人口的平均死亡率从60%以上,下降到30 %以下。

三是以1942-1943年中央门诊部内科来诊病次数的比较。和平医院总院历 年对伤病员治疗结果、和平医院总院第一部历年治疗结果为例,也一目了然看到 内科在疫病防治上其传染病率呈逐年下降趋势。如表3、4、5所示:

  • 刘景范•陕甘宁边区防疫委员会五个月来的工作报告[M] 解放日报,1942-10-29.
  • 卢希谦,李忠全•陕甘宁边区医药卫生史稿[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4:35.

表3: 1942—1943年中央门诊部内科诊病情况①

表4:和平医院总院历年对伤病员治疗结果②

  • 卢希谦,李忠全•陕甘宁边区医药卫生史稿[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4:29.
  • 兰州军区后勤部编.革命战争时期西北部队卫生工作史(1927年-1949年)[M].甘肃:兰州八一印刷厂,1993:

表5:和平医院总院第一部历年治疗结果①

就整体而言,整个医院在进步,各科室亦然。如1942年边区卫生处所下辖 各医院、卫生所共接收诊治病人43000多名,其治愈病人的占诊病总人数的99. 8%o 卫生处门诊共诊治病人16418名,其中内科9368名,外科3857名,五官科3275 名。但到了 1943年边区卫生处所属医院、卫生所,门诊和住院的病人总数为35370 名,较1943年相比较则减少近万名病员。根据住院病人人数统计,全年急性传 染病中流行性感冒、疟疾、赤痢、伤寒病人分别为407人、136人、66人、26人, 占急性传染病率为60.6%、20%、9%、4%。虽然当时在陕北最可怕最广泛是流 行性伤寒病,但在1943年边区卫生处仅仅收治患者26名,且完全治愈康复,这 都是由于在疫病防治工作中预防打防疫针、生活条件改善和医疗卫生体制增强的 结果。②

  • 兰州军区后勤部编.革命战争时期西北部队卫生工作史(1927年-1949年)[M].甘肃:兰州八一印刷厂, 1993:87..
  • 卢希谦,李忠全•陕甘宁边区医药卫生史稿[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4:216.
  1. 2建立了边区防疫系统的医疗体系

抗战时期,边区为了尽快改善贫穷落后的疫病防治状况,在边区政府和党的 领导下,逐步建立健全了较为完备的疫病防控体系,大大提高了边区人民群众的 身体健康水平。

一是建立了三大医疗防疫组织机构。即中央卫生系统、中央军委卫生系统和 边区政府卫生系统构成的三大医疗防疫系统组织机构。1、中央卫生系统。这是 由中央卫生处领导的,其直属医院包括中央医院、中央门诊部、延安干部疗养院、 延安学生疗养院,以及专门在杨家岭、枣园、中央党校、解放日报等处设立的边 区医疗卫生所;2、中央军委卫生系统。这是由军委总卫生部领导的,其直属医 院包括八路军军医院、八路军直属门诊部、八路军留守兵团野战医院、延安中国 医科大学、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甘谷驿第二兵站医院、西河口制药厂以及边区 各分区部队医院;3、边区政府卫生系统。这是由边区政府卫生处(后改为卫生署) 领导的,其直属医院包括边区医院、边区医专、边区门诊部、边区保健药社、干 部体养所、结核病疗养院、荣军疗养院、八路军兽医院以及卫生合作社、卫生材 料厂、国医研究会、保健委员会、防疫委员会等。这三大医疗防疫组织机构的建 立,除了本系统各自侧重医疗卫生防疫工作之外,往往还要广泛动员自己所直属 的医院及其基层单位的卫生科室、卫生所共同来负责防疫它所在地区的城镇、村 庄的疫病防治以及群众的病伤医疗诊治工作。可以说,从而使边区自上而下形成 了严密的疫病防治网,能够及时保证边区广大军民得到疫病救治,真正实现了毛 泽东所要求的那样,要使边区一千多个乡每乡设立一个小医务所的目标。直到取 得抗战胜利时,全边区在每一个区已经基本实现了拥有一个卫生所的战略目标, 大大小小共有394个中药铺。

二是筹设了公共卫生设施系统。为加强市容市貌整顿,街道的清洁卫生管理, 边区政府在市中的角落位置专门设置了垃圾箱和废弃物垃圾坑,修建了公共卫生 厕所,提倡圈养饲养牲畜,建设排水系统。例如,1940年延安市发动群众开展了 疫病防治运动周活动,修建了 20个厕所,取消了 12个不适当的。由于新市场一 带人员往来密集,公共卫生厕所严重不足,人和牲畜的粪便随处可见,于是延安 市政府及市卫生事务所选择了 一个地方建立了 一座公共卫生厕所,现在已经竣工 完成。边区卫生处1941年又决定在安塞专门设置卫生实验区,把打扫清洁卫生 作为模范家庭的基本标准,要做到家家有厕所,人和牲畜分开居住,窑内院落清 洁才算合格。卫生模范村的标准,则是该村的每家每户都要达到模范家庭卫生的 要求。边区政府1942年又决定在各县增加划分卫生实验区。延安市1944年开展 的“十一运动"活动的具体内容之一,就是要求每个村子要有一眼水井,每家每 户要有一个厕所,村子卫生小组长要深入研究如何打井和修厕所,这是搞好全村 卫生工作的关键所在。

三是制定和完善了疫病防治管理制度。边区政府高度重视基层组织的疫病防 治工作,专门制定和完善了疫病防治管理制度。如1942年延安市专门设置了负 责打扫公共厕所工作的清道夫,增设了洒水车,以减少空气中流动的灰尘。市公 安局3月底发出了一份新市区清洁卫生工作的通知,决定要求各机关和商户的房 屋前前后后,必须在4月2日之前自己打扫干净,清除脏乱杂物,如果到了 8日 还没有清除的人,则由市公安局雇人为其清除,但工资由各单位自己支付。决定 专门设置2名清道夫,负责管理市场附近公共卫生厕所的打扫工作,决定由工商 界筹款设置洒水车,负责街上洒水打扫问题,洒水后各商店自己负责打扫自己区 域,并且由洒水大车每隔3天就要把垃圾运走清除1次。为调动群众防疫工作的 积极性,边区政府把消灭老鼠苍蝇算作为生产的项目之一,同时给予一定的资金 奖励。如兵站何部长从自己生产中筹款奖励灭蝇捕鼠,打死一只老鼠可以获得12 元奖金。中央卫生处1945年5月统一规定了捕蝇捕鼠奖励办法:1、5月10日以 前消灭100只苍蝇奖励200元,以后每月消灭2000只苍蝇奖励猪肉一斤半;2、 捕捉一只老鼠奖励100元,每人每月捕鼠10只发奖金1200元,50只7000元, 100只15000元。此次统计考核工作,由各机关卫生科和卫生所医生专门负责进 行。从机关生产中抽取产生奖励奖金。①并提出将捕蝇工作发展为群众运动。

①通讯:中卫处统规定捕蝇捕鼠奖励办法[N]•解放日报,194555(2).

  1. 3增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卫生意识

在边区政府积极发动广大人民群众大力宣传开展疫病防治运动下,老百姓逐 渐掌握了一些日常生活中的疫病防治卫生常识,逐渐增强了防疫卫生观念,基本 初步形成了个人的卫生意识和饮食卫生习惯。在个人卫生方面,广大群众能够做 到勤洗衣服,勤洗澡,经常拆洗被褥,晾晒被褥,打开窗户,通风换气,消灭苍 蝇,消灭蛆虫,逐渐改变了自己以前不洗衣服,不洗澡的坏习惯,逐渐养成了不 喝生水、不吃冷饭和不吃不干净食物的良好习惯。例如在五年前郝家塔刘村长家, 全家人口接受了当地驻军的医疗卫生教育观念,然后提倡生水不喝,冷饭不吃, 天天吃饭前要洗脸漱口,结果媳妇和孩子的脸庞洗的干干净净,一年四季家里被 褥也做到了拆洗两三次。通过举办接生孩子产婆培训班,许多新的孩子接生方法 逐渐在边区推广使用,老百姓心中树立起了消毒杀菌的思想观念。在牲畜方面, 逐渐认识到打扫卫生、疫病防治的重要性,牲畜圈棚要经常打扫,生病牲畜要及 时隔离,防止传染;不再食用和出售生病而死的牲畜;人生病了也不再求神拜佛, 而是积极主动到医院找大夫医治;军队也制定了铁的纪律条件,坚决不允许喝生 水、不吃不干净的食物,饭后餐具要消毒和单独保管使用。在饮食方面,应注意 用清洁的水源和干净的厨房卫生,做到加盖防蝇的食物护栏,饭不吃发霉的和苍 蝇蚊子叮过的,因饮食不卫生而导致疾病的发生大大减少了。在郝家塔刘村长的 影响下,1945年窦家湾全村做到了大小便都有厕所,每家每户每天打扫一次院落, 牲畜粪便垃圾废弃物等都堆在指定角落。就像过去可怕的传染病痢疾和伤寒,经 过几年来疫病防治工作的开展,也大大的减少了。在广大人民群众高度重视医疗 卫生防疫的情况下,经过边区防疫人员的模范带头作用,群众爱国卫生运动逐渐 深入民心,边区也先后涌现出了一批先进集体和个人、模范卫生村和模范卫生家 庭。例如,1944年安塞县劳动英雄杨朝臣个人就积极主动制订出了全村清洁卫生 计划:1、从地上回来变工队就要洗手洗脚;2、每家每户要扫干净门口前的粪堆, 用土遮盖上;3、全村举行1次打扫卫生的清洁运动,每家每户都要拆洗被褥洗 衣服,打扫灰尘,整理窑洞。①根据《延安市半年来的群众卫生工作》统计显示, 边区除了模范医生和模范工作者之外,还出现了 5个卫生模范村杨家湾、黑龙沟、 南窑子、严家塔、高家园子;17个卫生模范家庭如宋志忠、高文亮、刘成义等等。 这些都充分说明,通过开展疫病防治运动的宣传教育,大大提高了群众的医疗卫 生防疫知识水平,教育和鼓舞了边区广大军民同愚昧落后的封建迷信、可怕的传 染疾病、不良的卫生习惯作斗争的信心,提高了全体军民健康防病的意识和文明 卫生的生活方式,从而有力地推动了边区医疗防疫工作的建设和发展。

4.2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不足

  1. 1封建迷信思想并未根本剔除

虽然边区政府采取了许多措施,宣传科学疫病防治知识,开展防疫卫生运动, 打击巫神,但由于边区的经济文化落后,90%左右的群众因为文盲或者半文盲, 对疫病防治常识十分缺乏,封建愚昧落后的迷信思想依然根深蒂固,巫神谋财害 命的心理从未消除,没有完全达到预期目的,直到1944年11月边区召开文教医 药卫生座谈会时,李富春在会上就指出,虽然在政治经济上边区人民有了保障, 但是医疗卫生方面还没有完全保障,人民群众仍然被旧社会遗留下来的野蛮的巫 神、不良的卫生习惯和传染疾病所侵袭。这就给了巫神重新死灰复燃创造了机会。 张闻天在《神府县兴县农村调查》中也指出,许多封建迷信坏习惯在革命年代时

  • 通讯:安来杨朝臣模范村组织全村男耕女织整顿读报组加强识字注意清洁卫生预防传染病[N]解放日报, 1944-4-5(1)..

