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例产妇产后抑郁的发病率及相关影响因素分析论文

2020年3月23日17:40:58427例产妇产后抑郁的发病率及相关影响因素分析论文已关闭评论

427例产妇产后抑郁的发病率及相关影响因素分析论文

中文摘要

目的:

了解兰州大学第二医院产科住院分娩产妇产后抑郁的发生情况,并分析产后 抑郁的相关影响因素,根据产后抑郁的危险因素有针对性的制定防治措施。

方法:

严格按照纳入标准和排除标准选取2018年1月〜2018年9月期间在兰大二 院产科住院分娩的产妇作为研究对象,在产后3〜5天对其进行问卷调查,问卷 调查内容包括根据本院实际情况制定的产妇一般情况、围产期情况、社会支持 度评定量表及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等基本内容。本研究取10分为临界值,爱 丁堡产后抑郁量表>10分记为产后抑郁阳性,且分数越高抑郁程度也越高。利 用Epidata3.1、SPSS20.0分别进行数据录入和统计学分析。采用纟检验、/检 验对相关因素进行单因素分析,将有统计学差异(尸<〇.〇5)的11个影响因素 作为自变量,产后抑郁作为因变量,并进行重新赋值后进行非条件Logistic回 归分析。

结果:

  1. 产后抑郁情况:本研究调查问卷一共发放450份,回收有效问卷427份, 应答率为94.89%。产后抑郁阳性的产妇共74例,产后抑郁的发生率为17.33%。
  2. 单因素分析结果:家庭人均月收入、文化程度、既往有无不良孕产史、泌 乳量、喂养方式、产后睡眠质量、新生儿性别是否符合夫妻期望、新生儿是否住 入新生儿科、产妇性格特点、与公婆关系、社会支持度是产后抑郁的相关影响因 素(尸<0.05)。
  3. 多因素分析结果:将以上有统计学意义的因素进行重新赋值后进行非条件 Logistic回归分析,研究显示家庭人均月收入低、文化程度低、产后睡眠质量差、 新生儿性别不符合夫妻期望、新生儿住入新生儿科、产妇性格内向、与公婆关系 差、社会支持度低与产后抑郁显著相关(P<〇.〇5)。

结论:

  1. 兰大二院产科住院分娩产妇的产后抑郁发生率处于较高水平,比中国西北 地区的汉族女性产后抑郁发病率(13.1%)略高。
  2. 产妇家庭人均月收入低、文化程度低、产后睡眠质量差、新生儿性别不符 合夫妻期望、新生儿入住新生儿科、产妇性格内向、与公婆关系差均是产后抑郁 发生的独立危险因素,社会支持度高是产后抑郁的保护因素。

关键词:产后抑郁,影响因素,睡眠质量,社会支持

Analysis on postpartum depression status and its related
factors among 427 parturients

Abstract

Objectives

The study aimed to understand the incidence of postpartum depression and its related factors among women who gave a birth in the obstetrics department of Lanzhou University Second Hospital. According to the risk factors of postpartum depression, we can formulate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measures.

Methods

Women who gave a birth in the obstetrics department of Lanzhou University Second Hospital from January 2018 to September 2018 were selected as the research subjects according to the inclusion criteria and exclusion criteria. Women were surveyed within 3 to 5 days after delivery in the form of a questionnaire.The questionnaire includes basic information of maternal general conditions, perinatal conditions, social support rating scale and Edinburgh Postnatal Depression Scale. In this study, 10 points were taken as the critical value. An EPDS score of 10 or above indicated postpartum depression. We used Epidata 3.1 software and SPSS20.0 to enter data and analysis. T test and j2 test were used to analyze the related factors. Eleven factors with statistical difference (P< 0.05)were taken as independent variables, and postpartum depression was taken as a dependent variabl-e. After reassignment, Multivariable logistic regression analysis was carried out.

Results

1 .Postpartum depression:450 questionnaires were distributed and 427 valid questionnaires were collected. The response rate were 94.89% and there were 74 women who affected by postpartum depression. The incidence of postpartum depression was 17.33%.

2.Single analysis results: income, education level, previous history of adverse pregnancy, amount of breast milk, feeding methods, sleep quality, whether the sex of the newborn meets the expectations of couples, whether the newborn is admitted tohithe neonatal department, maternal character, relationship with the in-laws, Social support were related factors in postpartum depression (P<0.05).

3 .Multivariate analysis results:Studies have shown that the risk factors for postpartum depression included: low income, low level of education, poor sleep quality after delivery, female baby, which the newborn is admitted to the neonatal department, introverted personality, poor relationship with the in-laws, low social support (尸<0.05).

Conclusions

  1. The incidence of postpartum depression in the obstetrics department of Lanzhou University Second Hospital is at a relatively high level, which is slightly higher than the incidence of postpartum depression in northwestern China (13.1%).
  2. The low income of the maternal family, the low level of education, the poor quality sleep after delivery, that newborns are admitted to the neonatal department,disappointment with the new baby gender, introverted character and the poor relationship with the in-laws are independent risk factors for postpartum depression. High social support is a protective factor for postpartum depression.

Key words: Postpartum depression, influencing factors, sleep quality, social support

1.1产后抑郁的概况

产后抑郁症(postpartum depression,PPD)是指产后4周内出现下列症状中

的五种或五种以上并至少持续2周,症状包括:抑郁情绪、兴趣与快乐感减弱、 在未控制饮食的情况下体重减轻或增加超过5%、失眠或嗜睡、兴奋或迟钝、易 疲劳、无意义感及价值感、过度自责内疚、注意力不集中或优柔寡断、反复出现 自残、自杀的想法[1]。产后抑郁症影响着全世界各个种族女性的身心健康,据报 道美国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原住民产后抑郁发病率高达14%,紧随其后的是非西 班牙裔黑人(12.8%)、混血儿(11.5%)、非西班牙裔白人(11%)、西班牙裔(10.9%)、 亚裔(7.9%) [2]。目前国内外对产后抑郁的研究很多,但是报道的产后抑发病率 跨度较大,这可能与产后抑郁诊断标准、产后抑郁筛查工具、产后抑郁调查时间、 产后抑郁样本选择等缺乏统一的标准有关[3_7]

1.2产后抑郁的危害

产后抑郁已成为世界范围内的健康问题,对产妇的身心健康,婴幼儿生长发 育、夫妻关系均有不良影响,严重时会出现产妇自杀、残害婴儿的极端行为&1Q]

  • 1对产妇的影响

产后抑郁患者常常有注意力不集中、思维变慢、记忆力减退的症状,对患者 的生活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国外[11]对222名产后女性同时进行爱丁堡产后抑 郁量表(Edinburgh postnatal depression scale,EPDS)调查和记忆测试,结果表明有

产后抑郁的女性在记忆测试中的得分更低,尤其是短期记忆明显减退。国内研究 报道[12],产后抑郁患者的瞬时记忆、记忆商评分均显著降低,但长时记忆与对照 组没有差异。产后抑郁患者出现记忆功能受损可能只是记忆神经网络的神经环路 出现短暂的紊乱,导致记忆系统的动态转化发生了障碍。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是 目前国际上使用最广泛的筛查产后抑郁的工具,它由10个项目组成,其中有一 个项目为“是否有伤害自己的想法”[13]。大样本数据研究报道[14],产后抑郁女 性在填写EPDS时,21%女性有自残想法。大量研究表明,自残想法是自杀的重 要预测因子,而自杀已成为产后6个月内导致孕产妇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15]

  • 2对母乳的影响

母乳是孩子最好的营养,但是产后抑郁对母乳的分泌、营养成分、喂养持续 时间均有影响。母亲焦虑会影响催产素的分泌及母乳的产生。日本的一项研究[16] 表明产后焦虑、抑郁会导致母亲自信心下降,从而导致母乳喂养次数减少,而母 乳喂养模式比人工喂养模式更能增加母亲与婴儿的感情,更易建立良好的母子关 系。相反产后立即开始哺乳并能持续到产后3个月的女性比不进行哺乳或并不 能持续哺乳的女性EPDS评分更低,表明产后立即哺乳及能坚持哺乳的女性在 产后期间更不容易患PPD,哺乳对产后女性是一个保护因子[17]。Demirgoren等[18] 首次研究了母乳中钠含量与产后焦虑、抑郁症状的联系,结果显示EPDS得分高 的女性母乳中钠含量和钠/钾比率显著高于EPDS得分较低的女性。实验中有接 近1/3的母亲母乳中含有高水平的钠浓度,这与Flores等[19]的研究结果基本一致。 目前研究证实[2Q],血钠水平高于150mmol/L时对新生儿来说是一种潜在的致命 危险。

  • 3对婴儿发育的影响

母亲患产后抑郁会对婴儿的生长发育有着不同程度的负面影响。大量证据表 明[2122],产后母亲的心理状况问题会增加儿童认知功能障碍、语言障碍、行为问 题的风险。婴儿期是儿童身心发育的关键时期,尤其是<6月龄的婴儿,该时期 需要母亲充满爱心的目光、温柔的拥抱、轻柔的抚摸等非语言沟通,而产后抑郁 的母亲往往由于自身情感低落导致母亲角色缺乏,不能给予婴儿相应的非言语、 及言语交流,进而影响婴儿的智力及语言的发育[23,24]。国外研究表明[25]母亲发生 产后抑郁会增加小孩出现非语言发育迟缓的风险,而非语言沟通能力的延迟发育 会影响后期的语言能力发育。也有报道称[26],产后抑郁也会缩短母乳喂养时间, 甚至导致母乳喂养的终止。产后抑郁的母亲甚至会出现残害、杀害婴幼儿的极端 想法及行为[27]

  • 4对丈夫的影响

产妇发生产后抑郁可导致配偶出现焦虑、抑郁等负面情绪,甚至出现婚姻问 题,发生婚姻冲突@1。研究发现@1,与国外发达国家相比,我国产妇丈夫发生 产后抑郁的机率相对较高,好发于产后5〜6周内,产妇产后抑郁的发生与其丈 夫产后抑郁的发生还存在较弱的正相关性。有研究表明[3Q],产后抑郁的父亲常情 绪不好,会影响其照顾孩子的行为,使情感、言语互动减少,婴儿哭闹率增加, 还会影响孩子未来的语言发育、阅读能力。

1.3产后抑郁的影响因素

产后抑郁的发生是由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Norhayati等[31]在2005〜 2014年进行文献检索发现,一共有203项关于产后抑郁的研究,大多数研究结果 都支持产后抑郁的危险因素包括心理因素、生理因素、社会因素、产科因素等。

1.4产后抑郁的筛查工具

目前国内外最常用的产后抑郁筛查工具为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Edinburgh postnatal depression scale,EPDS)、产后抑郁筛查量表(Postpartum depression, 产后抑郁)、第二版贝克抑郁量表(Beck depression inventory-II,BDI-II)。本

研究采用国内改良的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作为产后抑郁的筛查工具,其简洁易 懂、运用方便,是较理想的产后抑郁筛查量表,国内学者研究表明翻译版本的 EPDS临界值为10分时,该量表具有良好的敏感性、特异性、平行度和结构效 度[32-34]

1.5产后抑郁的筛查时机

广后抑郁常在广后2周内出现,精神症状呈进彳丁性加重,在广后4〜6周精 神症状最重,大约产后6个月症状会得到相应的缓解,部分可持续到产后1〜2 年国外报道%有50%〜80%的产妇会在产后第1〜2天出现轻微的精神症状, 主要包括情绪低落、焦虑、哭泣、易怒、食欲减退和睡眠问题。多数产妇在产后 10〜14天内上述症状会自行消失,但是仍然有25%的产妇会发展为产后抑郁,极 少数(小于0.2%)会演变为严重的产后精神病,出现妄想、幻觉、严重的情绪 波动、甚至出现自杀和杀婴。据报道[37]产后早期(产后6周以内)产后抑郁发病 率高达66.5%,产后晚期(产后6周至产后1年)发病率降到22%甚至更低。由 此可见产后抑郁防治的关键期在产后1周内,早期发现情绪异常的产妇并及时给 予干预和治疗,很大程度上能降低产后抑郁发生率,避免不良结局的出现。而且 产妇分娩后的一周通常在医院内度过,为我们进行问卷调查和资料收集提供了方 便,也增加了问卷应答率。因此本研究将产后抑郁的筛查时间点定于产后3〜5 天。

