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机构老年人孤独与抑郁的关系及其作用机制论文

2020年7月28日10:31:05养老机构老年人孤独与抑郁的关系及其作用机制论文已关闭评论
养老机构老年人孤独与抑郁的关系及其作用机制论文
中文摘要
目的:
检验医院抑郁量表(HDS)在养老机构老年人群中的信效度,探讨心理弹性 (内部资源)在孤独与抑郁之间的中介作用及社会支持(外部资源)的各维度(家 庭、朋友、其他)对中介模型的调节效应,为制定健康照护的干预方案、促进健 康养老提供理论依据。
采用分层整群抽样的方法,从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市中、槐荫、天桥、历城、 长清6个区25家养老机构中选取323位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为研究对象,调查 工具采用人口社会学问卷、简易精神状态评价量表(MMSE)、日常活动能力量 表(ADL)、10条目心理弹性量表(CD4USCJ0)、领悟社会支持量表(MSPSS)、 孤独量表(UCLA)及医院抑郁量表(HDS)。采用SPSS22.0及AMOS22.0进行 统计分析,分析方法包括描述性分析、Mann-Whitney U检验及Kruskal-Wallis H 检验、Pearson及Speamrnn相关分析、中介效应及有调节的中介效应分析。 结果:
1.HDS验证性因子分析发现条目4因子载荷较低(0.19),去掉条目4后得 到6个条目的HDS,重新验证性因子分析发现各条目因子载荷在0.49-0.82,拟 合指数为 x2 = 22.029, //df= 2.448, GFI = 0.97& AGFI = 0.948, NFI = 0.966, IFI = 0.980, CFI = 0.980, RMSEA = 0.067,表明其结构效度良好;HDS-6 的 Cronbach9a系数为0.805,重测信度为0.785,各条目及其与总分之间的相关系数 在 0.279〜0.782 之间(均 P< 0.001)。
2.养老机构老年人平均年龄为78.62±9.25岁,63.5%为女性,83.9%的老年
人处于非在婚,小学及以下教育水平的占54.5%, 53.3%的老年人自觉经济状况 —般,入住时间在1〜5年的占45.5%。认知功能的平均得分为21.44±6.07,多数 的老年人患有两种及以上慢些疾病(56.0%),日常活动能力的平均得分为 28.15±11.26,半数以上老年人存在明显功能障碍(65.6%)o心理弹性及社会支持 的平均得分为2&36±7.16与58.17±15.09,孤独与抑郁的平均得分为38.62±10.38 与 5.60±4.07o
3.Mann-Whitney U检验及Kruskal-Wallis H检验结果显示不同教育水平(Z = 6.10, F = 0.047)、认知功能(Z=20.07, P< 0.001)及日常活动能力(Z= 22.280, 尸< 0.001)在老年人抑郁得分上均存在显著性差异。
4.相关分析结果显示,抑郁与孤独呈现正相关" = 0.452, P< 0.001),与 心理弹性(r- -0.496, P <0.001)及社会支持(r= -0.437,卩< 0.001)呈现负 相关,孤独与心理弹性(尸=-0.496, P< 0.001),社会支持(厂=-0.437, F< 0.001) 均呈现显著的负相关;而心理弹性及社会支持呈显著的正相关(厂= 0.255, P< 0.001 )a
5.PROCESS检验心理弹性在孤独一抑郁间的中介效应结果显示,在控制人 口社会学及健康相关变量的影响后,心理弹性在孤独与抑郁的间接路径分别为孤 独一心理弹性(path 67: -0.482; 95%CI: -0.576, -0.389)与心理弹性一抑郁(path b: -0.324; 95%CI: -0.431, -0.217),间接效应(path x path b)为 0」57 (95%CI: 0.095, 0.223),说明心理弹性作为中介的模型成立,中介效应量为33.8%O
6.检验心理弹性与社会支持各维度在孤独一抑郁间有调节的中介效应结果 显示,家庭支持可调节中介模型的间接路径,即路径Q(孤独*家庭支持:0.084; 95%CI: 0.004, 0.164)与路径 b (心理弹性*家庭支持:0.094; 95%CI: 0.002, 0.186);朋友支持只可调节中介模型间接路径的后半路径,即路径b (心理弹性* 朋友支持:0.138; 95%C1: 0.04, 0.229);其他支持也只可调节中介模型间接路 径的后半路径,即路径b (心理弹性来其他支持:0.130; 95%CI: 0.030, 0.230)。 基于此,有调节的中介模型成立,且随着各维度社会支持增加,中介模型的间接 效应降低。
结论:
1.HDS-6在养老机构老年人群中具有良好的信效度。
2.抑郁、孤独、心理弹性及社会支持之间均具有显著的相关性。
3.心理弹性可中介孤独与抑郁之间的关系。
4.社会支持的不同来源(家庭支持、朋友支持、其他支持)均可在孤独一
心理弹性一抑郁的间接路径中起到调节作用,有调节的中介模型成立。
关键词:养老机构;抑郁;孤独;心理弹性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loneliness and depression among nursing home older adults and its affecting mechanism
Postgraduate: Xia Zhao
Supervisor: Professor Jihui Jia
Co-supervisor: Professor Yonggang Su
Major: Nursing
ABSTRACT
Objectives
To evaluate the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 of Hospital Depression Scale (HDS) among nursing home older adults, discuss the mediation of resilience (as an internal resource) and the moderated mediation of resilience and social support (as an external resource) (family, friends and other) between loneliness and depression, which would provide a practical basis for the intervention program of health care and promoting healthy aging.
Methods
Using a stratified cluster sampling, 323 nursing home older adults aged 60 and over were recruited from 6 administrative districts of Jinan, Shandong Province. Questionnaires included socio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 Mini-mental State Examination (MMSE), Activities of Daily Living Scale (ADL), Connor-Davidson Resilience Scale-10 item (CD-RISC-10), 12-item Multidimensional Scale of Perceived social support (MSPS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Los Angels Loneliness Scale (UCLA Loneliness Scale) and Hospital Depression Scale (HDS). Statistical analyses were conducted using SPSS22.0 and AMOS22.0, including descriptive analyses, Wilcoxon signed-rank test and Kruskal-Wallis H test, Pearson and Spearman correlation, mediating analyses and moderated mediate analyses.
Results
1.There was a low factor loading about Item 4 (0.19) of Hospital Depression Scale via Confirmatory factor analysis. After the deletion Item 4. the factor loadings of the construct validity HDS with 6 items were from 0,49 to 0.82. and the fit indices were F = 22.029, F/df^ 2.448, GF] = 0.978, AGFI = 0.948, NF1 = 0.966, IFI = 0.980, CFI = 0.980, RMSEA = 0.067. which indicated the construct validity was good. The Cronbach'a was 0.805. and the test-retest reliability was 0.785. The correlation coefficients of each item and the total scores were between 0.279 and 0.782 (all P < 0.001).
2.The mean age of the nursing home older adults was 78.62 ± 9.25. Most elderly were female (63.5%). unmarried (83.9%). 54.5% of the elderly accepted primary school education or under and 53.3% of the older adults reported a fair economical status. There was 45.5% of older adults staxing in nursing home from 1 to 5 years. The mean scores of the cognitive function were 21.44 土 6.07. Most older adults had two or more chronic diseases (56.0%). The mean scores of activity of daily life were 28」5 土 11.26; more than half of them showed obvious dysfunction (65.6%). The mean scores of resilience and social support were 28.36 士 7」6 and 58.17 土 15.09: the loneliness and depression were 38.62 土 10.38 and 5.60 土 4.07.
3.The results of Wilcoxon signed-rank test and Kruskal-Wallis H test indicated various educational status (Z= 6.109, P = 0.047). cognitive function (Z= 20.074, P < 0.001) and activity of daily life (Z = 22.280, P < 0.001) presented significantly differences on depression.
3.The correlation showed that depression were positively related to loneliness (r =0.452. P < 0.001). Depression were negatively related to resilience (厂=-0.441. P <0.001) and social support (r = -0.172. P < 0.001). Loneliness were negatively associated with resilience (r = -0.496. P < 0 .001 ) and social support (r = -0.437. P < 0.001). And resilience had a positive relation to social support (r = 0.255. P < 0.001).
4.The mediating role of resilience between loneliness and depression showed that with the effect of sociodemographic and health-related variables being controlled, the indirect paths were loneliness_resilience (path a: -0.482; 95%CI: -0.576, -0.389), and resilience_ epression (path b: -0.324; 95%CI: -0.432, -0.217). The indirect effect (path a x path b) was 0.157 (95%CI: 0.095, 0.223), which indicated that the mediation of resilience was established and the mediating effect was accounted for 33.8%.
5.The moderated mediation model of resilience and social support between loneliness and depression showed that femily support could moderate the indirect paths of the mediation model, that was path a (loneliness * family support: 0.084; 95%CI: 0.004, 0.164) and path b (resilience * family support: 0.094; 95%CI: 0.002, 0,186); friends support just moderated the latter path of the indirect path of tiie mediation model, that was path b (resilience * friends support: 0.138; 95%CI: 0.046, 0.229); other support also moderated the latter path of the indirect path of the mediation model (resilience * other support: 0.130; 95%CI: 0030, 0.230). These indicated that the moderated mediation model was established. Besides, as the level of different social support increased, the indirect effect decreased.
Conclusions
1.There were good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 of HDS-6 among nursing home older adults.
2.Depression, loneliness, resilience and social support could be significant related to each other.
3.Resilience could mediat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loneliness and depression.
4.Different social support (femily support, friends support and other support) could moderate the indirect path of loneliness—resilience~ epression. The moderated mediation models were established.
Keywords: nursing home; depression; loneliness; resilience; social support
山东人学硕上学位论文
符号说明
(Abbreviation)
英文缩写 英文全称 中文名称
HDS Hospital Depression Scale 医院抑郁量表
MMSE Mini-mental State Examination 简易精神状态量表
ADL Activities of Daily Living Scale 日常活动能力量表
UCL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Los Angels
Loneliness Scale 孤独量表
CD-RISC-10 Connor-Davidson Resilience Scale-10 item 10条目心理弹性量表
MSPSS Multidimensional Scale of Perceived
Social Support 领悟社会支持量表
第一章前言
1-1研究背景
伴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与医疗技术的提升,人类的平均寿命也在不断延长, 人口老龄化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定义一个国家或地区二65岁的老年人口比重大于7%,或者二60岁的老年人 口比重大于10%,即进入老龄化社会。我国作为世界上第一人口大国,与此同时, 其老年人数也是最多的,增长速度最快⑴,据民政部发表的2018年社会发展统计 公报报道,截至2018年底,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总共2.49亿,占总人口的17.9%, 65岁以上老年人共1.66亿,占全国人口总数的11.9%[2]。预计到2050年,我国1/4 的人口将会是65岁以上的老年人[現此外,我国的人口老龄化具有规模大、速度 快、高龄化、慢病率高、失能率高以及与经济发展不均衡等特点⑷,这使得健康 养老问题演变成社会关注的核心。
由于中国多年来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家庭结构不断由以往的联合家庭发展 成核心家庭,家庭规模逐渐缩小,目前普遍为“42严家庭模式,形成倒三角形的 家庭代际赡养关系。另外,年轻人外出求学、求职和成立自己的家庭,使得老人 空巢化严重,传统的家庭养老已无法满足老年人的照护需求⑸。社区养老对家庭 养老有一定的补充,是一种新兴的养老模式,但目前在我国实施制度有待完善, 仍存在一些不足,如养老服务项目少,设施及场地缺乏等⑹,机构养老作为家庭 养老及社区养老的重要支撑,已经成为我国养老体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⑺, 所以越来越多的老年人选择到养老机构中接受健康照护。截止2018年末,我国养 老机构达到3.0万个,养老服务床位也增加至746.3万张【%但是,目前绝大多数 养老机构主要给老年人提供食、住等基本生活需求,很少给予心理关怀服务,再 加上中国传统的儒家思想、孝道文化根深蒂固,居住在机构中的老年人由于离开 家人亲戚朋友,需要重新适应改变的居住环境,相比于居家养老的老年人,其心 理健康程度及幸福水平更低,更容易出现一些心理问题冈,再加上目前我国老年 护理人员稀缺,机构中的照护人员多存在年龄大、文化程度低、缺乏精神心理方 面的专业指导[刃,从而致使老年人的心理问题无法得到缓解,研究报道孤独与抑 郁是机构老年人群中最常见的两种心理问题
抑郁作为老年人群中最常见的负性心理之一卩2〕,影响着老年人的心身健康、 生活质量,甚至导致自杀等行为并且随着老年人机体的老化,一些退行性 改变如认知及躯体功能的不断下降也与抑郁相关,抑郁也可能作为神经退行性改 变的前期症状W 老年抑郁的测量工具繁多,考虑到养老机构与医院的制度 类似,国外有学者建议使用医院焦虑抑郁量表的分维度一医院抑郁量表(Hospital Depression Scale, HDS)来评估机构老年人的抑郁状况凹,但国内机构较少使用 HDS来评估老年抑郁,因此其信效度有待验证。老年抑郁经常被看作老龄化的正 常过程卩刀,往往被医生低估与忽视,因为其躯体化症状如疲乏、食欲下降等会 给医生的诊断带来困扰,尤其是那些患有慢性疾病的老年人㈤],另外机构中的 工作人员缺乏对心理健康的相关知识,致使在机构中对老年人的抑郁评估率更 低。因此评估辨别老年抑郁及其相关因素,并探讨这些因素对老年抑郁的作用机 制尤为重要。
孤独常常被认为是抑郁的预测因素,这在以往的横断面及纵向研究中也被证 实其在生物学机制上也存在相应的关联㈡孤独可出现在人生各个阶段, 但在老年阶段更加明显〔列,而入住养老机构中的老年人相比于居家老年人有着 更高的孤独感口儿但是,并不是所有孤独的老年人都存在抑郁症状,一些潜在 因素或许在其中起到保护性作用。Carrie're等学者提到抑郁等心理障碍的多重因 素链模型126],认为一些潜在保护因素可以通过中介或调节作用来影响其因果关 系。国外一些研究探讨了儿童及大学生孤独与抑郁之间的潜在机制Z27],但很 少有学者关注养老机构的老年人。
对于老年人心理健康的研究,以往研究更多的关注老年人的衰弱、失能等消 极的一面,较少从积极老龄化视角关注其优势。研究表明,个体的内外部保护资 源在压力应对及适应过程中被看做重要的中介或调节角色说],个体利用内外部 保护资源可以协同提高心理健康[约。
伴随着积极心理学的浪潮,心理弹性被认为是一种内部保护资源,其过程性 定义认为心理弹性作为一个动态过程,使个体在遭遇困难挫折时能够成功应对并 复原卩°】,Kumpfer基于生态系统理论提岀的心理弹性框架中提到心理弹性具有 中介作用的动态机制㈤〕。研究表明孤独可显著预测心理弹性的降低,而心理弹 性亦可负向预测抑郁[羽,但是目前国内外还未有研究在养老机构老年人中探讨 心理弹性是否中介孤独与抑郁的关系。
社会支持作为一种与心理健康密切相关的外部保护性资源,指个体通过社会 联系从而减缓心理应激性反应、提升社会适应能力,以往许多研究表明社会支持 可负向预测老年抑郁⑶3],即增强社会支持可提升生活质量,降低抑郁程度卩現 Weiss网提到孤独传统上被认为是一种慢性压力,基于压力缓冲理论,社会支持 可能缓冲压力源(如孤独)对压力反应(如抑郁)的影响,且之前研究发现,社 会支持可作为缓冲器分别调节压力源与心理弹性【幻、心理弹性与主观幸福感的 关系[珂,叶宝娟等[勿在大学生群体中发现社会支持可调节压力知觉一心理韧性 —抑郁的间接效应,但是社会支持是否可以调节养老机构老年人孤独一心理弹性 ―抑郁的关系,至今还没有学者进行过探讨。且由于中西方文化的差异,使得国 内外报道的社会支持的不同维度一家庭支持、朋友支持与其他支持对抑郁的影响 不同[3&州I,所以不同的社会支持,其缓冲调节作用可能也会不同。
1.2研究目的与意义
本研究首先盛验HDS在养老机构老年人中的信效度,其次探讨心理弹性(作 为内部保护性资源)在机构老年人孤独与抑郁间的中介作用,并分析社会支持(作 为外部保护性资源)的不同维度(家庭、朋友、其他)对中介模型直接路径及间 接路径的调节作用,构建一个有调节的中介模型。基于此,本研究填补关于机构 老年人抑郁、孤独、心理弹性与社会支持之间潜在机制的空白,对预防机构老年 人负性情绪发生,促进身心健康具有指导意义,为指导制定健康照护的干预方案 提供实践依据,为养老机构老年护理评价体系的构建提供支持。
第二章文献综述
2.1老年抑郁的研究综述
2.1.1老年抑郁的概念及测.