期曾经被打倒了,在边区近几年来又有了一些新的发展状况,现在有些要重新恢 复起来了。作为小生产者的农民,在这不可抗的自然力量面前往往显得毫无还手 之力,再加上缺乏各种科学知识和科学设备的普及,使得他们对各种各样的封 建迷信色彩更加容易接受。当然这种情况,在我们共产党员当中,存在个别求神 拜佛的。因此,大多数各种民间的娱乐活动,都是与迷信的节日有着不可分割的 联系。例如阴历正月十五闹秧歌,就是一个迷信与娱乐的结合例证。封建迷信不 但是群众在心灵上的安慰,而且是人们消遣的娱乐活动,这就是迷信的力量所在。 对于巫神的危害,边区政府采取了打击运动,一部分得到改造变成自食其力的劳 动者。但还有为数不少的人员转移地下秘密的做巫神,仍假托神佛治病、造谣惑 众、骗人钱财、害人性命。甚至到抗日战争结束,这一问题也没有彻底得到解决, 这充分说明了提倡科学、破除迷信任务艰巨、任重道远。

  1. 2.2不讲卫生的习惯仍然存在

尽管边区政府采取了种种措施来改变人们的卫生习惯,使得乡村卫生思想观 念有所改变,但是在老百姓当中不讲卫生的坏习惯仍然存在。例如1942年,边 区防疫委员会组织专家专门对延安市一年四季胃肠道病的频发情况做了广泛的 调查研究,主要内容包括城区卫生打扫的环境如何、水源和饮水是否干净清洁等。 结果调查发现,饮水水源在很多地方污染严重,水质极差,常有污水或者牲畜的 粪便流入里面。疫病防治卫生观念上老百姓意识不强,对牲畜的管理非常松散, 经常自由放养,任其到处游走吃草,怕圈养会影响牲畜发育生长,以至于任何角 落牲畜粪便随处可见;对于要换洗的被套衣服,往往认为勤换勤洗会磨损衣服, 进而减短衣服使用的自身寿命。通过边区防疫委员会的以上调查,最后得出结论, 导致传染性疾病胃肠道病频发的原因,首先是不干净饮用日常水源,其次便是不 彻底打扫厕所卫生,最为关键的因素还是人们的卫生观念有问题。这些不良的卫 生坏习惯、不健康的卫生环境和根深蒂固的文化思想观念,能够直接诱发和加剧 传染性流行病的传播,最后导致群众死亡。据资料统计,边区每年大约死亡的9 万人就是由于不讲卫生导致疫病流行死亡。可以说,在主观方面,我们曾经一度 忽视了群众工作,并且犯了急躁的错误。在开展医疗卫生防疫工作中,边区曾经 某些地方,一下子就有十几项工作提出整改,有的甚至强行规定群众7天必须洗 一次衣服,妇女洗澡要按时,一定要按着边区医院的办法来包裹、洗涤生育的小 孩,每日给婴儿按时喂几次奶等等,结果导致群众心里上不但不能接受,反而时 间长了引起了强烈的反感不满。在开展灭蝇运动中,往往只注重打死了多少只苍 蝇成绩,缺忽视了对群众的防疫卫生知识教育,结果导致群众一个一个地数打死 了多少只苍蝇,获得怎么样的奖励,反而对身体有害无益。

  1. 3防疫人员医学理论知识有限

抗战时期,虽然边区相对稳定,但也不能不受到战争的影响。一是由于险恶 的战争环境和贫穷落后的医疗卫生现状情况,使得边区的疫病防治工作发展缓 慢,专业防疫人员缺乏,他们未能接受系统正规的防疫知识培养教育,医疗防疫 水平不言而喻非常有限。关于疫病防治工作人员的知识培养教育,边区当时主要 采取了学校培养、短期培训、临床观摩以及在职学习相结合的四种形式,因而往 往造成大部分疫病防治工作人员缺乏对医学防疫知识及患者护理知识系统性地 了解。在培训教育时间规定上,多则一年,少则两三个月甚至数十天,其中医生、 助产士、护士培训时间各不相同,分别是半年至1年左右、6个月和4个月。即 使当时中国医科大学作为边区最长学制规定为四年制,但相比较同时期国内一些 医学院校学制时间设置上,也要少两年多,况且培养人数相当有限,也难解燃眉 之急。二是由于边区自身就存在着教育文化水平落后的现状,文盲或者半文盲占 大多数,生源文化底子薄,基础差,而且培养的学生少得可怜,一般来说他们的 文化水平只是小学或初中,甚至认识几个字就可以了。在这种情形下,疫病防治 工作人员教育培训不能够采取全天时段进行,因为在时间上学员们不仅要学习防 疫知识,而且还要参加大生产运动,甚至有一些还要奔赴前线进行战场伤病员救 护以及其他各种社会活动等等,这就明显存在理论学习时间严重不足。因此,大 部分防疫人员缺乏系统学习教育,在实际疫病防治工作中,往往仅凭个人临床防 疫经验和临床不断摸索为患者进行防疫治疗,医疗防疫水平自然而然非常有限。 三是边区各个医院的地址因为战争几乎都有变动,培训计划往往中途终止。例如 1938年11月日军出动飞机轰炸延安后,为了安全生产起见,边区医院迁至延安 东二十里铺,1939年4、5月间,因为黄河边防战争吃紧,恐怕二十里铺又经常 受敌机袭击,6月15日,又迁驻安塞黄瓜塌,7月15日,才正式开始接收病人 治疗。直到1942年才随边区政府机关重新迁至延安。①当然,八路军医院一些制 定好的工作计划也往往因战争环境形势及边区财政经济状况的变化而被迫中断 中止放弃。

4.3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特点

  1. 3. 1群众性

群众参与是边区疫病防治工作取得成功的关键。一方面是积极广泛动员人民 群众参与到防疫运动当中。在边区防疫会的领导下,各单位都开展了声势浩大的 爱国卫生运动。如1943年开展的卫生防疫工作,在边区广大军民共同努力奋斗 下,平均时隔两个月就开展一次卫生大扫除运动。仅驻扎在延安本地的部队机关

①卢希谦,李忠全•陕甘宁边区医药卫生史稿[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4:66. 单位25个,就修建了厨房27个,餐厅20个,改造水源19个,建立水房29个, 修建厕所67个、污水池40个、垃圾坑205个、猪圈80多个。据16个单位统计, 用于环境设施的经费达1386万多元、义务劳动30546天。①由于认真贯彻执行了 “预防为主,防治结合”的防疫方针,开展了声势浩大的爱国卫生教育运动,边 区广大军民疫病发生率逐步呈下降趋势,大大提高了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根据 1942年和1943年两年中央门诊部内科的看病人数相比较,其病人人数1943年相 对1942年就减少了 41.45%,这就充分说明了边区疫病防治工作取得了显著效果。 另一方面是恩惠广大的人民群众。医治群众所患疾病,当时只是收取小部分的医 药费用,医疗技术费不接收,还一度为群众实行免费性的治疗。例如,边府民政 厅与十八集团军军医处1942年3月25日联合发出了《医院卫生所接受老百姓病 人般民众按规定纳费,抗属灾民免费诊疗》的规定,对于一般民众按规定缴纳医 疗费用,而对于抗日军人家属,流入边区的难民灾民以及家庭贫苦的人来说,只 要凭借边区政府所开的免费介绍信就给予免费性地治疗疾病。后来随着边区大生 产运动的开展,人民群众物质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到1944年基本实现了自给 自足,丰衣足食的局面,实行免费防疫治疗的人群逐渐较多。据不完全资料统计, 边区和平医院成立七年来除对住院的患者收取费用之外,还为11470多名群众进 行免费门诊治疗。自1943年边区大力开展拥政爱民运动以来,群众的医疗卫生 防疫工作就作为本身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1944年1月,就接受群众性的门诊次 数375次,安排41名患者住院,支付医药费用38. 5万元。②到了 1944年边区部 队医院开始对群众实行普遍性的免费治疗,为群众节省了 3400余万元药费用。

其中一般的民众仅仅收取少量的医疗费用。白求恩和平医院则自1942年1月份

  • 1943年中央卫生处工作总结[N].解放日报,1944-4-1..
  • 卢希谦,李忠全•陕甘宁边区医药卫生史稿[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4:54.

至6月份,就全部免费为群众出诊看病1096人次,有的甚至还免收吃饭费用, 1943年为群众节省1832000元医药费,1944年6月至1945年7月免费为380名 患者治疗,节省边币10138500元。

  1. 3. 2战时性

边区医疗卫生防疫事业是在抗战期间起步的,所以易受战争形势及财政状况 等因素的影响深远。一方面,医疗器械设备严重不足,影响了医疗防疫事业的发 展进步。在医疗设施严重不足的条件下,当时只能采取临时加战时的补救措施, 在简陋艰苦的环境条件下,床位设置在窑洞中,手术治疗只能用简单落后的器械, 针对急需紧缺的药品困境,病人的医治经常面临着诸多条件限制,如不齐全的医 疗器械,不充足的常用药品,不够亮的电力照明,没有一个既安全有卫生的消毒 环境,甚至有些手术治疗连一点麻醉药品也都没有,病人只能依靠意志和毅力克 服病痛与疾病作斗争,甚至截肢锯腿都用木工锯来完成,增加了病人不应有的痛 苦。这些客观现实使整个边区医疗防疫工作长期维持在较低水平,医疗防疫技术 很难达到国内先进水平,在短期内要迅速提高根本不可能,以至于许多较复杂的 病情只能转移到国统区或者到苏联大城市进行治疗;另一方面,医疗防疫机构流 动性大,学制、课程设置、教学内容也极不统一。受财政状况的影响,1942年, 陕甘宁边区医药学校一度停办,直到边区财政经济好转后,才又重新开始恢复上 课。与此同时,边区开办的大多数医院都是为军队服务的,常常因战争环境形势 的影响,不得不在各地辗转求存发展。如边区医院不得不因为日军轰炸两次搬迁 地址;八路军军医院也不得不因为前线下来的伤病员人数增加而改建。在各医院 收治防疫工作人员上,远远不能满足实际的疫病防治工作需要量,如延安学生疗 养院1940年开办的时候,就发出征调防疫工作人员的通知,虽然经过想尽一切 办法找到一部分外,仍然距离实际所需人数相差甚大。如果没有这些医疗卫生工 作人员,疗养院将无法进行开门。①为解决这个困难,边区政府决定每一个医疗 卫生事业单位都要委派一人去疗养院工作,不管是看护人员还是勤务人员都可 以,希望接到信后在二日内就要派过去。由于医务人员缺乏,许多医疗卫生事业 机关单位不得不自己培训工作人员。在学制时间设置上,极不固定,学制时间长 的正规医学院校达3-4年左右,学制时间短的训练班有的几天、几周或几个月。

因训练班时间的长短不一,其卫生知识的安排设置也较为复杂或简单,但是这种 零零散散教育培养方式无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无法适应疫病防治工作的发展 需求。课程的设置上也极不完全统一,即使是培训性质相近的训练班,因学员文 化水平层次差异及教师来源不同,也有杂乱现象等等。

  1. 3. 3阶段性

抗战时期,由于受不同时期战争形势阶段的影响,边区的疫病防治工作发展 不可避免地呈现出了一定的阶段性特征。在1937年至1941年期间,边区医疗卫 生事业工作的重点就是建立疫病防治机构。如边区民政厅1940年3月1日正式 设立边区卫生处,工作职责是管理全边区医疗卫生行政及医疗预防技术事情等。

1941年4月25日又发布命令,在各分区专署、各县府分别要在第一科的基础上 增加设立1名卫生科员。同时筹划建立了边区医院、延安中央医院和八路军军医 院。②同年11月,在边区第二届参议会第一次大会上林伯渠所作的工作报告就指 出,对于边区医疗卫生事业,政府所做的工作,只是免费给军民治疗疾病,加强 疫病防治教育,开办药品制药厂及派医疗工作队下乡工作。当然,我们应当着重

  • 卢希谦,李忠全•陕甘宁边区医药卫生史稿[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4:314.
  • 西北五省区编纂领导小组,中央档案馆.陕甘宁边区抗日民主根据地(文献卷•下)[M],北京:中共党史 资料出版社,1990;153.