1.6研究目的

兰州作为中国西北地区的工业基地及交通枢纽,相对于东部发达地区,兰州 等西北地区的经济、文化领域的发展还稍有滞后,围产期的健康宣教也还需要进 一步加强。本研究通过对兰大二院产科住院分娩的产妇进行问卷调查,初步了解 兰大二院产科住院产妇产后抑郁的发生情况并探讨相关影响因素,旨在为产妇提 供针对性的防治措施提供理论依据。

第二章研究对象与研究方法

  1. 1研究对象

本研究将2018年1月〜2018年9月期间在兰大二院产科住院分娩的产妇作 为研究对象。本研究通过兰州大学第二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所有产妇及家属均 签署知情同意书。

  1. 2研究对象的纳入标准及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1)愿意配合调查,能与人正常沟通,且能理解问卷内容及独 立填写问卷,(2)单胎妊娠、足月分娩、无妊娠期合并症、产后3〜5天的汉族产妇。

排除标准:(1)合并精神疾病及严重心、肝、肾等器质性病变的产妇;(2) 智力低下,不能理解问卷内容的产妇;(3)未婚女性(3)依从性差且不愿意配 合的产妇。

  1. 3研究方法

严格按照纳入标准及排除标准选取研究对象,对符合研究条件的产妇进行问 卷调查。在实施问卷调查前,向被调查者及家属交代本次调查目的,并向其说明 本次调查中所有信息及资料均只会用于研究分析,且会保护每个产妇的隐私。产 妇及家属均同意后,签署相关知情同意书,由专职人员指导产妇独立填写问卷。

  1. 4调查工具
  2. 4. 1产妇基本情况调查表

在查阅国内外相关文献的基础上,结合兰大二院产科住院产妇的实际情况, 选取目前己经明确的一些危险因素、仍有争议的因素和与本地区产妇生活习惯方 式相关的因素,自行设计产妇基本情况调查表,内容主要包括人口学特征、围产 期情况、新生儿情况、产妇性格特点及社会支持度等。

  1. 4. 2 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Edinburgh postnatal depression scale,EPDS)

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是由Cox等[38]于1978年在Livingston和Edinburgh健

康中心编制的,并于1987年进行了重新修订。目前我国临床上运用的是1998年 香港中文大学的李德诚教授翻译修订的版本。该量表一共有10个条目,每个条 目的描述分为4级,根据其显示的症状严重程度从无到极重,分别赋值0〜3分, 总分为〇〜30分[39]。本研究取EPDS彡10分为产后抑郁阳性,且EPDS得分越高 抑郁程度越重

  1. 3 社会支持评定量表(Social support revalued scale,SSR[4。—41]

国内学者根据国外相关资料和我国人群特点编制了社会支持评定量表。该表 包含客观支持、主观支持、社会支持利用度3个维度10个条目。其中主观支持 有4个条目,分别为1、3、4、5条,共有32分;客观支持有3个条目,分别为 2、6、7条,共有22分;支持利用度有3个条目,分别为8、9、10条,共有12 分。10个条目的总分为66分,得分小于35表示社会支持较差,得分为35〜45 表示社会支持一般,得分大于45分表示社会支持较好。SSRS表具有较好的信度 和效度,目前常作为社会支持度的评估工具来反应个体在社会中的支持度。

  1. 5质量控制
  • 要求参与本研究的调查人员需要提前进行相应的培训,培训内容包括 了解本次调查研究的目的、调查要求、调查方法,并熟悉掌握问卷调查的内容, 且所有参与调查的工作人员均为临床医师。(2)在进行问卷调查的过程中对研 究对象提出关于问卷内容的问题时,应该立即向其解释说明,当场检查已填写好 的问卷,及时发现漏项和明显填写错误,减少原始信息的偏倚和误差。(3)每 天及时整理所收集的调查问卷,对于仍有问题的调查问卷,可通过核对电子病历 和再次访问当事人的形式进行核查,若问卷仍然不符合要求应该及时进行剔除。
  1. 6资料整理及统计学分析方法

每天及时整理核查调查数据,使用Epidata3.1软件进行EPDS评分、社会支 持评分和基本信息的录入,在双遍录入核对后导入SPSS20.0进行统计分析。计 数资料间采用卡方检验进行单因素分析,计量资料间采用〖检验或非参数检验进 行单因素分析,P<〇.〇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将单因素分析具有统计学差 异的因素纳入二分类Logistic回归模型中进行多因素分析,并进一步探讨产后抑 郁的独立危险因素。

第三章研究结果

  1. 1研究对象的社会人口学特征
  2. 1年龄分布

427名产妇年龄覆盖18〜44岁,平均年龄为(28.95±4.56)岁,而以25〜29 岁的产妇居多,有188名(44.0%),其次为30〜34岁,有118名(27.6%), 35〜39岁有49名(11.5%),大于39岁有5名(1.2%),小于25岁有67名(15.7%)。

  1. 2居住地

本次调查对象大部分来自城市,共有250名(58.6%),来自城镇的产妇有 82名(19.2%),而农村妇女有95名(22.2%)。

  1. 1.3文化程度

专科及以上的产妇最多,有196名(45.9%),高中或中专的产妇次之,有 130名(30.4%),初中及以下的产妇有101名(23.7%)。

  1. 1.4职业

被调查者大部分都有工作,企业管理人员有51名(11.9%),工人54名 (12.7%),其他职业有 120 名(28.1%),个体 85 名(19.9%),农民 80 名(18.7%),

家庭主妇或待业者为37名(8.7%)。

  1. 1.5家庭人均月收入

家庭人均月收入处于3000〜5000元、>5000元的产妇基本相等,分别为161 名(37.7%)、158 名(37.0%),低于 3000 元产妇最少,有 108 名(25.3%)。

  1. 1.6居住环境满意度

对目前居住环境满意的产妇占多数,有369名(86.4%),少数产妇不满意 目前的居住环境,有58名(13.6%)。

表1研究对象的社会人口学分布特征

变量 例数(n) 百分率(%)
<25 67 15.7
年龄(岁) 25 〜29 188 44.0
续表1研究对象的社会人口学分布特征
变量 例数(n) 百分率(%)
30 〜34 118 27.6
年龄(岁) 35 〜39 49 11.5
>39 5 1.2
农村 95 22.2
目前居住地 城镇 82 19.2
城市 250 58.6
专科及以上 196 45.9
文化程度 高中或中专 130 30.4
初中及以下 101 23.7
企业管理人员 51 11.9
工人 54 12.7
职业 家庭主妇或待业 37 8.7
个体 85 19.9
农民 80 18.7
其他 120 28.1
家庭人均月收入(元) <3000 108 25.3
3000〜5000 161 37.7
>5000 158 37.0
居住环境满意度 满意 369 86.4
不满意 58 13.6

2围产期分布特征

被调查者中有44.3% (189/427)的产妇是意外怀孕,仅有55.7%(238/427)

的产妇是进行了孕前准备,初产妇224名(52.5%),经产妇203名(47.5%), 孕期参加孕妇学校的产妇仅有90名(21.1%),既往有不良孕产史的产妇有130 名(30.4%),顺产的产妇占多数,有357名(83.6%),自然受孕的产妇有395 名(92.5%),多数产妇产后奶量较充足,并且纯母乳喂养率较高,达68.9%

(294/427)。详细见表2。

表2研究对象的围产期分布特征

变量 例数(n) 百分率(%)
238 55.7
是否为计划怀孕
189 44.3
初产 224 52.5
产次
经产 203 47.5
90 21.1
是否参加孕妇学校
337 78.9
130 30.4
有无不良孕产史
297 69.6
顺产 357 83.6
分娩方式
剖宫产 70 16.4
395 92.5
是否自然受孕
32 7.5
106 24.8
泌乳量
一般 208 48.7
少甚至无 113 26.5
喂养方式 人工喂养 60 14.1
混合喂养 73 17.1
纯母乳喂养 294 68.9
169 39.6
产后睡眠 一般 116 27.2
142 33.2

3产后抑郁影响因素的单因素分析

本次研究一共发放450份问卷,回收有效问卷427份,应答率为94.89%, EPDS^IO的产妇有74名,产后抑郁的发生率为17.33%。

本实验利用;T2检验对数据进行分析,单因素分析结果显示:产后抑郁组与非 抑郁组在年龄、居住地、职业、对居住环境的满意度、是否为计划怀孕、产次、 是否参加孕妇学校、分娩方式、是否自然受孕、处世态度、与夫妻关系等因素之 间不存在统计学差异(P>〇.〇5)。而文化程度、家庭人均收入、有无不良产史、 泌乳量、喂养方式、产后睡眠、新生儿性别是否符合夫妻期望、新生儿是否住入 新生儿科、产妇性格特点、与公婆关系、社会支持均是产后抑郁的相关影响因素 (尸<0.05)。

  1. 3. 1社会人口学因素与产后抑郁的相关性

对年龄、居住地、文化程度、职业、家庭人均月收入、居住环境满意度等社 会人口学因素进;T2检验,结果显示,产后抑郁组与非抑郁组在文化程度、家庭人 均月收入两个方面存在统计学差异(P<〇.〇5)。详细结果见表3。

表3社会人口学因素与产后抑郁的相关性分析

非产后抑郁 产后抑郁
因素 组别 (n=353, %) (n=74%) X2 P
0.330*
<25 58 (16.4) 9 (12.2)
25 〜29 155 (43.9) 33 (44.6)
年龄(岁) 30 〜34 92 (26.1) 26 (35.1)
35-39 44 (12.5) 5 (6.8)
>39 4 (1.1) 1 (1.3) 3.199 0.202
农村 81 (22.9) 14 (18.9)
居住地 城镇 72 (20.4) 10 (13.5)
城市 200 (56.7) 50 (67.6) 6.600 0.037
专科及以上 168 (47.6) 28 (37.8)
文化程度 高中或中专 110 (31.2) 20 (27.0)
初中及以下 75 (21.2) 26 (35.1)
职业 5.601 0.347
续表3社会人口学因素与产后抑郁的相关性分析

非产后抑郁 产后抑郁
因素 组别 (n=353, %) (n=74%) P
企业管理者 40 (11.3) 11 (14.9)
工人 44 (12.5) 10 (13.5)
职业 家庭主妇或待业 32 (9.1) 5 (6.8)
个体 65 (18.4) 20 (27.0)
农民 71 (20.1) 9 (12.2)
其他 101 (28.6) 19 (25.6) 32.254 <0.001
<3000 73 (20.7) 35 (47.3)
家庭人均月收入 3000〜5000 131 (37.1) 30 (40.5)
(元) >5000 149 (42.2) 9 (12.2) 3.410 0.065
居住环境满意度 满意 310 (87.8) 59 (79.7.)
不满意 43 (12.2) 15 (20.3)

*Fisher精确检验

年龄分布情况:在353名非产后抑郁产妇中,<25岁有58名(16.4%), 25〜29岁有155名(43.9%),30〜34岁有92名(26.1%),35〜39岁有44名

(12.5%),>39岁有4名(1.1%);在74名产后抑郁产妇中,<25岁有9名(12.2%), 25〜29 岁有 33 名(44.6%),30〜34 岁有 26 名(35.1%),35〜39 岁有 5 名(6.8%),>39 岁有1名(1.3%)。两组年龄分布比较,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P>0.05)。