WHO对抑郁的描述为个体心情郁闷、兴趣和享受感丧失、缺乏精力,可伴 有躯体症状,甚至出现医学上无法解释的症状【4叭 美国学者Angold等⑷】提到抑 郁的四个特征:(1)低落与正常情绪的交替波动,(2)对负性或压力事件表现出 悲伤、痛苦等,(3)个体缺乏愉快感且相对稳定、持久,(4)可能岀现病理上的 心境恶劣。而国内研究者孟昭兰[仙将抑郁作为一种综合的情绪体验,与其他单 一的不良情绪存在区别,它表现为更加持久强烈、痛苦感更强。除了悲伤的体验 外,还往往存在自责、愧疚、痛苦等。抑郁主要表现为以下三种症状:首先是情 绪上的低落,言语减少,其次是思维缓慢,对外界的事物反应较为迟钝,最后为 意志活动的减退,可产生自罪感,严重者可岀现自杀念头及自杀行为等W
抑郁症状与平常生活中短暂的情绪波动不同,它是一个慢性、反复的复杂过 程,且它不是静止不变的,而是随着个体内外平衡的变化处于一个相对动态的轨 迹变化过程,Holmes等【44〕通过6年的纵向研究探讨老年抑郁症状的轨迹,发现 了两个主要的轨迹一慢性上升轨迹与低且稳定的症状轨迹,Heikkinen等《习对老 年抑郁症状分别在基线、5年、10年进行测量,结果发现在女性人群中,尤其是 80〜85岁有明显上升的趋势,这均为老年抑郁的动态变化提供了依据。在老年 人群中,往往发生一些不良事件,如丧偶、社会关系减少、躯体疾病、功能障碍、 认知下降等,这些都会影响抑郁原本的发展过程,且抑郁在老年人群中具有较高 的复发率14畋
现如今国内外对抑郁的研究较多,不同流派的学者对抑郁提出了不同的观 点,比如认知理论、素质一压力模型。认知理论主要包括Beck认知理论.Abramson 的无望理论以及反应风格理论。Beck认知理论[例认为经历不良事件的个体会产 生功能失调性态度,消极、歪曲的认知以及负性自动思维致使抑郁的发生;而 Abramson的无望理论刚认为个体抑郁产生的直接原因是无望感,负性认知仅是 抑郁产生的间接原因,无望感可在其他因素与抑郁的关系中起到中介角色, Nolen-Hoeksema 提出三种反应风格,其中沉思属于消极风格,是导致抑郁的 主要原因,而另外两种反应风格一分散注意力及解决问题则是积极风格反应,可 以减缓抑郁症状。素质一压力模型主要探讨抑郁的成因,由于个体内部素质与外 在环境存在交互作用,其中内部素质包括人格、认知、自尊等【刈,该理论认为 个体均有可能产生抑郁,因为个体的人格特质也是影响抑郁产生的重要因素,其 中神经质人格被发现是抑郁的重要易感因素⑶〕。国内学者徐华春与黄希庭等少] 在我国文化背景下对抑郁易感人格进行了探讨,并将易感性人格定义为与压力存 在交互作用,可以加重抑郁情绪的稳定人格特质,结果发现易感人格与压力之间 存在交互作用,其交互作用可以显著预测未来的抑郁症状。
当前,对于抑郁的测量评估存在多种不同的工具。医学上往往使用一些诊断 标准,如WHO制定的《ICD-10疾病和有关健康问题的国际统计分类》、美国精 神医学学会(APA)推出的《精神障碍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DSM-IV》以及中华 医学会精神病学分会制定的《CCMD-3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而在心 理学范畴内,学者往往应用一些抑郁评估量表,如贝克抑郁量表(Back Depression Inventory)> 老年抑郁量表(Geriatric Depression Scale)> 抑郁自评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汉密顿抑郁量表(Hamiltoir+Depression Scale)以及医院焦虑 抑郁量表(Hospit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ale)㈢啲分维度一医院抑郁量表 (Hospital Depression Scale, HDS)【°习。对于医院抑郁量表,以往多用于病人群 体中,如肿瘤病人网,内科病人I旳等,但是国外学者提到HDS不仅仅只适用于 医院测量评估患者的抑郁水平,也可用于普通人群,如瑞典学者Djukanovic等【旳 在6622位普通老年人(65〜80岁)中发现HDS内部一致性信度为0.88,条目 相关系数在0.35〜0.68之间,验证性因子分析也具有良好的模型拟合度,可用于 测量该人群的心理困扰。Hermann^]在一项系统综述中提到HDS在测量医学生 抑郁症状时比Beck抑郁量表呈现出更加正态性的分布,而Back抑郁量表表现 出更明显的地板效应;另外一些其他的测量工具,如Beck抑郁量表,其中会包 括一些抑郁的躯体症状,而HDS中没有关于这些症状的条目,这使得该量表在 测量评估时不受躯体疾病症状的影响鬥現鉴于养老院中的老年人处于制度化的 机构中,且医养结合型机构规模日渐扩大,其管理规章条例类似医院,而且老年 人本身是一个慢病群体,国外有学者提到可将HDS用于养老机构老年人群抑郁 的测量中,其中挪威学者Haugan等⑴]在两个认知完好的机构老年人群(样本1 为227人;样本2为202人)中报道了 HDS的Cronbach^a分别为0.76、0.60, 均在可接受的范围内,验证性因子分析发现各拟合指标良好,但是其中两个条目
(我对自己的仪容失去兴趣:0.30;我好像感到情绪在渐渐低落:0.35)因子载 荷较低,其余条目因子载荷在0.43〜0.77之间,HDS的结构效度未能充分证明。 Drageset等[涸也将HDS直接用于挪威机构老年人群中,发现具有良好的内部一 致性,但是HDS在国内养老机构老年人群中结构效度、重测信度等还未有学者 进行探讨。
2.1.2养老机构老年人抑郁的现状及危害
WHO报告,全球约7.5%的老年女性患有抑郁症,而在老年男性群体中为 5.5%【刃。由于不同的研究存在测量工具、调查人群以及地区文化等异质性,致 使所测得的机构抑郁率也会有所不同。JongenelisMO]报道机构老年人的抑郁风险 度是社区老年人群的3〜4倍°刘娜⑹]调查了 917名社区居家老年人及249名机 构老年人的抑郁状况,发现机构老年人的抑郁率(22.9%)明显高于社区居家老 年人(匚5%)° Drageset等少】采用HDS在227位挪威机构老年人中报道了抑郁症 状的发生率为32%c 一项meta分析纳入了来自美国、荷兰、挪威以及加拿大的 11项原始研究,发现在长期照护机构中老年抑郁的流行率从20.6%到63.7%不等 [62]。
而在国内,Kwok等阿在香港两所私人机构的老年人群中采用CDS-15发现 抑郁发生率为17.6%。季红莉网、陶琼英Q〕以及郑晓莉跑等分别报道了北京、 上海和西安养老机构老年人的抑郁率,依次为48.1%. 36.25%、31.3%c
老年抑郁是已被世界公认的重要公共卫生问题,不仅影响老年人其自身的躯 体及心理健康,还会给家庭、社会带来经济负担及疾病负担[切。刘剑涛等阴调 查我国老年抑郁人群的认知功能,随机将老年人分为抑郁组与非抑郁组,结果发 现抑郁组老年人的认知水平得分明显高于非抑郁组,表明抑郁可造成多种认知损 害;台湾一项在社区老年人群中的纵向研究发现抑郁症状可以预测未来的失能
[69];国内研究发现在农村养老机构老年人中抑郁可独立预测生活质量(〃=- 0.482, /><0.001),但由于其采用横断面研究设计,其因果关系仍值得探究【7叭 抑郁与自杀的关系是很多学者关注的,Rossom等【"I学者汇集多个国家的大样本 横断面研究中报道,中重度抑郁的老年人报道自杀意念的次数比轻度抑郁老年人 多48倍,并由此得出结论一抑郁程度是老年人自杀意念最具影响力的预测因素。
2.1.3老年抑郁的人口学及健康相关因素
1.人口社会学因素:
(1) 年龄二多数研究表明,老年人年龄越大,躯体及社会功能越差,对未 来感到无助,更容易出现抑郁症状际72];但范珊红等173〕发现60〜64岁的老年人 抑郁程度最高,认为这部分群体正处于退休、社会角色转变的阶段,易产生不适 应感从而导致抑郁高发;但也有些研究发现年龄与抑郁的关系不显著〔7%老年 人在增龄过程中,抑郁的发生可能是躯体、社会等不良事件的影响所产生的假象。
(2) 性别:关于性别对老年抑郁的研究大多数认为经历同样的压力,女性 由于其较多的神经易感性而在情感体验中更加敏感以及对压力更高的应答性,从 而易产生抑郁情绪;另外女性的雌激素在老年阶段分泌减少,易引发自主神经功 能紊乱,从而发生情绪低落等[75】。
(3) 婚姻状况:研究表明处在丧偶、离异等非在婚状况的老年人,1由于生 活上缺少相互照料扶持,心灵上缺乏精神慰藉,会出现孤独、落寞等,可诱发抑 郁的发生|7叽
(4) 教育程度:大多研究表明受教育程度与老年抑郁发生呈现负相关,可 能是由于高文化程度的人群认知水平较高、有丰富的社交活动,可通过不同的渠 道保持社会联系,从而降低抑郁的发生〔7久
(5) 自觉经济状况:经济水平差的老年人会有较差的服务资源,承受较重 的医疗负担,从而提高其抑郁情绪刪。对于不同的经济收入,不同的个体感受 到的高低不同,有学者提到自觉经济状况更能反映个体的经济状况,可独立预测 个体心理健康状况〔7叭
(6) 入住时间:入住机构时间对老年人抑郁的影响,不同的研究存在不同 的观点,张立力等[79]对广州329位机构老年人幸福感的调查发现,入住时间越 久,老年人越适应机构的中环境与生活,将其作为“第二家庭S 老年人幸福度 越高,因此抑郁水平越低,而Tiong等【阿在新加坡375位机构老年人中报道正好
相反,入住时间超过2年是与抑郁相关的重要危险因素(0R= k79,95%Cl: 1.08, 2.09),有些老年人认为入住养老机构,感到自己被遗弃,很少主动的与机构中 的工作人员及同伴交流,无法融入到机构中的生活,长此以往其抑郁水平反而越 高C
(7)居住地:不同的养老机构所在的地区,可能会有不同的服务及环境⑹1, 从而可能影响老年人的抑郁状况。面对以往差异的结果,有必要探讨在中国文化 背景下抑郁的人口社会学因素。
2.健康相关因素:
(1) 认知功能:国外最近一项meta分析[罔报道了 1980年至2017年关于养 老机构老年人抑郁的相关因素,结果发现纳入的研究中最广泛一致的因素为认知 障碍。认知功能的下降与老年抑郁成正相关,抑郁与认知障碍有共同的生理改变, 如HPA轴的功能异常、额颍叶功能的减退、海马区结构的改变等[斶。史亚楠等 [呵提到抑郁的个体参与社会的兴趣减退,积极性下降,接触到的外界信息减少, 导致大脑功能废用性,从而认知功能衰退,反过来,认知功能衰退又会增加抑郁 情绪。
(2) 慢性疾病数量:机构中的老年人患有慢性疾病的占据多半,李银章等 阿通过随机对照研究发现,相比于对照组,多病共存(两种及以上慢性病)的 老年人其抑郁状况更加严重。但也有学者认为慢病及服药是晚年生活常见的,所 以慢病对晚年的情绪未具有太大的影响⑴】。
(3) 日常活动能力:国外meta分析发现,躯体功能障碍在影响机构老年人 抑郁的因素中位居第二血]。Liu等剛在6454位社区老年人中进行的纵向研究显 示,老年人躯体功能障碍(ADL/IADL)可正向预测未来的抑郁,且具有时间稳 定性。日常活动能力受限与大脑的执行功能受损有关,这与抑郁存在共同的额叶 病理改变[陶。罗雅楠等I呦通过大数据纵向追踪运用Cox比例风险模型分析发现, 相比于不变组,日常活动能力变差的中老年人发生抑郁的风险更高(HR-1.45、 1.64)c
2.2老年孤独的研究进展及其与老年抑郁的关系
2.2.1老年孤独的研究进展
“孤独"最早是由Sigmund Freud在1939年第一次提到【呵,认为个体的内心体 验因感受到孤独而发生改变。各阶段与学派的学者对孤独的见解也存在差异。 Weiss[珂定义孤独是个体感到的现阶段社会关系与其所希望的社会关系之间具有 落差时的一种情感体验,并将孤独分为情感孤独与社交孤独,也有其他学者为孤 独的分维度提供了依据,但是这些维度之间具有高度相关性,而且相互之间具有 重叠,因此孤独通常还是作为单维度的结构国]。有时候孤独与社会隔离似乎同 义,但二者却是相关但不同的概念,社会隔离反映了社会互动与关系的客观指标, 而孤独则反映了社会隔离的主观感受【珂。无论是从系统上还是个体上,人们不 仅仅是需要他人的存在,更需要重要、信任的人存在,彼此之间可以交流、计划、 共同努力、生存等【阳,因此个体在群体中,或者社会关系得到满足但独处时都 有可能感受到孤独。Peplau和Perlman[90]提出孤独的认知理论认为孤独是社会网 络关系的数量或质量不足而产生的一种具有消极作用的主观体验。我国对孤独的 研究起步较晚,黄希庭提到孤独是没有满足个体所期待的社会关系而产生的 一种负性情绪。
孤独可在各个年龄层次出现,但在老年期较为严重[2%老年研究学者提出的 脱离理论,认为在老龄化进程中,老年人逐步与社会体系脱离,社会活动减少, 如退休行为,这是晩年阶段无法避免的过程,然而脱离理论忽略了晚年阶段与社 会发生脱离时,社会角色逐渐消失,不适应感增加从而诱使孤独感的增加di。 闫志民等[93]采冯横断面历史性研究的方法对我国25篇研究老年人孤独的文献釆 用元分析,结果发现随着时代变迁,我国老年人的孤独水平逐渐上升,年代可显 著预测孤独感(0747, P<0.01, R2 = 0.22),表现出代际增长的趋势。
在我国目前的研究中,胡慧秀等“]通过UCLA对北京市116名机构老年人调 查发现89.7%的老年人具有孤独感,其程度不一。潘静宜等〔旳在浙江省214名机 构老年人群中发现孤独的发生率为68.7%。
222老年孤独与抑郁的关系
孤独往往作为抑郁的危险因素,孤独与大脑中情感加工过程相关的区域有 关,而这部分区域在老年抑郁中起着重要作用㈡]。一项在马来西亚60岁以上老 年人群体的横断面研究表明了孤独与抑郁的正向关系(0 = 0.174, R—0.238), 但由于其采用横断面的设计,对孤独与抑郁的纵向因果联系无法验证卩习。 Cacioppo等0】在美国的中老年人群中通过5年的交叉滞后纵向研究发现孤独可 单向预测滞后的抑郁(0=0.13〜0.19),且不受人口学特征、社会隔离及社会支 持等因素的影响,说明孤独对抑郁的影响具有时间稳定性,而抑郁无法预测未来 的孤独。Gan等【9习在我国文化背景下通过6个月的纵向研究也验证了养老机构中 老年人孤独与抑郁的纵向预测关系0 = 0.302, AR2 = 0.091)),其认为中国儒家文 化在孤独与抑郁间起到重要作用,由于我国社会较为重视集体文化,而目前快速 的工业化及城市化与集体文化产生冲突,对老年人而言孤独感增加,从而增加抑 郁的风险C
2.3心理弹性的研究进展及其与孤独、抑郁的关系
2.3.1心理弹性的概念模型
心理弹性最早是上世纪70年代由美国心理学家Anthoy提出,目前在心理学 术界领域中成为热门的话题。对于心理弹性的定义,学术界还未取得共识,但主 要有结果论、特质论和过程论。(1)结果论认为心理弹性是个体在遇到困难窘境 后呈现岀的良好的、积极的结局I96h(2)特质论认为心理弹性是一种从不良生 活事件中恢复的能力或者是一种人格特质,是个体所具有的一种稳定的心理特征 叩】;(3)过程性定义认为心理弹性可使个体在经历压力、困境后能够成功的应 对并恢复过来,是一个动态过程卩叫这一定义表述了心理弹性处于一个不断发 展变化的过程,它整合了结果论和特质论的精髓,同时又提出了保护性因素与危 险性因素的动态过程,因而得到越来越多学者的认可。
对于心理弹性,针对不同的阶段与定义,研究者也提出了不尽相同的模型。 早期具有代表性的主要是Garmezy等【澗针对危险因素、能力和保护因素而提出 的补偿模型、挑战模型及条件模型:在补偿模型中,危险因素能够负向作用于个 体,而保护因素则正向作用于个体,其各自的影响是相互独立的;挑战模型认为 危险因素对个体的发展不完全是负性的,可依据其数量及持续长短而对个体产生 不同的作用,适度的危险因素可能产生正性的结果;条件模型又称危险一保护模 型,其中危险因素与保护因素之间具有交互作用,共同影响个体的发展稔而 Kumpfer^总结以往理论与研究报道,以生态系统理论为基础提出了心理弹性框 架,阐述了心理弹性的动态过程,个体内部、外部因素相互作用的机制,以及心 理弹性重组后的结局,其中包括心理弹性具有中介作用的动态机制。
对心理弹性的研究人群,国外最早为研究儿童、青少年等,针对其在危险环 境中遭遇的不良因素,后延伸至大学生,目前国内外仍以此类群体为主开展心理 弹性的深入研究,即使开始慢慢扩展至更多人群,但是不同的逆境环境及文化差 异也会导致心理弹性对不同人群的作用机制不同[99〕。虽然目前已展开了对老年 人心理弹性的研究卩°°],苏盼等卩叫通过文献计量学分析目前心理弹性的研究热 点,通过检索PubMed近年来国际文献,结果发现老年人心理弹性与心理健康是 目前关于心理弹性的四大热点之一,但是我国文化背景下对机构老年人这一特殊 人群的心理弹性研究较少。