指出的是,对于医疗卫生工作,我们曾经犯了疏忽的错误,没有引起高度重视。 直到边区文教大会上提出要重视群众的文化教育。今后应当重视医疗卫生工作发 展。①到了 1942年,边区医疗卫生事业的工作中心是加强干部的休养和保健。②如 1942年3月15日《解放日报》发表的通讯《边区卫生处今年计划着重干部保健 工作》指出,当前边区机关干部的医疗卫生保健工作较差,医药器材设备存在不 齐全,行政组织健全没有达到完善。今年医疗卫生事业的工作总方针,就是重视 做好机关干部的医疗卫生保健工作,有计划地组织干部进行卫生保健检查。为此, 边区医院8月份又专门从延安白家坪搬迁返回,安塞边区医院改为延安分院,总 院设延安市,职责就是收容诊治急性和慢性伤病员。③到1944年至1945抗战胜 利结束一段时间,医疗卫生事业工作的重心转为群众性的卫生防疫工作。如1944 年通过的《关于开展群众卫生工作的决议》中就指出,要建立一大批医疗卫生预 防机构,积极发动广大人民群众开办各种医疗卫生训练班,宣传教育各种医疗卫 生防疫知识,专门培养医疗卫生人才,创办一批医药卫生合作社等等。

4.4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的作用

4.4. 1增强了边区民众对党在局部执政合法性的认同

抗战时期民众对中国共产党在边区局部执政合法性的认同,这与中国共产党 制定的方方面面的政策是密不可分的。当然,边区医疗防疫工作作为其中密不可 缺的一部分。一是在民主政治方面,参加民主选举。参加民主选举是边区民众对 党在局部执政合法性的认同的重要形式。当时边区实行一种真正普遍平等的选举

  • 西北五省区编纂领导小组,中央档案馆.陕甘宁边区抗日民主根据地(文献卷•下)[M],北京:中共党史 资料出版社,1990: 94 .
  • 通讯:边区卫生处今年计划着重干部保健工作[N].解放日报,1942 - 3 - 15 ( 4).
  • 卢希谦,李忠全•陕甘宁边区医药卫生史稿[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4:314.

制,只要是年龄符合达到16岁男女,无论其宗教信仰、民族文化、财政经济等 差异,都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为保证实现彻底的民主,广大选民采取了普遍 的、直接的、平等的、无记名的选举制方式选举产生了各级参议员和政府、法院 的领导成员。这些领导成员具有广泛的代表性,不仅有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 知识分子的阶层代表,而且还有地主、商人、学者、社会名流、自由职业者。在 选举宣传中,采取高层报道式、口头文艺式和书面材料式的深入宣传,使民众明 白选举的内容、规定和意义,激发群众的参与热情。在选举中,采取投票法、投 豆法、烧洞法、举手法、背箱法等灵活多样的投票方式,保证了绝大多数农民能 够参加选举。在选举程序上,制订遵循登记选民名单、提出候选人名单、确认选 举资格、检查政府工作、进行投票选举、总结选举工作的选举法规程序。这种真 正创造了形式多样、实际适用的选举方法,使目不识丁的、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 人民大众,真正地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领悟到“民主就是咱大家来当家”的真 谛,提高了政权管理的认知和兴趣,珍惜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权利和地位,巩固 党的执政基础。在经济生活方面,掀起大生产运动。1939年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 为了战胜自然灾害和封锁国民党反动派对边区的经济封锁,在党中央毛泽东“自 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号召和“发展经济,保障供给”的方针指导下,边区广大 军民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南泥湾大生产运动。经过边区各地大生产运动,基本上达 到了丰衣足食。例如,据资料统计显示,王震率领的359旅进驻南泥湾不到一年, 就开垦荒地1.12万亩,收获粮食1200石、蔬菜164.8万斤;1942年,开荒亩数 增加到2. 68万亩,生产粮食3050石;到1943年,基本初步做到了不向政府要 一粒米、一寸布、一分钱,生产粮食和活动经费完全达到自给;到了 1944年, 完全做到了 “耕二余一”的效果,开荒亩数和生产粮食相比1942年翻了十倍, 开荒达到26. 1万亩,产粮达到3. 7万石。昔日黄土地上的“烂泥湾”变成了江 南玉米之乡的“米粮川”。①为此,《解放日报》1942年9月9日发表《积极推 行“南泥湾政策”》的社论,号召边区广大军民学习推广359旅的屯垦经验。在 边区党和政府的重视和大力推广下,边区军民掀起了劳动互助运动和生产竞赛小 组。各地农民努力加油生产粮食,有组织有计划地参与到优待抗属和抗工属当中, 积极帮助流入边区难民移民调剂余缺粮食、生产生活工具等基本日常生产资料; 工人阶级积极踊跃购买抗日救国公债,加班加点延长工作时间,以生产的劳动产 品用以支援各行各业进行抗战。从而使边区形成了一种团结互助、奋发向上、昂 扬斗志的社会风气。在精神文化方面,促进文化运动蓬勃发展。在党的文艺方针 政策领导下,广大文艺工作者结合文艺界的思想、工作实际和延安文艺座谈会讲 话精神,广泛深入人民群众当中,通过亲身实地观察体验生活,始终坚持走与工 农兵相结合的道路,走普及与提高相结合的道路,从不同的角度,以不同的表现 形式,创造出了人民群众听得懂、看得见优秀文化作品,使边区文化艺术呈现出 了蓬勃发展、欣欣向荣的新气象,受到了广大军民一致的赞扬和好评。各界的文 艺工作者通过音乐《歌唱南泥湾》《东方红》《绣金匾》,戏剧《血泪仇》《十 二把镰刀》《逼上梁山》,舞蹈秧歌《难民曲》《兄妹开荒》,诗歌《王贵与李 香香》,歌剧《白毛女》等形式讴歌广大军民敌后生产、支援前线、对敌战争的 光辉业绩,极大地动员鼓舞了人民拥军参军保家卫国的士气,为抗战取得伟大的 胜利奠定了思想基础。

①西北五省区编纂领导小组,中央档案馆.陕甘宁边区抗日民主根据地(文献卷•下)[M],北京:中共党史 资料出版社,1990: 105 .

  1. 4.2扩大党的群众基础为抗战胜利提供了重要保障

抗战时期,边区广大医疗防疫工作人员在党的正确领导指导下,以敬业的精 神和负责任的态度,刻苦努力学习医疗卫生防疫技术,不断提高和改进自己的业 务水平,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最终赢得抗战胜利提供了重要保障。一方面, 建立学校培训医药技术人员。抗战时期,边区的医疗卫生机构在原红军时期创立 的医疗卫生机构的框架基础上,在军委总卫生部正确领导下,逐渐发展形成了中 央、军委、边区三大系统医院。此外,在边区各地创办的各种医疗卫生事业培训 班,专门培养了一大批医疗卫生防疫工作者,这为边区的疫病防治工作提供了重 要组织保障。当时在延安成立的各大医院都成为各个抗日根据地的医疗防疫中 心,如和平医院就作为许多大后方中央领导同志和从前线返回的团级以上干部治 疗疾病或检查身体休养的阵地。与此同时,还为各个抗日根据地输送了一批批医 疗卫生防疫工作者和前线所需的药品器械。1940年9月,在柳树店改名为中国医 科大学,作为培养高级技术人员的基地,培养了大批医药技术人员,仅1938至 1940年三年间就培养498名。到了 1945年,不仅为前线抗战部队提供1200多名 医务人员,而且后方还有在接受培训训练教育的1000多人。1942年在和平医院 总院基础上创建的白求恩护士学校,培养160名护士。中央医院开办的培训班, 仅在1937年至1943年期间,总共培养医生、护士、检验人员、药剂师分别是115 名、15名、23人、25人,被称为预防疾病战胜病魔的坚强战斗堡垒。1941年 底至1945年,边区医药学校总共培养医生110人,司药13人。据1943年统计, 部队中历年所用药品86%来源于八路军制药厂。①另一方面,出版了一些医学书

籍。中央卫生处和边区区卫生处于1941年11月24 H,在《解放日报》第四版 专门创办了 “卫生防疫知识” 一栏,先后刊载217多篇医药卫生防疫文章,重点 介绍传染病的预防和卫生保健知识的普及。边区卫生处也组织编写了通俗易懂的 卫生知识从书3类:《农村卫生》、《妇婴卫生》、《传染病的防治和护理》等。 八路军制药厂1940年7月编写出版了《抗日战争新药集》。另外,延安韬奋书 店也岀版了钱信中翻译的日本宫本武雄、宫乃泉编著的《实用中药大要》和《战 伤疗法》。这些读物为边区的医疗卫生防疫宣传教育提供了很好的教材,对医务 技术人员培养起到了良好的推动作用。此外,边区医院自成立以来,除担任部队 卫生服务外,也十分重视群众的疾病防治,免费为广大群众看病治疗,对在生活 上有困难的人员还提供饮食。可以说,在边区各大医院的模范带头作用下,边区 卫生保健药社和卫生合作社也积极响应,降低药品价格,免费为流入的灾民治疗 疾病,抗战军属予以优惠政策。如1943年1月至6月和平医院免费为1100多名 群众治病,边区所属医务机关5个月来治疗病人3200余人,中央医院1至5月 就为人民群众治疗疾病花费246万余元。据统计,在边区医院治疗的病员中,1941 年群众占25%, 1942年占27%, 1943年达到30% (该年共为群众看病9611名, 其中治愈9322名,治愈率为97%), 1944年医院共接诊病人4245人,其中群众 1345人,占到了 31.7%。①各医疗机构单位,除积极为军民诊治疾病外,还经常 组织医疗工作队下乡巡回为群众看病宣传疫病防治知识。如边区政府卫生处1944 年委派八个医疗工作队深入到延安、甘泉、富县、子长等地3500多名群众看病 治疗,门诊诊断病人50000余人次,收入住院病人2000多人。1945年又派出20