  • 居住地分布情况:在353名非产后抑郁产妇中,居住在农村的产妇有 81名(22.9%),居住在城镇的产妇有72名(20.4%),居住在城市的产妇有 200名(56.7%);在74名产后抑郁产妇中,居住在农村的产妇有14名(18.9%), 居住在城镇的产妇有10名(13.5%),居住在城市的产妇有50名(67.6%)。 两组居住地分布比较,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P>0.05)。
  • 文化程度分布情况:在353名非产后抑郁产妇中,初中及以下文化程 度有75名(21.2%),高中或中专文化程度有110名(31.2%),专科及以上文 化程度有168名(47.6%);在74产后抑郁产妇中,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有28 名(37.8%),高中或中专文化程度有20名(27.0%),专科及以上文化程度有26名(35.1%);两组文化程度分布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C0.05)。
  • 职业分布情况:在353名非产后抑郁产妇中,企业管理人员有40名 (11.3%),工人有44名(12.5%),家庭主妇及待业有32名(9.1%),个体

有65名(18.4%),农民有71名(20.1%),其他有101名(28.6%);在74 名产后抑郁产妇中,企业管理人员有11名(14.9%),工人有10名(13.5%), 家庭主妇及待业者有5名(6.8%),个体有20名(27.0%),农民有9名(12.2%), 其他有19名(25.6%)。两组职业分布比较,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P>0.05)。

  • 家庭人均月收入情况:在353名非产后抑郁产妇中,家庭人均月收入 <3000元的产妇有73名(20.7%),3000〜5000元的产妇有131名(37.1%), >5000元的产妇有149名(42.2%);在74名产后抑郁产妇中庭人均月收入<3000 元的产妇有35名(47.3%),3000〜5000元的产妇有30名(40.5%),>5000 元的产妇有9名(12.2%)。两组家庭人均月收入分布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尸<0.05)。
  • 居住环境满意度情况:在353名非产后抑郁产妇中,对目前居住环境 满意的产妇有310名(87.8%),不满意的产妇有43名(12.2%);在74名产 后抑郁产妇中,对目前居住环境满意的产妇有59名(49.7%),不满意的产妇有 15名(20.3%)。两组居住环境满意度分布比较,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P>0.05)。
  1. 3. 2围产期因素与产后抑郁的相关性

采用/检验对组内分段发病率进行比较,结果显示:既往有不良孕产史、 泌乳量少、米取人工喂养、产后睡眠差的产妇,产后抑郁发生率相对较尚 (P<0.05);意外怀孕、参加孕妇学校、非自然受孕、不同产次及分娩方式的产 妇,产后抑郁发生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详细结果见表4。

表4围产期因素与产后抑郁的相关性

因素 组别 非产后抑郁 (n=353,%) 产后抑郁 (n=74, %) P
是否为计划怀

198 (56.1) 155 (43.9) 40 (54.1) 34 (45.9) 0.103 0.748
3.048 0.081
产次 初产 192 (54.4) 32 (43.2)
经产 161 (45.6) 42 (56.8)
续表4 围产期因素与产后抑郁的相关性
非产后抑郁 产后抑郁
因素 组别 (n=353, %) (n=74, %) P
3.079 0.079
是否参加孕妇 80 (22.7) 10 (13.5)
学校 273 (77.3) 64 (86.5) 4.308 0.038
有无不良孕产 100 (28.3) 30 (40.5)
253 (71.7) 44 (59.5) 0.002 0.964
分娩方式 顺产 295 (83.6) 62 (83.8)
剖宫产 58 (16.4) 12 (16.2) 0.499 0.480
是否自然受孕 328 (92.9) 67 (90.5)
25 (7.1) 7 (9.5) 14.303 0.001
75 (21.2) 31 (41.9)
泌乳量 中等 182 (51.6) 26 (35.1)
少甚至无 96 (27.2) 17 (23.0) 12.487 0.002
人工喂养 40 (11.3) 20(27.0)
喂养方式 混合喂养 62 (17.6) 11 (14.9)
母乳喂养 251 (71.1) 43 (58.1) 17.920 <0.001
151 (42.8) 18 (24.3)
产后睡眠 一般 100 (28.3) 16 (21.6)
102 (28.9) 40 (54.1)

3. 3新生儿相关因素与产后抑郁的相关性

对新生儿相关因素进行;T2检验,结果显示:新生儿性别不符合夫妻期望、新 生儿住入新生儿科是产后抑郁的影响因素(P<〇.〇5);详细结果见表5。

表5 新生儿相关因素与产后抑郁的相关性

因素 组别 非产后抑郁 (n=353, %) 产后抑郁 (n=74, %) X2 P
16.921 <0.001
新生儿性别是否 207 (58.6) 24 (32.4)
符合夫妻期望 146 (41.4) 50 (67.6)
12.560 <0.001
新生儿是否住入 17 (4.8) 12 (16.2)
新生儿科 336 (95.2) 62 (83.8)

 

3. 3. 4产妇性格和人际关系等因素与产后抑郁的相关性

针对产妇性格、处世态度、与丈夫、公婆的关系等因素进行;^检验,结果 显示:产后抑郁组与非抑郁组在产妇性格、与公婆关系等因素之间存在统计学差 异(P<0.05)。详细结果见表6。

表6产妇性格和人除关系等因素与产后抑郁的相关性

非产后抑郁              产后抑郁

因素 组别 (n=353, %) (n=74, %) X2 P
9.133 0.010
内向 46 (13.0) 14 (18.9)
产妇性格 介于两者之间 253 (71.7) 40 (54.1)
外向 54 (15.3) 20 (27.0) 4.440 0.109
豁达 123 (34.9) 20 (27.1)
处世态度 一般 100 (28.3) 30 (40.5)
多疑 130 (36.8) 24 (32.4) 15.714 <0.001
142 (40.3) 12 (16.2)
与公婆关系 —般 111 (31.4) 30 (40.6)

 

续表6广妇性格和人际关系等因素与产后抑郁的相关性

非产后抑郁 产后抑郁
因素 组别 (n=353, %) (n=74, %) X2 P
与公婆关系 100 (28.3) 32 (43.2) 0.740 0.691
253 (71.7) 52 (70.3)
与夫妻关系 一般 55 (15.6) 10 (13.5)
45 (12.7) 12 (16.2)

3. 4两组之间社会支持度评分比较

非抑郁组的客观支持评分、主观支持评分、支持利用评分、社会支持总得分 均显著高于产后抑郁组(均P<0.05),表明社会支持与产后抑郁的发生显著相 关。详细结果见表7。

表7产妇社会支持与产后抑郁的相关性

变量 非产后抑郁组 (n=353,X 士s) 产后抑郁组 (n=74,x 士s) t P
社会支持评分 43.39±4.04 37.81 ±4.26 10.707 <0.001
客观支持评分 9.98±1.80 7.57±1.74 10.545 <0.001
主观支持评分 25.41±3.01 23.88±2.68 4.050 <0.001
支持利用度评分 7.99±1.61 6.45±1.91 6.506 <0.001

4产后抑郁影响因素的多元Logistic回归分析

进行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前将社会支持总得分按以下标准进行分级:< 35分为社会支持较差,35〜45分为社会支持一般,>45分为社会支持较好。将 单因素分析有统计学差异(P<〇.〇5)的11个影响因素进行重新赋值(变量赋值 情况见表8)。以赋值后的因素作为自变量,产后抑郁作为因变量,采用Forward: LR法(基于最大似然估计的向前逐步回归法)筛选进入产后抑郁危险因素回归 模型的变量(入选标准为0.05,删除标准为0.01)。

最终进入模型的因素共有8个:家庭人均月收入(XI)、文化程度(X2)、 产后睡眠(X6)、新生儿性别是否符合夫妻期望(X7)、新生儿是否住入新生 儿科(X8)、产妇性格特点(X9)、与公婆关系(X10)、社会支持度(XII)。 在控制其他混杂因素后结果显示:与家庭人均收入<3000元的产妇相比,家庭 人均收入>5000元、3000〜5000元的产妇发生产后抑郁的风险分别为它的0.021 倍(07?=0.021,95%C/: 0.006〜0.075)、0.379 倍(〇7?=0.379, 95%C/: 0.167〜0.862); 文化程度为初中及以下的产妇发生产后抑郁的风险为专科及以上者的5.949倍 (Oi?=5.949,95%C/: 2.031〜17.423);产后睡眠差的产妇发生产后抑郁的风险 是产后睡眠好者的5.010倍(07?=5.010,95%C/: 2.077〜12.082);对新生儿性 别满意的产妇发生产后抑郁的风险是不满意新生儿性别者的0.282倍 (〇7?=0.282, 95%C/: 0.121〜0.662);新生儿生后住入新生儿科的产妇发生产后 抑郁的风险是一般者的8.548倍(07?=8.548,95%C/: 2.818〜25.931);性格内 向的产妇发生产后抑郁的风险是性格外向者的4.799倍(Oi?=4.799,95%C/: 1.292〜17.830);与公婆关系好的广妇相比,关系一般及关系差者患病风险分别 为 3.938 倍(07?=3.938, 95%C/: 1.174〜13.204)、3.504 倍(〇7?=3.504, 95%C/: 1.300〜9.445);与社会支持较差的产妇相比,社会支持一般及社会支持好者患病 风险分别为 0.938 倍(〇7?=0.938,95%C/: 0.030~0.289)、0.028 倍(07?=0.028, 95%C/: 0.007〜0.122)。但是文化程度为高中或中专的产妇与专科及以上者、睡 眠质量一般者与睡眠质量好者、性格特点介于内向与外向之间者与外向者相比, 产后抑郁的发生风险没有统计学意义(P>〇.〇5)。详细结果见表9。

表8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各变量及变量赋值情况

变量 含义 赋值情况
Y 因变量 非产后抑郁组=0,产后抑郁组=1
XI 家庭平均月收入(元) <3000=0, 3000-5000=1, >5000=2
X2 文化程度 专科及以上=0,髙中或中专=1,初中及以下=2
X3 有无不良孕产史 无=0,有=1
X4 泌乳量 少甚至无=0,中等=1,多=2
X5 喂养方式 人工喂养=0,混合喂养=1,纯母乳喂养=2
X6 产后睡眠质量 好=0,一般=1,差=2
X7 新生儿性别是否符合夫妻期 否=0,是=1
X8 是否入住新生儿病房 否=0,是=1
X9 产妇性格特点 外向=0,介于两者之间=1,,内向=2

续表8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各变量及变量赋值情况

变量                    含义                                      赋值情况

X10  与公婆关系                            好=0,一般=1,差=2

XII                                            社会支持     社会支持较差=0,社会支持一般=1,社会支持

较好=2

表9产后抑郁相关影响因素的多元Logistic回归分析

变量 S.E. Wals P OR 下限 上限
家庭人均收入
<3000 Ref
3000〜5000 -0.970 0.419 5.352 0.021 0.379 0.167 0.862
>5000 -3.848 0.641 36.016 <0.001 0.021 0.006 0.075
文化程度
专科及以上 Ref
高中或中专 0.872 0.475 3.369 0.066 2.393 0.943 6.073
初中及以下 1.783 0.548 10.580 0.001 5.949 2.031 17.423
产后睡眠
Ref
一般 0.574 0.522 1.208 0.272 1.775 0.638 4.935
1.611 0.449 12.872 <0.001 5.010 2.077 12.082
新生儿性别是
否符合夫妻期 -1.265 0.434 8.471 0.004 0.282 0.121 0.662
新生儿是否住 入新生儿科 产妇性格特点 2.146 0.566 14.362 <0.001 8.548 2.818 25.931
外向 Ref
介于两者之间 -0.321 0.445 0.519 0.471 0.726 0.303 1.736