23.2心理弹性与孤独.抑郁的关系
一项综述总结了老年人心理弹性的个体因素(生理因素、心理因素及社会因 素)与环境因素,以及心理弹性对其健康结局(生理结局与心理结局)的影响, 发现心理弹性在老年人身心健康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可以减少死亡风险,提升生 活满意度,提高心理弹性有助于减低抑郁的风险【叫Perron等【阿在47名年轻 流浪者中研究发现孤独与心理弹性呈现出明显的中等强度负相关(尸=-0.52, P< 0.01),而加入心理压力后,孤独与心理弹性的关系变得没有统计学差异(0=- 0.131, F = 0・355人Gerino等画认为心理弹性可作为抑郁的内部保护性资源,并 在290位老年人群中研究发现孤独与心理弹性、心理弹性与抑郁均呈现明显的负 性相关,且心理弹性在孤独与心理健康(抑郁、焦虑)之间起到中介作用,且不 受年龄的影响。另外,一项研究在6406名儿童中发现心理弹性与抑郁也具有负 向关系6=-0.461, P<0.01),且心理弹性中介了儿童期创伤与抑郁的关系,
标准化间接效应达到0.016 (95%CI: 0.010, 0.023)卩叫 另一项在心衰病人中 发现心理弹性中介抑郁和健康结局心理维度之间的关系I®〕,这也为心理弹性的 中介作用机制提供了实践依据。
2.4社会支持的研究进展及其与老年抑郁的关系
24]社会支持的研究进展
社会支持最早起源于社会学,社会支持的广义含义为在困境中从他人得到的 帮助。Cobble]定义社会支持为一个人被关心、爱护与尊重,属于社交网络,并 将其分为情感支持、评价支持、工具支持与信息支持。Cohen等[毗】认为当个体 受到压力性事件或处于不良环境中时,社会支持可以保护其免受消极影响,因此 社会支持可作为对人际关系质量的一种认知评价。肖水源【】°7〕将社会支持分成主 观支持、客观支持及对支持的利用度.并制定了《社会支持评定量表》分三个维 度来评估个体社会支持的程度。但是有学者提出个体内心感受到的支持对预测健 康状况更重要,感受到的现状可能不是现实情况,但却是内心的实际情况,而影 响个体行为与结局的正是这种内心的现实,从这一角度有学者提到了 :上会支持主 要是领悟到来源于家庭、朋友及其他重要社会关系的物质和精神帮助[血]。
社会支持可作为一种重要的外部保护性资源,目前学者对其研究较多为主效 应模型和缓冲效应模型两种卩殉。主效应模型即无论身处压力与否,社会支持均 可以普遍促进个体的身心健康,台湾一项纵向研究表明高水平的社会支持可负向 预测4年后的抑郁(OR-2.45, 95%CI: 1.27, 4.71)卩°叭 缓冲效应模型是指在 压力状况下,社会支持可以在压力对身心健康的负面影响中起到缓冲作用。一项 在2080位汶川地震幸存者的研究中发现社会支持,尤其是主观支持,可以调节 焦虑与抑郁之间的关系⑴叭
2.4.2社会支持与孤独、心理弹性及抑郁的关系
以往研究在社区老年人中报道了社会支持分别与孤独(“ =-0.171 \抑郁
-0.225)的负向预测关系,高水平社会支持老年人表现为较低的孤独与抑 郁程度【勿,而社会支持6 = 0405)及其家庭(r = 0.351).朋友(尸= 0.341)、 其他G = 0.355)维度均与心理弹性呈现明显的正相关⑴氏 国内外均发现社会 支持可促进老年人的心理健康水平,但由于中西方文化的差异,所报道的社会支 持的来源不同,其对心理健康的作用也有区别。而中国传统观念受儒家文化影响, 提倡“反哺式F弋际交换,子女有赡养父母的义务,老年人较为重视家庭的支持, 晚年生活相对于依赖子女,更有“养儿防老汁的传统说法。董亭月【翅通过对8743 位老年人追踪调查发现,社会支持中的家庭与朋友来源均能够对孤独感起到减轻 作用,而家庭支持相比于朋友支持,其对孤独的降低作用更明显,另外家庭支持 在失能老年人中起到更重要的支撑作用。而西方社会讲究独立自主,通常为“接 力式''代际交换,老年人对子女及家庭的依赖性没有那么强,一项在瑞典537位 老年人中的研究报道,与朋友联系减少可产生较低的心理幸福感〔口铁Hallgren 等对瑞典老年人的入院风险因素进行了 9年的随访研究调查,通过Cox比例风 险回归发现高水平的家人亲戚支持可以增加入院风险(HR=1.09, P = 0.028), 而来自朋友的支持则与较低的入院风险呈现出显著的关系(HR = 0.93, P = 0.029)[州。生活在养老机构的老年人,来自机构的支持对老年人来说是一部分 重要的支苻,一项在香港养老机构老年人中的研究发现领悟其他重要支持如来自 机构同伴的支持与抑郁呈显著的负相关(r = -0.66, P< 0.001),而领悟家庭支 持与抑郁不相关,另外仅来自机构同伴的支持可以调节躯体功能障碍与抑郁的关 系(交互项:B = -0.16, P<0.01, AR2=0.03)t63]o
Wu与Hartl】⑶在加拿大与美国一项无子女的老年人群中(N = 2311)研究发 现个体水平的压力对抑郁有较强的负面影响,而领悟社会支持可以缓冲两者之间 的关系。Wilks和Croom【M在阿尔茨海默病照护者中发现社会支持及其家庭、朋 友支持维度均可以调节个体感知压力与心理弹性之间的关系,另外Khan与 Husain^]在大学生群体中研究表明社会支持在心理优势(如心理弹性)与主观幸 福感的关系中起到调节作用,Hui等[网在新加坡老年人照护者中探讨领悟社会 支持(个体外部资源)及心理弹性(个体内部资源)与照护负担的关系,但结果 却是领悟社会支持在心理弹性与照护负担之间的调节作用没有显著性意义。叶宝 娟等[37]在大学生群体也报道了社会支持在压力知觉_心理弹性_抑郁这一中介 模型的直接路径及间接路径前半路径起到了调节作用o但是目前没有研究在养老 机构老年人群中探讨社会支持的不同维度是否可以调节孤独一心理弹性一抑郁 这一中介模型的直接或间接路径。
本研究关注养老机构老年人,基于心理弹性框架的中介理论及社会支持的 缓冲模型,将孤独作为一种慢性心理压力,心理弹性作为一种内部保护性资源, 社会支持作为一种外部保护性资源,假定心理弹性在孤独与抑郁间起到中介作用 (图1.1),社会支持的不同维度(家庭支持、朋友支持、其他支持)在中介模型 直接路径及间接路径中起到调节作用。本研究的理论框架如图1.2o住s弹性及社会支持的不同维度(家庭、朋友、其他)在养老机构老年 人孤独与抑郁间有调节的中介模型
第三章研究方法
3・1研究对象
釆用分层整群抽样的方法,从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市中、槐荫、天桥、历城、 长清6个行政区分层选取正常运营三年以上且无重大事故,入住人数达到20人 以上的养老机构,获得养老机构同意后,采用整群抽样的方法将每家养老院中符 合以下纳入排除标准的老年人全部纳入本研究。
纳入标准:①N 60岁;②入住养老机构时间N1月;③具有配合研究调查的 语言沟通能力;④自愿参与本调查研究。
排除标准:①严重认知障碍(MMSEW9)【】15】;②正在接受心理治疗;③急 性发作期或终末期疾病无能力配合调查。
样本量的确定:本研究统计分析采用结构方程模型进行验证性因子分析,为 了得到稳定的结果,要求样本量在200以上[购,但考虑到20%的不合格率,所 以最终样本量不少于240例。
3・2研究方法
3.2.1研究设计
本研究为一项横断面研究,于2017年7〜10月完成资料收集,间隔4周后, 随机抽取样本量的10%对HDS进行重测。
322研究工具
1.人口社会学及健康相关资料调查表
人口社会学资料调查采用自行设计的问卷,包括机构老年人的年龄、性别、 婚姻状况、教育水平、自觉经济状况、入住时间及居住地。其中年龄依据标准分 为60〜74 (年轻老人)、75~89 (老老人)、>90 (长寿老人)⑴刀,婚姻状况分 成在婚与非在婚(包括未婚、丧偶.离异),教育水平分为小学及以下、中学、 大学及以上,自觉经济状况分为好、一般、差,入住养老机构时间分为<1年、1〜
5年、5年以上。健康相关资料调查表包括:
(1)简易精神状态评价量表(Mini・mental State Examination, MMSE)
采用MMSE评估机构老年人的认知功能,该量表涵盖了定向、记忆、语言、 计算、视空间等方面,总共包括30个条目,得分0〜30分,得分越低表示认知 功能越差,冬9分认为严重认知障碍⑴习(本研究己排除此部分人群),本研究中 Cronbach" a 系数为 0.904擀
(2)慢性疾病数量调查问卷
针对机构登记及老年人自我报告对慢性疾病数量进行调查,依据化前珍等 卩罔调查的与老年抑郁相关的12种疾病,包括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脑血管 疾病、癌症、视觉障碍、听觉障碍、慢性支气管炎、脊椎病、关节炎、肝胆疾病 及胃肠疾病。患有两种或以上的慢性病称为共病,因此将慢病数量分为无病、一 种慢病、两种及以上慢病。
(3)日常活动能力量表(Activities of Daily Living Scale, ADL)
该量表用于评估养老机构老年人的日常活动能力,包含躯体生活自理量表 (PSMS)和工具性活动能力量表(IADL)⑴刃,总共14个条目,包含了行走、 做饭、吃药等,每个条目4级评分,从自己完全可以做到根本无法做,总分14〜 56分,14〜16分表示正常活动能力,17〜21分为轻度功能下降,E22分为明显 功能障碍。本研究中该量表内部一致性较好,Cronbach? a系数为0.932©
2.医院抑郁量表(Hospital Depression Scale. HDS)
该量表为医院焦虑抑郁量表的分维度,用来评估老年人过去一个月的抑 郁症状,包括7个条目,其中条目3、4、6为反向计分,条目3级评分,总分7〜 21分,量表得分越高表明个体的抑郁症状越明显c挪威等国家的学者〔呵发现其 可用于养老机构老年人群体中,但在国内还未见其在机构人群中结构效度等的报 道。
3.孤独量表(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Los Angels Loneliness Scale. UCLA)
采用UCLA孤独量表评估机构老年人的孤独状况,该量表由Russell等人编 制而成卩绚,共有20个条目,其中9个条目采用反向计分,其他11个条目正常 计分,每个条目采用里克特4级评分,由“从不”到“一直”,总分20〜80分, 分值越高个体越感受到孤独。该量表在本研究中Cronbach' a系数分别为0.932。
4* 10 条目心理弹性量表(Connor-Davidson Resilience Scale-10 item, CD-RISC-10) 10个条目心理弹性量表用来评估机构老年人的心理弹性,每个条目釆用里 克特5级评分(0=从不,1=很少,2=有时,3=几乎总是)。总分为0〜40分, 心理弹性的好坏程度与分值的高低成正比。该量表在本研究中有较好的内部一致 性(Cronbach9a = 0.947 )。
5.领悟社会支持量表(Multidimensional Scale of Perceived Social Support, MSPSS)
12条目的领悟社会支持量表用来评估研究对象的社会支持程度【疏],采用7 级评分法,总分12〜84分,该量表包含三个分维度一家庭支持(条目3、4、8、 11)、朋友支持(条目6、7、9、12)与其他支持(条目1、2、5、10),各维度总 分均为28分,分值越高说明老年人所领悟到的社会支持程度越高。该量表中的 其他支持是具有独特性的,是由应答者自己所定义的除家庭支持及朋友支持以外 的重要支持本研究中MSPSS的Cnmbadfa系数为0.927,家庭支持、朋友 支持与其他支持的Cronbach9 a系数分别为0.952、0.978、0.931。
323统计分析 七
采用SPSS22.0及AMOS22.0进行资料分析,设定尸< 0.05表示具有统计学 意义,具体分析如下:
(1) 信效度分析:采用结构方程进行验证性因子分析探讨HDS的结构效度,模 型采用稳健最大似然估计法(robust maximum likelihood estimation, MLR),各维 度因子载荷应〉0.4才可保留[旧,其中卡方/自由度(”/df) < 3,拟合优度指数
(GFI)、调整拟合优度指数(AGFI)、规范拟合指数(NFI)、增值拟合指数(IFI)、 比较拟合指数(CFI)均> 0.900,近似误差均方根(RMSEA) <0.08表示模型 拟合良好[⑵】;信度采用Cronbach^a系数,重测信度以及条目一总分相关分析, 其中Cronbach9 a系数在0.70以上,说明该量表内部一致性良好说孔 重测信 度>0.70^31,反映量表具有相当的时间稳定性;条目一总分显著相关,介于推 荐值0.30〜0.80之间,提示量表各条目具有良好的代表性【124〕。
(2) 描述性分析:用于描述研究对象人口社会学及健康相关资料的分布以及心 理弹性、社会支持、孤独、抑郁的得分情况。数值变量用M 士 SD,分类变量用
n(%),非正态数据采用中位数(四分位数间距)来表示。
(3) 单因素分析:Mann-Whitney U检验及Kruskal-Wallis H检验比较人口社会 学及健康相关资料在抑郁分布上的差异;采用Pearson及Spearman秩相关进行 主要变量的单因素分析。
(4) 运用Hayes[必]研发的PROCESS3.0宏程序中Model 4和Model 59分析心理 弹性在孤独一抑郁间的中介效应及与社会支持的不同维度一家庭支持、朋友支 持、其他支持有调节的中介效应,采用Bootstrapping方法,抽样次数均设定为 5000次,设定95%置信区间。数据分析前,将变量进行标准化,并控制年龄、 性别等变量。另外根据Aiken和West提出的简单斜率法【必〕对不同支持程度(高: 均值+标准差;中:均值;低:均值-标准差)的调节作用进行绘图;为进一步探 讨调节作用的边界值,运用Johnson-Neyman技术冋J画出调节效应量及置信带。
3.2.4质量控制
1.调研准备阶段对调查者进行问卷内容等培训,使其熟练掌握量表中的内 容,并在调研期间使用一致的指导语,以减少调查者偏倚;
2.发放问卷前,向研究对象详细说明研究目的和意义,采用一对一问答的 方式协助老人认真、据实完成问卷,对于不识字或者无法独立完成问卷的老年人, 由调查者口述问卷条目代为填写,过程中如老年人有疲劳、身体不适等,可稍作 休息后继续完成问卷;
3.研究对象填完问卷后,每位调查人员负责核对检查,当场纠正错误或遗 漏,并统一回收;
4.问卷统一编号,认真检查问卷填写完整性及质量,数据双人录入,双人 核对,排除主观原因造成的差错。
3.2.5伦理说明
本研究过程中,首先获得养老机构及老年人的知情同意,对老年人的信息采 取完全匿名及保密的方式,数据仅用于科研分析;老年人在任何时间都可选择退 出本研究。
第四章结果
4.1养老机构老年人HDS的信效度
(1)结构效度:通过验证性因子分析(Amos22・0)评估HDS结构效度, 将量表中的7个条目作为观察变量,绘制路径图,得到标准化路径模型图,如图 2所示。其标准化路径系数在0.19-0.81之间,疋/df = 1.757 < 3, GFI = 0.978, AGF1 = 0.957, NFI = 0.963, IFI = 0.984, CF1 = 0.984, RMSEA = 0.048,模型拟 合良好,但是条目4的路径系数为0.19,低于预设标准值0.4,根据验证性因子 分析要求,删除条目4。
图2养老机构老年人医彌郁量表标准化路径图
在删除条目4后得到6个条目的量表(HDS・6),对其重新进行验证性因子 分析,如图3所示,发现其标准化路径系数在0.46-0.82之间,均在0.4以上。
F/df=2.448<3, GFI = 0.978, AGF1 =0.948, NFI = 0.966, IFI = 0.980, CFI = 0.980, RMSEA = 0.067,各拟合指数也均在可接受范围内,模型拟合良好。
(2)信度:HDS・6的Cronbach^系数为0.805,表明量表的内部一致性较 好;随机抽取33位老年人进行4周后重测,其重测信度为0.785 (尸<0.001); 条目一总分相关系数在0279〜0.782之间(均0.001),其中各条目间的相关 系数在0.279〜0.645之间,条目与总分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647〜0.782,如表1 所示。