 

个医疗工作队下乡,一方面治病,另一方面帮助基层培训医务工作人员。下乡医 疗队员不辞辛劳,有的夜半起来为群众看病,有的翻山越岭几十里路去出诊,深 受群众的爱戴与好评,他们感激地说:“除过边区,哪里也找不到这样的好医生。” 因此,边区广大医务工作者不仅减轻了人民群众所遭受的病痛折磨,密切党和人 民群众的联系,而且建设了党领导的抗战大后方,为夺取抗战的胜利奠定了坚实 的基础。

  1. 4.3建立了初步较为完善的医疗卫生保障体系制度

战争中人的生命健康是战争最后取得胜利的主要因素之一,不论是平时生产 劳动还是战场受伤的伤员,生命健康都是不可缺少的,这就使得战时的医疗卫生 防疫工作更加重要。而加强战时的疫病防治工作,就必须改变原有的医疗卫生环 境状况,不断建立健全完善一套行之有效的医疗卫生保障体系制度,这样才能为 战争源源不断输送有生力量。一方面,制定医疗卫生防疫工作的政策和制度,初 步形成边区的医疗卫生管理法律法规体系。如边区一届参议会于1939年1月就 通过了关于《健立卫生工作保障人民健康》的提案,提出要采取一系列措施制度 来加强边区医疗卫生事业和提高人民群众的健康水平。边区第二届党代会11月 通过了关于了《关于开展卫生保健工作的决议》,要求边区各地制定计划有步骤 地开展医疗卫生工作,大力研究中草药,建立制药厂、医药合作社、卫生所等工 作。为此,边区政府在此基础上专门召开卫生工作会议,制定建设规划,颁布一 系列医药卫生防疫工作的具体条例,来规范医疗卫生防疫工作和药品管理工作。 相继颁布修订了《陕甘宁边区卫生委员会组织条例》、《陕甘宁边区卫生行政补 充大纲》、《陕甘宁边区卫生处办公规程》、《陕甘宁边区卫生处处务规程》、

《陕甘宁边区卫生处组织条例》、《陕甘宁边区边区保健药社暂行条例》、《健 药社修正章程草案》、《陕甘宁边区国医研究会简章》、《陕甘宁边区关于健全 各级卫生组织的指令》、《国医国药奖励优待条例》(草案)、《陕甘宁边区医务 人员管理章程》、《陕甘宁边区医师管理条例》、《陕甘宁预防管理传染病条例》、

《陕甘宁边区防疫委员会组织条例》、《陕甘宁保健委员会组织章程》及《保健 实施办法》等等。①此外,边区政府还制定了《环境清洁扫除规定》等。这些规 定,使陕甘宁边区医疗卫生机关指导管理有章可循,使边区的医疗卫生防疫工作 进一步规范化、制度化、正规化。另一方面,颁布了一系列政策法令和保障妇幼 健康制度。边区党和政府先后下发了关于妇女和儿童的保健条例和命令:《关于 开展妇女工作的决定》和《关于保护母亲和儿童的决定》。在边区规定男女一律 实行平等,提高她们在政治上、经济上、社会上的地位,在婚姻制度上实行双方 自愿,严格禁止实行买卖婚姻与封建的童养媳制度,要爱护母亲和儿童。关心他 们的身心健康。为此,边区政府及各县政府下设保育科,区乡设保育干事。号召 全体党员干部和广大医务工作者要积极严格执行党和政府制定的保护妇女儿童 的决定,全心全意做好妇女儿童的医疗卫生保健防御工作。规定关于产妇的身体 健康,应该在产前和产后都要休养一个月时间,这期间,产妇的日常生活全部由 男子或家庭负责照料,如果产妇的家庭贫穷落后,一旦休养影响生活,可以在休 养前向当地乡政府说明情况,动员左邻右舍给予适当帮助。关于产妇的待遇,规 定如下:(1)边区各机关、团体、学校等单位,不得对怀孕的妇女或者携带婴儿 的女工作人员进行推卸责任不管;(2)对怀孕的妇女或者携带婴儿的女工作人员,

 

其每日工作不能超过6小时左右,不得妨碍对孩子的哺乳;(3)孕妇在生产时发 结生产费35元,并在休产假期间,酌情发放大米、白面等营养食品,如果没有 大米、白面时,在生产前休息期间,增发休息费10元。此外,还规定小产的妇 女发休养费15元,休养一个月;女公务员在经期中,给生理假3天,卫生费5 角等。①

第五章 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历史经验及启示

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抗日救亡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抗战时期陕甘 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在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等领导人的亲切关怀下,蓬勃开展,有 力的遏制了流行性传染疫病的蔓延,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边区人民群众对于疫病 防治的迫切需求,践行了中国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留下了弥足珍 贵的的历史经验及启示。

  1. 1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历史经验
  2. 1. 1政治动员宣传是前提

在整个边区疫病防治工作中,边区党和政府以及高层领导者做了大量的重要 动员工作。尤其是毛泽东倾注了大量心血,率先垂范,给予很大的关心。1939年 1月4日,在卫生干部扩大会议上毛泽东作了《发扬民族革命中卫生工作的精神》 的重要讲话,指出医疗卫生工作在民族革命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和发挥着至关主要 的作用,号召全体医务人员应该高度发扬民族革命的卫生工作的精神。针对当时 残酷的战争环境,指出医务工作者要千方百计医治伤病员,在物质困难和经济窘 迫的情况下,把我们的医疗卫生条件改善好,克服一切困难。①3月15日,毛泽 东在接见印度援华医生爱德华时,提出希望他们在医疗卫生工作中,对医生、护 士、党的领导人多多提出批评和建议。1941年和1944年,毛泽东又专门为中国 医科大学第14期毕业生和延安市举办的卫生展览会分别题词,“救死扶伤,实 行革命的人道主义”“为全体军民服务。”苏联医生阿洛夫也被题词“模范医生” 的称号。当时李富春亲自担任延安第一届防疫委员会主任,林伯渠兼任医药学会

  • 丁名宝,蔡孝恒.毛泽东卫生思想研究[M].武汉:湖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3: 会长,针对延安市医疗卫生工作中碰到的困难,陈云亲自给谢觉哉写信自己了解 到的延安市民情民意,指出:(1)在延安新市场应该安排三个清理街道的人员, 免得满地到处都是人尿马粪;(2)要设立几个诊治疾病的中医人员;(3)每月对 本地难民需要发几升小米救济;(4)最好是公安局负责保管修理几座木桥。①谢 觉哉接到陈云来信后,马上批示延安市政府进行办理,结果很快解决了上述提到 的问题,提高改善了新市场的卫生环境条件。此外,《新中华报》也于1939年4 月7日发表了《把卫生运动广泛开展起来》的社论,号召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把医 疗卫生运动推动起来。边区政府于1940年5月26日在中央礼堂举行的防疫动员 大会上,专门安排部署了开展防疫工作的一系列措施。这样,边区政府经常按季 节或者在重大节日期间开展群众性的卫生大扫除运动,组织打扫街道马路、宣传 打防疫针常识、帮助群众治疗防御疾病痛苦。如延安市政府1940年5月组织群 众在'五卅'运动这一天开展卫生大扫除活动,洗衣服,打扫院子,并深入群众 家中进行指导检查卫生,结果检查后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之后边区防疫总会与延 市政府于1942年8月9日至8月18日期间发动各界举行了全市的卫生防疫清洁 大扫除运动。当然仅仅依靠宣传动员还不够,必须把医疗卫生防疫工作与文艺工 作相结合,才能不断满足人民群众的所需所求。为此,西北局宣传部联合一切文 艺工作单位开会决定:(1)在文工团和民众剧团下乡宣传时,边区卫生署委派医 务工作者携带药品器材一块出发,配合他们工作;(2)下乡剧团除做医疗卫生防 疫工作宣传外,还要具体帮助地方政府做好医疗卫生建设、修理水井、教育小贩 做纱罩等工作;(3)利用赶庙会等集市主要向妇女宣传妇婴保健卫生和饮食安全 卫生,除此而外做好反巫神工作;(4)对有关医疗卫生宣传材料的宣传出版工作, 要及时和卫生署取得联系;(5)在报刊杂志上发表治病的单方时,必须和中西医 药研究会认真检查阅读征得他们同意,以免贻害人命。①这样就以人民群众喜闻 乐见的形式,达到了卫生宣传的目的。在边区党和政府以及领导人关系支持下, 边区医疗机构积累了丰富的疫病防治和救死扶伤经验,尤其是提倡的“中西结合, 预防为主”和疫病防治工作与群众运动相结合等作法,对于今天的医疗卫生事业 仍然具有借鉴意义。
  1. 1. 2广大群众参与是基础

马克思主义认为,人民群众是社会实践的主体,是历史的创造者。边区疫病防 治工作的开展,离不开广大人民群众的参与和推动。为改变边区贫穷落后的面貌 和人民群众疾病缠身的医疗卫生防疫状况,边区政府采取了一系列疫病防疫措施 制度,专门发布了相关的指示、命令和方针政策,号召广大人民群众积极参与到 疫病防治工作中来。1937年3月中央军委卫生部,就提出了要发动人民群众开展 医疗卫生运动和大力开展疫病防治工作。1939年11月边区第二次党代会上就通 过了《关于开展卫生保健工作的决议》,指出应该在边区广大人民群众中开展普 遍性的清洁卫生教育运动,向人民宣传讲解清洁卫生的常识,让人民养成在衣食 住行等方面有清洁卫生的良好习惯。号召有计划有步骤地发展医疗卫生事业,研 究中医,开班中医医务工作者的业务培训。在边区党和政府的大力号召下,广大 军民积极响应,开展医疗卫生防疫运动,打扫院子,清理周围环境,改变自身不 良的生活卫生习惯。各机关事业单位也积极参与进来。如边区卫生处组织成立的 戏剧团和秧歌队,就以“勤婆姨” “卫生歌”“怎样养娃娃”等人民群众喜闻乐 见、易于听懂的形式开展了疫病防治的卫生常识宣传,在群众中掀起了学习“崔

①医务工作与宣传工作配合进行边署召集宣传机关讨论[N]•解放日报,1945-5-18..