续表9产后抑郁相关影响因素的多元Logistic回归分析

变量 S.E. Wals P OR 下限 上限
内向 1.568 0.670 5.486 0.019 4.799 1.292 17.830
与公婆关系
Ref
一般 1.371 0.617 4.929 0.026 3.938 1.174 13.204
1.254 0.506 6.142 0.013 3.504 1.300 9.445
社会支持
社会支持较差 Ref
社会支持一般 -2.372 0.576 16.948 <0.001 0.938 0.030 0.289
社会支持较好 -3.561 0.743 22.949 <0.001 0.028 0.007 0.122
常量 -0.156 1.035 0.023 0.880 0.856

第四章讨论

  1. 1产后抑郁的发病率

目前国内外对产后抑郁的研究很多,但是各国报道的产后抑郁发病率略有不 同,国外发病率为6.5%〜43.12%,国内为11.38%〜15.01%,其原因可能与各个 学者选取的筛查工具、临界值、评估时机、抽样方法、样本量大小、文化背景、 种族等因素有关[42_44]。一项[45]关于中国初产妇产后抑郁的纵向研究表明:从产后 6周到产后12周这段时间内,研究中的中国初产妇抑郁症状随着时间的推移在 逐渐减轻。本研究以EPDS评分>10分作为评定产后抑郁的临界值,一共筛查 出74名产后抑郁产妇,产后抑郁的发病率为17.33%,高于Cheng ^等报道的中 国西北地区汉族女性产后抑郁发病率(13.1%)。

  1. 2产后抑郁的筛查工具及评估时机

国际上使用最多的产后抑郁筛查工具是EPDS,已被翻译成50多种语言[47]。 研究已证实EPDS不仅可对女性进行围产期抑郁筛查,也同样适用于男性,因此 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也被称作爱丁堡抑郁量表(Edinburgh Depression Scale, EDS) [48]。国内常在产后1周、产后42天复查时、产后3个月进行儿童保健时 对母亲进行产后抑郁筛查。但并不是所有女性都会在产后42天、产后3个月来 院进行产后复查和儿童保健的,因此有很大一部分女性不能进行产后抑郁的早期 筛查,更不能在出现相关临床症状时得到及时有效的干预。而产后1周内多数产 妇仍在医疗机构内,产后抑郁的早期筛查能覆盖大多数产妇。因此本研究利用爱 丁堡产后抑郁量表在产后的3〜5天进行问卷调查以达到产后抑郁的早发现、早诊 断、早治疗的目的。

  1. 3尸■后抑郁的相关影响因素

4.3.1社会人口学因素

  1. 1. 1 年龄

社会人口学因素主要包括年龄、职业、文化程度、家庭人均月收入等因素。 本研究发现家庭人均月收入、文化程度与产后抑郁显著相关。虽然本研究中产后 抑郁产妇与非产后抑郁产妇在年龄方面比较,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P>〇.〇5), 但是Hymas等W报道育龄期女性产后抑郁发病率在13%〜19%,而青少年怀孕分 娩后抑郁症发病率高达40%。因为女性的最佳生育年龄为23岁〜30岁,年龄小 的女性其生殖器官未发育完善,心智也未成熟,对社会的适应能力还很差,不能 顺利完成由女孩到母亲的角色转化,缺乏抚育新生儿的知识和能力,产后常常会 发生情绪的变化,甚至出现焦虑、抑郁等情绪。也有研究表明[5G]30岁以上的产 妇发生产后抑郁的风险将显著增高,因为随着产妇年龄的增加其身体素质及精力 下降得越明显,更容易发生妊娠期合并症和产后并发症,这些因素可能会诱发高龄产妇产生焦虑、抑郁等情绪。

  • 2家庭人均收入

本研究显示家庭人均收入低是产后抑郁的危险因素。家庭人均月收入高的孕 妇不会为孩子日后的抚育成本过度担心,而且其会主动了解妊娠、分娩相关的知 识,甚至会主动参加医院组织的孕妇班进行系统的学习围产期相关知识,丰富的 知识储备会让孕妇在孕期和产后正确认识自己的身心变化。在产后出现情绪低落 等临床症状时会主动寻求医护人员的帮助,避免产后抑郁的发生。研究发现[49] 社会经济收入越低产后抑郁的发生率越高。并且家庭人均月收入也是社会支持的 重要组成部分,其中社会支持是产后抑郁的保护因素,社会支持度越高产后抑郁

发生率越低[51]

  • 3文化程度

本研究显示文化程度低的产妇产后抑郁发生率更高,这与Fisher等[52]的研 究结果相似。教育会影响人的主观体验、自我意识和抑郁情绪的接受程度,从而 延迟精神症状的显现,产生主动寻求帮助的行为文化程度低的产妇自身认知 水平不高,缺乏围产期知识,不能正确认识产后身体、心理上的变化,当有负面 情绪出现时对情感的描述能力也不足,也不会主动寻求医护人员的帮助。文化程 度高的产妇常常有固定工作和收入,生活经济压力也较小。她们常常常会主动通 过各种渠道获取围产期相关知识,如网络、书籍、孕妇学习班、医疗机构等,对 妊娠和分娩过程保持着理性的态度,也更乐意和医护人员交流沟通。

  1. 2睡眠质量

本研究显示睡眠质量是产后抑郁的危险因素,这与李鹏等[54]的研究结果一 致。妊娠和分娩是一个女性必须经历的过程,此时女性的身体和心理上都会发生 不同程度的变化。其中有一个重要而容易忽略的变化是:围产期的改变会增加睡 眠障碍的风险。国外学者研究^表明产后有失眠或/和睡眠质量差的女性更容易 出现抑郁、焦虑等不良情绪甚至发展为产后抑郁;而患有产后抑郁症的女性患睡 眠障碍的风险也更高,同时睡眠障碍会加重产后女性的抑郁症状,睡眠障碍与围 产期抑郁是双向影响的。Iranpour等[56]在伊朗对360名产后女性女进行了横断面 研究,研究中采用了国际通用睡眠质量量表-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量表(Pittsburgh Sleep Quality Index,PSQI)对睡眠质量进行调查,同时使用爱丁堡产后抑郁量 表来评估产后抑郁情况,结果显示睡眠质量差的产妇较睡眠质量好的产妇,产后 抑郁的患病风险是3.34倍(OR=3.34,95%CI:2.04-5.48,P<0.05),在控制混杂因 素后,得出产后抑郁与睡眠质量相关。母亲们在夜间常常要喂养新生儿,平均每 隔3〜4小时就需要对新生儿进行母乳喂养,每次喂养时间需持续20〜30分钟,同 时为了避免新生儿吐奶和溢奶在喂养结束后还需要对新生儿进行拍嗝。因此夜间 喂养会造成产妇的睡眠时间缩短、睡眠质量变差,睡眠模式也由产前的整夜睡眠 变为间断睡眠[57]。有研究[58]显示睡眠模式的改变和睡眠不足均与产后抑郁相关。 产妇产后身体尚未完全恢复,照顾和喂养新生儿的工作琐碎繁重,每天都是长时 间、高强度的付出,但是却不能得到及时有效的睡眠补充和休息,产妇会出现不 同程度的焦虑、易怒等情绪。

  1. 3. 3新生儿住入新生儿病房

本研究发现新生儿入住新生儿病房与产后抑郁显著相关。新生儿因患有新生 儿疾病住入新生儿病房时,造成母婴分离,母亲们常出现各种复杂情绪。李成[59] 等对12名因早产住入新生儿病房的产后抑郁母亲进行深入访谈,发现她们有悲 伤、抑郁、焦虑、担心、自卑、内疚、负罪感、失败感等复杂情绪出现。新生儿 病房常实行全封闭管理,每天固定一个时间由主管医生向患儿家属交代患儿的治 疗情况和恢复情况,甚至国内有些医疗机构的新儿病房因为严格管理制度是不允 许家属进入病房探视,也不会把孩子抱出来与家属相见的。因此母亲们会更加思 念自己的孩子并担心孩子在新生儿病房是否被照顾好,每天都处于焦虑不安和担 心中。住入新生儿病房的母亲每天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主要表现为担心疾病对 孩子日后的身体、智力发育会造成影响和承担高额住院费用的经济压力。近几年 开始出现以家庭为中心的护理单元,其旨在加强医护人员-病人-父母关系,改善 病人及家属的就医体验,减少病人和父母的压力,提高医疗决策。国外为了减少 母婴分离对母亲造成的身心影响,新生儿科己经开始实施以家庭为中心的护理单 元,修改新生儿病房探视制度,允许父母24小时不间断的陪伴孩子_。

  1. 3. 4新生儿性别

兰州处于中国西北地区,其经济相对落后,思想也相对保守,重男轻女的观 念仍然存在,本研究结果也显示新生儿性别不满足夫妻期望时产妇更易发生产后 抑郁。国内很多研究[61嘟显示:很大一部分的产后抑郁患者来自于生女孩的妇女, 很多母亲都希望第一胎是男孩。Pham等[62]发现生育女性新生儿与产后抑郁症呈 显著的正相关。更有研究报道[63]在一些亚洲地区,如中国、印度,在第一个孩子 的性别上更偏爱男孩。因为中国和印度都是文化古国,也是发展中国家,在他们 的文化传统里认为男孩能够传宗接代,且认为男性是家庭的主要劳动力能创造更 多的财富。因此医护人员在孕妇待产期间就应该主动了解她们是否对新生儿性别 有很高的期待,对特别期待生男孩的家庭应多与她们谈心交流,并告知其家庭幸 福指数与新生儿的性别无关,新生儿的健康是最重要的。

  1. 3. 5产妇性格特点

性格内向的产妇产后抑郁发生率明显高于性格外向的产妇。内向性格的女性 通常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与想法,常常陷入无止境的纠结中,进而出现焦虑、 易怒的情绪。据研究报道%性格内向、敏感质的女性更容易患产后抑郁。刘玲[65] 利用艾森克人格问卷(Eysenck Personality Questionnaire,EPQ)及抑郁自评量表 (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SDS)对1400名女性进行调查,结果也显示性格 内向不稳定型产妇产后抑郁发生率高于外向稳定型产妇、外向不稳定型产妇、内 向稳定型产妇。因此医务人员应及时识别性格内向、神经质、敏感的产妇并进行 有效的心理辅导,这样能有效的减少产后抑郁的发生。

  1. 3. 6与公婆关系

本研究发现公婆关系相处好的产妇产后抑郁发病率明显低于公婆关系相处 差的产妇(P<0.05)。女性在产后的一个月内常常需要护理和照料,在这个时 期通常由公婆照顾。由于两代人的成长背景和文化程度不同,在饮食起居和照看 孩子方面存在不同的见解,常常会发生分歧,甚至冲突,无形中都会给产妇带去 心理压力与负担。婆媳矛盾在中国根深蒂固,并且是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关键因 素,与公婆相处不佳常会引起家庭冲突。国内学者[66]发现,仅有14.7%的女性对 自己与婆婆的关系感到满意。Wan等[67]研究发现在中国婆媳冲突是己婚女性的 重要压力来源,并且有三分之一的中国农村妇女因为婆媳关系的问题有自杀的想 法。