基于此,在删除条目4后得到的HDS-6,其在本研究人群中信效度良好,因 此以下对抑郁的分析均采用HDS-6o
表1 HDS-6条目与总分相关性分析
条目1条目2条目3条目5条目6条目7总分
条目11
条目20.3801
条目30.3190.5281
条目50.3940.5110.6451
条目60.2790.4510.6170.5781
条目70.3490.3400.4180.3770.3671
总分 0.647 0.731 0.782 0.775 0.721 0.700 1
注:均 P< 0.001。
4.2研究对象的基本资料
本研究在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共16家)、市中(共15家)、槐荫(共20家)、 天桥(共17家)、历城(共15家)、长清(共15家)6个行政区分层抽取25家 养老机构,其中历下区抽取4家,市中区4家,槐荫区5家,天桥区4家,历城 区4家,长清区4家,总共发放问卷334份,9位老年人拒绝参加本研究,2位 老年人未完成全部问卷,回收323份,有效回收率96.7%O
323位研究对象年龄分布在60〜99岁,平均年龄为78.62 土 9.25岁,205位 女性(63.5%);大多数处于非在婚状态(83.9%)、接受小学及以下的教育水平 (54.5%)、自觉经济状况一般(53.3%),近一半老年人入住机构时间在1〜5年 (45.5%)。研究对象认知功能的平均得分为21.44 ±6.07,多数处于中度认知障 碍(41.8%);没有慢病的老年人仅有32位,占9.9%,多数患有两种及以上慢病, 占56.0%;日常活动能力平均分为28.15 ±11.26,多数老年人存在明显的功能障 碍(65.6%)o
养老机构老年人心理弹性与社会支持平均得分分别为28.36 土 7.16. 5&17 ± 15.09,孤独平均分为3&62 ±10.38。抑郁平均分439 ±3.87,抑郁得分的偏度为 1.202 (SE = 0.136),峰度为1.049 ( SE = 0.271 ),经正态性检验发现 Kolmogorov-Smirnov检验及Shapiro-Wilk检验P值均小于0.001,因此抑郁得分 为非正态数据,其中位数为3,四分位数间距为5 (戶25 = 1,丹5 = 6)(见表2)。
表2养老机构老年人的基本特征5 = 323)
n(%)/M±SD/Md (P25, P75)
年龄 7&62 ± 9.25
60〜74岁 97 (30)
75〜89岁 186 (57.6)
N90岁 40(12.4)
性别
女 205 (63.5)
男 118(36.5)
婚姻状况
在婚 52(16.1)
非在婚 271 (83.9)
教育水平
小学及以下 176 (54.5)
中学 118(36.5)
大学及以上(包含大专) 29(9)
自觉经济状况
好 120 (37.2)
一般 172 (53.3)
差 31 (9.5)
入住时间(年)
<1 123 (38.1)
1〜5 147 (45.5)
>5 53 (16.4)
居住地
历下 55 (17.1)
市中 67 (20.7)
槐荫 44(13.6)
天桥 32 (9.9)
历城 61 (1&9)
长清 64(19.8)
认知功能 21.44 ±6.07
正常认知功能 83 (25.7)
轻度认知障碍 105 (32.5)
中度认知障碍 135(41.8)
慢性疾病数量 1.98 ±1.42
无病 32 (9.9)
一种 110(34.1)
两种及以上 181 (56.0)
日常活动能力 2&15 土 11.26
正常活动能力 63 (19.5)
轻度功能下降 48 (14.9)
明显功能障碍 212(65.6)
心理弹性 2&36 ±7.16
社会支持 58.17 ±15.09
家庭支持 22.92 ±5.16
朋友支持 16.40 ±7.19
其他支持 18.85 ±6.50
孤独 3&62 ±10.38
抑郁 3(1,6)
4.3研究橄抑郁在人口学及健康相关资料上的差异
考虑到抑郁的非正态性,因此对抑郁得分在人口学及健康相关资料分布上的 差异采用非参数秩和检验,结果发现养老机构老年人抑郁得分在年龄、性别、自 觉经济状况、入住时间.居住地分布、慢性疾病方面无显著性差异(P>0・05); 不同的教育水平(Z= 6.109,尸=0.047)、认知功能(Z = 20.074,尸<0X)01)、日 常活动能力(Z = 22.280, P< 0.001)报道的老年人抑郁分值存在差异,如表3 所示©
表3研究对象抑郁得分在人口学及健康相关资料上的差异5 = 323)
Md (P25s P75)平均秩Z/x2P
年龄 3.238 0.198
60〜74岁3.00(2.00,6.00 )165.02
75~89 岁3.00 (L00,6.00)155.67
N90岁 4.00 (2.00, 8.00) 184.11
性别 -0.482 0.630
女3.00(2.00, 7.00)163.89
男3.00(1.00,6.00)158.72
婚姻状况 ・ 1.123 0.261
在婚3.00(1.00.4.00)148.76
非在婚3.00 (2.00, 7.00)164.54
教育水平 6.109 0.047
小学及以下4.00 (2.00. 7.00)173.53
中学3.00(1.00, 6.00)146.77
大学及以上(包含大专)2.00(1.00, 7.00)154.02
自觉经济状况 3.856 0.145
好3.00(1.00, 5.00)149.72
—般4.00 (2.00. 7.00)167.28
差4.00(1.00, 8.00)180.26
入住时间(年) 0J10 0.946
<13.00(1.00, 8.00)163.41
1〜53.00(1.00, 6.00)160」3
>53.00 (2.00. 6.00)163.91
居住地 7.011 0.220
历下3.00(1.00, 6.00 )156.94
市中3.00 (2.00, &00)166.51
槐荫4.00(1.00.6.00)162.74
天桥2.00(1.00,5.00)138.91
历城4.00 (2.00, 8.00)185.03
长清2.50(1.00, 6.00)150.71
认知功能 20.074 <0.001
正常认知功能2.00(1.00, 4.00)133.78
轻度认知障碍3.00(1.00,5.00)150.56
中度认知障碍 4.00 (2.00, 8.00) 188.25
慢性疾病 2.451 0.294
无病3.00(1.00, 6.00)141.25
一种4.00 (2.00, 6.00)170.02
两种及以上3.00(1.00, 6.00)160.80
日常活动能力 22.280 <0.001
正常活动能力2.00 (1.00, 4.00)132.30
轻度功能下降2.00(1.00,4.00)123.51
明显功能障碍4.00(2.00,8.00)179.54
4.4研究对象孤独■心理弹性,社会支持及抑郁的相关分析
对抑郁的相关分析使用Spearman秩相关,其余变量均为Pearson相关©其中, 抑郁与孤独呈现显著的中等强度正相关(r = 0.452, P< 0.001),抑郁与心理弹 性(r= -0.441,尸<0・001)、社会支持(r= -0.172, P< 0.001)为负相关,除 了其他支持与抑郁不相关外(尸=-0.096, P> 0.05),家庭支持(r = -0.256, P< 0.001).朋友支持(宀-0.124, P<0.05)均与抑郁呈负相关;孤独与心理弹性
(r= -0.496,尸<0.001)、社会支持(尸=-0.437,卩<0.001)及其各维度一家庭支 持(r= -0.333, P<0.001 朋友支持(r= -0.372, P<0.001 )> 其他支持(r = -0.339, P< 0.001)也均呈现显著的负相关,心理弹性与社会支持0 = 0.255, P <0.001)以及家庭支持(尸=-0.276, FV 0.001)、朋友支持(尸=-0.218, P< 0.001). 其他支持(r= -0.132, P<0.001)也均表现出显著正相关,见表4。
表4研究对象孤独、心理弹性、社会支持与抑郁的相关性分析5 = 323)
孤独 心理弹性 社会支持家庭支持 朋友支持 其他支持
孤独 1
心理弹性 -0.496*** 1
社会支持-0.437*** 0.255*** 1
家庭支持-0.333***0.276***0.645***1
朋友支持-0.372***0.218***0.855***0.298***1
其他支持 -0.339*** 0.132* 0.864*** 0.373*** 0.643*** 1
抑郁a 0.452*** -0.441*** ・ 0.172** -0.256*** -0.124* -0.096
注:a Spearman 秩相关;*P<0.05; **P<0.01: *** /?< 0.001 c
4.5心理弹性在孤独TP郁间的中介作用
运用PROCERSS 3.0的Model 4进行中介效应分析,结果显示,控制人口社 会学及健康相关变量后,孤独一抑郁的总效应(pathc)为0.465 (95%CI: 0.370, 0.559: P< 0.001),间接路径孤独一心理弹性(path。)与心理弹性一抑郁(path b)的系数分别为-0.482 (95%CI: -0.576, -0.389; ?<0.001-0.324 (95%CI:
-0.431, -0.217: P< 0.001),间接效应(path t/x path &)为 0.157 (SE = 0.033),
95%置信区间为(0.095, 0.223),不包括0,具有统计学意义,表明心理弹性在 孤独一抑郁间的中介作用成立。在加入心理弹性后,直接效应(pathcO为0.308
(95%C1: 0.205, 0.411; P< 0.001),仍具有统计学意义,说明此中介效应为部 分中介,中介效应量(able)为33.8%,如表5及图4所示。
表5心理弹性在孤独一抑郁之间的中介效应5 = 323)
注:控制人口社会学及健康相关资料;Coeff.=未标准化的系数;SE=标准误:LLCL
ULCI = 95%S信区间;***?< 0.00k
图4心理弹性在孤独与抑郁间的中介作用
4.6心理弹性及杜会支持在孤独TP郁间有调节的中介效应
46]心理弹性及家庭支持在孤独TP郁间有调节的中介效应
根据假设,家庭支持在孤独一心理弹性一抑郁的中介模型直接路径及间接路 径中起到调节作用,但是运行Model 59结果发现家庭支持仅调节中介模型的间 接路径,即path。孤独一心理弹性(孤独*家庭支持:B = 0.084; 95%CI: 0.004, 0.164; P = 0.040)与path 6心理弹性一^郁(心理弹性水家庭支持:B-0.094; 95%CI: 0.002, 0.186; P = 0.045)间起到调节作用,而在直接路径孤独一抑郁
(孤独*家庭支持:B= -0.029; 95%CI: -0.127, 0.069)间未起到调节作用,说 明有调节的中介效应成立,见表6。最终的心理弹性及家庭支持在孤独一抑郁间 有调节的中介模型见图5.1所示。
另外,将家庭支持分为低(均值-标准差)、中(均值)、高(均值+标准差) 家庭支持三组(由于所有变量都进行了标准化处理,所以此处的均值为0,标准 差为1),心理弹性在孤独一抑郁间的间接效应在低、中、高家庭支持下分别为 0.199 (95%CI: 0.116, 0.288)、0.126 (95%CI: 0.07, 0.187)、0.070 (95%CI: 0.017, 0.135)o根据Aiken和West提出的简单斜率方法,在低(simple slope =-
0.517; 95%CI: -0.637, -0.397; P< 0.001).中(simple slope = -0.433; 95%CI:
-0.531, -0.334; 0.001)、高(simple slope = -0.068; 95%CI: -0.483, -0.217;
P < 0.001)家庭支持下,孤独均可负向预测心理弹性(如图5.2所示),对于低 家庭支持的老年人(Z = -l),随着孤独的增加,心理弹性降低的较为明显,孤 独增加一个标准差,心理弹性降低0.517个标准差;而对于高家庭支持的老年人 (Z = 1),孤独每增加一个标准差,心理弹性仅减少0.068个标准差。
Johnson-Neyman技术进一步探讨家庭支持在孤独与心理弹性之间调节作用的边 界值,结果表明家庭支持,无论取任何值,都可以调节孤独一心理弹性的关系, 其间95%置信带均不包括0 (见图5.3)。
在低(simple slope = -0385; 95%CI: -0.525, -0.246; P< 0.001).中(simple slope = -0.291; 95%CI: -0.398, -0.185; 0.001)、高(simple slope = -0.199;
95%CI: -0.339, -0.05& P = 0.001)家庭支持下,心理弹性也均可显著负向预 测抑郁,如图5.4所示。低家庭支持的老年人,心理弹性降低一个标准差,抑郁 上升0.385个标准差,而高家庭支持的人群,心理弹性降低一个标准差,抑郁上 升0.199个标准差。Johnson-Neyman技术显示无论家庭支持(标准化得分范围: -3.67-0.98)取任何值,其都可以调节心理弹性与抑郁的关系(见图5.5)。
家庭支持
图5.1右理弹性与家庭支持在孤独一抑郁间有调节的中介模型
表6」心理弹性及家庭支持在孤独一抑郁之间有调节的中介效应(n = 323)
R2 F CoefF. SE Z P LLCI ULCI
Outcome: 心理弹性
孤独 0.362 13.489[P< 0.001 o] -0.433 0.050 -8.629 <0.001 -0.531 -0.334
家庭支持 0.077 0.053 1.454 0.147 -0.027 0.182
孤独*家庭支持 0.084 0.041 2.064 0.040 0.004 0.164
Outcome: 抑郁 孤独 0.426 15.213*** 0.259 0.053 4.845 <0.001 0.154 0.364
心理弹性 -0.291 0.054 -5.379 <0.001 -0398 -0.185
家庭支持 -0.075 0.051 -1.478 0.140 -0.175 0.025
孤独*家庭支持 -0.029 0.050 -0.578 0.564 -0.127 0.069
心理弹性水家庭支持 0.094 0.047 2.016 0.045 0.002 0.186
注:控制人口社会学及健康相关资料。Coefif.-未标准化的系数;SE=标准误;LLCI、ULCI = 95%置信区间;
•SC-
•1SD -S0 .00
孤独
1.®
B.2不同家庭支持环闕心理艇的简单辭
於 廿 叶
m二 AF .二 <理弹性
95%LLCI
48 V®
家庭支持
图5」不同家庭支持T®独对心觀性觴应量
95?iULCl
孤独对心理鼻性的效应量
95%ULCI
462心理弹性及朋友支持在孤独一SP郁间有调节的中介效应
检验朋友支持在孤独一心理弹性一抑郁间有调节的中介作用发现,朋友支持 在前半路径(patha:孤独★朋友支持:B-0.077; 95%CI: -0.012, 0.166; P = 0.091) 与直接路径(pathcl孤独窖朋友支持:B= -0.017; 95%CI: -0.115, 0.0& P = 0.727)均未达到显著调节意义,仅在中介模型间接路径的后半路径起到调节作 用,即 path b (心理弹性★朋友支持:B = 0.138; 95%CI: 0.046, 0.229; P = 0.003), 说明有调节的中介效应成立(见表62),最终模型如图6.1所示。
将朋友支持按照均值土标准差分为低、中、高三组后,中介模型间接效应在 低、中、高朋友支持下分别为 0.246 (95%CI: 0.149, 0.349)、0J47 (95%CI:
0.084, 0.218). 0.070(95%CI: 0.003, 0.155)。通过简单斜率分析发现,在低(simple slope = -0.454; 95%CI: -0.594, -0.313; P< 0.001)、中(simple slope = -0.316;