岳瑞运动”的热潮,唤醒了人民群众反对巫神、开展医疗卫生防疫工作。声势浩 大的人民群众运动,产生了空前的影响力,有力地推动改变了边区医疗卫生的旧 面貌。到1944年上半年为止,延安市总共挖了 783个厕所和76个垃圾坑,新增 修建了 130多个牲口棚、100多个猪圈、19个水井,其中食品商店和食品摊也都 做到了增设纱窗预防苍蝇蚊子的设备。面对边区医疗卫生防疫机构不足和药品器 械供应困难的难题,1939年12月,边区第二次代表大会通过了《关于开展卫生 保健工作的决定》,号召建立医药合作社。1944年4月30日和5月9日,中央 总卫生处与中央民委先后组织召开了群众卫生座谈会和群众妇孺卫生研究会,会 议一致认为有必要组织成立民办公共卫生合作社。同年11月份,边区文教大会 通过了《关于开展群众卫生医药工作的决议》,决议指出,为解决器械供不应求 的困境,在可能的条件下成立医药合作。如华池县城壕村劳动英雄张振财和张振 皋,为了解决资金困难问题,就创办了卫生互助社,得到了边区文教大会的肯定 和赞许,大力号召在人民群众自愿的原则下,可以采取这种方法筹措经费,以推 动医疗卫生保健事业发展。

当然,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开展离不开国内外进步人士和团体的大力援助。 如1938年宋庆龄先生为创建的八路军制药厂就捐赠了一架化学分析天平和一套 消毒器以及部分药品器材。①南洋华侨领袖陈嘉庚先生领导成立的筹赈总工会每 月向边区捐款七百万,用于医疗卫生事业发展。②加拿大医生白求恩率领的医疗 队来边区携带了三大卡车医疗器械,印度援华医疗队赠送救护车以及药品与器械 63箱,任桐年创立的公谊救护队赠送边区医疗药品和器械两汽车,其装备足以建 立一个急救医院。③还有在边区中央医院开办前,华中万国红十字会理事长马克

  • 卢希谦,李忠全•陕甘宁边区医药卫生史稿[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4:126.
  • 魏永理.中国西北近代开发史[M].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1993:603.
  • 魏永理.中国西北近代开发史[M].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1993:604.

维尔先生、美国教会苏蔼士女士以及希金先生,史沫特莱女士等捐赠给了我们足 供100病床半年之用的药品器械及现款20600元。后来我们又得到保卫中国大同 盟的经济与物资大量接济。”①这些国内外进步人士捐赠的大批药品器材,大大 支持了边区医疗卫生防疫事业的发展。

  1. 1. 3建立规章制度是保障

建立健全和严格执行规章制度是边区疫病防治工作取得成功的前提和保障。

在疫病防治管理工作中,妇婴卫生工作开展的较早。如1939年12月,边区第二 次代表大会上通过了《关于开展卫生保健工作的决定》,决议提出要加强产妇的 医疗卫生教育,以减少因为不讲卫生而导致出生的婴儿死亡的重大损失。1942年, 边区政府民政厅就制定关于《儿童妇女待遇办法》,规定对怀孕的妇女或者携带 婴儿的女工作人员要提供特殊的待遇,凡是在延安工作的广大女同志们,无论其 工作职位高低,在怀孕分娩时期都可以获得免费检查和接生。孕妇在生孩子时发 给生产费50元,发给小产的35元,生产前后一律休养身体2个月,修养期间发 给休养费20元,且酌情发给大米、白面等补充营养品,女公务员每月发卫生纸 15张,可以3天休假。同时要求各部门不得精简她们籍口,不管他们日常生活如 何。②更难得可贵的是,通过苏联医生阿洛夫和何穆的共同努力,边区医院逐步 建立起了一整套完整的现代医疗卫生管理制度。医院内部从上而下,严格明确规 定了医院院长、科室主任、主治医师、实习医生、护士长、护士、卫生员、炊事 员每个人的岗位分工和工作职责;一些局部细则如病人从入院到出院、值班安排、 接诊、门诊、病房、手术,以及消毒、隔离、病历书写等方面都有了明确的规章

  • 赵士炎•白衣战士的光辉篇章一一回忆延安中央医院[M].西安:陕西科学技术出版社,1995:264.
  • 西北五省区编纂领导小组,中央档案馆编.陕甘宁边区抗日民主根据地(回忆录卷)[M].北京:中共党史资料 出版社,1990:

可循。在此基础上,医院建立起来了业务学习的规章制度,要求各科室主任大夫 定期为本科室医务工作者上课,不定期地聘请院外大夫前来本院做报告。对各级 医务工作者的学习效果,做到该赞扬的赞扬,该指责的指责,绝不含糊。①据何 奇回忆,仅中央医院的护理工作制度就严格规定如下:(1)病历制度:第1部 分就是测量体温、脉搏跳动、呼吸均匀、大小便的次数等图表;第2部分是患者 病史、检查身体、医生诊断等;第3部分是医生嘱咐、开出药方等;第4部分是 日常护理工作记录;第5部分是检查各项报告单;(2)值班制度:安排白班和大 小夜班。一般白班上午安排人数最多,具体分工负责早晨的护理检查病房等工作, 配合做好各种治疗诊断和准备工作等等;(3)展会制度:一般由护士长主持工作, 听取大夜班报告,合理安排当天相关护理工作,特别交代一下重危病人的护理事 项,仔细检查纠正出现的差错和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等等;(4)交接班制度:当 夜白班护士相互交接工作时,须将相关注意事项写在交接班登记薄上,向全体值 白班护士宣读,对于重危病人规定一律在床头当面交接时告知病人曾经发生的各 种异常现象和出现的问题。此外还要交接诊室用的注射器和针头等东西,尤其是 体温表要挨个仔细查看是否损坏,然后在交接登记簿上签名。②可以说这些健全 严格的规章制度和科学有效的全面管理体系,保证了医疗卫生水平能够充分发 挥。据统计,自1939年9月至1945年抗战胜利结束,中央医院共收治13886多 名伤病员,其中治愈好13423名,总治愈率为96.67%,历年平均治愈率达到 97.25%,创造了当时国内同期医院的奇迹。此外,中央医院在内部管理体制上, 还制定了一整套严格的住院制度和探视制度。其中住院制度规定如下:病人需要 住院治疗的,必须由所在机关单位卫生所开介绍信,然后经过中央医院诊断检查,

  • 王元周.抗战时期根据地的疫病流行与群众医疗工作的展开[J].抗日战争研究,2009 ( 1 ): 66 .
  • 赵士炎.白衣战士的光辉篇章一一回忆延安中央医院[M].西安:陕西科学技术出版社,1995:119. 依据病人病情情况,确定确实需要住院治疗的,才能得到批准住院治疗。这一制 度改变了以前行政领导干预病人是否需要住院治疗的情况。探视制度规定如下: 前来探视病人的家属或者其他人,必须遵守医生的嘱咐,在规定的时间和地点进 行看望,否则一概由门卫拦截堵住。这一制度改变了过去在长期游击战争环境下 形成的探视病人随意化的坏习惯,形成了良好的探视制度。
  1. 1.4优待医务人员是关键

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开展与当时边区聚集了一批科技人才 是分不开的。那么如何正确对待这些疫病防治工作人员,发挥他们在医疗卫生事 业的聪明才智作用,这就显得非常重要。为此,一方面,边区政府颁布相关条例, 鼓励支持帮助广大医务工作人员,凡是对卫生防疫事业有重大贡献的一律给予奖 励。如1941颁布的《陕甘宁边区国医国药奖惩优待》规定,国内外医务工作者 在边区开办中医学校或者建立制药厂的,边区政府全力保护,资金不足的给予补 助;捐款资助兴办医疗卫生机构的人,可由当地政府向边区卫生处汇报给予奖励。 ①同时减轻从事医疗卫生事业者的义务负担。如医务工作人员自己经营药店或者 兼顾其他业务从事医疗卫生事业,且热心从事于疫病防治工作者,当地政府应该 视具体情况减少或者免除政府下达给他们的义务责任负担;凡是在医药器械上有 发明创造的医务工作人员,政府将给予奖励;凡是由公司或者药店制造的“膏丹 丸散” 一类药品必须由具有资格证书的医生监督制作,其制成的药品效果好的由 所在地政府给予奖励。1944年陈凌风因成功研制出牛瘟疫苗和血清获得了边区劳 动模范的称号;1945年付莱也因成功研制出了青霉素获得边区政府奖励。另一方 面,生活待遇上特优医务工作者本人和家属。例如,边区政府在1940年8月26

①卢希谦,李忠全•陕甘宁边区医药卫生史稿[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4:249. 日第22次政府委员会议上提出,医务工作人员在边区享受与中央卫生部门工作 人员同等经济待遇。其中1941年《陕甘宁边区国医国药奖惩优待》第7条就规 定,医务工作者自愿脱离劳动生产积极参加医疗卫生机构或者政府创立的制药厂 者,本人享受技术人员待遇,其家庭日常经济生活一律按抗日军属对待。中央军 委颁布的《关于军队中吸收和对待专门家的政策》指示,对医务工作者要在物质 生活上给予特别优待,其标准按照个人能力知识的程度进行规定,使他们及其家 属生活上没有后顾之忧,一心一意投入工作。同年,党的领导人毛泽东、朱德、 叶剑英以中央军委的名义发出了 “吸收优秀医务工作人才和给予他们优待”的特 殊命令,强调指出,培养优秀医务工作人才过程漫长,况且医学技术高深不容易 弄懂,这就决定了我军现在在医疗技术方面进步不大,那么今后就要尽一切可能 吸收大后方或者沦陷区哪些医疗技术水平高深的医务工作人才前来边区,不惜经 济津贴予以安排重任,在政治上作为高级干部看待,在生活上作为专家对待。1942 年边区卫生处专门规定了按照级别和工作年限发放医疗技术人员的物质经济待 遇:医生具体划分为甲乙两类,在薪金和伙食待遇上医生、司药、护士各不相同, 甲类医生和司药都吃小锅饭,乙类护士吃大锅饭。根据当时的医务工作者亲历回 忆,当时边医务工作者的津贴标准是普通工人的几倍到几十倍左右,享受着边区 特殊的经济待遇。尽管当年边区的物质生活条件很差,但对国际友人的照顾是相 当好的,使其享有特殊的优待服务,规定每人每月白糖2斤、面和大米各15斤、 猪肉和蔬菜各30斤,以及油、盐、炭等生活用品,并专门配有管理员、炊事员、 勤务员、翻译者和中文教员。①如苏联医生阿洛夫到达延安后,毛主席等中央领 导人对他的工作和生活关心之至,专门赠送他一匹小黄马作为乘骑之用,派翻译

①赵士炎•白衣战士的光辉篇章一一回忆延安中央医院[M].西安:陕西科学技术出版社,1995:99. 帮助他开展医疗卫生事业工作,专门配备了厨师和公务员,照顾他的物质生活。 所以,广大医务人员在艰苦的革命战争年代不断进步,不仅为边区医疗卫生防疫 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而且为党和国家培养积累了大量医疗卫生事业人才,为新 中国成立后的医疗卫生骨干奠定了坚实基础。