  1. 3. 7社会支持度

本研究显示抑郁得分与主观支持度、客观支持度、支持利用度、社会支持总 分均呈显著负相关关系,即社会支持是产后抑郁的保护因子,这与国内外学者 [4168,69啲研究结果基本一致。国外_常利用社会支持问卷来评估个人所获得的社 会支持,该问卷由四个问题组成,分别涉及情感、工具、信息和确切的支持。这 四个问题具体为:(1)你有一个可以信赖的人,或者可以和他倾诉自身感受或担 忧的人?(2)在真正有困难的时候,你身边有能给予实际帮助的人吗?(3)你需 要做重要的个人决定时,身边有能真正为你提供建议的人吗?(4)身边是否有一 个人能让你感受到被爱和被关心?Zheng等[45]以中国初产妇为研究对象研究产后 抑郁与社会支持度之间的关系,得出以下结果:①从产后6周到产后12周,产 妇的社会支持评分呈增高趋势,而EPDS评分呈逐渐降低趋势,并且均具有统计 学意义;②产妇在产后6周和12周时仅获得中等水平的社会支持,其中信息支 持最少;③随着时间的推移产妇们会得到更多的社会支持,但是接受调查的女性 们表示与情感支持和物质支持相比,她们获得的信息支持和评价支持较少,并且 她们更需要关于育儿方面的信息支持。在中国有坐月子”的习俗,在产后的1个 月内产妇不能出门、看电视、使用电脑电话等电子产品,在此期间产妇几乎与外 界隔绝。产后1个月产妇的身体尚未完全恢复且处于情感脆弱期,每天需要照顾 新生儿,此时她们的社会支持主要来自家庭成员尤其是产妇丈夫的支持。因此丈 夫应该主动分担新生儿的照顾工作,比如换尿布、哄睡、起夜拍嗝等。同时应给 予产妇足够的关心和精神慰藉,当发现妻子情绪低落时,丈夫应该积极进行言语 和行动的鼓励,帮助妻子走出情绪的低谷,避免其陷入无止境的育儿琐事中,尚 失生活的乐趣。产科医护人员也应该重视产后随访工作,可以通过电话回访方式 了解产妇产后恢复情况和新生喂养情况。社区医生可以在产妇“坐月子”期间到 其家中进行随访,指导产妇科学“坐月子”及正确哺乳、抚育新生儿。

第五章结论

  1. 1研究结论
  2. 1产后抑郁的发生率

兰大二院产科住院产妇产后抑郁的发生率为17.33%,高于文献报道[24]的西 北地区产妇产后抑郁的发生率。产妇的心理健康问题不容忽视,产科医护人员应 该做好产妇的围产期的保健工作和心理疏导。

  1. 2产后抑郁的危险因素

本研究发现家庭人均月收入低、文化程度低、产后睡眠质量差、新生儿性别 不符合夫妻期望、新生儿入住新生儿病房、产妇性格内向、与公婆关系差、社会 支持度低可能是产后抑郁的危险因素。

第六章研究的不足与展望

  1. 1研究的不足

(1)由于时间、人力的限制,本次研究仅在兰大二院进行,没有同时在兰 州市其他综合性三甲医院及妇产专科医院进行调查,因此样本具有一定的局限 性,不具有广泛的代表性。(2)由于调查问卷内容过多易引起被调查者的反感 和疲劳,造成问卷内容的失真,本研究对睡眠质量、产妇性格特点描述采用的定 性描述,未采用国际通用睡眠质量量表和艾森克人格问卷进行定量描述,调查结 果具有一定的主观性,也许与实际情况有些偏差。今后应该根据不同区域进行更 大样本量的问卷调查,进一步探讨产后抑郁的影响因素,为更好的防治产后抑郁 提供新思路。

  1. 2措施与建议
  2. 1改善住院病房条件

本研究发现新生儿因素是产后抑郁发生的重要危险因素。新生儿因自身疾病 住入新生儿病房时造成母婴分离,且新生儿病房管理制度严格,不能随时探望及 了解新生儿的病情变化及恢复情况,这就加剧了产妇对孩子的思念和担忧,增加 发生产后抑郁的风险。因此医院应该建立母婴同室病房,不仅有利于母乳喂养也 能促进母婴交流,增加产妇的满足感,有效缓解因母婴分离带来的焦虑、抑郁情 绪。产科病房应该与新生儿科病房相邻,方便入住新生儿病房的家属探视。除此 之外病房可以适当增加网络电视将新生儿病情及在新生儿科的情况如实传递给 患儿家属,适当减缓产妇对孩子的思念及担心。为了让产妇在产后能够更好的休 息,应该尽可能的把病区分为产前产后两个部分,减少待产患者对产妇睡眠的影 响。

  1. 2加强知识健康宣教

妊娠和分娩这两个重要时期是对每个女性身心的巨大挑战,也是一种应激事 件。在住院期间主管医生在管理病情的同时还应该关心病人的心理健康,而对于 有产后抑郁临床症状出现的病人,医生可以对其进行认知行为干预,其主要是利 用心理学及行为医学对病人进行健康教育和支持性的心理暗示治疗,与之同时配 与行为训练,以消除产妇错误的认知。国外研究表明[7()]正念认知疗法对产妇的不 良心理状况有显著的改善作用。同时医护人员也应该加强对产妇丈夫及公婆的围 产期知识宣教,让他们正确了解产妇产后的生理、心理变化,树立正确的性别观 念,鼓励他们在物质上、心理上、精神上给予产妇最大的支持,促进产妇身心恢复。 6. 2. 3做好产时、产后护理

产时助产师在观察产程的同时应密切关注病人的心理变化,在产痛时给予安 慰,帮助其缓解产时的痛苦。产后护士以问询的方式关心产妇的心理状况,在出 院后也应该定期对其进行电话访问并给予产后康复、新生儿护理的指导。在产时 产后做好心理疏导工作,多给她们关心和爱护,对预防产后抑郁有着重要意义。

参考文献

  • Yusuff A S M, Li T, Binns C W, et al. Prevalence and risk factors for postnatal depression in Sabah, Malaysia: A cohort study[J]. Women & Birth, 2015, 28(l):25-29.
  • Strelow B , Fellows N , Fink S R , et al. Postpartum depression in older womenf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hysician Assistants, 2018,31(3): 15-18.
  • Doe S, Lobue S, Hamaoui A, et al. Prevalence and predictors of positive screening for postpartum depression in minority parturients in the South BronxfJ]. Arch Womens Ment Health, 2017520(2):291-295.
  • Imai S, Kita S, Tobe H, et al. Postpartum depressive symptoms and their association with social support among foreign mothers in Japan at 3 to 4 months postpartumf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Nursing Practice, 2017, 23(5): 1-9.
  • Thang V V , Duong H T K , Dinh H T . Postpartum Depressive Symptoms and Associated Factors in Married Women: A Cross-sectional Study in Danang City, VietnamfJ]. Frontiers in Public Health, 2017, 5(l):-l-8.
  • Shwartz N, Shoahm V, Daoud N, Postpartum depression among Arab and Jewish women in Israel: Ethnic inequalities and risk factors[J].Midwifery,2019,70(l):54-63.
  • Kirkan TS, Aydin N, Yazici E, et al. The depression in women in pregnancy and postpartum period: a follow-up study [J]. Int J Soc Psychiatry, 2015,61(4):343-349.
  • Fihrer I, Mcmahon C A , Taylor A J. The impact of postnatal and concurrent maternal depression on child behaviour during the early school years[J].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2009, 119(1-3):116-123.
  • Saralee G , Daphna L , Ethel-Sherry G , et al. The tip of the iceberg: postpartum suicidality in Israel[J]. Israel Journal of Health Policy Research, 2018, 7(1):1-12.
  • Sanger C, lies J E, Andrew C S, et al. Associations between postnatal maternal depression and psychological outcomes in adolescent offspring: a systematic reviewfJ]. Arch Womens Ment Health. 2015, 18(2): 147-162,
  • Pio A L, Jansen K K,Hler C A, et al.Working and short-term memories are impaired in postpartum depressionfJ]. J Affect Disord, 2012, 136(3):1238-1242.
  • 唐英,陈玖,黄平,等.产后与非产后抑郁症患者记忆功能的对比研究[J].现代生物医学 进展,2014, 14(7):1365-1367.
  • Gibson J, Mckenzie-Mcharg K, Shakespeare J, et al. A systematic review of studies validating the Edinburgh Postnatal Depression Scale in antepartum and postpartum womenfJ]. Acta Psychiatrica Scandinavica, 2009, 119(5):350-364.
  • Sit D, Luther J, Buysse D, et al. Suicidal ideation in depressed postpartum women: Associations with childhood trauma, sleep disturbance and anxiety [J]. Journal of Psychiatric Research, 2015, 66(6):95-104.
  • Giallo R, Pilkington P, Borschmann R, et al. The prevalence and correlates of self-harm ideation trajectories in Australian women from pregnancy to 4-years postpartum.[J].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2018, 229(1): 152-158.
  • Nishioka E, Haruna M, Ota E, et al. A prospective study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breastfeeding and postpartum depressive symptoms appearing at 1-5 months after delivery. [J].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2011, 133(3):553-559.

  • Figueiredo B, Canario C, Field T. Breastfeeding is negatively affected by prenatal depression and reduces postpartum depression.[J]. Psychological Medicine, 2014, 44(5):927-936.
  • Serim D B, Ozbek A, Ormen M, et al. Do mothers with high sodium levels in their breast milk have high depression and anxiety scores?[J].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Medical Research, 2017, 45(2):843-848.
  • Flores-Quijano ME, Cordova A, ContrerasRamirez V, et al. Risk for postpartum depression, breastfeeding practices, andmammary gland permeability. J Hum Lact 2008, 24(l):50-57.
  • Lavagno C, Camozzi P, Renzi S, et al.Breastfeeding associated hypernatremia: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J Hum Lact 2016, 32(l):67-74.
  • Koutra K, Roumeliotaki T, Kyriklaki A, et al. Maternal depression and personality traits in association with child neuropsychological and behavioral development in preschool years: Mother-child cohort (Rhea Study) in Crete, Greece[J].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2017, 217(8):89-98.
  • Closa-Monasterolo R, Gispert-Llaurado M, Canals J, et al. The Effect of Postpartum Depression and Current Mental Health Problems of the Mother on Child Behaviour at Eight Years[J]. Maternal & Child Health Journal, 2017,21(7):1563-1572.
  • Van d W J, Bernard J Y, De A M, et al. Persistent maternal depressive symptoms trajectories influence children's IQ: The EDEN mother-child cohort.[J]. Depression & Anxiety, 2017, 34(2):105-117.
  • Cheng E R, Kotelchuck M, Gerstein E D, et al. Postnatal Depressive Symptoms Among Mothers and Fathers of Infants Born Preterm: Prevalence and Impacts on Children's Early Cognitive FunctionfJ]. Journal of Developmental & Behavioral Pediatrics Jdbp, 2015, 37(l):33-42.
  • Brignell A, Williams K, Prior M, et al. Parent-reported patterns of loss and gain in communication in 1- to 2-year-old children are not unique to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fJ]. Autism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Research & Practice, 2016, 21(3):344-356.
  • Rahman A, Hafeez A, Bilal R, et al. The impact of perinatal depression on exclusive breastfeeding: a cohort study.[J]. Maternal & Child Nutrition, 2016, 12(3):452-462.
  • Stein A, Pearson R M, Goodman S H, et al. Effects of perinatal mental disorders on the fetus and child[J]. Lancet, 2014, 384(9956):1800-1819.
  • Beestin L, Hugh-Jones S, Gough B. The impact of maternal postnatal depression on men and their ways of fathering: an interpretative phenomenological analysisfJ]. Psychology & Health, 2014, 29(6):717-735.
  • 王婷婷,徐阳,李战战,等.中国产妇配偶产后抑郁的发生率及其与产妇产后抑郁关系的 Meta分析[J].中南大学学报:医学版,2016, 41(10):1082-1089.
  • 罗岗,董林红.产妇配偶产后抑郁研究进展[J].护理学报,2015(8):26-29.
  • Norhayati M N, Hazlina N H, Asrenee A R, et al. Magnitude and risk factors for postpartum symptoms: a literature review.[J]. J Affect Disord, 2015, 175(l):34-52.
  • 郭秀静.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在成都地区产妇中应用的效能研究[D].成都:四川大 学.2007.
  • 仇剑峑,王祖承,罗来敏,等.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的临床应用[J].上海精神医学,2001,13(4): 219-221.
  • 吴红玉,沈贵荣,阮军,等.产后早期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评分对产后抑郁症的预测性分析 [J].医学创新研究,2008,5(17):1 —
  • Wisner, KL ; Sit, DKY ; McShea, MC ,et al.Onset Timing, Thoughts of Self-harm, and Diagnoses in Postpartum Women With Screen-Positive Depression Findings [J]. JAMA Psychiatry, 2013, 70(5):490-498.
  • Bobo W V,Yawn B P.Concise Review for Physicians and Other Clinicians: Postpartum DepressionfJ]. Mayo Clinic Proceedings, 2014, 89(6):835-844.
  • Fisher S D , Wisner K L , Clark C T , et al.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onset timing, symptoms, and severity of depression identified in the postpartum period[J].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2016, 203(1):111-120.
  • Cox J L,Holden J M, Sagovsky R. Development of the 10-item Edinburgh Postnatal Depression Scale[ J ]. Br J Psychiatry, 1987,150(l):782-786.
  • Hawley C, Gale T. Validity of the Chinese Version of the Edinburgh Postnatal Depression Scale[ J ]. BrJ Psychiatry,1998,173(3):271-271.
  • 胡凤欣.对初产妇家庭实施护理干预预防产后抑郁的效果观察[J].中国临床护理,2016, 8(5):410-412.
  • 郑秀秀,朱桂东.社会支持度对女性产后抑郁的影响及相关性分析[J].中国妇幼健康研究, 2018, 29(8):970-973.
  • Schardosim JM, Heldt E. Postpartum depression screening scales: a systematic review[ J]. Rev Gaucha Enferm, 2011, 32(1): 159-166.
  • 张妍,张文颖,周玲,等.产后抑郁症的相关危险因素的探讨[J].中国实验诊断 学,2013,17(1):85-87.
  • 司继娟.心理护理及健康教育对产后抑郁症患者的影响[J].中国实用护理杂 志,2011,27(6):41-42.
  • Zheng X , Morrell J , Watts K . Changes in maternal self-efficacy, postnatal depression symptoms and social support among Chinese primiparous women during the initial postpartum period: A longitudinal study[J]. Midwifery, 2018, 62:151-160.
  • Chen L, Ding L, Qi M, et al. Incidence of and social-demographic and obstetric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postpartum depression: differences among ethnic Han and Kazak women of Northwestern China[J]. Peerj, 2018, 6(1):1-12.
  • Bergink V , Kooistra L , Berg L V D , et al. Validation of the Edinburgh Depression Scale during pregnancyfJ]. Journal of Psychosomatic Research, 2011,70(4):385-389.
  • Vazquez, MB ; Miguez, MC Validation of the Edinburgh postnatal depression scale as a screening tool for depression in Spanish pregnant women [J]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2019,246(l):515-521
  • Hymas R,Girard LC,Predicting postpartum depression among adolescent mothers: A systematic review of risk[J]. Journal of Affetive Disorder,2019,246(l):873-885.
  • 刘璐,姬栋岩.高龄产妇产后抑郁影响因素分析[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 2018,18(55):30-33.
  • 蔡飞亚,况利,3E我,等.重庆市产后抑郁症发生情况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重庆医科大