95%CI: -0.421, -0.211; 0.001)、高(simple slope = -0.178; 95%CI: -0.316,
-0.040; 0.011)朋友支持下,心理弹性均可负向预测抑郁(见图6.2)o对于
低朋友支持的老年人(Z= -1),心理弹性每降低一个标准差,抑郁则上升0.454
个标准差,而对于高朋友支持的老年人,心理弹性减少一个标准差,抑郁只上升
0.178个标准差。Johnson-Neyman技术进一步发现只有当朋友支持的标准化得分
(取值范围:T.72〜1.61)小于1.2时(90.4%的老年人),朋友支持才可以调节 心理弹性与抑郁的关系(见图6.3)o
图6.1心理弹性与朋友支持在孤独一抑郁间有调节的中介模型
表6.2心理弹性及刖友支持在孤独一抑郁2间仃调节的屮介效应(n - 323)
R2 F Coeff. SE / P LLCI ULCI
Outcome: 心理弹性0.34912.721***
孤独 -0.466 0.053 -8.883 <0.001 -0.570 -0.363
朋友支持 0.005 0.051 0.089 0.930 -0.096 0.106
孤独训友支持 0.077 0.045 1.694 0.091 -0.012 0J66
Outcome: 抑郁0.42715.220***
孤独 0.307 0.056 5.526 <0.001 0.198 0.416
心理弹性 -0.316 0.054 -5.900 <0.001 -0.421 -0.211
朋友支持 0.068 0.048 1.401 0.162 -0.027 0.163
孤独呱友支持 -0.017 0.050 -0.350 0.727 -0.115 0.080
心理弹件*朋友支持 0.138 0.046 2.975 0.003 0.046 0.229
注:控制人【1社会学及健康相关资料。Coeff.-未标淮化的系数;SE=标准谋:LLCI. ULCI = 95%置信区间
*** o.ool
朋友支持
图63不同朋友支持下心理弹性对抑郁的效应量
Do*
心理弹性对梅補的效应量
图6.2不同朋友支持下心理弹性对抑郁的简单斜率
4.63心理弹性及其他支持在孤独T郁间有调节的中介效应
对心理弹性及其他支持在孤独一抑郁间有调节的中介效应分析发现,其他支 持也只在中介模型间接路径的后半路径具有调节作用(见图7.1),即path 6 (心 理弹性水其他支持:B = 0.130; 95%CI: 0.030, 0.230; P = 0.011),而在 path a
(孤独*其他支持:B = 0.048; 95%CI: -0.038, 0.134; P = 0.269)与 pathc'(孤 独水其他支持:B = 0.010; 95%CI: -0.088, 0.109; P = 0.834)均未达到显著性 调节作用(见表6.3)。
将其他支持同样分为低、中、高三组,中介模型的间接效应分别为0.239
(95%CI: 0J40, 0.339)、0.154 (95%CI: 0.089, 0.219)、0.082 (95%CI: 0.007, 0.166)。简单斜率分析表明在低(simple slope = -0.445; 95%CI: -0.59b -0.300;
0.001)、中(simple slopes -0.316; 95%CI: -0.422, -0.210:尸 <0.001)、 高(simple slope = -0.186; 95%CI: -0.332, -0.040; P = 0.013)其他支持下, 心理弹性均可负向预测抑郁,如图7.2所示。对于低其他支持的老年人(Z= -1), 心理弹性每降低一个标准差,抑郁上升0.445个标准差,而对于高其他支持的人 群(Z = 1),心理弹性降低一个标准差,抑郁上升0.186个标准差。而 Johnson-Neyman技术发现当其他支持的标准化得分(取值范围:-2.28〜1.41)
小于1.19时(92.3%的老年人),其他支持在心理弹性一抑郁间的调节作用显著,
95%置信带不包括0 (见图7.3)O
图7.1心理弹性与其他支持在孤虬抑郁间有调节的中介模型
图72不同其他支持下心理弹性对抑郁的简单斜率 图73不同其他支持下心理弹性对抑郁的效应量
表6.3心理弹性及其他支持在孤独一抑郁之间有调节的中介效应(n = 323)
R2FCoeffSEtPLLCIULCI
Outcome: 心理弹性 孤独 0.347 12.653*** -0.487 0.052 -9.444 <0.001 -0.588 -0.385
机构支持 -0.056 0.049 -1.134 0.258 -0.153 0.041
孤独*其他支持 0.048 0.044 1.107 0.269 -0.038 0.134
Outcome: 抑郁 孤独 0.415 14.529*** 0.295 0.056 5.294 <0.001 0.186 0.405
心理弹性 -0.316 0.054 -5.845 <0.001 -0.422 -0.210
其他支持 0.034 0.047 0.732 0.465 -0.058 0.127
孤独*其他支持 0.010 0.050 0.209 0.834 -0.088 0.109
心理弹性*其他支持 0.130 0.051 2.560 0.011 0.030 0.230
注:控制人口社会学及健康相关资料。Coeff.=未标准化的系数;SE=标准误:LLCL ULC1 = 95%置信区间
***P< 0.001 o
第五章讨论
5.1养老机构老年人HDS的信效度
本研究采用结构效度、内部一致性信度、重测信度及条目一总分相关系数来 评价HDS在养老机构老年人群体中的信效度。其中,对其结构效度进行验证性 因子分析发现,条目4••我对自己的仪容失去兴趣沖勺因子载荷只有0.19,低于预 设标准0.40⑴],这与Haugan和Drageset[I9]在挪威养老机构老年人中的研究发现 一致,Chan等1必]在香港社区学生群体中也发现该条目是因子载荷最低的,另外 Herrmann^5^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提到该条目应i亥从量表中剔除。生活在机构中的 老年人自理能力较差,洗漱及穿衣往往需要照护者帮助,而照护者只需要负责对 老年人穿着合适得体即可,而老年人躯体或心理上可能存在一些问题,导致其对 自己的外在仪容装扮不像以前那么在乎。
在删除条目4后,对HDS-6重新进行验证性因子分析,其因子载荷均达到标 准值以上,*/df、GFL AGFK NFL IFL CFL RMSEA各拟合指标也均符合结 构方程的良好拟合度,说明6条目的HDS-6得到本研究数据的支撑,HDS4在 测量养老机构老年人的抑郁状况时具有良好的结构效度。
Cronbach'a系数常用于对量表的内部一致性测量c本研究中HDS-6的 Cronbach'a系数(0.805)大于0.70,满足心理测量学的标准,说明条目间具有 较好的同质性,其内部一致性较高说讥另外本研究的Cronbach^a系数高于挪威 机构老年人群卩刃(两个老年人群Cronbach' a系数分别为0.60. 0.75),可能是由 于挪威的研究报道未删除因子载荷较低的条目,但与瑞典6622位老年人 (Cronbach* a = 0.88)【殉及中国(Cronbach* a = 0.806 )心啲研究结果相近 ° HDS-6 的重测信度为0.785,大于0.70,说明HDS-6在本研究人群中具有一定的时间稳 定性说儿 但低于中国在心血管疾病人群中重测的结果(0.932)卩旳,可能是由 于本研究重测人数较少及重测时间较久引起的,早期一篇系统综述也发现了在研 究中HDS重测信度随着重测时间间隔变长而降低,两周内的重测信度大于0.80, 2〜6周为0.76,而6周后的重测信度则只有0.70【匹HDS-6条目之间的相关系 数(0.279〜0.645)达到显著相关水平,与瑞典老年人(0.35〜0.68)【殉相似。各 条目与总分之间的相关系数均高于030,符合推荐值(0.30〜0.80)[⑵〕,表明各 条目与量表相关性较好,对量表具有良好的代表性。
基于此,HDS-6在养老机构老年人群中具有良好的信效度,可用于测量该人 群的抑郁状况。
5.2养老机构老年人抑郁的相关因素分析
5.2.1人口社会学及健康相关资料与抑郁的关系
本研究发现人口社会学资料中年龄、性别、婚姻状况、自觉经济状况、入住 时间及居住地分布在抑郁得分上没有显著差别,以往也有研究得出一致的结果[殂 74,80,130]。不同教育水平的老年人抑郁得分存在显著差异,这与Xie等【74]及寇小 君等[77]在中国老年人群中的研究发现一致。文化水平高的老年人其抑郁得分较 低,可能是由于这类老年人认知水平较高,对老龄化具有积极的态度,愿意接受 更多的健康照护,能更好的应对生活转变期的困难与挑战,对心理健康的关注度 与意识可能更高,同时在出现心理方面的问题时更愿意寻求专业的咨询与帮助; 另外高文化水平的老年人自愿参与一些社交活动,可以读书看报,丰富晚年生活, 从而对抑郁的发生具有预防作用,而文化程度低的老年人,可能对自己的晚年生 活茫然无知,没有规划,居住在机构中索然无味,以致其抑郁水平较高。
健康相关资料中,与以往研究结果[列不同的是,抑郁得分在慢性疾病上没有 显著性差异,但也有研究者报道与本研究相似的结果,如Tiong等[阿在新加坡养 老机构老年人中也发现了慢性疾病并不是抑郁的危险因素。养老机构中的老年人 大多数患有慢性病,本研究中未患病的老年人仅占9.9%,老年人往往将患病(如 高血压、糖尿病)及日常服药作为晚年的正常现象,习以为常,对心理及情绪的 影响不大,因此本研究中慢性疾病的数量在老年人的抑郁症状总分上没有明显差 异。另外,也可能由于本研究样本量较少,抑郁得分在慢性疾病上的差异没有达 到显著性水平,因此未来还需进一步研究机构中老年人慢性疾病对抑郁的影响。
不同认知功能的老年人其抑郁得分具有显著差异,这与Chau等[②在meta 分析中提到认知障碍是长期照护的老年人抑郁危险因素的发现一致,认知功能的 下降,包括记忆力的减退等,长期作用于老年人,从而增加抑郁的风险,而且抑 郁的发生与认知障碍存在相似的神经生物学机制,如大脑海马体的萎缩,HPA 轴的异常等[叭 另外本研究排除了严重认知障碍的人群,在此人群中认知功能与 抑郁的关系可能更加显著。
另外,抑郁得分在日常活动能力上存在显著差异,这与之前研究发现一致0〕, 再一次证实了躯体受限与心理问题之间的关系。老年人日常活动能力下降,会阻 碍其参与社会活动,无法维持原本的人际关系及社会角色,这种社会联系的削弱 对老年人的心理健康产生影响。在养老机构中,老年人日常活动能力下降,意味 着日常生活被动的接受他人照料,这会给老年人带来“废用感=从而导致负性心 理的产生,抑郁的风险增加。
522孤独、心理弹性及社会支持与抑郁的关系
本研究中老年人孤独得分(38.62 土 10.39)高于黄海蓉等【⑶]在深圳597名 退休老年人的研究报道(30.30 土 8.52),可能的解释正如社会情绪选择理论[皿] 所提到的,晚年阶段个体的社交狭窄化,老年人会更倾向于与亲密的人交往,而 不是花费时间与普通人际关系交往,而居住在机构中的老年人远离家人亲友,从 而感到更高程度的孤独。而社会支持得分低于北京社区的老年人(5& 17± 15.09 VS 64.55 ±9.41)[山】,而郝刚等[四对敬老院和居家老年人的社会支持进行比较 也发现了敬老院老年人的社会支持得分显著低于居家老年人,另外家庭支持与其 报道了相似的结果(22.92 ± 5.16 VS 22.77±3.35),而朋友支持远低于社区老年人 (16.40 士 7.19 VS 21.01 土 3.80),另外其他支持低于国内社区老年人群的报道 (18.85 ± 6.50 VS 20.76 ±3.77;⑴山 但是,心理弹性的得分类似于李长瑾等[山〕 在北京社区老年人中的调查报道(2&35 ±7」6VS 27.52 ±7.90)。可能的解释是 居住在养老机构中的老年人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压力,领悟到较少的社会支持,其 中家庭支持由于现在的家庭规模缩小,老年人在入住机构之前可能也与子女分 居,处于独居的状态,所以对家庭支持的领悟程度变化不大,但是朋友支持比社 区老年人明显减少,可能是老年人远离之前的朋友,外岀探望及联系等不方便导 致对朋友支持的领悟程度较低,在机构中由于躯体障碍等问题无法正常社交,获 得的其他重要支持也相对较低,但是面对这样的情况,老年人利用自身内部资源, 提高心理弹性以应对这些慢性压力。
本研究显示了孤独与抑郁的正向关系,以往较多研究已证实这一关系-吐 95],这些研究分别在美国、马来西亚及中国的老年人群中发现孤独可以独立正向 预测抑郁,内心越孤独,老年人的抑郁程度越明显。本研究发现孤独与抑郁的关 系呈现出中等强度的相关性,这与Wan等【血、Aylaz等Bl报道的结果相似。居住 在养老机构的老年人,远离家庭及朋友,搬到陌生的环境,机构环境相对来说比 较封闭,社会联系减弱,部分入住机构意愿较低的老年人产生严重的“被抛弃感3 对机构的环境、人员排斥,难以融入机构的生活,与机构同伴及工作人员交流较 少,逐渐产生无助感.孤独感,从而诱发抑郁的发生。
心理弹性作为内部保护资源对抑郁起到防御保护作用,Ametz等[】珂报道心 理弹性作为应对心理障碍的一种保护性因素,个体拥有高的心理弹性,可以降低 心理障碍的程度。赵小淋等【即在我国社区老年人中报道了心理弹性与老年抑郁 的负相关关系。机构中的老年人面临着各种压力,心理弹性高的个体在困境中更 容易接受现状,心态更加乐观,采取更为积极的应对方式,感知到的压力更低, 更容易获得社会资源,从而可以更好的应对压力[】旳。
本研究呈现了社会支持及其各维度(除其他支持外)作为外部保护性资源对 抑郁的负相关关系,社会支持越高其抑郁症状水平越低,这一结果也符合社会支 持的主效应模型卩06】。在老年人卩叭糖尿病患者[即及儿童27]群体中,这一结果 也被广泛验证,无论是否处于压力情境中,心理健康都可以随着社会支持的提高 而得到促进作用。Ruthig等I】珂在大学生群体通过纵向研究显示领悟社会支持可 以负向预测6个月后的抑郁水平。Antonucci等【⑶】在之前的研究也报道了在晚年 生活中,随着年龄的增大,个体的社会支持降低,并不是所有的社会支持都能促 进心理健康,只有当社会支持进入到个体主观内心世界,才能起到其保护性作用, 而领悟到来自家庭、朋友和其他的社会支持作为老年人内心的主观感受,对抑郁 的保护性作用更明显。老年人由于搬到陌生的机构环境中,相比于之前的生活, 通常接受更少的关怀,因此他们领悟到的社会支持减少,从而抑郁的风险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本研究中来自其他重要社会关系的支持与抑郁的关系未达到统计 学意义,这可能是由于机构中的老人除了来自家庭和朋友的社会支持外,其他重 要的社会关系较少,之前的领导、同事等联系不多,而居住在机构中接触较多的 为机构中的工作人员、同伴等,但是目前养老机构仍处于不完善的初期阶段,大 多数仅提供基本生活照料,而机构中的同伴来自不同的地方,其共同点与共同话 题较少,这些支持可能无法给予老年人心理慰藉,再加上一些躯体因素阻碍机构 中老年人的相互交往,因而来自其他的支持并未达到减少抑郁情绪的程度C另外 一种原因可能是由于本研究所获取的样本量较少,致使结果未达到统计学的显著 水平,也可能是由于本研究中抑郁得分为非正态数据,采用的Spearman秩相关, 降低了检验效能,因此对于其他支持与抑郁的关系仍是不可忽视的。
5.3心理弹性在孤独与抑郁间的中介效应
本研究发现心理弹性可中介孤独与抑郁的关系,进一步揭示了孤独影响抑郁 的潜在机制。同样地,本研究结果符合Kumpfer心理弹性框架的理论基础,即心 理弹性具有中介作用的动态机制卩0】。Gerino等【羽在意大利老年人群中也发现了 心理弹性在孤独与心理健康(焦虑、抑郁)间的中介作用,这也为本研究的结果 提供了更合理的支持,心理弹性在老年阶段起到内源性保护作用,在面对相同的 压力时,个体拥有较高的心理弹性可以更加积极的对压力进行认知评价,将其看 作人生中新的挑战及机会,可能有助于其充分利用个人资源,成功适应逆境,较 好的应对逆境或压力,以此可以较少感受到压力带来的负面影响,因而产生的心 理问题就会较少,不易产生抑郁以达到良好的适应;而个体心理弹性较低更倾向 于将压力评估为威胁性的,从而产生退缩性行为与负性情绪,降低心理健康的水 平何-⑷]。本研究中孤独负相关于心理弹性,这与前人研究报道[田相符,孤独感 增高,个体往往体验到无助感,而孤独等压力正是激发心理弹性的前提条件之一。 Weiss®】将孤独看做一种慢性压力,本研究中一方面孤独可以有效预测抑郁,老 年人在机构中孤独感增高,易出现抑郁情绪;另一方面孤独可以负向影响心理弹 性,而心理弹性负向影响抑郁,心理弹性部分中介了孤独与抑郁的关系,也就是 说机构中的老年人处于高程度的孤独感,为了维持其自身的身心平衡,个体调动 内部资源(心理弹性)来平衡孤独的影响,通过心理弹性的中介机制,降低抑郁 的风险,进而促进心理往健康方向发展。