  1. 1. 5党对疫病工作的重视是根本

抗战时期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开展得益于边区政府的重视和支持。为改变边 区落后的卫生面貌,早在1937年3月,中央军委卫生部就做出扩建边区医疗卫 生学校,培养医务工作者,增加设立医院,大力开展疫病防治工作。1937年7月 7日抗战爆发后,随着边区医院的创办,延安市开展了一千余人参加的卫生运动 周大扫除活动,毛泽东向前来参加活动的广大群众作了医疗卫生工作的重要性讲 话,指出医疗卫生运动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事,需要大家共同来做,应注意打扫 环境卫生,锻炼身体,就是增加全民抗战的国防力量。1939年1月在边区第一届 参议会上,参议员崔曙光、罗成德等18人联名提出了《建立边区卫生工作,保 证人民健康》的提案,指出由于边区土地广阔,人口稀疏,气候条件恶劣,文化 教育事业落后,虽然自实行土地分配政策后,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大有改善,医 疗卫生文化建设稍有进步,但是医务工作者缺乏,财政经济支岀仍不敷处,因而, 医疗卫生保健工作,应当重视建立起来。大会上通过的《陕甘宁边区第一届参议 会对陕甘宁边区政府工作报告的决议》中强调,发展医疗卫生保健事业工作,应 当以增进人民群众的安全为目的。这就充分说明了边区政府把疫病防治工作,重 视保障人民身体健康问题提上了议事日程。4月7日《新中华报》发表《把卫生 运动广泛的开展起来》的社论就特别强调指出医疗卫生事业工作也是伟大的抗战 取得胜利不可或缺的一部分。11月,在边区第二次党代会上通过的《关于开展卫 生保健工作的决议》也指明,在边区广大人民群众当中进行清洁打扫卫生教育, 提高人民群众讲究医疗卫生的知识,使他们逐步养成衣食住行等方面的良好清洁 卫生的习惯;进行产妇婴儿护理教育,以减少因不卫生习惯而导致夭折死亡的; 要有计划有步骤地发展研究中药,开办中医医务人员训练班,使疫病诊治与预防 相结合,保证人民群众身体健康。为实现这个目标,广泛动员各机关、团体、军 队、学校、医院积极参加医疗卫生防疫运动,从机关驻地人民群众中做起,依次 推广到各抗日根据地;各级政府要经常进行清洁打扫卫生检查活动,不断完善必 要的医疗卫生设施等五项措施。随后,在边区医院等已建立的医疗卫生防疫机构 的基础上,为进一步推动医疗卫生防疫运动开展,1940年5月26 H,边区成立 了延安市防疫委员会,专门负责市县辖区境内一切医疗卫生防疫工作,作为医疗 卫生防疫运动的最高权力机关,它由中央组织部牵头,边区党政军以及人民群众 团体代表33人构成。李富春、刘斗争、蒋仁山分别任防疫委员会主任、副主任 和秘书。并决定在大的机关单位以及区乡级政府根据实际情况需要,专门成立延 安市防疫委员会分会,领导下辖各单位开展医疗卫生防疫运动。1941年4月,为 进一步推动边区家畜防疫工作深入开展,又专门成立了家畜防疫委员会。5月, 由边区中央局批准生效的《陕甘宁边区施政纲领》第15条纲领规定,推广医疗 卫生行政工作,增进医疗药品器械设备,欢迎医务人才前来边区,以达到减轻人 民群众所受疾病痛苦。这些医疗卫生防疫工作政策的制定,说明了边区政府不仅 确立了对开展医疗卫生防疫工作的高度重视,而且颁布出台了一系列医疗卫生防 疫方针政策,在推动和开展边区医疗卫生工作方面起了重要的指导作用,把卫生 防疫工作纳入了边区政权建设的轨道。

5.2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历史启示

  1. 1坚持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

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的重要标志。中国共产党自成立起就一直把 追求人民身体健康,为人民谋福利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抗战时期,1939年1月, 陕甘宁边区政府第一届参议会通过的《陕甘宁边区第一届参议会对陕甘宁边区政 府工作报告的决议》就号召各部门大力发展医疗卫生保健事业,以增进人民群众 身体健康为目的。党的领导人毛泽东也认为医疗卫生工作是抗战取得胜利的重要 保障,明确提出了医疗卫生防疫工作必须始终坚持“一切为了人民健康”的发展 方针政策。如1941年和1942年,毛泽东分别为延安中国医科大学第四期毕业生 和延安中央医院题词“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和“治病救人”。1945 年5月,在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毛泽东特别强调指出,我们所谓的国民 医疗卫生工作,如果离开了 3. 6亿万农民参与支持,一切都成了空话。这就说明 了抗战时期党和政府关于医疗卫生工作的根本目标是不断增进人民身体健康,把 做好群众工作与医疗卫生防疫工作紧密结合起来的指导思想。1949年新中国成立 至今,我国健康领域改革取得了显著地发展成效,人民身体健康不断得以提高。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始终更加高度重视人民身体健康 发展问题,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开始探索了一条适合我国国情的卫生 与健康发展的特色道路。这就要求我们,在新的形势下,坚持以人为本、执政为 民的思想,把维护人民群众身体健康权益始终放在重要位置上。关于传染性疫病 防御控制,我们要始终保持高度警惕,常抓不懈,从人民群众关心的医疗卫生、 食品安全等方面入手,确保保障到位。坚持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 抓紧研究制定医疗卫生相关配套政策,坚持问题导向,抓紧补齐短板,将医疗卫 生事业改革进一步拓展提升到维护实现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建设人力资源强国和 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高度上来,努力为人民群众提供全生命周期的卫生与健康服 务,使我国早日实现由人口大国向人力资源强国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转向依靠 科技进步和人力资源优势的科学发展,不断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 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打下坚实健康基础。

  1. 2坚持把卫生防疫与群众路线相结合的思想

卫生工作与群众运动相结合方针实施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开展群众医疗卫 生运动,也是在具体卫生工作中践行党的群众路线。这个方法在革命战争年代, 全面的得到了贯彻和落实,为保障根据地广大军民的身体健康,争取革命战争取 得胜利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抗战时期,边区政府和党非常重视疫病防治工作, 毛泽东一直提倡预防为主,卫生防疫工作与群众运动相结合的卫生工作方法。

1944年3月22日,毛泽东在中央宣传工作会议上讲话时指岀,群众没有别的方 法战胜疾病、死亡的威胁,只有相信神仙。……现在应该把医药卫生的知识和工 作大大推广一下,想办法在每一个分区训练一些医药人才。……要老百姓不敬神, 就要有科学的发展和普及。科学不发展、不普及,敬神在他们是完全需要的。如 果多有几个阿洛夫这样的人物,当然就没有人再敬送子观音了。有了科学知识, 迷信自然就可以打破,没有这一着,他还是要迷信的。1944年7月10日,毛泽 东进一步明确提出了,减少广大人民群众疾病死亡的基本方针就是加强疫病预防 和开展群众性的医疗卫生防疫运动。同年11月1日,在边区文教大会上毛泽东 又说,边区文教会议的任务,无论是教育、艺术、卫生、报纸哪一项,都是要告 诉150万边区人民自己起来和封建迷信、不识字文盲、不卫生的旧习惯做斗争。 这些都说明了卫生防疫的工作离不开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参与。新中国成立后, 毛泽东更是强调全民参与,主张预防为主。他提出了医疗卫生事业要“面向工农 兵、预防为主、团结中西医、卫生工作与群众运动相结合”的指导方针,这也确 定了新中国成立后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的发展方向。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 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更加高度重视医疗卫生防疫工作,积极支持参与世界卫生组织 的发展,但由于我国人口众多,且大部分人生活在农村,农民的文化素质偏低, 生活环境和卫生条件较差,要真正树立养成讲文明、讲卫生的习惯,促进人的全 面发展的“大卫生”观念还有一定难度。这就要求我们,在新的时代,必须坚定 不移地贯彻“预防为主,防治结合”的方针政策,坚持群防群控,联防联控,坚 持贯彻“大卫生”观念,面向基层、社区、农村开展预防保健工作,防微杜渐, 切实维护好每一个家庭、每一个社会成员的生命健康安全,努力为人民群众提供 全生命周期的卫生与健康服务,为使中华民族成为世界最强盛的民族而不懈努 力。

  1. 3坚定不移地贯彻预防为主的疫病防治方针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在疾病的预防控制方面更是如此。抗战时期,1945 年,在党的七大上,毛泽东就发出了要积极地预防和医治人民的疾病,推广人民 的医药卫生事业的伟大号召。为了使卫生工作适应大规模战争的需要,他还亲自 制定了“面向工农兵,团结中西医,预防为主”的卫生工作方针。“预防为主” 充分体现了中国的国情,在新中国不同的历史发展时期一直是最经济、最人道、 最主动、最有效的防治疫病的方法,符合广大人民群众利益。因而,预防为主的 方针一直是我国农村医疗卫生防疫工作的指导思想。尤其在改革开放历史新时 期,疫病防治工作的重要性不是降低了,而是日益提高了。但是目前,由于我国 民生领域还有不少短板,脱贫攻坚任务艰巨,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 较大,群众在就业、教育、医疗、居住、养老等方面面临不少难题,工业化和城 镇化进程加快,人口老龄化问题日益严重,再加上生态环境恶化,人民生活方式 不断变化,引起人类常见的疾病发生,我们不仅面对着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出 现的医疗卫生与人民健康问题,而且面临多重疾病威胁并存、多种影响人民健康 因素交织的复杂局面。这就要求我们,在新的时代条件下,不断优化重大疾病防 治工作策略,以最大程度减轻群众的疾病痛苦为目标。要高度重视青少年的健康 状况,提高他们积极主动的疫病防治意识。要重点关注老年、妇女、儿童等人群 的健康工作,提供全程的医疗卫生健康服务,需要切实保障残疾人群体享有的康 复服务的目标,注重关怀城市打工人群,如建筑工地农民工、家庭保姆、餐厅服 务员、商场售货员等群体的身体健康工作。要在全社会倡导健康文明的生产生活 方式,掀起树立健康文明的生活习惯的教育宣传,改变人们落后的医疗观念,建 立起绿色健康文明的新卫生观念。要不断提升全民的健康文化素养,推动科学预 防知识与健身锻炼相结合,推动“大健康”概念的普及范围,实现人们身体健康 与心理健康的有机统一,建立健全心理健康咨询、宣传、心理疾病科学普及工作, 规范发展人们心理健康咨询和心理健康治疗等心理健康服务体系。