学学报,2018,43(2):181-186.

  • Fisher J, Cabral M, Patel M, et al. Prevalence and determinants of common perinatal mental disorders in women in low- and lower-middle-income countries: a systematic review. Bull. World Health Organ,[J] .2012,90(1):139-149.
  • Jianli W , Cook T M . Descriptive epidemiology of stigma against depression in a general population sample in Alberta[J]. BMC Psychiatry, 2010, 10(1):1-11.
  • 李鹏,张妍,冯瑶,等.睡眠质量与产后抑郁状态的相关性研究[J].中国妇幼保健, 2016(7):1369-1372.
  • Okun M L . Sleep and postpartum depression.[J]. Current Opinion in Psychiatry, 2015, 28(6):490-496.
  • Iranpour S , Kheirabadi G R , Esmaillzadeh A,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sleep quality and postpartum depressionfJ]. Journal of research in medical sciences, 2016, 21(1): 1-5.
  • 付丽.分娩后产妇睡眠状况及其与婴幼儿生长发育的相关性研究[D].长沙:中南大学. 2012.
  • Chang J J , Pien G W , Duntley S P , et al. Sleep Deprivation during Pregnancy and Maternal and Fetal Outcomes: Is There a Relationship?^]. Sleep Medicine Reviews, 2009, 14(2):107-114.
  • 李成,于秀荣.NICU住院早产儿母亲产后抑郁真实体验的质性研究[J].中国妇幼保 健,2015,30(16):2513-2516.
  • Voos KC ,Park N. Implementing an open unit policy in a neonatal intensive care unit: nurses and parents perceptions^] J Perinat Neonatal Nurs,2014,28 (4):313 -318.
  • 王静,石萍.产后6周妇女产后抑郁症危险因素分析[J].中国计划生育和妇产科, 2014,6(5):63-65.
  • Pham D , Cormick G , Amyx M M , et al.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postpartum depression in women from low socioeconomic level in Argentina: A hierarchical model approachfJ].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2017, 227(1):731-738.
  • Mitra A . Son Preference in India: Implications for Gender Development^]. Journal of Economic Issues, 2014, 48(4): 1021-1037.
  • 丁小玲,徐静.产后抑郁与人格因素的关系研究[J].江苏预防医学,2015,26⑹:109 —110.
  • 刘玲.产妇性格、妊娠时限及分娩方式对产后抑郁的影响分析[J].中国医药科学, 2016,6(10):60-63.
  • Xinli C , Peichao Z , Haiyan W , et al. Screening for Postpartum Depression and Associated Factors Among Women in China: A Cross-Sectional Study [J].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2016,7(1): 1-8.
  • Wan E Y, Moyer C A, Harlow S D, et al. Postpartum depression and traditional postpartum care in China: Role of Zuoyuezif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ynecology & Obstetrics, 2009, 104(3):209-213.
  • Groh C J , Kwasky AN , Corrigan C P . Social Support, Postpartum Depression, and Professional Assistance: A Survey of Mothers in the Midwestern United States[J]. Journal of Perinatal Education, 2015, 24(l):48-60.
  • Leung B M Y , Letourneau N L , Giesbrecht G F , et al. Predictors of Postpartum Depression in Partnered Mothers and Fathers from a Longitudinal Cohort[J]. Community Mental Health

Journal, 2016,53(4):420-431.

  • Lara-Cinisomo S, Me Kenney K, Di Florio A, et al. Associations Between Postpartum Depression,Breastfeeding,and Oxytocin Levels in Latina Mothers[J].Breastfeed Med,2017,12(7):436-442.

致谢

时光匆匆,研究生的生活即将结束,三年的学习和规培生活让我学到了很多 专业相关知识,也让我从一名医学生逐步转变为医生。在学期间我得到了很多老 师、同学、朋友和家人的关心与帮助,在毕业之际我要向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首先,我要感谢我的导师何荣霞教授,您的专业知识渊博,治学态度严谨, 工作作风精益求精。在您的指导和点拨下进行了论文选题、实验设计、问卷制作、 论文书写和修改,每一步都倾注了您的心血,在此向我的导师表示最崇高的敬意 和深深的感谢!在临床学习中,您耐心的向我们传授理论知识和相关的临床诊治 经验。门诊出诊时,您对每个病人都非常负责,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病人解除 病痛,也会在能力范围之类为病人就医提供便捷,您高尚的医德医风让我敬佩, 也是我今后学习的榜样。繁重的工作结束后,您也会和我们谈心、打趣,会像长 辈一样关心我们的学习和生活。研究生入学时,细心的您察觉到我有失落感和不 适应,主动了解我的情况,我永远忘不了当时您对我的教导,是您的关心和鼓励 让我重新燃起斗志,顺利完成了学业。您是良师亦友,您的教诲和鞭策我会铭记 于心,在今后的工作与学习中不断地向您学习!

其次要感谢产科的所有老师,在临床规培期间给予我的关心和帮助,你们不 仅教授我临床理论知识,还指导我进行产科常见操作,让我将理论知识与实践相 结合。同时也要感谢规培轮转科室的老师们,感谢你们的悉心教导和无私奉献, 让我不断成长、进步。感谢统计学的老师在我数据分析过程中提供的建议和帮助。 感谢每一位在研究生组会上针对我的实验和论文提出宝贵意见的老师们。

感谢师兄陈德新、师姐王瑜、路丽在工作中和论文修改中给予的帮助和关心, 感谢同窗剡淑霞、师妹罗伟、杨心茹、刘丹、邢丽枝在问卷调查过程中给予的帮 助。感谢我的室友陈莉、杜转环、孙梦娇的关照和关心。

最后我要感谢我的父母,你们给予我生命,抚育我成长,在求学路上你们一 直全力支持我,并尽自己的最大努力为我提供物质条件和良好的学习环境,是你 们的呵护与关爱,我才能顺利完成学业。养育之恩,无以回报,你们永远健康快 乐是我最大的心愿!

综述

产后抑郁的危害及危险因素研究进展

摘要:该文通过查阅近期国内外有关产后抑郁的文献资料,描述了产后抑郁 的发病率,介绍了产后抑郁对患者的身心健康、孩子生长发育、配偶及家庭的不 良影响。还从心理、生理、产科、社会等方面分析了产后抑郁的相关影响因素, 为医护人员更好的预防和干预产后抑郁提供了思路。

关键词:广后抑郁,危险因素,影响

Research progress on the influence and risk factors of

postpartum depression

Abstract: This article describes the incidence of postpartum depression, and introduces the adverse effects of postpartum depression on the physical and mental health of the patients, the growth and development of the children, the spouse and the famil by reviewing recent literatures about postpartum depression at home and abroad. It also analyzes the related factors of postpartum depression from psychological, physiological, obstetric and social aspects, which provides a way of thinking for the better prevention and intervention of postpartum depression.

Keywords: postpartum depression ?risk factors influence

产后抑郁症(Postpartum depression,PPD )是在产褥期间出现的一种持续情 绪低落的精神症状,常常表现为悲伤、情绪抑郁、无意义感、无价值感、对未来 无希望甚至有自杀自残的倾向[U]。第五版《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指出PPD 的发病时间是在产后4周内,而以前通常定义在产后6周内[3]。据报道PPD在全 世界范围内普遍存在,发达国家PPD的发病率为6%〜38%,发展中国家为 20%〜57%,中低收入国家对PPD应该引起高度重视,因为其发病率不仅很高,而 且发展中国家对PPD的诊断和治疗资源也更有限[4]

  1. 的危害

PPD己成为世界范围内的健康问题,对母亲的身体健康、婴幼儿的生长育、 夫妻关系均有不同程度的危害。

  1. 1对患者的危害

产后抑郁患者通常有记忆力减退的症状,不同程度上影响了患者的生活及工 作。Pio[5]等研究发现在记忆测试中患有PPD的女性比正常女性得分更低,短期 记忆减退程度更为明显。国内研究[6]报道PPD患者的瞬时记忆、记忆商评分均显 著降低,但长时记忆与对照组没有差异。PPD患者出现记忆功能受损可能只是记 忆神经网络的神经环路出现短暂的紊乱导致记忆系统的动态转化发生了障碍。 EPDS是目前国际上使用最广泛的筛查PPD的工具,它由10个项目组成,其中 有一个项目为“是否有伤害自己的想法”[7]。来自美国的产后抑郁筛查数据显示: 628名PPD的女性中有21 %的女性表示有伤害自己的想法出现[8]。目前大量研 究表明自我伤害的想法是一个预测自杀的重要因子,而产后6个月内造成产妇死 亡的主要原因中包括自杀因素[8,9]