尽管之前有研究将心理弹性界定为一种稳定的人格特质[皿〕,但目前的研究 更多的将心理弹性作为一个动态的概念,在生命历程中是可以改变和习得的卩4让 Rutted呦提到当个体处于压力影响下时,其心理弹性易产生敏化反应,即心理弹 性降低,而如果压力处于可控范围内,可以提高心理弹性,即发生钢化效应,因 为过大的压力机体的洎我调节从机制失衡,诱发适应不良,因而产生抑郁等;而 可控范围内的压力为个体提供应对困境的机会与经验,因而其心理弹性水平提 高,出现适应性的结果。本研究结果表明了提高老年人心理弹性可以减弱孤独与 抑郁的关系,因此心理弹性可能就理所当然的成为干预的潜在焦点。一项系统分 析【刚]显示心理弹性训练干预在不同的人群中可能有助于提升心理幸福感,但是 其效果仅是中低程度的,并不像原本假想的如此显著有效。因此,未来的研究需 要加深对心理弹性的研究,进一步对类似的干预训练的有效性进行验证。另外, Songprakun和McCann"何在社区抑郁症人群中通过随机对照实验发现基于心理 弹性相关概念的自助阅读疗法,如问题解决能力、改变个体应对压力所需的品质, 在对照组与干预组发现有统计学上的差异,为针对抑郁人群提高心理弹性提供了 初步依据。
5.4心理弾性及社会支持在孤独与抑郁间有调节的中介效应
本研究发现社会支持的不同维度一家庭支持、朋友支持、其他支持均可在孤 独一心理弹性一抑郁这一中介模型的间接路径起到调节作用,即有调节的中介作 用成立,这与叶宝娟等[切在大学生群体中的研究结果相似。本研究结果符合社会 支持的缓冲效应模型,即个体处于压力情境中,社会支持可以缓冲压力的负面作 用【10曾大多数机构中的老年人面临着一种或多种压力,如慢性疾病、失能、认 知下降或心理问题等[】佝。本研究关注点为机构老年人的心理问题,孤独对老年 人而言可能形成一种心理压力,而领悟社会支持通过调节孤独一心理弹性一抑郁 这一中介模型的间接路径,这对于机构老年人来说在这种压力环境下也是合乎情 理的。
5.4.1心理弹性及家庭支持在孤独与抑郁间有调节的中介效应
家庭支持在孤独一心理弹性一抑郁中介模型间接路径的前半路径(孤独一心 理弹性)及后半路径(心理弹性一抑郁)均具有调节作用。具体而言,对于前半 路径,孤独程度越高且家庭支持越低的老年人,其心理弹性可能越低,随着家庭 支持的程度增加,老年人越倾向于釆取积极的应对过程,孤独感即使增高,但心 理弹性降低的速度减慢,这也提示了孤独程度高且家庭支持水平低的老年人是心 理弹性降低的风险人群,家庭支持作为一个缓冲角色,提高家庭支持的水平,可 以有效提升心理弹性。与此同时,本结果也契合心理弹性的风险一保护模型邸], 孤独与家庭支持分别作为心理弹性的危险因素及保护因素,孤独与家庭支持的交 互作用影响心理弹性的发展。另外,对于后半路径,老年人心理弹性降低,充足 的家庭支持能够作为外部保护性资源,进而预防抑郁症状的产生。
此外,Johnson-Neyman技术显示无论家庭支持取任何值,其在间接路径的调 节作用都有显著性意义。在我国,由于儒家文化的影响,传统社会价值观强调集 体主义,中国社会结构往往建立在以家庭为单元的基础上,老年人往往将家庭作 为最重要的心灵慰藉和保障,来自家庭的支持能够显著预测老年人的心理健康 I1®,有研究报道家庭支持仍是机构老年人主要的物质及情感支持老年人获 得更多的家庭支持可以对自我拥有更积极的肯定与描述,从而有助于提高其自尊 感,使老年人在“孝道"文化背景下产生浓厚的恩情感,增加对体验子女孝敬回报 的满足感卩伺。但是目前家庭结构小型化,•,孝道文化”在年轻一辈子女意识中逐 渐淡化,老年人尤其是居住在机构中的老年人感受的家庭支持水平较低,安思琪 等【叩〕使用家庭支持量表对唐山市3448位老年人进行评估,发现家庭支持大多数 处于低水平,占66.65%,且影响因素复杂。年轻子女由于自身的小家庭及繁忙 的工作,无暇陪伴老年人,往往以经济支持来替代情感支持,但研究表明来自家 庭的情感支持比经济支持更有利于老年人的幸福感提升1应]。机构中的老年人作 为一种脆弱群体,意味着对整体照护需求的增加,包括个体对外界环境的注意力 及来自家庭的支持等,因此在所有机构老年人群体中都应大力倡导机构老年人的 家属给予其更多的沟通与关怀,多注意其精神心理层面的问题。
542心理弹性及朋友支持在孤独与抑郁间有调节的中介效应
朋友支持仅在中介模型间接路径的后半路径(心理弹性一抑郁)起到调节作 用,这与国內学者在乳腺癌病人照护者中发现朋友支持可以调节心理弹性和心理 健康水平之间的关系这一研究结果类似【⑸〕,国内学者报道了朋友支持在老年人 躯体健康及焦虑抑郁之间的调节作用,而亲属支持在其间未发现调节作用Q叭 孤独使心理弹性降低后,朋友支持程度的增高,可减弱心理弹性与抑郁的关系, 也就是说对于低朋友支持的老年人来说,心理弹性降低,其抑郁的风险更大,这 提示我们应提高机构老人的朋友支持水平,以降低其抑郁程度C
本研究结果也说明了现如今的老年人并非只将自己的社会角色及活动局限于 家庭内部,老年人有各自定义的朋友,从不同的方式及渠道获得朋友支持,能够 体验不同的角色价值感,降低抑郁情绪,另外社会选择理论23]认为老年人在意 朋友的质量多于数量,老年人对普通的人际关系会选择放弃,而选择重视熟悉、 有价值且能够提高积极情绪的社交,老年人与这类朋友的交流可以有更多的话 题,获得较多的精神慰藉,降低消极情绪风险。
Garcia等【冋学者提出辨别出研究对象基线时的特征差异可能有利于特殊的 干预措施,从而产生更加有效的健康照护,而Johnson-Neyman技术就是一种发 现有效调节作用范围的方法©本研究中,Johnson-Neyman技术发现,当朋友支 持高于一定程度(标准化得分Z>1.20)时,心理弹性减低,然而抑郁程度不再 上升,而这部分人群仅占9.6%,即大部分老年人(904%)心理弹性降低均可影 响到抑郁水平,而此过程中朋友支持的调节作用有效。这也提示了,对大部分养 老机构的老年人来说,采取相应的措施来提高朋友支持可以减弱心理弹性与抑郁 的关系。
5.4.3心理弹性及其他支持在孤独与抑郁间有调节的中介效应
当机构中的老年人在维持家庭与朋友的社会联系受到阻碍时,来自其他重要 关系中的支持则起到了保护性作用。孤独促使老年人心理弹性降低后,充足的其 他支持能够作为可利用的外部保护性资源,进而预防抑郁症状的产生。一项在香 港187位老年人群中的研究发现,只有其他支持(来自机构中同伴的支持)可以 调节躯体功能障碍(作为慢性压力源)与抑郁的关系,而家庭支持及朋友支持均 没有这种调节作用〔6叭目前部分养老机构距离老年人的以往居住地较远,家人、 朋友无法常来探望致使联系逐渐减少,而且老年人与年轻人有所不同,对智能手 机等接受程度可能不高,研究表明老年人由于认知及生理功能的衰退,其使用智 能手机存在较多障碍【用】,且大部分机构没有无线网络设备,老年人无法与家人 朋友进行视频通话等,此时老年人倾向于选择除家人、朋友以外的重要社会关系, 例如机构人员作为老年人重要的社会关系,其支持就尤为重要。国内也有研究发 现机构中的老年人由于得到饮食起居等方面的照顾,其躯体状况较好,而居家的 老年人需要承担一些家务活动,饮食不注意等,更容易出现关节炎、胃炎等,机
构中支持可以为老年人提供更好的保障,这是居家的老年人所无从获取的,且居 家的老年人其家庭支持也是不充足的卩列。
本研究中大多数老年人居住在机构中长达1年以上(占61.9%),他们可能对 居住环境比较熟悉,将养老机构作为自己的"第二家庭二另外,老年人大多数时 间与机构中的管理服务人员及同伴相处,可以分享相同的环境及生活挑战,从而 形成关怀与相互支持性的居住环境。由于与家人及朋友的物理距离,来自机构的 支持可以为老年人提供更及时的情感及工具支持。在我国有一句谚语“远亲不如 近邻二在个体遇到困难急需帮助时,居住距离近的邻居比距离远的家人亲戚等 更快捷有益。
Johnson-Neyman技术检验调节效应的边界值发现大部分老年人(92.3%)其 他支持标准化得分低于1.19,即其他支持可以调节心理弹性与抑郁的关系。而较 少老年人(7.7%)处于较高程度的其他支持,心理弹性降低对抑郁的影响不显著。
5.5 启7F
随着老龄化进程及养老事业的负担加重,养老机构老年人成为目前社会上需 要特殊关注的人群,其可能面临着孤独等各种压力。养老机构的健康照护者应该 尽早发现这些人群,但是目前养老护理的队伍较小,机构中大部分是护工在照料 老年人,而护工缺乏医学常识,对老年人不能做到全方位的照料,因此应加大对 老年护理人员的培训,提升老年护理保健工作者的能力,不断引进高端先进的人 才进行干预措施的实施。
孤独并不是不可改变的特质,而是可以根据社会联系的多少而加剧或改善 的Xacioppo等I氏]成功应用催眠来诱导个体感受到的孤独水平的高低。一项meta 分析少7〕报道了目前四种减少的孤独的主要关于措施:(1)提高社交技巧,(2) 增强社会支持,(3)增加社会互动的机会,(4)解决不适应的社会认知,如认知 行为疗法。但是目前针对孤独的干预措施研究仍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未来需要更 严格的研究探讨干预的有效性。机构中的照护者及工作人员不仅要照顾老年人的 平常生活,还要多关注其心理健康,给予更多的关怀,但是目前养老机构中缺乏 专业的精神专业医护人员,更无法涉及专业的干预措施,因此在养老机构中招募 专业的精神科医护人员及增加精神卫生保健培训是有必要的。
本研究中心理弹性在孤独与抑郁间作为一个中介角色,而且在社会支持的调 节作用下,心理弹性仍然存在中介作用,更加说明了心理弹性作为内部资源的重 要作用。心理弹性作为积极心理学中重要的变量,郭丽娜等卩刑在探讨心理弹性 担当心理压力与心理健康的中介角色时提出了提升心理弹性防御系统的三级预 防及干预措施。心理弹性作为降低负性情绪的潜在干预焦点,目前对心理弹性的 干预实施仍处于初步阶段,未来需要更多的研究来探讨各种干预措施在不同文化 背景下老年人群中的有效性©
另外,社会支持是调整老年生活、降低抑郁和促进心理健康的重要渠道,而 且我国老年人相对于西方老年人对社会关系的依赖性更大。机构工作人员多为老 年人提供与机构同伴交流沟通的机会,如开展机构团体活动等,使他们彼此熟知, 感受到更多的机构同伴支持,增强机构中老年人的归属感及幸福感。与此同时, 不可忽视来自家庭与朋友支持的重要作用,家庭及朋友支持的关心可以促进老人 心理健康,应鼓励并帮助老年人多与家人及老朋友交流联系,可以通过电话或视 频等,另外也要呼吁其家人、亲属及朋友多来探望机构中的老年人。
老年人的负性心理不仅关乎其自身的身心健康,也直接影响着我国和谐社会 及健康老龄化的发展,因些,充分调动老年人自身内外部保护性资源,加强基础 养老设备建设,健全养老护理服务体系,加大培养老年护理专业人才,从个人、 家庭、机构、社会等各角度创建多方位的老年人正性心理促进体系意义重大。
第六章结论
6.1结论
1.医院抑郁量表在删除条目4后得到HDS-6,其适合用于我国养老机构老年 人的抑郁症状评估;
2.孤独可正向作用于抑郁,而心理弹性与社会支持作为抑郁的保护性因素, 对其有负向作用:
3.孤独可以通过心理弹性间接影响抑郁;
4.家庭支持、朋友支持及其他支持均可调节孤独一心理弹性一抑郁中介模型 的间接路径C
6.2创新性与局限性
1.创新性
本研究创新性的探讨了医院抑郁量表在我国养老机构中的应用效果,并首次 对国内养老机构老年人的抑郁、孤独、心理弹性及社会支持进行理论研究及有调 节的中介模型探讨。此外,本研究根据心理弹性及社会支持的理论模型,探讨其 分别作为内部和外部保护资源在孤独与抑郁之间的作用机制,为促进健康养老, 制定相应干预措施提供了理论支撑。
2.局限性
(1)由于人力、物力及时间的成本限制,本研究采用横断面研究设计,无法判 断孤独;心理弹性、社会支持及抑郁的时间顺序及因果关系,之前有学者通过5 次随访的交叉滞后研究发现孤独与抑郁可以相互预测I®,因此我们不能排除反向 的关系,即心理弹性及社会支持在抑郁一孤独间的作用机制,未来还需纵向研究 进一步探讨;
(2)本研究所采用的研究工具均为自我报告形式,主观性较强,可能存在报告 偏倚,另外,HDS仅是对抑郁的筛查工具,而非诊断工具;
(3)样本收集仅来自山东省济南市,且样本量较少,推广性有限,,因此未来需 要多中心、大样本的研究,将本研究结果在更多不同地区及文化背景的人群中继 续验证;
(4)本研究排除了严重认知障碍的老年人,可能会导致孤独与抑郁的关系减弱, 未来的研究需要在不同认知层面的老年人群中探讨该理论模型;
(5)与抑郁的相关的因素多种多样,如自我报告的健康状态也是抑郁的重要相 关因素,而本研究未能纳入,未来研究需要纳入更多的变量,更综合、全面的解 释研究结果。
附录
尊敬的老人:
您好!该问卷用于了解我国养老机构老年人的生活质量及照护需求,以期为 日后采取相应措施改善这部分老年人的生活提供科学依据。请您认貞•阅读每一部 分的说明,据实填写相关内容.所有资料仅用于科学研究,我们将严格保密。真 诚感谢您的参与和支持!
山东大学护理学院
老人姓名: 房间号* 调查员:
工⑴讨应:—年—月_[3机构
一、 人口社会学资料
1、年龄:
2、 性别:□男□女
3、 婚姻状况=□在婚 □非在婚(未婚、丧偶、离异)
4、 教育水平:二小学及以下□中学□大学及以上
5、 自覚经济状况,匸好口_般□差
6、 入住机构时间:□小于1年 口1・5年 口5年以上
7、 居住地:匚历下区 □市中区 匚梶荫区:□夭斫汎 □比融乂
二、 健康相关资料
(一)认知功能测鱼简易智能量表(MMSE)
力 1.今年是哪一年?
现在是什么季节?
现在是几月份?
今天是几号?
今天是星期几?
注:日期和星期天±1天可计正常•月、日阳历、阴历均可。 1.对 0.错
1・对 0.错
1.廿()•错
1 .对 0. I;:
1.对 0.错
2.咱们琨在任瑯卜和?
咱们现在在哪个城市?
咱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咱们现在在第几层楼? 1.讨 0.错
1.对 0. V.\
1.对 0.错
1•对 0.错
您住在嚥个房同
注:第m题若老人回答不出公寓名称也可,只要答出在老年 公寓或是养老院即可。第5题可以说房间号,也可以说是第 几个门。 1.对 0.错
3.1现在我要说三样东西的名称•在我讲完以后,请您重复(第一次回答正确与
说一遍°否•答对1个得1分。)
虔球L对0.错
国旗1.对0.错
记 大树 k对 0.错
忆请您记住这三样东西,因为几分钟后要再问您的°
力注:期果老人第_次没有全部正确说出,应该再重复说Tg
让老人复述,直至完全正硝。(重复学习蛊等6次,若
仍未记住所有的3个名称侧后而的回忆检查则无意义,次(不计入总分)
需跳过°)
3.2重复次数(第1次完全正确填0)
4. 100-7=?连续减 5 次(93.86.79.72.65),各 1 分,共 5 分。
若错了,但下一个答系正灌.只记一次错误)
注100-7
A -7 k对 0.错
力 ・7 i.对 0.铿
和 -7 1,对 0.错
计 -7 1.对 0. ffi
算 注:如果老人忘了上一个数,可以告诉他(她)上一个数是 1.对 0. «
力什么以便继续进行。但这次即使答对了.也算错.后而再•答
对了则算对。如果老人上一个数答错了,但下一个数在错数
的基础上减7的得数是对的•则簞对。
回5.现在请你说出您才吿诉你辻你记住的三样东西?
忆 1.对 0.错
能 国旗 1.对 ()•错
力 [.对 0.错
注:不管顺序*只要说对名称即可。
语 言 能 力 6.命名能力
出示手表,问这个是什么东西?
出示笔,问这个是什么东西? 1•对 0.错
1•对 0•错
T复述能力
我现在说一句话*请跟我淸楚的重复一遍:
••种H1得瓜.秽豆得十
注:老人的方言不影响正确性 1.对 0.错
&阅读能力
请你念念这句话,"闭上你的眼睹轲(此时岀示A卡)
,并且按照这句话的意思去做!