  1. 4坚持中西医相互补充协调发展的方向道路

“坚持中西医并重”是我国卫生工作长期坚持的基本方针。抗战时期,陕甘 宁边区政府和毛泽东就号召中西医互相学习,密切合作。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 在多次场合谈到中西医要相互补充协调发展。新时期,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 中央重申“坚持中西医并重”,既体现了对中医药发展的始终高度重视和支持, 也赋予了 “中西医并重”新的内涵。正如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卫生与健 康大会上,强调指出:“坚持中西医并重,推动中医药和西医药相互补充、协调 发展,努力实现中医药健康养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这一重要论 述是对中医药发展思路的新定位、新认识,为中医药事业的发展确立了新坐标、 指明了新方向。这就要求我们,在新的形势下,中西医相互补充协调发展更要适 应发展新形势,顺应人民新需求,将中医药融入到医疗卫生与人民健康方面所有 政策上来。从国家层面上讲,中西医要在投资结构上和构建医疗卫生标准体系中 做好相关并重;从基层层面上讲,中西医要在综合医院的具体配套措施上做好相 关并重。当然,随着人们健康消费观念和传统医学治疗模式的转变,源自于东西 方文化的文明成果中医和西医,应该在治疗疾病时相互借鉴,发扬高尚风格,各 用其长,避其所短,汇聚中西医最大优势,提供医疗卫生保健最佳方案,最后达 到医疗最佳效果,这无疑是所追求的保护生命健康最高理想境界。针对西医发展 存在的短处,中医必须充分发挥在治未病中的主导作用、在重大疾病治疗中的协 同作用、在疾病康复中的核心作用。这既是一个策略问题也是一个方法问题。

必须清楚认识到,在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建设中,应当让中医药临床疗效确切、 预防保健作用明显、治疗方式灵活、费用低廉的特色优势充分显现出来。坚持中 西医并重,当前急需做好中医药传承创新工作,确保后续有人、学术繁荣、疗效 提升。针对当前中西医两条腿长短不齐的现状,我们更需大力实施中医药研究传 承创新伟大战略工程,把中国古代这一科学的无价瑰宝和先哲们留给我们的宝贵 精神财富,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在传承中不断挖掘创新发展,在发展中更 好服务人民群众。如此这样,才能更好扬己之长,补彼之短,切实推动中医药与 西医药相互补充、协调发展,共同支撑、共同配合,共同对付群众的疾病,携手 共筑防病治病长堤,促进人类健康长寿。

  1. 5坚持以人为本扎扎实实抓好医德医风建设

关于医德医风,现存我国最早医学专著《黄帝内经素问》指出“非其人勿教, 非其真勿授,是谓得道,”就认为不是学习医学这块料的人,千万不要教给他医 学知识;不是真心实意来学习医学的人,千万不要传授他医学知识,这样才符合 医学的伦理道德,保持医学传承的优良传统作风。在中国革命过程中,中国共产 党始终重视医德医风建设,抗战时期,毛泽东就明确指示医院不能为金钱和特权 服务,必须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他亲自撰写的《纪念白求恩》这篇 著名文章,概括白求恩同志的精神为“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对工作极端的负 责任,对同志对人民的极端的热忱”,把白求恩大夫树立为“为人民服务”的典 范,指出“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利益工作的”; “我们大家要学习他毫不自私自利的精神。” 1941年,毛泽东同志在为延安医科 大学的题词中,又提出“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半个世纪以来,白求 恩精神已在中国共产党员和广大医务人员中形成了一种风范,一种楷模,一种准 则,一种传统;是中国人民一项宝贵的精神财富。这种精神鼓舞了一代又一代新 中国的医务工作者,凝聚成了强大的精神力量。正如2016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 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强调指岀,“长期以来,我国广大卫生与健康工作者 弘扬'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大爱无疆'的精神,全心全意为人民服 务,特别是在面对重大传染病威胁、抗击重大自然灾害时,广大卫生与健康工作 者临危不惧、义无反顾、勇往直前、舍己救人,赢得了全社会赞誉。”这就要求 我们,在新的形势下,我们要加强医德医风建设,宣传和树立白衣天使的正面形 象,继承发扬和光大毛泽东同志所倡导的白求恩精神,为体制机制改革营造积极 的文化氛围。要着力发挥广大医务工作人员的积极性,不断提高他们自己的薪酬 工资待遇,体贴关心爱护身心健康,拓宽个人发展空间,增强职业荣誉感,改善 执业环境,提高社会地位,在全社会营造一种尊医重卫的良好社会风气。当然, 我国广大医疗卫生工作者要积极弘扬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断强化医德 医风建设和医疗卫生行业自律意识,为人民群众提供最好的卫生与健康服务。

 

结语

抗日战争期间,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引起和加剧了各种传染病在中国各地 的流行,造成大量人员死亡和生产力下降。人多是中国坚持长期抗战的基础,而 病灾成为这个基础的严重威胁之一。在八路军控制的各根据地,起初由于各种条 件的限制,主要关注于军队和党政机关的医疗卫生工作,而对群众医疗卫生工 作重视程度不高。1943年以后各根据地普遍强调群众医疗卫生工作的重要性,初 步建立了各级医疗卫生机构,提倡中西医合作,组织中医,建立医疗合作社, 开展清洁卫生运动,在疫病流行时组织医疗队进行救治,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同 时也加强了八路军与群众的联系,一定程度上普及了新的卫生知识,改变了乡村 旧的医疗卫生习惯,并促进了乡村社会的政治动员。亦成为抗战时期乡村社会变 迁的一个侧面,并为解放以后中国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医 学本质是尊重生命的事业。”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陕甘宁边区积极开展疫 病防治工作,是中国人民抗日救亡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全面抗战爆发后,不仅 边区以及各个抗日根据地人民群众对于疫病防治的需求更加迫切,而且疫病防治 工作也是中国能够坚持长期抗战的必要条件。在这一时期,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等 领导人高瞻远瞩,结合边区的疫病防治实际情况,提岀和制定了一系列符合边区 的疫病防治政策和措施。通过大力宣传疫病防控知识,全面开展防疫、清洁卫生 和治疗工作,推广新法接生,反对迷信巫神等方式,增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疫病 防治观念,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流行性传染疫病的蔓延,不仅极大地改变了边区 城乡医疗卫生面貌,提高了人民群众的健康生活水平,而且促进了社会的进步和 发展,为巩固边区和保障抗战取得胜利奠定了坚持基础。

尽管当时受一些客观条件的限制和特定的战争环境影响,抗战时期陕甘宁边 区疫病防治工作存在着明显的局限性。例如:封建迷信思想仍未根本消除,不讲 卫生的坏习惯仍然存在,防疫人员医学理论知识水平不高等。所以,直到抗战胜 利以后,边区的疫病防治工作仍然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对边区人民的生命健康 造成的危害还是相当严重的,在一些偏远山村的人畜死亡率还是比较高的。但站 在今天的时代,我们没有理由苛求前人,应该站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上,站在历 史发展的角度对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给予公允的评价。作为在特殊 历史时期发生的历史事实,我们应该看到,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 成绩是首要的,受到客观条件制约,存在问题是不可避免的。

抗日根据地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也是中国人民抗日救亡事业的重要组成 部分。全面抗战爆发后,不仅人民群众对于医疗卫生的需求更加迫切,而且医疗 卫生也是中国坚持长期抗战的条件之一,意义更加突出。全面开展防疫、清洁 卫生和治疗工作,推广新法接生,反对迷信巫神。这些努力也促进医药卫生知识 在乡村社会的普及,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乡村社会的医疗条件和卫生习惯。抗战时 期各根据地医疗卫生工作形成的强调医疗卫生为乡村人民群众服务的思路,提 倡中西医合作的方针,重视开展群众性清洁卫生运动的防疫方式和成立医药合 作社的组织形式,都对解放后新中国的医疗卫生工作有深远的影响。

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在边区政府和人民仍坚持不懈地努力 下,客服了种种存在的困难,逐渐形成了 “预防为主,防治结合”的方针,达成 了 “中西医相结合”和“为人民服务”的共识,这些都充分证明了党和政府全心 全意为民服务的精神,因而在医疗卫生防疫运动中必然得到广大人民的拥护与支 持。以至于当年边区制定的一些疫病防治工作的方针、政策,为新中国的疫病防 治工作的方针、政策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对我们今天仍有许多值得思考和借鉴的 方面,应引起我们的深思和重视。

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研究虽然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形成了一 定的成果,但仍存在很大的研究空间,女口: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与其他抗日 根据地疫病防治工作之间的相互关系研究仍显得不足,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 与新中国成立后防疫工作之间的研究也略显不够等等。无论在横向还是纵向来 说,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研究都可以继续深化。这需要进一步挖掘陕甘宁 边区疫病防治工作的史料,理论与实践结合,进一步推动陕甘宁边区疫病防治工 作的研究的深入。

参考文献

(一)党的文献及资料汇编

  • 毛泽东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 毛泽东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 毛泽东文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 毛泽东文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 陕甘宁革命根据地史料选辑(第1辑)[M].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
  • 陕甘宁革命根据地史料选辑(第2辑)[M].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
  • 陕甘宁边区政府文件选编(第1辑)[M].北京:档案出版社,
  • 西北五省区编纂领导小组.陕甘宁边区抗日民主根据地文献卷上[G]・北 京: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90.
  • 西北五省区编纂领导小组.陕甘宁边区抗日民主根据地文献卷•下[G]・北 京:中共党史资料岀版社,
  • 陕西省档案馆,陕西省社会科学院.陕甘宁边区政府文件选编第1辑 [G]・北京:档案出版社,
  • 陕西省档案馆,陕西省社会科学院.陕甘宁边区政府大事记[G]・北京:档 案出版社,1990
  • 陕西省档案馆,陕西省社会科学院.陕甘宁边区政府文件选编第2辑 [G]・北京:档案出版社,
  • 西北五省区编纂领导小组,中央档案馆.陕甘宁革命根据地史料选辑第3 辑[G]・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
  • 西北五省区编纂领导小组.陕甘宁边区抗日民主根据地(回忆录卷•下)

[G]・北京:中共党史资料岀版社,1990.