1.2对母乳的影响

母乳是孩子最好的营养,但是PPD对母乳的产生、成分、母乳喂养时间均 有影响。母亲的焦虑会减少催产素分泌和母乳的产生。日本的一项研究[1()]表明产 后焦虑和抑郁会导致母亲自信心下降,从而导致母乳喂养减少,而母乳喂养模式 比人工喂养模式更能增加母亲与婴儿的感情,更易建立良好的母子关系。相反产 后立即开始哺乳并能持续到产后3个月的女性比不进行哺乳或并不能持续哺乳 的女性EPDS评分更低,研究显示产后立即哺乳及能坚持哺乳的女性在产后期 间更不容易患PPD,哺乳对产后女性是一个保护因子M。Demirg〇ren等叫首次 研究了母乳中钠含量与产后焦虑、抑郁症状的联系,结果显示EPDS得分高的女 性母乳中钠含量和钠钾比率是显著高于EPDS得分较低的女性(P=0.018钠含量, P=0.047钠/钾)。实验中有接近1/3的母亲母乳中含有高水平的钠浓度,这与 Flores-Quijano等[13]的研究结果基本一致。这也表明大约1/3的新生儿被含有高 浓度钠的母乳喂养。据研究[14]表明血钠浓度>150mmol/L对新生儿来说是一种潜 在的致命危险。

1.3对孩子生长发育的危害

母亲患PPD对孩子的生长发育有着广泛的负面影响。大量证据表明产后母 亲的心理状况问题会增加儿童认知功能障碍、语言障碍、行为问题的风险[1516]。 婴儿期是身心发育的关键时期,尤其是6月龄以内的时期,该时期的孩子需要 母亲充满爱心的目光、温柔的拥抱、轻柔的抚摸等非语言沟通,而PPD的母亲 常常情感低落导致母亲角色缺乏,不能给予相应的非言语、言语沟通,进而影响 婴儿的智力及语言的发育[1718]。Kawai等[19]也发现母亲发生PPD会增加小孩出 现非语言发育迟缓的风险,而非语言沟通能力的延迟发育会影响后期的语言能力 发育Rahman等[21]研究发现PPD会导致母乳喂养时间缩短甚至终止母乳喂 养,并且指出PPD与婴儿营养不足有关。南非的一项纵向研究对患有PPD母亲 的孩子追踪到10岁,发现PPD与儿童的体格发育有关[22]。最严重的是PPD患 者甚至有杀婴的想法[23]。据报道[24]—名被诊断为PPD的40岁澳大利亚女性杀 害了自己仅有2月龄大的孩子。

1.4对配偶的危害

产妇发生PPD可导致配偶出现焦虑、抑郁等负面情绪,甚至出现婚姻问题, 发生婚姻冲突[25,26]。一项Meta分析[26]得出我国产妇配偶PPD的发生率较高, 尤其在产后0〜5+6周最高,高于瑞典、德国、葡萄牙等发达国家,产妇PPD的 发生与其配偶PPD的发生还存在较弱的正相关关系。一篇包含国内外文献的综 述显示[27]PPD的父亲常情绪不好,会影响其照顾孩子的行为,使情感、言语互 动减少,婴幼儿哭闹概率增加,还会影响孩子未来的语言发育、阅读能力。

  1. PF^D的相关影响因素

PPD的发生是由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Norhayati等[28]在2005年至 2014年之间对文献进行检索发现一共有203项关于PPD的研究,大多数研究 结果都支持PPD的危险因素包括心理因素、生理因素、社会因素、产科因素等。

  1. 1心理因素

妊娠和分娩是每一位女性必须经历的时期,在这期间要完成母亲角色的转 化,心理也会经历一系列的转变。其中意外怀孕时女性缺乏心理、社会物质等准 备,缺乏对分娩知识的了解,不能很快适应母亲的角色,Guintivano[29]等发现意 外怀孕的女性更容易发生PPD。易感性人格类型量表(The Vulnerable Personality Style Questionnaire,VPSQ)是一个针对产后抑郁症易感人格的特异性量表,研究 发现焦虑性、敏感性、胆怯性、强迫性、不稳定性人格特点对PPD有显著影响™。

  1. 2生理因素

妊娠期和分娩后女性体内的激素都是不同的,产妇在分娩后的24小时内, 激素水平迅速下降。目前很多临床研究和动物模型试验都支持雌激素撤退假说, 即雌激素下降过快是导致抑郁症发生的原因[3132]。怀孕会引起女性尿道在解剖上 和生理上的变化,比如增大的子宫压迫膀胱,从而增加了膀胱内的压力导致膀胱、 输尿管内尿潴留,增加感染机率,妊娠期泌尿道感染己经是妊娠期间常见的并发 症[3\妊娠期泌尿道的感染常常表现为尿频、尿痛以及下腹不适,给妊娠期女性 带来生理上和心理上的负担。LIU[34]等利用台湾2000-2013年国家健康保险研究 数据库(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Research Database,NHIRD)的数据,该数据中有 55087例单胎妊娠的病历资料,其中产后6个月首次诊断PPD的妇女有406名。 通过多元logistic回归分析首次得出产前泌尿道感染与PPD密切相关,且产前 泌尿道感染是PPD的独立危险因素(aOR1.27(1.07,1.65),p<0.001)。此外在 所有的产前泌尿道感染的患者中,上尿路感染UOR2.97(1.31,6.77))比下尿路感 染(Aorl.21(1.02,1.58))有更高的OR值,表明妊娠期女性患上尿路感染比下尿路 感染的女性有更高PPD风险。

  1. 3社会因素

人类生活在社会群体中需要社会支持,社会支持一般包括客观的、可见的支 持,通常来自家庭成员、朋友、同事等,另一种是主观的、体验到的情感支持, 一般来自社会中受到的尊重和理解。社会地位低、低收入、无业与产后抑郁均有 关,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较低的社会地位是PPD的危险因素[28]。研究[35]发现PPD 的女性得到的社会支持少,尤其是来自配偶的支持、谅解,这让她们感到孤独无 助,得出社会支持程度低是PPD的危险因素。

  1. 5产科因素

妊娠期合并症与PPD显著相关,其中包括慢性肺疾病,高血压,消化道溃 疡、慢性肾病、肝硬化、妊娠期高血压、心脏病、哮喘、癫痫、早产等[34]。孕产 期是一个特殊复杂的过程,,除了承担孕期正常的身体变化,有妊娠期合并症的 患者还得承受疾病对自己身体的影响,还要担忧疾病对胎儿健康的影响,甚至担 心疾病会有遗传倾向,这一系列的心理变促进PPD的发生。初为人母缺乏婴幼 儿护理知识,婴幼儿患疾病均会增加PPD的风险。分娩时剧烈的疼痛也是产后 抑郁的危险因素,DING等[36]研究发现在阴道分娩过程中运用硬膜外麻醉镇痛能 有效降低分娩时的阵痛,并且与不使用分娩镇痛的女性相比EPDS得分更低, 能显著降低产后早期发生抑郁的风险,但对降低分娩后4个月的抑郁发生没有 明显效果。分娩过后还会带来盆底功能失调的问题,其主要表现为尿失禁、便秘、 盆腔疼痛、盆腔脏器脱垂、性功能障碍和反复的泌尿系感染等。盆底功能障碍与 PPD都有共同的危险因素:妊娠和分娩,那两者是否有关联? Swenson等^对 294名产后复查的女性进行调查,结果显示产后有尿失禁、盆腔疼痛的女性EPDS 筛查为阳性,并且得分也更高,在控制混杂因素后分得出女性盆底功能障碍可能会增加患PPD的风险。

PPD的发生是多种因素造成的,需要家庭成员的关心、支持,妇幼保健机构 对妊娠期女性进行孕期保健、分娩知识的普及,尤其需要重视产后盆底功能的筛 查。PPD的主要发病时间是在产后一年内,以产后6个月内为发病高峰,而这 个时间也是产后康复的关键时间。医护人员应该向产后妇女宣传盆底康复的重要 性和必要性,尽可能的帮助产妇消除妊娠和分娩带来的身体不适,并提供相应的 心理疏导,减轻产后因生理、心理变化带来的焦虑等不良情绪,完成母亲角色的 转变尽快适应新生活达到预防产后抑郁的目的。

参考文献

  • Yusuff A S M, Li T, Binns C W, et al. Prevalence and risk factors for postnatal depression in Sabah, Malaysia: A cohort studyfJ]. Women & Birth, 2015, 28(l):25-29.
  • Liu S, Yan Y, Gao X, et al. Risk factors for postpartum depression among Chinese women: path model analysis[J]. Bmc Pregnancy & Childbirth, 2017, 17(1):133.
  • Norhayati M N, Nik Hazlina N H, Asrenee A R, et al. Magnitude and risk factors for postpartum symptoms: A literature review[J]. J Affect Disord, 2015, 175(l):34-52.
  • Flom J D, Chiu Y H M, Tamayo-Ortiz M, et al. Subconstructs of the Edinburgh Postpartum Depression Scale in a postpartum sample in Mexico City[J]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2018, 238(1):142-146.
  • Pio A L, Jansen K K,Hler C A, et al.Working and short-term memories are impaired in postpartum depressionfJ]. J Affect Disord, 2012, 136(3): 1238-1242.
  • 唐英,陈玖,黄平,等.产后与非产后抑郁症患者记忆功能的对比研究[J].现代生物医学进 展,2014, 14(7):1365-1367.
  • Gibson J, Mckenzie-Mcharg K, Shakespeare J, et al. A systematic review of studies validating the Edinburgh Postnatal Depression Scale in antepartum and postpartum womenfJ]. Acta Psychiatr Scand, 2009, 119(5):350-364.
  • Sit D, Luther J, Buysse D, et al. Suicidal ideation in depressed postpartum women: Associations with childhood trauma, sleep disturbance and anxiety [J]. J Psychiatr Res, 2015, 66—67(6-67):95-104.
  • Giallo R, Pilkington P, Borschmann R, et al. The prevalence and correlates of self-harm ideation trajectories in Australian women from pregnancy to 4-years postpartumfJ]. J Affect Disord, 2018, 229:152-158.
  • Nishioka E, Haruna M, Ota E, et al. A prospective study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breastfeeding and postpartum depressive symptoms appearing at 1-5 months after delivery [J]. J Affect Disord, 2011, 133(3):553-559.
  • Figueiredo B, Canario C, Field T. Breastfeeding is negatively affected by prenatal depression and reduces postpartum depressionfJ]. Psychol Med, 2014, 44(5):927-936.
  • Demirgoren B S, Ozbek A, Ormen M, et al. Do mothers with high sodium levels in their breast milk have high depression and anxiety scores?[J]. J Int Med Res, 2017, 45(2):843-848.
  • Flores-Quijano ME, Cordova A, ContrerasRamirez V, et al. Risk for postpartum depression, breastfeeding practices, andmammary gland permeability [J ]. J Hum Lact, 2008, 24(1): 50-57.
  • Lavagno C, Camozzi P, Renzi S, et al. Breastfeeding associated hypernatremia: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J].J Hum Lact, 2016, 32: (1)67-74.
  • Koutra K, Roumeliotaki T, Kyriklaki A, et al. Maternal depression and personality traits in association with child neuropsychological and behavioral development in preschool years: Mother-child cohort (Rhea Study) in Crete, Greece[J]. J Affect Disord, 2017, 217:89-98.
  • Closa R, Gispert M,Canals J,et al. The Effect of Postpartum Depression and Current Mental Health Problems of the Mother on Child Behaviour at Eight Years [J]. Matern Child Health J, 2017, 21(7):1563-1572.
  • Van d W J, Bernard J Y, De A M, et al. Persistent maternal depressive symptoms trajectories influence children's IQ: The EDEN mother-child cohort.[J].Depress Anxiety, 2017, 34(2):105-117.
  • Cheng E R, Kotelchuck M, Gerstein E D, et al. Postnatal Depressive Symptoms Among Mothers and Fathers of Infants Born Preterm: Prevalence and Impacts on Children's Early Cognitive FunctionfJ].J Dev Behav Pediatr, 2016, 37(l):33-42.
  • Kawai E, Takagai S, Takei N, et al. Maternal postpartum depressive symptoms predict delay in non-verbal communication in 14-month-old infants[J]. Infant Behav Dev, 2017, 46:33-45.
  • Brignell A, Williams K, Prior M, et al. Parent-reported patterns of loss and gain in communication in 1- to 2-year-old children are not unique to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fJ]. Autism, 2016,21(3):344-356.
  • Rahman A, Hafeez A, Bilal R, et al. The impact of perinatal depression on exclusive breastfeeding: a cohort study [J]. Matern Child Nutr, 2016, 12(3):452-462.
  • Verkuijl N E, Richter L, Norris S A, et al. Postnatal depressive symptoms and child psychological development at 10 years: a prospective study of longitudinal data from the South African Birth to Twenty cohort.[J]. Lancet Psychiatry, 2014, l(6):454-460.
  • Stein A, Pearson R M, Goodman S H, et al. Effects of perinatal mental disorders on the fetus and child[J]. Lancet, 2014, 384(9956):1800-1819.
  • Paunescu R, Blanaru O, Miclutia I. Recurrent post partum depression and infanticide. A case reportfJ]. Rom J Leg Med, 2017, 25(1):104-108.
  • Beestin L, Hugh-Jones S, Gough B. The impact of maternal postnatal depression on men and their ways of fathering: an interpretative phenomenological analysisfJ]. Psychol Health, 2014, 29(6):717-735.
  • 王婷婷,徐阳,李战战,等.中国产妇配偶产后抑郁的发生率及其与产妇产后抑郁关系的 Meta分析[J]•中南大学学报:医学版,2016, 41(10):1082-1089.
  • 罗岗,董林红.产妇配偶产后抑郁研究进展[J].护理学报,2015(8):26-29.
  • Norhayati M N, Hazlina N H, Asrenee A R, et al. Magnitude and risk factors for postpartum symptoms: a literature review[J]. J Affect Disord, 2015, 175(l):34-52.
  • Guintivano J, Sullivan P F, Stuebe A M, et al. Adverse life events, psychiatric history, and biological predictors of postpartum depression in an ethnically diverse sample of postpartum womenfJ], Psychol Med, 2018, 48(7): 1190-1200.
  • Gelabert E, Subira S, Plaza A, et al. The Vulnerable Personality Style Questionnaire: psychometric properties in Spanish postpartum womenfJ]. Arch Womens Ment Health, 2011, 14(2):115-124.
  • Green A D, Galea Adult hippocampal cell proliferation is suppressed with estrogen withdrawal after a hormone-simulated pregnancy[J]. Horm Behav, 2008, 54(1):203-211.
  • Sacher J, Rekkas P V, Wilson A A, et al. Relationship of Monoamine Oxidase-A Distribution39