注:只有老人确实闭上眼睛才能得分。 1.对 0・错
9.三步命令(每个动作1分.共3分)
我给您一张纸请您按我说的去做.现在开始:
用右手拿着这张纸
用两只手将它对折起来
放在您的左腿上
注:若老人可以理解动作.但是存在手部功能障碍影响动作
进行”请在右侧注明 (注:对每一个动作单
1.对 0.锂
1 .对 0.错
备注:
10.书写能力
请您在纸上写一个完整的句子,要有主洛有动词,有意义° 注:不能给予任何提示.语法和标点的错误可以忽略.如果 2分钟之内仍不能写出合洛的句子给0分。若老人存在手部 功能障碍,请在右侧注明• 1•对 0.错
备注:
写字区
II.结构能力
请老人看以下图案•同时说:请您照这个图案画下來! 注:必须是两个交叉的五边形,交叉的图形必须是四边形, 但角不整齐和边不直可忽略不计為若老人存在手部功能韓碍 影响画图.请在右侧注明. [•对 0.错
:二• . :
绘图区
(二)慢性疾病调查表
请您根抵自己收到的医院体检报告,选出自己所患的慢性病种类「(可多选,在
框内打“ V ”)
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
脑血管疾病癌症视觉障碍
听觉障碍慢性支气管炎脊椎病
关肯炎肝胆疾病胃肠疾病
〈三〉日常活动能力童表
澳蟻别
ADL1使用公共车稱 !自己完全眄以錶2 3需要菸助4根本无法緻
ADL2行走 ¥自己完全可以傲2 3需姜帑助3很本无法做
1全可以做2何陀闲瘵3需婪帮助4根本无法做
ADL4 ■: 7 1 I'ldJt全可以做2有空困壊3需耍帘助4采本无注做
ADL5 <> :■ !自己完全可以弦2有些困蔚3爲雯帑助4根本无法傲
ADL6吃饭 1 H die全町以锻2仃些困邂3爲建商助4根事无法傲
ADL7穿衣 1 fid5t全可以做2行些困毒3需曼帮助4棍本无注做
ADLS 吃、t:.牙等 1自己宪全可以傩2有些闲確3需咚帮助4根本无注锻
ADL9洗衣 1 ridX全可以做2 3需婆帮助4根本无法做
ADLIO—、 1自己究全可以做2有些榻襦3需要孫曲4根本无法做
良己完全可以0 2有些困走314根本无法做
.ADI 12 J— 1自己完全可以做2有些困难3盂要带助4根本无法做
ADL1W; 1 fl己餐全可以做2冇些因雄3盂耍带助4根本无法做
ADL14处理自己钱物 [自己完全可以做2有些宙雅3需耍帮助4根本无法做
三、医院抑郁■表
1.我对以往感兴追的事情还是有兴趣
A肯定一样B不像以前那样务C只有一点儿D基本上没有了
2.我能够哈哈大笑【并看到事物好的一面
A我经常这样 B现在己经不大这样了 C现在肯定是不太多了 D根本没有
3.我感到愉快
A根本没有 B并不经常 C有时 D大多数
4-我对自己的仪容(打扮自己)失去沃趣
A肯定B并不像我应该做到的那样关心C我可能不是非常关心 D我仍像以往一样
5.我对一切都是乐观地向前看
A不多是这样做的B不完全是这样做的C很少这样做D几乎从来不这样做
6.我好像感鱼情绪在渐渐低落
A几乎所有的时间 B很经常 C有时 D根本没有
7.我能欣赏一本好书或一项好泊广搓或电視节目
A常常B有时C并非经常D很少
四、捱独量表(ULCA-20)
1何11 1从不 2很少 3有时 4 -n
mv j「门『探和谐吗? 1 2 3 4
工你常感到缺少伙列吗? 1 r 3 4
3.你常憩到没入可以仁赖吗? 1 2 3 4
■4〔 : i r 5 4
5.你常感到属:说皮们中的•员吗? 1 2 3 4
6•你常感到与法:国的人有许务共同点吗? 1 2 3 4
7.你常感到与任何人都不款密吗? 1 2 3 4
8.你常強到你的畀也卅U周围的人,曲吗? 1 -> 3 4
9.你—g与人来柱•结交期友吗? 1 ; 4
10.你常感到与人亲近眄? 1 3 4
11.你常想到被人冷落吗? 1 -) 3 4
12. 1?- '://'. \ ;,- 一〕1、 1 2 3 4
13. ; — 1 2 ; 4
14.你常感到ij别人阳开了吗? 1 3 4
1->34
16 ' m:「 1 r 3 4
i- 1 3 4
i&你常感到人f 1围着你但;:/关心你吗? 1 *> 4
19,〔 「二:、J 1 3 4
20.你電感到周ffl有Affi待你墓昭?13
五、心商性量表CCD-R1SC-10)
问 題 0从不 ]很少 2有时 3经4几乎总
1.役事情发生变化时,我能够适应
2.无论人生路途中发生任何事情・我都能处理它
3.・我试著去看到事物积极的一面
4.历经磨练会让我更有力量
5.我腹容易从疾籀、受伤或困难中恢复过来
6.我梅信即使遇到障碍我也能够实现我的目标
7.压力之蓼,我仍然能够集中精神地思靑问题
S.我不会轻易枝矢败打倒
9.在处理生活中的挑战和困难时・我蛍得我是个坚强人
10.我能鷹处理一些不愉快或痛苦的感觉,如悲伤、害怕
六、领悟社会支持量表(PSSS)
1二极不同意:羽很不同意:3二稍不同意:$中立:5二稍同意.6二很同意:7=极同意
I.在我遇到问题时有些人(领导、亲戚、同事〉会出现在我的身旁 1 2 3 4 5 6 7
2.我能够与有些人(领导、亲戚、同事〉共享快乐与优伤 1 2 3 4 5 6 7
3.我的家庭能够切实具体地给我帮助 : 2 3 4 5 6 7
■1.在需要时我能鏡从彖庭获得感情上的苗助利支持 1 2 3 4 5 6 7
5.当我有困难时有些人(领导、亲戚、同事)是安慰我的真正源泉 1 2 3 ■■1 5 6 7
6我的耐友们能真正的帮助我 1 2 3 4 5 6 7
7.在发生困难时我可以依蘿我的朋友们 1 2 3 4 5 6 7
&我能与自己的家庭谈论我的难题 J 2 3 4 5 6 7
9.我的朋友们能与我分享快乐与优伤 1 2 3 4 5 6 -
10.在我的生活中有些人(领导、亲戚、同事)关心看我的感情 1 2 3 4 5 6 7
11.我的家庭能心甘情愿协助我做出各种决定 1 2 3 4 5 6 7
12.我能与朋友们讨论自己的难题 1 2 3 4 5 6 7
参考文献
[1]王跃,毛开云,王恒哲,等.面向老龄化和慢病推进我国大健康产业发展 [J].生命科学.201&30(8):1-7.
[2]中华人民共和国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EB/OL]. http://wurw.stats.gov.cn/tjsj/zxfb/201902/t20190228_1651265.html.2019.
[习王艳玲,龚艳冰,翟莲清,等.场所性健康促进策略在生态养老系统中的 应用[J].环球市场信息导报,2017(9):17.
[4]刘博.应对我国人口老龄化财政政策研究[D].内蒙古财经大学2015.
[5]侯培娇,谢晖,陈佩雯.老年人长期照护人力资源的研究进展[J].蚌埠医 学院学报.2016.41(11):1539-1541.
[6]姜珊,李雨飞.关于社区家庭养老模式的问题研究[J].纳 稅.2018(06):233-234.
[7]苏向妮,徐莎莎,邵佩,等.社区老年人选择机构养老的意愿及影响因素 分析[J].中国社会医学杂志,2018,35(01):60-63.
[8]刘小先,陈万芬,王淑敏.城市居家与养老院老年人心理健康、幸福感状 况比较[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636(18):4607-4609.
[9]侯玉清,何江,何开莲,等•川东北地区部分养老机构护理员现状调查[J]. 中国卫生产业.2019(02):175-178.
[10]Golden J. Conroy R M. Lawlor B A. Social support network structure in older people: underlying dimensions and association with psychological and physical health [J]. Psychology Health & Medicine.2009J 4(3):280-290.
[11]高洁.养老机构老年人生活质量及其影响因素研究[D]. L1」东大学,2017.
[12]Helvik A. Corazzini K. Selbk G. et al.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in older depressed psychogeriatric patients: one year fdllow-up[J]. BMC Geriatrics,2016」6(131):1-9.
[13]Wang Y, Jiang N. Cheung E F C. et al. Role of depression severity and impulsivity i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hopelessness and suicidal ideation in patients with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J].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2015,183:83-89.
[14]Gale C R, Westbury L, Cooper C・ Social isolation and loneliness as risk factors for the progression of frailty: the English Longitudinal Study of Ageing[J]. Age & Ageing,2018,47(3):392-397・
[15]Olaya B, Domenech-Abella J5 Moneta M V, et al. All-cause mortality and multimorbidity in older adults: The role of social support and loneliness[J]. Experimental Gerontology,2017,99:120-126.
[16]Vanhalst J, Klimstra T A, Luyckx K, et al・ The Interplay of Loneliness and Depressive Symptoms Across Adolescence: Exploring the Role of Personality Traits[J]・ Journal of Youth and Adolescence,2012,41 (6):776-787.
[17]Segel-Karpas D, Palgi Y, Shrira A. The Reciprocal Relationship Between Depression and Physical Morbidity: The Role of Subjective Age[J]. Health Psychology,2017,36(9):848-851 ・
[18]洪紫静,周玮,胡蓉蓉,等.轻度认知功能障碍与老年抑郁关系的研究进 展[几 中国康复理论与实践,2018,24(9):1052-1054.
[19]Haugan G, Drageset J・ The Hospit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ale~Dimensionality, reliability and construct validity among cognitively intact nursing home patients[J].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2014,165:8-15.
[20]Drayer R A, Mulsant B H, Lenze E J, et al. Somatic symptoms of depression in elderly patients with medical comorbiditie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eriatric Psychiatry,2005,20(10):973-982.
[21]Cacioppo J T, Hawkley L C, Thisted R A. Perceived social isolation makes me sad: 5-year cross-lagged analyses of loneliness and depressive symptomatology in the Chicago Health, Aging, and Social Relations Study.[J]. Psychology and Aging,2010,25(2):453463.
[22]Wan Mohd Azam W, Din N C, Ahmad M, et al. Loneliness and depression among tiie elderly in an agricultural settlement: Mediating effects of social support[J]・ Asia" Pacific Psychiatry,2013,5(S 1):134-139.
[23]WongN M L, Liu H L, Lin C, et al. Loneliness in late-life depression: structural and functional connectivity during affective processing^]. Psychological Medicine,2016,46(12):2485-2499.
[24]Aylaz R, Akt Rk M H, Erci B, et al. Relationship between depression and loneliness in elderly and examination of influential fectors[J]. Archives of
Gerontology and Geriatrics.2012.55(3):548-554.
[25]汪娟,陈璟.成都市老年人孤独感状况调查及养老模式分析[Z].中国陕西 西安:2011.
[26]Carriere I. Villebrun D. Peres K. et al. Modelling complex pathways between late-life depression and disability: evidence for mediating and moderating factors[J]. Psychological Medicine.2009.39(l0): 1587.
[27]Liu L, Gou Z. Zuo J. Social support mediates loneliness and depression in elderly people[J]. J Health Psychok2016.21(5):750-758.
[28]Hsu H. Tung H. What makes you good and happy? Effects of internal and external resources to adaptation and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for the disabled elderly in Taiwan[J]. Aging & Mental Health.2010.14(7):851 -860.
[29]Gerino E, Rolle L. Sechi C. et al. Loneliness, Resilience. Mental Health, and Quality of Life in Old Age: A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J]. Frontiers in Psychology,2017.8:2003.
[30]Kumpfer K L. Factors and processes contributing to resilience: the resilience framework [M]. New York:! 999.
[31]Chao Y Y. Katigbak C, Zhang N J.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Perceived Social Support and Depressive Symptoms Among Community-Dwelling Older Chinese Americans[J]. Gerontol Geriatr Med.201 &4:l-&
[32]Hu H. Cao Q. Shi Z, et al. Social support and depressive symptom disparity between urban and rural older adults in China[J].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2018.237:104-lll.
[33]Unalan D・ Gocer S. Basturk M. et al. Coincidence of low social support and high depressive score on quality of life in elderly[J]. European Geriatric Medicine.2015.6(4):319-324.
[34]Weiss R. Loneliness: The experienee of emotional and social isolation[M]. Cambridge:MIT Press. 1973.
[35]Wilks S E. Croom B. Perceived stress and resilience in Alzheimer's disease caregivers: Testing moderation and mediation models of social support[J]. Aging & Mental Health.2008.12(3):357-365.
[36]Khan A. Husain A. Social support as a moderator of positive psychological strengths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JJ. Psychological Reports. 2010,106(2):534-53 8.
[37]叶宝娟,朱黎君,方小婷,等.压力知觉对大学生抑郁的影响:有调节的中
介模型[J].心理发展与教育,2018,34⑷:497・503.
[38]董亭月.社会支持对中国老年人孤独感的影响研究——基于2014年中国老 年社会追踪调查调研世界,2017(8):3-9・
[39]Hallgren J, Fransson E I, Kareholt I, et al.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hospitalization risk among community living middle aged and older persons: Results from the Swedish Adoption/Twin Study of Aging (SATSA)[J]. Archives of Gerontology and Geriatrics,2016,66:102-108.
[40]精神卫生与老年人[EB/OL]. http://www.who.int/mediacentre/factsheets/fe381 /zh/
[41]Angold A, Rutter M・ Effects of age and pubertal status on depression in a large clinical sample[J]. Development and Psychopathology, 1992,4(1 ):5-2&
[42]孟昭兰.人类情绪[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367-378.
[43]唐嬪琼,雷阳,霍继荣,等.老年抑郁患者心理弹性研究进展[JJ.中国老 年学杂志,201 &38(03):756-759.
[44]Holmes S E, Esterlis I, Mazure C M, et al. Trajectories of depressive and anxiety symptoms in older adults: a 6-year.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J].
• J 一亠」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eriatric Psychiatry,201 &33(2):405・413.
[45]Heikkinen R, Kauppinen M. Depressive symptoms in late life: a 10-year follow-up[J]. Archives of Gerontology and Geriatrics,2004,38(3):239-250.
[46]Ismail 乙 Fischer C, Mccall W V. What Characterizes Late-Life Depression?[J]・ Psychiatric Clinics ofNorth America,2013,36(4):483-496.
[47]Beck A T・ Cognitive models of depression^]. Cognitive Psychotherapy International Quartery, 1987? 1 (1 ):5-37.
[48]Abrmson L Ys Alloy L B, Metalsky G I. Hopelessness depression: A theory-based subtype of depression[J]. Psychological Review, 1989,96(2):358-372・
[49]Nolenhoeksema S. Responsed to depression and their effects on the duration of depressive episodes[J] .Journal of Abnormal Psychology, 1991,100(4):569-582.
[50]马郑豫,苏志强,张大均.抑郁素质一压力理论在童年期的适用性:一项纵 向研究[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8,26(05):960-965.
[51]韩秀.反刍思维对中学生神经质和抑郁的中介作用[几 心理技术与应
用.2015(04):21-25.
[52]徐华春,黄希庭,陈传锋,等.中国人抑郁易感人格的特点与结构初探[几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220(04):427-433.
[53]Zigmond A S. Snaith R P. The hospit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alefJJ. Acta Psychiatr Scand.l 983.67(6):361 -370.
[54]邓杨清,王庆兰.肿瘤患者疲乏与焦虑、抑郁、睡眠质量及应对方式的相 关性研究[J].华南国防医学杂志,2018.32⑹:410-412.
[55]Zhao X. Wu M, Zhang D. et al. The relationship of interpersonal sensitivity and depression among patients with chronic atrophic gastritis: The mediating role of coping styles[J]. Journal of Clinical Nursing.2018.27(5-6):e984-e991.
[56]Djukanovic L Carlsson J. arestedt K. Is the Hospit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ale (HADS) a valid measure in a general population 65-80 years old? A psychometric evaluation study [J]. Health and Quality of Life Outcomes. 2017,15(1):193.
[57]Herrmann C. International experiences with the Hospit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ale—a review of validation data and clinical resultsfJJ. Journal of Psychosomatic Research. 1997.42(1):17-41.
[58]Drageset J, Eide G E, Ranhoff A H. Anxiety and depression among nursing home residents without cognitive impairment卩].Scandinavian Journal of Caring Sciences.2013.27(4):872-881.
[59]世卫组织报告:全球受抑郁症影响人数过去十年增加了 18%[R]・
[60]Jongenelis K. Pot A M, Eisses A. et al. Prevalence and risk indicators of depression in elderly nursing home patients: the AGED study[J].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2004.83(2): 135-142.
[61]刘娜.养老模式对老年人生存质量的影响:倾向值加权分析[D].山东大 学.2017.
[62]Chau R. Kissane D W. Davison T E・ Risk Factors for Depression in Long-Tenn Care: A Systematic Review[J], Clinical gerontologist2018:1 -14.
[63]Kwok S. Yeung D Y. Chung A, The Moderating Role of Perceived Social Support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hysical Functional Impairment and Depressive Symptoms among Chinese Nursing Home Elderly in Hong Kong[J]. The Scientific World JoumaL2011,11(3):1017-1026.
[64]季红莉,金光辉,付万发,等.养老机构老年人抑郁状况及影响因素[J].中 国老年学杂志,2015,35(22):6569-6571.
[65]陶琼英,马修强.上海市某养老机构老年人抑郁状况调查[J]・护理研 究,2013,27(36):4109-4111.
[66]郑晓莉,化前珍,陈长生,等.西安市养老机构老年人生活质量与抑郁患 病率的相关性研究[J].护理研究,2011,25⑵:106・108.
[67]蔡平平,毛平,谢建飞,等.国外老年抑郁认知行为干预研究进展[J]・当 代护士 (下旬刊),2018,25(02):25-28.
[68]刘剑涛,赖荫光,张星,等.老年抑郁人群认知功能状况调查[几国际精 神病学杂志,2015,42(5):29-32.
[69]Chen C, Mullan J, Su Y, et al. The Longitudinal Relationship between Depression Symptoms and Disability for Older Adults: A population-based study[J]・ Journal of Gerontology Series A: Biological Sciences and Medical Sciences,2012,67A(5):1・9.
[70]Sun Y, Zhang D, Yang Y, et al. Social Support Moderates the Effects of Self-esteem and Depression on Quality of Life Among Chinese Rural Elderly in Nursing Homes[J]. Archives of Psychiatric Nursing,2017?31 (2): 197-204.
[71]Rossom R C, Simon G E, Coleman K J, et al. Are wishes for death or suicidal ideation symptoms of depression in older adults?[J]・ Aging Mental Health, 201&1-7.
[72]Schaakxs R, Comijs H C, Lamers F, et al. Associations between age and the course of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a 2-year longitudinal cohort study [J]. Lancet Psychiatry,2018,5(7):581 -590.
[73]范珊红,化前珍,马艳,等.西安市城市社区老年人抑郁症状发生率及危 险因素研究[J].护理研究,2007,21(6):483-485・
[74]Xie H, Peng W, Yang Y, et al. Social Support as a Mediator of Physical Disability and Depressive Symptoms in Chinese Elderly [J]. Archives Psychiatric Nursing,201 &32(2):256-262.
[75]闫红梅.综合医院老年抑郁相关发病因素及证候研究[D].华北理工大 学,2016.
[76]胡慧秀,王志稳,李小卫,等.养老院老年人孤独、抑郁状况及其关系的 研究[几 中国护理管理,2014,14(10):1033-1036.
[77]寇小君,龚传鹏,刘修军,等.武汉市社区老年人群焦虑、抑郁现况及影 响因素[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 &38(10):2529-2531.
[78]Feng D. Ji L. Xu L. Effect of subjective economic status on psychological distress among farmers and norbfarmers of rural China[J]. Australian Journal of Rural Health.201523(4):215^220.
[79]张立力,梁艳东,陈佩云.广州市养老机构老年人幸福度调查与分析[J]・中 国老年学杂志.200&28(15):1513-1515.
[80]Tiong W W. Yap P, Koh G C H. et al. Prevalence and risk factors of depression in the elderly nursing home residents in Singapore[J]. Aging & Mental Health. 2013.17(6):724-731.
[81]戴维,铃木博志,长谷川直树.北京养老服务机构入住理由及位置选择的 初探一关于合理布局建设养老服务机构[几城市规划201236(09):77-84.
[82]史亚楠,官慧敏,孙秋华.老年轻度认知障碍患者抑郁情绪对工具性日常 生活能力的影响[J].预防医学.2018,30(3):221-225.
[83]李银章,蔡祖祥,王少彬.社区多病共存患者焦虑和抑郁心理情况调查[J]. 中国医学工程.2016.24(7):9-11.
[84]Lin I F. Wu H S. Does informal care attenuate the cycle of ADL/IADL disability and depressive symptoms in late life?[J], Journal of GerontologySeries B: Psychological Sciences and Social Sciences.201 1.66(5):585-594.
[85]Marshall G A. Rentz D M. Frey M T. et al. Executive function and instrumental activities of daily living in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and Alzheimer's disease [J]. Alzheimers Dement.2011.7(3):300-308.
[86]罗雅楠,王振杰,郑晓瑛.中老年人日常活动能力变化与抑郁症状关系的 研究[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7,38(8):1055-1059.
[87]黎芝.UCLA孤独感量表中文简化版(ULS-8)的考评及应用研究[D].中南 大学.2012.
[88]Hawk ley L C. Browne M W. Cacioppo J T. How can 1 connect with thee? Let me count the ways[J]. Psychological Science.2005 J 6(10):798-804.
[89]Cacioppo J. Patruck W. Loneliness: Human Nature and the Need for Social Connection[M]. New York:W.W.Norton & Company.2008.
[90]Peplau A. Perlman D. Loneliness: A Source Book of Current Theory. Research and Therapy [MJ. New York: John Wiley and Sons,! 982.430.
[91]黄希庭.简明心理学词典[M].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2004.
[92]吴晶.欧洲社会福利和家庭背景下老年人群的自杀与健康研究:对相关理 论的重新讨论[JJ.伤害医学(电子版),2017,6(4):62-66・
[93]闫志民,李丹,赵宇皓,等.日益孤独的中国老年人:一项横断历史研究[J]. 心理科学进展,2014,22(7): 1084-1091.
[94]潘静宜,黄晓洁,管娅琦,等.浙江省养老机构老年人孤独状况与社会网 络的关系研究[J]・护理与康复,2018,17⑻:19・23.
[95]Gan P, Xie Y, Duan W, et al. Rumination and Loneliness Independently Predict Six-Month Later Depression Symptoms among Chinese Elderly in Nursing Homes[JJ. PLoS One,2015,10(9):el37176・
[96]Masten A S. Resilience in developing systems: progress and promise as the fourth wave rises[J]・ Development and Psychopathology,2007,19(3):921 -930.
[97]Connor K M, Davidson J R・ Development of a new resilience scale: the Connor-Davidson Resilience Scale (CD-RISC)[J]・ Depression and Anxiety, 2003,18(2):76-82.
[98]Garmezy N, Masten A S, Tellegen A. The study of stress and competence in children: a building block for developmental psychopathology [J]・ Child Development, 1984,55(1):97-111.
[99]马伟娜,桑标,洪灵敏.心理弹性及其作用机制的研究述评[几华东师范 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08,26(1):89-96.
[100]李漫漫,付轶男,吴茂春,等.老年人心理弹性及其对健康结局影响的研 究进展[J]・中国护理管理,2017,17(10):1435-1439.
[101]苏盼,张静平,张杰,等.基于文献计量学的心理弹性研究现状和热点分 析[JJ.中国全科医学,2016,19(28):3481-3485.
[102]Perron J L, Cleverley K, Kidd S A. Resilience, Loneliness, and Psychological Distress Among Homeless Youth]J]・ Archives of Psychiatric Nursing, 2014,28(4):226-229.
[103]Ding H, Han J, Zhang M, et al. Moderating and mediating effects of resilience between childhood trauma and depressive symptoms in Chinese children[J].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2017,211:130-135.
[104]Liu J, Chang L, Wu S, et al. Resilience mediat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depression and psychological health status in patients with heart failure: A
cross-sectional study [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Nursing Studies.
2015.52(12):1846-1853.
[105]Cobb S. Social support as a moderator of life stress [J]. Psychosomatic Medicine. 1976.38(5):300-314.
[106]Cohen S. Wills T A. Stress. Social Support, and the Buffering Hypothesis[J],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985.98(2):310-357.
[107]肖水源,杨德森.社会支持对身心健康的影响[J].中国心理卫生杂 志.1987」(4): 183-187.
[108]Zimey G D. Dahlem N W. Zimet S G. et al. The Multidimensional Scale of
Perceived Social Support [J].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ssessment.
1988.52(1):30-41.
[109]Lee C T. Yeh C J. Lee M C. et al. Social support and mobility limitation as modifiable predictors of improvement in depressive symptoms in the elderly: results of a national longitudinal study[J], Archives Gerontology Geriatrrics. 2012.55(3):530-53 &
[110]Xu J. Wei Y. Social Support as a Moderator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nxiety and Depression: An Empirical Study with Adult Survivors of Wenchuan Earthquake[J]. Pios one.2013,8(10):e79045.
[111]李长瑾,洪炜,赵佳,等.老年人生活质量与心理弹性的关系及领悟社会 支持的中介作用[J].山东大学学报(医学版),2017.55(09):6-10.
[112]Lennartsson C. Social ties and health Among the Very Old in Sweden [J]. Research on Aging」999.21(5):657・681.
[113]Wu 乙 Hart R. The mental health of the childless elderly?[J]. Sociological lnquiry.2002.72( 1):21-42.
[114]Ong H L" Vaingankar J A. Abdin E. et al. Resilience and burden in caregivers of older adults: moderating and mediating effects of perceived social support[J]. BMC Psychiatry.2018」8( 1):27.
[115]Sondell A. Rosendahl E. Gustafson Y. et al. The Applicability of a High-Intensity Functional Exercise Program Among Older People With Dementia Living in Nursing Homes[J]. Journal of Geriatric Physical Therapy. 201& 1:1-9.
[116]Hong E, Lee Y S. The mediating effect of emotional intelligence between emotional labour, job stress. burnout and nurses' turnover intention[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Nursing Practice,2016,22(6):625-632.
[117]Cherry K E, Hawley K S, Jackson E M, et al. Pictorial superiority effects in oldest-old people[J]. Memory ,2008,16(7):728-741.
[118]化前珍,尼春萍,徐巧玲,等.西安市城市社区老年人抑郁症状发生率及 危险因素研究卩]・护理研究,2009,23(2):390-392.
[11 刃 Lawton M P, Brody E M. Assessment of older people: self-maintaining and instrumental activities of daily living[J]. Gerontologist, 1969,9(3): 179-186.
[120]Russell D W. UCLA Loneliness Scale (Version 3): Reliability, validity, and factor structure[J].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ssessment, 1996,66(1 ):20-40.
[121]Cheng S, Chan A C M. The multidimensional scale of perceived social support: dimensionality and age and gender differences in adolescents[J]・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2004,37(7): 1359-1369.
[122]王长义,王大鹏,赵晓雯,等.结构方程模型中拟合指数的运用与比较[J]・ 现代预防医学,2010,37(1):7-9.
[123]吴明隆.结构方程模型-Amos的操作与应用[M]・第2版.重庆:重庆大学 出版社,2011.
[124]李小雪,李峥.认知功能状况自评量表在社区轻度认知障碍患者中应用的 信效度研究[J]・护理学2018,25(13):6-10.
[125]Hayes A F. Introduction to mediation, moderation, and conditional process analysis: A regression-based approachfMJ. Guilford Press,2013.
[126]Ls A, Sg W, Rr R, Multiple regression: Testing and interpreting interactions[M], Sage, 1991.
[127]Hayes A F, Rockwood N J. Regression-based statistical mediation and moderation analysis in clinical research: Observations, recommendations, and implementation[J]・ Behaviour Research and Therapy,2017,98:39-57.
[128]Chan Y, Leung D Y P, Fong F Y T, et aL Psychometric evaluation of the Hospit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ale in a large community sample of adolescents in Hong Kong[J]. Quality of Life Research,2010?l 9(6):865-873.
[129]孙振晓,刘化学,焦林瑛,等.医院焦虑抑郁量表的信度及效度研究卩]・中 华临床医师杂志(电子版),2017,11 (2):198-201.
[130]Gong F, Zhao D, Zhao Y, et aL The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geriatric depression in rural China: stratified by household structure]J]. Psychology, Health &
Medicine. 201 &23(5):593-603.
[131]黄海蓉,张素珍,陈晓峰,等.597名深圳市退休老年人孤独情绪及其危险 因素分析[J].中国疗养医学.201726(9):1003-1006.
[132]Fredrickson B L. Carstensen L L. Choosing social partners- how old age and anticipated endings make people more selective[J]. Psychology and Aging. 1990,5(3):335-347.
[133]郝刚,付谦,王若溪,等.西部农村敬老院五保老人社会支持现状及其与 躯体健康状况的关系[J].现代预防医学.2018.45(15):2770-2772.
[134]Arnetz J, Roft Y. Ametz B. et al. Resilience as a Protective Factor Against the Development of Psychopathology Among Refugees[J]. The Journal of Nervous and Mental Disease.2013.201(3):167-172.
[135]赵小淋,李彦章,吴霜,等.社区老年人心理弹性特点及其与抑郁的关系 [J].成都医学院学报.2015.10(6):744-747.
[136]Tovar E* Rayens M K. Gokun Y. et al. Mediators of adherence among adults with comorbid diabetes and depression: The role of self-efficacy and social support[J]. Journal of Health Psychology.2015?20( 11):1405-1415.
[137]Chang C, Yuan R, Chen J. Social support and depression among Chinese adolescents: The mediating roles of self-esteem and sell-efficacy [J]. Children and Youth Services Review.2018.88:128-134.
[138]Ruthig J C. Haynes T L. Stupnisky R H, et al. Perceived Academic Control: mediating the effects of optimism and social support on college students* psychological health[J]. Social Psychology of Education,2009.12(2):233-249.
[139]Antonucci T C. Attachment, social support. and coping with negative life events in mature adulthood[M]. Hillsdale:Erlbaum. 1991.
[1401 Rutter M. Implications of resilience concepts for scientific understandingfJ], Annals of the 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2006,1094( 1): 1 -12.
[141]黄洁,张慧勇,商士杰.心理弹性对大学生心理应激与心理健康关系的中 介作用[J].心理与行为研^.2014.12(06):813-81 &
[142]Luthar S S. Cicchetti D. The construct of resilience: Implications for interventions and social policies[JDevelopment and Psychopathology. 2000.12(4):857-885.
[143]van Kessel G. The ability of older people to overcome adversity: A review of the resilience concept[J]. Geritric Nursing.2013.34(2): 122-127.
[144]Leppin A L, Bora P R, Tilburt J C, et al. The Efficacy of Resiliency Training Program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Trials[J]. Pios one,2014,9(10):^111420.
[145]Songprakun W, Mccann T V. Effectiveness of a self-help manual on the promotion of resilience in individuals with depression in Thailand: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JJ. BMC Psychiatry,2012,12(1): 12 ・
[146]Buchanan R J, Choi M, Wang S, et al. Analyses of nursing home residents in
hospice care using the minimum data Palliative Medicine,
2002,16(6):465-480.
[147]Wang G, Zhang X, Wang K, et al・ Loneliness among the rural older people in Anhui, China: prevalence and associated factor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eriatric Psychiatry,2011,26(11):1162-1168.
[148]王大华,佟雁,周丽清,等.亲子支持对老年人主观幸福感的影响机制[J]・ 心理学报,2004,36(01):78-82.
[14刃安思琪,陈长香.唐山市高龄老年人家庭支持现状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卫生事业管理,2018,35⑵:147・151.
[150]陈小萍,赵正.亲子支持对农村留守老人主观幸福感的影响[J].中国老年 学杂志,2017,37(17):4392-4394.
[151]高蔚.乳腺癌患者照顾者的生存质量状况及影响因素研究[D].山东大 学,2017.
[152]金灿灿,赵宝宝.身体健康与老年抑郁和焦虑的关系:朋友社会支持的调节 作用[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8,38(18):4558-4561.
[153]Blau Z S. Aging in a changing society[M]. New YorkrFranklin Watts, 1981.
[154]Garcia I, Kuska R, Somerman M J. Expanding the foundation for personalized medicine: implications and challenges for dentistry [J]. Journal of Dental Research, 2013,92(7 Suppl):3S-10S.
[155]任辉,秦三山.老人使用智能手机存在的问题与障碍分析[几 设 计,2016(13):110-111.
[156]Cacioppo J T, Hawkley L C, Ernst J M, et al. Loneliness within a nomological net: An evolutionary perspective[JJ. Journal of Research in Personality, 2006,40(6):1054-1085.
[157]Masi C M, Chen H, Hawkley L C, et at A Meta-Analysis of Interventions to
Reduce Loneliness[J].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Review. 201035(3):219-266.
[158]郭丽娜,郭启云,高涵,等.心理弹性对社区老年人心理压力与心理健康 的中介效应[J].护理学杂志.201530(03):60-63.
致谢
时光如梭,三年的硕士生涯转瞬即逝,三年的科研经历也让我懂得了太多, 假如没有经历过,永远不知道硕士阶段带来的升华,学士是理论知识的积累,硕 士则是由制造到创造的衍生,三年的科研经历让我有了初窥科研创作门径的机 会。读研三年,调研就像庄家播种,组会便是导师、师姐辅助我精心培育科研的 幼苗,从最开始的懵懂“小白=慢慢成长为可以独立分析、思考的合格研究生, 这是学士生涯接触不到的宝贵财富。现在慢慢走上科研这条道路,想起自己的一 篇文章是在读研半年后开始的,导师和师姐均要求我开始写英文的,这对于我来 说跨出第一步还是挺艰难的,但在老师和师姐的指导下,用了半年时间第一篇 SCI就接收了,这也对我有很大的激励。
首先,我要感谢我的导师贾继辉教授和苏永刚教授,他们在这三年来的教导 与帮助,对我的课题文章以及人生规划上不断指导与帮助,在我焦虑彷徨时给予 我莫大的安慰与鼓励,其严谨的学术态度也是我学习的榜样;其次,我要感谢课 题组的师姐们,科研上我们一起讨论、学习与进步,是她们带领我走上科研的道 路,且在调研期间互帮互助,互相鼓励。
另外,我要感谢济南市25家养老机构工作人员的配合与支持,感谢每一位 接受调研的老年人,他们给予了我莫大的信任与支持。
感谢我的家人,是你们在身后给予我默默的支持与鼓励,感谢身边每一个关 心我的小伙伴们,因为有你们,我才在前进的道路上更加充实有力量。
最后,感谢各位出席论文答辩的专家。
攻读硕士学位期间的学术论文成果
1.The relationship of interpersonal sensitivity and depression among patients with
chronic atrophic gastritis: The mediating role of coping styles [J]. Journal of Clinical Nursing. 2017. 27(5-6): e984-e991. (SC!收录,第一作者)
2.Loneliness and depression symptoms among the elderly in nursing homes: A moderated mediation model of resilience and social support [J]. Psychiatry Research. 201 & 268:143-151. (SCI/SSCI 收录,第一作者)
3.Depressive symptoms mediate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insomnia symptoms and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and synergistically interact with insomnia symptoms in older adults in nursing homes [J]. Psychogeriatrics. 2019, doi: 10.1111/psyg.l2441.(SCI 收录,第一作者)
4.Association between social support and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among Chinese rural elders in nursing homes: the mediating role of resilience [J]. Quality of Life Research. 2018. 27(3):783-792. (SCI/SSCI 收录,第四作者)
5.The moderating effect of social support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hysica; health
and suicidal thoughts among Chinese rural elderly: A nursing home sample [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ental Health Nursing. 201 & 27(5):1371-1382. (SCI/SSCI收录,第四作者)
6.Psychological distress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atrophic gastritis: the risk factors.
protection factors, and cumulative effect [J]. Psychology, Health & Medicine, 2018, 23(3): 1-7. (SCI 收录,第七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