  • 西北五省区编纂领导小组,中央档案馆.陕甘宁革命根据地史料选辑第1辑 [G].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
  • 中央档案馆,陕西省档案馆.中共中央西北局文件汇集:一九四一年[G].北 京:中央档案馆陕西省档案馆,
  • 中央档案馆,陕西省档案馆.中共中央西北局文件汇集:一九四五年[G].北 京:中央档案馆,西安:陕西省档案馆,
  • 甘肃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陕甘宁革命根据地史料选辑第3辑[G].兰 州:甘肃人民出版社,
  • 甘肃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陕甘宁革命根据地史料选辑第4辑[G].兰 州:甘肃人民出版社,
  • 甘肃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陕甘宁革命根据地史料选辑第5辑[G].兰 州:甘肃人民出版社,
  • 陕西省档案馆,陕西省社会科学院.陕甘宁边区政府文件选编第4、5、6辑 [G].北京:档案出版社,
  • 陕西省档案馆,陕西省社会科学院.陕甘宁边区政府文件选编第8辑[G]. 北京:档案出版社,
  •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委员会文史资料征集研究委员会.陕西文史 资料第23辑[G].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
  •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神木县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神木文史第 7辑[G].出版社不详,
  •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神木县委员会文史文教卫生委员会.神木文 史资料第4辑[G].出版社不详,1989
  •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神木县委员会文史文教卫生委员会.神木文 史资料第5辑[G].出版社不详,
  • 中央档案馆.中共中央文件选集(一九四一一一一九四二)[G]・北京:中 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 中央档案馆.中共中央文件选集(一九四三一一一九四四)[G]・北京:中 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 中央档案馆.中共中央文件选集(一九四五)[G].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 版社,
  • 陕西省档案馆,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财政经济史料摘编(第1辑)西 安:陕西人民出版社,
  • 陕西省档案馆,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财政经济史料摘编(第2辑)西 安:陕西人民出版社,
  • 陕西省档案馆,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财政经济史料摘编(第3辑)西 安:陕西人民出版社,
  • 陕西省档案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根据地法制文献选编(第1 卷)[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
  • 陕甘宁边区抗战时期施政纲领,见《陕甘宁革命根据地史料选辑》(第1 辑)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1981.
  • 陕西省档案馆,陕甘宁革命根据地史料选辑(第1辑)[M].兰州:甘肃人民 出版社,
  • 陕西省档案馆,陕甘宁革命根据地史料选辑(第2辑)[M].兰州:甘肃人民 出版社,
  • 陕西省档案馆,陕甘宁边区政府文件选编(第1辑)[M].北京:档案出版 社,

(二) 报纸

  • 《新中华报》1937年-1941年5月
  • 《解放日报》1941年5月-1947年3月27日

(三) 专著

  • 卢希谦,李忠全.陕甘宁边区医药卫生史稿[M] 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4.
  • 黄正林.陕甘宁边区乡村的经济与社会[M].北京:人民出版社,
  • 刘宪曾.陕甘宁边区教育史[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
  • 肖前.历史唯物主义原理[M].北京:人民出版社,
  • 马克斯•韦伯.经济与社会北京:商务印书馆,1998.
  • 阿尔蒙德.比较政治学[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
  • (美)T・帕森斯.现代的社会结构与过程[M]・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1998
  • 张闻天.神府县兴县农村调查[M].北京:人民出版社,
  • 雷云峰.陕甘宁边区革命史[M]・西安:地图出版社,
  • [美]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刘维宁,何政安,郑刚译.中国人征服中国 [M].北京:北京出版社,

[11 ][美]洛易斯•惠勒•斯诺.王恩光,申葆清,许邦兴,乐山,欧阳达,王 学源合译.斯诺眼中的中国[M]・北京:北京出版社,1984.

  • 傅连暉.我热爱自己的医生职业[M].北京:人民出版社,
  • 卢希谦、赵石麟.陕甘宁边区医家传略第1辑[M].西安:陕西科学技术出 版社,
  • 魏永理.中国西北近代开发史[M]・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
  • [美]哈里森•福尔曼.北行漫记一一红色中国报道[M]・长沙:湖南出版社,
  • 宋金寿.抗战时期的陕甘宁边区[M].北京:北京出版社,
  • 秦燕、岳珑.走出封闭——陕北妇女的婚姻与生育(1900-1949) [M].西 安:陕西人民出版社,
  • 侯继尧.中国窑洞[M].开封:河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 张腾宵.中国共产党的干部教育(抗日战争时期)北京:中国人民大 学出版社,1988.
  • [美]艾格妮丝•史沫特莱.梅念译.伟大的道路[M].北京:东方出版社,
  • [美]伊斯雷尔爱泼斯坦著.陈瑶华等译.中国未完成的革命[M],北京:新华 出版社,1987.
  • [美]埃德加斯诺等著.王福时等译.前西行漫记[M],北京:解放军文艺出版 社,2006.
  • [英]班威廉、克兰尔著.斐然等译.新西行漫记[M],北京:新华出版社,
  • [美]冈瑟•斯坦著.马飞海等译.红色中国的挑战[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 社,
  • [美]哈里森福尔曼.外国人看中国抗战-北行漫记[M].北京:新华出版

ft, 1988.

  • [美]埃德加斯诺.中国的新西北[M],平凡书店,1937.
  • 王秉亭.党报群众工作四十年[M].郑州:河南人民出版社,
  • 李维汉.回忆与研究(下)北京: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6.
  • 姬乃军•情系热土----------- 国际友人在延安[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
  • 薛幸福.陕甘宁边区[M].北京:兵器工业出版社,
  • 何载.延安的光辉[M].西安:陕西人民岀版社,
  • 李之钦・李之钦论教育[M]・兰州:兰州大学出版社,
  • 宋金寿.陕甘宁边区政权建设史[M].陕西:陕西人民岀版社,
  • 荣天宵.中国现代群众文化史(1919-1949) [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
  • 龚书铎、朱汉国.中国社会通史(民国卷)[M]・太原:山西教育出版社,

1997.

  • 李智勇.陕甘宁边区政权形态与社会发展:1937-1945[M]・北京:中国社 会科学出版社,
  • 甘棠寿.陕甘宁革命根据地史研究[M],陕西:三秦出版社,
  • 蒋秋明、朱庆葆.中国禁毒历程[M].天津:天津教育出版社,
  • 许文博.中国解放区医学教育史[M]・北京:人民军医出版社,
  • 张建儒、杨健.陕甘宁边区的创建与发展[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
  • 郭奇,史念海,张岂之.陕西通史[M]革命根据地卷.西安:陕西师范大学 岀版社,
  • 赵士炎.白衣战士的光辉篇章一一回忆延安中央医院[M]・西安:陕西科学 技术出版社,
  • 唐流德,廖小安.红区科技图画[M]・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
  • 余新忠.清代江南的瘟疫与社会[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岀版社,
  • 秦燕、胡红安.清代以来陕北宗族与社会变迁[M]・兰州:西北工业大学出 版社,
  • 陕甘宁边区政府办公厅.医药卫生的模范[M].出版社不详,
  • 朱潮.中外医学教育史[M].上海:上海医科大学岀版社,
  • 马西林.陇东革命斗争史[M]・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
  • 刘新芝.一切为了人民健康——老一代革命领导人对卫生事业的关怀
  • 刘民安.中国医科大学校史[M].沈阳: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
  • 朱潮等.新中国医学教育史[M].北京:北京医科大学出版社,
  • 李建国.陕甘宁革命根据地史[M]・银川:宁夏人民出版社,
  • 宋金寿、李忠全.陕甘宁边区政权建设史[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
  • 陈海峰主编.中国卫生保健史[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 赵超构.延安一月[M].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
  • 刘宪种.陕甘宁边区教育史[M].陕西:陕西人民出版社,
  • 穆静.傅连暉传略[M].北京:科学普及出版社,
  • 耿飓.耿飓回忆录[M].北京:解放军出版社,
  • 李泽民.李鼎铭先生[M].西安:三秦出版社
  • 黄家驷.中国现代医学家传[M].湖南: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 左月燃、邵昌美.预防医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 钟兆石、工盛泽.毛泽东信任的医生傅连暉[M].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

2006.

  • 论文
  • 陈松友,杜君.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疫病防治工作[J].中共党史研 究.2011(06)
  • 邵晓秋,温金童.外籍医生与抗日根据地的卫生建设[J].兰州学 刊.2009(05)
  • 温金童,李飞龙.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卫生防疫[J].抗日战争研 究.2005(03)
  • 温金童、罗凯.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妇幼保健[J]・医学与社会,2010(10).
  • 温金童.试析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中西医合作[J]・抗日战争研究, 2010(4).
  • 李洪河.毛泽东的公共卫生思想与实践探析[J]・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学报, 2010(2).
  • 王元周.抗战时期根据地的疫病流行与群众医疗卫生工作的展开[J].抗日战 争研究.2009(01)
  • 江晓英.毛泽东关于振兴祖国中医药学的思想及实践[J].中华医史杂志, 2003(4).
  • 秦爱民.论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医疗卫生工作[J].宁夏社会科 学.2003(05)
  • 雷甲平.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的主要社会问题及其治理[J]・抗日战争 研究,2009(1).
  • 孙仁和.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禁烟戒毒述略[J]・中国延安干部学院学报, 2009(3).
  • 齐雯.抗日根据地禁毒立法问题研究[J]・抗日战争研究,2005(1).
  • 杨志文.陕甘宁边区社会保障政策初探[J]・中共党史研究,1997(6)
  • 齐雯.陕甘宁边区禁烟禁毒运动初探[J].甘肃社会科学,1999(4).
  • 温金童.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卫生防疫举措[J].乐山师范学院学 报.2005 (04)
  • 张启安.陕甘宁边区的医疗卫生工作和医德建设[J]・中国医学伦理学, 2001(3).
  • 张启安•延安时期援华医疗队和外国医生的高尚医德[J]・中国医学伦理学, 2002(6).
  • 赵朝峰.解放战争时期中共的灾荒救治工作述评[J]・山西大学学报, 2008(34(1)).
  • 曹普.改革开放前中国农村合作医疗制度[J]・当代中国史研究,2007(1).
  • 陈雁、朱汉国.探析西医教育在近代中国的初成[J]・高等教育研究, 2007(24(2)).
  • 张雪梅.20世纪40年代陕甘宁边区的灾荒及救治[J]・理论学刊,2008 (11).
  • 秦爱民.论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医疗卫生工作[J]・宁夏社会科学, 2003(5).
  • 东平、王凡.中共领袖与延安中央医院往事[J]・党史博览,2007(6).
  • 黄正林.20世纪80年代以来国内陕甘宁边区史研究综述[J]・抗日战争研 究,2008(1).
  • 马海平、王宁.延安时期科学技术工作回顾[J] •延安大学学报, 2006(25(2)).
  • 王吉德.陕甘宁边区政府禁毒斗争的特点和启示[J]・陕西档案,2006(3).
  • 熊辉、谭彩霞.论抗战时期党在陕甘宁边区的儿童保育工作[J] 社会科学 辑刊,2007(6).

[28]王光荣、李鑫.抗战时期延安的工业发展[J]・广东党史,2005(1).

  • 谢晓梅、王斐.抗战时期延安科技人才的培养[J].吉林省教育学院学报, 2008(11).
  • 王恒.科学技术改变了边区军民的生活[J]・知识就是力量,2005(8).
  • 江沛、迟晓静.国内抗战时期社会史研究的回顾与展望:1995-2006[J].抗 日战争研究,2008(2).
  • 刘轶强.革命与医疗一一太行根据地医疗卫生体系的初步建立[J]・史林, 2006(3).
  • 魏彩苹.民生视角下的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文化教育事业[J]・延安职业技 术学院学报,2010(24(6)).
  • 史永丽、孙淑云.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的起源及其法律性质分析[J]・山西大 学学报,2006(4).
  • 王斐、贺启翔、谢小梅.论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医学教育[J]・南昌高专 学报,2008 (6).
  • 学位论文
  • 温金童.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卫生防疫[D],河北:河北大学,
  • 王天丹.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医疗工作研究[D],陕西:西北大学,
  • 王斐.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卫生科技[D],陕西:延安大学,
  • 钞蕊.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乡村卫生研究D],陕西:延安大学,2012
  • 朱赞美.陕甘宁边区公共卫生事业研究[D],辽宁:辽宁师范大学,
  • 郑志锋.革命根据地时期的卫生制度研究[D],福建:福建师范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