Volume to Postpartum Depression and Postpartum CryingfJ]. Neuropsychopharmacology, 2015, 40(2):429-435.

  • Matuszkiewicz-Rowinska J, Malyszko J, Wieliczko M. Urinary tract infections in pregnancy: old and new unresolved diagnostic and therapeutic problems[J]. Arch Med Sci, 2015, ll(l):67-77.
  • Liu J M, Chiu F H, Liu Y P, et al. Antepartum urinary tract infection and postpartum depression in Taiwan - a nationwide population-based study[J]. Bmc Pregnancy Childbirth, 2018, 18(l):l-8
  • Denis A, Callahan S, Bouvard M. Evaluation of the French Version of the Multidimensional Scale of Perceived Social Support During the Postpartum Period.[J]. Matern Child Health J, 2015, 19(6):1245-1251.
  • Ding T, Wang D X, Qu Y, et al. Epidural labor analgesia is associated with a decreased risk of postpartum depression: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J]. Anesth Analg, 2014, 119(2):383-392.
  • Swenson C W, Deporre J A, Haefner J K, et al. Postpartum Depression Screening and Pelvic Floor Symptoms Among Women Referred to a Specialty Postpartum Perineal Clinic[J]. Am J Obstet Gynecol, 2018, 218(3): 1-21.

附录1

英文缩略词表

英文缩写 英文全称 中文名称
PPD Postpartum depression 产后抑郁症
EPDS Edinburgh postnatal depression scale 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
SSRS Social support revalued scale 社会支持评定量表
PSQI Pittsburgh Sleep Quality Index 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量表
EPQ Eysenck Personality Questionnaire 艾森克人格问卷
SDS 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 抑郁自评量表

附录2

兰州市兰大二院产妇产后心理状况调查表

尊敬的女士:您好,感谢您相信并选择在兰大二院产科进行分娩,为了更好的了 解您的产后身心健康状况,使医务工作者能给您提供更专业的产后指导,保证您 的身心全面恢复。我科将对您做一个简单的调查,请您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完成 填写,谢谢您的理解与配合!声明:此次调查所有的个人信息我们绝对保密,仅

用于医学统计分析,不会对您的生活、工作带来任何影响!

第一部分一般情况

  1. 姓名:__________ 年龄:__________ 民族:______________ 住院号: 目前居住

地:□农村□城镇□城市

  1. 文化程度:□初中及以下□高中/技校/中专□专科□本科及以上
  2. 职业:□企业管理人员□工人□农民□个体□家庭主妇或待业 □其

他________

  1. 您的家庭人均收入(元/月):□小于3000 口3000〜5000 □大于5000
  2. 此次怀孕是否为计划内:□是□否
  3. 您对目前的居住环境:□满意□一般□不满意
  4. 有关妊娠、分娩的知识主要来源于:自学(□书□网络) 讲解(□孕妇 学校 □父母)
  5. 夫妻关系:□好 □一般 □差
  6. 您与公婆/父母之间的关系:□好□一般□差
  7. 您认为自己的性格为:□内向型□外向型□介于两者之间
  8. 您觉得自己平时的处世态度为:□豁达□一般□多疑焦虑
  9. 怀孕次数:________ 次,生育次数:________ 次,本次分娩时孕周:
  10. 本次怀孕为:□单胎□双胎□多胎;
  11. 是否自然怀孕:□是 □否(包括促排卵、人工授精、试管婴儿)
  12. 有无不良孕产史:□无 □有(□自然流产□早产□胎死宫内□死产 □难产□宫外孕□其他
  13. 有无妊娠期合并症:□无 □有(□贫血 □妊娠期高血压□糖尿病口 肝内胆汁淤积□肝炎

□心脏病□甲减□甲亢□妇科疾病□外伤□其他_______ )

  1. 新生儿性别是否符合您的期望:□是 □否
  2. 新生儿性别是否符合您丈夫的期望:□是 □否
  3. 您的泌乳量:□多□中等□少□无
  4. 您的孩子是否有新生儿疾病:□有 □无
  5. 新生儿喂养方式:□母乳喂养□混合喂养(奶粉+母乳)□人工喂养(奶粉)
  6. 您的孩子出生后是否住进新生儿病房:□是□否
  7. 您孩子的出生日期: 年    月    日
  8. 您产后睡眠情况:□满意□一般□差
  9. 分娩方式:□经阴道分娩□经阴道分娩(产钳或和侧切)□剖宫产(自己 要求)□剖宫产(有手术指征)A

第二部分社会支持评定量表*

  1. 您有多少关系密切,可以得到支持和帮助的朋友?

①一个也没有②1〜2个③3〜5个④>6个

  1. 近一年来您;
  • 远离家人,且独居一室 ②住处经常变动,多数时间和陌生人住在一起

③和同学、同事或朋友住在一起 ④和家人住在一起

  1. 您和邻居:

①相互之间从不关心,只是点头之交②遇到困难可能稍微关心③有些邻居很关 心您④大多数邻居都很关您4.您和同事:(只选一项)

①相互之间从不关也,只是点头之交 ②遇到困难可能稍微关心

③有些同事很关心您   ④大多数同事都很关心您

  1. 从家庭成员得到的支持和照顾(在合适的框内划“V”)
极少 一般 全力支持
A夫妻
B父母
C儿女
D兄弟姐妹
E其他成员(嫂 子)

过去在您遇到急难情况时,曾经得到的经济支持和解决实际问题的帮助的来源 有:

  • 无任何来源
  • 下列来源(可选多项)

A、配偶;B、其他家人;C、亲戚;D、同事:E、朋友;F、工作单位;

G、党团、工会等官方或半官方组织;H、宗教、社会团体等非官方组织;I、 其它

  1. 过去,在您遇到急难情况时,曾经得到的安慰和关心的来源有;
  • 无任何来源
  • 下列来源(可选多项)

A、配偶;B、其他家人;C、亲戚;D、同事:E、朋友;F、工作单位;

G、党团、工会等官方或半官方组织;H、宗教、社会团体等非官方组织;I、 其它(请列出)   .

8 .您遇到烦恼时的倾诉方式:

①从不向任何人倾述②只向关系极为密切的1〜2个人倾述

  • 如果朋友主动询问您会说出来④主动诉讼自己的烦恼,获得支持和理解
  1. 您遇到烦恼时的求助方式:①只靠自己,不接受别人帮助 ②很少请求别

人帮助③有时请求别人帮助

  • 有困难时经常向家人、亲友、組织求援
  1. 对于团体(如组织、宗教组织、工会、学生会等)组织活动,您:

①从不参加   ②偶尔参加    ③经常参加     ④主动参加并积极活动

*资料来源:杨士敏.《济南市三级甲等妇幼保健院产妇产后抑郁现状及其相关因素研究》

第三部分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

您刚生完孩子,我们想了解您最近的心理健康状况,请根据您的实际情况填写, 在相应位置打“V”,答案没有对错之分,请您放心做答,谢谢配合!

最近7天里:

序号 题目描述 从不 0分 偶尔 1分 经常 2分 总是 3分
1 我开心,并也能看到事物有趣的一面
2 我对未来持有乐观态度
3 当事情出错时,我毫无必要地责备自己
4 我会无缘无故地感到焦虑或担心
5 我会无缘无故地感到恐惧或惊慌
6 事情发展到我无法应付的地步
7 我因心情不好而影响睡眠
8 我感到悲伤或悲惨
9 我因心情不好而哭泣
10 我有伤害自己的想法
*资料来源:郭秀静.《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在成都地区产妇中应用的效能研究》

填表日期____ 年____ 月____ 日

附录3

患者知情同意书

尊敬的宝妈:

你好,恭喜你已顺利完成生产,在产后恢复期间女性的心理会发生一些微妙 的变化,为了早期发现产后抑郁,避免产后抑郁对产妇的身心健康造成危害,我 们准备邀请你参加产后抑郁的早期筛查。本次调查的目的是了解产妇产后抑郁的 发生情况及危险因素,便于产科医护人员早期发现产后抑郁,并及时给予干预和治疗。

你一旦签署知情同意书,表明你已同意进行问卷填写,并且愿意为我们提供 你的真实个人信息,其中包括人口学资料、围产期的情况、新生儿的相关情况、 家庭关系等。我们向你保证,你所有的个人信息和隐私我们会严格保密,仅用作 研究分析,不会发生泄漏,更不会对你的生活、工作造成影响。

本次研究对你没有任何危害影响,相反当调查结果显示你有焦虑抑郁等不良情 绪时,产科医护人员会主动为你提供心理疏导和围产期知识的宣讲,严重者我们 会为你寻求心理卫生科的 医师为你进行治疗。

我们采取自愿原则,在填写问卷的过程若遇到不愿透露的个人信息和隐私时, 可以自愿选择放弃填写。

产妇签字:

日期:

研究者签字:

曰期: